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第 51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51 又一年

    不管怎么说, 自从米老板指使的那帮家伙被抓了以后,老冯这边也算稳稳下来了。再也没有别人过来捣乱。

    只除了二国受了不少的罪,每天老冯都要不厌其烦的帮儿子熬中药。他们房间里都充满了中药味。

    其实, 最难受的还是二国,二国打小也没生过什么病,更别提喝中药了。

    现在却要把中药当水喝, 二国有时候喝得都想吐。

    只是不喝又不行, 这可是给他治病的。

    在家的时候, 二国心里难受也不能说出来。

    他母亲老陶在发生那么多事之后,整个人都变了模样,话也少了很多, 也不像之前那样喜欢跟人聊天了。

    她甚至还说要信佛吃素,帮小儿子积德。

    至于二国的父亲老冯,每天照顾龙鱼已经很累了,还要天天给他熬药, 帮他准备一日三餐, 还要注意营养。同时,也要照顾孩子气的大国。这样一来, 父亲实在很累。二国也就不想再给父亲找麻烦了。

    所以大多数时候,药再苦他也会直接往肚子里吞。

    倒是苏秀秀细心又体贴, 她知道二国喝中药不好受。就从老马家杂货铺拿来了不少话梅,陈皮, 杏干之类的小零嘴儿给二国送过来了。

    二国一开始还顾及自己男子汉的形象, 就说他才不吃这些小姑娘吃的零嘴儿呢。

    可苏秀秀却直接把那口袋零食都丢在二国怀里, 嘴里淡淡地说道,“吃中药太苦了,含一两个甜甜嘴儿,又没人说你不够爷们儿?!?br />
    这话一下就戳在二国心坎里去了。二国原本想着就算他的病治不好了,永远都只有这么高??伤睦锶慈允歉鼍奕?。再怎么样,也要做个堂堂正正的小爷们儿。

    自可惜自从上次在小公园里,苏秀秀在他面前摘下温柔善良的面具之后,说话办事儿都随意了许多。

    甚至,动不动就戳二国两句。偏偏苏秀秀说的那些歪理二国想反驳都反驳不了。

    二国每次被苏秀秀弄得没办法,就想起那句惟小人和女子难养也。

    在没查出他有这病之前,二国只觉得跟苏秀秀这小妖怪相处还真累。

    查出这病之后,秀秀对他的态度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反而开始用这种类似跟他吵嘴似的方式一直在安慰他。

    二国觉得苏秀秀并没有同情他,一直在维护他的尊严,哪怕他即将变成小矮子了。

    除此之外,苏秀秀总是能发现二国的不安和不方便之处。总是默默地帮助他,关心他。

    就算他母亲做出了那么多对不起容家的事,可容五爷和秀秀对他们家的关心却从未改变过。这让二国感到很温暖。

    不得不说,在和苏秀秀的吵闹嬉笑中,二国也慢慢放松了下来。

    秀秀动不动就说,二国财运加身,将来注定会成为一个富豪??嫘κ?,偶然间也曾说过,二国将来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二国后来也就觉得,自己这病也不算什么特别大的事儿。就算自己长不高,将来也可以踩着高个子走上去,不是么?

    到了后来,二国虽然想歪了,又变得有些偏激??伤男奶吹雇玫?。

    平日里,该吃药吃药该去看病就去看病。甚至还养出了吃小零嘴的小习惯。

    老冯看见小儿子这么想得开,压力也变得小了不少。至于儿子的病能不能治好,一切就看上天注定吧!

    每隔半个月左右,二国就得去看一次老中医,到时候还要号脉,再根据脉象调整药方。

    有时候,是老冯陪着儿子去看??;有时候是容五爷陪着侄子去看??;还有什么时候,大人们都很忙,家里那些龙鱼,需要特别小心照顾的时候,老冯也走不开,容五爷也有别的事情。

    苏秀秀干脆就陪着二国去看病了。

    自从上,次闹出偷鱼那事儿之后,老冯就特别信服苏秀秀。他甚至觉得要论随机应变,处理事情的能力,他都不如苏秀秀精明。

    所以,苏秀秀要陪二国去看病,老冯自然也能放得下心来。

    就这样,秀秀陪着二国坐着公共汽车,穿过大半个北京城去看病。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倒也还算自在。

    二国从小就要照顾大国,还要帮着父亲照顾母亲。他从未把自己当成真正的小孩子看待。

    偏偏到了苏秀秀这边儿,他倒成了被照顾被迁就的那个。

    二国慢慢地就觉得,其实有个苏秀秀这样的姐姐,似乎也是一件挺不错的事。

    虽然苏秀秀这人神神叨叨,是个小神G,还非说她会看相。二国虽然不信鬼神,可既然苏秀秀一直说将来他能发财,他能成功。二国也想做个成功的人了。

    虽然喝了半个月的药,可二国的病暂时还是那样子,短时间内,医生也说不出是好是坏,只能持续喝中药。

    *

    很快,一月份就要过去了,1987年的春节即将到来。

    苏秀秀织的围巾,紧赶慢赶总算完成了。

    藏蓝色的围巾又长又暖和,苏秀秀打包之后,在一月下旬寄了出去。

    她只希望这条围巾能尽快送到松哥的手里,也算是一件春节礼物。

    与此同时,孟庭松也给苏秀秀寄来了一封信,信里不止写了他的生活,还夹了一张他自己画的素描自画像。

    孟庭松这样的人,除了小学中学上过美术课,并没学过太多美术基础,完全可以算是从头学起。

    他也很虚心地向战友请教怎么画素描画。为此还被战友们给嘲笑了。

    大家都说,孟庭松肯定是为了给小媳妇寄信,才想学画画的。

    没想到这次孟庭松虽然脸红,却没有反驳。

    一时间,那帮战友们不禁大吃一惊。

    有人就凑过去问道:“怎么着松哥,你也就休假回了家一趟,该不会你们家里就把你和小媳妇的婚事给订下了吧?”

    孟庭松一听这话,脸就更红了。他虽然故作严肃地说道:“这八字还没一撇呢,你们可别胡乱说话?!?br />
    偏偏他越是这样一本正经地反驳,那些人就越觉得他心中有鬼。

    反正不管怎么样,战友们是认定每周都给孟庭松写信的那个姑娘,就是孟庭松的小媳妇。孟庭松百口莫辩,最后索性也就不跟他们掰扯了。

    事实上,他听别人起哄说秀秀是他的小媳妇,心里其实还挺高兴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位多才多艺的战友也很乐意教孟庭松画素描。

    只是出人意料的是,孟庭松虽然自称没学过素描基础,可他的手很准,力道也足,眼力也好,画出的东西与实物十分相象。

    那位会画画的战友,拿起孟庭松画的素描画,细细一端详,不禁啧啧称奇。

    “想不到你还有这么好的画功。该不会你就是那种天生会画画的人才吧?”

    孟庭松连忙拍着他的手说道:“什么呀,我是学过食雕,把豆腐雕出型来,那才算是基本功。我打小就会用萝卜刻小动物了。这都是我爸教我的?!?br />
    听了这话,战友们不禁吓了一跳。

    “越说越奇怪了,你爸哪里像厨子了?又会武,又会雕刻的,你们家人也太厉害了吧?”

    孟庭松只是笑笑,并没有说话。真正顶级大厨,才不是他们想象中在厨房里颠个锅炒个菜,就完了呢。

    像他父亲除了做菜以外,也会写书法,还喜欢吹横笛。

    他父亲虽然长得又高又壮,看起来像个莽汉,可实际上,他做起菜来却十分细腻。做出的菜品也很考究。

    又有人就提醒孟庭松?!凹热荒慊岬窨?,为什么不雕个东西给你家小媳妇寄回去呢?”

    孟庭松却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练习素描。

    苏秀秀是把那份情谊和思念编织在围巾里寄给孟庭松。

    孟庭松则是把临别时那份恋恋不舍,画在了素描里,寄给苏秀秀。

    苏秀秀拿到那张素描画一看,上面是个五官十分像孟庭松的战士,挺胸抬头,迈着正步向前走。

    一时间,她看着这画,就仿佛真的看见了松哥一般。

    虽然这幅画没有之前那张素描画得好,可苏秀秀却更喜欢这张画。因为这里面,有松哥想让她看到的生活。

    拿到画之后,苏秀秀一连高兴了好几天。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最好的春节礼物了。

    *

    随着月末的到来,马家也好,容家也好,冯家也好,孟家也好,都开始为春节做准备了。

    冯家这边自然还是要给儿子治病,也要继续养龙鱼。

    去年过春节的时候,老陶跟老冯大吵一架。最后还是大国和二国两个儿子,陪着她风风光光地回了趟老家。把所有亲戚都走了一遍,也花了不少的钱。那些亲戚来回访,不过是提上两斤土J蛋。

    最后放在家里,也吃不完,都长毛了,也就扔了。

    今年,老陶看穿了亲戚们的嘴脸,自然也不敢提回家过年的事了。再加上,她也担心二国的病,也没什么心思过年。

    最后,还是老冯父子三人准备了年夜饭。

    另一边,一年到头,容家和孟家又要为春节庙会做准备了。

    今年,因为老马家有了杂货铺,还准备过完春节就开分店。一时间,老马还有一堆子事儿要忙。他准备在正月十五之前,把新铺子给整理好了。

    所以,老马就提前就跟容五爷打了招呼,今年就不准备在去庙会上摆摊了。

    不过如果五爷那边要是需要人手帮忙。老马就打算让惠兰带着小马驹在家,顺便整理铺子,他自己过来帮忙就是了。

    只是分钱的时候,就别算他那份了。

    老马这么豪爽,又仗义。

    容五爷自然是拒绝了他的一番好意。就让老马回去继续准备开分店的事了。

    去年,容五爷一定要拉老马,只是希望他从那个圈子慢慢退下来。

    既然今年老马有了正事做,不再去倒腾票子了,容五爷也就不再替他多C心了??纱航诿砘岬穆蚵?,还是要继续做下去。

    一月初的时候,容五爷一早就申请好了一个位置比较合适的大摊位。只等着老孟家两口子过来,再准备一些传统吃食,就打算趁着春节七天假期,再赚上一大笔。

    容五爷虽然不靠这笔钱过活,却打心底愿意跟老孟这个老兄弟合伙做买卖。这也不光只是买卖,倒像是找了个机会,两家人就一起过春节了。

    特别是今年还有了孟庭松和苏秀秀两人的事,孟洪明和寇婉茹早就跟容五爷打了招呼,说是今年要多来住几天。

    容五爷自然是求之不得。

    另一边,因为老许跟家里闹翻了,怕被前夫和大女儿找着,再过来容家捣乱。所以,春节期间老许也不准备回家了。

    她倒是提前去自己兄弟家,看了看小女儿,又留下了一笔丰厚的生活费。

    老许的弟弟一向跟他感情不错,就跟老许说了。

    “那老头带着大丫头来过我家,可我也不知道你在哪儿。他们把我家搜个遍,没找到你也就回家去了。大丫头还发了很大的脾气,说你这个当妈的连她这个闺女都不要了,以后也别想再回家了。

    后来,我又问他们带不带二丫走,他们说先放我这儿了?!?br />
    老许听了弟弟这番话,又生了一肚子气。

    她心想大闺女简直跟那老不死就是一个德性,她既然不想认她这个当妈的,那正好她也不认那个白眼狼大闺女就完了。

    万幸的是她的小闺女既懂事又听话。

    老许来之前,拜托苏秀秀,帮着买了些合适小女孩用的东西。

    苏秀秀正好在跟老马做杂货铺买卖,也接触了这些货物,就挑好的拿了一些给老许,还按照批发算的价钱。

    老许的小闺女一看这些礼物就喜欢的不行。

    老许又告诫她:“以后别人要问,你就说这些都是你舅舅给买的,知道么?”

    小闺女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大概是受到了舅舅的影响。这姑娘虽然年纪小,却明辨是非,知道父亲对母亲做了特别差劲儿的事。

    她牢牢地记着,当初是爸爸把她们给赶出来了。所以,现在妈妈也不能回去了。

    这次见面,小女儿体贴地拉着老许的手说。

    “妈,我以后一定要好好念书,将来等我毕业了,我赚钱养活你。你别跟我爸回去受委屈了?!?br />
    老许听了这话,哭得泪流满面。她心里想着,好赖这个小闺女没白养,不然这辈子她还有什么呀?

    可她到底也不方便,在兄弟家里久留。

    当天,老许就回到容家,继续努力工作赚钱去了。

    苏秀秀可是提前跟她打好招呼了。说是春节这几天要给她双倍工资,还要给她发奖金。

    老许也知道苏秀秀这个姑娘各个方面哪都好,可就是手松,存不住钱。

    老许这人厚道,为了这事还特意找容五爷说了。

    她不要红包和奖金什么的。容家在她有难的时候,肯收留她,平时给的工资也不少。何况她春节本来就没地方可去。就算不给她工资,她都愿意留下来。

    容五爷听了这话,就忍不住笑道:“既然秀秀都跟你说了,这钱必须得给。再说了,我觉得秀秀说的这个每年发奖金的福利挺好的。我还准备给我手下那些人发奖金送福利呢。老许,你也别客气了,该给你的,你就拿着吧!”

    听了这话,老许心里暖洋洋的,自然干劲也就足了。

    就这样,春节的时候有老许在家里陪着五乃乃。何况五乃乃也能自己下地行走了。

    所以,苏秀秀就想今年跟着容五爷一起去庙会做买卖。她也想从头到尾,体验一下在庙会摆摊做买卖到底怎么样?

    只可惜容五爷一口就回绝了她,让苏秀秀在家好好过年就行了。如果觉得闷得慌,可以去找大国养龙鱼,也可以去老马杂货铺转一圈。就是不许这丫头跟着他们一起去庙会。

    苏秀秀在父母面前,一直就是个乖孩子。被父亲拒绝以后,她什么话也没说,却像个泄了气的小皮球一样。

    容五爷看她这样,也有点心软??伤妒且а谰褪敲淮鹩?。

    原来,容五爷是觉得他们家小闺女身体实在太瘦弱了些。

    这几个月里,因为喝了牛奶,补充了足够的营养,秀秀虽然个头蹿高了不少,体型却仍然跟豆芽菜似的。

    他们这些身强体壮的人在庙会里做买卖,一站就是一整天,北方的冬天又冷,白天里零下十几度。

    就算他们的摊位搭了帐篷,外面有一层防水布挡着,可是小风从正面一吹,仍是吹个透心凉。

    老马家的惠兰,去年跟着他们一起做买卖,回家后就感冒了。养了半个多月才见好。容五爷也小病了一场。

    他又怎么敢让闺女跟着他们一起去受这份子罪?

    就秀秀这小骨头架子,连着吹上七天,别落下什么病根。

    可是,苏秀秀对庙会摆摊做买卖这事儿实在是很感兴趣。

    五乃乃见不得她闺女心里不痛快。就又过去跟容五爷商量。

    “不然,你就让秀秀跟着吧!你让她去上半天,我给她穿得暖暖乎乎的,找出条兔皮裤子给她穿,再找个马甲护心,再拿个暖炉。到时候,既能挡风也能保暖。你就让孩子跟你去试试吧。

    难得她这么高兴,前几天还一直说要跟她爹一起做买卖呢,说是要上阵父子兵!结果你这一棒子给打回来了,闺女心里能痛快么?”

    容五爷也没办法,老婆都来劝他了,也只能应下来了。

    那也只能让苏秀秀过去帮半天的忙,干一天最好休一天,一旦感冒了,马上停止。反正大过年的,不能让她冻着累着。

    苏秀秀这才又打起精神来,继续为年三十的庙会积攒体力。

    因为老许做饭手艺还不错,今年的年夜饭也不用容五爷帮忙了。

    苏秀秀帮忙打个下手,老许提前就把年夜饭都给准备好了。

    五乃乃倒也帮了不少忙。只是家里人都不愿意让她累着。五乃乃暂时也没办法展示她年轻时的厨艺了。倒是口传心授,教了苏秀秀一些做饭的小绝招。

    就这样,年前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得差不多了。

    苏秀秀也把自己的套房腾了出来,收拾好了,留给孟叔和寇姨住。

    她自己搬到容五爷和五乃乃隔壁的小房间里住。又把自己的房间打扫干净,收拾得利落了,趁着太阳大的时候,把被褥也都晒好了。

    容五爷看着她这么忙和,到了晚上就忍不住跟五乃乃感叹道:

    “等明年搬回祖宅里就好了,到时候房子多了,住都住不过来,咱们闺女也就不用像这样搬来搬去了?!?br />
    五乃乃却说:“这是腾出房间来给她婆家住,孩子这是心甘情愿的。她是懂事,知道孝道。

    将来秀秀要嫁人了,还要带着咱们老两口子一起过。到时候两家人住在一起,鼻子眉毛的总会发生点小矛盾小纠纷。她总得学着把婆婆也当妈看待,一碗水端平了,她的家庭才能和睦?!?br />
    容五爷听他老婆说得头头是道,一时间就忍不住闷笑起来。

    五乃乃推了他一把,随口问道:“你这老头到底在笑什么呢?”

    容五爷这才开口说道:“之前,你还死活不想把你闺女交给别人,还想让你闺女到了惠兰那年纪再出嫁。这才过了多久,你就开始盘算起她结婚后的日子了?!?br />
    五乃乃听了这话,又推了容五爷一把,生气地说道。

    “就这么一个闺女,就是我的掌心宝小棉袄,可不是什么事都要帮她想到了么。再说孩子还小,不是得一点一点教她么?”

    容五爷只得点头道:“五乃乃,您说得对,慢慢教您闺女去吧?!?br />
    老两口又说了几句玩笑话,五乃乃心情也好了起来。

    很快,他们就准备睡了。

    临睡前五乃乃还喃喃自语道:“但愿,我闺女来年也一切顺利?!?br />
    容五爷就说:“放心,你闺女这辈子运气好着呢。就算她运气不好,我这个当爹的也要帮她把气运抢过来?!?br />
    五乃乃骂道:“你这老头,又开始说疯话了?!?br />
    容五爷只是笑笑,却没再说话。

    *

    到了腊月二十七,孟洪明和寇婉茹果然提着大包小包进城来了。

    只是今年又跟去年不一样了??芡袢愫兔虾槊鞒舜戳肆酱蟀统疵娑?,又带了不少的礼物。

    原来,年前孟庭松休假回家的时候,被村里的姑娘们围追堵截?;褂泻懿簧偈迨宀细献耪宜奶煨鹁?。

    自从被苏秀秀整治之后,孟庭松对这事就敏感多了。

    因为怕他爹一激动,一糊涂,随口就帮他应下一门亲事。

    所以,到了家就把他和苏秀秀的事,包括容五爷和五乃乃都认同他们的事,跟父母说清楚了。

    他和秀秀已然心意相通,准备处对象了,不过还要再等上两年。

    由于苏秀秀年纪还小,孟庭松也还要在部队待几年,两边暂时不能公开定亲。

    可即便是这样,他和苏秀秀的关系,也算又进了一步。

    寇婉茹本来就一心喜欢苏秀秀,想让她来当孟家的儿媳妇。

    听了孟庭松的话,她心里自然是很激动。

    当天就把一年没见面的蠢儿子赶出家门,让他回到城里,多陪秀秀呆几天。

    这次来也如是,寇婉茹也不管两孩子是不是正式处对象,反正在她心里,秀秀就是他们老孟家的儿媳妇了。

    之前,寇婉茹也不敢做的那么明显。这次一来可不一样了,她大着胆子拼命地对苏秀秀好,自然也拿出家底来,给秀秀准备了一些礼物。

    双方一见面,寇婉茹立马把秀秀拉到自己身边来。

    随口说了最近家里的境况之后,寇婉茹就从手腕上褪下一个镯子,套在苏秀秀的手上了。

    苏秀秀一看那镯子,顿时就有点傻眼。

    寇姨居然给了她一个錾金手镯,上面带着龙纹,龙嘴上还镶嵌着一颗圆润的珍珠。正合了二龙戏珠的寓意。

    这个镯子不仅做工精致,龙纹也十分*真,整个镯子看起来美轮美奂。

    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用得起的凡物,倒像是皇宫里才用得起的首饰。

    关键是这样一个镯子,不管什么时候,都价格不菲。说它是传家之宝,也不为过。

    她和孟庭松可还没正式定亲,就连处对象也并没说得那么清楚。

    这样的东西,苏秀秀实在不能收下,就想褪下来还给寇姨。

    可寇姨对她也是一片真心,直接拒绝又恐伤了她的面子。

    苏秀秀思来想去,才开口说道:“寇姨,这东西实在太贵重,我太年轻带它还不合适。倒不如您暂时先帮我收着,等过几年我长大了,您再拿给我,我定然不会推辞?!?br />
    她这也算变相,给了寇姨一个承诺。

    这么一说,既没有直接驳了未来婆婆的面子,又算是合情合理。

    可寇婉茹却说:“既然是送出去的礼,我哪有再要回来的道理?这不是寒碜我么?莫非,秀秀你是不喜欢这镯子?”

    她是铁了心,无论如何都想让秀秀把这镯子收下来。

    “这……”苏秀秀一时间,反倒犹豫了起来。

    这时,坐在一旁的五乃乃却开口对闺女说道。

    “既然是你寇姨给你的礼物,你就收起来吧。都是一家人,何必这样别别扭扭的?!?br />
    五乃乃也算给了寇婉茹一句承诺。

    苏秀秀这才听了母亲的话,把镯子收了起来??赡撬簿醯谜飧隼裎锸翟谔亓?。

    可五乃乃却始终都一脸淡定的坐在一旁,她始终都没有看这个金镯子第二眼。

    苏秀秀突然发现,她母亲虽然秉性温柔又和气,可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在为人处世方面,她始终波澜不惊,游刃有余。

    一时间,苏秀秀忍不住心生感叹。

    倘若不是她上辈子接触的好东西比较多。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镯子,恐怕也要失态了。

    不管怎么说,寇婉茹一见她们娘俩收下了镯子,也暗自松了口气。她这才放下心来。

    她是把家里最好的东西拿出来了,希望可以牢牢套住秀秀这个可心的好儿媳妇。至于礼仪方面,她却也没想太多。

    接下来,两家人也算亲亲切切,和和睦睦。

    吃饭时,孟洪明倒是忍不住打量了苏秀秀好几次,又一脸欲言又止地看着容五爷。

    容五爷在饭桌上,只跟他喝酒,并没有说什么。

    饭后,两人找到机会单独聊天,孟洪明才开口说道:“五哥,我家那小子到底有些配不上您家这闺女。秀秀那孩子,我很是喜欢,也或多或少了解她的为人,当真是样样都好。

    倘若再等几年,您往高了嫁她,倒也没什么不合适的。您千万别因为我家那口子的胡闹,就轻易同意了这门婚事。秀秀配我家小松,嫁得低了?!?br />
    容五爷却摆手说道:“我还真不是因为给你面子,才点头答应了这事。而是因为这两孩子本来就互生情意。

    老弟我也不瞒你了,我家秀秀是真喜欢你家小松。要不是因为她那份喜欢,我老婆到现在还不愿意呢。她的意思怎么也得再留秀秀几年,再找婆家。

    要我说,两孩子的事咱们这些当长辈的也别C手,就任由他们自由发展就是了。倘若将来两孩子能走到一起,这是再好不过了。

    倘若他们要是有缘无分,却也不影响咱们兄弟俩的情谊。你看行么?”

    孟洪明觉得容五爷这也是给了他好大的面子,自然是点头答应了。

    *

    当天晚上,容五爷和五乃乃又谈起了这事。孟洪明这话,五乃乃听着心里倒是挺舒服的。

    可是寇婉茹做的事,却有些不妥当。

    就连容五爷也说?!巴袢阏馊?,还是太急躁了些。就算要送那镯子也得先等两年吧?”

    五乃乃也说?!翱刹皇敲??不过既然定下了,咱们也看好小松。将来两个孩子总要走到一起才好。我也要给婉茹这个当婆婆的留几分颜面。这还没怎么着呢,总不能让咱闺女给她难堪吧?”

    容五爷听了,又说道?!巴袢阏馊怂淙挥屑阜中⌒幕?,人倒是不坏,她也是真心喜欢咱们家秀秀,才这般鲁莽行事的。五乃乃,您也就多包涵她一下,别想那么多了。这事儿干脆就由我来处理吧?!?br />
    五乃乃又问:“那你打算怎么办?婉茹给秀秀的礼物,一出手就是从清宫出来的錾金二龙戏珠的镯子,当见面礼?!?br />
    五爷却说道?!罢庥惺裁?,她送了个金子,等回头我找个玉给小松还回去就是了。也不说是什么信物,只当送给两家孩子的礼物。这样大面上也算过得去了?!?br />
    五乃乃点头道:“那只得如此了?!?br />
    两人商量好之后,才收拾收拾睡了。

    与此同时,隔壁间的小房子里,苏秀秀想了想,就把那个金镯子放在祖母的妆奁里了。

    这也算是她这辈子的第一件首饰,还是婆婆给的。想起来还挺有意义的。

    *

    到了第二天,苏秀秀就跟着父亲,孟叔,寇姨开始着手做一些零活了。

    由于去年他们的摊位买卖实在太好,可以想见今年他们也差不了哪去。只是他们这边仍是人手有限,顶多加了个苏秀秀?;共荒苷旄苫?。

    容五爷和孟洪明一商量,这次还是做炒面和面茶?;辜绦蛎鲜瞎⒊疵婺歉雠谱?。

    说不定,一年一年做下去,以后他们的宫廷炒面还能做成了庙会里的“老字号”呢。

    既然已经决定了,苏秀秀又买回来大红纸,特意写了孟氏宫廷炒面的宣传报。

    这次容五爷干脆又进了更多的货。

    倘若货多得卖不完,刚好老马家杂货铺分店开业时也用得上。

    很多事情,他们都要提前做好了细致的准备工作。

    苏秀秀也算亲身经历了庙会开始之前的忙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