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第 48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48

    老陶听着楼道里的声音, 整个人都傻掉了。

    那些人怎么会知道他们家的情况呢?这些可都是她跟表哥表嫂说过的。

    再次跟乡下亲戚联络上之后,表哥表嫂一进城, 见村里的破落户老冯家, 现在日子居然过得这么好, 住在敞亮的楼房里,好饭好菜的吃着。

    就起了攀附之心,说了不少讨好老陶的话。老陶自然也答应帮着他们问问, 表哥的儿子能不能过来跟着老冯一起帮容五爷养鱼。

    结果这事根本就没传到容五爷耳朵里去,老冯自己就不同意。反而把老陶骂了一顿。老陶也只得回绝了表哥表嫂。

    那两人生出了歹念, 就挑拨老陶, 说是如果老冯不跟容五爷干,凭着这身养龙鱼的本事, 定能赚到更多钱。

    当时,老陶正因为容五爷突然收养了苏秀秀,就好像到他们嘴边上的肥R, 拐了个弯又送到别人嘴里去了。她也因此心生不满, 就对表哥表嫂透露了不少养龙鱼的内情。后来,也曾挑唆过老冯放弃容五爷,转投米老板。

    老冯也因此动手打了她,还再乱说话, 就要跟她离婚。老陶这才歇了这份心思。

    只是她又哪里想得到, 她是不闹了, 别人却不肯轻易放过她。

    她表哥表嫂转头就把他们一家出卖个底掉, 这简直就一点活路都不给她留。

    容五爷是什么人, 对他们家早已仁至义尽,好得不能再好了。

    二国生这侏儒症,容五爷忙前忙后的带着孩子去看病。

    这时候要是出了什么事,不止老冯会跟她离婚,就连二国恐怕将来也都不会再认她这个妈了。

    想到这里,老陶才开始后悔。

    这时,又听见楼道里的人问道:“他们一家子住在几楼来着?鱼又养在几楼?”

    另一人说,“她家住在三楼,鱼好像养在下面,难道是二楼不成?不管了,咱们先去301抓了老冯家那个瞎眼的蠢婆娘,那婆娘是个碎嘴子,又是个二傻子。问她什么,她就都说了?!?br />
    那人也说:“你说得对,那两个乡下人都说,他们一家人好对付得很,咱们先去301吧?!?br />
    老陶听着那帮人骂她,又听他们提起表哥表嫂,一时间心如刀绞。

    等到那些人一上楼,她再也顾不得其他。连忙低声叫道:“秀秀,秀秀,你快出来?!?br />
    她一边喊一边摸索着,向养鱼的房间走来。

    苏秀秀听见外面有动静,带着大国就出来了,开口问道:“陶婶,到底怎么了?”

    老陶也顾不得其他了,连忙抓住了苏秀秀的手说道:“有人要来抢咱们的龙鱼了,他们现在上三层去我们家抓人了。马上就会下来一层一层地找咱们这里,这可怎么办呀?”

    苏秀秀听了这话,也顾不得安抚陶婶了。连忙拉了大国往门口走去。

    本来容五爷当初已经布置好了,这外面带着大铁门,里门又布置了防盗。刚刚他们走了,苏秀秀就直接把门锁好了,为了以防万一,她又让大国跟她一起,把一个大柜子堵在大门口了。

    这才走过来,询问陶婶:“他们说的话,您都听清楚了?”

    陶婶早就哭得不行了,又怎么敢隐瞒她,连忙又说道:“这事都怪我混蛋,都是我贪心闹的,如果不是我听了表哥表嫂的挑唆,也不会跟他们说那么多事,更加不会泄漏养龙鱼的事。倘若今天这些鱼真的出了什么事,我干脆一头撞死算了。怎么对得起容五爷?我死了都赔不起呀?!?br />
    苏秀秀连忙拍了拍陶婶的手,又说道:“您先别哭,咱们总得想办法解决才是。您先把话跟我说清楚?!?br />
    她的声音实在太过冷静,一时间陶婶也清醒了过来。她连忙又问道:“咱们还能想办法解决么?他们有五个大小伙子呢?!?br />
    苏秀秀说:“没办法也得想出办法来。您确定那些都是米老板找来的人么?”

    老陶这才点头道:“就是米老板让他们抢龙鱼的。我听力比常人好,刚才听得一清二楚。而且,我表哥表嫂当初也提起过米老板?!?br />
    苏秀秀又拍了怕她的手说道:“那行,您先到里屋躲起来,倘若有人拍门也别出声,假装这里没人在。其他的事我来想办法?!?br />
    “这能行么?”老陶又问。

    苏秀秀也不管她怎么想了,连忙就把能关的灯都给关上了。

    她本来也不喜欢姓陶的这老太太,这人眼皮子太浅又贪心。之前,她也没少给苏秀秀下不来台。

    苏秀秀只是看在冯叔大国二国的份上,她才不跟她计较的。

    处理好这些之后,苏秀秀很快拉来大国简单地说道:“有坏人来抢咱们鱼了?!?br />
    大国一脸紧张地问道:“那咱们该怎么办?”

    苏秀秀就说:“等会我顺着之前你说的那扇小窗户,去找民警叔叔过来?;ぴ勖?。你负责留下来关好窗户,顺便陪着你妈。只是你记得,外面再怎么拍门你都别开,就像咱们之前玩的捉迷藏一样?!?br />
    大国都快急哭了,又说道:“不然还是我出去抓民警叔叔来帮忙吧?我力气大,能?;ぷ约??!?br />
    苏秀秀却说?!安恍?,你太胖了,钻不出去,倒不如我出去。不过等会你得帮我扶梯子,能做到么?”

    大国非常害怕,可是秀秀用那种信任的眼神看着他,就好像大国也可以?;に频?。

    于是,大国鼓足勇气点头道:“我能做到?!?br />
    “好,咱们走吧?!彼低?,她就拿起东西,带着大国向另一边走去。

    一时间,老陶都听傻了,她从来没想过,原来苏秀秀老早就准备好后手了。

    这时,老陶也顾不得其他,只得摸索着跟着那两人,来到了最边上的小房间,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那小房间刚好有扇小窗户,正对着楼体的另一边。

    大国很快把梯子拿了过来,苏秀秀爬上去,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外面的情况。幸运的是楼后面,并没有人盯着。

    这时,老陶也告诉她?!八嵌荚诼ヌ菘谑刈拍??!?br />
    苏秀秀这才小心地打开窗子,扒开花盆,爬了出去。

    幸好她很瘦,动作还算灵活,几下子就出去了。又看着大国爬上梯子,把窗户关好了,她也把花盆放回原处。

    苏秀秀这才带上了运动帽子,背着包,就跟普通高中生似的,往小区门口走去。

    一路上,她也看见了两个行为古怪的陌生人,都是五大三粗的壮汉,还真不像是普通的路人。

    苏秀秀不动声色地往前走,那些人并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也就没有上前拦着她。打量了几眼,就任由她离开了。

    就这样,苏秀秀很顺利地找到了派出所,去那边报了案,她还随口提到了容五爷的一位老顾客。

    民警一听有一帮歹徒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敢行凶抢劫,而且涉案金额巨大。一时间,所长非常重视,就召集了所有民警,向着老冯家这边赶来。

    路上,警员还临时布置了抓捕方案。

    因为刚才苏秀秀走了一圈,看得也差不多,所以,那两帮忙放哨的,没来得及回去报信就都被抓了。

    楼上的还有五个,总共有七个人,全部落网,无一在逃。后来,还抓到了一个负责运走龙鱼的货车司机。

    民警怕这边再出什么事,特意安排人在这边巡逻。甚至还组织保安,进行了人员排查。

    就这样在很短时间内,苏秀秀就化解了一场?;?。

    刚好这时容五爷老冯带着二国也看病回来了,一看苏秀秀正被民警问话呢,容五爷一下就急了。

    他也管不了其他,连忙跑过来,客客气气地对民警说道:“我是她爸爸,我就想问问我闺女到底做了什么了?她在家可是再老实不过的一个孩子?!?br />
    民警看了他一眼,差点笑出来,连忙又解释道:“老先生,您放心,你闺女没犯错。她刚才爬窗户出来,到咱们派出所报案了。这不是么,咱们刚才抓了几个打算抢鱼的贼?!?br />
    容五爷刚刚有点放心下来,一听说苏秀秀帮忙抓了抢鱼贼,立马又紧张了起来。

    只是他也不好当着民警的面问这些,只得等他们走了,这才拉了苏秀秀回去说话。

    进屋的时候,也费了好大的劲,倒是拿钥匙把门打开了,门口堵着个柜子,根本推不动里面的门。

    大国又躲在房间里不出来。没办法,苏秀秀只得又绕到楼后面,走到窗前敲了敲窗户,大国这才爬上梯子把窗户打开,跟苏秀秀说话?!澳阍趺椿乩戳??”

    苏秀秀笑着说:“好了没事了,民警叔叔把坏人抓走了,爸爸也回来了,你去推开柜子帮他们把门打开吧?!?br />
    大国这才关好了窗子,飞快地跑出去开门。苏秀秀又放好了花盆,走了回去。

    所有的人总算聚在一起,唯独老陶躲在房间里,死活不敢出去。苏秀秀又让大国进去陪她。

    容五爷这才连忙拉着苏秀秀近前说话?!暗降追⑸耸裁词?,闹得这样热闹?!?br />
    这时老冯和二国也跟着凑了过来,苏秀秀连忙说道:“冯叔,你们还是先上楼上看看去吧。那些贼先去的您家,我这才有功夫,爬出去到派出所报的案。好在一个贼都没跑,民警也把他们从您家拿的东西都搜出来了?!?br />
    老冯听了这话,回家一看,家锁果然被敲坏了,家里也被翻得乱七八糟,不成样子。

    特别是关于养鱼的那些书籍和笔记也被抢走了,还有家里的存折也没能幸免。

    老冯气得浑身发抖,面白如纸。二国生怕他气出个好歹来,连忙上前安抚道:“爸,您可千万别生气,没什么大不了的。民警来得还算及时,并没有造成什么大损失?!?br />
    老冯却忍不住老泪纵横,嘴里说道:“你说我这到底是什么命呀?怎么就娶了你妈那个败家婆娘,又傻又怂缺心眼也就算了,她还贪心,又是个瞎子,谁好谁坏都分不出来,还想图人家容家的财产。这可倒好,依我说以后咱们家这日子也别过了。我要跟这婆娘离婚,管她以后是死是活?!?br />
    二国也觉得他母亲抠门、短视、贪婪,眼皮浅又容易被旁人挑拨??伤僭趺床缓靡彩撬堑穆?,二国实在没办法对她置之不理。只是可怜父亲这大半辈子活得的确憋屈。

    二国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解父亲才好,只得说道:“还好秀秀精明,咱们养的龙鱼一条没少?!?br />
    老冯却哭道:“可咱们心里欠下的债永远都还不清了。以后我还怎么跟着五爷继续做事?就算他不跟咱们计较,可我这张老脸燥得慌。今天五爷还跟医生说呢,要给你用最好方法治病,什么药好用什么,所有费用他来出。你说你妈怎么就这么缺德呢?她那舌头长,怎么也不拿剪子剪了?居然连你看病这事都往外说,不然别人能抓着空子么?”

    过了好一会儿,二国才垂着眼睛说道:“正因为咱们欠下的债多,你才应该继续好好跟着伯伯干。除了您和大国,伯伯再也找不到合适养龙鱼的人了。您要是怕我妈再泄露消息,干脆找间房子把她安排过去住吧。大不了咱们也像容家那样,找个合适的保姆负责照顾她。我们没事的时候也可以去看看她。只是我妈那样子,你就留条路,让她凑合活着吧?!?br />
    说完这话,陶二国眼底一片冰冷。这一刻,他突然有点明白苏秀秀当初到底有多绝望了?被亲近的人在要害狠狠地捅了一刀。

    好在他母亲只是人蠢,并不是真的想要害他们??伤招阈隳潜吣?,她大伯大伯母是铁了心,把她给卖了。怪不得苏秀秀变成现在这样了。

    想到这些,二国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也到了该决断的时候了。有时候,愚孝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老冯想了半天,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他又拉着二国悔恨交加地说道:“二国,你哥也就算了,估计他这辈子也讨不到合适的媳妇了。只是将来你讨媳妇,两只眼睛千万放亮着点,别挑那些好看的。长得好看真没用,人糊涂,拎不清,自私缺心眼,就是个搅家精。这样的媳妇将来是要毁你一辈子的?!?br />
    二国连连点头道:“爸,您放心,我知道的,娶妻当娶贤?!?br />
    老冯这才放开了他,又强忍着走到卫生间洗脸,收拾,顺便也要整理一下情绪。

    等会他还要再去找容五爷好好说说呢。

    而陶二国呢正两眼发直地盯着一面墙壁看,他看得越久,眼神就越发狠戾。

    这就叫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得了侏儒症这事还没个结果。偏偏家里又弄出这些是非来?

    他本来一心想报答伯伯对他们一家人的恩情,也想着要真心善待容家的每一个人。

    只是想报恩怎么就那么难?

    命运就像一只无形的大手,一直在他背后狠狠地拉着他,让他们越欠容家越多。

    偏偏容家人却仍是愿意善待他们,帮助他们。就连苏秀秀那种小妖怪也发自内心地希望他能好。

    想到这里,二国摸着口袋里的平安符,只觉得心口一片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