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第 36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这辈子, 苏秀秀不想当神G,只想跟那个男人白首偕老~  苏广茂也没想到, 苏秀秀不止没被他蒙骗, 反而当场揭穿了他的老底。一时间, 他就算浑身是嘴也难以说清楚了。

    他索性就皱起眉头反驳道:“秀秀, 怎么说我也是你亲大伯,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

    说完,这个男人又委屈地用力地捶着胸口, 仿佛受了天大的冤屈似的。

    苏秀秀站在胖婶子背后,冷眼看着他做戏, 冷不丁又说了一句。

    “大伯, 您可千万别哭了。您这一哭,我心里就害怕,上次您跟我哭完,我就被卖掉了?!?br />
    苏广茂一边擦眼泪,一边继续辩解:“这事我是真不知道。秀秀,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倘若他当着众人坐实了这事,肯定也得去蹲监狱。

    只可惜, 到了现在, 任他哭得再可怜再委屈, 旁人却只会觉得这人恶心,再不会为他说半句好话。

    这时, 苏秀秀又轻声问道:“这事真不是您给大伯母出的主意?”

    苏广茂连忙应道:“不是, 当然不是了!再怎么说, 你也是我弟弟的亲骨R,我苏广茂就算再混蛋,也不能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来!”

    苏秀秀却问:“那大堂姐去香港那事,总归是您拍板定下的吧?依大伯母的性子,她把堂姐当成眼珠子爱着,又怎么舍得她漂洋过海离开家乡?”

    问到这份上,苏广茂也没办法全都把事情推到他媳妇身上,只得勉强应道:“这事的确是我拿的主意,可我也是为你着想。你堂姐将来得了好前程,对咱们全家都好,你面上也有荣光?!?br />
    听到这里,周围的人终于忍无可忍。有那性格直爽的,就对苏秀秀喊道:“丫头呀,你可千万别再听信苏广茂这老小子的花言巧语了?!?br />
    也有人破口骂道:“苏广茂,你还是不是人了,居然真能做出这种缺德事来?我们这些人还奇怪呢,你和你媳妇三代贫农,哪来的香港远亲?合着是蒙骗了人家苏秀秀,让你闺女代替她去享福了?”

    “什么叫苏秋萍将来有了出息,会照应苏秀秀?苏秀秀要是去了香港,指不定就把耳朵给治好了呢?她姥爷又不是你,扣扣索索地一分钱都不舍得给苏秀秀花。他肯定会花大钱给外孙女治病,让他外孙女好好念书,将来给她一个好前程。这小丫头又机灵又厚道又能差到哪里去?”

    “可恨这苏广茂,坏了侄女前程不说,还丧良心把她卖了?!?br />
    “往日里,咱们还真是小瞧了他,看他老实巴交的,没想到满肚子都是坏水?!?br />
    “好了,咱们也别听他胡说八道。到时候,咱们把这些事都跟派出所的同志反应一下,他们自然有办法治得了这黑心肝一家子。最好,把苏秋萍那坏心眼的丫头也给弄回来,看他们一家还怎么得瑟?!?br />
    苏广茂没想到,他一时不慎,竟被苏秀秀给绕了进去。

    踩了一脚泥不说,想洗都洗不干净了。说不定,他还真要被带到派出所去问话了。

    一时间,苏广茂那副受了冤屈的老实人面孔,怎么也维持不下去了。

    在场的所有村民都对他指指点点,有人骂他黑心肝;有人骂他真不是个东西;还有人认定他是卖苏秀秀的主谋,要去派出所举报他。

    听着这些人满口的污言秽语,苏广茂不禁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既然这些人都已认定他是就个混蛋,他何不真就混蛋一回,也好给这帮家伙开开眼,让他们知道他苏广茂也不是好欺负的。

    想到这里,他突然抬起头看向苏秀秀,嘴里厉声骂道:“苏秀秀,你当真要害死你的亲大伯不成?好恶毒的一个丫头,居然什么话都敢往外说,什么屎盆子都往你大伯身上扣!你是欺负大伯嘴巴笨拙,不会说话是吧?好吧,今天我这当长辈的就好好教教你做人。省得你以后变得更坏,更不知好歹?!?br />
    苏秀秀听了他的话,也没有再应声,只是缩着肩膀,躲在胖婶子的身后。

    其他的人却纷纷嘲笑道:“看这不要脸的老泼皮,居然又开始吓唬人了?!?br />
    “咱们在场的都是人证,看这苏广茂还能怎么样?”

    那胖婶子也满脸不屑地看了苏广茂一眼,抱紧了手臂,寸步不让,摆明就是要袒护苏秀秀到底。

    苏广茂此时已经气昏了头,顾不得其他,几步走到胖婶子面前,伸手一抓又一推,就把她甩了出去。

    胖婶子得有180斤重,苏广茂甩她就跟甩那?。首铀频?。而且,胖婶子一个站不稳,腾腾后退了好几步,跌坐在地上,而且还崴了脚。

    一时间,胖婶子惊魂未定地看着苏广茂,眼神里充满了惧意,自然也顾不得?;に招阈懔?。

    事实上,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一向老实巴交的苏广茂,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好的身手?

    这时,人群里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八展忝?,这是恼羞成怒,想要杀人灭口么?我曾听说过,他小时候跟着师傅练过好几年硬气功。小姑娘这要是被他打上一下子,不死也会少上半条命?!?br />
    他一说完,马上有人应和?!笆沁?,大家怎么忘了?苏广茂十三四岁的时候,跟小|流|氓打架。结果,反倒是流氓都被他打残了,还有一个人差点被打死。要不是他那时候年纪小,早就被判刑坐大牢去了。也是因为这事他才不练功夫了?!?br />
    刚刚还站在苏秀秀这边,异口同声讨伐苏广茂的村民,一说起这些事,顿时就变得恐慌起来。

    众人见苏广茂是个不好惹的,都害怕以后他会来报复。一时间,也不敢再管这闲事了。

    周围的人纷纷散开,苏秀秀这边很快就空了出来。

    事已至此,她微微垂下头眯着双眼,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

    上辈子,她可不知道窝囊的大伯,居然还有这等好本事?

    好在,苏秀秀也不是吃素的。来之前,她也曾做了一些准备。只是,不到万不得已,她真不想在众人面前显露出这份手段来。

    另一边,苏广茂一看众人都做了缩头乌龟,一副敢怒又不敢言的样子,忍不住对天狂笑了三声。

    这些年,他一直委屈着自己,直到今日才显出本性来。自然要为所欲为一番。

    他又狠狠瞪向苏秀秀,嘴里骂道:“我的好侄女,我倒要看看谁还敢上前来帮你。你要是老实点,承认刚才那些都是作假的,大伯倒能放你一把。你要是不老实听话,我把你连同这起子废物一起收拾了。反正,你们不让我好活,你们tm的谁也别想好好活!”

    这人撕破脸之后,就连说话都带上了几分匪气??杉?,他平日里也是个J险狡诈之徒。只可惜,现在众人已经奈何不了他了。

    苏秀秀稍稍往后退了两步,仍是不死心地问道?!按蟛?,当初要卖我的,其实还是您吧?”

    苏广茂冷笑道:“怎么着,到了现在你还不死心呢?是我做的又怎样?我就说我没做,你们又能把我怎么样?到了现在,我到要看看村里的人谁敢说三道四!”

    苏广茂说着这话,就开始步步紧*,似乎一抬手就要活活掐死苏秀秀似的。

    苏秀秀本来就弱不轻风,又是鼻青脸肿的,看上去实在有些可怜。一时间,众人都不忍再看她的脸,却又因为惧怕苏广茂,竟无人敢上前帮忙。

    苏秀秀冷眼看着周围的人,心里仍是无比平静。上辈子,她早就体会过人情冷暖了。

    俗话说得好,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夫妻尚且如此,何况是这些没有关系的同村人。他们自然不可能帮她。所以说,关键时刻,还得靠自己。

    就在苏老大伸手抓向苏秀秀的时候,她慌忙一躲,也不知道怎么的,脚下一软直接就坐在地上了。

    摔倒的那一瞬间,苏秀秀趁机把手伸向背后准备抓东西。

    人群中,有人忍无可忍喊了一声?!疤煲?,苏广茂真要打杀苏秀秀了!”

    与此同时,有个人早已穿过人群,大步大步走到了苏秀秀的身后。

    时间赶得刚刚好,他一伸手就把苏广茂的腕子擒住了,往下一掰,又一反推。

    这一次,就轮到苏广茂了,他也跟胖婶子似的被推搡了出去。只是,他后退几大步,就强行站稳了脚跟。

    众人定睛一看,原来是个当兵的小伙子跑来救苏秀秀了。

    只见这人身型矫健,面貌英俊。即便面对练过硬气功的苏广茂,他也并不慌乱。反倒在气势上,稳稳占据了上风。

    一时间,大家伙都忍不住问,这小伙子到底是谁呀?又是哪来的?

    只听那人嘴里说道:“苏秀秀是我从人贩子手里救回来的,我跟她投缘,就认她做个妹子。我今天倒要看看,谁敢再动她一根手指头?”

    孟庭松原本不应当说这种话。只是一则他年轻气盛,见不得鼠辈仗着一身功夫,欺凌弱小。二则孟庭松亲手救了苏秀秀,又知道了她身上发生的那些事。他既是心疼,又忍不住为她鸣冤叫屈。

    他甚至觉得,这种时候,如果连他都不能为苏秀秀出头的话,这小姑娘岂不是就太可怜了?

    苏秀秀闻声回头一看,嘴里喃喃叫道:“孟大哥,你怎么来了?”

    孟庭松一脸不满地说道:“这小丫头片子,都跟你说了,等着我陪你一起回来拿东西。你却偏偏不肯听,非要自己跑回来,这下可吃亏了吧?

    你这丫头想把人家当亲人看,处处给他们留有余地。偏偏,这些人死性不改,步步*你。这样的亲戚要他何用?你就该直接去派出所报案。这种欺凌乡里的恶霸总有法律制裁他?!?br />
    一时间,苏秀秀看着他,心中不禁悲喜交加。她眼眶一红,就忍不住流出眼泪来。

    上辈子,经历了那么多事,她本已经变得铁石心肠。

    可偏偏每次她遇到危难,孟大哥总是挡在她的面前,拼命?;に?。甚至后来,他腿不方便,也都曾舍身护着她。

    上辈子,苏秀秀生怕遭报应,会祸及家人,就算动了心,生出万千情谊,也深藏于心底。就怕自己会连累了孟庭松。

    好在老天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

    这辈子,她不作神G,不干造孽的事,还拼命赞功德积福气。这样的话,她是不是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喜欢这个男人了?

    另一边,孟庭松一见她哭了,顿时慌了手脚。连忙安慰道:“秀秀,你别哭呀。哥又不是真心骂你。你放心,有哥在这里,今天这事定要为你讨回公道!”

    想到母亲,苏秀秀的眼眶就有些泛红。

    苏广茂一见她这么难过,还以为这个铁石心肠的死丫头终于被打动了呢。

    他面上不显,心里却多了几分得意与庆幸。他思量着苏秀秀万一心软了,说不定事情就又有新的转机了。

    于是,一狠心,苏广茂又从兜里掏出了一大沓钱,里面有十块的,五块的,两块的,甚至还有一块的,叠放的整整齐齐??瓷先ネΧ?,实际上加起来也就只有六七十块钱。

    他把那一沓子钱也递到了苏秀秀面前,嘴里说道:“秀秀呀,这是这几年你赚下的工资,家里也都帮你攒着呢,现在也到了该交给你的时候了?!?br />
    这么一来,他就又把自己给摘出去了。就好像他这个当大伯的,虽然对苏秀秀照顾不周之处,可实际上却一直为她打算来着。

    苏秀秀瞟了一眼那沓子钱,微微抿了抿嘴。

    看来她这好大伯,还把她当没见过世面的小傻子看呢?以为这点小钱就能收买了她,这人未免也太可笑了。

    苏秀秀并没有伸手接那钱,只是垂着眼睛说道:“这几年,我的工资加起来一共是315块,逢年过节师傅给我们发的奖金有58块。

    既然,当初我一分不少的都上交给了大伯母,也就没打算再讨要回来,权当是这几年我的生活费和住宿费了。大伯,这钱您还是收回去吧?!?br />
    村民们这时也就明白过来了。好家伙,当初人家苏秀秀给他们家赚了将近400块。这苏广茂倒好,拿出六七十钱糊弄人家孩子,想要博取过好名声。这吃相未免也太难看了?;拐娌蝗绮话颜獾闱贸隼茨?。

    村民们虽然怕苏广茂秋后算账,一直敢怒不敢言??伤堑哪抗馊慈滩蛔⊥展忝砩仙?,都快要把那老小子的脊梁骨给戳弯了。

    此时的苏广茂早已气得脸色刷白,攥着钞票的手也直哆嗦。他嘴唇都快咬出血来了,看了孟庭松一眼,却到底没敢对苏秀秀动手。

    这些年,苏广茂在村里装疯卖傻的占尽了便宜。今天可倒好,存折也还了不说,弟弟的家底也全数吐了出去。这还不算,他自己还要倒贴钱。

    苏秀秀倒好,偏偏就是软硬不吃,连他给的钱都不要,就是要大耳刮子狠狠地扇他的脸。

    苏广茂越想越气,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落到如此境地。他只觉得喉咙里面一甜,一口心头血差点喷出来。却被苏秀秀冷眼一看,又硬生生地咽回到肚子里。

    这哪里是什么淳朴老实的乡下姑娘,分明就是回来寻仇的小妖怪。

    这时,民警已经走到人群外围。

    苏广茂也没了其他心思。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故作镇定走到了胖婶子的面前,把那一沓钱交到她手里。然后低声下气地肯求道。

    “胖姐,我知道你人好,到了现在也只能求到你这里了。这么多年的邻居,你是最了解不过了,我妈那人脑子糊涂,嘴也不大好??墒导噬?,她却没那么多花花心思。

    秀秀这事的确是我和我媳妇做错了,我们两口子受罚就是??烧獾降赘衣杳挥卸啻蠊叵?,她也不过就是瞎说两句,逞口舌之快罢了。

    胖姐,你看在老邻居的份上,以后多帮着照看那老太太两眼。将来我出来了,定会好好报答你?!?br />
    苏广茂是算准了,苏秀秀心狠,他们又把她得罪狠了。

    将来,就算老太太要死在她面前,苏秀秀也未必会管。所以,苏广茂才在被带走之前,把母亲托付邻居胖婶子。

    胖婶子也不知道该不该答应他。于是,又下意识地朝苏秀秀那边看过去。

    此时,那小姑娘正把存折小心翼翼地交到孟庭松手上,嘴里还说着:

    “孟大哥,这么多钱都是我妈妈好不容易存下来的。你先帮我拿着吧?!?br />
    孟庭松接过存折,放进口袋里,点头道:“好,那我就先帮你收起来?!?br />
    说完,他还安抚地拍了拍那小姑娘的脑袋。

    苏秀秀看着他,那双杏眼眯成了一对小月牙??吹贸隼?,她很信任这个救过她的年轻战士,也很依赖他。

    特别是她笑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显得稚气又可爱。

    这样一个孩子,面对陌生人都能如此信赖,却不肯管自己的亲乃乃??杉展忝庖患易佣及咽虑樽鼍?。

    胖婶子始终没能下定决心,可时间不等人,民警已经奔着苏广茂这边走来了。

    苏广茂也没别的办法,膝盖一弯,直接就给胖婶子跪下了。

    “求你了,胖姐!”他惨烈地说道。

    俗话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他这么一跪,胖婶子再也顾不得其他,连忙扶起他,随口应道。

    “我帮你照顾老太太就是了。多年的老邻居了,总不能真的放着她不管吧?”

    苏广茂这才放下心来。

    一时间,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免有些唏嘘。这苏广茂倒还算是个孝子。

    只是,他早干嘛来了?之前,他若是稍微对自己的侄女照顾些,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了。

    *

    经过一番询问,苏广茂承认了所有罪责,被民警带走了。同时,因为他的辩解,苏老太太倒没什么事。

    只是那她也被吓得六神无主。

    直到那些人走远了,她才发疯了似的,跑上前来要打苏秀秀,只是很快就被胖婶子给拦住了。

    胖婶子开口劝道:“老太太,你怎么还闹事呀?民警刚走,咱能不能消停点,别再把他们招回来?!?br />
    那这老太太却不依不饶地哭骂道:“都怪苏秀秀这个死丫头,她就是个大灾星,克死她爸妈不说,现在连我大儿子儿媳妇,给被克到那种地方去了。当初就不应该把她接过来,就该让这小白眼狼去讨饭才是?!?br />
    苏秀秀始终都没有言语,只是垂着头看着地面。

    那老太太却已经气疯了,胖婶子拦住了她的人,却堵不住她那张臭嘴。一时间,脏话不断地往外冒,什么难听她骂什么。却没再骂苏秀秀的母亲。

    孟庭松心里也火了。只是,他到底也不能对这老太太做什么,就想着拉着苏秀秀走人完了。

    这时,苏太爷终于听不下去了,对那老太太就吼道:“够了,别再骂了。苏玉兰,你没见那丫头根本就不跟你顶嘴么?她还是把你当乃乃看,你可别给脸不兜着?!?br />
    苏老太太这时也顾不得其他,又继续骂道:“哼,这死丫头就会装可怜。实际上,她就是个J猾的白眼狼,把我家害得这么惨,我骂她几句又怎么了?”

    苏太爷却沉着脸说道:“事情闹得这种地步,还不是都怪你眼皮子浅。你当初嘴上说得好听,却一直没把老二当亲儿看。老大又怎么会不把秀秀当亲侄女看?瞧瞧你们这一家都干了什么好事?

    既然你这么嫌弃秀秀,那我干脆就做了主,帮你们断了这份祖孙关系就是!反正也不是亲生的,你没抚养过秀秀,她索性也别认你这个混账乃乃了,也省得在跟你面前再继续受气?!?br />
    听了这话,在场的村民都惊呆了。

    他们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尖酸刻薄的老妖婆并不是苏秀秀的亲生乃乃。那Y险狡诈的苏广茂自然也不是苏秀秀的亲大伯。

    难怪这一家子人怎么都容不下一个半大的小女孩呢,还百般算计利用人家。

    苏秀秀此时也不免有些吃惊,原来事实正应了她之前所看的面相。

    上辈子,她被大伯的花言巧语所蒙蔽,一家人没闹到这份上,自然也没惊动年过七旬的老太爷。而且,苏秀秀记得这位太爷来年五月就去世了。

    他们家的秘密自然也就归于泥土,再也没有人知道。

    这辈子,她不再忍气吞声,反而驱散了心中迷雾,揭开了事实真相。

    大伯母总算逃过一场牢狱之灾。一家人嘴上千恩万谢,说了许多好听的好话。后来,对苏秀秀的态度也好了不少。

    苏秀秀就是个傻孩子,别人对她有几分好脸,她就整天乐颠颠的。

    孟庭松虽然觉得这事做得不妥,见她那么高兴,也不好再劝什么。

    他本来就时间有限。最后,只得留下了一个地址,让苏秀秀有事就去他家里找人帮忙,就起身离开了。

    孟庭松走后,大伯母还是一直悬着心,生怕苏秀秀反悔,又去举报她。自然待她殷勤了不少。

    苏秀秀也回到裁缝作坊里,继续打工赚钱。

    一家人慢慢恢复了平静,日子过得不咸不淡。

    一晃眼,又过了一年多,大伯母终是忍不住心中的气闷。以说亲为名,又把苏秀秀出卖了一次。

    好在,那时的苏秀秀也多留了个心眼。

    跟旁人一打听,才知道大伯母口中,家境富裕,腿上略有点小残疾的青年后生。实际上,是个五六十岁的瘸腿糟老头。

    那老头是个做小买卖的,算是胆子大,先富裕起来的那一批人。

    他年轻时,因为投机倒把坐过大牢。出狱后,也是屡教不改。

    直到改革开放,他抓住机会,这几年又赚了不少钱。

    而且,他曾经娶过两个老婆,只是都被他给打跑了。那老头偶然见了苏秀秀一面,就觉得这小姑娘长得很俊俏,又老实听话。于是,就打起了歪主意。

    苏秀秀的大伯母本来就容不下她。只是她投鼠忌器,被苏秀秀拿住了把柄,所以,才不敢轻举妄动。

    老头托人找上门来一说,这婆娘心里自然是十二分的乐意。既能光明正大的把苏秀秀打发出去,又能赚上一大笔聘礼钱,这又何乐而不为呢?

    两人一拍即合,定下计策。找了个年轻的帅小伙,陪着苏秀秀演了一场相亲的大戏。

    等入了D房,苏秀秀就算发现也晚了,生米早就煮成熟饭了。

    可恨的是,大伯和乃乃也都知道这事。却始终默不作声,反而配合着大伯母行事。

    苏秀秀这才对这一家人彻底寒了心。

    只是,她面上并没显出来,一边虚应着大伯母,让她继续跟老头谈婚事,顺便狠狠地敲一笔彩礼。

    另一边,却在私底下,收拾好行囊。找了个机会,拿了家里一大笔钱,就偷跑了出去。

    *

    离开村子后,苏秀秀初入社会,什么苦都吃过。后来,因缘巧合,她遇见了师傅瞎婆婆。

    那时,苏秀秀也不过十七岁。没念过多少书,也没有糊口的本事,右耳又有残疾。她思来想去,一狠心,就跟着师傅做了神G,专门扮那清心寡欲的道童。

    师傅倒也有几分真本领,带着苏秀秀,慢慢也就混出头来了。

    只是,苏秀秀没入行之前,师傅就跟她说过,做他们这个行当损的是Y德,恐怕将来难以善终。

    师傅本身也是天生盲眼,幼年父母双亡,青年丈夫早逝,中年孩儿惨死。后来,就连她自己也身体不好,多病多灾,早早就去了。

    苏秀秀早年的身世也跟师傅差不了多少。跟了师傅之后,她也就彻底断了成家的念头。一门心思,当起了神G。

    她一直小心翼翼地谨守着各种规矩信条,想方设法给自己积攒善缘,从不敢轻易造孽。

    后来,苏秀秀成了玄学大师,认识很多有权有势的人。却并也没对大伯一家下狠手报复。顶多也就是用了点小手段,把那一家子人打压得抬不起头来。

    至于孟庭松,苏秀秀一直记着他的恩情。

    几十年后,她再见到孟庭松时,孟庭松却已经落难了,腿也瘸了,又没有稳定的生计。

    苏秀秀为了报恩,顺手就帮了他一把。利用自己人脉,把孟庭松捧成了京城名厨?;股狭说缡咏谀?。

    后来,慢慢相处下来,她和孟庭松性情相投,颇有默契,就结成了知己好友。经常聚在一起吃饭聊天。

    苏秀秀也算是报了孟庭松的大恩??伤词贾彰荒芪约禾只馗龉?。所以,一直心中有怨,积愤难消。

    现在,又重新回到了十五岁,再次经历了被拐卖,被殴打,被灌药。又想起大伯那一家人对她的所作所为。

    苏秀秀不禁五内俱焚,怒火中烧。

    这辈子,她可还没当神G呢,也不打算再走那条老路了。自然也不用万般顾忌。

    就算还要为自己积善积福,不能主动对大伯一家下狠手??纱蟛讣热宦袅怂?,那就是违反了法律?;罡盟蛔テ鹄?,关几年大牢。

    这一次,就算大伯再怎么哀求她,乃乃再怎么说好听的话,苏秀秀也不会去做那伪证了。

    她就是要瞪大双眼,好好看着,她的大伯母落得应有的下场。

    *

    因为情绪波动得太大,苏秀秀从睡梦中惊醒。她柳眉倒立,杏眼圆瞪,茫然地看着四周,一副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

    此时,火车正朝着京城的方向飞驰,轮子和铁轨不断相碰,仍是发出“哐当哐当”的响声。

    孟庭松见她醒了,连忙问道:“秀秀,你又做噩梦了吧?别怕别怕,已经没什么事了。那些人早就被抓起来了,再也害不到你了?!?br />
    孟庭松本来是个糙汉子,说话办事都爽利得很。偏偏每次一面对苏秀秀这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他总是忍不住心生怜惜。

    不论是说话,还是动作,都不自觉地放轻了几分力道。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轻柔了许多。倒像是哄孩子似的。

    眼前这个年轻了30岁的孟庭松,浑身上下充满了蓬勃朝气。既让苏秀秀感到陌生,却又带着几分熟悉的气息。分明还是那个值得她信赖依靠的孟大哥。

    只是再一细看他的整张脸,苏秀秀不禁心中一惊。她已经记不清了,孟大哥年轻时的面相竟是这般好么?

    只见孟庭松天庭饱满,眉毛浓厚,眉尾上扬,十足的男子气概。

    他的眼睛大而有神,眼神坚毅。这种眼形的人倒像是受了上天庇护,凡事都能遇难呈祥,逢凶化吉。

    他的鼻子高且挺,人中形美且清晰,下巴也方正。这样的人往往顶天立地,重视亲人,爱护朋友。

    整张脸看下来,完全是大吉大利的富贵之相。理应夫荣子孝,福寿绵长才是。

    可上辈子,她在三十年后再遇见孟庭松,还特意看过他的面相。

    那时的孟庭松已是印堂有玄色,山根有横纹。一脸的颓败之相。

    而且,孟庭松也打了一辈子光G,根本就没结婚,更别提子孙后代了。

    她当时也是感念他早年的救命之恩,才出手帮他缓解灾祸,又助他渡过难关。

    苏秀秀实在想不明白,人的面相怎会改变得如此彻底?

    是上辈子有人夺了他的气运?还是她重生回来,不小心影响到了别人?

    一时间,苏秀秀只觉得玄而又玄,便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也不敢再看他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