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 25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这辈子,苏秀秀不想当神G, 只想跟那个男人白首偕老~  想到母亲, 苏秀秀的眼眶就有些泛红。

    苏广茂一见她这么难过,还以为这个铁石心肠的死丫头终于被打动了呢。

    他面上不显, 心里却多了几分得意与庆幸。他思量着苏秀秀万一心软了,说不定事情就又有新的转机了。

    于是, 一狠心, 苏广茂又从兜里掏出了一大沓钱, 里面有十块的,五块的,两块的, 甚至还有一块的, 叠放的整整齐齐??瓷先ネΧ? 实际上加起来也就只有六七十块钱。

    他把那一沓子钱也递到了苏秀秀面前,嘴里说道:“秀秀呀, 这是这几年你赚下的工资, 家里也都帮你攒着呢, 现在也到了该交给你的时候了?!?br />
    这么一来, 他就又把自己给摘出去了。就好像他这个当大伯的,虽然对苏秀秀照顾不周之处, 可实际上却一直为她打算来着。

    苏秀秀瞟了一眼那沓子钱, 微微抿了抿嘴。

    看来她这好大伯, 还把她当没见过世面的小傻子看呢?以为这点小钱就能收买了她, 这人未免也太可笑了。

    苏秀秀并没有伸手接那钱, 只是垂着眼睛说道:“这几年,我的工资加起来一共是315块,逢年过节师傅给我们发的奖金有5八块。

    既然,当初我一分不少的都上交给了大伯母,也就没打算再讨要回来,权当是这几年我的生活费和住宿费了。大伯,这钱您还是收回去吧?!?br />
    村民们这时也就明白过来了。好家伙,当初人家苏秀秀给他们家赚了将近400块。这苏广茂倒好,拿出六七十钱糊弄人家孩子,想要博取过好名声。这吃相未免也太难看了?;拐娌蝗绮话颜獾闱贸隼茨?。

    村民们虽然怕苏广茂秋后算账,一直敢怒不敢言??伤堑哪抗馊慈滩蛔⊥展忝砩仙?,都快要把那老小子的脊梁骨给戳弯了。

    此时的苏广茂早已气得脸色刷白,攥着钞票的手也直哆嗦。他嘴唇都快咬出血来了,看了孟庭松一眼,却到底没敢对苏秀秀动手。

    这些年,苏广茂在村里装疯卖傻的占尽了便宜。今天可倒好,存折也还了不说,弟弟的家底也全数吐了出去。这还不算,他自己还要倒贴钱。

    苏秀秀倒好,偏偏就是软硬不吃,连他给的钱都不要,就是要大耳刮子狠狠地扇他的脸。

    苏广茂越想越气,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落到如此境地。他只觉得喉咙里面一甜,一口心头血差点喷出来。却被苏秀秀冷眼一看,又硬生生地咽回到肚子里。

    这哪里是什么淳朴老实的乡下姑娘,分明就是回来寻仇的小妖怪。

    这时,民警已经走到人群外围。

    苏广茂也没了其他心思。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故作镇定走到了胖婶子的面前,把那一沓钱交到她手里。然后低声下气地肯求道。

    “胖姐,我知道你人好,到了现在也只能求到你这里了。这么多年的邻居,你是最了解不过了,我妈那人脑子糊涂,嘴也不大好??墒导噬?,她却没那么多花花心思。

    秀秀这事的确是我和我媳妇做错了,我们两口子受罚就是??烧獾降赘衣杳挥卸啻蠊叵?,她也不过就是瞎说两句,逞口舌之快罢了。

    胖姐,你看在老邻居的份上,以后多帮着照看那老太太两眼。将来我出来了,定会好好报答你?!?br />
    苏广茂是算准了,苏秀秀心狠,他们又把她得罪狠了。

    将来,就算老太太要死在她面前,苏秀秀也未必会管。所以,苏广茂才在被带走之前,把母亲托付邻居胖婶子。

    胖婶子也不知道该不该答应他。于是,又下意识地朝苏秀秀那边看过去。

    此时,那小姑娘正把存折小心翼翼地交到孟庭松手上,嘴里还说着:

    “孟大哥,这么多钱都是我妈妈好不容易存下来的。你先帮我拿着吧?!?br />
    孟庭松接过存折,放进口袋里,点头道:“好,那我就先帮你收起来?!?br />
    说完,他还安抚地拍了拍那小姑娘的脑袋。

    苏秀秀看着他,那双杏眼眯成了一对小月牙??吹贸隼?,她很信任这个救过她的年轻战士,也很依赖他。

    特别是她笑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显得稚气又可爱。

    这样一个孩子,面对陌生人都能如此信赖,却不肯管自己的亲乃乃??杉展忝庖患易佣及咽虑樽鼍?。

    胖婶子始终没能下定决心,可时间不等人,民警已经奔着苏广茂这边走来了。

    苏广茂也没别的办法,膝盖一弯,直接就给胖婶子跪下了。

    “求你了,胖姐!”他惨烈地说道。

    俗话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他这么一跪,胖婶子再也顾不得其他,连忙扶起他,随口应道。

    “我帮你照顾老太太就是了。多年的老邻居了,总不能真的放着她不管吧?”

    苏广茂这才放下心来。

    一时间,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免有些唏嘘。这苏广茂倒还算是个孝子。

    只是,他早干嘛来了?之前,他若是稍微对自己的侄女照顾些,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了。

    经过一番询问,苏广茂承认了所有罪责,被民警带走了。同时,因为他的辩解,苏老太太倒没什么事。

    只是那她也被吓得六神无主。

    直到那些人走远了,她才发疯了似的,跑上前来要打苏秀秀,只是很快就被胖婶子给拦住了。

    胖婶子开口劝道:“老太太,你怎么还闹事呀?民警刚走,咱能不能消停点,别再把他们招回来?!?br />
    那这老太太却不依不饶地哭骂道:“都怪苏秀秀这个死丫头,她就是个大灾星,克死她爸妈不说,现在连我大儿子儿媳妇,给被克到那种地方去了。当初就不应该把她接过来,就该让这小白眼狼去讨饭才是?!?br />
    苏秀秀始终都没有言语,只是垂着头看着地面。

    那老太太却已经气疯了,胖婶子拦住了她的人,却堵不住她那张臭嘴。一时间,脏话不断地往外冒,什么难听她骂什么。却没再骂苏秀秀的母亲。

    孟庭松心里也火了。只是,他到底也不能对这老太太做什么,就想着拉着苏秀秀走人完了。

    这时,苏太爷终于听不下去了,对那老太太就吼道:“够了,别再骂了。苏玉兰,你没见那丫头根本就不跟你顶嘴么?她还是把你当乃乃看,你可别给脸不兜着?!?br />
    苏老太太这时也顾不得其他,又继续骂道:“哼,这死丫头就会装可怜。实际上,她就是个J猾的白眼狼,把我家害得这么惨,我骂她几句又怎么了?”

    苏太爷却沉着脸说道:“事情闹得这种地步,还不是都怪你眼皮子浅。你当初嘴上说得好听,却一直没把老二当亲儿看。老大又怎么会不把秀秀当亲侄女看?瞧瞧你们这一家都干了什么好事?

    既然你这么嫌弃秀秀,那我干脆就做了主,帮你们断了这份祖孙关系就是!反正也不是亲生的,你没抚养过秀秀,她索性也别认你这个混账乃乃了,也省得在跟你面前再继续受气?!?br />
    听了这话,在场的村民都惊呆了。

    他们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尖酸刻薄的老妖婆并不是苏秀秀的亲生乃乃。那Y险狡诈的苏广茂自然也不是苏秀秀的亲大伯。

    难怪这一家子人怎么都容不下一个半大的小女孩呢,还百般算计利用人家。

    苏秀秀此时也不免有些吃惊,原来事实正应了她之前所看的面相。

    上辈子,她被大伯的花言巧语所蒙蔽,一家人没闹到这份上,自然也没惊动年过七旬的老太爷。而且,苏秀秀记得这位太爷来年五月就去世了。

    他们家的秘密自然也就归于泥土,再也没有人知道。

    这辈子,她不再忍气吞声,反而驱散了心中迷雾,揭开了事实真相。

    哪里却想得到,苏秀秀已经把早饭都准备好了,热水也烧了,只等着一家人起来收拾洗漱了。

    容五爷暗自吃惊的同时,心上又多了几分不自在。

    再一看,苏秀秀虽然年龄不大,干起活来却实在利落。她做的粥、蛋饼、小菜,虽然清淡了些,却正好合了五乃乃的胃口。又为了照顾容五爷和孟庭松,特意做了一个口重的小菜来。

    这才来一天,苏秀秀似乎就把他们老两口的习惯都摸透了。

    容五爷这才知道,他小看这丫头了。

    吃早饭时,孟庭松和五乃乃都夸赞苏秀秀做的饭好吃。

    那小丫头不经夸,小脸都红了,似乎还有些害羞。其他时候,她几乎没说话,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容五爷实在有些摸不透她,就抬眼看了过去。苏秀秀很快就发现,却并不闪躲,就那样坦坦荡荡地迎上了他的视线。最后,反倒是容五爷先别开了眼。

    他心中暗道,这苏秀秀还真是个古怪的孩子,居然一点也不怕他?

    他倒摸不准,以后该怎么同她相处了。

    吃早饭的时间并不长,孟庭松很快就吃完了,他跟容五爷打了个招呼,就准备去赶公共汽车了。

    倒是容五爷拿出了早前备下的瓜果点心,让他带回去,给他爸妈吃。

    孟庭松随手接了过来,又跟容五爷聊了几句,就准备走了。

    苏秀秀跟容五爷打了个招呼,打算去送送他。

    路上,孟庭松开口说道:“本来,我该再看你几天才是??杉倨谟侄?,我又还有一些事。不过你放心,我大爷大妈定然不会苛待你。你踏实下心来留在这里好好干活,肯定不会让你吃亏的。我过几天,还会再回来看你!”

    苏秀秀点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孟大哥,你放心,我能好好照顾自己?!?br />
    孟庭松看着她这副乖巧懂事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些发软。想要抬手摸摸她的头,却又觉得不合时宜,只得作罢。

    不管怎么说,他只希望苏秀秀以后每一天都能够顺顺当当的,别再受什么委屈了。

    两人又说了几句,公共汽车就进站了,孟庭松只得提着行李上了车。

    他走到车窗前望下去,只见那小丫头正挺直着腰板站在站台里,眼巴巴地望着他,充满了不舍。

    一时间,他心里也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思绪。只可惜车子很快就发动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远,很快就看不见彼此了。

    苏秀秀只得垂着头往回走。她心里明白,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要独自面对一切。

    就算她再怎么想跟孟庭松在一起,也仍需要忍耐几年的两地分离。

    苏秀秀心里带着些许的不安,同时又多了几分不明所以的期待。反正这辈子,她总会让自己好好的。

    到家以后,容五爷那边已经收拾妥当了。

    一见她回来,就详细地交代苏秀秀该如何照看五乃乃。

    中午该做什么饭,多长时间喝一次水,就连什么时候递痰盂,都跟苏秀秀说得一清二楚。苏秀秀也都点头应下了。他这才急匆匆地离开了家。

    容五爷走后,五乃乃又招手让苏秀秀过去。然后,才轻声对她说道:

    “那老头子的话,你不必太往心里去,咱们娘俩在家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你也不必那么拘束。就是想出去溜达一圈,看看玩玩也是可以的?!?br />
    苏秀秀听着她的话,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接下来的时间里,娘俩就一边看电视剧,一边绕着浅蓝色的毛线。

    等把毛线绕成了球,五乃乃才开口道:“这还是那老头去年弄回来的毛线。放在家用一直没用。刚巧你来了,我就想着不如拿这毛线给你织件毛衣穿穿?!?br />
    “这……不用了吧?”

    上辈子,苏秀秀孤寡清高,从不轻易接受别人恩惠。一时间,她的性子也改不过来,就低着头不去看五乃乃,只是她那双手却下意识地攥了攥身上带着补丁的旧棉袄。

    五乃乃只当她小姑娘不好意思了,就连忙笑道:“这工厂里不都讲究发福利么?在咱们家干活,也得给你发的福利呀。再说了,你看这毛线的颜色实在太鲜亮了些,根本就不适合我们这年龄。留着也没用,还不如织成毛衣,给你这种漂亮的小姑娘穿在身上,我看着心里也痛快。好了,快过来,我给你量一下尺寸?!?br />
    苏秀秀脸蛋一红,仍是没有动。上辈子,母亲去世后,就没人给她张罗过新衣服了。

    五乃乃也有耐心,又温声催她:“快点,别让我抬手等着你?!?br />
    苏秀秀这才乖乖地坐到五乃乃面前,五乃乃就拿起布尺量了她上身的尺寸,一边量一边还说着:“你这也太瘦了些,不过我像你这么大年纪的时候也是瘦巴巴的。以后多吃点好东西,自然也就长好了。只是,你平日里可要多仔细些,大冬天里千万别偷懒,一定先把水烧热了再用,万万不能亏待了自己。不然着了寒气,等你年岁大了,想补都补不上了?!?br />
    苏秀秀听着她絮絮叨叨的话语,只觉得有股温暖的风吹进了她的耳朵里,竟是说不出的舒服自在。

    她并没怎么说话,只是在五乃乃问起的时候,才小声作答。

    很快尺寸就量好了,五乃乃把数字记在纸上,就拿起了棒针开始起头。

    这时,苏秀秀反倒没事做了,干脆就把她买的布和针线包也拿了出来,跟五乃乃一起干活。

    五乃乃一见布的颜色,稍微迟疑了一下,又开口问道:“你这是有做衣服穿呀?这个颜色不太适合你。咱们家里布也还有些,倒不如,等晚上让五爷找些给你?”

    苏秀秀连忙说道:“这不是给我自己做的。我落难的时候,孟大哥帮了我不少忙,还给我找了好几套衣服。我没什么可报答的,就抽空买了块布,打算做件衣服给他。我自己做衣服的布料也买了,只是想着先给他做出来?!?br />
    五乃乃又开口问:“那你会用缝纫机吧?”

    “会呀,我干活那作坊里就有缝纫机,师傅教我怎么用了?!彼招阈闼?。

    “既然这样,你也用不着自己缝了,咱们家里也有台缝纫机。只是我这边不方便,五爷就把缝纫机放在西屋里了。等他回来,我让他搬出来给你使就是了。这样你做衣服就快多了?!蔽迥四擞炙档?。

    苏秀秀连忙道谢,又说道:“那等孟大哥回来的时候,我就可以做好衣服送给他了?!?br />
    “嗯?!?br />
    两人说完,又各自开始干活。

    五乃乃偷眼看着苏秀秀,只觉得这小丫头的确会做衣服。只可惜她学的都是些粗浅的手艺,也只会做最简单的款式。

    不过再怎么说,这也是苏秀秀的一番心意。五乃乃觉得这丫头知道感恩。

    另一边,苏秀秀虽然忙着手里的活计,却也没把五乃乃干晾在一边,反而时时关注着她的动向。

    五乃乃渴了,她就递水。五乃乃烦了,她就陪她聊天说话。

    在五乃乃看来,苏秀秀并不像其他年轻孩子那么活泼??赡苁鞘芰颂辔脑倒?。

    她话少,那张小脸也总是绷着。只是当她开口时,也是很会说话的。

    五乃乃听她说话,觉得特别有意思。两人性格虽然不同,相处起来却格外融洽。

    五乃乃虽然有心亲近苏秀秀,可一些不便的地方,她实在不好跟这么年轻的小姑娘开口,只得悄悄强忍着。

    不想苏秀秀心细,一下就看穿了,到底把痰盂递给了她。

    知道五乃乃自己能用,她才转身避出去了。

    五乃乃这才叹了口气。

    完事以后,五乃乃面上不好意思,苏秀秀却仍是同刚才那般,一边跟她说话,一边做活,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五乃乃这才没那么尴尬了。她心里又觉得这小姑娘实在太贴心太善解人意了。

    他大爷姓容,大名叫作容文元,在家行五,熟人都称他一声“容五爷”。

    容五爷今年57岁,是孟庭松父亲过命的把兄弟。

    这些年,两家关系一向很亲近。所以,容五爷才答应让孟庭松把苏秀秀带过家去。

    容家离他们住的招待所并不太远,坐半个小时公共汽车也就到了。

    下车后,又走了十分钟左右,拐进了大碗胡同里,这才到了一处普通的民宅小院。

    一进屋,孟庭松就忙着帮苏秀秀跟容五爷、五乃乃做了介绍。

    苏秀秀老实地站在他身后,却用眼睛的余光特意看了看容五爷的面相。

    这人生的倒挺有意思。额头圆满,有如立壁,此种面相的人智慧多巧,生为人上人。偏他眼下还有一道疤,预示着早年辛苦,晚年运势才得以回升。

    此外,容五爷的眉毛浓且长,这种眉形的人有情有义。

    苏秀秀还特意注意了一下,容五爷的耳朵有些异于常人。他的耳廓突出,耳轮包不住。这在相学里叫作“反骨耳”。这种耳相的人性格叛逆,容易栽跟头,运势起落很大。

    苏秀秀几眼就看穿了容五爷,也就不再看他。

    倒是容五爷却开始光明正大的打量着她。而且,眼神里还带着几分嫌弃。

    没办法,苏秀秀本就生的瘦小,脸上的青肿未消,偏偏她还紧绷着面皮,半点笑模样都没有,让人看着就不喜庆。

    容五爷自然就对她不太满意。

    他本想找个稳妥老练的保姆来伺候他老婆??擅贤ニ扇创锤霭氪蟛恍〉男∶就?。

    这么个小孩能当保姆么?弄家来,还不得他们老两口子照顾她吧?

    他越想越气闷,就忍不住冲着孟庭松骂道:“你这臭小子竟哄你大爷。这小丫头片子根本就小学都没毕业吧,哪来的十五岁?你当我眼瞎不成?赶紧把她领回你家去,让她念两年书再说吧。这么大点的孩子还想找工作,这不是瞎胡闹么?”

    孟庭松一向跟容五爷很亲近,说起话来也算放得开。他心下不服,自然要为苏秀秀辩驳一番。

    于是,孟庭松一口咬定,苏秀秀今年已经过了十五。而且,做些平常的家务肯定没问题。

    苏秀秀安静地站在一旁,并不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

    事实上,苏秀秀倒觉得容五爷看不上她才好呢。反正她也不愿意在他家当什么小保姆。

    这事黄了正好,她正好想办法说服孟庭松。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就摆摊做买卖了。

    正在这时,坐在床里面的五乃乃突然冲着苏秀秀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一下。

    苏秀秀心里一惊,有些诧异地看向她。

    这位五乃乃虽然行动不便,周身却收拾得干净又利索,头发也梳得一丝不乱。

    这人生得很好看,额头丰满,唇红齿白,鼻直印起,两颊有R,下巴有朝,一看就是衣食自来,能享受到丈夫的福气。

    只可惜她额头生了两颗小痣,一颗妨碍父母,一颗不利子孙。

    苏秀秀只觉得五乃乃的面相实在说不出的奇怪。

    她正胡乱想着,五乃乃还以为小姑娘认生了,就又冲着她笑了笑,招了招手。

    这人实在太和气了,骨子里带着一种温柔和善意。

    一时间,苏秀秀也不好再拒绝她,几步就走到了床边。

    五乃乃又拍了拍床,示意她坐下来,苏秀秀就侧坐在她的面前。

    五乃乃这时才得以端详苏秀秀那张受伤未愈的小脸,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眼圈都红了。

    她嘴里还温声问道:“这脸还疼不疼?擦过药了么?”

    其实,孟庭松昨天过来的时候,就把苏秀秀的身世都跟他们说了。

    刚好,五乃乃也是个命苦的人。年少时父母早逝,曾在亲戚家中寄居,受了不少委屈。后来也被家中长辈给卖了。幸运的是,那时她遇见了容五爷。这才能活到现在。

    没见面时,五乃乃本就对苏秀秀心生怜惜,又觉得她们同命相连,刚好也都是姓苏。

    此时一见面,五乃乃才知道这小姑娘可比她惨多了。一时间,她感同身受,想起少年时的遭遇,这才有些失态。

    而另一边的苏秀秀,自打母亲去世后,就没被年长的女性这样温柔对待过。

    上辈子,她虽然认了师傅,师傅也是真心待她,可却是个孤寡的性子。

    平日里,对她严格管教居多。师傅疼她的方式,就是让她学本事。

    所以,当五乃乃这样温柔的跟她说话时,苏秀秀反倒有些手足无措,应付不来。

    她只得硬着头皮说道:“医院给开了药了,我每天都按时抹,早就不疼了,只是看着严重?!?br />
    五乃乃听了这话这才放下心来,又柔声问她:“孩子,你今年多大了?”

    苏秀秀小声说道:“满十五了?!?br />
    五乃乃又问道:“你可会做饭么?还会做些什么?”

    苏秀秀点头道:“平常家里吃的饭都能做。之前在裁缝作坊里干活,也会做衣服。此外,我还跟我母亲学了一些推拿按摩的手法,药方也记下了一些?!?br />
    五乃乃一听这话,就笑道:“嚯,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居然还有这么大的本事?!?br />
    苏秀秀听她夸赞她,脸上一热,低着头没好意思再说话。

    五乃乃却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发。然后,抬起头对她家老头子说道:“这孩子合了我的眼缘,我想留她住下来。五爷,您怎么看?”

    听了她的话,屋里的三人都有些傻眼。

    特别是容五爷刚刚还气势汹汹,跟孟庭松争得死去活来,非让孟庭松赶紧把苏秀秀带走。

    他的态度非常强硬,任由孟庭松说破大天,也不愿意改变主意。

    这可倒好,一听五乃乃开口,五爷当场就嘬了嘬牙花子,然后瞪着孟庭松说道:“也罢,既然五乃乃喜欢这小丫头,那就先让她留下来试试吧?!?br />
    苏秀秀听了话,顿时觉得很心塞。她心话说,这老头子不是很固执么,脾气又大。这样的人当场反口,自己打自己脸,真的好么?他那一家之主的威严何在?

    只是也由不得她多想,五乃乃又细声细气地说道?!澳憧纯茨?,别再吓着了孩子。五爷,你说话也注意些?!?br />
    容五爷虽然脾气不好,对他老婆却十分体贴。一听她这么劝,闷哼了一声,又对孟庭松说道:“那就这样,第一个月先给十块钱,干得好就留下,下个月再给涨钱;干不好的话,下个月,我亲自把她送回你家里去?!?br />
    孟庭松得了这么一个准话,也不管那么许多,当场就点头道:“那咱们可就说定了。秀秀,你这工作算是定下了,还不赶紧谢谢五乃乃?!?br />
    五乃乃连忙说:“不用,不用,秀秀肯来我们家,我喜欢还来不及呢?!?br />
    苏秀秀看着她这张和气的脸,到嘴边的拒绝,怎么也说不出口。

    本来她也不想当小保姆,只是她年龄实在太小,长得就更显小。一个人在外,行事多有不便。倒不如找个地方先呆上一段时间,好好调理身体,再谋后路。

    再者说,她心里十分亲近五乃乃。只觉得倘若照顾这个人的话,倒也没什么不乐意的。

    就这样思来想去的,苏秀秀心里也就当应了下来,真就得了这份在容家当小保姆的工作。

    一路上,孟庭松就给苏秀秀介绍了一下。

    他大爷姓容,大名叫作容文元,在家行五,熟人都称他一声“容五爷”。

    容五爷今年57岁,是孟庭松父亲过命的把兄弟。

    这些年,两家关系一向很亲近。所以,容五爷才答应让孟庭松把苏秀秀带过家去。

    容家离他们住的招待所并不太远,坐半个小时公共汽车也就到了。

    下车后,又走了十分钟左右,拐进了大碗胡同里,这才到了一处普通的民宅小院。

    一进屋,孟庭松就忙着帮苏秀秀跟容五爷、五乃乃做了介绍。

    苏秀秀老实地站在他身后,却用眼睛的余光特意看了看容五爷的面相。

    这人生的倒挺有意思。额头圆满,有如立壁,此种面相的人智慧多巧,生为人上人。偏他眼下还有一道疤,预示着早年辛苦,晚年运势才得以回升。

    此外,容五爷的眉毛浓且长,这种眉形的人有情有义。

    苏秀秀还特意注意了一下,容五爷的耳朵有些异于常人。他的耳廓突出,耳轮包不住。这在相学里叫作“反骨耳”。这种耳相的人性格叛逆,容易栽跟头,运势起落很大。

    苏秀秀几眼就看穿了容五爷,也就不再看他。

    倒是容五爷却开始光明正大的打量着她。而且,眼神里还带着几分嫌弃。

    没办法,苏秀秀本就生的瘦小,脸上的青肿未消,偏偏她还紧绷着面皮,半点笑模样都没有,让人看着就不喜庆。

    容五爷自然就对她不太满意。

    他本想找个稳妥老练的保姆来伺候他老婆??擅贤ニ扇创锤霭氪蟛恍〉男∶就?。

    这么个小孩能当保姆么?弄家来,还不得他们老两口子照顾她吧?

    他越想越气闷,就忍不住冲着孟庭松骂道:“你这臭小子竟哄你大爷。这小丫头片子根本就小学都没毕业吧,哪来的十五岁?你当我眼瞎不成?赶紧把她领回你家去,让她念两年书再说吧。这么大点的孩子还想找工作,这不是瞎胡闹么?”

    孟庭松一向跟容五爷很亲近,说起话来也算放得开。他心下不服,自然要为苏秀秀辩驳一番。

    于是,孟庭松一口咬定,苏秀秀今年已经过了十五。而且,做些平常的家务肯定没问题。

    苏秀秀安静地站在一旁,并不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

    事实上,苏秀秀倒觉得容五爷看不上她才好呢。反正她也不愿意在他家当什么小保姆。

    这事黄了正好,她正好想办法说服孟庭松。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就摆摊做买卖了。

    正在这时,坐在床里面的五乃乃突然冲着苏秀秀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一下。

    苏秀秀心里一惊,有些诧异地看向她。

    这位五乃乃虽然行动不便,周身却收拾得干净又利索,头发也梳得一丝不乱。

    这人生得很好看,额头丰满,唇红齿白,鼻直印起,两颊有R,下巴有朝,一看就是衣食自来,能享受到丈夫的福气。

    只可惜她额头生了两颗小痣,一颗妨碍父母,一颗不利子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