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妆奁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009 妆奁

    苏老太太一听,太爷居然揭了她的老底,顿时就慌了。也顾不得其他,急吼吼地反驳道:

    “秀秀就是我的亲孙女,就算我打了骂了,她也还是我孙女。太爷,你怎么能挑唆她不认我这个亲乃乃呢?”

    苏太爷却冷笑道:“亲生的,你能这么糟蹋她?你大儿媳都把孩子卖给人贩子了,你又是怎么说的?

    你说卖了这孩子,还是帮她找男人了呢。

    这还是人说的话么?你亲孙女苏秋萍,你怎么不把她卖了,顺便帮她找个男人?”

    “这……我那不是急眼了才胡乱说的么。刚才派出所的同志都没抓我,太爷你怎么还当真了?”老太太颤声解释道。

    苏太爷却并不买账,又继续说道:“行了,你也别跟我面前自打嘴巴子了,我如今算是看透你了。

    苏玉兰,今天,我这个一脚踩进坟堆里的老头子,就当着大家伙的面把当年那些事都抖落出来。省得秀秀那个丫头再继续受你这老婆子的气?!?br />
    苏老太太急忙想上前去阻止他,却被胖婶子死死抱住了。只得嘴里一通混骂。

    只可惜任她再怎么骂,别人也不理。

    倒是苏老太爷走到苏秀秀身边,长叹了一口气,开口说起了那段尘封已久的往事。

    “你亲生乃乃是个很好的女人,她性格温柔又随和,说话总是慢声细语的。她家里原先也是读书人,只是后来没落了。嫁给你爷以后,两人也算美满。

    可你乃乃什么都好,就是身子太弱,娘胎里带着毛病,大病小病就没断过,各种药也没少吃,大医院也都去过了,可就是不见好。

    那两口子眼看着都要四十岁了,也没个孩子。

    我记着有一年,你爷爷从别人那边打听到,南方小镇有个名医能治你乃乃的病。就带着你乃乃赶过去了。

    那时候不像现在,他们这一走就是两年多。

    再回来的时候,他就捧着你乃乃的骨灰盒,又带回了苏玉兰和两个男孩子了。

    你爷爷对村里人说,苏玉兰是他再娶的老婆,你爸爸和苏广茂都是苏玉兰给他生的孩子。

    可私底下,他却跟我交了老底。原来,你乃乃当初一直隐瞒着怀孕的事,为了生下你爸爸,她连命都不要了。你爷爷虽然伤心,却要照顾你爸爸。

    至于苏玉兰,是你爷爷后来顺手搭救下来的。

    那时候,苏玉兰刚死了男人,还带着个孩子,无依无靠的,还被村人排挤。她自己根本就活不下去。

    被你爷爷救下之后,就生了心思死缠住你爷爷。而且,她还跟你爷爷面前起过誓,说以后都会把你爸爸当成亲生骨R看。

    你爷爷也为了幼子,就真跟她搭伙过日子了,也把苏广茂当成亲生儿子看待。

    可惜,你爷爷这人仁义了一辈子,倒了还是信错了恶人。

    他在的时候,苏玉兰装模作样的,对你爸爸还算不错。等到你爷爷去世后,这婆娘没人管,行事就越发不着调了?!?br />
    想起早年间的事以及那位老兄弟,苏太爷不禁多了几分感伤。

    他回头厉声喝道:“苏玉兰,你口口声声地骂秀秀是白眼狼,要我说,你才是头贪婪的恶狼,吸了老五一家子的血R,如今连他这个小孙女都要害。你还算是个人么?

    当年,我虽答应过,不会再提及此事??傻搅讼衷?,实在忍无可忍了。反正,我这糟老头也是一脚踩进棺材里的人了,大不了,到时候再跟老五谢罪?!?br />
    苏老太太越怕什么越来什么,苏太爷到底还是把那些陈年旧帐都给翻出来了。

    一时间,她整个人都疯了,嘴里乱骂道?!澳阏饫喜凰篮伪厮祷鸦?,造谣毁我名声?”

    太爷却摸着胡子,淡淡地说道:“我既然说得出口,自然就有证据。我也知道你老家地址,听说你还有不少的亲戚。若是让人去查,总能找到几个知道当年真相的人?!?br />
    “……”苏老太太顿时没了言语,整张脸也变得刷白。

    与此同时,人群里也有人忍不住破口大骂?!罢饫涎呕拐媸谴醵?。人家爷爷救了她一命,帮她养大了亲生儿子??伤购?,就这么糟蹋恩人的小孙女?!?br />
    会硬气功的苏广茂早已被派出所抓起来了,村里的人也就不怕了。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

    有人就说:“要我说,真该把他们这狼心狗肺一家赶回老家去才是?!?br />
    也有人复议:“是呀,应该把属于老苏家的宅基地还给苏秀秀。凭什么人家爷爷的房子要给这起子恶人住呀?可恨的是,他们当年还臭不要脸,把苏秀秀家的房子也给卖了?!?br />
    苏老太太一听这些人要抢她家房子,顿时气得脸都绿了,又赌气骂道:“你们这帮王八蛋,到底安的什么心?难道非要*死我这老婆子不成?大不了我就吊死在村口,看看你们这帮畜生还怎么得意?!?br />
    众人一听她这话,顿时也就没了言语。只是心里却暗骂道,这老妖婆实在太混了。

    这时,苏秀秀却开口说道:“房子我就不要了,给他们就是了。再怎么说,她也照顾过我爷爷我爸爸。再说了,我以后就进城去了,总能找到好前程。到时候,我自己再买房就是了。

    太爷爷,我苏秀秀打心里感谢您。不然,到现在我还蒙在鼓里呢?!?br />
    “你这是哪里的话,我真应该早些说出来才好。倒是害的你这些年吃了不少的苦头?!彼绽咸诘?。

    苏秀秀却笑笑,表示并不在意。

    太爷看着她那双清澈坦诚的眼睛,不禁欣赏地点了点头。

    在场的其他人也都觉得苏秀秀虽然年轻,却十分仁义。

    有人说这孩子心眼好,将来必有福报。

    也有人说这孩子很可惜,被苏老大那一家给糟蹋了。

    还有人说,这孩子是个心明眼亮的,跟苏广茂一家断了也好。以后各过各的,说不定这孩子将来会有大出息呢。

    另一边,苏老太太一听苏秀秀不要房子,心中大石也算落了地。她连忙又对苏太爷说道:“这可是她亲口说不要的,房子总归还是我们的吧?以后,你们可不许胡乱闹事了?!?br />
    苏太爷却说:“话不能这么说,就算孩子说不要,可老五当年留下的家业,总不能让你们这起子外乡人全给独吞了吧?这话都哪都说不通,打官司也是你们输定了?!?br />
    苏老太太见他死咬着不放,总算头脑清醒了一回。

    她忙开口又问道:“那依太爷的意思,这家产要怎么分才合理?房子统共就一套,倘若那丫头回来,愿意过来住自然就让她继续住呗?!?br />
    她心话说,死丫头过来住才好,她有的是办法整治她。

    太爷低头抚摸着自己的胡须,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秀秀她亲乃乃当年应该留下一份东西吧?不说别的,你总要把那份东西还给秀秀才是?!?br />
    苏老太太顿时就松了口气。

    那东西原本也是苏老太太想尽办法弄到手里的。

    只可惜,并不是什么真假白银,就是一个木头匣子,上面雕刻的花草倒也十分清雅精巧,里面有着各种小抽屉,却早已空了下来。

    苏老太太曾经翻过每一个抽屉盒子,却没有任何值钱的物件。

    后来,她也找有文化的人打听过,那人说这就是旧时女子梳妆用的匣子。现在也就摆在家里看看罢了,没啥正经用处,顶多年岁久远点,有些纪念意义。

    老太太一琢磨,也是这么个理。倘若要是真值钱,早该被卖掉了才是。

    只是,那匣子上的花样实在漂亮。老太太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精巧的玩意,自然也舍不得丢,就收在屋里。常趁没人的时候,拿出来看看摸摸,把玩一番。

    一听太爷说,让她把那玩意还给苏秀秀。

    老太太虽然也喜欢,可却知道那就是个玩意,又不值钱,也没什么大用。倒不如给了苏秀秀,也算做个了断。

    将来就算小白眼狼再找上门跟她讨要房子,她也有话可说了。

    于是,老太太点头答应了下来?!靶?,等着,我这就去把那东西拿来给她?!?br />
    说完,她也不等别人回话,就急匆匆地跑进院子里。

    又过了片刻功夫,果然见她抱着一个半导体大小的木匣子走出来。二话不说,就把那玩意递到了苏秀秀的手里。

    孟庭松怕那匣子沉,就替苏秀秀接了过过。

    别人也都在好奇,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唯独苏秀秀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个妆奁,也叫镜匣,旧时女子用的梳妆盒。

    上辈子,苏秀秀发迹后,也曾见过不少好东西。所以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妆奁还是檀香木做的。

    这玩意放在手里,过个十几二十年,这可就是个值钱的宝贝。

    苏秀秀上前摸了摸这妆奁,心中有些怀疑,这里面有不为人知的暗盒。只是她脸上却并没显露出来。

    这时,太爷走过来,细细一看,果然就是它。

    这些年下来,这匣子保存得也算完好无损,跟当初他看时一模一样。

    太爷不禁叹了口气,心里想着,这或许就是天意,合该这东西落在苏秀秀的手里。

    这时,只听那老太太问道:“太爷,我可把她乃乃留下的东西还给她了。这样你总没什么其他要说得了吧?”

    太爷微微点了点头,就没再言语。

    旁人一见就是这么个不值钱的玩意,多少都有些失望。不过,太爷在庄子里积威已久,这些人倒也不敢说什么。

    唯独苏秀秀,很郑重地对着太爷深鞠一躬,嘴里说道:“太爷爷,谢谢您把属于我家的东西讨要回来。我一定会好好保存它?!?br />
    太爷听了这话,微微额首。

    作者有话要说:  ps:妆奁,也叫镜匣,到民国时期都还有。本文里就是秀秀亲乃乃留下的首饰匣子。

    然后,到了这一章,前世种种终于做了了断,下章就要展开新的人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