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第 57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57

    这时, 中年男人已经被孟洪明制服了, 他老婆也疼得晕了过去。至于满面横R的青年就没再醒来过。

    这些人境况实在有些惨。

    那位潘姐又做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非说是孟洪明、寇婉茹、苏秀秀他们三人抢了孩子,还行凶打人。

    然而, 保安队长却不为所动,他一脸深沉地看了潘姐两眼。又回头向老许问道:“就是他们么?”

    老许点头道:“就是他们,他们都是人贩子?!?br />
    说完, 她就连忙跑到苏秀秀面前问道:“秀秀,你没事吧?怎么这么快就打起来了。不是说好了等我去叫人么?”

    与此同时, 保安队长也对手下的六个保安说道:“还不把他们先给抓起来。等警察同志来了再说?!?br />
    潘姐却忍不住吼道:“你们凭什么抓我们?你们有什么权利这么做?他们说我们是人贩子难道我们就是人贩子?有证据么?我还说他们诬告我们呢?

    光天化日之下, 还有又没有王法了?我还要去告你们公园呢。哼,警察来了倒好,我看看他们到底抓的是谁?咱们等着,这事没完?!?br />
    说完, 她就恶狠狠地甩开了保安的手。

    她这么理直气壮, 还敢去告公园, 还想等警察来处理。

    一时间, 围观的游客们就忍不住有些怀疑。

    倘若这次真要是抓错了,冤枉好人可怎么是好?

    那位保安队长也被潘姐弄糊涂了,他看了看苏秀秀他们, 又看了看这位长相敦厚老实的潘姐,这也不像是个拐孩子的坏蛋。

    苏秀秀原本正在安抚着许姨, 听了潘姐的话, 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她冷冷地看向这个厚颜无耻的女人贩子, 又开口说道:“怎么没有证据?我能站在这里就是活证据。

    1985年11月5日,我被一个姓马的女人贩子伙同他人从老家拐走。他们说带我去广州,给我介绍一份工作,可是半路上却撕破了脸皮,要把我卖到山沟里去。

    那时候,潘姐你也曾经跟姓马的女人碰过面。你们都以为我是个聋子,还在我面前说了你们是怎么拐人家孩子的。

    你们那时候都以为,我这辈子就被关在山沟里了??伤芟氲?,到了火车站,我被好心的解放军叔叔救了下来。

    刚才,我一眼就看见你下巴上的大黑痣了,再说了你抱着的孩子难道不是被灌了药么?你说要等警察来,正好咱们一起等着。我这事有案底,我倒要看看警察来了,你这个人贩子这次还怎么跑?”

    潘姐听了这话,再一看那小姑娘冷冰冰的眼神,顿时冷汗都下来了。

    原来,这死丫头是来报仇的,怪不得死盯着他们不放呢。

    当初马姐落网,被判了重刑,这事潘姐可是知道的。

    为此,她不得不东躲西藏的,没敢再回老家去。

    时隔一年之久,她都以为风声过去了,再次带着人出来做“买卖”,却没想到会遇见这么个小煞星。

    潘姐一时无话可说。

    保安们一听苏秀秀也曾经是受害者,自然是信了她的话,很快就把场面给控制住了。

    这时候,有位年轻的母亲哭哭啼啼地从远处跑来。

    “孩子,我的孩子让人抱走了?!?br />
    现在孩子妈找过来了,潘姐再也无法抵赖。

    周围的游客连忙给那位母亲让出一条路来。

    那女人跑到近前,苏秀秀把怀里抱的孩子给她看看。

    那位母亲又哭喊道:“没错,这就是我家的宝宝。我刚才把他放在婴儿车里推着,没想到一转身他就没了。我找了大半个园子,都快急疯了。后来听说你们在这边抓了人贩子,才跑过来看看。没想到还真找到了?!?br />
    苏秀秀一细看她的面相,自然也就信了她的说辞,干脆就把孩子交给了她。

    那位母亲小心地接过孩子,仔细一看,孩子完好无损,此时正睁着眼睛看着她笑呢。她这才终于放下心来,抱着孩子就往地上一跪,拉着苏秀秀的裤子哭道:

    “妹子,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们了,我叫王小月,是1978年从农村考上的大学,我和我丈夫也是在大学里认识的。

    我们结婚五年了,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生了这个儿子。全家人都喜欢得不行,我跟我婆婆的关系也好了许多。

    倘若今天我要是把孩子丢了,我也没脸在那个家里继续呆下去了。我婆婆一定会*我丈夫一定跟我离婚的。她本来就看不上我这个乡下出身的媳妇?!?br />
    周围的游客一听这话,不免有些唏嘘。这些人贩子实在该死,他们随随便便抱走人家的孩子,却毁了孩子父母的生活。

    苏秀秀哪能受得起她这么大礼?于是,连忙把她拉了起来,又开口劝道:

    “大姐,您千万别这样,不值当的。以后您看好孩子就行了?!?br />
    抱着另一个孩子的寇婉茹,连忙也凑过来劝道:“是呀,妹子,孩子现在也找回来了,你千万别哭呀?!?br />
    说着,她单手一用力就把王小月给“硬”扶起来了。

    可王小月抱着孩子,还是一个劲地跟他们道谢。

    这时,一个英俊斯文的男人也跑过来了,一边跑一边喊:“小月,孩子找到了么?”

    王小月哭着说道:“志国,咱们家的孩子找到了?!?br />
    志国跑到近前,抱住了老婆和孩子,又轻声安慰道:“找到就好,找到就好?!?br />
    他们一家人聚在一处,也算是阖家团圆的结局。

    围观的众人也忍不住替他们一家感到高兴。

    有多少个家庭,孩子一丢,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好在这次他们遇见了苏秀秀他们这几个身手不错的好心人,这才避免了一场人伦悲剧。

    志国安抚了他老婆,连忙又跟孟洪明和寇婉茹苏秀秀他们道谢。

    他一看见孟洪明,就忍不住叹道:“原来是您呀,孟师傅。上午我们还买了您的炒面呢,没想到下午您又救了我的孩子。你不光厨艺好,人品也好,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才好?!?br />
    孟洪明连忙说道:“您客气了,这都是我们的本分?!?br />
    虽然他嘴上不揽功,可志国仍是千恩万谢。

    就这样孩子虽然找到了父母,潘姐几人也罪证确凿,可保安这时也不能轻易让王小月他们两口子离开?;沟玫裙簿值娜死戳嗽偎?。

    王小月只得找了个背风的地方,继续照顾孩子,好在孩子还不懂事,也没收到什么惊吓。

    这时,苏秀秀才有心思过来看看,寇姨怀里抱的另一个被拐来的孩子。就是最开始时,满脸横R的青年拐子,交到潘姐手里的那个孩子。

    可苏秀秀早就猜到孩子被灌了药,自然是醒不过来。

    只是,当她看见那孩子的小脸儿时,仍是忍不住大吃一惊。

    这孩子竟也是个七灾八难的面相,秀秀甚至看出他就是个夭折的短命相,根本就活不到成年。

    再一看,那小孩的脸色通红,恐怕是发烧了。只是他被灌了药,又不哭又不闹的,一时间也察觉不出来。

    苏秀秀看着这孩子,心一下就提起来了。

    他们虽然是神G,偶尔能够看破生死,可却不能破坏轮回。

    民间有句俗语,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

    上辈子,苏秀秀一直遵守着这个规矩,生怕惹出祸事报应在自己身上。

    所以,每次遇见这类生死攸关的事儿,她都千方百计的躲避开。倘若避不开,她也绝对不掺入在其中,绝对不改变必死之人的命格。

    可是眼前这孩子,却是她刚刚才千方百计救下来的。

    难道现在她要眼睁睁地看着他死么?苏秀秀几乎已经能看见了,这孩子因为被灌了太多药,这期间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生病发了烧,又没有得到及时的医治,就算不死也会变成一个傻子。

    苏秀秀难过的同时,却又多了一种无可奈何的凄凉。

    她站在一边,双眼直愣愣的看着那孩子,嘴唇无可抑制地抖动着。

    孟洪明还以为,这小姑娘受到了刺激,又想起了她被拐卖时的那些事,所以才会这样。

    想到这里,孟洪明不禁心生感叹。常人都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苏秀秀这小姑娘倒好,明明她也受到过同样的伤害,她也怕得厉害,却还敢千万百计地想办法救别人。

    刚刚他老婆跟中年拐子打起来,苏秀秀明知自己不行,却还能保持冷静,想方设法帮着他老婆助阵。

    再三胆子小一点的孩子,恐怕早就吓跑了吧?

    虽然两家已经默认了这门亲事,可孟洪明这还是第一次如此肯定苏秀秀。他甚至第一信服这个不大点的小丫头。

    想到这里,孟洪明忍不住上前拍了拍秀秀的肩膀,温声安慰她。

    “好了,没事了,这不是人贩子被抓了么?”

    苏秀秀却抬起头,一脸迷茫地看着他。

    她就像是迷失方向,找不到回家的路的小孩。

    一时间,孟洪明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才好。

    *

    刚好这时,园子里抓到人贩子的消息已经传开了。

    刚开始的时候,容五爷和五乃乃也没太往心里去。

    人贩子拐的是小孩子,又不是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他们也没急着赶过来看热闹,仍是继续玩他们的。

    可是越听那消息越不对劲,那些人口中帮着抓人贩子的好人,越听越像他们家闺女和孟家那两口子。

    特别是那个长得跟黑铁塔似的壮汉,还会功夫,这不就是孟洪明么?

    那个棉花球似的小姑娘,嘴还特别厉害,把人贩子说得一愣一愣的。这不就是他们家闺女么?

    容五爷和五乃乃这才急忙往这边赶来。

    一路上,五乃乃听得流言越多,越是生气。

    她闺女这不是犯傻么?就她那小身板也敢跟人贩子打架。也不知道有没有被误伤了?

    五乃乃心急火燎的,也没心情继续坐轮椅了,干脆就下地走过来了。

    容五爷推着轮椅跟在她身后,还不断地劝她。

    “你慢点走,小心摔着了。人贩子早就抓住了,你闺女也没事了。你还急个什么劲?”

    五乃乃根本就不理他,仍是快步往这边走。

    好不容易赶到了现场,她也顾不得其他,推开人群就走过去,来到苏秀秀面前,就忍不住骂道:

    “你这死丫头,看见人贩子,你是跑去报警???自己一个人傻乎乎地往前冲什么???你有几斤几两自己不知道???不要命是不?”

    一边儿骂着,五乃乃却忍不住流下眼泪来。

    苏秀秀只是拼命地帮她擦眼泪,一边小声地解释道:“妈,我没受伤,寇姨一直护着我呢。我就负责帮着吵架,根本就没敢近前。妈,您放心,我知道?;ぷ约??!?br />
    五乃乃一把把苏秀秀搂在怀里,又哽咽道,“你知道什么呀?我和你爸就你这么一个孩子。你要是出了点儿什么事儿,你还让我活不让我活了。你这臭孩子怎么这么不让人放心呀?是不是非得我这个当妈的寸步不离地看着你呀?!?br />
    苏秀秀只得继续安慰她,同时也忍不住紧紧的抱住五乃乃,她的眼泪也止不住地流下来。

    一时间,周围的人都静静地看着,也没说什么。

    五爷把轮椅放在一旁,又找保安和孟洪明打听了具体情况。

    听完之后,他倒觉得他闺女一开始还算冷静,也知道让老许去报警。

    后来也是寇婉茹仗着自己一身功夫,做事冲动了。秀秀也是担心寇婉茹的安全,才会不顾一切地往前冲的。

    不过说起来,秀秀这孩子本来就重情义。以她的性子根本就做不出来,眼睁睁地看着寇婉茹吃了亏,她自己却躲在一边儿当缩头乌龟。

    容五爷家里之前养的两个孩子,不是孬种,就是畜生。

    关键时刻最先背叛他们两口子,举报他手里有黄金,背后捅他们老两口两刀,为自己换了身份,谋了利益。

    容五爷恨透了这样薄情寡义的人,倒是很喜欢苏秀秀这种外表冷淡,不轻易相信别人;心中有城府,可大面上却明白事理,对自家人也有情有义。关键时刻,甚至愿意舍身?;ぜ胰说暮⒆?。

    所以,他跟老婆的看法也不一样,他不觉得闺女的做法,有什么好骂的。

    就算秀秀有什么冲动的地方,以后再慢慢教她就是了。

    把情况都弄清楚之后,容五爷也走过去,搂着老婆,轻轻地拍拍女儿的肩膀安慰着。

    就这样,一家三口总算平平安安地凑在一起了。

    只是容五爷心里却思量着,闺女的身子骨到底还是太差了些。等这事了解之后,他倒要跟孟洪明,寇婉茹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找个师傅教导苏秀秀一些强身健体的功夫。

    倒不指望秀秀以后能像寇婉茹一样,一身怪力,能打到几个光头壮汉。

    只求下次再遇见这种事儿,秀秀能有点儿防身的本事,能够?;ぷ约?。

    另一边儿,苏秀秀紧紧的搂着五乃乃,又看向容五爷。

    她只觉得母亲的怀抱很温暖,父亲眼神很温柔。这些都是她上辈子后30年,从未经历过的。

    上辈子,苏秀秀一直低调,一直谨小慎微地活着,坚守着师傅告诉她的那些规矩。

    她唯一的愿望,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平安到老。

    可实际上,她连让自己痛快点儿的事儿都不敢干。

    明知道大伯他们一家害惨了她,她却不敢狠狠地惩罚他们,为自己讨回个公道。

    看着堂姐顶替她去了香港,当了明星,又嫁入豪门。

    她明明有能力改变这一切,把堂姐打回原形。

    可却还是选择了冷眼旁观??雌鹄聪窀鍪劳飧呷怂频?,不食人间烟火。

    可实际上,还不是自己受罪?

    有钱有什么用?有势力又有什么用?活得长久有什么用?

    她的生活了无生趣,被怨气折麽得失眠,最后连饭都吃不下去。倒真把七情六欲给断得差不多了。

    可她心底的委屈和憋屈,却始终没办法化解。

    难得能够重生回16岁,她既然不顾一切的反抗了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现在又有了家庭,有了父母,有了爱人,有了兄弟和朋友。

    为什么她还要继续这样憋屈下去,紧守着那些神G的守则过日子?

    这辈子,她都不当神G了,难道还不能遵从本心,恣意洒脱地过完这一生么?

    做自己想做的事,把自己心里想说的话说出来!

    那明明就是个三四岁大的小孩子,什么事都不懂,人生才刚刚开始,为什么她要眼睁睁地看着这孩子死去?

    她明明可以横C一手,尝试着改变他的命运,为什么不竭尽全力的努力试一回?

    佛不是也说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她做了又能怎么样?

    这时,派出所的人已经赶来了。只是大过节的,只来了三个人。

    他们正在逮捕人贩子,还有人过来进行问话。

    这时,苏秀秀用力地握着母亲的手说道:“妈,有件事我必须去做!”

    五乃乃虽然刚才骂得凶,可是一看她闺女那双如同困兽般的眼睛,却还是点头答应了。

    “行,你去做吧,只是别忘了小心些?!?br />
    “恩?!?br />
    苏秀秀点了点头,然后就走到寇姨身边,对那位想抱走孩子的女刑警说道:

    “大姐,我知道这个孩子被灌了药,恐怕还不是一天了。我刚才看他好像还发烧了。这样下去,孩子就危险了。不如咱们现在马上送她去附近的医院,找医生帮忙诊治一下?!?br />
    跟着来办案的女刑警听了这话,顿时就是一惊。

    她是刚刚毕业,分过来的,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种突发情况。就忍不住看向旁边那位上了年纪的警|察。

    秀秀连忙又对那位老警|察说道。

    “大叔,我家就住在大碗胡同36号。我爸我妈我叔我婶都在这儿呢,刚才是我们抓的人贩子。大叔,我没有恶意。

    只是这小孩病重,实在耽误不得,万一他出了什么事可就晚了。能不能让我和我爸,先把孩子送到医院去看病。救孩子要紧,你们也可以找个人跟着我们去,我们就去附近的医院?!?br />
    说完,苏秀秀又回过头看向容五爷,容五爷却冲着她点了点头。

    一时间,苏秀秀忍不住弯起了嘴角,露出了苍白的微笑。

    那位上了年纪的老刑警,上前一看,可不是这孩子烧得脸都红了。他连忙点头答应了下来。

    “行,你们先带着孩子去看病吧?!?br />
    他又对那位年轻的女刑|警说道?!靶≌?,你也跟着他们去一块去,救孩子要紧?!?br />
    小张这才答应了下来,抱着孩子就准备跟他们一块儿先走。

    这时,容五爷早已把五乃乃托付给了寇婉茹。

    寇婉茹连忙说道:“成,五哥你放心,咱们一定照顾好秀秀妈的?!?br />
    这时,人群里又有位出租车司机说道。

    “别耽误了,你们跟我走吧,我有车。不管怎么说,咱们先把孩子送到医院去才行?!?br />
    众人纷纷说,他也是好样的,就连站在他身边的女朋友也忍不住冲他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