第7章 遗产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007

    刚好这时,孟庭松的战友丁向荣也赶过来了。只是他并没有出手帮忙的打算,而是抱着手站在人群里小心观看着。

    他并不怕孟庭松被会苏广茂打伤。

    事实上,孟庭松家里虽然世代都是白案厨师,可他们家除了厨艺的传承,也有一些祖辈留下来的拳脚功夫。

    孟庭松从五岁起,就跟着他父亲一起习武做菜。日复一日,从来未曾间断过。

    到了十七八岁的时候,孟庭松不顾家中反对,报名参军。

    他也的确是个当兵的好苗子。一如连队,就如猛虎下山一般。

    经过几番锤炼,孟庭松早已成了最好的兵,各个方面都非常出色。

    单论身手的话,全连队的人就没有一个能打得过孟庭松的。

    所以,丁向荣站在一旁,只需提防孟庭松别出手太重伤了人。

    另一边,苏秀秀并不是那么不顾大局的人。刚刚一见到孟庭松,她一时激动哭了出来,却很快就收敛了情绪。退到了一旁,留下孟庭松跟苏广茂对峙。

    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这两人一定会打起来,而且还会有一场恶战。

    却没想到,孟庭松刚才又急又气,根本就没有收敛力道。

    苏广茂虽然是站住了,没有跌倒,实际上却还是吃了不小的暗亏。

    他只觉得仿佛有千钧之力,直接贯在了他的手臂上,他的骨头就像打断了似的疼。

    单单就这么一个照面,苏广茂头脑一下就清醒了。

    俗话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眼前这个姓孟的小子,虽然看上去年轻,也就20岁左右??闪饺说闭嬉值幕?,他恐怕会吃大亏。

    电光火石之间,苏广茂的嚣张气焰一下就熄灭了,他的脊背上也布满了冷汗。

    这人一向J猾狡诈,又是个不要脸面的。一看情况对他不利,马上就熄了以武力解决问题的念头。反而扯开脸皮,咧嘴笑道:

    “我不过是想拉我侄女过来说几句话罢了,并没有其他意思,你们又何必这样大惊小怪的?”

    孟庭松却冷笑道?!澳闼嫠姹惚闼稻浠?,就直接奔着苏秀秀的脖子掐过去。倘若你心里再一个不高兴,还不直接把她掐死?”

    苏广茂却厚颜无耻地继续扯皮道:“这位年轻的小同志,你说这话可就太过分了。我和秀秀怎么说也是一家人,我又怎么可能会对我的亲侄女下如此狠手?”

    这时,人群里有人仗着胆子骂了一句?!安皇悄愎章羟字杜氖焙蛄??”

    苏广茂顿时恶狠狠地瞪了过去,却愣是没在人群中找到那个人。于是,只得不满地骂了一句。

    “不知道真相,你可别信口胡诌,诬陷了好人。别忘了,咱们可都是一个村子的,我早晚都能找上你?!?br />
    他话里暗示着,等孟庭松走后,他可是要秋后算账的。

    一时间,村民们又被他唬住了,再也没人敢说风凉话了。

    苏广茂这才慢悠悠地转过身,对孟庭松说道:“都说当兵的都有组织有纪律。这位小同志,你该不会想要跟无辜老百姓动手吧?事情到底怎么样,可还没闹清楚呢?我侄女只是一时误会了我,我们说清楚了,自然也就都好了?!?br />
    孟庭松却沉声说道:“你无辜不无辜,法律说了算。一切等派出所的同志过来了再说。他们如果要抓人,我自然会协助他们?!?br />
    苏广茂一听,孟庭松这是跟他硬杠上了。而且,还非要把他送进派出所。

    而他呢,打又打不过孟庭松,说理又说不过苏秀秀。

    这些年,他在村里一直过得顺风顺水,便宜没少占。

    吃这么大的亏,这还是头一遭。一时间,苏广茂心里憋屈又气闷。

    明明一开始,他们稳占上风,苏秀秀才是弱势的那一方。而且,就算他老婆被抓了,也不会供出他来??墒?,今天这事实在太邪门了,绕来绕去的,也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他们一家三口要去大牢里相会了?

    也容不得他继续多想去,有孟庭松虎视眈眈在一旁看着。他是不敢再去*迫苏秀秀了。只得又换了一副嘴脸,继续苦巴巴地对苏秀秀说软话。

    “秀秀呀,再怎么说,咱们也是一家人,我也是你亲大伯。难道你真要赶尽杀绝不成?就算我们之前亏待了你??赡阍趺匆哺每醋潘廊サ母盖椎拿嫔?,为我们说句公道话吧?”

    苏秀秀一听,到了这时候,苏广茂居然还想以孝道之名辖制她。顿时心中一恼,嘴里就说道:

    “我怎么听不懂大伯您的话呢?就像孟大哥说的那样,是是非非,一切自有法律评断。怎么就成了我赶尽杀绝,我说得都是谎话了呢?

    都到了这份上,原来大伯您心里还觉得,是我冤枉了你们,害了你们?我倒不知道,跟你家住了将近三年,我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们一家的事?

    早知如此,当初真不该拖累了你们。我拿着我妈攒下来的存款,想必也能熬到中学毕业。我吃住节省些,又有房子住,怎么也能熬到我姥爷过来接我?!?br />
    苏秀秀说完,她那瘦削的肩膀还微微颤抖了一下。

    村民听了她这番话,想起苏广茂的所作所为,一时间群情激愤,却又敢怒而不敢言。只得在心中暗骂苏广茂真不是个人。

    倒是苏广茂听了苏秀秀这一套说辞,心中越发吃惊。

    他还真不知道,他这个一向老实寡言的侄女,居然有这等好口才。原来,平日里她受了委屈,虽不曾说出来,却一笔一笔都记在心底。

    一直忍到今日,方在大庭广众之下,全部吐露出来。

    偏偏她说得又是实话,一句一句,都像小刀子似的,专往他们要命的地方狠戳。弄得他们躲都没地方躲,想还口都做不到。

    就这么个半大的小丫头,身上还有残疾,她得有多大城府和心机,才能一出手就弄得他们一家在苏家庄彻底名誉扫地,再无还手之力?

    想到这里,苏广茂脊背发凉。

    他再抬头看去,刚好迎上了苏秀秀的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这些年,他从未打量过这个侄女。此时一细看,只觉得她长得极像她母亲。

    两弯柳叶眉,一双杏核眼,秀气的鼻子,樱桃似的嘴。此时,她脸上还带着伤,却仍是说不出的好看。

    要说起来,这孩子真比他闺女漂亮多了。

    只可惜,苏秀秀那双眼睛太过清冷了些,倒像是庙里的泥胎塑像,没有半分喜怒情绪。只是冷冷淡淡地直接看向他的心底,就像是要亲眼看着他落得何种下场似的?

    也不知是因为他们这两年的冷漠对待,彻底寒了她的心;还是这丫头天生就是一副冰雪做得心肠。

    到了此时,苏广茂终于开始后悔。早知如此,他们不如多留些体面,对这丫头稍微好些。

    只可惜再怎么后悔已然晚了。这丫头是打定注意要置他们于死地。

    与此同时,苏广茂隐隐约约看见,穿着制服的民警已经走到了巷子口??蠢椿拐嬗腥伺苋ヅ沙鏊ò噶??

    苏广茂想到自己年过六旬,头发斑白的老母亲,实在不忍心看她受牢狱之苦。

    于是,长叹了一口气,又对苏秀秀说道:“不管怎么说,我认罪就是了。只是再怎么样,你也给你乃乃留条活路吧?那老太太脑子糊涂,根本就不管家里的事,也不知道卖你那事,她只是满嘴胡说罢了?!?br />
    苏秀秀却没有吱声,只是淡淡地看着他。

    苏广茂突然就想起了她刚才说的那番话,一下就明白过来了。

    也没其他办法,只得开口说道:“这么着吧,属于你的东西,大伯一直替你保存着呢,现在也到了还你的时候了。以后,我们要是不在了,也不求你照顾你乃乃,只求你别记恨她就好?!?br />
    苏广茂是生怕,他们都不在老太太身边。苏秀秀心存报复,会对老太太暗中再下黑手。所以,才当着众人的面,又提出这么个条件来。

    苏秀秀这才缓缓地开口说道:“大伯,我这次回来,本来也不过是想带走我母亲的遗物??赡忝侨捶且?着我……

    唉,以后,我就打算离开这里了。我苏秀秀有手有脚的,总能养活自己。哪怕是进城给人家当小保姆,也做得来?

    等将来我再大点,肯定会遇见很好的男人。他不会嫌弃我残疾,愿意给我一个家。我们照样能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br />
    一边说着,她一边偷眼向孟庭松看去??上?,孟庭松显然没把她的话往心里去。苏秀秀暗恨她年纪太小,长得又瘦小,也怨不得孟大哥把她当小孩看了。

    众人只觉得,她虽然小小年纪,说起话来却很有志气。一时间,很多村民都忍不住为叫好喝彩。

    反倒是苏广茂倒有点哭笑不得,不管怎么说,这丫头要离开也是件好事。

    于是,他开口说了一句?!昂?,你等着,我去给你拿东西过来?!?br />
    说完,一转身就进了院子。

    不一会儿,他又走了出来,把秀秀母亲的遗物都交给了她。

    苏秀秀小心翼翼地双手接了过来。

    这时,苏广茂又拿出了一本存折,当着所有村民的面递过去,嘴里说道:“这是你妈留下的钱,还有当初卖房子的钱。我们并没有花,一直想着等你长大了再给你。现在,也到了时候了,你就自己拿着吧!”

    这话说的,就像是好心大伯特意帮侄女看着家产似的。

    可真正好心的人,又怎么可能把自己侄女卖给人贩子呢?

    作者有话要说:  大伯必须被抓~啦啦啦,有的姑娘猜到剧情,我也不知道该说啥好了,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