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第 64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64

    好不容易到了正月十五开业当日, 苏秀秀也没有闲暇功夫休息。

    当天一大早, 她就跑到新开业的杂货铺里坐镇。

    因为横幅和广告早就打出去了, 老马家杂货铺在附近也算小有名声。

    居民们一听说, 在这边也要开一家同样的杂货铺分店。再加上开业商品一律九折, 和猜灯谜换礼物的活动。很多人都盼了很久。

    大早晨, 刚开业,就有许多客人蜂拥而至。

    大多数都是些老头老太太,或者一些顾家女人, 他们大包小包地买生活用品,还猜灯谜换礼物。

    很快, 店里的气氛就炒起来了。

    店里的小伙子们已经经过了几个月的培训,倒也能应付得来。

    很快,那些简单的灯谜就被猜出来了, 很多客人们不仅买了合适的生活用品,还带着小礼物心满意足地回家了。

    却又还有更多的客人,听到消息正在往这边赶来。

    *

    就这么忙了一上午,到了十一点的时候,店里的人稍微少了些。

    苏绣绣就悄悄跟苏志平商量。

    “志平哥,要不咱们先倒班去吃饭吧?不然中午休息的时候, 来的客人可能会更多, 就更忙不过来了。不吃饭饿着没力气,下午还怎么干活呀?”

    苏志平很早就认识苏秀秀, 他们也算是老乡同族兄妹。他只是觉得苏秀秀身世可怜, 并没想过太多其他。

    直到去年过春节回家, 苏志平满耳朵灌的都是苏秀秀的事。

    大家都在说,苏秀秀是怎么想办法从人贩子手里逃出来的。

    她又是怎么把苏广茂绕进去,*他承认罪名的。又是怎么跟她后乃乃对峙,最后又激得太爷说出真相的。

    在老家,苏秀秀这小姑娘早已经就被传的神乎其神。

    然而,苏志平却还知道,到了京城后,这小姑娘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她是怎么获得容五爷的亲睐,被容家收养的;又是怎么跟马爷合作,开杂货铺赚钱的。

    明明苏秀秀的命比任何人都要惨,偏偏她却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从凄惨的人生中走出来了。比任何人都过得精彩。

    越是了解苏秀秀这个同族小妹,苏志平也就越发佩服她。

    也正是因为有了苏秀秀这样的人,才激起了苏志平心底那股不服输的劲头。

    一个十五岁的小妹都能靠自己的双手,来改变命运。

    他这个身高一米八的老爷们,却逃避了好几年。

    真要论起来,他不就是坐过几年大牢么?回家后,不就是听了几句别人的风言风语么?

    真要比起来,他的处境可比苏秀秀强太多了。

    苏秀秀能自己走出来,苏志平突然也不想认命了。

    不就是开个小杂货铺么,他无论如何也要把它做好做大。然后再通过这家杂货铺,让自己的人生走向正轨。

    正是因为这样,苏志平才特别重视苏秀秀的意见。

    听了苏秀秀的话,他就开口说道:“不如这样吧,我先找个人去买好了饭菜,然后咱们再倒班吃饭休息。今天先这样,明天我再看着安排。你看行么?”

    苏秀秀点头道:“这样挺好的?!?br />
    说完,苏志平刚想叫二胖去外面的小饭馆买饭。

    就见一个老爷子推着一个坐着轮椅的老太太进来了。

    苏秀秀一看这两人,也顾不得别的事情了。连忙迎上去说道:“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按照往年,容五爷要在家里休息个够本,起码要过完正月才出门呢。

    这才正月十五,他居然就把大棉裤大棉袄给脱了,收拾得利利落落,出门来了。

    容五爷听了闺女的话,随口说道:“可不是我要来看你,是你妈不放心,怕你饿着累着,非要过来给你送饭过来。我就说哪里用得着呀,你能自己找饭吃。

    可你妈就是不肯听。这不是么,跟老许折腾了一上午,蒸了一大锅包子,先给你们拿来了?!?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眼圈发红,她从母亲手里接过那一大袋子包子,对苏志平说:“志平哥,咱们不用去买饭了,我爸妈送来了?!?br />
    苏志平也暗自好奇,心说容家这老两口,对苏秀秀可真够好的。就跟亲生父母没差了。

    苏志平曾听过容五爷的各种传说,却没怎么正面打过交道。以前苏志平是个消沉,不爱理人的性子,遇见人能躲就躲了。

    可现在却不一样了,他当了店长,自然要跟人打招呼。

    于是,他上前来客客气气地说道:“五爷,您来了?!?br />
    容五爷点头道:“嗯,小苏呀,你们这边看起来还真不错?!?br />
    苏志平又说道:“您夸奖了,这些包子也谢谢您了,我们的午饭都解决了?!彼低?,他随手接过包子。

    容五爷又说道:“别客气,我们老两口也就随便过来看看,这就要回去了,就不打扰你们工作了?!?br />
    本来苏秀秀还想带着母亲在店里转转,挑挑东西。

    可五乃乃却说道:“家里需要什么,你们早就买回去了。我也没什么可要的。你就忙着吧,我也跟你爸回家去了?!?br />
    老两口就是过来看看闺女,并不想妨碍她的工作。

    说完,容五爷就推着五乃乃出去了。

    苏秀秀看着自己父母的背影,心想他们走这么远的路,还要打车过来。

    平时,他们总说她手松,攒不下钱来??墒导噬?,只要是她的事情,他们老两口何尝不是手更松,花钱更厉害呢?

    一时间,苏秀秀心里有些激动,她红着眼睛对苏志平说道,“志平哥,我先出去一趟行么?”

    苏志平连忙说道:“行呀,那有什么不行呀?你赶紧去送送吧,反正现在客人少,也不用急着回来?!?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又跟二胖打了招呼,让他先给记账,就拿了一包人工制作的元宵出来了。

    到了外面,果然看见容五爷推着五乃乃,走到大马路上,正准备打车呢。

    苏秀秀连忙跑过去,把元宵递给了五乃乃。

    五乃乃看见她,却忍不住骂道:“你这死丫头,出门也不知道穿上外套,这正月里可还没过呢,仔细你冻着了?!?br />
    此时,苏秀秀穿了一身杂货铺的统一制服。实际上,就是深蓝色的运动服,里面也穿着毛衣呢。

    她连忙说道:“我不冷?!?br />
    五乃乃却说:“你年轻时候不注意,等到老了就晚了?!?br />
    说着,她就把自己的大围巾摘下来,给苏秀秀围在脖子上了。

    这围巾也跟容五爷和苏秀秀的围巾都是同款,又宽又长,还暖和。

    苏秀秀倒也没拒绝,披着围巾跟大披风似的。

    她转过身,面向大马路,看见出租车就蹦蹦跳跳的用力招手。

    一个干净利落的小姑娘,这样帮着打车,也算是马路上的一景。

    很快就有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

    五乃乃也下了轮椅,苏秀秀帮着她把轮椅收好,又放在出租车上。

    这时,五乃乃却打开车窗,说道:“下班后,你尽量早点回家,要是太晚了,就让苏志平送你。不然,让你爸来接你,你自己可别走夜路?!?br />
    苏秀秀就笑道:“知道了,不用我爸来接我,实在不行,就让志平哥送我,您放心吧?!?br />
    娘俩又说了两句,五乃乃就让她赶紧回去了。

    苏秀秀回去后,就没把那条围巾摘下来,围在脖子上打了个结,看上去倒也挺利落。

    她始终都能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围巾的温暖也一直都笼罩着她。苏秀秀突然觉得很幸福。

    很快,大家就倒班吃了五乃乃做得大包子。

    五乃乃送来的包子很多,都够他们下午的伙食了。

    再加上包子的味道也好,馅料也足,比外面买的可好吃多了。

    一共两种馅料,一种牛R胡萝卜,一种猪R大葱,都很舍得放R。

    店里的小伙子们都很喜欢吃。

    容家老两口早就知道他们的底细。说白了他们这些也就是社会底层的小混混,平常正经人家看见他们都躲着。

    容家这老两口子不仅不嫌弃,同意让自己家闺女跟他们这些人混在一起工作?;顾驼饷春贸缘拇蟀痈?。

    一时间,店里的几个小伙子就觉得心头一软。

    对于他们来说,这不仅是美味的包子,也是他们走正道的新开始。

    *

    因为两家店一起做活动,老店那边也忙,人也多。

    到了下午三四点钟,老马才有空过来看看。

    一看新店里一切都好,老马也就放心了。

    临走时,他还不忘嘱咐苏志平,晚上早点让苏秀秀回家。这边离她家里也远,小姑娘一个人走在路上,也不太安全。

    于是,到了四五点钟,天还没亮,苏志平就让苏秀秀先回去了。

    苏秀秀本来还想多呆一段时间,可苏志平却说:

    “我们三人忙得过来,再说了以后这就是我们三人的店,你只能偶尔过来支援我们一下,其他的事到底还得我们三个齐心协力的做。我们早点适应,反倒更好些?!?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也觉得有理。所以,她干脆就提前离开了。

    *

    等到了家里,五爷五乃乃也都吓了一跳。

    五乃乃开口问道:“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五爷却撩开门帘子,冲着老许喊道:“秀秀回来了,老许,准备煮元宵吧?!?br />
    厨房里的老许,马上探出头来应了一声。

    “好嘞,饭菜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炒一下就行”

    屋里的苏秀秀忍不住笑道:“我在那里本来也帮不上什么忙,志平哥说让我回来,我也就回来了?!?br />
    五乃乃连忙给她倒了一杯热茶水,又说道:“回来才好呢,正月十五,咱们一家人正好一起吃元宵?!?br />
    苏秀秀笑道:“好?!?br />
    就这样他们一家人到底在一起过了个元宵节,苏秀秀看着他爸爸的大棉袄,大肥棉裤笑得不行。

    她嘴上还问道:“您又换回这身打扮了?”

    容五爷皱眉说道:“我这身打扮怎么了,暖和,舒服,这小丫头,你看不顺眼呀?”

    苏秀秀连忙说道:“那倒没有,我就觉得您特别可爱?!?br />
    这放在三十年后,就叫自带宅男属性。出门时衣衫笔挺,打扮时髦,就是个商务精英;回到家里换上大肥棉袄就是宅男。

    这样想来,她家老爹还是也挺萌的。

    容五爷也不知道,他闺女在傻笑个什么劲??梢膊缓迷偎邓裁?,只得说道:“好了,吃元宵吧,仔细噎着你?!?br />
    苏秀秀这才强忍住笑。只是她心里却觉得老爹性格也很萌。

    到了晚上,苏秀秀又连忙拿出孟庭松寄来的信。

    信还是过春节之前寄来的,不过放假过节,耽误了一礼拜,现在才收到。

    孟庭松说那条围巾很温暖,他很喜欢,会小心使用的。

    他还说了他们在连队里过年,大家一起包饺子的事。

    通过这些细碎又生动的描述,苏秀秀几乎能看见几十个大小伙子一起包饺子的盛况。一时间,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孟庭松在信里还提到,一月份有个战友,回老家结婚了。

    他们两口子也是通了好几年的信,今年才彻底定下来的。

    战友休完婚假再回来,整个人都不一样了??瓷先ゾ窕婪?,满脸都是喜气。

    他随身带着一大袋子喜糖,见人就发。

    孟庭松也拿到了一块??蓟瓜肓糇?,后来一看实在留不住,要化了,才吃了那糖。

    孟庭松只觉得满嘴甜的发腻,他心里想着大概结婚就是这样吧?

    他悄悄地把那张大红色的带着喜字的糖纸留了下来,连带着信一起寄给了苏秀秀。

    苏秀秀看着那张糖纸,实在太喜庆了,她又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的。

    也不知道松哥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她这离结婚可还有好几年呢。

    那天晚上,苏秀秀被撩得想入非非,她强忍着没有给孟庭松写信。

    大半夜的时候,她睡不着觉,打开手电筒照着孟庭松寄给她的素描看了又看。

    她只觉得松哥的素描画越来越进步了,单单只是看着他的侧影,她就能想到他那英俊的长相。

    那一夜,苏秀秀把画像放在枕头旁边,沉沉地睡去。

    在睡梦中,她跟松哥结婚了。

    婚礼上的松哥,既不像现在这般青涩稚嫩,也不像三十年后那样满脸沧桑。

    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身材挺拔好看。

    而她穿着九零年代初期的老式婚纱,小鸟依人地搂着松哥的手臂,两人笑得像傻子一样,四周还来了很多陌生人,一个劲地起哄,让他们喝交杯酒。

    最奇怪的是,小睿睿的父亲陆红兵好像也来了?;褂心歉雠肿?,坐在角落里,一直低着头。

    苏秀秀只是略微侧头看了一眼,也就继续跟着松哥往前走了。那些人到底不需要她太过关心。

    就这样昏昏沉沉地睡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苏秀秀想起这个梦,反而觉得有些奇怪。

    陆红兵跟他们家还能有什么交集?那胖子不是已经替他们道过谢了么?

    苏秀秀实在想不明白,也觉得这个梦实在太过清晰了。以至于苏秀秀又想到了在医院里发生的那些事。

    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这到底算什么。

    吃完早饭后,她跟父母又聊了几句,就准备回房去了。

    五乃乃也嘱咐她,“都累了好几天了,这两天还是好好休息休息?!?br />
    苏秀秀回到房里,关了门,终于忍不住把乃乃的妆奁盒子拿了出来。

    打开了最后一层,拿出那本《文氏家书》,她小心翼翼地仔细翻看。

    可翻到家书的最后,只有相面术,并没有记载其他。

    倒是苏秀秀翻看前面,发现文家先祖有提起过,文家子孙受上天庇佑,传到某一代会有些特别的人,带着一些不寻常的本领。

    苏秀秀原本以为,这不同寻常的本领指的就是相面术。

    现在想来,或许并不是这样。

    像她一觉醒来,就重新回到了八零年代,不得不说这就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奇迹。

    上辈子,苏秀秀长年累月的失眠,所以她并没发现什么奇怪之处。

    这辈子,她几乎倒在床上就能睡个安稳觉。

    苏秀秀就发现,她偶尔就会做梦,那些梦也十分清晰,倒像是预示了将来某一时刻的事情。

    再加上在医院的时候,她也十分疲累,倒像是处于半梦半醒之间。

    把这些归拢在一起,苏秀秀就觉得她在这方面,似乎有一些不寻常的能力。

    只可惜她只是个神G,一时半会还搞不清楚。

    不过家书上也写了,只要不作恶,应该也没问题吧?

    苏秀秀花了一上午时间,又反复看了这本家书,直到老许喊她吃午饭。

    苏秀秀才把妆奁盒子收回原处。

    坐到饭桌上,容五爷就忍不住说道:“该不会是写了一上午的信吧?积攒了七天没有写信,一下就都给补上了?!?br />
    苏秀秀垂着眼睛说道:“怎么可能,我还没写回信呢。上午的时候,我在看我乃乃留下来的家书呢?!?br />
    对于这事,她并不想刻意隐瞒。

    只是她连自己都弄不清楚,也不知道该怎么跟父母讲。

    按理说,那天在医院里,她的状态那么奇怪。父亲那么精明的一个人,也该猜到一些才是。

    可偏偏父亲却什么也没说,反倒是一直在照顾她。后来,事情过去了,他也什么都没问,倒像是把那事忘了。

    所以,这次苏秀秀才试探着说了家书的事。

    容五爷貌似无意地接口道:“喔,是你过世的乃乃留下的?”

    去年的时候,容五爷带着苏秀秀回老家办理收养手续,一路上倒也听了不少关于她的事。

    自然也包括她乃乃留下来的妆奁盒子。

    苏秀秀点头说道:“当初我跟大伯他们一家闹翻后,苏太爷*着他们交出我亲乃乃留下来的妆奁盒子,里面倒是有些小巧的玩意。等吃完饭,我拿过来让您和我妈看看?!?br />
    那东西大概就是苏秀秀最后的依仗了,他们这样性格的人总会给自己留下个保障。

    容五爷却没想到,秀秀居然要拿来给他们两口子看。这么想来,这丫头是已经完全信任他们了。

    不等他开口,五乃乃先一步说道:“不用了,你自己小心收着,也算是个念想?!?br />
    苏秀秀这才点了点头。

    此时,屋内只有他们一家三口,老许一时半会儿不会过来。

    苏秀秀这才开口说道:“爸,妈有件事我其实早就想告诉你们,只是您和我爸一直都不相信?!?br />
    容五爷不由得也想起了,在医院的时候,他闺女面无血色的样子。后来,她大喊一声,含含糊糊地说了些什么,就晕了过去。

    这件事几乎要被容五爷刻意遗忘了,却没想到秀秀居然又旧事重提了。

    看着秀秀紧绷着小脸的样子,容五爷只得说道:

    “行,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只是不管怎么样,你也是我和你妈的孩子。这一点永远也不会改变?!?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心里由衷感动,她也更加坚定了那个念头,打算把事情跟父母好好说说。

    想到这里,苏秀秀开口说道:“我的亲乃乃姓文,她身子骨一直不好。当年,我爷爷也是为了带她看病,才离开了京城,到南方求医,可后来我乃乃就没能回来。

    她留下的妆奁里有一本文氏家书,里面写着凡文家子孙后代,受到上天庇佑,每隔几代就有一些不同寻常之人,会有一些不常见的本领。后面,还记载着文家的《相面术》。我就学了一些?!?br />
    五爷五乃乃听了这话,都惊呆了。

    过了一会儿,五爷才对五乃乃叹道:“这么说起来,你闺女还就是个小神G,这毛病看来以后也改不了?!?br />
    五乃乃气呼呼地说道:“神G又怎么了?难道就不是你闺女了?”

    五爷服软道:“怎么不是我闺女,她就算后背上长出翅膀来飞上天,也还是我闺女。除了偶尔神神叨叨说些怪话,给狗子取个稀奇古怪的名字,给龙鱼画护身符,我闺女也没别的毛病了?!?br />
    五乃乃狠狠地拧了五爷,又说道:“你闺女给你画的护身符,你嘴上嫌弃,还不是一直收得好好的。现在还拿这些出来说事?”

    苏秀秀看着老两口拌嘴,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合着父母还是不怎么相信。当然,他们是相信她的话,只是并不把这些太当一回事。

    就像父亲说的那样,就算她能飞上天,也还是他的闺女。管她会不会相面术,是不是真神G呢?

    一时间,苏秀秀突然觉得无比温暖,无比安心。

    她索性一歪就靠在五乃乃的身上了,五乃乃自然而然地搂了她一把。

    容五爷就埋怨道:“你就惯着她吧,将来惯的坐没坐相,站没站相,你就好了?!?br />
    五乃乃就说:“我闺女自有分寸,你还不是一回家就换上土花棉袄肥棉裤么?”

    “……”容五爷被怼回去,一时间无话可说。

    苏秀秀却忍不住闷笑起来。

    从今以后,她心里的秘密就不用再刻意隐瞒着了。

    *

    吃完饭,苏秀秀又去了老马家杂货铺。

    先去新店看了看,志平哥文中沉稳,把控全局。店里一切都挺好的,没什么可担心的。

    她又扭头去了老马家。

    老马家也受元宵节影响,到了今天生意还挺好的。

    老马一见苏秀秀过来,两人又谈了一些杂货铺未来发展的事。

    老马说,“你爸在新家已经申请安装了电话,你说咱们杂货铺是不是该安一个电话了?这样联系起来也方便吧?”

    苏秀秀点头道:“电话自然要安,等买卖好了,每家分店最好都安一个?!?br />
    这年月,个人也能报装电话,可一个电话要五千块钱。普通人想都不敢想,可秀秀却说每家店都安装电话?

    老马想想钱数,就忍不住咂舌。

    苏秀秀连忙解释道:“这事倒是不急,咱们总要慢慢来?!?br />
    她却知道,再过几年电话的价格就会慢慢降下来。

    到时候,电话也会进入千家万户。

    老马听了这话,脸色才稍微好些。

    谈完了正事,苏秀秀就回家去了。

    *

    当天晚上,苏秀秀又把那小首饰盒拿过来给父母看。

    五乃乃打开盒子,拿出那些小巧精致的黄金南瓜、小金鱼,以及金瓜子,看了看,又收好了递给苏秀秀,并且告诉她。

    “这些东西都是你乃乃留下来的,也是你将来的嫁妆。你可一定要好好收收起来,千万别再拿出来了,也别想着换钱花?!?br />
    苏秀秀点了点头。

    其实这些玩意,在旧时候,特别是大家族还算是比较常见的。

    顶多也就是少爷小姐拿来把玩的,或者打赏送人的。

    容五爷小时候手里也有不少这样的玩意,所以他也并不觉得新奇。只是笑着对五乃乃说道:“怨不得这丫头手松呢,原来她也是个小财主呀?!?br />
    被他这么一说,苏秀秀那张脸马上就红了。

    五乃乃一听他笑话闺女,马上就不干了,又开始给闺女打抱不平。

    一家人说说笑笑的,这件事也就算是过去了。

    *

    当天晚上,回房后,苏秀秀的心情始终没法平静。

    她收拾好了妆奁匣子,又给孟庭松写了一封信。

    首先是跟他汇报了,她和母亲,寇姨一起合开私房菜的事情。

    这事其实她在上封信里也曾提起过。

    只是那封信松哥大概还没有收到。

    这一周,苏秀秀一直忙着杂货铺的事,也就没继续写下去。直到这时候,她才有功夫继续写。

    “工商那边叫我先等着,我在申请营业执照。这些事情并不用太担心,当初马叔办杂货铺,我也跟着去看了,也算轻车熟路。

    唯一郁闷的是,工作人员似乎一直在怀疑我的年龄。我觉得他们是想让我十八岁再过去。

    我已经想好了,实在不行的话,只能拉我妈一起去了。

    我爸是不会管的,他说这是我们的买卖,他绝不C手!”

    苏秀秀想了想,又继续写下去。

    “明天杂货铺那边就没没有别的事情了,我就打算跑私房菜馆的事了。我爸说,不仅是办手续,就连菜馆的装修也都归我负责定下来。到时候,他顶多帮我介绍装修的师傅,而且,还是装修我们家宅子的那位。其他事情,他要我自己去跟师傅谈。

    可我连宅子都没看见过,心里也没有个章程。

    不管怎么说,明天我打算先过去,好好看看铺面。

    到时候,再先画个草图出来,给我妈看看。我不知道的事情,我妈却知道一些。这些也不用我爸帮忙了。

    这个月,我真的好忙,到处跑来跑去的。

    每天却要看见我爸慵懒地躺在家里休息,我也觉得有些羡慕。

    可我爸却说,我这么年轻应该加倍努力才是。这样想来倒是也对。

    松哥,我现在就觉得好象是在我们的将来努力呢。一想起这些,我心里就觉得特别痛快。

    松哥,我又想你了,这刚到年初。

    唉,这样继续忙下去,我也就没空胡思乱想了。

    松哥,祝你一切安好!”

    第二天,苏秀秀就打算把这封信寄了出去。

    她顺便又跟容五爷拿了私房菜馆的钥匙,打算往他们祖宅那边去看看。

    容五爷继续在家里懒着,也没有亲自带她过去看房子的意思。只是告诉了苏秀秀门牌号,又交给了她一串钥匙。让她自己骑行车过去看看,中午之前还要回家来吃午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