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第 54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54

    一时间,几人都在暗自猜测那胖子的底细。

    这时, 容五爷却开口说说:“不管他是什么出身, 这总是个机会。倒是洪明你自己总要有个章程, 你想去国营饭店干么?”

    孟洪明却苦笑道:“五哥,我不是不想去,是去不了。不管是国营饭店, 还是私人饭店我都去不了。这么多年下来, 做普通菜式我也就尽量忍耐了??商热粢蟛?,做真正的孟家菜,我们家那些厨房里的老规矩都还在。那可不是领导能接受的。

    五哥,你不是也知道么,当初我爹是怎么负气离开北京城的?现在早就不是属于我们的时代了。像我们孟家那样的老手艺,大概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说到这里,孟洪明两眼直愣愣地望向远方, 他那张黝黑的脸上, 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茫然。

    苏秀秀还是第一次看见孟叔出现这样脆弱的表情, 一时间,她又想起了三十年后的孟庭松。

    想想也是, 说好听的他们是几代单传的红案大师,还坚守着属于自己的最后尊严。说难听点, 他们做得菜, 和整个时代的大众审美并不相符。

    在提倡艰苦朴素的年月里, 孟家人做得却是那些精益求精, 追求华美和味觉极致的菜式, 的确是受人唾弃的。

    人们光吃白面馒头就已经觉得很幸福了,很多地方的人都无法温饱。

    谁还愿意吃这些顶尖厨师,耗费无数心血做出的一盘菜。

    只是,苏秀秀实在看不得孟叔这样失落,于是忍不住上前握住了他的手说道:

    “适应不了国营饭店,咱们就不适应。没办法去给私人的饭店工作,那咱们就不去别人家的饭店了。

    孟叔,您要愿意的话,我想跟您合作开个小饭馆。到时候,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咱们每天就做几桌席面??腿讼胍?,都要提前过来预定桌位?!?br />
    孟洪明听了秀秀这孩子的话,一时间心里只想笑,他又忍不住抬眼看去,只觉得眼前这小姑娘是如此的鲜活,她脸上表情严肃,眸子里还有一抹跳跃着的火焰。

    她是真的想跟他一起开饭店,并不是开玩笑。

    看着这个年轻的孩子,孟洪明突然想到了年轻时的容五哥。

    那时候,容五哥身上也有一种这样的劲头。就好像不论什么时候,站在哪里,他(她)都会无所畏惧,无法无天。

    只要认准目标,他(她)就敢往前冲,往前闯。

    青春年轻时,他只能远远地站在旁边看着,也羡慕着容五哥的勇气和无拘无束。

    步入中年后,他还是会因为容五哥家小闺女的一番话语,感到怦然心动,甚至也想要勇敢一次,迈出那一步去闯一闯。

    只可惜,不知不觉他的人生早已蹉跎了大半,他好像注定要老死于田间了。现在唯一的希望只是他儿子,或许将来小松能把孟家的厨艺发扬光大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孟洪明叹了口气说道:“秀秀,你不会懂的,你想跟孟叔一起合开饭店,会赔死的。就拿大葱来说,我们做的菜只能用最里面的葱心,外面剥出来的皮就都没用了。

    别人管这叫浪费,可这就是我们家传承了几代人的厨艺?!?br />
    苏秀秀却说道:“那又怎么样?咱们开店食材怎么用全由您一个人说了算。

    像刚才那个胖子,他为了吃您的炒面,可以连着八天来庙会排队。像这样的人肯定还有的是,您做的菜不用面向大众和普通老板姓。

    咱们可以面向一些顶尖的食客老饕,就做最华美最好吃的菜。就叫私房菜,除了咱们家,别人谁都做不了?!?br />
    听了这话,孟洪明不免有些心动。

    “这真的可以么?”他忍不住问,脸上仍是茫然。

    苏秀秀却笑着说:“不来试试,您怎么知道行不行?”

    孟洪明又问:“可是,那些顶级食客老饕,咱们去哪里找呀?”

    苏秀秀却一把抱住了容五爷的手臂,对孟洪明说道:“您把我爸给忘了,他可是做大买卖的。到时候帮着咱们宣传一下,自然会有客人愿意来。只要咱们的菜好吃,那些有钱人自然愿意排队预约来吃就咱们的私房菜?!?br />
    不说四合院什么的,买的起龙鱼的人绝对吃得起孟叔做的一桌菜。

    有那么一瞬间,看着小姑娘充满了希望的眼睛,孟洪明几乎都要点头答应了下来??上氲娇晷枰那?,话到嘴边却又咽回去了。他仍是说道:“我还是要再考虑一下?!?br />
    苏秀秀却说,“那我可就等着您的好消息了。其实,我特别想开一家小饭馆,就连装修布置都想到了。

    到时候,咱们还打宫廷菜的招牌,把那间小馆子布置得古香古色,窗子门都要传统雕花,房顶上要挂着宫灯。

    只有几个雅间,每天只做几桌席面,菜式各不相同。今天吃什么菜,都由大师傅决定,客人不许挑,赶上什么就吃什么?!?br />
    苏秀秀几句话,就在孟洪明面前勾勒出一个独一无二的小饭馆。这几乎就是他梦想中的模样。

    一时间,孟洪明实在听不下去了,连忙拉起他老婆赶紧走开了。

    否则的话,他生怕自己会不顾一切地答应和秀秀一起开饭馆。

    他们走后,容五爷忍不住笑骂道:“你这孩子真够可以的,又拿你爹当挡箭牌?!?br />
    苏秀秀就像道歉认错似的,把头顶在容五爷的手臂上,撒娇似的说道:“挡一下又怎么样?谁让我还太年轻了,我说出话来,孟叔肯定觉得不靠谱。我费尽口舌说这么多话,还不如您一句顶用呢。您刚才怎么不帮我说句好话?”

    容五爷就忍不住捏了捏小闺女的厚脸皮,又笑道:“得了,你可别谦虚了,你孟叔不是已经动心了么?”

    苏秀秀又连忙说道:“这不是还差一把火么?爸,您晚上再跟孟叔说说这事吧?没准到时候,孟叔就同意了?!?br />
    这时,容五爷又忍不住问道:“闺女,你是当真要跟你孟叔合伙开宫廷私房菜馆么?”

    苏秀秀这才绷着脸点头道?!澳仓?,去年的时候,我就想过跟孟叔合作开糖葫芦加工厂。只不过,那时候您觉得不够妥帖。我现在也想明白了,孟叔那个级别的红案大师,的确不应该去做糖葫芦。

    我又想着有一个平台,让孟叔把一身的本领都发挥出来就好了。不然实在太可惜了。孟叔他就需要一个伯乐,不然千里马就要骈死于槽枥之间了?!?br />
    容五爷听了这话,忍不住垂下了头。

    孟洪明是他的老兄弟,当初他落难时,是孟洪明想办法把他保了下来。他也没受什么伤,也没遭什么罪,在乡下呆了几年,就完好无损地回城去了。

    回城发迹后,容五爷也曾想过拉这老兄弟一把,也曾提过请他来京城开饭店的事。

    只可惜孟洪明虽然心灰意冷,骨子里那份红案大师傅的骄傲却还在,并不肯轻易给容五爷添麻烦。

    就这样,到了1985年的时候,春节庙会重启。容五爷才拉着孟洪明,做这只有短短七天的买卖。他也不是吃饱了撑的找罪受,而是盼着孟洪明能看看外面的变化,然后改变心意。

    没想到一晃三年了,他这边没有契机。他闺女反倒先一步把这事说了出来。而且,她想得还这般周到,不只是洪明,就连容五爷也觉得应该一试。

    何况这孩子即勇敢又对生活充满了热情,这实在很能打动人。

    倘若可以的话,容五爷倒是也愿意全力支持他们的私房菜馆。

    只是他心里虽然这样想,却还是要借机敲打他闺女一下。

    “你孟叔这匹千里马骈死于槽枥之间的确可惜。只不过,我倒想问问,你要跟你孟叔一起合开私房菜馆,那钱呀,开饭馆的地方哪里去找呀?

    根据你的想法,装修得古香古色,总要有古董字画吧?这些又是一大笔钱呢?你马叔给你的分红可未必够买这些的,就算把那套黄花梨卖出去也不够呀。你又打算怎么办呢?”

    听了这话,苏秀秀越发心虚起来,嘴里含含糊糊地说道:“股市耐有恁么?!?br />
    “什么?我听不清?!比菸逡低?,用手夸张的托起了耳朵。

    苏秀秀垂头丧气地说道:“不是还有您么?”

    容五爷却说:“那你是打算拉我也入股么?还是想跟我借钱呀?倘若借钱的话,我每月可得收你利钱?!?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满脸都是震惊,就差张嘴说出来了?!鞍?,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br />
    可这还不算完呢,容五爷又不急不缓地说道:“就算入股的话,我也得好好考虑,你这私房菜能不能赚钱?我是买卖人,注定亏本的买卖我可不乐意做。

    你孟叔可说了,他要用最好的食材,孟家菜精益求精,半点也凑合不得。当初你孟爷爷就是因为不肯凑合才离开的京城。

    所以说,光是食材就是一大笔开销,倘若你要是卖不出去,会亏死的。你可别说让我帮你拉人来,我拉来的客人算情分,到底不是本分。这是你的买卖,你总得想办法拿出具体章程来再说。

    当初,你跟你马叔合作开杂货铺,就要靠我帮忙摆平;现在,你跟你孟叔开私房菜,难道还要靠我来帮忙?你别以为我是你爹,就该帮你到底。以后你的买卖越来越大,你总要自己尝试着来。光有想法,没有办法把想法付诸于行动,这是白日做梦!”

    苏秀秀听了这话,低头耷拉脑的,可见是受到了打击。

    坐在轮椅上的五乃乃,看不得她闺女这么委屈,下了轮椅就走过来说道。

    “你这老头子不愿意帮忙也就算了,还有我这当妈的呢。闺女,你别怕,钱不够妈给你出钱帮你入股;没有地方开餐馆,妈名下正好有处宅子还算合适。这事咱们干脆就不找这老头子了,咱们娘俩合作吧?”

    容五爷听了他老婆这话,一时间都被气乐了。他满脸无奈地说道:

    “五乃乃呀,你就继续宠着惯着孩子吧。我难得教育你闺女一次,你就又跑来拆我的台。继续这样下去,这丫头还怎么得了?”

    五乃乃却一把搂住了秀秀说道:“我闺女已经够好了,用不着你这么教育。你也不想想,她刚十六岁,别人家的孩子谁十六岁能这么棒?!?br />
    五乃乃还挺骄傲。

    容五爷却笑道:“合着五乃乃您是忘了,您闺女手松,不会花钱这事了。她真要跟我借了款,以后每次花钱时总得想想每月欠我多少利息。我这明明说得好好的,偏偏五乃乃您一来,全都给搅黄了?!?br />
    听了这话,苏秀秀顿时就觉得尴尬又心虚。

    说起来,父亲这么敲打她,还真是很有理。

    她浑身上下基本上都是漏D。

    虽然借着未来的经验,有些超出常人的想法,可如果让她真正来做买卖,却未必可行。

    如果没有容五爷这个父亲在旁边帮忙,就连老马家杂货铺的连锁都未必搞得起来。

    所以说,她不该脑袋一热,就冲动行事,反倒是要多学些本事傍身。

    另一边,五乃乃也觉得有点心虚,可她却仍是搂住闺女说道?!拔乙彩且皇奔绷?,你要教育闺女以后不是还有的是机会么?这大过年的何必让她不痛快?”

    容五爷却摆手说道:“正是大过年的,才应该尽早定下来。要我说不如就这么定下吧。你投资给你闺女开私房菜馆,再拉寇婉茹来做股东,你们三个当老板,到时候让洪明给你们打工,他定是愿意的?!?br />
    “这,可行么?”五乃乃又问。

    容五爷笑道:“怎么不可行?出了什么事都让你闺女亲自解决。我是不会C手的?!?br />
    “……”秀秀只得眼巴巴地看着容五爷。

    容五爷却不再理她,收好灶具送到了公园管理处,找熟人帮忙先收着。

    他们一家人也开始在园子里逛庙会。

    苏秀秀一来是不想打扰父母,当电灯泡;二来她的确也是心中有事。所以,就落后了五爷五乃乃几步远,跟老许并排走在一处。

    五乃乃坐在轮椅上,时不时就要回头看她闺女。

    一看苏秀秀一脸迷茫,五乃乃就忍不住推了容五爷的手臂一下。她想站起来,走过去安抚闺女,容五爷却拉了她一把,不让她下轮椅。

    五乃乃还想说什么,容五爷却沉声说道:“你总要让她自己冷静冷静才是?!?br />
    五乃乃这才不动弹了,又过了一会儿,到了岔路口。

    容五爷停了下来,招呼老许和苏秀秀过来,随口问道:

    “这园子大得很,我和五乃乃要往东边走,你们呢?”

    苏秀秀连忙说道:“我往西边走?!?br />
    老许在这方面还算细心,也想给五爷五乃乃留出单独相处的机会,就连忙说道:“那我跟着秀秀往西边走,五爷五乃乃放心,我会好好看着秀秀的?!?br />
    容五爷这才点头笑道:“那行,咱们就分开走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