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第 38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这辈子,苏秀秀不想当神G, 只想跟那个男人白首偕老~

    隔天早上, 容五爷果然把缝纫机收拾出来给苏秀秀用了。

    就像孟庭松说得那样, 容家这老两口子都是大方的人。不止吃喝上不会亏着苏秀秀, 家里的东西也随她用。

    就连容五爷给的买菜钱,也总是富裕的。五乃乃还悄悄知会苏秀秀,平日里有什么想吃的零嘴直接买了就是, 不用再跟五爷打招呼。

    结果隔天苏秀秀就给买了一些好克化的零嘴, 摆在炕桌上, 方便五乃乃随时吃一些。

    容五爷本来正愁他老婆不肯吃东西呢。一见苏秀秀这样周到贴心, 心里自然很满意。

    几天后,孟庭松又匆匆回到容家一趟,看着苏秀秀在这边适应良好, 他也就放心了。

    苏秀秀也趁机拿出了这几天做出的新衣服给他。

    孟庭松试了试, 正好合穿,也就收下了,只是嘱咐她:

    “以后可别急着忙着赶活了,平日里该吃吃该睡睡, 好好照顾自己。不然,以后长不高可怎么办?!?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 忍不住拿白眼翻他。这人怎么动不动就往她软肋上戳。上辈子, 身高不如人意, 但愿这辈子能长高十厘米吧。

    本来两人相处的时间就少, 苏秀秀也懒得继续跟他掰扯, 便转移到其他话题。

    孟庭松说:“我跟大爷说好了,等到明年开春,让他帮你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补习班。你虽然在容家工作,可是夜?;故且系?。大爷也答应了?!?br />
    苏秀秀点头应了,又问起他家里的事。

    孟庭松把她当妹妹,自然也不瞒着?!凹依镆磺械故腔购?,我爸一见到我,起先还挺生气,甚至想抄G子打我一顿,被我妈给拦下了。后来我做了两个菜,我们爷俩坐在一起吃了顿饭,自然也就说上话了。我也跟他说了,再过几年就回去继承家业。我爸虽然不满意,却还是答应了下来?!?br />
    苏秀秀就说:“这样挺好,也省的伯伯在家担心了?!?br />
    孟庭松笑道:“可不是么,其实我早就该跟我爸说清楚了。只是两年前,他还把我当小孩看呢,一点容不得我自己做主?!?br />
    两人又聊起了孟庭松小时候的一些趣事,就这样时间过得飞快。

    中午又跟五爷五乃乃一起吃了饭,下午的时候,孟庭松就起身离开了。

    容五爷正想给俩个孩子创造机会,也就没亲自去送孟庭松,反而嘱咐苏秀秀把他送到车站。

    到了车站,苏秀秀突然问了一句?!懊洗蟾?,我以后能给你写信么?”

    孟庭松随口说道:“当然可以了。你有什么事都可以写信告诉我。受了委屈千万别藏在心里。缺钱了,少什么东西,也来信告诉我?!?br />
    苏秀秀低着头不去看他,她的眼圈都红了。

    孟庭松见她难过,却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才好。

    刚好这时车来了,苏秀秀忙又说道:“孟大哥,你赶紧上车吧?别再晚了?!?br />
    孟庭松只得应道:“唉,那我可走了。秀秀,你放心,有空我会再来看你的?!?br />
    “嗯?!彼招阈愫熳叛鬯档?。

    孟庭松上了车,挤到窗前,又对着苏秀秀说道:“这丫头,你可别哭了。我也会给你写信的。你在容家有什么事都可以跟五乃乃说,急用钱找五爷借。平日里你也别想那么多,以后肯定会好起来的?!?br />
    “我知道!”

    刚一说完,那辆公共汽车就不识相地开走了。

    两人隔着玻璃窗,依依不舍地看着对方,然而他们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远。直到那辆车消失不见,苏秀秀才往家走去。

    回到家里,容五爷见她双眼泛红,倒也没说什么。

    只是,晚上临睡前,他却忍不住跟五乃乃唠叨:“那小丫头肯定对咱们小松有意,你看她回来的时候两只眼睛红的,肯定是哭过了?!?br />
    五乃乃气得想打人,嘴里骂道:“你这人多没劲呀,不大点的孩子,你还非要给人家凑个对。我可告诉你,千万别在秀秀面前胡说八道?!?br />
    容五爷被他老婆骂了个没脸,只得收拾收拾就睡了。临睡前,他还忍不住埋怨一句。

    “我看你是越来越护着那丫头了,该不会真拿她当闺女了吧?”

    五乃乃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怎的,反正没有再回话。

    可容五爷却知道,即使她不说,其实还真把苏秀秀当亲闺女疼呢。

    他想着只要苏秀秀也肯真心待他老婆,他也不介意再对那丫头好些。

    *

    孟庭松走后,容家的日子也照样过。

    后来,苏秀秀就弄明白了,容五爷就是八零年代先富裕起来的那批人。

    就像他在饭桌上对孟庭松说得那样,什么赚钱他就做什么。

    所以,容五爷经常能带回家一些稀罕的东西,比如他让孟庭松捎回家的那些瓜果点心;再比如五乃乃随手拿出来的纯羊毛毛线,以及那台随随便便就收起来的全新缝纫机。

    容家表面上不大显,就是普普通通的两个老头老太太自己过活??墒导噬霞依锊⒉徊钋?。

    五乃乃喜欢苏秀秀,平日里有什么好东西,也不管价钱,随手就给了苏秀秀。

    苏秀秀本来还不肯要,可五乃乃却说这是给她发的福利。

    苏秀秀也就不好再推拒了。

    这样一来,苏秀秀领的福利都是工资的好几倍了。

    另一边,五爷见苏秀秀对五乃乃也有几分真心,自然也就不会吝啬那点东西。

    苏秀秀只觉得容家这老两口对她可比大伯乃乃那一家子强太多了。

    其实,细想想,前世今生她的遭遇就跟笑话似的。

    明面上跟她沾亲带故的,总是千方百计地算计她出卖她,占她的家产,还变着方的赶她走人;偶然间结下缘的陌生人,却总是体谅她,心疼她,怜惜她年纪小,想要照顾她善待她。

    历经一世,苏秀秀本已冷了心肠,对别人总带着几分防备。偏偏她遇见了命运同样坎坷,却始终保持着赤诚之心的五乃乃。

    同她相处下来,苏秀秀想要离开容家的心思反而越来越淡了。

    上辈子,她自幼跟着母亲,也曾学了一些中医的皮毛;后来跟着师傅也学了一些。

    平日里,她给人相面,顺带着也会看看人家的气色。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有些毛病她一眼就看出来了。

    苏秀秀当大师的时候,总会拐弯抹角地点出这些毛病来。那人反而会觉得她高明,算得准。

    就这样,苏秀秀在医术方面也算有所心得。

    因为跟五乃乃投缘,苏秀秀就试着看过五乃乃的腿。

    根据她的推断,五乃乃其实还没到完全不能下床走路的地步,想办法再诊治诊治,应该还有康复的机会。

    于是找了个机会,苏秀秀就当面问了五乃乃,她这腿到底是怎么伤的?

    五乃乃也没瞒她,只说她的腿曾经摔断了,又错过了治疗时间。早先拖着腿倒也能走几步,后来一刮风下雨的,她断的那块骨头就疼。

    拖得久了,走路越来越费劲,到最后也就下不了床了。

    苏秀秀听了这话,心中又多了几分把握,就又跟五乃乃说。

    “我母亲祖上就是中医,她手里刚好有个方子对您这腿有些好处。如果您同意的话,我想给您试着治治,不说一定能治好。至少让您在变天的时少受些罪?!?br />
    几年前,容五爷其实带着五乃乃去看过腿疾,还找的是名医。

    可那时候五乃乃心如死灰,也不愿意继续拖累五爷。医生又说治她的腿费时又费力。五乃乃怕花钱也怕五爷辛苦,索性就干脆不治了。

    现如今,她已经跟五爷说开了心事,决定一起好好生活。

    一听秀秀要亲自给她治腿,哪怕五乃乃心里并没报太大希望,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苏秀秀又想着,这事还须得跟容五爷打个招呼才好。于是在晚吃饭时,她就把这事跟五爷说了。

    苏秀秀怕他不信,又提起了她母亲会看病的事。

    “我打小跟在我妈身边,从小就看着她给村里人治病,我也曾学了一些推拿手法,也记下了一些方子。如今五乃乃这腿我想试着帮着调理一下,不说一定能下床走路,肯定对五乃乃大有好处?!?br />
    容五爷听了她的话,半响没有言语。

    苏秀秀怕他误会,又说:“都是一些常用的药材花不了多少钱。你给我的买菜钱富余出的那些,我拿去抓药就足够了?!?br />
    五乃乃这时也开口道:“五爷,我也想让这孩子帮我治治?!?br />
    容五爷看了她一眼,这才开口对苏秀秀说:“你刚来京城人生地不熟的,去哪儿找药铺子?倒不如写下方子给我,明天就把药给你抓回来了?!?br />
    苏秀秀一想,五爷说的话也有道理,就拿了铅笔,写了药方,当着五乃乃的面交给了容五爷。

    容五爷一看苏秀秀的字迹,不禁有些吃惊。

    他出身不错,三岁启蒙,五岁跟着先生读书。后来,他虽然成了纨绔,正经的书没有念多少,却也能分辨出字迹的好赖来。

    这苏秀秀不过十五岁,也没上过几天学,却能写出一手漂亮的字来。容五爷甚至觉得,要是给她拿上一支毛笔,她肯定能写出一手好书法。

    一时间,容五爷不禁又有些怀疑苏秀秀的出身。

    苏秀秀一眼就看出他的想法,她本来也没打算掩饰,就开口说道:“我妈成分不算好,打小就叫我跟着她练字背书,我这手字就是我妈教的?!?br />
    她这么一解释,倒像刺痛了容五爷的软肋。他也是成份不好,因为这事没少遭罪。

    就这样,容五爷信了苏秀秀的同时,反而对她又多了几分亲近之意。

    002 恩怨

    上辈子,苏秀秀被救之后,也是被孟庭松一路护送回家。

    到家后,大伯便不顾脸面,苦苦哀求她,放过她大伯母一把。乃乃也在一旁劝她,再给大伯母一个机会。

    那时的苏秀秀年纪又小,也没经历过什么事。而且,她还对血脉相连的亲人有所依恋。耳根子一软,就信了他们的话。

    后来,她就真对办案民警说,不是大伯母卖的她。而是,她自己被那姓马的女人给拐走的。

    大伯母总算逃过一场牢狱之灾。一家人嘴上千恩万谢,说了许多好听的好话。后来,对苏秀秀的态度也好了不少。

    苏秀秀就是个傻孩子,别人对她有几分好脸,她就整天乐颠颠的。

    孟庭松虽然觉得这事做得不妥,见她那么高兴,也不好再劝什么。

    他本来就时间有限。最后,只得留下了一个地址,让苏秀秀有事就去他家里找人帮忙,就起身离开了。

    孟庭松走后,大伯母还是一直悬着心,生怕苏秀秀反悔,又去举报她。自然待她殷勤了不少。

    苏秀秀也回到裁缝作坊里,继续打工赚钱。

    一家人慢慢恢复了平静,日子过得不咸不淡。

    一晃眼,又过了一年多,大伯母终是忍不住心中的气闷。以说亲为名,又把苏秀秀出卖了一次。

    好在,那时的苏秀秀也多留了个心眼。

    跟旁人一打听,才知道大伯母口中,家境富裕,腿上略有点小残疾的青年后生。实际上,是个五六十岁的瘸腿糟老头。

    那老头是个做小买卖的,算是胆子大,先富裕起来的那一批人。

    他年轻时,因为投机倒把坐过大牢。出狱后,也是屡教不改。

    直到改革开放,他抓住机会,这几年又赚了不少钱。

    而且,他曾经娶过两个老婆,只是都被他给打跑了。那老头偶然见了苏秀秀一面,就觉得这小姑娘长得很俊俏,又老实听话。于是,就打起了歪主意。

    苏秀秀的大伯母本来就容不下她。只是她投鼠忌器,被苏秀秀拿住了把柄,所以,才不敢轻举妄动。

    老头托人找上门来一说,这婆娘心里自然是十二分的乐意。既能光明正大的把苏秀秀打发出去,又能赚上一大笔聘礼钱,这又何乐而不为呢?

    两人一拍即合,定下计策。找了个年轻的帅小伙,陪着苏秀秀演了一场相亲的大戏。

    等入了D房,苏秀秀就算发现也晚了,生米早就煮成熟饭了。

    可恨的是,大伯和乃乃也都知道这事。却始终默不作声,反而配合着大伯母行事。

    苏秀秀这才对这一家人彻底寒了心。

    只是,她面上并没显出来,一边虚应着大伯母,让她继续跟老头谈婚事,顺便狠狠地敲一笔彩礼。

    另一边,却在私底下,收拾好行囊。找了个机会,拿了家里一大笔钱,就偷跑了出去。

    *

    离开村子后,苏秀秀初入社会,什么苦都吃过。后来,因缘巧合,她遇见了师傅瞎婆婆。

    那时,苏秀秀也不过十七岁。没念过多少书,也没有糊口的本事,右耳又有残疾。她思来想去,一狠心,就跟着师傅做了神G,专门扮那清心寡欲的道童。

    师傅倒也有几分真本领,带着苏秀秀,慢慢也就混出头来了。

    只是,苏秀秀没入行之前,师傅就跟她说过,做他们这个行当损的是Y德,恐怕将来难以善终。

    师傅本身也是天生盲眼,幼年父母双亡,青年丈夫早逝,中年孩儿惨死。后来,就连她自己也身体不好,多病多灾,早早就去了。

    苏秀秀早年的身世也跟师傅差不了多少。跟了师傅之后,她也就彻底断了成家的念头。一门心思,当起了神G。

    她一直小心翼翼地谨守着各种规矩信条,想方设法给自己积攒善缘,从不敢轻易造孽。

    后来,苏秀秀成了玄学大师,认识很多有权有势的人。却并也没对大伯一家下狠手报复。顶多也就是用了点小手段,把那一家子人打压得抬不起头来。

    至于孟庭松,苏秀秀一直记着他的恩情。

    几十年后,她再见到孟庭松时,孟庭松却已经落难了,腿也瘸了,又没有稳定的生计。

    苏秀秀为了报恩,顺手就帮了他一把。利用自己人脉,把孟庭松捧成了京城名厨?;股狭说缡咏谀?。

    后来,慢慢相处下来,她和孟庭松性情相投,颇有默契,就结成了知己好友。经常聚在一起吃饭聊天。

    苏秀秀也算是报了孟庭松的大恩??伤词贾彰荒芪约禾只馗龉?。所以,一直心中有怨,积愤难消。

    现在,又重新回到了十五岁,再次经历了被拐卖,被殴打,被灌药。又想起大伯那一家人对她的所作所为。

    苏秀秀不禁五内俱焚,怒火中烧。

    这辈子,她可还没当神G呢,也不打算再走那条老路了。自然也不用万般顾忌。

    就算还要为自己积善积福,不能主动对大伯一家下狠手??纱蟛讣热宦袅怂?,那就是违反了法律?;罡盟蛔テ鹄?,关几年大牢。

    这一次,就算大伯再怎么哀求她,乃乃再怎么说好听的话,苏秀秀也不会去做那伪证了。

    她就是要瞪大双眼,好好看着,她的大伯母落得应有的下场。

    *

    因为情绪波动得太大,苏秀秀从睡梦中惊醒。她柳眉倒立,杏眼圆瞪,茫然地看着四周,一副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

    此时,火车正朝着京城的方向飞驰,轮子和铁轨不断相碰,仍是发出“哐当哐当”的响声。

    孟庭松见她醒了,连忙问道:“秀秀,你又做噩梦了吧?别怕别怕,已经没什么事了。那些人早就被抓起来了,再也害不到你了?!?br />
    孟庭松本来是个糙汉子,说话办事都爽利得很。偏偏每次一面对苏秀秀这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他总是忍不住心生怜惜。

    不论是说话,还是动作,都不自觉地放轻了几分力道。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轻柔了许多。倒像是哄孩子似的。

    眼前这个年轻了30岁的孟庭松,浑身上下充满了蓬勃朝气。既让苏秀秀感到陌生,却又带着几分熟悉的气息。分明还是那个值得她信赖依靠的孟大哥。

    只是再一细看他的整张脸,苏秀秀不禁心中一惊。她已经记不清了,孟大哥年轻时的面相竟是这般好么?

    只见孟庭松天庭饱满,眉毛浓厚,眉尾上扬,十足的男子气概。

    他的眼睛大而有神,眼神坚毅。这种眼形的人倒像是受了上天庇护,凡事都能遇难呈祥,逢凶化吉。

    他的鼻子高且挺,人中形美且清晰,下巴也方正。这样的人往往顶天立地,重视亲人,爱护朋友。

    整张脸看下来,完全是大吉大利的富贵之相。理应夫荣子孝,福寿绵长才是。

    可上辈子,她在三十年后再遇见孟庭松,还特意看过他的面相。

    那时的孟庭松已是印堂有玄色,山根有横纹。一脸的颓败之相。

    而且,孟庭松也打了一辈子光G,根本就没结婚,更别提子孙后代了。

    她当时也是感念他早年的救命之恩,才出手帮他缓解灾祸,又助他渡过难关。

    苏秀秀实在想不明白,人的面相怎会改变得如此彻底?

    是上辈子有人夺了他的气运?还是她重生回来,不小心影响到了别人?

    一时间,苏秀秀只觉得玄而又玄,便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也不敢再看他的脸。

    孟庭松见她惊魂未定的样子,就以为这丫头又做了噩梦,还在后怕。于是,又细细地安慰她一番。

    过了好一会儿,苏秀秀才渐渐回过神来。

    听着孟大哥的关怀话语,想起即将面对的那一家人,苏秀秀忍不住握了握拳头。

    “你这也睡得够久了,也该饿了吧?不如先吃点东西,喝点水。等会你要困了,再继续睡就是了?!泵贤ニ伤底啪湍贸雎泛筒瑁实?,递到了苏秀秀面前。

    苏秀秀并没有接过来,只是微垂着眼睛,闷声说道:

    “孟大哥,那人贩子曾对我说,我大伯母甚至都没提钱,只要她把我卖得远远的。她就是想让我永远都回不去家。

    你说,这人的心怎么能狠到这种地步?他们难道不是我的亲人么?为什么就不能给我留条活路?”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还在颤抖,几乎要把一口银牙咬碎。

    孟庭松只得劝她?!罢狻切┤艘菜悴坏媚愕那兹?。真正的亲人定然会好好善待你?!?br />
    苏秀秀轻哼了一声,又开口道:“孟大哥,你说,我大伯母这么做,算是犯法的吧?”

    “没错,她这就是犯了拐卖妇女儿童罪。人贩子那边都交代了,你大伯母自然也难逃法网?!泵贤ニ娠嫌辛Φ厮档?。

    苏秀秀这才松了口气,又问道?!罢饷此?,我大伯母她活该被抓进大牢里,接受改造。孟大哥,我这么说也没错吧?”

    “这是自然,违法者都要坐牢的?!泵贤ニ捎值阃返?。

    苏秀秀咬着嘴唇,过了一会儿才说道:

    “那孟大哥,你陪我回家拿东西吧。那个家我是呆不下去了。等大伯母被抓起来,我大伯和乃乃肯定更容不下我。到时候,指不定要*我干出什么事来呢。

    我本来不想再回去了,可母亲还有一些遗物放在那里。我总要拿回来,带在身边才是。

    至于大伯那门亲,他们既然要卖我,以后,我也不再认他们了。我想着天大地大,总归会有我苏秀秀一个容身之处吧?!?br />
    苏秀秀不止脸嫩,声音也是细声细语的。只是她的思路却很清晰,说起话来头头是道。想得也多,也周到,比起普通这个年龄的孩子要成熟不少。

    在孟庭松看来,这也是被现实给*出来的。

    苏秀秀此番遭逢大难,吃了不少苦头,这才心灰意冷,打算跟黑心大伯一家彻底断了关系。这种做法本来也无可厚非。

    孟庭松又有些心疼她,于是连忙开口道:

    “妹子,你放心,我自然会陪你回家去。就算到了你大伯乃乃面前,我也会帮你讨回公道。只是以后的事,咱们还要慢慢商量。你这年纪也太小了,就算想去闯荡也太早了些。

    我倒是想了个办法。你不如跟我回家去。我家就在昌平,我父母都是本分人。我想认你做个妹子。你先在我家里住上两年,把初中学业完成了。到时候,你要找工作,我帮你想办法就是。

    至于你的学费生活费,我先垫上。你以后赚钱,再还我就是了?!?br />
    孟庭松完全是为了顾忌苏秀秀的自尊心才这样说的。

    只是苏秀秀听了这番话,仍是感到很吃惊。

    上辈子,孟庭松可没说过,打算认她做妹妹这事。

    也搭上,那时候,她年纪太小,又受了惊吓。一路上,跟孟庭松并没有太多交流。

    重生回来后,苏秀秀虽然状态也不好,对其他人也都处处防备??墒?,唯独对孟庭松这个上辈子的知己好友却格外信任。

    再加上,她本来就有很深的怨气。在半梦半醒之间,苏秀秀也就把自己的遭遇,都跟孟庭松说了。

    孟庭松这人骨子里带着一种侠义。他知道苏秀秀处境如此艰难,自然会多为她打算。

    这么一来,他说要认苏秀秀做妹子,也并不为过。

    然而,苏秀秀并没有直接答应下来。只说,她还要再好好想想。

    难得重生一世,她不打算再当神G了。如果可以跟孟庭松重新结缘。

    这辈子,她不想做妹妹,也不想再做知己好友,倒想做他的老婆。给他生孩子,同他厮守一辈子。

    小院子里收拾得干净又利落。院里有树,有葡萄架子,还有个小巧的花坛。

    可以想见,容五爷和五乃乃这老两口子,也是很讲究生活情趣的。

    苏秀秀被安排在东边靠院墙的小房间里。原来的保姆也曾经住过,倒也还算干净,屋里有个烧蜂窝煤炉子,烟囱接到窗户外面。

    当天下午,孟庭松就帮着苏秀秀,把房子里里外外都又打扫了一遍。那个炉子也细细地检查了一番。

    苏秀秀把床上的被子和褥子,也拿到院子里晒了。

    五乃乃隔着窗子看见她在院子里忙活,转头就对容五爷说,“小姑娘都爱干净,不好用别人用过的,你拿上柜子里的新床单新被罩给她送过去吧?!?br />
    “哪里有那么多讲究的?她是当保姆的,又不是过来当小姐的。这才刚到咱们家,总能先看看人品再说。你可别又上赶着对人家好,万一又碰见一个小白眼狼。到时候,有你哭的?!比菸逡滩蛔∪八?。

    五乃乃虽然有些心虚,却仍是说道:“这小姑娘跟之前那些人可不一样,她那双眼睛干净着呢。一看心就不坏。就算之前她遭了罪,防心重,可是咱们待她的好,她自然会明白。再说了,你拿回那些东西都是鲜亮的颜色,小姑娘用着才合适呢。不给她用,放在柜子里长毛呀?”

    容五爷怕她生气,也没继续跟她掰扯。到底依了她的话,翻出了新床单新被罩,给苏秀秀送了过去。

    到了东屋,他也只说反正放着也没用,五乃乃说让给苏秀秀拿来的。

    孟庭松立马就让苏秀秀收了下来。容五爷很快就转身出去。

    孟庭松这才又嘱咐了苏秀秀一回。

    “平日里,五爷虽然严厉了些,说话也不中听,心却是很好的,为人也大方。以后,你只要踏踏实实地干活。他自然也会好好待你?!?br />
    “嗯?!彼招阈闼婵谟α?。

    孟庭松想了想,又开口说道:“如果实在不行,你又受了他的气,就去找五乃乃。

    五乃乃最是心软了,肯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受委屈。她要是开口说两句,五爷自然也就气不起来了?!?br />
    “我知道的,你就放心吧,孟大哥?!?br />
    其实,这些都不用孟庭松说,苏秀秀一早就看出来了。

    容五爷虽然看起来凶,实际上却是个正派人。虽然防心重,也并没有什么害人之心。而且,他又是个怕老婆的。苏秀秀自然有法子应付他。

    只是,孟挺松这么为她谋划,苏秀秀打心底感到高兴。

    就这样,他们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才把屋子倒腾利落了。

    傍晚的时候,孟庭松特意带着苏秀秀去了附近的市场。一边买菜,一边还跟她说了五爷五乃乃的生活习惯以及饮食禁忌。

    容五爷早年也算是大家出身,他年轻时候什么山珍海味都吃过,嘴也刁;只是后来,时运不济,他落难了。能吃饱肚子就算不错了,他那嘴刁的毛病也就给扳过来了。

    所以,容五爷在吃上并没有忌口。只是倘若饭菜做得合他心意,他也会悄悄地多吃一点。

    至于五乃乃,对菜品到没什么讲究。只是她喜欢吃素的,她总说R上带着血腥气呢。

    五爷平日里总担心她吃得少吃得又素,身体上跟不上。家里经常就备着奶粉麦R精,给她冲着喝。

    听到这里,苏秀秀说道:“那我以后多买些J蛋和豆腐做着吃。这些东西吃着对身体有好。孟大哥你放心,平常的家常菜倒也难不住我。我到时先紧着五乃乃做饭就是了?!?br />
    孟庭松满意地点了点头,又开口道:“五爷和五乃乃也都是挺好的人,只是过得太委屈了。秀秀,你平时对他们多花点心思吧。将来有机会我再好好谢你?!?br />
    苏秀秀连忙说道:“孟大哥,你这是哪来的话?你好不容易帮我张罗了一个工作,我自然会尽心尽力?!?/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