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第 58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58

    就这样女刑警小张抱着孩子, 和容五爷苏秀秀,很快出了园子, 上了好心出租司机的车。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附近的医院, 小张身上并没带多少钱。容五爷也没犹豫, 直接交钱付了医药费。

    医院里的值班大夫,一看这孩子的情况,实在太危险了, 连忙把他送进了急救室。

    容五爷其实并不是那么心慈手软的人。实际上, 几十年的生活, 早已把他磨成了一副冷硬心肠。

    倘若今天只有他自己遇见这种事儿, 他可能会去举报人贩子, 前提是不影响到自己的安危。最好是不让别人知道,他也参入在其中。

    就算看出这孩子有危险,他顶多也只是提醒一下刑警带着孩子去医院。至于他们到底救能不能及时救下孩子, 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并不在他的关心之内了。

    可是, 因为苏秀秀既然已经开口了, 容五爷自然而然地就把话接了过来。并且义无反顾地陪着闺女, 一直把小孩送到医院。甚至连医药费也都给他交了。

    这并不是出于什么对别人孩子的同情之心,只是他想守护着女儿心底的这点美好的小善良。

    他就觉得他家小闺娘现在这样还挺可爱的。

    更何况他也看出来了, 秀秀现在整个人都不太对劲。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也曾经被拐卖过的缘故?

    苏秀秀对那个抢救室里的孩子实在有些太过在意了。

    没办法, 容五爷这个当爹的只能默默地守护在闺女的身边, 陪着她等着急诊室的结果。不然的话, 他早就回家去了。这大过年的,谁愿意在医院呆着。

    至于那位姓张的女刑警,到底是年轻,就跟心里长了稻草似的,出来进去的,也没个消停。后来,还又出去打了个电话。

    容五爷有点烦她,却也没说话。就容家父女二人一直坐在急诊室外面等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容五爷就见苏秀秀的脸色始终惨白惨白的,没有半点血色。甚至连她的嘴唇也直哆嗦。她却两眼发直地看着急诊室大门。

    急诊室门口走廊虽然冷,却不至于冻成这样。

    容五爷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想先脱下自己的大衣,给闺女披上暖和一下。

    可苏秀秀虽然紧张,却也怕她父亲冻着,再说父亲年纪也不小了。一见他动作,秀秀就连忙说道,“爸,我不冷?!?br />
    容五爷也没办法,又忍不住对秀秀说?!凹热?,咱们已经把孩子送到了医院,住院费也齐了,你也累坏了,不如咱们先回家去吧?你妈他们肯定已经准备好热乎乎的饭菜等着咱们了?!?br />
    说着他就抓起闺女的两只小手,试图帮她搓热。

    可苏秀秀的手却冷得可怜,就好像他们养了一年多,才把小闺女养的胖了点,有R了??傻搅苏飧觯倮涞募闭锸依?,那些R和鲜活的生气似乎一下子就在闺女身上消失了。

    苏秀秀还是刚来他们家时,那个可怜的瘦巴巴的小女孩。

    那时候,她明明十五岁了,看上去却像是十二三的。孩子的眼神里一片冷漠,对谁都不信任,也不愿意跟别人说话。

    一时间,容五爷突然觉得很心疼,他拉着苏秀秀的手就想赶紧离开这里。本来,他们做到这份上已经够了,何必这样煎熬着自己。

    “走了,闺女,爸带你回家了。别管这事了?!比菸逡档?。

    可苏秀秀却抬起那双黑幽幽的眼睛看着他,哀求道:“爸,我想等着看看那孩子?!?br />
    她说出的每一个字,几乎都费尽了全身的力量。她的眼神里也充满了对父亲的信赖。

    事已至此,容五爷也知道还是留下来的好。如果不让他闺女等到今天的结果,恐怕会变成她心里永远都过不去的坎。

    容五爷也没别的办法,只得去值班室要一杯热水。

    值班室的医生也知道,他们从人贩子手里救了一个孩子,又自己花钱送孩子到了医院,也很佩服他们一家。一听那小姑娘不太好,赶紧拿了干净的备用搪瓷杯子倒了一杯热水给他。

    好心的大夫甚至还特意过来看了看苏秀秀,一看这小姑娘的脸色也吓了一跳,还以为她生了一场大病呢。后来,一问才知道,小姑娘是因为担心。

    这位好心的大夫又给苏秀秀开了一片安定,又对容五爷说:“实在不行,您还是带孩子先回家去吧?!?br />
    容五爷无奈地说:“她不走,偏要等那孩子出来。生怕那孩子出了什么事?!?br />
    医生也有些无奈,只得说道:“那实在不行,你再来叫我吧?!?br />
    容五爷只得点头答应了,又递了热水给苏秀秀喝,还给她吃了一片安定。

    苏秀秀吃完药,就小心地捧着杯子。容五爷又把自己脖子上的大围巾摘了下来,给闺女披在肩膀上。

    他们父女俩的围巾都是出自五乃乃手的温暖牌大围巾。只有颜色和大小不一样,都是最好的毛线织成的,就连花纹和领子上的小花都差不多。

    苏秀秀本来就裹得跟个球似的,再披上容五爷这条大围巾,就跟盖了个斗篷似的。她心里倒也觉得温暖了些,也更有力量了。

    容五爷又坐在闺女的身边,也不说话,只是安安静静地陪着闺女。

    可就算这样,苏秀秀还是觉得很温暖。

    又过了一会儿,苏秀秀忍不住抖着嘴唇问道。

    “爸爸,要是来不及抢救的话,可怎么办?要是那孩子出了意外,可怎么办?他还那么小,万一跟我似的,发一场烧耳朵就再也听不见了。这又怎么办?爸,我真的希望他能好好地活着!”

    此时,刚好走到急诊室门口的军官陆红兵,听见里面年轻姑娘的这番问话。

    他的脚就像是黏在了地上一般,无论如何就是无法迈出那一步去。

    一向冷静果然的陆红兵,此时竟不敢推门进去。他也不敢面对里面的孩子和好心救了孩子的那对父女。

    他既怕急诊室里边的是他的孩子,可孩子却正在生死攸关的时刻。又怕急诊室里的那个不是他的孩子,而他的孩子丢了,就再也找不回来。

    想到这里,这个一向坚韧勇敢的男人却忍不住心如刀绞。他眼圈一红,差点哭出来。

    三天以前,因为是不是转业回京城的事儿。

    陆红兵跟妻子大吵了一架,两人闹得不可开交。

    当天晚上,愤怒的妻子不顾一切,抱着三岁大的儿子,就冲出了家门儿。不顾陆红兵的劝阻,就准备回娘家?;寡镅哉獯挝蘼廴绾味家牖?。

    陆红兵当时气得厉害,一时也就忘了妻子的司机回家过年了。

    他妻子也是高傲的人,并没有服软,而是继续徒步往娘家走。

    在路上,却发生了意外,有个男人冲出来,抢走了他们的孩子。

    陆红兵是将门之后,他妻子也是天之骄女。

    他们自小就认识,也算青梅竹马。长大后互相吸引,他们的感情如同天雷地火一般。

    两家人家世相当,自然也乐于他们在一起。

    可相恋容易相守难,结婚后,面对长期的两地分居生活,妻子既不愿意跟着他去军队受苦,也不愿留在京城独守空房。反而多次要求他转业回来。

    慢慢的,两人开始有了心结。

    一时的激情热恋,终究抵不过两人性格上的差异。

    陆红兵有理想,想在军队作出一番事业。妻子却只想要一个能够宠爱她,陪伴她的丈夫。

    结婚几年来,他们都很累,甚至精疲力竭。又因为丢孩子的事,两人这几天近乎绝望。

    两家人各自动用了所有关系,寻找着孩子。

    然而时间拖得越久,找到孩子的希望也是渺茫。夫妻俩到了这种时候,已经没有了任何转圜的余地。曾经相爱的两人已经说好了,初八就去离婚。

    可初七的下午,陆红兵却收到消息,有一家人在庙会上抓到了一帮人贩子。

    后来一听刑警小张描述的孩子的样貌体征,跟他们的孩子几乎完全重合上了。

    陆红兵这才不顾一切地赶过来,可他此刻却没有勇气走进急诊室。

    这时候,却听女孩的父亲温声安慰道。

    “秀秀,你放心,咱们已经尽最大努力,救那孩子了。手术室里的那个大夫,肯定也会尽最大努力救下他才是。

    唉,我还以为我闺女多勇敢呢,还敢盯梢人贩子,还敢冲上去。到头来,没想到你还是个小怂包。人家都是事情发生之前,吓得不敢动。你可倒好,事后才开始后怕?!?br />
    苏秀秀听了父亲的话,也忍不住咧嘴笑了笑?!拔衣韪詹呕孤钗依醋?,您平时最爱骂我了,今天怎么没骂呀?”

    容五爷无奈地说道:“我有什么办法,医生也说了让你赶紧回家休息,你这小倔丫头肯听你爸的话么?”

    苏秀秀却摇了摇头?!拔乙饶呛⒆映隼??!?br />
    容五爷只得说道:“好,那爸陪你等着。只是,你也别想那么多。不管怎么说,咱们尽量救那孩子。再需要什么治疗,咱们交钱就是。你孟叔寇姨今天赚的钱,还在我这儿放着呢。咱们先替他们花了再说。放心吧,咱们绝对不把这孩子留在医院里,不管他?!?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又哽咽道?!暗背跷乙彩怯黾四臀衣?,还有松哥,我才能好起来的。不然我只不定又变成什么样呢。爸,我真不希望这孩子有事。他也遇见你和我妈,还有我孟叔寇姨了,但愿他也能好起来?!?br />
    “你放心,算命的曾经给我算过命,说我早年坎坷,晚年福分就来了。那孩子既然遇见了我这有福之人,肯定出不了什么事?!?br />
    苏秀秀又小声说:“我妈福气也大,寇姨福气也大,孟叔差了点。我给你们都看过面相了?!?br />
    容五爷听了这话,忍不住笑了出来?!岸颊庵质焙?,你还有心情说这个呢?这闺女真是个小神G?!?br />
    女孩在她父亲的安慰下,总算打起精神来。

    陆红兵站在门外,听着他们的话感动的同时,却还是有些担心。

    他不想进去,就向外面走去,这时刚好小张又回来了,她一看见陆红兵的穿着打扮,就吓了一跳。

    小张连忙上前问道:您就是我们所长说的那位首长吧?

    小张也是刚毕业的年轻姑娘,他还从没见过这样英俊又有气势的男人。一时间,就算只是站在男人的面前,她也忍不住脸红心跳的。

    陆红兵这时却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连忙问道?!袄锩婺橇礁概褪蔷群⒆拥娜税??”

    小张倒也没想揽功劳,连忙把事情的真相都告诉了陆红兵。

    陆红兵听了,点头说道?!罢饷此道?,倒是多亏了那个小姑娘和他们一家子了?!?br />
    小张又点头道?!拔颐俏是宄?。她叔叔是在庙会上卖炒面的厨师,她父亲是摊主。他们已经做了七天的买卖,今天初七,他们上午卖完了就收了摊,下午就在园子里游玩。这小姑娘也是之前,被人贩子拐过,这才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女人贩子潘姐的。她猜到潘姐拐了孩子,不放心就在那边盯着,又让家里的阿姨去找了保安?!?br />
    陆红兵沉默了半响,这才忍不住感叹道?!澳切」媚镆膊蝗菀?,一般人也做不到这份儿。幸好她叔叔婶婶都会一些拳脚功夫,不然今天这事指不定怎么样呢?!?br />
    小张又补充道?!昂罄匆彩钦庑」媚锛笆狈⑾趾⒆映隽宋侍?。又主动跟我们提出要带孩子来医院看病的。她父亲也跟着来了。刚刚医生也说了,再迟一步就晚了?!?br />
    陆红兵听了这话,深吸了一口气,就没再言语。

    这时小张又忍不住问他?!傲斓寄窃勖窍衷谑墙セ故遣唤??”

    陆红兵这才点头说道?!敖グ??!?br />
    人家小姑娘都那么勇敢,他这个身强体壮的汉子总不能因为害怕就不进急诊室吧?

    说完,他就先一步走进了急诊室,小张这才紧跟在他的身后。

    只是看着这个男人的背影和走路的姿势,她就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这男人实在太英俊了。

    不同于电视里那些油头粉面的白面小生,这个男人身上带着一种从容冷静,骨子里就带着一种英气。

    只可惜,两人身份的差距太大,那个男人又一心想着自己的孩子,又没有闲暇心思关注她。小张只得勉强收敛住自己的情绪,继续好好工作。

    两人走进去之后,陆红兵一眼就看见一个年约五十岁,精明事故的男人,在安慰他家小闺女呢,时不时就拍拍女儿的胳膊,跟她说几句话。他甚至不厌其烦地重复着,那孩子肯定没事。

    而那个小姑娘脸色惨白惨白的,状况似乎并不太好。

    陆红兵实在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救了他的孩子。

    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想立马安排那小姑娘先去看看医生。

    陆红兵从来不是那种妇人之仁的性格。

    只是倘若那小姑娘要是为了救孩子,再有个三长两短的,可就说不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