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第 35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这辈子, 苏秀秀不想当神G, 只想跟那个男人白首偕老~

    偏偏这时,有个穿着军大衣的小姑娘, 从上车开始就一直在睡觉。似乎完全不受周围的影响。

    小姑娘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脸小小的, 缩在小号军大衣里, 就像是裹在一大床军绿色的棉被里。

    仔细看得话, 她其实生得很挺标致,眉眼清秀, 皮肤也白净细嫩。倘若再过几年, 她再张开些, 定是个顶漂亮的姑娘。

    可惜,此时的她也不知道遭了什么罪。被打得右眼框都青了,腮帮子也肿起来了, 白嫩的皮肤被刮破了皮,嘴角也破了。

    她其实也不是不嫌吵,只是实在太累,这才一上车就睡了过去。

    从过道经过的人, 一看见小姑娘的脸都忍不住摇头叹气。心话说, 这么个不大点的小丫头, 到底是为了什么缘故,被打得这样惨?看着实在是怪可怜的。

    忍不住往她对面一瞧, 却是个坐姿端正, 颇有风骨的年轻军人。

    他刚好跟小姑娘穿着同样款式的绿军大衣, 身体健硕,长相英俊,生了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眉宇间还带着股浩然正气。

    虽然他看着也年轻,不过20岁出头的样子,可性子却沉稳又从容。只是每每看向小姑娘的时候,他的眼神里总会闪过些许的怜惜。

    这样端正的青年自然不可能对那小姑娘下这么重狠手。要说起来的话,这人倒像是救人的英雄才是。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

    这名年轻军人名叫孟庭松,三天前,他正要跟几个战友一起进京。

    谁成想到了火车站,这个鼻青脸肿的小姑娘猛地从人群里窜出来,死死地抓住孟庭松的手不放。嘴里还苦苦哀求道,她是个残疾人,被个人贩子给拐了。求解放军叔叔们救她!

    孟庭松就呆住了,他低头一看,就迎上了一双清澈眼睛。她的眼神里充满了信任与依赖。就好像她老早就认识他似的。

    孟庭松当时就被这这种眼神给震住了,顿了一下,才拍她的手臂,嘴里说道:“你放心,叔叔一定会救你!”

    听到这话,小姑娘总算是松一口气,然后眼睛一番,就晕了过去。她能跑出来求救,全凭一股韧劲,到了此时,最后的力气也用尽了。

    孟庭松和战友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伙子人贩子全给抓住了。连带着又救出了几个被拐的妇女。

    其他人倒是都好办,直接就交给当地派出所去处理就完了。唯独这小姑娘,年纪又小,又被灌了药,昏睡了一天,到第二天方才转醒。

    醒来之后,她可能是被吓坏了还是怎么的,晕乎乎地也不肯理人。

    问她什么话,也都不肯开口。却独独对孟庭松这个救命恩人另眼相看。

    最后,还是那些被拐的女人说了,这个小姑娘右耳是聋的,好像也听不大清别人说话。除非冲着她左耳朵大声说话,她从不理会那些人贩子。

    更惨的是,这小姑娘不是被拐的,而是被她自己家里人给出卖的。

    人贩子一开始还嫌弃她年纪也小,又有残疾,不肯要她??伤依锬浅け踩此?,只要卖出去就行,价钱多少不论。

    又说,她父母都是正常人,这丫头只是倒霉,小时候发烧烧坏的右耳朵。她虽然看着显小,今年已经满十五岁了,肯定能生下正常的孩子来。

    好说歹说,人贩子才把她买了下来。

    后来,小姑娘发现真相,还逃跑了一回。又被抓了回来,还打了一顿,又给她灌了药。小姑娘就再也开口说话。

    孟庭松听了这话,气得牙根直痒痒。他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禽兽不如的长辈,会卖家里的孩子。

    本来,从在火车站救起小姑娘那一刻起,孟庭松就决定一定救她到底。再一听她的身世这样惨,就更放不下了。

    于是,特意申请多留了两天,亲自照料这小姑娘。

    小姑娘一直昏昏沉沉的,时睡时醒,又不爱说话。孟庭松也是费了不少心思才弄清楚,这小姑娘名叫苏秀秀。

    她父亲早早就去世了,两年前,母亲也病逝了。她跟着乃乃大伯一家过活。

    只是她大伯母刻薄又小气,嫌弃苏秀秀右耳有残疾,说是她这样的人就算读书也没用,倒不如早点去赚钱,就让她退学了。

    没办法,苏秀秀小小年纪就在一家裁缝作坊里干活。

    这两年,她赚的钱全都上交给了大伯母。

    可就这样,大伯母还是对她百般嫌弃,从没给过好脸色看。在饭桌上,苏秀秀多吃一口饭都要挨骂。

    除此之外,苏秀秀的乃乃动不动就骂她命不好,克亲人。平日里,都恨不得离她更远些,又怎会管她死活?

    苏秀秀的大伯也是个只吃饭不管事的。什么事都听他老婆的。就算看见他老婆挤得苏秀秀,却也只会装作没看见。

    可怜苏秀秀年纪又小,也没有别的亲人帮衬。只得默默忍耐这一家人过活。

    她本想着,等过了年,到了十六岁。就托同乡的姐姐帮她在城里找份工,也好早些离开那个家。哪怕是进城给人家当小保姆呢。

    却没想到,大伯母突然说,她托人给苏秀秀找了个工作。让苏秀秀赶紧跟着那位脸生的马大姐一起,南下去广州上班。

    苏秀秀本来还想拖到开春再走,可大伯母根本不同意,只说是人家那边急着招工。不然以她这样的条件根本去不了。

    没办法,她只得草草收拾行囊,跟着马大姐,就离开了家乡。

    一到路上,马大姐就变了副嘴脸。苏秀秀这才发现,她是个人贩子。

    她那狠心的大伯母居然把她给卖了?。?!

    苏秀秀刚满15岁,却要被卖到山沟子里,给老光G当老婆。

    她又如何能甘心?于是,千方百计想逃跑,好在遇见了孟庭松。

    孟庭松听了苏秀秀讲述的经过,满腔怒火无处发泄。也不知暗骂了多少回,那个该挨千刀的大伯母和缺了大德的人贩子。居然对这么小的孩子下此狠手。

    孟庭松把这事跟连长一汇报,连长也是眉头紧锁。战友们知道后,也跟着悬起了心。

    大家齐声骂那大伯母畜生不如。只是,他们难道还要把可怜的小姑娘再送回家去?这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么?

    可不送回去又能怎样?

    苏秀秀今年已经过了十五岁,孤儿院一般都不接收。她又营养不良,长得就像十三岁的,找工作都没地方愿意要她。

    这时,孟庭松却暗自打定了主意。实在不行,他就认了苏秀秀做个妹妹。带回家里去,交给老爹老妈抚养。

    孟庭松的父母本来就是十里八乡人人称赞的正派人。他父亲正直豪爽,母亲温和善良,肯定不会对苏秀秀见死不救。

    到时候,小姑娘的养育费学费,他来出就是了。

    孟庭松说完自己的想法,同乡的战友却忍不住劝他道。

    “你爹的确不会见死不救??伤背醺静煌馊媚憷吹北?,一心培养你继承家里的手艺。是你自己不甘心,偷摸着报了名。

    你参军之后,你爹气得要跟你断绝父子关系。前两年都不肯搭理你。现在,好不容易有所缓和。你不但没退伍,反而还带了个小丫头回去。你爹还不气死?”

    孟庭松却咬着牙说道:“也管不得那么许多了。正好我要回去探亲了,到时候哪怕给我爸下跪,挨顿打,也要把这小姑娘安顿好了。她这命也实在太苦了?!?br />
    就这样,孟庭松带着苏秀秀坐上了北上的火车。

    也不知是被灌了药的缘故,还是怎么的,这都好几天了,苏秀秀还总是睡不醒。

    别人来找她时,她还强打起精神来支应着。一到了孟庭松身边,她却很快就放松下来。两眼一眯,又睡过去了。

    孟庭松看着苏秀秀眼底的青影,实在忍不住有些担心。这丫头该不会被灌药灌坏了吧?

    他想着,等下了火车,先带着苏秀秀找家医院,好好检查一番。

    只是,他哪里想得到,眼前这个陷入沉睡的可怜少女,虽然也是苏秀秀,可是魂却换了。

    不再是刚满十五岁,任人欺凌的孤女苏秀秀;而是45岁,受人信奉,为人指点迷津的玄学大师苏秀秀。

    苏大师也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回事?

    前一天,她刚搬进了新别墅里。孟庭松特意过来,庆贺她乔迁之喜,还亲手做了一桌子好菜。

    两人坐在园中,一边看着花花草草,一边吃着美味佳肴,品着香醇美酒,好不悠哉。

    谁成想,一觉醒来,她就缩水成了15岁。而且,正赶上她人生中最黑暗的那一段日子,她被拐卖了,还被那狠心的女人贩子灌了一肚子迷魂药。

    好在,苏大师也有几分不寻常的手段,始终都保持着三分清醒,却故意装睡。

    这才有机会找到了孟庭松,又被他救下一回。

    *

    这几天下来,苏秀秀一直魂不守舍,有些昏昏沉沉的。

    上辈子,数十载所经历的林林总总,不断地在她脑海中回放,各中酸甜苦辣,又重新再体会一回。

    苏秀秀心中仍是有怨,有恨,有不甘。终是无法彻底放下。

    好在现在,一切重新开始,她又得到了第二次选择人生的机会。

    “这……我那不是急眼了才胡乱说的么。刚才派出所的同志都没抓我,太爷你怎么还当真了?”老太太颤声解释道。

    苏太爷却并不买账,又继续说道:“行了,你也别跟我面前自打嘴巴子了,我如今算是看透你了。

    苏玉兰,今天,我这个一脚踩进坟堆里的老头子,就当着大家伙的面把当年那些事都抖落出来。省得秀秀那个丫头再继续受你这老婆子的气?!?br />
    苏老太太急忙想上前去阻止他,却被胖婶子死死抱住了。只得嘴里一通混骂。

    只可惜任她再怎么骂,别人也不理。

    倒是苏老太爷走到苏秀秀身边,长叹了一口气,开口说起了那段尘封已久的往事。

    “你亲生乃乃是个很好的女人,她性格温柔又随和,说话总是慢声细语的。她家里原先也是读书人,只是后来没落了。嫁给你爷以后,两人也算美满。

    可你乃乃什么都好,就是身子太弱,娘胎里带着毛病,大病小病就没断过,各种药也没少吃,大医院也都去过了,可就是不见好。

    那两口子眼看着都要四十岁了,也没个孩子。

    我记着有一年,你爷爷从别人那边打听到,南方小镇有个名医能治你乃乃的病。就带着你乃乃赶过去了。

    那时候不像现在,他们这一走就是两年多。

    再回来的时候,他就捧着你乃乃的骨灰盒,又带回了苏玉兰和两个男孩子了。

    你爷爷对村里人说,苏玉兰是他再娶的老婆,你爸爸和苏广茂都是苏玉兰给他生的孩子。

    可私底下,他却跟我交了老底。原来,你乃乃当初一直隐瞒着怀孕的事,为了生下你爸爸,她连命都不要了。你爷爷虽然伤心,却要照顾你爸爸。

    至于苏玉兰,是你爷爷后来顺手搭救下来的。

    那时候,苏玉兰刚死了男人,还带着个孩子,无依无靠的,还被村人排挤。她自己根本就活不下去。

    被你爷爷救下之后,就生了心思死缠住你爷爷。而且,她还跟你爷爷面前起过誓,说以后都会把你爸爸当成亲生骨R看。

    你爷爷也为了幼子,就真跟她搭伙过日子了,也把苏广茂当成亲生儿子看待。

    可惜,你爷爷这人仁义了一辈子,倒了还是信错了恶人。

    他在的时候,苏玉兰装模作样的,对你爸爸还算不错。等到你爷爷去世后,这婆娘没人管,行事就越发不着调了?!?br />
    想起早年间的事以及那位老兄弟,苏太爷不禁多了几分感伤。

    他回头厉声喝道:“苏玉兰,你口口声声地骂秀秀是白眼狼,要我说,你才是头贪婪的恶狼,吸了老五一家子的血R,如今连他这个小孙女都要害。你还算是个人么?

    当年,我虽答应过,不会再提及此事??傻搅讼衷?,实在忍无可忍了。反正,我这糟老头也是一脚踩进棺材里的人了,大不了,到时候再跟老五谢罪?!?br />
    苏老太太越怕什么越来什么,苏太爷到底还是把那些陈年旧帐都给翻出来了。

    一时间,她整个人都疯了,嘴里乱骂道?!澳阏饫喜凰篮伪厮祷鸦?,造谣毁我名声?”

    太爷却摸着胡子,淡淡地说道:“我既然说得出口,自然就有证据。我也知道你老家地址,听说你还有不少的亲戚。若是让人去查,总能找到几个知道当年真相的人?!?br />
    “……”苏老太太顿时没了言语,整张脸也变得刷白。

    与此同时,人群里也有人忍不住破口大骂?!罢饫涎呕拐媸谴醵?。人家爷爷救了她一命,帮她养大了亲生儿子??伤购?,就这么糟蹋恩人的小孙女?!?br />
    会硬气功的苏广茂早已被派出所抓起来了,村里的人也就不怕了。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

    有人就说:“要我说,真该把他们这狼心狗肺一家赶回老家去才是?!?br />
    也有人复议:“是呀,应该把属于老苏家的宅基地还给苏秀秀。凭什么人家爷爷的房子要给这起子恶人住呀?可恨的是,他们当年还臭不要脸,把苏秀秀家的房子也给卖了?!?br />
    苏老太太一听这些人要抢她家房子,顿时气得脸都绿了,又赌气骂道:“你们这帮王八蛋,到底安的什么心?难道非要*死我这老婆子不成?大不了我就吊死在村口,看看你们这帮畜生还怎么得意?!?br />
    众人一听她这话,顿时也就没了言语。只是心里却暗骂道,这老妖婆实在太混了。

    这时,苏秀秀却开口说道:“房子我就不要了,给他们就是了。再怎么说,她也照顾过我爷爷我爸爸。再说了,我以后就进城去了,总能找到好前程。到时候,我自己再买房就是了。

    太爷爷,我苏秀秀打心里感谢您。不然,到现在我还蒙在鼓里呢?!?br />
    “你这是哪里的话,我真应该早些说出来才好。倒是害的你这些年吃了不少的苦头?!彼绽咸诘?。

    苏秀秀却笑笑,表示并不在意。

    太爷看着她那双清澈坦诚的眼睛,不禁欣赏地点了点头。

    在场的其他人也都觉得苏秀秀虽然年轻,却十分仁义。

    有人说这孩子心眼好,将来必有福报。

    也有人说这孩子很可惜,被苏老大那一家给糟蹋了。

    还有人说,这孩子是个心明眼亮的,跟苏广茂一家断了也好。以后各过各的,说不定这孩子将来会有大出息呢。

    另一边,苏老太太一听苏秀秀不要房子,心中大石也算落了地。她连忙又对苏太爷说道:“这可是她亲口说不要的,房子总归还是我们的吧?以后,你们可不许胡乱闹事了?!?br />
    苏太爷却说:“话不能这么说,就算孩子说不要,可老五当年留下的家业,总不能让你们这起子外乡人全给独吞了吧?这话放哪都说不通,打官司也是你们输定了?!?br />
    苏老太太见他死咬着不放,总算头脑清醒了一回。

    她忙开口又问道:“那依太爷的意思,这家产要怎么分才合理?房子统共就一套,倘若那丫头回来,愿意过来住自然就让她继续住呗?!?br />
    她心话说,死丫头过来住才好,她有的是办法整治她。

    太爷低头抚摸着自己的胡须,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秀秀她亲乃乃当年应该留下一份东西吧?不说别的,你总要把那份东西还给秀秀才是?!?br />
    苏老太太顿时就松了口气。

    那东西原本也是苏老太太想尽办法弄到手里的。

    只可惜,并不是什么真假白银,就是一个木头匣子,上面雕刻的花草倒也十分清雅精巧,里面有着各种小抽屉,却早已空了下来。

    苏老太太曾经翻过每一个抽屉盒子,却没有任何值钱的物件。

    后来,她也找有文化的人打听过,那人说这就是旧时女子梳妆用的匣子。现在也就摆在家里看看罢了,没啥正经用处,顶多年岁久远点,有些纪念意义。

    老太太一琢磨,也是这么个理。倘若要是真值钱,早该被卖掉了才是。

    只是,那匣子上的花样实在漂亮。老太太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精巧的玩意,自然也舍不得丢,就收在屋里。常趁没人的时候,拿出来看看摸摸,把玩一番。

    一听太爷说,让她把那玩意还给苏秀秀。

    老太太虽然也喜欢,可却知道那就是个玩意,又不值钱,也没什么大用。倒不如给了苏秀秀,也算做个了断。

    将来就算小白眼狼再找上门跟她讨要房子,她也有话可说了。

    于是,老太太点头答应了下来?!靶?,等着,我这就去把那东西拿来给她?!?br />
    说完,她也不等别人回话,就急匆匆地跑进院子里。

    又过了片刻功夫,果然见她抱着一个半导体大小的木匣子走出来。二话不说,就把那玩意递到了苏秀秀的手里。

    孟庭松怕那匣子沉,就替苏秀秀接了过过。

    别人也都在好奇,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唯独苏秀秀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个妆奁,也叫镜匣,旧时女子用的梳妆盒。

    上辈子,苏秀秀发迹后,也曾见过不少好东西。所以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妆奁还是檀香木做的。

    这玩意放在手里,过个十几二十年,这可就是个值钱的宝贝。

    苏秀秀上前摸了摸这妆奁,心中有些怀疑,这里面有不为人知的暗盒。只是她脸上却并没显露出来。

    这时,太爷走过来,细细一看,果然就是它。

    这些年下来,这匣子保存得也算完好无损,跟当初他看时一模一样。

    太爷不禁叹了口气,心里想着,这或许就是天意,合该这东西落在苏秀秀的手里。

    这时,只听那老太太问道:“太爷,我可把她乃乃留下的东西还给她了。这样你总没什么其他要说得了吧?”

    太爷微微点了点头,就没再言语。

    旁人一见就是这么个不值钱的玩意,多少都有些失望。不过,太爷在庄子里积威已久,这些人倒也不敢说什么。

    唯独苏秀秀,很郑重地对着太爷深鞠一躬,嘴里说道:“太爷爷,谢谢您把属于我家的东西讨要回来。我一定会好好保存它?!?br />
    太爷听了这话,微微额首。

    001 重生

    随着一声鸣笛,一辆青皮火车冒着滚滚白烟,飞驰在空旷而又广阔的平原上。车轮与铁轨不断相碰,发出“哐啷哐啷”地响声。

    第一次坐火车的小孩子,总是从睡梦里惊醒,隔一段时间就会哭闹不停,就好像有怪兽要来叼他似的。他的母亲只得不断地安慰着。

    此外,车厢里还有各种方言,各种声响,实在嘈杂得厉害。

    偏偏这时,有个穿着军大衣的小姑娘,从上车开始就一直在睡觉。似乎完全不受周围的影响。

    小姑娘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脸小小的,缩在小号军大衣里,就像是裹在一大床军绿色的棉被里。

    仔细看得话,她其实生得很挺标致,眉眼清秀,皮肤也白净细嫩。倘若再过几年,她再张开些,定是个顶漂亮的姑娘。

    可惜,此时的她也不知道遭了什么罪。被打得右眼框都青了,腮帮子也肿起来了,白嫩的皮肤被刮破了皮,嘴角也破了。

    她其实也不是不嫌吵,只是实在太累,这才一上车就睡了过去。

    从过道经过的人,一看见小姑娘的脸都忍不住摇头叹气。心话说,这么个不大点的小丫头,到底是为了什么缘故,被打得这样惨?看着实在是怪可怜的。

    忍不住往她对面一瞧,却是个坐姿端正,颇有风骨的年轻军人。

    他刚好跟小姑娘穿着同样款式的绿军大衣,身体健硕,长相英俊,生了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眉宇间还带着股浩然正气。

    虽然他看着也年轻,不过20岁出头的样子,可性子却沉稳又从容。只是每每看向小姑娘的时候,他的眼神里总会闪过些许的怜惜。

    这样端正的青年自然不可能对那小姑娘下这么重狠手。要说起来的话,这人倒像是救人的英雄才是。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

    这名年轻军人名叫孟庭松,三天前,他正要跟几个战友一起进京。

    谁成想到了火车站,这个鼻青脸肿的小姑娘猛地从人群里窜出来,死死地抓住孟庭松的手不放。嘴里还苦苦哀求道,她是个残疾人,被个人贩子给拐了。求解放军叔叔们救她!

    孟庭松就呆住了,他低头一看,就迎上了一双清澈眼睛。她的眼神里充满了信任与依赖。就好像她老早就认识他似的。

    孟庭松当时就被这这种眼神给震住了,顿了一下,才拍她的手臂,嘴里说道:“你放心,叔叔一定会救你!”

    听到这话,小姑娘总算是松一口气,然后眼睛一番,就晕了过去。她能跑出来求救,全凭一股韧劲,到了此时,最后的力气也用尽了。

    孟庭松和战友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伙子人贩子全给抓住了。连带着又救出了几个被拐的妇女。

    其他人倒是都好办,直接就交给当地派出所去处理就完了。唯独这小姑娘,年纪又小,又被灌了药,昏睡了一天,到第二天方才转醒。

    醒来之后,她可能是被吓坏了还是怎么的,晕乎乎地也不肯理人。

    问她什么话,也都不肯开口。却独独对孟庭松这个救命恩人另眼相看。

    最后,还是那些被拐的女人说了,这个小姑娘右耳是聋的,好像也听不大清别人说话。除非冲着她左耳朵大声说话,她从不理会那些人贩子。

    更惨的是,这小姑娘不是被拐的,而是被她自己家里人给出卖的。

    人贩子一开始还嫌弃她年纪也小,又有残疾,不肯要她??伤依锬浅け踩此?,只要卖出去就行,价钱多少不论。

    又说,她父母都是正常人,这丫头只是倒霉,小时候发烧烧坏的右耳朵。她虽然看着显小,今年已经满十五岁了,肯定能生下正常的孩子来。

    好说歹说,人贩子才把她买了下来。

    后来,小姑娘发现真相,还逃跑了一回。又被抓了回来,还打了一顿,又给她灌了药。小姑娘就再也开口说话。

    孟庭松听了这话,气得牙根直痒痒。他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禽兽不如的长辈,会卖家里的孩子。

    本来,从在火车站救起小姑娘那一刻起,孟庭松就决定一定救她到底。再一听她的身世这样惨,就更放不下了。

    于是,特意申请多留了两天,亲自照料这小姑娘。

    小姑娘一直昏昏沉沉的,时睡时醒,又不爱说话。孟庭松也是费了不少心思才弄清楚,这小姑娘名叫苏秀秀。

    她父亲早早就去世了,两年前,母亲也病逝了。她跟着乃乃大伯一家过活。

    只是她大伯母刻薄又小气,嫌弃苏秀秀右耳有残疾,说是她这样的人就算读书也没用,倒不如早点去赚钱,就让她退学了。

    没办法,苏秀秀小小年纪就在一家裁缝作坊里干活。

    这两年,她赚的钱全都上交给了大伯母。

    可就这样,大伯母还是对她百般嫌弃,从没给过好脸色看。在饭桌上,苏秀秀多吃一口饭都要挨骂。

    除此之外,苏秀秀的乃乃动不动就骂她命不好,克亲人。平日里,都恨不得离她更远些,又怎会管她死活?

    苏秀秀的大伯也是个只吃饭不管事的。什么事都听他老婆的。就算看见他老婆挤得苏秀秀,却也只会装作没看见。

    可怜苏秀秀年纪又小,也没有别的亲人帮衬。只得默默忍耐这一家人过活。

    她本想着,等过了年,到了十六岁。就托同乡的姐姐帮她在城里找份工,也好早些离开那个家。哪怕是进城给人家当小保姆呢。

    却没想到,大伯母突然说,她托人给苏秀秀找了个工作。让苏秀秀赶紧跟着那位脸生的马大姐一起,南下去广州上班。

    苏秀秀本来还想拖到开春再走,可大伯母根本不同意,只说是人家那边急着招工。不然以她这样的条件根本去不了。

    没办法,她只得草草收拾行囊,跟着马大姐,就离开了家乡。

    一到路上,马大姐就变了副嘴脸。苏秀秀这才发现,她是个人贩子。

    她那狠心的大伯母居然把她给卖了?。?!

    苏秀秀刚满15岁,却要被卖到山沟子里,给老光G当老婆。

    她又如何能甘心?于是,千方百计想逃跑,好在遇见了孟庭松。

    孟庭松听了苏秀秀讲述的经过,满腔怒火无处发泄。也不知暗骂了多少回,那个该挨千刀的大伯母和缺了大德的人贩子。居然对这么小的孩子下此狠手。

    孟庭松把这事跟连长一汇报,连长也是眉头紧锁。战友们知道后,也跟着悬起了心。

    大家齐声骂那大伯母畜生不如。只是,他们难道还要把可怜的小姑娘再送回家去?这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么?

    可不送回去又能怎样?

    苏秀秀今年已经过了十五岁,孤儿院一般都不接收。她又营养不良,长得就像十三岁的,找工作都没地方愿意要她。

    这时,孟庭松却暗自打定了主意。实在不行,他就认了苏秀秀做个妹妹。带回家里去,交给老爹老妈抚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