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 19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9章

    转过天来,容五爷就带着苏秀秀的药方,去找他熟悉的老中医。

    那位老先生拿起药方看了半响,只说:“这药方子的确对五乃乃的腿大有好处。只是倘若要想让这药方完全发挥出功效来,还需辅以推拿疗法。而且,也不是短时间就能治好的,需得花上数月时间坚持治疗,方能稍见成效。如果写药方的人,推拿手法足够高明,又有耐心给五乃乃细心诊治。说不定,五乃乃的腿真能恢复也说不定?!?br />
    五爷皱着眉问道:“这么说来,这方子没问题了?”

    老中医说:“自然没问题,反倒高明得很,对五乃乃也大算大有益处。只是具体能治到何种地步,就不好说了?!?br />
    容五爷听了这话,眉头微微皱起。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虽然对苏秀秀多了些许情分。但是,却仍是无法从心底信任她。

    且不说,苏秀秀就只是个十五岁的小丫头片子,小孩子家家没经过事,大多心服气燥,没有什么定力。

    虽说苏秀秀看着聪明又懂事,又背了几个有用的药方子??伤睦锢吹哪敲创蟮哪托?,愿意耗费时间又消耗精力给他五乃乃这样治???

    就算她帮着治好了,容五爷这样坏脾气的雇主也未必会给她长工资,甚至都不会感激她。那小丫头子又凭什么对他老婆那么上心?

    容五爷活了大半辈子,经历的事多,也没少遭罪。就连他们两口子一手拉扯养大的孩子,都能在他背后捅刀子。他出事后,那两孩子又火速同他们斩断抚养关系,跑回到自己亲生父母身边,只为有个贫农身份。

    像苏秀秀这样一个刚刚认识的半大孩子,又怎么可能对他老婆尽心竭力呢?

    到了现在,容五爷除了在落难时关照过他的老伙计们,根本就不相信有人会平白无故对他们老两口子好。

    原本,他只想着和他老婆相依相伴,过一天算一天罢了。

    只是,苏秀秀这个小姑娘的到来,给他老婆带来了太多的生气。五乃乃虽然从未开口提过,容五爷心里却明白,她很想要个像苏秀秀一样的小闺女。

    这次也如是,要不是苏秀秀开口,五乃乃是不会让别人给她治腿的。

    容五爷思来想去,也别无他法,只得相信苏秀秀一回。他倒要看看,最后她能把五乃乃的腿治成什么样?

    容五爷让老中医按照方子帮他抓了药,就起身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他心里仍是起伏得厉害。

    一会他又怕苏秀秀没定力,治疗到一半,随便就找个借口把他老婆扔下不管了;一会儿,他又担心苏秀秀给了他们希望,却仍是治不好,终究会让五乃乃伤心失望。

    就这样一路走回家,把药材全交到苏秀秀手里,他到底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深深地看了苏秀秀两眼。又觉得这孩子实在太年轻了些,倘若再大几岁,再沉稳些就好了。

    从那天起,容五爷就处处留心苏秀秀的动静。

    苏秀秀果然如老中医所说,花了不少心思,每天都会提前把药材处理好。到了中午,把药锅放在火上熬;熬好后,再拿药汁给五乃乃泡脚。

    泡完脚,她也真如老中医所说,开始会给五乃乃推拿按摩X位。

    容五爷还故意早回家,撞见了一回,只见苏秀秀还真是花了大力气,给五乃乃按腿。

    一个疗程下来,要耗费四五十分钟。偏偏她身量又小,也没多大力气,通常给五乃乃按完,她也累得一身汗。

    初时,五乃乃被苏秀秀治疗,总会两腿酸疼难忍。她也曾想过要放弃,只是看着苏秀秀这样用心帮她,拒绝的话怎么也张不开嘴。于是,到底是坚持了下来。

    几乎每天晚上,临睡前,容五爷都要问上几句?!敖穸瞿茄就房筛惆赐攘嗣??”

    五乃乃有时听烦了,就会说:“怎么没按呀?我都快被她当老佛爷伺候了,秀秀对我这两条废腿上心得很,你这老头还有什么可疑心的?”

    容五爷好脾气地解释道:“我倒没有疑心她,只是想问问,你这两条腿到底怎么样了,有什么感觉没有?”

    五乃乃回道:“还能怎么样,先头还觉得酸疼,最近却越来越舒服了。只是,她每次按完我的腿,我总是出一身汗?!?br />
    容五爷就笑道:“出汗好呀,保不准,以后你这腿真能下地走呢?”

    五乃乃却说:“哪有那么好的事,还都让咱们给赶上了?秀秀不是也说了,肯定对我身体大有好处,能不能走路就看运气了?!?br />
    不管怎么样,知道苏秀秀真心给五乃乃治疗,并没有草草了事,容五爷也就放下心了。

    他面上虽然不显,也不曾夸过苏秀秀,或者许诺给她什么奖励。

    只是两人一起说话时,容五爷的语气会稍微放轻一些;他平日里待苏秀秀的态度,也会稍微好一些。

    容五爷思量着,苏秀秀这么上心照顾五乃乃,他们也不能亏待了她。所以,就弄回来不少J鸭鱼R,想给她老婆连带苏秀秀一起补补身体。

    甚至有时候他高兴了,干脆就把苏秀秀打发出厨房去,自己独自一人炒几个拿手的菜。

    据容五爷说,他这些都是跟孟庭松父亲学的手艺,单就爆炒腰花,草爆羊R这几道菜来说,他比饭店里的大师傅做得还好吃呢。

    容五爷自以为他没露出什么破绽来,可苏秀秀上辈子就是靠察言观色吃饭的。她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容五爷的转变。

    只是她肯为五乃乃治腿,又不是为了讨好这倔老头子。所以,苏秀秀并没什么多余的想法。

    之前,容五爷一直对她有所防备,在苏秀秀看来也是人之常情。

    说白了,容五爷要算是个心黑手狠的,那苏秀秀也是个铁石心肠的。两人可以算是半斤八两,都不是善良之辈。

    容五爷不肯轻易相信人,苏秀秀何尝不也是呢?

    只不过,他们之间隔着个五乃乃,又隔着个孟庭松,倒也不会发生什么冲突。

    不管怎样,苏秀秀就一心想把五乃乃的腿治好,看着她站起来。

    她把在容家发生的这些事都写在信里,跟孟庭松说了。也包括五乃乃待她很好,让她想起了过世的母亲。所以,她不忍心五乃乃一直瘫下去,就用母亲教她的手法,给五乃乃做了治疗。

    孟庭松也很快就她回了信,在信里写道:

    “秀秀,我相信你能做得很好,只是大妈的腿是陈年旧疾,你也不要太急于求成,一步一步慢慢来,能让大妈少受点罪,就再好不过了。

    另外,秀秀,你本来就是可人疼的好孩子,大妈喜欢你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你也不用觉得受之有愧,总想着要如何报答她。人与人相处,尽量坦诚相待就好?!?br />
    信的最后,孟庭松还提起了。

    “丁向荣给我来信了,说是苏广茂和他老婆都判刑了。这在你们那边也算是件大快人心的事。现在,苏广茂一家做得那些事已经在十里八乡传开了。前些日子,还有一些陌生人过去打听来着?!?br />
    苏秀秀看完后,把信折好放在抽屉里,很快又给孟庭松写了回信。

    “当初,我一心想为自己讨回公道,也没顾忌其他。现在,我在容家过得很好,我也很珍惜现在的生活。至于其他人其他事,我并不会放在心上,就让它过去算了?!?br />
    接下来的日子里,苏秀秀一直坚持给五乃乃治腿,中途还调换过药方。

    不过这次五爷没再拿给老中医看,只是依照药方抓好药,又交给了苏秀秀。

    苏秀秀仍是每天早上准备好,下午给五乃乃做治疗。

    时间过得飞快,苏秀秀进城也将近一个月了。

    平日里,她就在菜市场和容家两头跑,也没去过别的地方。倒是在大碗胡同里走多了,慢慢也跟邻居们混个眼熟。

    旁人现在也都知道她是容家雇用的小保姆,具体的事情却不知道。

    看见这些人,苏秀秀就觉得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她的到来似乎给大碗胡同带来了不少话题。

    每回她经过时,要是赶上三五个女人凑在一起聊八卦,总有人用异样的眼神盯着她看,或带着几分怜悯,或带着几分义愤,甚至还有人用嫌弃的眼光看着她。

    苏秀秀这人向来冷情,不管别人怎么看她,她也只当作没看见。

    可能是她在容家干活的缘故,那些人基本上不会跟她说话。苏秀秀自然也不会上赶着主动搭理别些人。这一点就跟容家之前的两个保姆大有不同了。

    只是苏秀秀实在长得灵秀,嘴角也总是微微向上弯起,似乎天生带着几分笑。

    说白了,她不绷着脸的时候,很容易会被人误解成开朗爱笑的孩子。于是,胡同里有些人可能就误会了,还有人对苏秀秀的处境大为惋惜。

    有那碎嘴的就在背后唠叨,“容家那老头和老太太这不是祸害小姑娘么。那样的人怎么配这样一个鲜亮的小姑娘伺候她。老天这还真是没长眼?!?br />
    “可不是么,这小姑娘才多大。容家那老太婆实在糟蹋人,活该她瘫在床上?!?br />
    这些话很快就传到了容五爷的耳朵里去,他又是急又是气,一边暗地里收拾起另一套宅子,打算早些搬走。一边又担心苏秀秀受了这起子愚人的影响,从此敷衍了事,不肯再好好照顾五乃乃。

    之前,被打发走的保姆其实也是因为这些闲言碎语,变得疏忽散漫,不肯用心照顾五乃乃。容五爷又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主,二话不说就把她们给打发走了。

    容五爷生气的时候,也很吓人。他放重话一吓唬,那两保姆连个P都不敢放,就灰溜溜的走人了。

    可现在,容五爷却不知道该拿苏秀秀这个小孩怎么办好?

    一来五乃乃还要靠她治腿,二来五乃乃已经把她当女儿看,苏秀秀要是突然走了,五乃乃指不定怎么伤心呢。

    所以,容五爷只得暂时走一步算一步。他也不好跟邻居闹起来,生怕五乃乃隔着墙听见了又会想不开。于是,就只能这样抽搐着。

    可偏偏,怕什么就来什么。

    这一天,苏秀秀去菜市场买菜,刚好碰见大碗胡同里两个面相不好的长舌妇,两人故作亲切地帮苏秀秀挑了新鲜蔬菜。

    苏秀秀也默不作声地接受了她们的指点。

    等回去的路上,那两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故作好心地拉着苏秀秀走进了小胡同里。

    苏秀秀本来还想往前走,可这两人却硬是堵住了她的去路。

    刚好容五爷隔老远就看见了这一幕,再想去把这两人赶走却已经来不及了。

    两人已经开始跟苏秀秀嚼舌根子了。

    其中一个牙齿稀疏,说话漏风,这种女人属于唠叨不止,喋喋不休的类型。她说话也不注重场合,也不懂分寸,得罪别人也不自知,以至于自身运气不佳,财运不好。

    漏风嘴就对苏秀秀说道:“这孩子怪可怜的,就算再分有条活路,也不该在容家干活呀?你平日里可注意些,别再染上什么脏病?!?br />
    另一个女人嘴唇尖削,两唇不收,嘴巴前凸,相学里管这叫吹火口。

    这类女子善妒,心眼也小,容不得别人比她好;若是看见别人升迁发财,她会心生嫉妒,像个大喇叭似的,到处讲人的是非,破坏别人的名誉。别人不好过了,她心里才觉得舒坦。

    吹火口的女人也紧跟着漏风嘴叹道:“可不是么,那容家老太太可真不是什么好玩意。孩子我这人也就是心软,不忍心看你受苦,就跟你说了吧,你伺候的那老太太在那种脏地方呆活。她看着平整,实际上指不定多脏呢。反正平日里,你千万注意些?!?br />
    容五爷站在墙壁后面,听见这两长舌妇的话,气得牙齿都快咬碎了,恨不得上去掐死那两个愚蠢的婆娘。他又暗恼亲手养大的两个白眼狼,为了脱离他们容家,编排了这么许多污言碎语不说,还把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都给说了。

    只是他再生气也无可奈何,苏秀秀到底还是知道了。

    就在容五爷百感交集的时候,却听苏秀秀开口道:“我耳朵有问题,你们说话声音太小,我听不清楚。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先回家干活去了?!?br />
    她说完,推开这两人就走,也不管她们说没说完。

    那两长舌妇一时间也愣住了,怪不得刚刚在市场里,苏秀秀一句话都没跟她们说呢,原来这小姑娘是个聋的?她们却误会苏秀秀在同她们说笑了。

    只是,让她们大声在胡同里说容五乃乃的事非,她们又不太敢。

    这大碗胡同里,谁还不知道容五爷以前就是个流氓纨绔,他认识的人多又杂,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

    几年前,他刚一回到京城,容家收养的那对子女可就糟了大罪。

    住在胡同里的老邻居,几乎都知道容五爷不敢惹,她们又怎么敢把这事张扬开来。

    反倒是苏秀秀一身轻松地往家走,她脸上也是风轻云淡的,就像真的没听到那些闲言碎语一般。

    容五爷没想到,这小丫头居然是这么个反应?

    他也没急着跟上去问她,反而故意走到那两长舌妇面前,对着她们淡淡地看了一眼。那两个婆娘顿时就吓得魂飞魄散。

    容五爷冷笑道:“到底是老邻居,我可没少给你们留情面,想不到你们竟这样编排我们,那也别怪我容五无情了。再敢说我老婆半句不是,就让你们家的孩子天天在学校里挨揍。我到要看看,不让我容五痛快的人,她们家又能痛快到哪里去?”

    两婆娘这时完全傻了,连忙嘴里告饶,求他千万别对孩子下黑手。

    容五爷却冷哼了一声,就转身回去了。

    他也正思忖着该如何处理苏秀秀呢。也不知道那丫头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等他回家一看,苏秀秀依旧向往常一样,给他老婆洗脚,帮她做推拿呢。

    她明明也听见那些人说,五乃乃有病,却仍是下手直接跟五乃乃的腿接触。

    而且,一边推拿一边聊着在市场听到的趣闻。五乃乃被她逗得不成,时不时就会笑出声来。

    这哪里像是刚听完闲言碎语的呀?普通人知道那些事,不都该离他们老两口远远的么?偏偏苏秀秀这小丫头,在外面就跟聋的一样,到家里耳朵却好了?

    容五爷站在窗外发呆,不大会儿功夫,又被他老婆看见了。她就笑着喊他:“你倒是赶紧进来呀,大冷天的站在风口里,你这老头招病呢吧?”

    五爷只得进去,苏秀秀看了他一眼也没说话,继续给五乃乃做推拿。当真是一点水分都没打,刚开始推拿,她的额角都见汗了。

    容五爷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对这丫头说些什么好,只得坐在桌前倒了一杯热茶,缓缓地喝了下去。

    刚刚,他本来生了一肚子气,正准备发脾气??擅娑运招阈愕氖焙?,却偏偏像是一拳捶在棉絮上,完全没有地方使力。

    苏秀秀实在是个怪异小孩,容五爷也不知道该如何看待她才合适。

    只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单单是看着床上那娘俩那样亲近,他心里就有些酸涩难受,同时也多了一种说不出的期待。

    一直到苏秀秀做完治疗,又洗了手,正要把污水桶倒出去。

    容五爷却开口道:“你这刚出了一身汗,出去别再着了凉。我去倒水就是,你在屋里跟五乃乃呆着吧?!?br />
    “唉?!彼招阈阋裁环炊?。

    等到容五爷收拾好东西进来,只见五乃乃正在教苏秀秀织毛衣呢。娘俩很自然地靠在一处。

    苏秀秀是刚开始学织毛衣,还是五乃乃帮着起了头。

    小丫头干别的活还算利落,可一织毛衣手指就开始不协调了。不一会儿的功夫,她就苦巴巴地问五乃乃:“又跳了一针,多了一个小窟窿,这样下去,我织出来的毛衣怕是全都是?。陌??这还能给人穿么?该不会透过?。耐锩婀喾绨??织好毛衣穿上也不暖和?!?br />
    她说得太过形象,五乃乃笑得不成。过了一会儿才安慰她道:“放心吧,有几个?。陌蛔攀?。等你练熟了,织出来的毛衣就好了?!?br />
    “那我也织不出这么好看的花来?!彼招阈闼底啪椭噶酥干砩系睦睹?。五乃乃是下了大功夫的,这毛衣正面居然还带着花花草草,比在大商场买的毛衣可漂亮多了。

    五乃乃见她这么臭美,就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又说道:“既然你这样喜欢,我再给你织个更好看的毛衣就是了?!?br />
    容五爷在旁边看着,顿时心中就明白了。原来不止是五乃乃疼苏秀秀,苏秀秀恐怕也把五乃乃当母亲看了吧?

    想到这里,他更加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被他们老两口悉心教养了十多年的,全是没心没肺,不懂冷热的狼崽子;这偶然间收下的小孤女,看似冷漠无情,却比任何人都懂得情义。

    一时间,他突然心里多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念头。只是到底怎么样,他还要再等等看看。

    那天傍晚的时候,容五爷到底找上了苏秀秀,直言不讳地问她:“你明明就听得见,怎么跟那些婆娘说你是聋子呢?”

    苏秀秀这才知道容五爷是看见了,却并不在意,嘴里淡淡地说:“那起子人最爱看热闹,素日里最爱说人是非。与其听那些废话,我倒宁愿自己是个聋子?!?br />
    容五爷听了这话半响无语,原来苏秀秀根本不信那些人的话,说起来她也是个难得的明白人。只可惜还不是他想要的,容五爷一狠心又开口道:

    “倘若那些人说的话要是真的呢?五乃乃像你这么不大点的时候,被她舅舅买进……不好的地方去了?别人都看不起她的出身,有人造谣说,她得了不干不净的病。你又怎么想?今天我就把这实话告诉你,你要是嫌弃五乃乃,趁早告诉我一声,我把你送到孟家去,该给的钱一分不少你的,再多给你三个月的工钱?!?br />
    苏秀秀听了这番话,眼底一片清冷,她似笑非笑地说道:“看来您是忘了,我跟五乃乃都是一样的。倘若不是孟大哥救我,也不知道我会被卖到哪里去,又落得什么样的下场。五乃乃受的罪我也感同身受,我若是嫌弃她,岂不是就跟嫌弃我自己一样?明明不是我们的错,又不是我们自己想被卖掉的,那些人说的都不是人话,我为什么要去听?

    我也不妨告诉您,前些年我在大伯家挨冻挨饿受罪时,同村的人都知道却没有一个人肯吱声,帮上我说句公道话。

    等到我大伯被判了刑,那帮人倒把我的事传开了。各个都不忿我大伯一家的所作所为,每个人都是正义使者。似乎说了苏广茂坏话,就是在替我这个孤女讨回公道似的?可我需要的时候,他们怎么又不肯开口呢?”

    容五爷听了苏秀秀的话,也觉得感同身受。原来,这苏秀秀也是受了太多委屈,这才彻底冷了心肠,不愿意轻信别人,更加不会去听那些流言蜚语。

    容五爷忍不住看向这不大点的孩子,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好。最后却只说:“当年,五乃乃被我救下了。那时候,我家里死活不同意让她进门,我就另找地方安置了她,那我们也是拜过天地的。

    建国后,我们就去领了正经的结婚证。这辈子,她和我在一起,没少受罪。所以,我容不得别人对她有半点轻忽慢待,你听见了么?”

    “嗯?!彼招阈愕懔讼峦?。

    “好,那如果你还愿意留下来的话就留下吧?!比菸逡炙档?。

    “嗯?!?br />
    经过这样一番谈话,容五爷对苏秀秀的想法算是彻底改变了。

    当天晚上,临睡前,他又跟五乃乃商量?!罢馑招阈愀崭帐逅?,又没个亲人怪可怜的,你说咱们要是收养她来做咱们家的孩子?”

    五乃乃一听这话,眼圈顿时就红了,她沉声说道:“还是算了吧,你这老头子也不想想,咱们是个什么名声。她是个清清白白干干净净的孩子,理应有个好名声。咱们还是别害她了,以后不拿她当保姆看待,好好照顾她长大就是了?!?br />
    其实,那些邻居背后怎么编排她,五乃乃心里跟明镜似的。也包括那两个保姆为什么走,五乃乃自然也明白。只是她不想说出来再让五爷为她担心。

    容五爷看着她,只觉得一阵心疼,却又忍不住问:“如果那孩子自己要是愿意给你做闺女呢?她不在乎别人的闲言碎语呢?”

    五乃乃却说:“那是她还小呢,不懂得名声对一个人有多重要。之前,那两个孩子不是也因为名声,跟咱们划清界限了么?”

    提起那两人,容五爷气得骂道:“那两个不是人,是畜生,是白养狼。也怪我当初瞎了眼,挑错了孩子。倘若我挑了苏秀秀这样的,定然不会变成这样?!?br />
    五乃乃听了他的话,忍不住笑道:“五爷,这才短短一个月,你怎么也喜欢上秀秀这孩子了?”

    “这……”没办法,容五爷又自打了一回脸。

    五乃乃却劝他:“这事还是算了吧,咱们也别为难孩子了?!?br />
    容五爷最后只得暂时作罢。两人倒头睡了。只是因为白天里的事,他们的心情都很好,那一夜也睡得格外好。

    容五爷这人虽然脾气坏,嘴巴不好,可是一旦看重某个人,便会真心待她好。他既然起了收养苏秀秀的心思,自然也不会再把她当小保姆指使了。

    之前,他本来对苏秀秀就和气了许多,现在更是加倍对好了。无论说话还是做事,都开始尝试着把苏秀秀当小闺女疼爱了。只是他对待女儿的方式比较特别,一般人还真无福消受。

    苏秀秀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无论这老头再怎么折腾,她仍是保持着三分冷静。平日里,她该怎么干活还是怎么干活。

    只是,容五爷在家的时候,突然就不用苏秀秀做饭了。

    上了饭桌,他不止会帮五乃乃夹菜,嘴里也总是念叨苏秀秀:

    “你倒是多吃点,看你这饭量跟小猫儿似的,这样下去,你这孩子长得高才算怪呢。你现在才一米五出头吧,将来走出去,人家该骂你矬子了?!?br />
    “……”苏秀秀顿时心塞,除了这老头骂她矬子,别人谁没事找不自在呀?

    容五爷到底还是上筷子,给她夹了好几块五花R。

    苏秀秀也懒得开口说什么,低着头就吃了。

    她这番做派,反倒弄得容五爷还觉得不自在呢。

    他心话说,这孩子怎么这么闷呀。弄得他总是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似的,完全使不出力气来。

    五乃乃却觉得这两人之间实在有趣,忍不住又是一阵笑。她一笑,那一大一小也不好再僵持下去。

    餐桌上的气氛,反倒轻松了下来。

    后来,容五爷也不知怎么的,对苏秀秀那身那套破棉袄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他索性就从外面又弄了一套漂亮的鸭绒服,非要给苏秀秀穿。

    苏秀秀也知道羽绒服卖的贵,一开始死活都不肯要,反而劝他:“这么好的东西,还是留着给五乃乃穿吧?!?br />
    容五爷却说:“你穿的破破烂烂的,哪里像是我容家的孩子?再说了,我们看你穿得破破烂烂,实在伤眼睛。五乃乃也跟着影响心情,倒不如你换上这件,她才看了高兴呢?!?br />
    他话里话外都是嫌弃,一时间弄得苏秀秀有些无奈。她只觉得这是什么破老头,明明对人家是好意,偏偏说句好听的话就跟要了他老命似的。

    最后,还是五乃乃笑眯眯地戳穿了五爷的谎话。

    “这老头子特意卖的最小号,只能你穿,我根本就穿不下?!?br />
    容五爷听了这话,顿时老脸一红,却到底没有反驳他老婆。

    最后,苏秀秀还是收了下来。她只觉得八十年代不管是人还是羽绒服,都格外的实在。这件衣服穿在身上,又松软又暖和,苏秀秀不知不觉就多了几分喜欢。

    就这样,在城里呆了一个多月,苏秀秀身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从穿着破旧花袄的小村姑,变成了挺时髦的城里小姑娘。

    再加上,她本来就长得就好。吃喝一跟上,睡眠也好,她身上也就长出R来了,脸上的气色也变得红润了许多。

    五乃乃总是忍不住夸她长得漂亮,容五爷却一口咬定,苏秀秀长得像五乃乃年轻的时候。任由五乃乃笑着打她,他却非说两人长得特别像,就跟亲人似的。

    苏秀秀和五乃乃最后只得相视一笑,都拿这倔老头没办法。

    另一边,那两个长舌妇被容五爷一吓唬,自然是不敢再说五乃乃是非了。只是碰见朋友熟人时,难免抱怨几句,容五爷这老流氓心黑手狠。同时,也劝别人以后少招惹容家。

    后来这事慢慢传开了,也就没人敢再说五乃乃的闲话了。

    那些人眼见着容家小保姆不但没被吓跑,反而是留了下来,过得挺滋润。容家那老两口子连老本都拿出来了,又给她置办新衣服又给她买东西的。

    有些人就算心里泛酸,也不好说什么。再说苏秀秀还是那副爱笑的样子,加上她年纪又小,身世也惨,还有残疾。没有什么让人好说的。

    就这样在年根底下,容家三人倒也算是过得不错。

    苏秀秀还在给孟庭松写信,照例把家里的琐事,除了外面嚼舌根那事,都告诉了孟庭松?;顾盗巳菸逡衷诙运裢庹展?,还给她买了新羽绒服穿。

    孟庭松来信就说,“五爷给你东西,你就拿着,不用不好意思。以后等你发达了,也多照顾他们老两口就是了?!?br />
    孟庭松还在信中提起丁向荣写信告诉他,好像有人把苏秀秀和苏广茂一家发生的事,写成小说还发表了。这件事反响越来越大了,在那边好像已经闹到人尽皆知的地步。

    丁向荣还说也有南方商人特意过来询问过,苏秀秀和苏秋萍之间的事。

    丁向荣有些怀疑,这事如果闹大了,会不会传到苏秀秀外公那边去?

    孟庭松也在信中问苏秀秀。

    “倘若你外公发现了真相,再让人过来接你。秀秀,你还想去香港生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