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 53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53

    接连几天,苏秀秀都是提早在家里吃好饭, 到了中午11点, 再到庙会去帮忙, 一直忙到下午,再跟着五爷他们一起回家。

    几乎每天早上,孟洪明都会表演刀工切菜, 总是在第一时间就吸引了大批的游客注意。

    所以, 他们这边的炒面和面茶一直都卖的很好。

    甚至,有些顾客是去年吃过宫廷炒面,今年特意找过来的。

    这样一来,今年的生意比去年还要好。

    容五爷虽然多进了一批货,可是到了大年初六的那一天,食材就已经卖得差不多了。面茶早就卖完了,炒面的食材顶多还能再卖一个上午。

    容五爷就跟孟洪明商量, 他们是再去老马杂货铺那边调些货过来, 继续再买一整天?;故歉赏瓿跗呱衔缇褪仗? 等明年继续做这买卖。

    孟洪明想了想,他觉得这都辛苦好几天了, 钱也赚得差不多。倒不如再干一上午,下午收摊休息就完了。

    再说了, 去年苏秀秀的那个安排, 孟庭松倒是觉得挺好的。

    五乃乃跟他们还不太一样, 就算她现在能下地走路了, 可五乃乃却仍是不怎么出门。苏秀秀也还是要定时给她做推拿治疗。

    五乃乃一年到头, 顶多在家里走动。让容五爷带着她也去逛逛庙会,好好玩一玩,倒也是件很不错的事。

    两人商定之后,就把这事跟其他人都说了。

    苏秀秀也觉得这样安排挺好。

    五乃乃听了这话,脸上多少有些不自在。

    她也挺想再跟五爷去庙会玩一玩,再套个圈什么的,给闺女套个娃娃做新年礼物。

    去年那瓷娃娃一家人,秀秀喜欢的不得了,干脆就摆在桌上了。五乃乃看着也挺高兴的。

    只是他们一老头一老太太单独去,却不合适。五乃乃今年也要带着闺女一起去玩。

    可苏秀秀并不想跟给爸妈当电灯泡,就想推脱。

    寇婉茹看出这小姑娘的心思,就搂着苏秀秀的肩膀小道?!安蝗?,明天咱们娘俩一起逛庙会去??芤膛阕拍阃?,咱娘俩也可以商量着,在那园子里买些什么东西?!?br />
    苏秀秀却说,“那怎么行啊,你也应该跟陪着孟叔一块儿去逛逛玩玩才好。我都这么大了,也用不着别人陪,到时候自己走就好?!?br />
    她这么一说,寇婉茹脸都红了。

    她又故作镇定地拍着苏秀秀的肩膀说道。

    “这孩子,我在乡下跟你孟叔到处去玩。我们几乎每礼拜都去赶集,哪里用得着去逛庙会呀,我还是乐意跟小姑娘一起去玩!”

    苏秀秀却说,“这庙会跟赶集可不一样,去年您和孟叔就没去,今年还是一起去吧?!?br />
    就这样商量来商量去,大家就决定明天上午他们摆摊儿卖炒面。下午大家一起去玩。

    苏秀秀暂时就不跟着去帮忙了。她准备提前去跟牛哥打个招呼,明天中午,再托牛哥把五乃乃,秀秀,再加上老许一起送到庙会去。

    到时候,他们再汇合,然后一起去庙会里走走转转玩玩。

    老许也没想到,拿了那么多工资奖金,这逛庙会出去玩,居然还有她的份儿?

    一时间,她心里还挺感动的,也打算在庙会上,给她小女儿再买点小礼物。

    *

    为了早点儿把炒面卖完,苏秀秀干脆又写了大字海报。

    “最后200碗宫廷炒面,错过了就要等明年春节了!”

    容五爷看到这广告语,忍不住笑了,嘴里还说道:“怨不得你马叔夸你呢,这丫头还真是随便想想,就有一个赚钱的点子?!?br />
    苏秀秀笑咪咪地问?!罢飧霭旆训啦缓寐??”

    容五爷只得说道:“好,我闺女想的办法就没有不好的。只怕贴上这个,我们的炒面不到11点就能卖完了。到时候,我们还要干等着你们?!?br />
    苏秀秀却说,“刚好我也打算不到11点,就带我妈她们先过去呢?!?br />
    容五爷思来想去,200碗炒面还想还是不够卖。

    第二天一大早,他又特意跑到老马家杂货铺,又带了一批食材过去。

    *

    虽然到了最后一天,游客也比较少,可苏秀秀准备的大字海报一贴出来。

    本来他家炒面就好吃,游客们一看,再不吃就要等一整年了。

    这对于吃货来说,简直不能忍了。于是,游客们又自动自发地排起了大长队。

    很多人都决定无论如何,今年也要再吃一碗炒面。

    就这样,几乎从开门起,面摊的生意就非?;鸨?。

    好在他们这边准备了备用锅具,寇婉茹干脆也拿起另一套锅具,跟她男人一起做炒面。

    这样一来,炒面的速度就快了一倍。

    之前寇婉茹替孟洪明干活,炒面的时间到底还是太短,看见的人也不多。

    现在倒好,她完全就是大张旗鼓地跟她男人一起做炒面。

    排队的众人一时间就觉得很新奇,很多人都觉得像寇婉茹这样瘦小的妇人,肯定颠不起那么大的锅子。

    谁成想寇婉茹力气大,掂起大锅来,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

    她连动作都跟孟洪明一模一样,炒出的面的味道也跟孟洪明没什么两样。

    一时间,游客们不免觉得很好奇。

    容五爷就笑道?!闭馐俏倚值芎臀业苊?,我兄弟是祖上传下来的手艺,平时他就指点我弟妹一下厨艺。我弟妹自然能做出一样好的炒面来?!?br />
    有的游客就忍不住说了一句?!罢馄癫皇欠蚱蕹疵??”

    容五爷却没再说什么。

    他心话说,夫妻炒面这事,他家闺女也早就想到了?;瓜肽谜馐露蚬愀胬醋?。

    不过,那时生意就已经很好了,人手又少,容五爷怕忙不过来,就拒绝了这个提议。

    没想到,这都最后一天了,夫妻炒面还是用上了。

    就这样孟家两口子负责炒面,容五爷负责卖面收钱。

    那速度自然也就快多了,五爷一个人倒也忙得过来。

    *

    到了上午11点的时候,昨天剩下的那些材料早就做成炒面卖出去了。就连今天早上五爷特意准备的那些食材,都已经用上了。

    就算不加R,只做J蛋炒面,游客们也很捧场。卖出去的面早就远远超过200碗了。

    苏秀秀推着五乃乃赶到这边的时候,面摊前还是排了老长的队伍。

    苏秀秀一见容五爷买炒面分身乏术,干脆就把母亲暂时托付给老许,她也过去帮忙了。

    她先是把那只剩200碗的广告海报撕了下来。现在可没有200碗了。

    很快,他们又开始办限购,做其他的收尾工作。

    最后又卖出去50多碗,就真的一点材料都没有了。

    因为苏秀秀提早说好了碗数,也疏散了人群。

    虽然有些人仍是恋恋不舍的看着这个摊位,却到底也没有什么怨言。

    倒是有一位身形偏胖的游客,捧着一份炒面上前来,笑眯眯地对容五爷说道?!澳辜堑梦衣??”

    容五爷看了他一眼,笑道?!澳侨ツ昴俏幻怀缘矫?,吃了炒J蛋,又跟我约定今年再来的那位顾客吧?”

    那胖子连忙点头道:“可不是么,就是我,还好今天我来得早,不然今年我又吃不到这宫廷炒面了?!?br />
    容五爷挑眉看了他一眼,还是忍不住戳穿了这个胖子。

    “可我怎么记着,大年三十您好像就来过了吧?!?br />
    而且还不止一次,每次都打包好几盒。

    那胖子顿时就有点儿心虚,过了一会儿,他又忍不住笑道:“您这记性可真够好的,在旁边卖面茶,居然还记得我的长相呢?!?br />
    容五爷只是笑,也不说话。

    那胖子又忍不住问?!澳敲髂昴忝腔估绰??其实,孟师傅这么好的手艺,干嘛不开店呀?他要是在京城里开一家饭店,指不定生意有多火呢?我们也不用再等一年了。说实话,我还真想吃孟师傅做得别的菜了?!?br />
    说完,胖子还忍不住舔了舔嘴角。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苏秀秀一时间就忍不住也动了个念头。

    这时,她才忍不住看了过去。

    只见这人也就二十多岁,虽然长得胖,谈不上多好看,却生得天庭饱满,鼻直口方,嘴大唇丰,眼大明亮。

    谁能想到这穿着朴素的胖子,竟然还是个天生贵人相,说白了他家里必定有权有势。

    一时间,苏秀秀就想给父亲使个眼色,提醒他一下。

    可是又一想,这本来就是一份难得的机缘。

    倘若她要是横C一手,出现什么变故,反倒不美,倒不如静观其变。

    *

    容五爷虽然不会看相,却懂得怎么跟人打交道,他忍不住笑道:“我算看出来了,你也是吃上面的行家,不然也不会每天都往我们这摊上跑一次?!?br />
    胖子听了这话,也忍不住哈哈一笑。

    “不是我吹牛,就我这舌头恐怕在这京城也是独一份。一开始,我看你们报上写着宫廷炒面,还觉得你们这个摊子滑头,就是找个噱头,引人注意。

    直到吃了孟师傅做得炒J蛋,我才知道红纸上写得恐怕都是真的。就孟师傅这身本事,给慈禧太后做饭恐怕也使得。他这身本事十几二十年都未必能学出来?!?br />
    孟洪明听了这话,也忍不住抬头看向胖子。那胖子刚好也迎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孟洪明却没说话,反倒是垂下了头。胖子脸上也露出了遗憾的表情。

    这场面上应付人的事,还得容五爷来圆场。

    他一听这胖子的话音,就觉得这人出身不一般。于是,又笑了几声。

    “那您还真没猜错,我兄弟五岁就开始学厨,到了二十多岁才正式出师?!?br />
    那胖子却说:“既然这样,更加不该荒废了这身本事才对。如果孟师傅想进国营饭店,我倒是有些门路?!?br />
    说完,胖子又给容五爷留了电话,说是想好了来找他就是。

    容五爷也客客气气地接过来,只说回去之后,他们再考虑考虑。

    胖子这才吃完了炒面,连一丁点都没剩下,才把餐盒扔进了垃圾桶里。

    这才转身走了。

    *

    等他离开后,寇婉茹才忍不住问道:“这胖子到底是干嘛的?还说什么国营饭店,就好像他打个招呼,洪明就真能进国营饭店似的?!?br />
    容五爷看了寇婉茹一眼,随口说道:“婉茹,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人既然说得出口,就应当有几分底气才是?!?br />
    说完他又看向苏秀秀,开口问道:“闺女,依你看呢?这人到底怎么样?”

    苏秀秀抬头看了父亲一眼,斟酌了一下,才开口说道:

    “我只看到这人的手长得真好看,白白嫩嫩的,指甲修剪得很整齐。他吃东西时看似平常,却很有规矩?!?br />
    听了她这话,容五爷赞赏地点头说道?!罢馊撕苡薪萄?,出身应该算是不错?!?br />
    苏秀秀吞了吞口水,差点就把他是天生贵人这话说出来,还好忍了下来。

    这时,孟洪明也忍不住开口说道:“要照他那么说,他那舌头应该比五哥你的舌头还厉害些。那可能就算是帝王舌了。五哥你那舌头,怎么养出来的你知道,这人……”

    容五爷出身大富之家,从小锦衣玉食,山珍海味都尝遍,自然养出来的舌头就异于常人。

    因为这条舌头,容五爷早年没少受罪。

    可刚才那胖子才二十多岁,却能养出那样的一条舌头,可想而知,他到底是个什么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