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第 52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52

    接下来的几天, 寇婉茹除了对秀秀和五乃乃过于热情以外,倒也和以往没什么两样。

    五乃乃虽然觉得她的行为有些过火,可到底是多年的老姐妹, 她对寇婉茹还算了解。她也知道寇婉茹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太喜欢她们家小闺女了才这样的,索性也就随她去了。

    苏秀秀本来就是很有城府的人, 她很快也就习惯了寇姨的热情。

    看寇婉茹那架势, 如果孟庭松在的话, 都恨不得马上就把苏秀秀娶回家。

    孟洪明在私底下没少劝他媳妇,这是在容家,做事多少也该收敛些才是, 别跟在村子里那么随便撒野。

    只可惜,寇婉茹根本就不肯听她男人的劝,反而开口说道:

    “这儿女的事,还得我们当妈的出手帮忙。当初如果不是我经常给小松写信, 劝他跟秀秀保持联络。咱们家哪能有这么好的儿媳妇?”

    孟洪明硬着头皮说道:“明明是小松先救了秀秀, 秀秀才看上小松的人品。所以说,做人还是应该本分又有担当。不然再耍多少小花招, 人家也未必理你。更别提想过五爷和五乃乃那关了?!?br />
    寇婉茹却并不这么看。她又说道:“我还不信了,我拼命对他们好, 就算是冷石头也给它捂热了?;古陆葱阈愫托∷傻氖掠惺裁幢涔??”

    孟洪明一脸无奈地说:“两孩子的事,你这个当妈的干嘛非要C一脚?就让两孩子自己去发展就完了呗?”

    寇婉茹却耷拉着眼皮, 一脸哀怨地说道:“你儿子什么样你还不知道?他跟你一样, 就是个榆木脑袋。别的小伙子追着漂亮小姑娘满村跑的时候, 你在教你儿子打拳、练刀工、火工。

    别的小伙子现在生的娃娃都能满村跑了,你儿子还在军营里,面对一帮糙汉子老爷们呢。

    他能知道怎么谈恋爱?怎么讨秀秀喜欢么?还不是得我这当妈的得帮他多谋划谋划?”

    孟洪明被他媳妇堵得半响无语,他不得不承认他家蠢儿子在这方面好像是不怎么开窍?这其实也怨不得他妈跟着瞎C心了。

    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拿寇婉茹的顽固没辙。

    只有苏秀秀猜到寇姨可能是更年期了,容易心烦意燥,想太多。

    这年月也没有什么静心口服Y,苏秀秀就用枸杞菊花之类的花草药,泡了药茶给寇姨喝,帮她静心去火。

    除此之外,苏秀秀一有空就跟寇姨聊天,陪她说点家?;?,解解闷什么的。

    苏秀秀不光会安抚别人,她说出来的话,寇婉茹怎么听怎么觉得顺心。

    这样一来,寇婉茹心里自然也就放松了许多,情绪放松也缓和下来了。说话做事也就不再那么急切了。

    家里的其他人这才松了口气。

    孟洪明这时也明白过来了,原来苏秀秀看起来文静柔弱,实际上却是个很有谋算的。

    居然能把寇婉茹这个看起来很唬人的婆婆,也弄得服服帖帖的。

    不过这也算是件好事,等秀秀嫁过来,他们家里肯定很和睦。

    *

    很快,就到了大年三十儿,庙会又要开始了。

    五乃乃早就准备了好几件保暖的衣服,拿给苏秀秀穿。

    到了那天早上,苏秀秀全副武装,穿的跟个棉球似的,就跟容五爷一行人一起出发了。

    由于去年的时候,他们的宫廷炒面就打出名声来了。孟洪明这位红案大厨师,去年春节年间也算是火了一把。

    有些去年吃过炒面的游客一直忘不了孟家炒面的味道,就这样等了一整年。今年再来庙会,一看见熟悉的红纸大字报,立马就围了上来。

    特别是苏秀秀前几天,偶然间跟孟叔聊天,就说起了松哥在容家下厨做饭的事。

    秀秀一脸怀念地说:“松哥切菜的时候,姿势特别好看,就像杂耍一样?!?br />
    孟洪明听了这话,就忍不住看了苏秀秀一眼。依照他们老孟家的规矩,下厨房可是有不许外人看的。

    小松既然肯做饭给秀秀看,就说明他是认定这个媳妇了。

    对此,孟洪明倒也没说什么,只是继续跟苏秀秀聊天说话。

    既然秀秀喜欢看别人切菜,孟洪明干脆就当场也给她展示了,红案大师傅的正宗刀工。

    苏秀秀一看他切菜,顿时就被吓了一大跳。

    明明他和孟庭松俩父俩长得并不相像,可此时的孟叔和三十年后的孟庭松,从拿刀的气势到切菜的姿势都一模一样。

    苏秀秀不得不惊叹于这种血脉之间的传承。

    这才是真正的红案大师,出刀果断,速度飞快,一时间只见刀光飞闪,那些菜就变成了同样大小粗细的菜丝,规规矩矩的飞进了盘中备用。

    这只是最普通的切菜,却比外面的杂耍更有看头。

    秀秀看完之后,心中不免一动,就悄悄问孟叔能不能在庙会上表演切菜?

    刀工并不涉及厨房里的秘密,孟洪明自然也就答应了下来。

    倒是容五爷听了苏秀秀提起这事,一下就明白了他的心思,又忍不住笑道。

    “你这孩子净想些什么呀?这不是跟你孟叔添麻烦吗?”

    苏秀秀只得小声应道?!霸诿砘嵘媳硌菀恍』岫?,每天来一小段,也让大家看看孟叔的刀工不是很好么?”

    后来,孟洪明也说没问题。容五爷才勉强同意下来。

    就这样孟洪明上来就展示了自己的刀工。也有一大帮新来的游客,忍不住停下来观看孟洪明的刀工手艺展示。

    单单只是切个菜,可孟洪明却能切得神乎其神,不管R丝,还是菜丝大小一样,分毫不差。

    这简直比那些杂?;褂幸馑?。

    一时间,现场气氛就炒热了。很多人一见这是真正的红案大师傅,也就留下来,排队等着吃炒面了。人一多,就更是吸引了别人的驻足。

    虽然是大年三十儿,很多人还没正式放假,游客也比正月初一少些??伤堑墓⒊疵嫣慈允抢戳烁隹藕?。

    孟洪明只切了15分钟的菜,意思意思切一些,并不是把这一天所有需要的食材都给切出来。那些容五爷早就准备好了。

    可就这样,还是给游客们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观众看得出神,还有人拍手叫好。

    这么一来,当天买卖太火爆,孟家夫妇,容五爷和秀秀四人忙得不可开交。

    寇婉茹和容五爷不自觉地想要照顾孩子,总想让秀秀多休息一下。

    可苏秀秀却提出大家倒班休息,还把从家带过来的一暖壶姜糖水拿出来了。休息的时候,每人可以喝两口,暖暖身子,赶赶寒气。

    苏秀秀也觉得孟叔一个人,在灶台前要站将近八小时,并且一直颠锅,实在太过辛苦了。饭店里的大师傅都没有这样的,顶多指挥其他厨师做饭。

    所以,前两天,苏秀秀就抓紧时间,跟着孟叔学了点儿炒面的手艺。

    到了今天,这小丫头居然还想要替孟洪明的班?;凰踩バ菹⒁幌?。哪怕是喝口姜糖水,休息一下也行。

    寇婉茹一见这姑娘这么体贴,连孟洪明那边都想到了,她心里不禁有些感动又有些好笑。

    她连忙招呼苏秀秀过来说道:

    “你这丫头,可拿不动你孟叔那口大锅,那是他专用的。不如你先过来这边,替我收钱递面?!?br />
    苏秀秀自然是走过去,接手了寇姨的工作。

    等干了一段落,她忍不住回头一看,只见,寇姨正端着一个杯子给孟叔喝水呢。

    这样一来倒也不耽误孟叔手里的活。他也能稍微缓和一下,喝点水休息一会儿。

    苏秀秀看着这两口子之间的互动,一时间突然就忍不住心生向往。

    也不知道将来她和松哥是不是也能像这样相濡以沫,互相扶持?

    但愿也可以吧,这辈子他们的人生还长着呢。

    到了中午的时候,容五爷就准备打算打发他闺女回家吃饭休息去了。

    寇婉茹也正心疼苏秀秀,怕这孩子太累了,也准备让她先回去。

    苏秀秀虽然也点头答应了,却提出先替换着让容五爷,寇婉茹和孟洪明先吃饭,休息一下。她再回家去。

    这孩子既固执,也有自己的主意,容五爷也拿这孩子没办法。只得勉强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容五爷先在里边休息了一下,吃了一碗热腾腾的炒面,又喝了一碗面茶当午饭。

    他本来想赶紧吃完饭,然后接着替别人干活的。

    可秀秀却在一旁看着,还不忘提醒他,“您平时最重养生了,总要慢慢吃才好,吃得太快反而伤了胃?!?br />
    还不忘劝他多喝些姜糖水,暖暖身子,赶赶寒气才好。

    容五爷心里感叹,这闺女对他实在体贴又照顾,也就随了她的意。

    就这样休息了15分钟,顺便上了一下厕所,才回来替班。

    他休息完了,就轮到寇婉茹了。她也同样吃饭休息了15分钟,调整了一下。

    等到她一回来,苏秀秀准备换孟叔也休息的时候,寇婉茹却笑道,“这活还是我来吧,秀秀,你来替我的班吧?!?br />
    苏秀秀只得同意了。

    寇婉茹虽然也会做一些家常菜,可她做饭的手艺绝对没有孟洪明那样好。在家里的时候,厨房里的活大多都是孟洪明来。

    孟洪明厨师世家出身,在厨房里总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坚持。

    只是这次他居然同意让他老婆接班干活了。一时间,苏秀秀和容五爷都不免有些好奇。

    这时,就见寇婉茹居然也能颠起那口大锅来,她炒面竟也做得像模像样,什么时候该放什么食材,要等到什么火候才继续下一步,都把控得很好。

    再加上,今年孟洪明早就做好准备了。他把所有材料都碾碎了,放进不同的瓶子里。

    寇婉茹甚至不用抬头看,就知道什么时候该加什么佐料,就连加的分量也捏拿的十分精准。

    苏秀秀看到这里,就忍不住问道:“寇姨,您什么时候跟孟叔学的炒面呀?!?br />
    寇婉茹就笑道?!罢獠皇嵌家荒炅嗣?,自打去年过完春节,我就想着跟你孟叔拜师学艺。别的菜都做不好也就算了,至少炒面炒饭这类简单的,算是练出来了。我这也是大师水平呢?!?br />
    寇婉茹说完,就一脸得意地看着苏秀秀。她做这些也不过是心疼自己男人,想让他在做生意的时候,也能稍稍休息一下。

    苏秀秀听了这话,也忍不住笑了。

    寇姨看似直爽又热情,有时做事很毛躁。

    可实际上她也很细心,也知道怎么心疼人,也有这样善解人意的那一面。

    苏秀秀越是了解,越觉得这样的婆婆其实也很不错。

    等他们三人都轮流休息了一下,容五爷才给她闺女沏了一碗面茶。眼看着她喝完了面茶,这才打发她赶紧回家休息去了。

    苏秀秀本来还想再帮着干一会儿活。

    容五爷却说道?!罢饪墒窃勖侵八岛玫墓婢?,这第一天你就不守规矩的话,明天我可就不让你跟来了?!?br />
    没办法,苏秀秀只得老老实实地回家去了。

    到家之后,五乃乃和老许正等着呢,家里的热饭热菜也都是现成的。

    一见闺女回来了,五乃乃先是倒了一杯热茶看着她喝下去。又投了热毛巾给她擦脸,洗手。

    苏秀秀用温热的毛巾擦拭着自己的脸颊,慢慢地就连她的心也跟着变得很柔软。

    这种不管她去了哪里,都有人在家里惦记着她的感觉,实在很特别。

    其实苏秀秀也知道,母亲很疼她。本来不想让她在大冷天,出去瞎跑。只是看她实在想去,母亲才会替她跟父亲说情的。现在既然开始做了,母亲又在背后一直支持她。

    有了这种开明的母亲,苏秀秀觉得很幸福。

    等到洗完了,五乃乃和老许已经在炕桌上摆满了热腾腾的饭菜。

    大年三十中午这顿,菜品也非常丰富。

    还都是苏秀秀喜欢的菜。五乃乃也坐在一旁,陪着她闺女吃饭。

    一边吃,一边还不忘帮着闺女夹菜,随口还问问秀秀,“你上午累不累,有没有冻着呀?白天里零下十几度,你可怎么受得了?!?br />
    苏秀秀连忙安抚道,“既没有冻着,也没冷着。抽空我爸就叫我去里面休息,还给我冲面茶喝,我其实也没干多少活,面茶倒是没少吃。今年如果咱们家没赚钱,肯定是被我吃亏本了?!?br />
    五乃乃听了这话,有些哭笑不得?!澳阏夂⒆右舱媸?,脸都被风吹伤了,还跟我说玩笑话呢?!?br />
    苏秀秀笑得既温柔又可爱,就跟小绵羊似的撒娇说道:“我明天多抹点凡士林就好了?!?br />
    五乃乃就忍不住叹道:“别人家的孩子都是怎么舒服怎么来,我闺女怎么偏偏就是要自讨苦吃呢?”

    苏秀秀又笑道:“您闺女就是跟别人不一样呗!”

    五乃乃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偏偏她还一个劲地开玩笑。五乃乃后来也笑得不行了。

    直到吃了这顿午饭,苏秀秀整个人才活过来了。

    五乃乃又问道:“那明天你还跟着去吗?不如先休息一天,好好缓缓?”

    苏秀秀马上抱着五乃乃的手臂说道?!懊魈煳一故侵形?1点,吃了饭再过去吧。这样等到下午差不多关园子的时候再回来。这样也能帮我爸他们多干点活。替换他们也去休息休息?!?br />
    五乃乃忍不住戳了戳小闺女的脑门儿,又忍不住叹道?!澳阏夂⒆?,也太可人疼了。你其实是担心你爸又跟去年似的,再病一场吧?”

    这一次,苏秀秀却没有开口,只是靠在五乃乃的肩膀上。

    五乃乃也没再说话,只是轻轻的抚摸着闺女那头柔顺的头发。

    苏秀秀是真的累了,五乃乃干脆铺开被子,让她就在这屋躺着休息了。

    苏秀秀临睡前,含含糊糊地说道?!懊髂昊蛘吆竽?,总要想个办法才是,也不拘是糖葫芦加工厂还是什么,总要再做一个买卖才是。到时候我爸和孟叔他们就不用这样辛苦了?!?br />
    五乃乃这才知道,五爷的心事原来他们家小闺女都明白。这还一直念念不忘,在帮着想办法呢。

    她闺女其实也是担心,他们这些人一年比一年老了,能安稳些还是安稳些为好。也省的大过年的这样辛苦。

    苏秀秀睡了一小觉就缓过来了。下午他又帮着五乃乃和老许包了饺子。

    就这样到了晚上,容五爷和孟家两口子一进家门,就有了丰盛的晚餐可以享用。

    当天晚上,众人一边看着春节晚会,又吃了一顿饺子。这才总算有点年味了。不过想到口袋里赚的钱,好像也没有那么难熬了。

    *

    到了第二天,就是大年初一了,苏秀秀果然是中午11点钟才去庙会上帮忙的。

    她在那边就替换着,至少可以让长辈们轮换着休息一下。喝点热姜糖水,吃点面茶和炒面,在背风的地方稍微歇一会儿。这样一来也就没有那么熬了。

    长辈们喝着热乎乎的姜糖水,心里也会变得很温暖。

    长辈们看着苏秀秀这个半大的小姑娘,站在摊位前面,热络地跟客人打招呼,说着新年喜庆的话。怎么看怎么喜欢,怎么看怎么满意。

    只觉得这姑娘实在太好了。

    一时间,寇婉茹也觉得,他们家能有这么个儿媳妇,怎么心疼她都不够。

    别说祖传传下来的金镯子了,就算是别的宝贝,她也愿意拿出来,捧到这小姑娘的面前。只为了讨她喜欢。

    别人过年都是窝在家里,享受一年到头难得的休闲时光。他们几个人却格外忙碌。

    为了安抚他们的辛劳,五乃乃和老许几乎是变着方的准备好吃的。

    大年初一的晚上,寇婉茹捧着饺子碗笑道:“准备这么多吃的,等过年回家一称,我们估计又得胖上好几斤?!?br />
    五乃乃却说:“这么辛苦,本就该多吃点才是。真能胖些倒是还好,我闺女一直不长R,我们老两口子可没少为她C心?!?br />
    说完,又给苏秀秀夹了一块排骨,寇婉茹也给她夹了一根J腿。

    寇婉茹也说道:“那还真是要好好补补?!?br />
    “……”苏秀秀摸着自己的R呼呼的圆脸,真没觉得她有多瘦,再这样下去,她该变成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