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第 60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60

    容家人孟家人再加上老许, 一桌子人坐在一起吃饭。

    孟洪明一边跟容五爷喝酒,一边随着他的眼神看过去, 正好看见苏秀秀在吃饭。

    那还真是个半大的小姑娘,因为在母亲身边, 显得格外的自在。就连性子也变得活泼了许多。

    虽然她也保持着餐桌礼仪, 可那张小嘴就停下来过。

    倒是也不挑食,把她母亲夹给她的菜统统都吃了下去。单单是看着她吃,旁人也能跟着胃口大开。

    孟洪明看着苏秀秀的眼神, 越发柔和。他突然觉得能有个这样的儿媳妇, 还真是很不错的事。

    在庙会上, 苏秀秀曾提起过, 想跟他一起合开私房菜馆。

    原本孟洪明还有些犹豫, 毕竟他父亲在京城里跌了一大跤,他也在这上面吃过大苦头。

    他们一家甚至远离京城,找了个乡下地方住了下来。

    在孟洪明的心里, 既想把祖上传承的老手艺继续传承下去。又觉得那些追求极致的美食已经不再符合时代的潮流。

    所以这些年, 孟洪明始终留在村子里, 没办法走出来。

    随着年龄的增长, 他也失去了那种勇往直前的拼劲和进取心。

    可今天白天, 在庙会上苏秀秀敢对抗人贩子,救下孩子这事儿, 却对他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一个手无缚J之力的小姑娘, 都敢面对自己过去的Y影。他这样一个身怀武功, 身强体壮的男人, 却一直在逃避着过去。这未免也太可笑了点。

    再加上,下午去医院一看,苏秀秀都晕倒了。对孟洪明的触动也就更大了。

    一时间,孟洪明只觉得,他连个手无缚J之力的小姑娘都不如,实在有些耻辱。所以,也暗下决心,要接受苏秀秀的提议,跟她一起合开私房菜馆。

    只是,苏秀秀白天里刚刚晕倒过,他也不便马上就跟他们说这事儿,只能等以后再慢慢商议。

    当天晚上,众人吃了饭,五乃乃又拿了那只毛绒熊送给了她闺女。

    苏秀秀抱起熊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又有春节礼物了?”苏秀秀一边说,一边忍不住用手指头戳了戳熊脑袋。

    一时间,寇婉茹和五乃乃都笑得不行了。

    五乃乃还说:“看来还挺喜欢这熊的,好了,那你就拿去玩呗?!?br />
    苏秀秀又忍不住问:“我爸套的还是您套的?”

    五乃乃挑眉问:“你说呢?”

    苏秀秀就抱着熊,靠在五乃乃的身上?!翱隙ㄊ悄椎?,我爸想把垃圾扔进垃圾篮子里都不准?!?br />
    听了这话,整个屋里的人都笑开了。

    容五爷也是一脸尴尬,又笑骂道:“这丫头,还编排起你爸的不是来了?”

    众人又说笑了一回,这才各自回房里休息了。

    *

    等到洗漱完毕,孟洪明就打算先跟他老婆商量一下,他打算离开村子,到京城来跟秀秀一起开私房菜馆??扇疵幌氲?,寇婉茹听了这事,一脸兴奋地说道。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正好也不用我再劝你了。

    你是不知道,今天下午你去医院的时候,苏姐也跟我说起这事儿了。她那意思是也不用你们这些大男人出钱了,就我们这些女人家,出钱出力开了这私房菜馆,再请你坐镇,当个掌厨大师傅。

    苏姐那边正好有一处空置的宅子,是以前五爷替她置办的,位置不错,又是一处僻静的小院子,重新装修一下,正好拿来开私房菜馆用。

    苏姐那意思让咱们家象征着拿一些钱入股,主要是拉你这个红案厨师入股。剩下的钱苏姐来想办法,到时候再拉上秀秀给咱们出谋划策的,这家私房菜馆一定可以开起来?!?br />
    孟洪明听了这话不免有些吃惊。又听他老婆继续说道。

    “苏姐还说,咱们两家也别争了,到时候各占五成。在家里爱怎么分就怎么分,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咱们到时候还可以再商量?!?br />
    听到这里,孟洪明却连忙摇头道。

    “这就有些不合适了。是你们三个女人开铺子,我就是来帮忙干活的厨子,怎么能白占着股份呢?就算说咱们家也出钱,还是不合理呀?

    到底要出多少钱也没说清楚,咱们家的家底我也清楚,就算把给小松攒下的结婚钱都算上了。加上这几年在庙会赚的钱。咱们也占不到五成?!?br />
    寇婉茹又想了想,觉得孟洪明说得也有道理。

    “你不说,我还真没细想过。这样一算下来,咱们好像是太占容家的便宜了?!?br />
    孟洪明又点头道:“这些年,五哥一直带着咱们赚钱,有什么好事儿都想着咱们家。在私房菜馆这方面,咱们可不能再多占了?!?br />
    寇婉茹这时也想明白过来了,她连忙点头道:“那不然我有空再跟苏姐说说,要不咱们家占两成就完了,让苏姐和秀秀占八成?!?br />
    孟洪明只得说道?!肮兰扑且膊换嵬?,你们再慢慢商议就是了?!?br />
    寇婉茹也叹道:“只能这样了?!?br />
    不管怎么说,她还是打心里替她男人感到高兴。

    孟洪明那么好的厨艺,如果继续留在乡下,顶多做个红白喜事,实在是太浪费了。

    她也希望看见他能重新拿起祖传的菜刀,堂堂正正地走到灶台前面。

    两口子商量好了,就倒头睡下了。

    寇婉茹也准备,等到第二天再找个时间,好好和容家母女详谈这件事儿。

    *

    另一边苏秀秀这一夜睡得倒也算安稳,第二天,她醒来之后,又细细检查一番,身体并没有出什么状况,反倒精气神十足。

    苏秀秀揉着太阳X,想到昨天发生的那些事,仍是觉得不太真实。

    可是对于这种事,她到底是没什么经验。唯有再找到师傅,才能问出个一二来。

    自打重生后,苏秀秀并不是不想跟师傅重聚。

    只是像师傅那种世外高人,都讲究个缘分,她是走到哪儿算哪儿,并不会在一个地方久留,想找她都找不到。

    苏秀秀也只能等到明年下半年,才能回到当初那个地方,再尝试着去找师傅。

    *

    就这样苏秀秀起床,又跟长辈们一起吃了早饭。

    众人也都是刚睡醒,也都是迷迷糊糊的。这时就听见有人敲他们家门。院子里的狗也止不住地狂吠了起来。

    苏秀秀最年轻,自然是起身去外面开门了。

    只是她打开门一看,没想到外面站着一位穿着绿色制服的邮递员。

    “你是苏秀秀么?”邮递员问。

    “是呀?!彼招阈愕阃返?。她心中有些疑惑,平日里有信直接就投在邮筒里了。

    “这里有你的录取通知书,恭喜你考上大学?!庇实菰彼底?,就递给苏秀秀一个红信封。

    居然真的是录取通知书?一时间,苏秀秀又惊又喜。

    她是在去年十月份参加的成考,这一转眼也好四个月了。

    春节前,五乃乃天天发愁,录取通知书怎么还不来。她是生怕闺女的考试出了什么意外。

    倒是苏秀秀比较冷静。她知道自己这一届,正好赶上全国成人高校改革,实行统一考试大纲、统一考试命题、统一考试时间的“三统一”。

    5月份有一次考试,10月份还有一次考试。

    在1986年以前,成考都是各自为战,学校招生也比较混乱。

    可到了1986年,国家才第一次像高考一样,也把成考给正式统一起来。

    所以,这一年一切都在摸索,今年的录取通知书下来得也比较晚。

    之前,苏秀秀也跟他们老师打听过,一般要到三月份,学校才会正式开始上课。

    再加上,1987年的春节比较早,一月份底就开始了。

    苏秀秀也就经常劝五乃乃不用太过担心,实在不行的话,等过了春节,她再去报考的学校咨询一下,说不定就有好消息了。

    容五爷当时也在一旁劝道:“没关系,今年考不上,明年咱们再学一年就是。咱们家闺女这才多大?我上次去他们学校的时候,看见有些考生都三四十岁了,还在考呢?!?br />
    “……”苏秀秀顿时觉得很无语,她也没想到父亲到了现在还想这个呢。

    不管怎么说,对于考大学这事,苏秀秀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可五乃乃却还是希望,她闺女就考中,以后都顺顺利利的才好。所以一直都很担心。

    直到春节里,又忙着庙会的事,又有了抓人贩子救孩子的事,大家才把这事暂时放在一边了。

    哪里想得到,大年初八这天的早上,录取通知书就送上门了。

    这年月跟后世还不一样,全国恢复高考还不到10年,高考招生已经不要大龄考生了。

    成考就成了当代人提高学历的重要手段。

    而且,成考考上大学,毕业后也有教育部发放的正经学位证书。很多企业和用人单位也都承认这个学历。

    特别是有些企业也鼓励推荐职工去成考进修。

    光一个省报考成考的考生就高达几十万人,这样还能被录取,也算是挺不错了。

    苏秀秀连忙又跟邮递员道了谢。

    这时,五乃乃也通过窗子看见了一身绿的邮递员了,连忙也从屋里走出来。容五爷跟在她的身后?;共煌担骸澳愕故锹阊?,有什么可急的,仔细再摔到了?!?br />
    五乃乃却没有听他的话,三步两步走到大门口,激动地从苏秀秀手里拿过录取通知书,一时间也忘了打开,只是回头冲着五爷喊道,“老头子,咱们家闺女考上大学了!”

    这时,容五爷也走过来,扶着老婆的手臂,一脸欣慰地看着苏秀秀?!鞍?,这丫头一年的心血,总算没有白白浪费?!?br />
    很快,孟洪明两口子和许姨也迎了出来,又连忙跟苏秀秀和五爷五乃乃道喜。

    “恭喜你呀,老姐姐,秀秀总归是考上了,往后就是大学生了?!笨芡袢阋涣承σ獾厮档?。

    她也忍不住与有荣焉,她家儿媳妇以后就是大学生了。

    老许也忍不住叹道:“秀秀这一年可真不容易,这回终于算是有所回报了?!?br />
    孟洪明心里也十分高兴,当场就表示:“今天我亲自下厨,怎么着也得做一顿正式的宴席,咱们一起好好帮着秀秀庆祝一回?!?br />
    容五爷点头道:“那你可得把真本事,好好露上一手,让你侄女也见识见识什么叫好菜?!?br />
    孟洪明点头道:“五哥你放心,等着瞧好吧。对了,秀秀考的是什么学校,什么专业?”

    在众人的注视下,苏秀秀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录取通知书。

    她果然被第一志愿——京城的财金学院,管理学专业给录取了。

    孟洪明听了这个专业,就忍不住笑道:“五哥,看来秀秀是打算继承你的衣钵?!?br />
    容五爷一脸骄傲地说道:“那可不是,我闺女自然以后要跟着我干大事的。不仅如此,她将来还要青出于蓝呢?;八祷乩?,我可没帮她选专业,这是她自己选的?!?br />
    众人听了她的话,又忍不住笑作一团。同时又把苏秀秀又狠狠地夸了一通。

    不管怎么说,孟家两口子都还算开明,他们并不会因为儿媳妇高学历,将来要做自己的事业,就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现在,不是一直在提倡妇女能顶半边天么?

    更何况,寇婉茹自己也有颗江湖侠女之心。只可惜时代不同了,他们家里早就没落了。平日里,家中有地有田有牲畜,村里也是一些磕磕绊绊的小事,也没有什么可以让她行侠仗义的地方。

    寇婉茹虽然日子过得很幸福,可心底却有些遗憾。

    直到昨天,跟秀秀一起救了两个小孩子之后,寇婉茹也算是满足了积压已久的心愿。

    又因为共患难的缘故,寇婉茹就觉得儿媳妇虽然年少,却也有颗侠义之心,两人在某方面也算合了脾气。

    所以,不管秀秀将来做什么,寇婉茹都想支持她,给她当后盾。

    将来要是有了孙子,她帮着带就完了。

    就这样,孟容两家虽然没有明说,大家长们却形成了共同的默契。

    老人们以后都会全力支持孩子们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