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第 59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59

    在医院这种Y气重的地方, 苏秀秀坐在横椅上只觉得浑身发冷。除了父亲的手指让她感觉到些许温暖,其他一切都是冰冷的。

    与此同时, 苏秀秀的头脑里不由自主地重复着自己的两世记忆。所有记忆偏偏又融合在一起。

    一时,苏秀秀觉得所有发生的一切不过是场梦。

    仿佛下一刻, 她就会睁眼醒来, 再次回到那个装修得古香古色,却空荡荡的京郊别墅里。

    一时,她又被父亲的手拍醒, 回到了这个医院的走廊里。

    说来也怪, 苏秀秀明明右耳残疾, 听力基本上没有。她也刚好没带助听器。

    可偏偏在这个空无一人的走廊里, 苏秀秀的右耳却奇迹般的恢复了听力。

    她总能听到一些“嘁嘁嗦嗦”稀奇古怪的杂音, 甚至还能听到有人穿过走廊,鞋底碰到地面留下的脚步声。

    一时间,苏秀秀后脖梗的汗毛都倒立起来了, 她的神经紧绷到了极点。

    上辈子, 师傅曾说过鬼神之事, 也有人天生Y阳眼, 或者能通灵。

    可说到底苏秀秀只是个神G, 靠着在相面术上略微有些灵性,不过混口饱饭吃罢了。

    对于通灵之类的高深本领, 师傅大概是会一些, 可苏秀秀却想都不敢想。

    可偏偏这辈子, 她在做了违背规矩的事之后, 却隐隐接触到了这边的边界。

    一时间,苏秀秀心里紧张无措,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她只知道走不了了,无法离开这里。

    她只能下意识地靠在父亲身边,寻求庇护。

    她有力气的时候,就跟父亲东拉西扯地说着话;没力气的时候,就静静地坐着,死死地盯着那扇门。她隐隐约约地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跟那孩子牵扯到一起了。

    随着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苏秀秀吓得浑身发抖。

    这时,却听刑警小张说道?!昂⒆拥母盖渍依戳??!?br />
    “您好,我叫陆红兵?!蹦侨丝谒档?,苏秀秀却看不清他的脸,自然也没办法看他的相。

    容五爷一看那个军官的穿着,就知道他身份不一般,连忙起身说道。

    “找来了就好,先等孩子出来再说吧?!?br />
    苏秀秀失去了父亲的温暖,一时间只觉得更冷,右耳朵听见的杂音更多了。根本就无心听他们说话。

    此时,她脊背上已经被汗湿了。

    那军官一看她实在不对劲,连忙就走到苏秀秀面前,问道:“这孩子怎么了?赶紧也带她去看看吧?”

    容五爷也就得不对劲,连忙想把秀秀扶起来。

    可是在站起来的一瞬间,苏秀秀似乎看见了一个小小的影子,正从急诊室走出来。

    她下意识地低吼了一声?!盎厝?,好好活着!”

    这一声几乎用了她全部的气力,很快她就发现那抹影子消失了。

    紧接着苏秀秀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她只听见容五爷心急火燎地吼着:“闺女,秀秀,你这是怎么了?”

    小张也连忙喊了一声?!八招阈阍趺丛喂チ??”

    陆红兵想上前抱起苏秀秀,送她去找医生,可容五爷却不让,他死死地护着她闺女的身边。

    没办法,陆红兵只得帮着容五爷把苏秀秀背在他的肩膀上,然后一起冲着值班室跑去。

    一阵慌乱之后,随着离急诊室越来越远,秀秀只觉得被一股暖意紧紧地包围着,身体也开始回暖。

    慢慢地,她终于进入了黒甜的梦乡里。

    *

    值班室的医生刚刚就去看过苏秀秀,此时一看小姑娘昏倒了,连忙赶过来帮忙,把她带到里面诊室的床上躺了下来。

    她又细细地检查一下,这小姑娘的身体挺健康的,并没有太大问题。

    于是,又连忙安抚容五爷说道:“您这孩子没什么大碍,估计就是又惊又吓,急出来的毛病?!?br />
    容五爷只得说道:“大夫,当初我这孩子也被拐过,当时人贩子给她灌了不少药。救回她之后,几天都醒不过来。这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呀?这都一年多了,这孩子只要累着了,或者白天里受到惊吓,晚上就无精打采地累得不行?!?br />
    医生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问题,只得硬着头皮说道:“两年的话,药效早就过了??赡芑故切睦镌虬??要不先让这孩子在我这休息一下,咱们再观察观察。总之也别让她在那边等着了。不然,这孩子也该病倒了。好好一个姑娘,她招谁惹谁了?”

    小张在一旁听了这话,也忍不住有些心酸,嘴里骂道:“都是那群人贩子害的?!?br />
    双方又说了几句,陆红兵和小张就去急诊室门口等着。

    容五爷则是留下来,照顾苏秀秀。

    他闺女都倒了,他自然也没心思关心那边别人家孩子的死活了。

    大夫又去值班室找了个被子,给苏秀秀先盖上了。她实在有些同情这个小姑娘。

    *

    与此同时,又有一位年轻的士兵跑了进急诊室里,冲着陆红兵说道。

    “人贩子那边交代了,时间和地点都对上了,这孩子应该就是睿睿?!?br />
    陆红兵听了这话,先是松了一口气,心里也越发感激容家父女。只是看着急诊室大门,他又再次紧张了起来。

    他又随口吩咐道:“小李,你去值班室那边照顾下容家父女?!?br />
    那年轻的战士小李问道:“容家父女?是救了睿睿的人么?他们又怎么了?”

    小张连忙接口说道:“苏秀秀,刚才紧张得晕倒了,不然还是我过去看看吧,也方便些?!?br />
    “什么,救了人那姑娘自己还吓晕了?这是什么胆子呀?”小李忍不住嘟囔道。

    陆红兵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小李这才闭上了嘴巴。

    很快,陆红兵就坐回了横椅上,他的坐姿很端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急诊室的大门。他一心只盼着自己的孩子能够安然无恙。

    *

    等到苏秀秀再次醒过来,已经是三个小时以后的事了。

    她睁开双眼,就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双人病床里。

    容五爷正坐在病床边上,小心地看着她。

    一见闺女醒了,容五爷连忙起身,就想去叫大夫来。

    这时,旁边那年轻的小战士却说道:“老爷子,我去叫人就好,您在这边继续看着您闺女吧?”

    “那也好,谢谢你了,小李?!比菸逡档?。

    小李又说了一句?!澳馐悄牡幕?,都是应该的?!彼低晁妥吡?。

    这时,苏秀秀也慢慢清醒过来,她活动了一下身体,只觉得一身轻松,并没有什么问题?

    右耳朵依然听不见任何声音。

    容五爷这时又坐过来,对苏秀秀说道:“你可算是醒了,一睡就是三小时,差点把我急死。你这丫头难受怎么不跟我说呀?!?br />
    苏秀秀下意识地问道:“这事没跟我妈说吧?可千万别让她着急?!?br />
    容五爷一听闺女一睁眼就记挂着她妈,不禁又好气又感动。

    他一边倒热水给她喝,一边不客气地说道:“好在你醒了,再不醒过来,不想告诉你妈也不可能了。刚才,你孟叔还过来看你呢?我先打发他回去了。你呀,下次还是得仔细些?!?br />
    苏秀秀坐起来,叹道:“爸,我这不是一点事都没有么?好像就是累的?!?br />
    容五爷却冷哼一声?!笆裁蠢鄣难?,人家医生可说你是吓着了。根本就不是身体上的毛病?!?br />
    苏秀秀一时间也没了言语,她总不能把那些事都跟父亲说。只得端起那杯水,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容五爷又说道:“这喝水你急什么劲呀?不够爸再给你倒就是了?!?br />
    苏秀秀也不说话,就像是渴坏了似的。喝完又把杯子递给了容五爷。

    趁着五爷回身倒水的功夫,她又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

    明明都是她亲身经历过的,她也有那份记忆,可却像是在梦里发生的,模模糊糊的,并不真切。

    她也不知道那个小小的黑影到底是她眼花了,还是真的存在过。那时候,她只是想让他回去。

    这时容五爷也倒好水,转身递给苏秀秀。

    苏秀秀捧着杯子,又开口问道:“爸,那孩子到底怎么样了?他们那边应该已经完了吧?”

    容五爷说道:“你放心,孩子救过来了。医生说还好咱们送过来的及时,不然那孩子真就危险了?!?br />
    苏秀秀这才轻轻地嘘了一口气,只觉身上更加轻松了,并没有什么负面影响。

    这时,医生也赶过来了,又为秀秀详详细细地检查了一番,这才安慰她说道:“身体上并没有什么大碍。至于过去那些事,你也别总想着才好。有什么事情,也不要憋在心里,总要跟你家里人说说?!?br />
    苏秀秀点头答应了下来,又冲着那位中年女大夫笑了。

    一时间,那位大夫和小李只觉得,这小姑娘长得实在是很好看。特别是她一笑起来,两眼就像弯弯的月牙似的,眉宇间却带着一股说不出的舒朗平和之气。

    小李就忍不住在心里嘀咕着。

    这姑娘到底是胆大还是胆???说她胆子小,却敢跟人贩子斗法。说她胆子大,等着睿睿接受治疗的这段时间,她却紧张得昏过去了。

    可不管这姑娘胆子是小还是大,他们都要感谢她救了睿睿。

    这时,苏秀秀就说:“那就谢谢您了,大夫。那我们就先回家去了。大过年的,我妈还等着我和我爸回家吃饭了。我这出院还要办什么手续么?”

    小李连忙上前说道:“不用了,我早都办好了。你们要回家,我开车送你们去?!?br />
    苏秀秀就说:“你也是孩子的家人吧。我们这就不用你送了,你也赶紧回家看孩子吧!我家离这边也不远,我和我爸走着就回去了?!?br />
    小李一听这话,就觉得这小姑娘明白事理,不贪功。

    他嘴上却说道:“你怎么这么客气呀?再怎么说,你也救了我们睿睿。现在你这身体正虚着,哪里走得了路呀?怎么说,我也得把你们爷俩送回家去。不然我回去该挨领导骂了?!?br />
    这人也是个倔脾气,苏秀秀也说不过他,想想自己的确有些腿软。最后,只得坐着他的车回去了。

    他的车还不是出租车,而是一个真正的私家车。

    苏秀秀也看出小李只是司机了,只是一时间,她也没心思多想。就这样靠在容五爷身边坐着,很快就回家去了。

    到了大碗胡同里,小李本来还想送他们进去,可是孟洪明两口子听见车声就迎出来了。

    容五爷又跟小李道了谢,这才带着他闺女进院子了。

    *

    回家之后,容五爷也没对五乃乃说,苏秀秀晕了。

    只是对众人解释了一下,那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那个三岁大的男孩叫小睿睿,他是被那个满面横R的青年拐子胡二明硬抢来的。

    胡二明也是第一次拐孩子。他刚才牢里放出来没两月,在家里受了嫂子的气,干脆也就不打算走正道了。

    正好又遇见了人贩子潘姐,胡二明也不是什么好人,见拐卖孩子也是个挣钱的买卖,于是就打算入伙当人贩子。

    可潘姐这两年正是小心谨慎的时候,就跟胡二明这小子要投名状。让他在初七之前,拐一个男孩过来,就让他入伙。

    两人就约在庙会里见面。

    胡二明一狠心,就在前天夜晚,找了个带着孩子的单身母亲下了手。只是,他之前并没有带孩子的经验。

    小睿睿受了惊吓,一直哭着要妈妈。

    胡二明怕被人发现,只得不断地给孩子灌药,让他睡觉。

    同时,他又疏于照顾,连饭也没给孩子吃,就想着直接把孩子扔给潘姐,完成任务再说。

    所以他也就没发现小睿睿发烧了。就这样已经快过了40个小时了。

    如果不是苏秀秀及时发现孩子情况不对,又劝派出所的人赶紧把孩子送到医院。

    小睿??删臀O樟?。不止有可能会变成傻子,就连小命都可能保不住了。

    所以,救回孩子之后,孩子的父亲陆红兵对他们父女格外感激。

    又让小李把苏秀秀安排进了双人病房休息,又找来了专家给她做了检查。

    可实际上,苏秀秀并没什么大碍。

    专家也说,孩子可能是太紧张了,连带着身体也受到了影响。

    当然后面这些事,容五爷并没当着五乃乃的面说。

    五乃乃也不知道闺女晕倒这事,苏秀秀也总算逃过一劫。

    *

    到了晚上,大家聚在一起吃饭,五乃乃又不断地给苏秀秀夹菜。

    她嘴里还埋怨着:“你就是太单薄了,看着就不让人放心?!?br />
    因为寇婉茹也在场,她到底没好意思说,秀秀就不该傻乎乎地冲上去。天塌下来,还有那些高壮的老爷们顶着呢,这么个半大不小的丫头往前冲个什么劲?

    苏秀秀刚好消耗的比较大,一时间胃口大口,也不挑食。母亲给她夹的菜,她都吃了。

    五乃乃就跟天底下的妈都一样,一见孩子吃东西香,就觉得很开心。一时间,也顾不上埋怨了。

    她又忍不住对苏秀秀说道?!罢夂⒆?,你倒是吃慢点,有的是好吃的都给你留着呢?!?br />
    容五爷坐在旁边,一边跟孟洪明喝酒,一边看着这母女咧嘴笑。

    他心说,五乃乃还真是,到底让不让你闺女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