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第 47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47

    跟老冯商量好之后, 容五爷就带着二国去医院看病。

    老冯和老陶这两口子, 原本也没太当回事。

    他们都觉得孩子个头比同龄孩子小,长得也慢, 算不了什么大事。苏秀秀刚去容家的时候也是又瘦又小的, 现在不也长高了么?

    老冯就想着, 大不了也跟苏秀秀那样,开些钙片回家来吃。

    可他们哪里想得到, 二国到了医院之后,就跟苏秀秀完全不一样了。

    光是检查就费劲得多,上午查完下午还要继续查,根本没时间回家去吃饭。

    爷俩只得在医院附近买了点吃的, 将就了一下。

    做完检查, 医生又单独对容五爷说,二国真的患有侏儒症。

    暂时还不知道是寄生虫引起的, 还是其他缘故。所以, 还需要进一步检查。

    医生也跟容五爷解释了病的成因。早在五十年代, 国内专家就研究过寄生虫对侏儒症的影响, 七十年代,又有人进行了进一步研究。

    特别是二国家里还是养鱼的, 所以,医生就怀疑二国这毛病跟寄生虫有关系。

    除此之外, 医生又给容五爷推荐了一个比较权威的专家。

    容五爷带着二国回家后, 跟老冯一说, 他们老两口子也傻眼了。

    特别是二国妈老陶, 本来她眼睛就不好,一听说小儿子得了这个毛病,当场就哭了出来。

    “我们家这两个孩子怎么就这么命苦呀?难道说这真是报应?那也应该报应到我这老不死的头上来,怎么能这么折腾我儿子呢?”

    老冯只得连忙安抚她道:“你急什么,别胡说八道的。没听五爷说了还要进一步检查么?咱们得了这病,好好治疗就完了呗,有什么大不了的?!?br />
    容五爷也开口说道:“老陶,这事你放心,我把二国当自己的孩子看,这事我定然会管到底?!?br />
    老冯却连忙说道:“这……倒是不用了,到时候,家里该拿钱拿钱,该怎么治疗就怎么治疗,咱们配合医生就是了。再说了,这几年跟着您干,我也挣下不少身家,家里给二国出治病的钱还是有的?!?br />
    容五爷也没再说什么,接下来就准备让老冯跟他一起带着二国去医院做进一步检查。

    他们去检查的时候,龙鱼这边也怕有什么突发事情,大国应付不了。

    容五爷干脆就把苏秀秀叫来这边盯着。苏秀秀还提议把陶婶也接下来,一起照顾着。

    老冯看着他们一大两小,一个瞎婆子,一个傻孩子,一个柔柔弱弱的半大丫头,着实有些放心不下。就对容五爷说道:

    “五爷,留他们三个在家,恐怕不太合适,倒不如还是我留下来吧?”

    容五爷却说:“老冯,你放心,我家这丫头别看她年纪小,心里还算有成算,你就放心吧。再说了你不是也心急火燎地,想看看二国这病到底怎么回事么?”

    老冯又说道:“那不如您留下,我带着二国去看病。我老冯虽然认字不多,二国这小子却是个精明能干的。挂号什么的,他自己也就办了。上次他和大国还带着老陶去医院看了眼病呢?!?br />
    容五爷叹了口气,又说道:“老冯,你就别磨蹭了。我家丫头留在这里没事的。她有主意着呢,什么事都解决得了。咱们也别耽误时间了,给孩子看病要紧?!?br />
    老冯仍是觉得不放心,到底他们这屋子里的龙鱼实在太值钱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可耽误不起。

    容五爷看不过他这么磨蹭,直接把他硬拉出去了。打发他赶紧上楼看看,还有没有要拿的东西了。

    看着离开的长辈们,二国忍不住又回头看向了苏秀秀。

    苏秀秀拿起了一小袋子吃的喝的,塞到了二国手里。

    “不知道检查的时候要不要空腹,就没让你吃饭。到了医院问问医生可以吃再吃,检查完了,你再吃点喝点也成。放心吧,没什么大事,你这毛病是能治好的。等治好了以后,你肯定长得比我还高呢?!彼招阈阋裁凰凳裁刺乇鸬幕?。

    可陶二国本来年龄就不大,他再怎么聪明圆滑,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侏儒症吓了一跳。

    这些天,他反复想着他的身高只有一米四,会不会这辈子也就这么高了?到了外面,别人都会叫他小矬子。他就像个真正的怪物一样。

    他们家本来就是这么个情况,父亲老了,母亲眼瞎,大哥永远都是个大孩子。这个家里也就他稍微好些,可他还是个侏儒。

    二国生怕父母担心,没敢在他们面前露出过半点负面情绪。在家里甚至绝口不提他有病这个话题。

    直到今天,苏秀秀细心地给他准备了食物,又温声安慰他,给他打气。

    二国这个一向坚强的男孩,才忍不住眼圈一红,差点哭出来。

    苏秀秀看了看这个财运加身的小妖怪,就跟尾巴断了似的。

    没办法,也不管这货是不是未来的J商笑面虎了,她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好了,你可别哭。不然的话,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事连我爸妈都不知道?!?br />
    “什么秘密?”二国见她一脸神秘,也顾不得继续难过了。

    苏秀秀附在他身边,低声说道:“我家世代流传下来一个本领,我祖母还留了个妆奁盒子。其实,我们家里会看相?!?br />
    二国听了长相,差点喷出来,刚想吼苏秀秀?!澳愀鲂∩瘢?,我都这么倒霉了,变成侏儒了。你难道不能给我正经点么?”

    只是,他一抬头看向苏秀秀那双眼睛,漆黑如墨,深沉似海,一时间,所有要说的话,在舌尖转了一圈,又吞回到肚子里去了。

    苏秀秀又正色说道:“我看你面相,将来身高能就算到不了一米七,也能到一米六九。你就放心地去治病吧,别再想那些奇奇怪怪的事了!”

    说完,又把一个符强行塞在了二国的口袋里。

    那一刻,陶二国都傻掉了,完全动弹不得。他只觉得脊背有些发冷。

    直到他父亲在外面喊了一声?!岸?,你还在干嘛呢?我都拿好东西了,你也赶紧出来吧!”

    二国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这才算恢复了过来。

    “你在搞什么鬼?”他忍不住指着苏秀秀。

    苏秀秀却轻笑着说道:“你爸叫你了,还不赶紧出去?!?br />
    他只来得及又说了一句?!澳羌依锖臀掖蟾缥衣?,还有鱼可就拜托你了?!?br />
    到了这时,二国只觉得苏秀秀这小妖怪虽然狡猾却很靠谱。

    苏秀秀笑眯眯地看着他,点了点头,却也没有再说话。

    二国这才飞快地跑了去,手里还提着苏秀秀为他准备的食物。

    跑到外面,一看见父亲和容五爷,他这才冷静下来??善婀值氖?,他却不像之前那么担心了。就好像他真的相信,他自己起码能长到一米五似的。

    不得不说,苏秀秀这丫头实在太奇怪了。

    莫非她还真有什么非常之法?二国不由之主地摸了摸口袋里的符,只觉得那个符有些发热。也不知是他的手指头在发热,还是这个符真有什么奇怪的作用?

    二国越来越觉得他就跟那条金龙鱼差不多,同样也中到了苏秀秀的咒。

    想到这里,二国又忍不住摇了摇头,心话说,都怪苏秀秀这小妖怪,把他也弄得神神叨叨的。

    可正因为她这么一折腾,二国到底还是安心下来了。

    三人绕到街上,坐车直奔医院而去。

    留下来的苏秀秀,一开始就跟大国和老陶说好了,一切听她的安排。

    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她一示意,大国和老陶就都不要出声。

    大国虽然孩子气,却很听秀秀的话。特别是他喜欢苏秀秀,自然愿意配合她。

    老陶虽然觉得苏秀秀有点小题大做,拿着J毛当令箭??伤降仔卸槐?,自然就听了苏秀秀的安排了。

    老陶眼神不好,可她听力却比寻常人好太多了。

    留在下面半地下室,本来也闲来无事,她又不能养鱼,干脆就坐在客厅里织毛衣,顺便听着楼道里的动静。她其实是想着,二国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她也好第一个迎出去。问问他们孩子的病到底怎么样了?

    苏秀秀则是在里屋,帮着大国干活,时不时还出来看看陶婶。

    老陶眼睛看不见,干脆就让秀秀把灯关了。

    一上午,也就这么过去,到了中午,苏秀秀又帮着陶婶和大国弄了饭。

    老陶因为二国这事,有些心浮气躁的??伤床坏貌凰?,苏秀秀这姑娘实在体贴。

    不只是对大国,就连她也被照顾得很好。

    本来二国有病,跟人家小姑娘也没什么关系。人家还这么愿意帮忙,实在是仁至义尽了。

    老陶之前是心偏了,脑子坏了,才觉得是苏秀秀抢了二国的前程。

    那些日子,老陶一直对苏秀秀看不顺眼,心里对她也有些怨怼。

    可惜,她们本来见面的机会就少,每次苏秀秀都对她这个长辈都是毕恭毕敬的。老陶也只能稍微沉下脸,表示不满。

    为此,她老头老冯在私底下没少骂她。

    “容五爷对咱们家那么好,他当初不收养二国,也是为了咱们家着想。偏偏你这瞎眼婆子,居然还动了歪心思,想贪人家家产。你也不怕老天降下一道雷来,劈死你个忘恩负义的!”

    她却反驳道:“我怎么就忘恩负义了?我也是为了容家着想。秀秀到底是个丫头,自古以来哪有女孩继承家业的?”

    老冯就骂她:“那秀秀也姓容,他们姓容的有谁来继承家产,管咱们姓冯的什么事?你就别妄想着占人家便宜,白拿人家的家产了?”

    老陶却说:“这都是人的本性,有机会得到更多的钱,谁还不愿意呀?也就是你这傻老头子,死心眼,打算给容家打一辈子下手。大头他赚,辛苦你来?!?br />
    老冯气得当场就给他媳妇两个大嘴巴,又破口骂道:

    “你怎么不想想咱们家之前过得什么苦日子?

    帮你们村里养鱼,他们给咱们一条鱼没有?非说咱们都是外乡人,算不得他们本地人?;共皇且蛭隳锛宜吮黄鄹好??那时候,你的亲戚怎么不帮着说几句公道话呢?咱们家穷得揭不开锅的时候,你的表哥表嫂给你一把米了?

    现在咱们家有钱了,那两臭不要脸的老不死又跑到你面前搬弄是非。我还跟你说,再敢说三道四,惹事生非,你就给我滚回娘家去。我可伺候不了你这个忘恩不义的蠢婆娘?!?br />
    老陶被骂得哭了起来?!八堑降资俏仪灼??!?br />
    老冯却骂道:“呸,他们来咱们家一趟,抽屉里少了30块钱,要不是二国精明,指不定拿走什么呢?这算哪门子亲戚?没有容五爷咱们就能住到城里来了?你这老瞎子就能每天吃上R了。人心不足蛇吞象,你再贪心下去,就请等着有报应吧!”

    当初老陶被吓住了,她也怕老冯不管她,也就没再说什么??尚睦锏降谆褂行┎环环?,觉得自己没错。

    这倒好还没过两月,她的小儿子就得了侏儒症了?;顾凳撬茄愕?,吃了鱼容易生寄生虫。

    老陶因为这事没少哭,她在夜里睡不着觉,就拉着老冯的衣服说:“这都是老天给我的报应吧。是因为我太贪心么?”

    可老冯却没再搭理她。

    到了现在,老陶觉得都是自己害了儿子,愧疚和后悔已经快把她*疯了。自然也没心思去理苏秀秀了。

    吃完饭,苏秀秀和大国又去照顾龙鱼,甚至还一起玩了一会儿魔方。

    老陶看了苏秀秀一眼,到底没说什么。继续一个人留在客厅里,织毛衣打发时间,顺便听着外面的动静。

    到了下午,一两点的时候,老陶突然就听见楼道里有动静。

    他们虽然也压低了声音,可老陶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有个尖嗓子的青年粗鲁地说道:“不是说,养鱼的那家子就住在这边么?有个傻老头特别擅长养鱼,那个瞎眼老太太是个傻子,别人哄她两句话她就信了。他们还有一个大傻子,一个小矬子两儿子。米老板可是说了,把他们一家子连锅端了,那鱼全都给带走?!?/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