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 45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45

    苏秀秀带着陶二国回到家里, 才知道孟庭松出去买菜了。

    那菜市场离刚才他们说话的小公园很近。虽然苏秀秀一直在安慰自己,没关系,反正松哥只是去买菜,应该不会顺路去小公园才是。

    她心里就像是藏了一只兔子, 七上八下乱蹦跶。

    在屋里, 又陪着母亲和二国聊了几句天, 苏秀秀实在忍不住了,就开口说道:

    “妈, 我还是出去迎迎松哥吧, 万一他买的菜多,我也好帮他运回来?!?br />
    五乃乃只当孟庭松要走了,秀秀舍不得他,于是就点头说道:“那行, 你去找小松吧?!?br />
    苏秀秀这才站起身来, 向门外走去。她面上虽然不显, 却忍不住加快了脚步。

    五乃乃看了她一眼,又忍不住说道:“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这么毛毛躁躁的, 心里长草了似的?”

    陶二国跟苏秀秀就是同一种人, 都是那种容易想多的, 自然也就猜到了苏秀秀的心思。于是, 连忙替她遮掩道:

    “可能是秀秀也有想吃的菜吧?不是说松哥明天就走了。今天肯定要做给她尝尝看。不然下次指不定得等多久, 松哥才能再来呢?!?br />
    他这也是一语双关, 提醒五乃乃孟庭松就快离开了。

    五乃乃听了这话, 看了陶二国两眼, 然后笑骂道:“这小东西子猴精猴精的,怎么什么都瞒不过你?”

    二国眯着眼笑道:“也就您这一家三口都觉得我是个好的。伯伯肯教我学东西,说我将来准保能成才,到时候我就是老冯家的顶梁柱。您也经??湮掖厦饔侄?。秀秀那个小神G今天还为了我,在大街上跟一个无赖商贩吵架呢。

    那商贩非说我贼眉鼠眼的,是个祸胎孽根,一定偷了他的袜子。秀秀却说,我三亮亮财运,金面金文,一生财运亨通,看不上他的破袜子。您说这事怪不怪?”

    五乃乃听了这话,不免心头一动,又问陶二国?!澳悄阈潘幕??”

    二国笑着说道:“我自然是信秀秀的话,她虽然神叨,却也是为我着想。不管我财运好不好,将来总是要顶门立户的。不管我家也好容家也好,秀秀就是我姐姐,以后她有什么事,我自然会帮她的?!?br />
    五乃乃听了这话又是感动又是暖心。她连忙又说道:“你和秀秀都是好孩子,也都过得不容易?!?br />
    二国却沉声说道:“是她不容易,我吃的那点小苦头,比起她来还真不算什么?!?br />
    “秀秀跟你说了?”五乃乃问。

    二国点了点头。

    五乃乃叹道:“那孩子从前可太不容易了,好在现在到了我们家了。大家就都好了?!?br />
    五乃乃一说苏秀秀来,表情都变得更加柔和了。她眼睛甚至还有些湿润。

    能被这样一位长辈温柔慈爱地注视着,就连陶二国这样的孩子都觉得温暖。更何况是像苏秀秀那样曾经惨遭亲人亏待伤害的孩子。

    在来到容家之前,秀秀一无所有,孑然一身,她唯一想抓住的大概就是孟庭松那块儿浮木。

    来到容家以后,五爷五乃乃待她如亲人,后来更是干脆收养她做了女儿。

    这般情谊就算是块石头也该被暖热了。

    这也难怪苏秀秀愿意收起自己的尖牙利爪,想在容家做个好孩子了。

    这一刻,二国突然就有些明白苏秀秀说得那些关于妖怪的话了。

    在此之前,陶二国就是一个叛逆的小妖怪。

    他其实很反感好人,他觉得人都是利己的,好人也就分为两种,一种是伪善,为了遵守道德,也为了自己安心而做好人;另一种是图个好名声,为了赢得旁人的好感。

    这两者陶二国都很不屑,他总觉得只要做了最坏的打算,也就不怕别人凭白无故对自己抱有恶意了。这么说来,又何必勉强自己做个好人?

    可苏秀秀却告诉他,小妖怪进城以后,总要把自己的耳朵尾巴藏好。不然别人就会把你当成异类,排斥你,冷待你,甚至欺负你。

    在回来路上,二国又问道:“就算被当成异己,被众人排斥欺负又怎么样?小爷怕他们才怪,大不了就闹得他们J犬不宁。我不舒服,别人也别想痛快?!?br />
    苏秀秀却白了他一眼,随口骂道:“你是不是傻?有那闲工夫跟他们这么闹腾,倒不如多花些心思,好好赚点钱,或者做点其他事情呢。你就算要跟人斗志,也别跟那些小孩玩呀,那多没意思?!?br />
    当时,二国被堵得没话说,这时再细想想,却觉得苏秀秀说的话,好像真挺有道理。

    他跟一帮小孩子,跟一个卖袜子的小商贩折腾个什么劲?倒不如找点更有意思的事情做呢。

    不得不说,跟苏秀秀互相交了老底之后,他们都舒服了许多。

    特别是秀秀一不小心,就帮二国打开了一扇崭新的窗子。

    就这样,二国继续笑眯眯地陪着五乃乃聊天,要是二国的邻居或者同学看见他也有这样能说会道一面,肯定会吓一跳。

    *

    另一边,苏秀秀推着自行车,匆匆忙忙地往菜市场赶。

    到了市场门口,刚好看见孟庭松提着大包小包从里面走了出来。

    一看见苏秀秀,他就咧嘴笑道,“你怎么来了?”

    这时刚好下午两点,正是响午阳光最好的时候,苏秀秀一下子就被他那副亮晶晶的大白牙晃晕了。

    此时的孟庭松正值青春年华,又生的浓眉大眼,五官十分出彩。不止如此他身材也好,四肢修长有力,带着一种很阳光的气质。这样的男人实在太帅了。

    一时间,苏秀秀脸颊有些发热,有点不敢抬眼看他,更加不敢去确定他是不是去了那个公园?

    孟庭松一看这小姑娘害羞又心虚的样子,顿时就有点明白了。

    倘若她要是希望在他面前继续温柔善良的话,其实他也无所谓,就继续陪着她走下去就是了。

    孟庭松小时候,母亲总是得意洋洋地说:“你爸在跟我结婚前,一直以为我是个手无缚J之力的小女子。哈哈,结婚后他才发现真相,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早就被我套牢了?!?br />
    可父亲却曾在私底下告诉过他?!捌涫?,我早就知道你妈跟寻常女子不一样。你姥姥家有那磨米磨面的石碾子,村里两三个小伙子都抬不起来,你妈一人一伸手就给搬动了。我当时就觉得这姑娘实在很带劲,我就喜欢她这样的。不然那些柔柔弱弱的小女子,我可不敢拉她的手?!?br />
    那时候,孟庭松就问:“那您怎么不告诉我妈?!?br />
    孟洪明却说:“就让你妈得意去呗。你妈喜欢扮演贤妻良母,我就陪着她演戏好了。反正不管怎么说,我们俩总要过一辈子的?!?br />
    到了现在,孟庭松也终于明白当年父亲的心情了。

    于是,他决口不提刚刚在公园的事,走上前问道:“秀秀,你是怎么了?不舒服么?”

    “没有?!彼招阈阋槐樗底?,一边帮孟庭松把那些菜都挂在车把上。

    两人这才往家里走去,孟庭松怕她担心,又故作无事地说道:“其实我并不在意?!?br />
    “什么?”苏秀秀提心吊胆地问。

    孟庭松说:“我不在意二国弟弟给咱们捣乱,破坏咱们的约会。只是觉得有点可惜,没能带你去动物园看小动物。你那么喜欢招福添寿,我想你肯定挺喜欢小动物的?!?br />
    苏秀秀连忙接话道:“那等你下次回来,你再带我去动物园好么?”

    孟庭松点头说道:“好呀,我回去跟战友们打听打听,北京城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到时候,我都带你去玩个遍?!?br />
    苏秀秀忍不住笑道?!昂?,那到时候,你先带我去爬香山吧?去潭柘寺祈福?”

    孟庭松毫不犹豫地说:“好呀?!?br />
    苏秀秀又说:“咱们还要去北?;?,我听彭姐说鸭子船可有意思了?!?br />
    孟庭松点头道:“那一定得去?!?br />
    苏秀秀又说:“如果你能十月份回来,我们就去天安门看花吧?”

    孟庭松又点头道:“也好,不管你想去哪里,我总会陪你逛个遍的?!?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激动得脸都红了??蠢此筛绻皇歉稣鄙屏嫉娜?,肯定没去隔壁公园遛弯,也没听见她和二国说话。

    这样一来,秀秀也就放心了。

    这时,刚好路边有摆摊做买卖的,孟庭松一眼看过去,居然还有卖手绢的。

    于是,他就让苏秀秀等一下,他走过去买了一条手绢,然后递给了苏秀秀。

    他这人也不知道该怎么给姑娘送礼物,只得笨嘴拙舌地说道:

    “这个手绢挺素净,配你在家穿的衣服,颜色还挺合适的,你就拿着吧?!?br />
    说完,这个一米八的汉子先忍不住脸红起来。

    苏秀秀心话说,你都害羞成这样,还让我怎么不好意思呀?

    于是,只得硬着头皮接过来,简单地道了谢,就把那条手绢小心翼翼地塞进了口袋里。

    过了一会儿,她才小声说道:“我会小心使用的?!?br />
    孟庭松却摆手说道:“你不用小心,随便用就是了,以后我会给你买更多的手绢?!彼低?,又补充了一句?!胺凑?,只要你喜欢的,我都会给你买的?!?br />
    苏秀秀也红着脸说道:“好?!?br />
    孟庭松到底还是没能说表白的话语,可他却留下了另一个承诺。

    或许再过两年,苏秀秀再长大些,他就能轻而易举把那些话说出口了。

    也或许这辈子,他只能做行动上的巨人,语言上的矮子了。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此时此刻,阳光正好,他们两个并排走在马路上。苏秀秀觉得即便不能去动物园,就这样在路上逛逛其实也不错。

    *

    那天晚上,孟庭松特意烧了一大桌子菜,招待众人。

    陶二国终于对孟庭松放下了敌意,还拿着饮料杯找孟庭松碰杯来着。

    孟庭松虽然高兴这小子到底不是情敌,却也被二国的眼神膈应了一下。

    没办法,陶二国看着他,就好像看着被小狐狸抓在手里的大肥兔子似的。

    苏秀秀顿时就觉得陶二国这个猪队友实在太明显了,气得在饭桌底下,狠狠地踩了他一脚。

    陶二国疼得直嘬牙,五乃乃一脸担心地问:“二国,你这是怎么了?”

    二国不敢说苏秀秀踩他,只得遮掩道,“我吃R的时候,不小心咬到舌头了?!?br />
    苏秀秀就在一旁说道:“话太多,就容易误伤?!?br />
    一时间,陶二国敢怒不敢言,心想这苏秀秀当真是个黑心的。没办法,他只得认下了。

    在那之后,也就没敢再跟孟庭松再说什么。

    倒是苏秀秀吃着孟庭松夹的菜,一脸春风得意。时不时,还不忘看陶二国一眼。

    这叫挑衅,放在三十年后,也叫虐狗??上?,陶二国并不知道自己是单身狗,他只是觉得苏秀秀这人龇牙咧嘴的时候,也挺不招人待见的。

    怎么办,他以后倒是挺想跟苏秀秀掰掰手腕的。不是说,欺负那些人没什么意思么,倒不如他们俩个小妖怪,闲来过上几招看看。

    不过,二国也就只敢偷偷想想而已,想到苏秀秀那个坏心眼的,一生气就在他爸爸面前打小报告。

    每次都好像她被欺负了似的,老冯看不过去,就会把他叫到小黑屋收拾一通。二国到现在,才明白是苏秀秀害他。

    不得不说,苏秀秀这死丫头实在太Y险了。

    就像她自己说得那样,她把耳朵和尾巴都藏得好好,熟知各种人际交往的法则,轻而易举就赢得别人的好感,使得别人都成了她的帮手救兵。

    二国突然觉得这其实也是挺好的办法,以后他就算做不到苏秀秀这份上,也不能让自己再继续吃亏下去了。

    陶二国正琢磨着,就见孟庭松又帮着苏秀秀夹了一筷子菜。

    那种小心翼翼,想要?;ず腔つ歉鋈说难凵袷瞧涣巳说?。孟庭松也是打心里喜欢着苏秀秀。

    可二国却仍是忍不住有些怀疑。下午的时候,孟庭松真的没去公园么?

    二国隐约记得,他们离开的时候,似乎听见身后有些响动。

    他的听力一向比常人要好些,所以很肯定他并没有听错。

    当时他并没有太在意,现在想想,那应该是有人离开了吧?

    只是这事他并不打算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