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第 65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65

    苏秀秀倒没觉得, 有什么不妥的, 点头就答应了。

    她收拾好了, 背上书包,骑着自行车就出发了。

    倒是五乃乃看着闺女出了院子,又忍不住跟容五爷唠叨, “你干嘛不带着闺女一起去。非要让她自己去呀?”

    容五爷却笑道:“这光天化日的,她又再找不到家门口, 可就闹笑话了。这又不是旧时候了, 大姑娘讲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出门还要坐着马车轿子,还要有人在旁边跟着?!?br />
    听了这话,五乃乃半响没言语, 后来才说道:“你也不怕你闺女性子跑野了?”

    容五爷却笑道:“还真不怕她野,等过两年, 她再大一两岁, 我还想带着她去广州那边看看呢。

    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养孩子也是, 娇生惯养倒不如让她开阔眼界, 多几分见识。

    到时候, 咱们一家一块去,就当去那边旅游了?!?br />
    五乃乃听了这话心中又是一动。

    反正, 她闺女将来指定跟她不一样。

    那孩子注定要海阔凭鱼跃, 天高任鸟飞的。

    她年轻时想都不敢想的事, 却在她闺女身上一点一点地变成了现实。

    五乃乃只是看着也是满心欢喜。

    说来也巧了, 苏秀秀骑车到成府胡同的时候, 就听见后面有人喊她的名字。

    “苏秀秀?!蹦巧艋瓜炝?。

    苏秀秀刚好带着助听器呢,听那声音也熟悉,她就连忙下车回头一看,彭姐正好从另一条胡同里走出来。

    彭姐一看她停车了,快走两步赶了上来,豪爽地问道:

    “秀秀,咱们可是好久没见面了。这些日子,你又忙什么呢?还跟你爸那边养鱼呢?”

    苏秀秀就说:“前两天,我叔叔的杂货铺开张,我这些日子一直跟着他那边忙呢。不然我就约你出来玩了?!?br />
    彭姐听了这话,就忍不住笑道:“你还真行,我看你就没闲下来的时候。对了,你考上了吧?是本科么?”

    苏秀秀点头道:“我考上第一志愿财金学院了,彭姐你呢?”

    彭姐笑道:“我也考上财金学院了,不过是专科,我已经很满足了。等到三月份,我就要停薪留职去念书了。到时候,咱们姐俩还能继续当校友呢?!?br />
    苏秀秀又笑道:“那可实在太好了,我正发愁到了新学校,没有认识的人呢?!?br />
    彭姐就说:“对了,我都还没来得及感谢你呢。要不是你去年经常辅导我功课,又让我背单词,我底子那么差,还真未必能考上呢?你今天有空没有?我请你吃个饭吧?”

    苏秀秀一脸歉意地说道:“我刚来的时候,我爸还嘱咐我回家吃饭呢?!?br />
    说到这里,她突然想起彭姐也是一人住,过年的时候也没个伴,肯定她也会觉得很寂寞。

    于是,苏秀秀又开口道:“不如这样吧,彭姐,等会我办完事,你跟我回家吃饭怎么样?许姨的手艺可好了,你正好也可以跟我去认认门?!?br />
    彭姐犹豫了一下,本来是想要拒绝的,最后却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她又问:“秀秀,你这是要去哪儿呀?”

    苏秀秀就把地址跟她说了。

    彭姐笑道:“这地方我知道呀,我带你过去吧?!?br />
    苏秀秀笑着说:“那可太好了?!?br />
    彭姐就带着她,往里面走,一边走一边说:“这边就是成府胡同,据说,以前有个王爷府。后来王爷落魄了,这名字却留了下来。

    据说在过去,整条胡同里住的都是富商名流之类的。这条胡同的房子也算不错了。对了,秀秀,你来这边要干嘛呀?”

    苏秀秀也没想隐瞒她,她是真想跟彭姐做朋友,自然要真心相待。

    “我是来看看我家的房子,去年的时候,把房子还给我爸了,房子现在装修的差不多了,再过一两个月我们家也要搬过来了?!?br />
    彭姐就是心很大的人,她也没想别的,只是觉得秀秀要是搬过来,就离她家更近了。顿时就忍不住开心起来。

    “那可好了,以后咱们上学,也能一块儿走了?!?br />
    苏秀秀看着彭姐那张真诚的脸,也忍不住笑道:“可不是么,以后咱们就是隔着胡同的邻居了?!?br />
    等走到那扇红漆大门前面,苏秀秀只觉得她家这房子实在威风得很,特别符合她的审美。

    上辈子,她要不是为了低调,大隐于市,也会买个这样的四合院来住。

    苏秀秀停下自行车,在门口转了很久,然后又推起骑自行车,向着旁边的院子走去。

    彭姐都傻眼了,又开口问道:“你不进你家,去旁边的宅子干嘛?你该不会说,那也是你家的院子吧?”

    这时,彭姐才忍不住咂舌,她也不知道苏秀秀家里的情况到底有多好,才能有两栋大房子。

    苏秀秀却摇头道:“这不是我家的宅子,我有个叔叔是厨师,以后要在这院子里,开家饭馆。我爸让我来这院子看看,到时候怎么装修?!?br />
    彭姐这才叹道:“你们家里人可真行,你爸是养观赏鱼的,你有个叔叔是开小卖铺的,另外一个叔叔还要在这胡同里开家小饭馆?!?br />
    苏秀秀听了她的话,顿时觉得很无语。

    好吧,彭姐说的每一句话都没错,只是她怎么听起来就这么别扭呢。

    这时又听彭姐说道:“倒不是我要唠叨你,这成府胡同虽然有名,却也还是在胡同里呀,人家开饭馆总要在街上,人来人往的,买卖才能好吧?”

    苏秀秀只得继续跟她解释道:

    “我叔做得菜比较特别,不用招待那么多客人,每天就做几桌席面,等客人自己上门来。所以,不用开在大街上,反倒是胡同里比较好?!?br />
    一边说着,苏秀秀一边带着彭姐打开门走了进去,这也是个两进的院子,只可惜年久失修,早已不复当年的模样,就连影壁也变成了烂墙。

    花草也因为无人打理,不是干死了,就是杂草丛生。

    好不容易,进了里面的院子,却也被过度使用了。

    以前这里大概是集体宿舍吧,到底不是自己的家,那些职工也并没有珍惜它的义务。

    除了不毁房子,院子里却是一片狼藉,胡乱摆放着各种旧家具器物,都是些没用的东西。

    大概是走得比较急促,也或者那些人就是故意扔下的。

    反正什么破烂都有,甚至还有破鞋子烂袜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