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照顾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6

    容五爷本来看不上苏秀秀,只觉得那丫头年太小,根本就不顶用。

    隔天早上,他还特意早起,想出去买豆浆油条当早饭。

    哪里却想得到,苏秀秀已经把早饭都准备好了,热水也烧了,只等着一家人起来收拾洗漱了。

    容五爷暗自吃惊的同时,心上又多了几分不自在。

    再一看,苏秀秀虽然年龄不大,干起活来却实在利落。她做的粥、蛋饼、小菜,虽然清淡了些,却正好合了五乃乃的胃口。又为了照顾容五爷和孟庭松,特意做了一个口重的小菜来。

    这才来一天,苏秀秀似乎就把他们老两口的习惯都摸透了。

    容五爷这才知道,他小看这丫头了。

    吃早饭时,孟庭松和五乃乃都夸赞苏秀秀做的饭好吃。

    那小丫头不经夸,小脸都红了,似乎还有些害羞。其他时候,她几乎没说话,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容五爷实在有些摸不透她,就抬眼看了过去。苏秀秀很快就发现,却并不闪躲,就那样坦坦荡荡地迎上了他的视线。最后,反倒是容五爷先别开了眼。

    他心中暗道,这苏秀秀还真是个古怪的孩子,居然一点也不怕他?

    他倒摸不准,以后该怎么同她相处了。

    吃早饭的时间并不长,孟庭松很快就吃完了,他跟容五爷打了个招呼,就准备去赶公共汽车了。

    倒是容五爷拿出了早前备下的瓜果点心,让他带回去,给他爸妈吃。

    孟庭松随手接了过来,又跟容五爷聊了几句,就准备走了。

    苏秀秀跟容五爷打了个招呼,打算去送送他。

    路上,孟庭松开口说道:“本来,我该再看你几天才是??杉倨谟侄?,我又还有一些事。不过你放心,我大爷大妈定然不会苛待你。你踏实下心来留在这里好好干活,肯定不会让你吃亏的。我过几天,还会再回来看你!”

    苏秀秀点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孟大哥,你放心,我能好好照顾自己?!?br />
    孟庭松看着她这副乖巧懂事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些发软。想要抬手摸摸她的头,却又觉得不合时宜,只得作罢。

    不管怎么说,他只希望苏秀秀以后每一天都能够顺顺当当的,别再受什么委屈了。

    两人又说了几句,公共汽车就进站了,孟庭松只得提着行李上了车。

    他走到车窗前望下去,只见那小丫头正挺直着腰板站在站台里,眼巴巴地望着他,充满了不舍。

    一时间,他心里也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思绪。只可惜车子很快就发动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远,很快就看不见彼此了。

    苏秀秀只得垂着头往回走。她心里明白,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要独自面对一切。

    就算她再怎么想跟孟庭松在一起,也仍需要忍耐几年的两地分离。

    苏秀秀心里带着些许的不安,同时又多了几分不明所以的期待。反正这辈子,她总会让自己好好的。

    到家以后,容五爷那边已经收拾妥当了。

    一见她回来,就详细地交代苏秀秀该如何照看五乃乃。

    中午该做什么饭,多长时间喝一次水,就连什么时候递痰盂,都跟苏秀秀说得一清二楚。苏秀秀也都点头应下了。他这才急匆匆地离开了家。

    容五爷走后,五乃乃又招手让苏秀秀过去。然后,才轻声对她说道:

    “那老头子的话,你不必太往心里去,咱们娘俩在家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你也不必那么拘束。就是想出去溜达一圈,看看玩玩也是可以的?!?br />
    苏秀秀听着她的话,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接下来的时间里,娘俩就一边看电视剧,一边绕着浅蓝色的毛线。

    等把毛线绕成了球,五乃乃才开口道:“这还是那老头去年弄回来的毛线。放在家用一直没用。刚巧你来了,我就想着不如拿这毛线给你织件毛衣穿穿?!?br />
    “这……不用了吧?”

    上辈子,苏秀秀孤寡清高,从不轻易接受别人恩惠。一时间,她的性子也改不过来,就低着头不去看五乃乃,只是她那双手却下意识地攥了攥身上带着补丁的旧棉袄。

    五乃乃只当她小姑娘不好意思了,就连忙笑道:“这工厂里不都讲究发福利么?在咱们家干活,也得给你发的福利呀。再说了,你看着毛线的颜色实在太鲜亮了些,根本就不适合我们这年龄。留着也没用,还不如织成毛衣,给你这种漂亮的小姑娘穿在身上,我看着心里也痛快。好了,快过来,我给你量一下尺寸?!?br />
    苏秀秀脸蛋一红,仍是没有动。上辈子,母亲去世后,就没人给她张罗过新衣服了。

    五乃乃也有耐心,又温声催她:“快点,别让我抬手等着你?!?br />
    苏秀秀这才乖乖地坐到五乃乃面前,五乃乃就拿起布尺量了她上身的尺寸,一边量一边还说着:“你这也太瘦了些,不过我像你这么大年纪的时候也是瘦巴巴的。以后多吃点好东西,自然也就长好了。只是,你平日里可要多仔细些,大冬天里千万别偷懒,一定先把水烧热了再用,万万不能亏待了自己。不然着了寒气,等你年岁大了,想补都补不上了?!?br />
    苏秀秀听着她絮絮叨叨的话语,只觉得有股温暖的风吹进了她的耳朵里,竟是说不出的舒服自在。

    她并没怎么说话,只是在五乃乃问起的时候,才小声作答。

    很快尺寸就量好了,五乃乃把数字记在纸上,就拿起了棒针开始起头。

    这时,苏秀秀反倒没事做了,干脆就把她买的布和针线包也拿了出来,跟五乃乃一起干活。

    五乃乃一见布的颜色,稍微迟疑了一下,又开口问道:“你这是有做衣服穿呀?这个颜色不太适合你。咱们家里布也还有些,倒不如,等晚上让五爷找些给你?”

    苏秀秀连忙说道:“这不是给我自己做的。我落难的时候,孟大哥帮了我不少忙,还给我找了好几套衣服。我没什么可报答的,就抽空买了块布,打算做件衣服给他。我自己做衣服的布料也买了,只是想着先给他做出来?!?br />
    五乃乃又开口问:“那你会用缝纫机吧?”

    “会呀,我干活那作坊里就有缝纫机,师傅教我怎么用了?!彼招阈闼?。

    “既然这样,你也用不着自己缝了,咱们家里也有台缝纫机。只是我这边不方便,五爷就把缝纫机放在西屋里了。等他回来,我让他搬出来给你使就是了。这样你做衣服就快多了?!蔽迥四擞炙档?。

    苏秀秀连忙道谢,又说道:“那等孟大哥回来的时候,我就可以做好衣服送给他了?!?br />
    “嗯?!?br />
    两人说完,又各自开始干活。

    五乃乃偷眼看着苏秀秀,只觉得这小丫头的确会做衣服。只可惜她学的都是些粗浅的手艺,也只会做最简单的款式。

    不过再怎么说,这也是苏秀秀的一番心意。五乃乃觉得这丫头知道感恩。

    另一边,苏秀秀虽然忙着手里的活计,却也没把五乃乃干晾在一边,反而时时关注着她的动向。

    五乃乃渴了,她就递水。五乃乃烦了,她就陪她聊天说话。

    在五乃乃看来,苏秀秀并不像其他年轻孩子那么活泼??赡苁鞘芰颂辔脑倒?。

    她话少,那张小脸也总是绷着。只是当她开口时,也是很会说话的。

    五乃乃听她说话,觉得特别有意思。两人性格虽然不同,相处起来却格外融洽。

    五乃乃虽然有心亲近苏秀秀,可一些不便的地方,她实在不好跟这么年轻的小姑娘开口,只得悄悄强忍着。

    不想苏秀秀心细,一下就看穿了,到底把痰盂递给了她。

    知道五乃乃自己能用,她才转身避出去了。

    五乃乃这才叹了口气。

    完事以后,五乃乃面上不好意思,苏秀秀却仍是同刚才那般,一边跟她说话,一边做活,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五乃乃这才没那么尴尬了。她心里又觉得这小姑娘实在太贴心太善解人意了。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其实女主并不是来当小保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