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第 44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44

    陶二国终于跟苏秀秀交了底, 一时间他的情绪还有些激动。直到他不小心迎上了苏秀秀的那眼睛,这才发现好像有点不对劲。

    苏秀秀刚刚明明就被他*急了, 都快上前打他了??墒? 此时她那双眼睛未免也太过冷静了,甚至可以说是冷冰冰的, 就像是他们养的龙鱼,又像是那种草堆里爬的蛇。

    一时间, 二国的心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突然觉得这苏秀秀好像也是个小妖怪。

    二国一细想,这才发现今天的苏秀秀跟以往好像不太一样。

    平日里, 苏秀秀最是孝顺不过了,又怎么可能做出违背五爷五乃乃心意的事呢?倘若容五爷不允许的话,苏秀秀肯定不会跟那个孟庭松一起出门吧?

    陶二国越想越多,一时间他后背都被汗打湿了。

    果然,就听见苏秀秀不紧不慢地说道:“爸爸妈妈自然早就知道我和松哥的事了?!?br />
    原来, 苏秀秀上辈子曾给知名企业家小巨人陶二国先生看过相, 知道他年轻时做过亏心事。

    这辈子, 他们虽然早早就相识了, 两家的关系又是如此亲近??伤招阈愕降谆故欠判牟幌?。

    这陶二国到底亏欠了谁?

    苏秀秀只是神G相面师,只能推测个大概??烧庑┗姑挥蟹⑸氖虑? 她却没办法看出来。

    只是单凭直觉,她隐约觉得这事或许跟她父亲有关。

    所以, 这些日子她才一直在提防陶二国。

    苏秀秀这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自然也没办法轻信别人。

    就连容五爷和五乃乃, 当初她都试了又试, 她和容五爷也是互相试探了好几次。这才交了底,才结下了这段父女缘分。何况陶二国本来也不是什么正直的好人,说白了他们都是心黑手狠之徒。

    苏秀秀自然也没少猜测,这人会不会是狼崽子?为了钱就对她父亲下黑手?

    只是这些事到底都还没发生,苏秀秀也不能因为自己一厢情愿的猜测怀疑,就提前对陶二国出手。

    后来,陶二国把苏秀秀当成好心眼的傻妞看待,苏秀秀也乐得敷衍他,在他面前装傻。陶二国也一直都没发现,苏秀秀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今天也算赶巧了,陶二国既然自己送上门了,又她拉到了没人的场所。

    苏秀秀自然要借机试探陶二国的深浅,看看他对容家对容五爷到底有没有坏心?

    这才有了之前的那场赌气般的争吵。

    苏秀秀不过是做了一场戏,一边跟陶二国吵架,一边推波助澜地试探他罢了。

    陶二国到底还年轻,果然中计,又说出了那一段过往来。

    苏秀秀这才放下心来,原来陶二国心中有愧,是因为当初他不肯给容五爷当儿子,容五爷为了他们家着想,并没有要他。

    所以,他才对容家这么关心,所以他才对苏秀秀格外关怀。

    一时间,苏秀秀心里多了几分说不出的感触。像他们这样心黑手狠的人,其实也会有想要真心相待真心守护的人。

    既然陶二国不是敌人而是家人,那苏秀秀也就没必要继续敷衍他隐瞒他,倒不如也对他交个底。

    陶二国此时正有一眼没一眼地打量着苏秀秀,他的脑子已经变成了一团浆糊,然后就听苏秀秀开口说道:

    “真遗憾,我并不是你想象中那种单纯又傻气的女孩子?!?br />
    “???”陶二国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就好像眼前这姑娘要蜕去人皮,变成妖怪一般。

    苏秀秀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道:“我从小就没有爸爸,到了十三岁那年,我妈也去世了。我只得跟着大伯一家过活。伯母说我是个聋子,没必要念书,就让我退学了。我中学只念了一年,就在一个裁缝作坊里打工。我赚的钱全给了大伯母,她仍是不肯给我一个好脸色看,还不给我饱饭吃。那时候,我也都不知道什么叫怨恨,唯一的心愿就是想等我长大了,自己找份工作赚钱养活自己。直到去年十一月份,我大伯母把我卖给人贩子了?!?br />
    “什么,他们怎么敢?”陶二国听了这话,气得浑身发抖,眉毛都倒立起来了。

    平日里,苏秀秀总是笑得那么和气,似乎一点怨气都没有,对待大国那样的孩子她也是即耐心又温柔。

    二国实在无法想象,她竟然有着这样一段悲惨的过往。

    苏秀秀垂下眼睛,继续说道:“我在人贩子手里呆了足足半个月,被打了个半死,还被灌了药。他们说,我大伯母就没要多少钱,只是为了把我赶出那个家。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再也不打算做个温柔善良的傻妞了。后来是松哥带着一帮战友救了我们,他让我觉得很温暖。说了你可能也没办法理解。是我先喜欢上松哥的。

    去年一整年,我一直给他写信,想尽办法让他也喜欢上我。我从来没想过要给别的姑娘机会,今生今世,我就是想要独占那个人?!?br />
    二国底气不足地说道:“你又何必这么执着,倘若要是有比孟庭松还好的男人呢?”

    这时他似乎有点明白了,秀秀那种快要淹死,抱住一根木头获得救赎的感觉。孟庭松就是苏秀秀的浮木。

    苏秀秀沉声说道:“再好的男人我也不要。这辈子,我就想跟松哥在一起!”

    二国叹道:“你这丫头还真是死心眼?!?br />
    苏秀秀却眯着眼睛说:“如果不是遇见松哥,我一定会是个很糟糕的人。被他救下之后,我就亲手把我大伯和大伯母送进了监狱,还败坏了我乃乃的名声,让她在我们老家,成了人人喊打的老妖婆?!?br />
    陶二国冷哼了一声说道:“本来就该这样,他们既然都不顾你的死活。你又何必再给他们留情面,让他们好好活着?”

    苏秀秀点点头,又继续说道:“本来我想着跟松哥分开的话,就进城里做些小买卖糊口为生。没想到他却把我带到了容家。

    五乃乃对我可真好,我妈死了以后就没人这样照顾过我。我在容家呆的时间越长,就越是想要依恋他们老两口。

    后来,许建章过去闹事,他还想动手打五乃乃。我心底那股子凶性怎么也压不住了。就像你说那样,我就想搅他个天翻地翻,闹他个J犬不宁!”

    二国忍不住叹道:“原来你也是这样的人?!?br />
    一时间,二国突然有种遇见同类的感觉,他心里并不觉得反感,反而倒是多了几分喜悦。

    至少从今以后,他也没必要在苏秀秀面前遮掩什么了。有些事情他甚至可以跟苏秀秀说说,听听她的意见。

    苏秀秀并没否认,反而继续道:“没错,说起来我们倒是同路人,所以,你以后别再把我当蠢孩子看待了。其实在我看来,你才是个蠢孩子呢。真要论起来,我想的事情也未必比你少。至于五爷、五乃乃、大国他们都是我觉得应该好好珍惜的人。所以,我才对大国很有耐心,如果换成是你的话,我恐怕连句废话都懒得跟你说?!?br />
    二国听了这话,忍不住咂舌道:“你这样未免也太分人了吧?我比我哥还小了好几岁,怎么也还是个孩子,你这样对我合适么?”

    苏秀秀却冷淡地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你是要做冯家顶梁柱的人,不然,我也多费些心思好好培养培养你?我刚才说的是真话,你属于三亮亮财运,金面金文的面相,这辈子财运都会很好。只要稍加注意,将来必能成大事?!?br />
    二国连忙说道:“打住,您赶紧打住。不用了,您千万别培养我,好好培养您自己就完了?;八祷乩?,五爷和五乃乃知道你有这么吓人的一面么?”这苏秀秀果然就是个披着友善人皮的小妖怪。

    他本来只是随口一问,却没想到苏秀秀居然点头道:“父亲很了解我,母亲多少也知道一些,他们却接受了,还愿意让我做容家的孩子?!?br />
    陶二国也叹道:“这倒像是伯伯的做法,他喜欢心眼多的孩子。伯母那边也是真性情,你总归也是容家的孩子,以后好好过就完了。对了,孟庭松那边呢,他知道你有这样一副面孔么?”

    苏秀秀这才顿住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开口说道:“松哥,他并不知道?!?br />
    “啊,那你不憋屈呀?谈恋爱还这么遮遮掩掩的?!碧斩滩蛔∥?。

    两人交心以后,陶二国觉得这样的秀秀反倒更有意思。

    说话也痛快很多,相处下来也自在多了。

    说到底,之前那个满脸笑容的傻姑娘到底是虚的。

    苏秀秀却垂下头说道:“也不是像你说得那样,你可能不太明白。之前在我大伯家经历的那些,让我的心一点一点变冷,我把很多柔软的东西都给丢掉了。到了容家之后,我不知不觉地又把那些柔软的东西一点一点捡回来。我也想做个好闺女,难道不可以么?”

    陶二国连忙说道:“可以的,怎么不可以了。只不过我就从来没想过要做一个好人?!?br />
    所以,他并不理解苏秀秀的做法,反而觉得她那样子会很累。

    苏秀秀却说:“就算是妖怪,想要进入到人类的城池,总要先退去那层毛皮,遮掩住耳朵和尾巴,变成别人能够接受的样子。现在的你看上去好像特立独行,你觉得把你周围的人玩弄于五指之间??墒导噬?,他们何尝不是在孤立你呢?这样其实也没什么意思吧?”

    这些都是苏秀秀上辈子几十年的感悟,她不过是借机点二国一下罢了。

    “这……”陶二国有些接不下去了。

    苏秀秀却轻笑道:“你还差得远呢,有的要修炼呢,小妖怪?!?br />
    说着,她就上前拍了拍二国的肩膀。

    二国抬头看向比他高了半个头的苏秀秀,到底没有躲开,只是他的身子略有些僵硬。

    “好了,咱们回家去吧,松哥做饭可好吃了??刹恍砟阍俪遄潘费肋肿炝?,不然我就把你的牙齿都给敲掉?!彼招阈阋槐咚底?,一边向公园门口走去。

    陶二国推着自行车很快跟了过来,他嘴里还忍不住说道:“你这么凶,松哥知道了不太好吧?”

    苏秀秀冷不丁看了他一眼,眼露凶光?!俺悄闼??!?br />
    陶二国只觉得后背一凉,忍不住又说道:“你这人不仅是神G,还有骗婚的嫌疑?!?br />
    苏秀秀却说:“胡说,我只是希望我自己变得更好些,这难道也有错?我就是喜欢松哥,将来我们结婚了,我就是他最好的老婆;再生个孩子,我就是最好的妈妈。这有什么不对呀?”

    说完苏秀秀又狠狠地瞪了陶二国一眼,没办法二国只得虚弱地说:“没错,你都是对的,总可以了吧?”

    “哼,那你要好好支持我,当好我的后援才是?!?br />
    “知道了,谁能想到你居然是个这样的人?!?br />
    “你又好到哪里去?”

    “……”

    两个小妖怪在交了底之后,说起话就自然也没那么多禁忌了,相处下来倒也亲近了不少。

    就这样,他们就一前一后离开了公园,却完全没有注意到,反方向的大树后面,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很快,他也向公园的另一个出口走去。

    原来,孟庭松回到家里一看菜不够了,就打算去菜市场买菜。

    没想到菜市场与小公园离得很近。

    孟庭松一时兴起,就想过来看看,如果两人聊完了,说不定他还能带着秀秀一起买菜呢。

    只是没想到,他过来的时候,两个孩子已经吵起来了。

    孟庭松刚想上前劝架,事情就来了个意想不到的转折。

    两孩子不但不吵了,反而开始扒皮了。

    一时间,他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竟也把他们的对话听了个十成十。

    *

    孟庭松当兵出身,有心避开,自然就没撞见那两个半大的小孩子。

    在去菜市场的路上,孟庭松想起苏秀秀的那番话,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到底是谁告诉她,他只会喜欢单纯善良的姑娘的?

    孟庭松细想想,苏秀秀最吸引他的其实是她的那份勇敢坚强,从容冷静,关键时刻却能独当一面的气魄。

    他永远都忘不了,苏秀秀在火车站冲出人群,用力地拉住他的手臂,跟他求救时的样子。

    当时,如果不是苏秀秀这个十五岁的小姑娘,足够勇敢冷静。不止是她,就连跟她在一起的几个女人,也都会被人贩子卖掉。

    他也忘不了苏秀秀这个瘦瘦小小的姑娘,当着全庄人拆穿苏广茂,把那一家人*入绝境。

    今天也是,苏秀秀一见陶二国出事了,二话不说就冲过去?;に?。

    她虽然瘦,可脊背永远都是挺直的,好像面对任何人任何事情她都可以从容镇定。

    到了现在,孟庭松才发现他已经那么在乎那个小姑娘了。

    不止是因为她长得漂亮,也绝不是因为她所谓的温柔善良。

    他总是忍不住心疼她,想要站在她的背后,伸出手臂?;に?,为她遮风挡雨仅此而已。

    再说了,那个傻姑娘怎么就觉得自己不够温柔善良呢?

    她从第一次见到五乃乃时,就总是忍不住心软,后来又日复一日帮着五乃乃做推拿。短短一年时间,五乃乃已经可以站起来走路了。这难道不叫温柔善良么?

    她看见他母亲背着大麻袋进城探亲,那时候她们甚至不认识,苏秀秀却会主动停下自行车,帮忙陌生的阿姨送东西。这难道不是温柔善良么?

    她看见孩子气的大国,不但不会心生嫌弃,骂他是个傻子,反而会对他温柔以待,甚至帮着他给龙鱼挂护身符。这难道不叫温柔善良么?

    这样的姑娘怎么就不够善良了?难道仅仅是因为把大伯大伯母送进监狱?

    如果心怀善意的好人得不到怜爱,做了恶事之人得不到应有的惩罚。那么徒留下一个心善的美名又有何用?

    这些事,孟庭松不是不知道,只是他从来都不曾说过。他并觉得苏秀秀做错过什么。

    一想起刚刚那个傻姑娘大声对陶二国宣布,这辈子就是要给他当老婆,就是要跟他共度余生,将来还要当他孩子的妈。

    孟庭松的脸就又开始发热,他心底突然升起了一抹情潮,很快又如同山洪暴发一般,在他的体内奔流。

    一时间,他这样一个硬汉,也忍不住有些慌乱无措。

    孟庭松知道,此生他也想跟秀秀一起走过,当她的男人,她的丈夫,她孩子的父亲。

    等到有一天,她老了,走不动道了,他愿意背着她继续前行,直到此生终了。

    或许他没有那么聪明,也没有他们那些人那么能谋算。

    可他却可以在关键时刻,伸起自己强壮有力的手臂,帮着她挡住突如其来的,充满恶意的拳头,再狠狠地打飞出去。

    这一刻,孟庭松打心眼里感激父母,给了他强健的体魄,又教他自幼习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