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第 46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46

    到了第二天, 孟庭松还是离开了。

    苏秀秀再一次推着自行车,把他一路送到了公共汽车站。

    两人的缘分就算很久,似乎也会一直停留在从车站到容家的这段小路上。秀秀推着自行车去车站接孟庭松,再把他送走。

    如此周而复始,一年又一年。

    在即将分别的时刻,苏秀秀心里觉得格外寂寞。只是她的脸上并没有显出半分的不舍。

    孟庭松也只是安安静静地走在心爱的姑娘的身边。

    他们一句交谈也没有。大概是相聚的短短几日里,已经把要说的话全部都说完了。

    一路走到车站,孟庭松看着面前这个瘦瘦小小的姑娘, 一时间他心里仿佛有千言万语,却没有个头绪,并不知道从何说起。

    最后只得低下头, 把苏秀秀的围巾帮她重新围好, 然后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就像对待新兵小战士那样。

    过了好一会儿, 他才张开嘴说:“你以后要好好的,好好吃饭,好好睡觉, 平时多注意身体, 也别太劳累了?!?br />
    “嗯, 我知道?!彼招阈憧聪蛩?,那双眼睛亮晶晶的, 就像是世间最清澈的小河水。

    孟庭松刚想开口再说些什么, 偏偏天公不作美, 那辆公共汽车居然进站了。没办法, 他只得告别了心爱的姑娘, 提着行李包,上了车。

    苏秀秀这姑娘很温柔的给他送行,脸上还带着温柔得让人心疼的微笑。

    从始至终,她都没说过一句任性的话,也不再撒娇地调戏他,以看他脸红为乐。

    可是孟廷松却觉得格外心酸。他甚至有些后悔,刚刚干嘛不抱抱她,握握她的手。难道只是战友般的握手,拥抱也是不合礼仪的么?

    直到上车以后,孟庭松三步两步走到车窗前面,看向站台。

    那个小小的姑娘立马变得活跃了起来,她不断地冲着他挥手,甚至蹦起来起来,然后大声地喊着,“松哥,我会给你写信的。我每周都会给你写信,把家里的事情都会告诉你的。这样下次见面时,你就全都知道了,就像我们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br />
    孟庭松也忍不住了,连忙冲着下面喊道,“我也会给你回信的。一定不会让你再等那么久了。等我回去之后,也要学习画素描画。到时候,我把自己画下来,给你寄过来?!?br />
    “好!”秀秀站在下面大声吼着。

    只可惜,车子很快就发动了,它缓缓地想向前驶去。

    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大。就在孟庭松再怎么伸长脖子也要看不见苏秀秀的那一瞬间。

    他隐约地看到,那姑娘终于忍不住低下头,狼狈地擦着眼中的泪。

    孟庭松突然觉得很难过。

    年少时,他意气风发,总想着轻裘快马,离开家乡,去闯荡世界,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恋爱时,他又想把最好的东西送到心爱的姑娘面前。只可惜两地相思,却不能相守。

    他会为心爱的小姑娘的落泪,感到心酸。

    其实,她用不着那么温柔体贴,也可以不用故作坚强,完全可以冲着他哭,冲着他吼:“我其实很舍不得你?!?br />
    那样的话,他一定会给她一个拥抱的。

    这一刻,20岁的孟庭松,突然学会了珍惜。

    他知道在离开的日子里,要好好的?;ぷ约?,绝不能像从前那样冲动妄为。

    如果他受伤了,心爱的姑娘肯定会为他流很多眼泪。

    今时不同于往日,孟庭松不再走没心没肺,反而是充满了牵挂。

    可即便是这样,他的人生旅程却仍然还要继续。

    *

    那一天,苏秀秀完全不像从前的她,看着那辆远去的公共汽车,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最后实在没办法,不想回家哭给父母看。

    只得又到了那个白天没什么人去的小公园,坐在公共躺椅上哭了个痛快。

    苏秀秀本来不是这么矫情的人,只是第一次恋爱,第一次得到恋人的回应。明明他们相处得这样好,却还是要分开。

    一时间,她就是会觉得很难过。甚至有一种无力感,觉得重生了也是白搭,还是只能这样等下去。

    直到痛哭一场,情绪得到了缓解,她才慢慢平静了下来。又擦干了眼泪,这才推着车往家走去。

    *

    苏秀秀到家的时候,容五爷已经出门去做买卖了。

    五乃乃早就知道,闺女心里肯定特别不好受。一边坐在炕上干活,一边分心张望着窗外。一看,那孩子果然蔫头耷拉脑的,没什么精神。

    五乃乃连忙下了炕,在柜子里一阵翻找,又拿出了毛衣针和她去年给五爷织毛衣剩下的藏蓝色毛线团。

    果然,苏秀秀先回屋收拾了一番,洗了把脸,这才过来看五乃乃。

    可就算她再怎么掩饰,她那双红肿的双眼却是遮不住的。

    五乃乃心疼地看了闺女一眼,倒也没直接劝她。而是把毛衣针和毛线团递过去,对她说道。

    “你去年跟我学织围巾,学了半截儿就去温习功课了。后来,还是我帮你把围巾织完了。今年你也不用复习功课了,虽然偶尔出去办事儿,可这编织的活计还是捡起来的好。这对于每个女人都很重要。

    你也可以给你心里想着的人织条围巾,然后寄过去。到时候,他一定会明白你的心意的?!?br />
    五乃乃实在太温柔了,完全都不会骂她,你这死丫头怎么这么不争气,居然还为一个男人掉眼泪;却会想方设法抚慰她那颗受伤的心。

    一时间,苏秀秀觉得心里暖暖的,好像也没有那么难过了。

    “嗯?!彼婵谟ψ?,接过五乃乃手里的毛衣针和毛线团。

    然后,也随着五乃乃一起坐回到炕上,开始编织。

    五乃乃仍是轻声慢语地教苏秀秀怎么起头,怎么上线。

    秀秀早就把去年学的给忘了,再加上她手指头也不是很灵活。一开始,她织的很慢,甚至还经常跳线,自戳手指。

    可慢慢地,她真的静下心来,动作也开始快了。

    苏秀秀把所有的情绪,好的怀的,悲伤的,思念的,快乐的,甜蜜的,都沉浸在编织里。也就忘了离别的伤感了。

    就像五乃乃说的那样,她真的打算把这条记载着思念的围巾,织出来,然后再寄给松哥。

    因为有了这条围巾分散注意力,苏秀秀好像并不太难过。很顺利地就渡过了离开松哥的不舍时光。

    再加上,她还有一摊子活需要去做,也就更没时间悲伤了。

    白天的时候,如果杂货铺有事情。秀秀肯定得往马叔家里跑。正赶上元旦,又免不了做起“买杂货送J蛋”的促销活动。

    元旦当天,苏秀秀又特意到杂货铺里帮忙,也跟着他们一起,站了一整天。

    不管什么时候,老头老太太家庭妇女们都很喜欢这种能占便宜的促销活动。

    由于十二月初的时候,苏秀秀就提前写了大字报,贴在杂货铺的外面。不管是新老顾客,还是路过的行人,都看了整整一个月。

    苏秀秀本来还想印一些卡片,拿去远处发放,引来客源。

    后来想想他们开分店的计划,只得暂时作罢,总不能一口气就吃下一个胖子。何况单独一家老店,未必容得下那么多的顾客。

    不管怎么说,宣传的效果还是出来了,到了元旦当天,杂货铺的买卖格外火爆。

    很多客人似乎都攒了不少的货物,直到这一天才过来买。

    一时间,小小的杂货铺挤满了人,苏秀秀,老马两口子帮忙算钱,拿货。

    苏志平站在一旁,负责在小纸条上写上购物所花钱数。

    另外还有三个年轻的小伙子也过来帮忙,一人负责维持秩序,一人负责发J蛋,一人负责接待客人。

    这样一来,总算还能张罗得过来。

    顾客大多买完东西,直接就要兑换J蛋,哪怕只有三两个J蛋他们也觉得赚到了。

    *

    苏秀秀趁着工作的间歇,还要分神注意另外三人的工作情况,顺便看了看他们的面相。

    小唐是个爱笑的人,他长得跟普通人不太一样,嘴角天生向上弯起。这样一来,他跟别人说话的时候,即使他不笑,却也显得很热情。

    这种面相的人大多聪明,能干,不会和人计较,属于值得信赖的人。

    另一个胖子姓康,别人都叫他二胖。这人脑子特别好,却在说话方面有些跟不上。好在老马让他负责换J蛋,他算得仔细,一个J蛋都不带错的。

    这人嘴唇厚,虽然不善于言辞,却也重情重义。

    还有一个姓郭,这人虽然没有别的优点胜在老实,听话,让他干嘛就干嘛。

    只是他口角向上,人很天真,又喜欢帮助别人,没什么心机。只是必须提防他有的时候容易被别人利用。

    苏秀秀一看这三人,面相倒都不是什么J猾之徒,也就放心了一大半。

    *

    这事其实也算赶巧了。以苏志平那样的性格,大庄到底还是容不下他。

    再加上老马之前也跟苏志平说了,打算再开第二家杂货铺分店。

    苏志平思量了两天,还是决定不回老家,跟着老马一起干杂货铺了。

    他这么一来,另外那三个曾经受过老马恩惠的,在大庄手底下混得却不怎么痛快的小伙子,小唐,二胖,大锅,也纷纷找到了老马。这才有了他们三个一起过来帮忙。

    老马现在只开这一家杂货铺,肯定用不了这些人。

    好在苏志平已经在这边干了一段时间,倒也任劳任怨,搞清了进货卖货的一些事宜,他也懂得收敛脾气,跟周围住的居民打交道了。

    就这样,在元旦之后,老马就开始跟容五爷和秀秀商量着开第二家杂货铺分店的事。

    几人凑在一起谈论过后,就准备等开春三四月份,就开第二家分店。

    容五爷很快就找了一间合适的铺面,比老马这个铺子要大些,也是临街的。

    那铺面距离老马家有五六站地远,用苏秀秀的话说,这个距离刚刚好。既不影响老店的生意,又方便进行同步管理。

    到时候,新开的店自然可以跟着老店一起做促销活动。两边连起来打广告,肯定能引来不少的顾客。

    现在他们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这四个跟着老马一起干的小伙子,能不能对顾客好好说话,笑脸迎人。

    只是之前跟着老马干的人,大多都有点案底儿,也找不到什么正经工作。甚至有人是进过监狱,服刑之后被放出来的。

    好在苏志平,小唐,二胖,大锅这几人没有特别暴躁的,或者性格差劲的。

    他们每个人都不太完美,苏秀秀倒觉得几人凑在一起还是可行的。

    小唐性格开朗,可以在店里负责接待客人,做推销。二胖头脑清楚,可以负责算账。苏志平是个明白人,性格沉稳可靠,对店里的所有事情都能上手,他可以独当一面当分店店长。

    至于大锅,他可以先留在老马总店里帮忙。

    等到苏秀秀把分店的人员配置拿出来一说,老马大为震惊。

    “人员这就分配好了?而且安排得很挺合理。秀秀,你才在我这呆了没两天,就把那几个小子的性格都给摸清楚了?!?br />
    苏秀秀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笑。

    老马却忍不住跟容五爷夸赞道:“秀秀还真是心细,看人也准?!?br />
    容五爷在旁边听着,也觉得很满意。一时间,他难免脸上露出少许的得意之色。

    就这样,大家把人员安排也给定下了。

    因为之前也没有做分店的念头,一切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苏秀秀又说,老店和分店应该统一装修,统一挂一个招牌,最好连店里的货架布置顺序都要一样。

    起初,老马并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要这么做。

    苏秀秀不免又跟他们说了一下品牌连锁的概念。

    最后大家就定下了,以后所有的杂货铺,都叫老马杂货铺。装修也是统一风格,牌子统一成绿颜色。在老马杂货铺的小面还有一排小字“社区居民好帮手?!?br />
    这样一来,苏秀秀也没少跟着老马出去跑。一时间,她也见到了装修的师傅,做招牌的木匠,也去了工商所办理相关手续,诸如此类。

    苏秀秀把这些事情统统都经历了一遍,也算一份难得的体验。

    到一月底的时候,第二家杂货铺也装修好了。手续也办得差不多好了。只等着过完春节,放放气,再选个良辰吉日,就正式开业了。

    那几个小子也受到了老马的严格培训,争取让他们一放出去,第二家杂货铺也能成功。

    苏志平因为要当店长,所以格外尽心,这对于他来说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马爷不计前嫌,这么费心培养他。五爷和苏秀秀那对父女也没嫌弃他有案底。

    倘若,第二家杂货铺成功了,那么他的人生将会从此改变。

    以后再也不是什么混子了,也能有份光明正大的工作了。而且,马爷给的工资比以前只多不少。只要这家店能做好了,将来他也能有股份分红。

    想到这些,苏志平压着牙一直对着镜子练习微笑,只是为了自己在面对顾客时,能够尽量和气些,千万别把客人吓跑。

    不止是他,另外三人也背了许多招待客人的说辞。

    苏秀秀很有先见之明,从第一家杂货铺开业时,就让老马写日记,把所有的突发事件都记在本子上,也可以写一些自己的想法和感悟。

    这次又根据老马的日记,整理成一本小册子,印出来发给那四个小伙子一起学习?;贝?。

    这些都只是老马的经验之谈,等到正式开业之后,他们肯定还会遇见更大的挑战。只是有了这个小本子上的经验,他们至少不会慌乱无措,或者忙中出错。

    老马家这边一个个摩拳擦掌地,准备大干一场。

    也就在这种时候,老冯家那边却又出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