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第 61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61

    正好赶上大年初八, 按照规定,人们已经开始上班了。

    等到众人簇拥着苏秀秀进了屋,孟洪明收拾了一下, 就起身去菜市场,选购合心意的食材了。

    他准备拿出点真本事来, 亲自下厨做一桌子菜。一来算是给苏秀秀贺喜,恭喜她考上大学;二来是大过年的也让亲友们好好吃上一顿。他们怎么说也辛苦了八天了。

    只可惜,到了市场一看,他真正想要的食材都没有。

    孟洪明干脆就在菜市场转了一大圈, 也只能买到一些常见的食材。冬天里, 蔬菜都比较少。

    没办法,最后孟洪明只得暂时先将就着买一些。

    他看见猪脚还算新鲜,就买了一些;又买了猪牛羊R, 还要了骨头;还买了一些鲫鱼,一些菜,以及一个大小适中的南瓜。

    最后离开时, 又看见菜市场的门口还有人卖活鸭子。

    孟洪明想了想, 还是买了两只。

    就这样他把这些都绑在苏秀秀的自行车上了, 这才推着车往家走。

    没想到走着走着, 抬眼一看, 他媳妇寇婉茹居然也过来接他了。

    孟洪明就忍不住问道:“你不是跟秀秀和嫂子她们聊得正起劲么?怎么突然就过来找我了?”

    寇婉茹埋怨道:“你还说呢, 我一转头的功夫, 就不见你的人影了。问了容五哥才知道, 你到这边买菜了。你出门怎么也不招呼我一声?怎么说, 我也能帮你拿东西不是?我不是力气大么?”

    孟洪明听了这话,只得说道?!昂昧?,食材也买好了,咱们也该回去才是?!?br />
    说着,他就推着车继续走,一边走一边看着四周。

    这是春节长假后的第一天,街上的行人并不多,显得有些冷清。

    就算偶尔见到三两个路人,也都是行色匆匆。没有人会停下来,看看周围的风景。

    每个人都很忙碌,他们吃最简单的饭菜就满足了,只要味道不难吃,他们就会很满意。

    可是,这跟他的厨师之道却完全不一样。

    他跟这些快速行走的人,也不太一样。

    孟洪明看着旁边的寇婉茹,心里觉得大概也就这个笨女人,会一直陪伴着他了。其实这已经足够了。

    虽然,昨天他跟寇婉茹商量得挺好,也决定跟苏秀秀五乃乃合作开私房菜馆。

    可实际上,孟洪明却还是有些信心不足。

    特别是刚刚看了市场里的那些食材,他心头又是一冷。

    他要做真正的孟家菜,不说珍贵稀有的食材,最基本的山珍和海味却必须要有。

    现在可好,单单是做一道佛跳墙,他都未必能凑足材料,又怎么做私房菜馆?

    想到这里,孟洪明犹豫了,甚至想要退缩。

    倒不光是因为他自己家,容家母女又出钱又出房子,助他完成心愿。他却不能为了一己之私,害她们母女赔了本吧?

    走着走着,孟洪明突然问道:“婉茹,那事,你还没来得及跟嫂子说起吧?”

    寇婉茹也知道他说的是私家菜馆的事,于是摇头道:“还没来得及说呢,刚才我光顾着高兴了。反正咱们还要再住几天,倒不如等再过两天,咱们再说吧?苏姐那边倒是好说话,咱们总归不能辜负了他们的一番美意才好?!?br />
    听了这话,孟洪明又忍不住叹了口气?!安还几好??现在不辜负,将来若是辜负了,又害他们赔钱可怎么好?”

    寇婉茹皱着眉头看向孟洪明,随口问道:“洪明,你这又是怎么了?”

    孟洪明却忍不住问道:“婉茹,你还记得你家那镖局子么?”

    寇婉茹点头道:“有一点印象了,说是镖局子,我家那大门都烂了,镖局的牌子风吹日晒的,连字迹都看不清楚字了。后来,我爸我妈就卖了那套宅子,回我姥姥家种田去了?!?br />
    那时候,寇婉茹才几岁大,她就只记得自己曾经住过那样一个大院子,后来她长大了,却连那个院子到底在哪儿都弄不清楚了。

    孟洪明两眼深沉地看着她,又问道:“那你觉得可惜么?离开那个家以后,你也想起过吧?”

    寇婉茹又想了想,咧嘴笑道:“也没有多想,在那宅子住的时候,总是吃不饱饭??赡苁俏颐痪?,又是个女孩子,我爸不可能让我去走镖。所以,我还真没什么可遗憾的?!?br />
    半响,孟洪明才叹道:“你倒是洒脱,可我始终都放不下,我心里一直想做孟家菜。我还记得我小时候我爸带着我到处做菜,我们去的都是深宅大院。由于手上的功夫好,不管我们走到哪里,管家也好,其他管事人也好,都会尊称我爸一声,‘孟师傅’。主家也会多给钱??墒?,后来,我们家做的菜就没人吃了!”

    说到这里,孟洪明下意识地垂下眼睛,却仍是掩饰不住眼底的失落和无奈。

    寇婉茹却说:“怎么没人吃了?秀秀不是也说了,咱们面对顶级食客和老饕,到时候肯定有人来吃。你忘了那个要给你介绍工作的小胖子了?”

    “可是,倘若就连合适的食材,我都找不到呢?”孟洪明又问道。

    寇婉茹又说:“那就想办法找相近的最好的食材,替代着做菜呗?洪明哥,其实我早就想说你了。我就觉得你实在有些死心眼。

    老虎身上的东西咱们找不着,可以用羊呀,牛呀,猪呀,身上的东西代替???只要肯想办法,总能把那些味道和菜品保留下来。给后面那些子子孙孙也尝尝。

    像你这样再继续留在乡下,我倒是也愿意陪你终老??墒堑鹊轿颐钦獗沧庸甑氖焙?,你肯定会后悔的!”

    寇婉茹说完,就握住了她男人的手,孟洪明也忍不住侧头看向她。

    寇婉茹一脸坚定地说:“反正这私房菜馆我是开定了。洪明哥,你要是不来,我就想办法再找其他的厨师来。真当我们没了J蛋就做不了槽子糕了?”

    孟洪明听了这话,硬生生被气乐了。他瞥了寇婉茹一眼,开口说道:“你这女人可真是,哪有像你这么说话的,你男人是J蛋么?”

    一时间,寇婉茹只得笑笑,“我这不是口误么?你又何必那么较真呢?不过话说回来,你会来我们的私房菜馆干活吧?难得苏姐想做个买卖,她这大半辈子基本上都没迈出过容家大门。

    如果不是因为秀秀,这回她也不会开这个口。如果我们再推了这事,我总觉得苏姐一定会很失望的?!?br />
    孟洪明又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点头道:“行,这件事我应下来了?!?br />
    寇婉茹这才笑道:“你既然应下来了,可不要后悔?!?br />
    孟洪明说,“你放心,我不会后悔的!”

    两人说定了,这才往老容家走去。

    寇婉茹笑着,快步走在前面,她看上去心情很好。

    孟洪明推着车跟在她身后,他虽然眉头微蹙,心里却又觉得无比轻松。

    就像他媳妇说的那样,从今以后,他也该要尝试着改变了。

    不要再继续纠结那些拿不到的食材了,倒不如把手头的食材,尽量变成他记忆中的美味。

    这还是第一次,孟洪明也打算改良自己那些老手艺了。

    他要尽量让自己的菜适应这个时代,同时也要想办法把那些祖宗留下来的精髓,保留下来。

    回到家里以后,孟洪明干脆把所有人都打发走,自己一个人留在厨房里。

    没办法,众人只得等着他做菜。

    孟洪明要拿出真本事做菜,其实是很耗费时间的。

    真要做起来,他光是吊上一锅汤都要花费两天时间。那鸭子他买来是想做清炖肥鸭子。

    把鸭子处理好之后,要放在瓦罐里密封,再放在铁锅里密封隔水加热,文火煨上三天时间,出来的鸭子入口即化??烧饩透喜簧辖裉斐粤?,孟洪明只得改变方法缩短时间。

    至于那些猪脚,他是打算做烧猪脚皮,要把猪脚处理干净,也是比较麻烦的活。

    就这样,一个上午的时间,都没做完饭。

    孟洪明生怕他们再饿着,提前做了一碟子豌豆黄给他们先垫垫肚子。

    苏秀秀一看这道豌豆黄,黄澄澄的,就忍不住心生喜欢。孟庭松都没给她做过这种点心。

    反正都是一家人,她也没必要客气,抓起一小块儿就吃了起来。

    孟叔做的豌豆黄,果然跟别人做的不太一样。入口即化,口感细腻,甜淡得宜,还带着一股香味。

    一块儿下肚,苏秀秀正吃得上瘾,就听门外有人敲门。

    苏秀秀刚准备下手拿第二块儿,只得暂时作罢。她起身对众人说道:“得,我先去开门吧,看看到底是谁来咱们家了?!?br />
    老许笑着说道:“不然,还是我去吧,秀秀你接着吃吧?!?br />
    苏秀秀却说:“不用了,许姨,那两狗听我的话。再说了,您也尝尝孟叔做的点心吧,实在太好吃了?!?br />
    说完,她就接过五乃乃递过来的围巾帽子,穿戴好了,就出去开门了。

    打开院门一看,门外站着的却是那个贵人相的胖子,苏秀秀微微一愣,脱口说道:“我们家今天可不卖炒面了,你怎么还找上门来了?”

    那胖子听了这话,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姑娘,我今天可不是跟你们买炒面来的。我有事要找你父亲谈?!?br />
    “什么事呀?”苏秀秀又问道。

    她一开口,那胖子的鼻孔微微颤动了一下。他闻到了一股甜滋滋的味道,还带着一股食物的香气,这味道实在有些诱人。

    胖子忍不住窃喜,该不会正赶上孟师傅亲自下厨了吧?

    他就说这事得他过来办,用不着别人。这不是就赶上大好事了么?

    想到这里,胖子很干脆地说道:“站在门口说多不方便呀,咱们还是进屋里说去吧?!?br />
    苏秀秀也来不及阻止,那胖子已经推门进了院子。

    只是他却没想到,容家在树下搭了个狗窝,两条土狗一见生人进来,立马龇牙咧嘴的冲过来就要咬他??砂涯桥肿酉帕艘惶?。

    好在苏秀秀及时喊了狗的名字?!罢懈?,添寿!”

    说来也怪,她这么一喊,两条狗却安静下来,不再咬人了。

    那胖子也虚惊一场,他白着脸说道:“你家这两条狗可够厉害的,怎么养的呀?”

    苏秀秀眯着眼说道:“对它们好点就是了。再说了,谁叫你不经别人允许就进人家院子的?咬了你也是白咬!”

    “得,我知错了,我跟您赔不是行吧?妹妹,咱们现在能进屋说话了吧?”胖子又问。

    “嗯?!彼招阈愕懔说阃?,先一步带着那胖子进屋去了。这回,狗没有再叫过。

    *

    到了屋里,容五爷一看见这胖子,也吓了一跳。

    “这……你买炒面都买到我家来了?”

    胖子听了这话,也忍不住笑道:“您和您闺女见到我,第一句话都是一样。我叫赵承泽,可不是过来买炒面的。我是受人之托,特意过来跟您道谢,外加还钱来的?!?br />
    话虽说得挺诚恳,可胖子的眼神却始终停留在桌子上的那盘豌豆黄上,一秒也不曾错开过。

    容五爷自然也看出来了,就笑道:“不管怎么说,远来是客,你既然到了我家,就先来尝尝果子,喝点茶水吧。有什么事咱们慢慢再说?!?br />
    刚好这时老许给他倒了一杯热茶。

    胖子也没客气,坐下来拿起一块儿豌豆黄,就问道:“这是孟师傅亲手做的吧?”

    容五爷点头说道:“你也算有口福,今天我兄弟亲自下厨,给我们丫头做饭呢?!?br />
    胖子吃下一块儿豌豆黄,心情就更好了,又开口问道:

    “这是有什么大喜事么?”

    容五爷一脸得意地说道:“我闺女考上大学了,今天早上拿到的录取通知书?!?br />
    胖子眯着眼想了想,又说道:“喔,那可恭喜您了。正好我这也带了礼物呢。只不过这点心倒是在孟师傅面前班门弄斧了。没想到孟师傅不止会红案功夫,这白案功夫也不弱?!?br />
    容五爷接过礼物,笑着说道:“他们家自成一派。倒是你这礼物又是怎么回事?这也不认识,我可不能收你东西?!?br />
    胖子又咬了一口豌豆黄,这时他才心满意足地说道:“不是我,是我们亲戚家。

    昨天,您姑娘和孟师傅他们不是抓了一批人贩子,又救了一个三岁大的孩子么?

    那是我远房表姐家的孩子。这事本来就是我表姐的错,她也没敢跟家里说。我们自然也没收到风声。

    直到昨天抓住人贩子,把事闹开了,我才听说了原来是你们救了我外甥小睿睿。

    我就想着这都赶巧了,咱们多熟呀,都一年的交情了,这事还得我来办。所以,我就跟表姐表姐夫揽了这事。来您家上门道谢了!

    人都是您家救的,昨天我外甥的医药费,可不再能让您家出。这不是我这就过来还钱了么?除此之外,我们家里也备了这份薄礼感谢您?!?br />
    说完,他也把钱恭恭敬敬地放在桌上了。

    容五爷想起那军官的身份,也就差不多猜到了这胖子的身份。

    他也是个场面上的人,也知道该怎么跟这种人打交道,于是就说道:“这可太客气了,都是应该的事,还特意来家里看望?!?br />
    胖子也没客气,又抓起一块豌豆黄,继续说道:“应该的,这都是应该的。幸亏你们救了小睿睿,不然我表姐那个家都要散了。

    我表姐本来想亲自过来谢您,可是一来她也正伤着;二来小睿睿虽然救过来了,却留在医院里观察。我表姐放心不下孩子,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在医院里盯着呢?!?br />
    容五爷感叹道:“可怜天下父母心,那些人贩子可够造孽的?!?br />
    胖子眯着眼叹道:“可不是么,他们都没个好?!?br />
    说着,他已经好几块豌豆黄下肚了,而且很明显正事办完了,他也不打算立马走人。反倒是死皮赖脸地留下来,准备继续等着蹭饭吃。

    为此,他又有一句没一句地继续跟容五爷聊天。

    一时间,苏秀秀看着这吃货,已经彻底无语了。

    不是说来向她道谢么?

    这胖子可倒好,一句客套话都没说,还抢她点心吃。

    而且,从始至终,这人眼睛就没离开过豌豆黄。

    苏秀秀不服气地拿起了一块儿,那胖子居然还敢瞪她。

    这是不想让她吃么?这可是她家里的豌豆黄,这死胖子不要太过分了!

    苏秀秀Y沉地想着。

    很快,她就抓了一块儿豌豆黄给母亲吃;这还不算完,她又给父亲,寇姨,许姨,每人都分了一块儿。

    不止如此,她还开口道:“爸,您也多吃点,为了等孟叔这顿饭,咱们可都饿了半天了。别等了半天,呆会儿再不够吃的?!?br />
    胖子听了这话,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心话说,这个不大点的小姑娘真够有意思的。

    来之前,赵承泽还以为这姑娘不是个胆大心细有谋算的;就是个鲁莽冲动的性子。

    普通人的话,哪里就敢跟踪人贩子团伙,最后还跟人贩子杠上了,煽动周围的人一起对付人贩子呢?

    此时一看,小姑娘那双灵动的眼睛,却觉得她耿直可爱。

    赵承泽不但不生气,反而觉得小姑娘实在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