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第 66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66

    彭姐一看院子里面, 也是一脸震惊。

    要在这儿开饭馆儿, 好像还真差点儿意思。

    苏秀秀随口说道,“只要好好装修整理,还是可以的?!?br />
    彭姐又忍不住问?!罢庖趺醋靶薨??连个大厅都没有。要拉个顶棚么?”

    苏秀秀却笑着说?!安恍枰筇? 到时候这边儿是做私家菜的,把包间装修好了, 每天也就做上几桌席面。等着客人自己上门来?!?br />
    彭姐听了这话, 倒也觉得十分新鲜。因为她也是在食堂里干活儿的,对这方面也有些了解。就随口问道。那到时候,得请那种特别有水平的大师傅吧?”

    苏秀秀笑着说?!拔沂迨迨亲嫔洗吕吹氖忠? 干这活再合适不过了?!?br />
    彭姐又笑道?!罢馕业故侵?,你还别说,我们那厨房里, 也有一位这样的师傅。他好像就是祖传的厨艺。

    他只比我大三岁, 可是我们所有人,包括上年纪的师傅都得听他的话。听说,他好像就是七八岁就开始学厨了。他现在刀工很好,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就能切一大锅的蔬菜。他切的菜每根大小薄厚都是一样的。

    不过现在, 许师傅却很少切菜了。他负责管理大家。每次只有厂里有领导来的时候,他才正式下厨呢?!?br />
    彭姐一说起许师傅, 满脸都是崇拜。

    苏秀秀听着, 也觉得这位年轻的许师傅年轻有为, 应该也有几分真本事。

    只是她正听得津津有味的时候, 彭姐的话却突然停住了。

    苏秀秀忍不住抬眼看向她, 彭姐垂下头想了想,还是忍不住的小声说道。

    “这事儿我也没跟别人说起过,也没人可以说了。秀秀,我把你当妹妹看,你帮我想想这事儿该怎么处理吧?!?br />
    说到这里,彭姐的脸上带着说不出的苦恼。

    “好?!彼招阈闼底?,就拍了拍彭姐的手。

    彭姐这才鼓起勇气说起了,过春节前发生的一件事儿。

    成考结束之后,彭姐自然要继续留在原单位工作。

    在他们的大食堂里,许师傅也算是厂里出了名的单身汉。

    他厨艺也好,人品也好,厂里很多姑娘都心仪他,想跟他处对象。

    只可惜许师傅有个老娘,一直病病歪歪的。许师傅又是个大孝子,照顾他老娘都来不及,也就没心思搞对象。

    这一拖许师傅也就二十八岁了,直到两月前他老娘过去了。许师傅家里就剩下他一个人了。

    厂里工会大姐们就开始想方设法,帮许师傅介绍对象。

    在喜欢许师傅的女人里,有一个车间女标兵。

    人倒是不错,长得也好看,可就是一个寡妇,身边还带着四个孩子。

    许师傅人好,见她家困难,有时候就帮衬他们一二。

    日子一久,那小寡妇自己就误会了。总以为她自己长得漂亮,许师傅对她有意。

    只是她自己条件这样差,还带着四个孩子嗷嗷待哺;许师傅又带着个病病殃殃的老娘,两家合成一家,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所以,那寡妇一边拿着好处,一边假意对许师傅好,却也没动过其他歪心思。

    直到许师傅的母亲去世后,小寡妇的心思才活络起来。平日里也表现得越发明显了。

    偶尔空闲的时候,他们食堂里也经常聊起这个话题。

    有个大姐也问过许师傅,到底对那刘寡妇有没有什么想法?

    许师傅一口咬定,“我真没那意思,就是可怜他们孤儿寡母的,能帮衬就帮衬一把?!?br />
    当时也是开玩笑的,有人就提醒许师傅,“你一是好心,可别帮衬出大事来!”

    另一人也说:“我看那刘寡妇也是个有心机的,而且还特别会做人,你千万别被她给绕进去。

    到时候,你自己不想承认,也得给他们家四个孩子当后爹了!”

    许师傅当时不以为意地说道:“那倒不至于吧,我可看不上那刘寡妇。就依哥们这条件,再怎么说,也得找个女大学生当媳妇吧?!?br />
    听了这话,那帮人忍不住哄堂大笑。

    一屋子的人都笑话他,痴心妄想,一个厨子还想娶女大学生呢。

    大家说完这笑话,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直到二十七那天,彭姐家里也没有人,就她自己也不着急过年。

    所以,干脆就留下来替一位孩子发烧的大姐加班。

    大晚上的,她在整理仓库,没想到许师傅也来仓库找东西。

    当时彭姐在里间屋,刚想出去跟许师傅打个招呼。

    没想到那小寡妇也摸进来了,而且还关上了大门。

    小寡妇上前就*问许师傅,喜欢不喜欢他?愿不愿意娶她当老婆?

    彭姐到底还没经过人事,吓得就没敢出去。

    这时,又听许师傅说道?!傲跸?,我真的不喜欢你这样秀秀气气的女人,我就是个粗人,跟你实在不合适?!?br />
    那寡妇却不依不饶地问?!安幌敫掖Χ韵?,你干嘛对我那么好,还总是给我们家送吃的?”

    许师傅想了想才说道?!澳鞘且蛭闳梦蚁肫鹞仪茁枥戳?。当初我家也是孤儿寡母的,日子都过不下去了。要不是被我表叔收养了,给他们家当儿子,我早就饿死了。

    孤儿寡母过的什么日子,我知道。能帮你我就帮你一点,可我对你真没那意思!”

    寡妇听了这话,自然就不干了,急着白脸地说道:“你肯定对我有意思,只是不好意思说?!?br />
    说完,她上前就去撕烂了许师傅的衣服,眼看着就要与他成就了那档子事儿。

    许师傅也急了,一用力就要推开她。两人很快就闹成了一团。

    虽然说话不多,彭姐一向都挺尊重许师傅的。自然也见不得他吃这种窝囊亏。

    于是,三步两步走出去,大喊一声。

    “刘寡妇,你这是干嘛呢?这还有个大活人看着呢。你再想搞对象,也得两情相悦吧?哪有像你这样强买强卖,买大送小的?”

    彭姐本来就是个粗鲁人,骂起脏话来不比那些老爷们儿差。她一出来就把刘寡妇羞辱了一顿。

    刘寡妇也没想到这么晚,还会蹦出一个大活人来,吓得都呆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柔弱地说?!拔腋硎Ω凳橇角橄嘣玫?,关你这个丑八怪什么事?”

    彭姐难听的话听得多了去了,根本就不会把刘寡妇的话放在心上,马上就回骂道。

    “刘寡妇,你当我瞎呀?没听见,你们俩儿在干嘛?两情相悦,你上前撕许师傅的衣服?要是性别对调一下,你这就是强|J。信不信我抓你去派出所,问问民警同志,像你这样S扰男人,要判几年刑?”

    刘寡妇听了这话,脸上燥得慌。她一看彭小茹是准备把事情闹开。

    于是,也顾不得其他,掉头就跑。

    许师傅看了彭小茹一眼,脸都红了,也没好意思说话。

    这时,也不知是谁那么缺德,居然还把仓库大门就给锁上了。也可能是那寡妇,之前跟谁打过招呼了。

    彭姐喊了半天,也没人过来开门。她什么法子都用了,就是撬不开那扇大门。

    最后,实在没办法,她只能跟许师傅在仓库过了一夜。

    好在仓库里,还有盖东西用的被子褥子。倒也冻不着。

    那一晚上,彭小茹怕许师傅想不开,不好意思。根本就没敢近前去跟他说话,自己收拾好了就合眼睡了。

    许师傅欲言又止的看着她半天,一大老爷们被小寡妇偷袭后,也没好意思说什么。

    就这样过了一夜,等到第二天一开门。彭姐就冲出去了。

    她出门之后,就把开门的那人给硬拉走了。

    过了好一会儿,许师傅才走出去。

    本以为这事儿都没人发现。

    可也不知道怎么的,没两天的功夫这事儿就被人传开了。

    大家非得说许师傅跟彭小茹有不正常男女关系。

    彭姐气坏了,就要冲出去要跟那帮人分辨个是非清白。她还决定把那小寡妇的事儿也给咬出来。

    反正她不好过,别人也都别想好过。

    却没想到,许师傅走出来,按着彭小茹肩膀,就对大家说。

    “我跟小彭处对象呢,我这两天就准备去她舅舅家提亲了?!?br />
    彭姐听了这话,当场脸就红了。

    围观的那些女人们也忍不住窃窃私语。

    厂里最棒的单身汉,眼睛瞎了还是怎么的,居然会喜欢上一个粗鲁的,像爷们的女人?

    过春节前,这事儿闹得满厂都是疯言疯语。

    彭小茹也觉得,她跟许师傅实在不合适。

    她就准备好好把这事儿,跟许师傅说清楚了。

    反正两人什么都没发生,还是清清白白的,他根本就不用娶她的。

    偏偏刘寡妇听说这事之后,气得半死。不管不顾地跑来堵彭小茹。这回她可占理了,冲着彭小茹就是一阵乱骂。

    “我说你怎么多管闲事儿呢?合着是你自己也惦记着人家许宏伟呢。

    我还告诉你彭小茹,你想也别想,就算你名声坏了,也别想赖在许宏伟身上。

    你平时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长什么德行样?想吃天鹅R,也得看你自己配不配呀?”

    彭姐就是个炮竹脾气,小小年纪就没了父母,这些年她什么时候吃过亏呀?

    被刘寡妇这么一激,她马上还口骂回去。

    “许宏伟自己说喜欢我的,他就是要跟我结婚,关你刘寡妇什么事儿???

    一个小寡妇死不要脸,人家可怜你,好心给你点吃喝。你可倒好还非要倒贴人家汉子,想嫁人想疯了吧?

    再说了,你才癞|蛤|蟆呢,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条件。我彭小茹再怎么不济,也是个黄花大闺女。你倒好一个寡妇,带着你家那些孩子,是准备吃人家许师傅了吧?让人家白给你养孩子,你什么呢?要不要脸了?

    我还警告你刘寡妇,以后给我离许宏伟远点。不然我看你一次就抽你一次。我倒要让大伙看看,你有多德性?!?br />
    刘寡妇到底不是彭小茹的对手,被骂得没有半点还手之力。

    她就没见过这么混账的女人,简直比那些男人还不要脸呢。

    最后,刘寡妇负气跑出去,想找人过来评理。

    没想到,推门一看,许师傅就站在大门外,听着呢。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许师傅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居然对刘寡妇说。

    “没错,我就喜欢彭小茹,我想跟她结婚。要不是你帮我这么大忙,我俩还真未必能走到一起呢?!?br />
    刘寡妇听了这话,气得半死,扭头哭着就跑出去了。

    只剩下许师傅和彭小茹面面相视。

    最后,彭小茹只得干巴巴地说道:“许师傅,我不是那意思。我,我只是气不过。我对你绝对没有痴心妄想?!?br />
    然后,许师傅就又抽风了,垂着头对彭小茹说道?!翱晌揖褪歉詹拍且馑?,彭小茹我想娶你当老婆,你考虑一下吧!”

    当时,彭小茹羞得满脸绯红。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十五岁进食堂帮忙,混到现在这份上,除了不长胡子,真跟个爷们差不多了。

    可许师傅却是厂里所有姑娘喜欢的对象,要是配她的话,实在太委屈了。

    只是这些话都没来得及说,很快就有人叫许师傅过去了。

    彭姐一脸踌躇地看着苏秀,很苦恼地问道。

    “妹子,我也知道,像我这样完全没女人味儿的女人。大概这辈子都没有男人会喜欢了。之前,我甚至想过,不然这辈子就我自己过就完了。

    我这也都二十五岁了,都成老姑娘了。哪里敢要我们厂里最受欢迎的单身汉?

    就跟刘寡妇说的那样,我是捡到大便宜了??烧獗阋说搅宋沂掷?,我怎么也不能安心?!?br />
    苏秀秀也没想到,这才一个月没见,彭姐这边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精彩的事儿。都快赶上连续剧了。

    只是也不知道彭姐到底算是女主角,还是恶毒女配角?

    反正她是不小心误打误撞,捡到了金龟婿。

    偏偏彭姐到现在还懵懵懂懂的,一副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她又是一个人,家里也没有长辈,给她出个主意。

    这一个弄不好,说不定大好的姻缘就这样飞掉了。

    苏秀秀定睛一看,彭姐面带桃花,整张脸都显得娇俏了许多。

    她就想着,这事儿少不得她得帮彭姐说合一下。

    虽然年纪对不上,也就只能勉强将就了。

    苏秀秀叹了口气,开口说道?!芭斫?,你怎么就觉得没有男人会喜欢你呢?凭心而论,你长得也不难看,性格也直爽大方。从来都不跟别人玩儿心眼儿。

    姐,你知道的吧。我被收养之前,遇到了很多糟糕的事。我今天也不瞒你了。我会对别人总是带着三分小心。也就是因为你这样的性格,我才愿意跟你当朋友的。

    彭姐,你是除了我家人以外,我的第一个朋友。我觉得你是值得我珍惜的人?!?br />
    彭姐听了这话,心里十分感动。她连忙说道?!靶阈?,我也拿你当亲妹妹看呢?!?br />
    苏秀秀点点头,又继续说道。

    “连我都愿意对你真心相待,你怎么知道,许师傅不是看穿了表象,看中了你的内在呢?!?br />
    彭姐脸都红了,垂下头又继续对苏秀秀说道。

    “其实大年三十儿晚上,许师傅还真去我舅舅家上门提亲了。我表弟把我喊过去。

    我舅舅就问我,到底愿意不愿意这事?我实在不好说。

    我舅妈就说,不然俩人先处着,看看合适不合适再说?性格合适了,再谈结婚的事也不迟。

    所以,过春节的时候,我和许师傅一起逛了庙会。

    转过天来,许师傅又做了一坛子菜,送给我吃。

    他说是那菜叫\'佛跳墙\',也叫‘福寿全’。他说我吃了那坛子里的菜,明年一定会走大运的。我也不知道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也看不出来那里面的材料??赡遣耸翟谔贸粤?。我就没吃过那么好吃的东西。所以,到了最后连点汤都没剩下?!?br />
    说到这里,彭姐的眼睛都红了。

    她虽然对这份感情充满了不确定??伤词歉龊苊舾械娜?,她知道什么人是真心待她好。自然也不会轻易辜负那份好意。

    而另一边的苏秀秀听到“佛跳墙”这个名字,眼皮跳了好几下。彭姐不知道什么叫佛跳墙,她却知道。

    用绍兴酒坛装J、鸭、羊R、猪肚、鸽蛋及海产品等10多种原辅料,煨制而成,最开始取名“福寿全”。就是借了吉祥如意、福寿双全之意。

    那里面还要放入鲍鱼、海参之类还产品,以及各种山珍。京城又不是海边,这些食材极为难得。更别提那么一道菜,制作起来十分复杂,要花费十多个小时。

    那位许师傅如果不是真心喜欢彭姐,又怎么会花这么大的心思,做这道菜送给她吃呢?

    苏秀秀也没说话,就听彭姐继续说道。

    “虽然有点儿别扭,可我却觉得许师傅并不嫌弃我。要是这样的话,不管别人说什么,我都想嫁给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那摊子‘福寿全’的缘故,大年初八那天,我就拿到了录取通知书。

    然后一切都变样了。以前那些不喜欢我的人,都会上前说两句,哎哟,小彭啊,你算是有出息了,以后可就是大学生了。

    我当然没把这些人的话放在心上??晌揖推婀至?,许师傅怎么突然就不理我了?

    他当初不是也说,要找个大学生吗?我现在考上大专,也算是大学生了吧?

    他怎么就对我不冷不热的,也不再跟我说话了呢?

    我就想着,他大概一开始就不喜欢我吧?就想将就着找个人一起过日子。现在我还要再念两年书,凭什么让人家白等我呢?

    可要是让我放弃念书,我又舍不得。我彭小茹这辈子什么都没有了。这读大专的机会,也是我一个词一个词背下来的,一道题一道题地做出来的。

    去年整整一年,我每天都熬夜看书。有时候,大晚上的我都能被吓醒,生怕不起来学习,就没机会了。我这么辛苦才考上,实在不想放弃上学的机会?!?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就觉得这当中一定有误会。她又开口问道?!澳悄愀硎Ω盗墓饧旅挥??!?br />
    彭姐摇摇头?!八衷诙级阕盼?,不跟我说话了。我干嘛还上赶着捧着他呀?我又不是刘寡妇那样的女人,没了男人就活不了了?!?br />
    苏秀秀叹了口气,干脆也不在这院子里继续呆着了,拉起彭姐的手,就往外走去。反正院子,她也已经看了个大概,回家可以画个草图了。

    彭姐忍不住问?!靶阈?,咱们这是要去哪儿?”

    苏秀秀说道?!芭斫?,其实我一直想说来着,你这发型不太适合你的脸型,你本来也不胖,梳着这种发型,就显得胖了。咱们先去理发馆整理一下吧。然后再去挑几件合适的衣服?!?br />
    彭姐一听苏秀秀的话,心中一动,却很快垂下眼睛来。

    “你是想教我怎么变得有女人味么?”

    苏秀秀点头道:“这么说倒是也没错,你喜欢怎么穿着打扮都没问题。只是,最好还是让自己变得有精神点?!?br />
    彭姐却含含糊糊地说?!盎故潜鹇一ㄇ税??以后我去上大学,厂里是不发工资的。咱们这个成人大专又没有国家的补助。我总要攒点儿钱,为了以后打算吧?!?br />
    苏秀秀却说?!澳且膊灰?,我这几天也算打工呢。我家亲戚多,又开杂货铺,又卖观赏鱼的,等开学了,我也介绍你过去打工。到时候也不耽误上课,周末咱们俩一起找活干,再把学费生活费挣回来就完了。

    对了,要不这么着吧,今天的花销我先垫上,算是你借我的。等你打工赚了钱,再把这些钱还我就是?!?br />
    彭姐说不过苏秀秀,只能跟着她走了。

    两人先去了理发店,彭姐实际上并没有那么胖。

    她每天都干体力活,消耗很大,也胖不到哪儿去。

    只是她天生身材高挑又丰满,说白了就是胸大臀丰加细腰长腿。

    这样的身材穿衣服要是能搭配好了,肯定能吸引一大片男人的注意,是个女人都会嫉妒她。

    可偏偏彭姐每天都穿着厚厚的工作服,上下基本一边粗,就跟水桶一般,裤子也肥肥大大。

    从背后看去,这就是个健壮的汉子。

    再加上她脸盘大,又因为工作的原因,总把头发梳在后面,弄得干净又利落,连根头发丝都不会散落下来。

    这样,她那圆脸盘子就完全暴露出来了。特别是这人性子直接,又爱着急,总喜欢皱着眉头跟别人叫板。

    这就给人一种她满脸横R的感觉。

    所以,苏秀秀就跟剪头的师傅说好了,先把她那大辫子给剪了,换成利落的短发。既要头发帘,也要鬓角。

    一开始苏秀秀说的,师傅还不太明白。没办法,她只能拿出纸笔,把那发型简单地画出来。

    最后商量了一番,师傅同意了。

    剪之前,彭姐还真舍不得她这一头又黑又长的大辫子??伤招阈阏饷春眯牡亟趟虬?,彭姐也不好意思拒绝。最后,只得忍痛放弃长发了。

    剪头的时候,彭姐直闭眼。

    等到剪完了,她再睁眼一看,就发现奇怪了,她那张饼脸愣是小了一圈。

    “这是怎么回事?”彭姐傻乎乎地问道。

    苏秀秀就忍不住笑道:“长发并不等于漂亮,留头发也不等于有女人味。发型得配合着脸型来,才好看呢?;怀烧飧龇⑿?,你的脸不就显得瘦了么?”

    “原来还有这个说法呀?”彭姐一脸兴奋地看着苏秀秀。

    这回也不用苏秀秀劝了,她自己就交了剪头钱。

    接着,苏秀秀又带着彭姐去了趟商场。

    这年头,商场也特别有意思。居然还找了服装模特在台上展示衣服。

    那些模特走路的姿势并不像现代这样标准又模式化,反倒是既夸张又好笑。

    有人甚至一手C腰一手伸起,作燕飞状;也有人舒展得像一棵树;还有当着众人的面,转圈转身的。

    苏秀秀看着八零年代的服装表演,觉得格外有趣。又借此机会,给彭姐挑了几件很适合她身材的衣服。

    彭姐一开始还嫌贵,非要上市场去买,苏秀秀却让她穿上试试再说。

    商场里的售货员,倒也还算客气。特别是一看苏秀秀那身上穿的,可都是好衣服。她们自然也不想得罪潜在客户。

    苏秀秀接连拿了好几件衣服,让彭姐换上看看。

    彭姐一开始还不好意思,可是换了两三套之后,她也就渐渐放开了。

    特别是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穿着新衣服。她竟也产生了一种自己其实很漂亮的错觉。

    再加上换好了之后,旁边的售货员也一直夸她身材好。

    这种夸奖让彭姐有些受宠若惊。她还从来没被人这么夸过呢。这种感觉格外奇妙,彭姐就觉得好像她也是个漂亮女人似的。

    一时间,彭姐变得晕乎乎的。

    最后,苏秀秀给她挑了两套中等价位,却很适合彭姐身材的衣服。

    彭姐主动要自己交钱,可她带的钱却不够。

    苏秀秀干脆就帮她添上了。

    买完衣服之后,苏秀秀就让彭姐换上再走。彭姐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

    她换衣服的时候,苏秀秀又跟售货员打听化妆品的事。

    刚好就听说商场里,提供免费为客人化妆的服务。像她们这样购物的顾客,都可以让商场的化妆师,免费化妆。

    苏秀秀干脆就拉着换好了衣服的彭姐,去免费化妆了。

    彭姐从没遇见过这种好事,一开始还不肯去。

    “这商场哪有让客人白占便宜的?肯定有问题吧?秀秀,咱们还是别去了?!?br />
    苏秀秀却笑着说:“这可不是白占便宜,咱们也是买了他们的衣服,才能免费化妆的。我问了,这事不用花咱们的钱,在那坐会儿,就有化妆师帮你画?!?br />
    彭姐又再次被劝服了。

    她紧张地坐在梳妆台前面的椅子上,任由化妆师在她脸上擦了粉,又画了她的眉毛,眼睛;还在她嘴上涂上了口红。

    彭姐其实很紧张,她从来没有使用过这些普通女人都会用的东西。

    直到今天,她才第一次接触这些,紧张的同时,她心里又充满了好奇。

    很快妆就化完了,彭姐都不认识镜子中的那个美女。有点像林青霞,或者其他的电影明星。她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也这样漂亮。

    最后,还是苏秀秀拉着呆呆的彭姐,一路往家里走。

    路上,彭姐只觉得自己好像就要飞起来似的。

    她反复问:“秀秀,我怎么变得这么漂亮了?”

    苏秀秀不厌其烦地告诉她?!澳惚纠淳秃芷?,只是以前你不懂得如何打扮罢了。以后多学点就是了,别总说自己像个男人?!?br />
    因为到家时已经很晚,容家老两口都等急了。

    一见苏秀秀回来,容五爷走到院子里,就想说她几句。你连自己家大门都找不着了?

    可是,他一看见秀秀身后,还跟着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彭小茹,到嘴边的话又咽回去了。

    容五爷也是认了半天,才想起这是被秀秀叫作彭姐的那个丫头。

    一看她那身打扮,容五爷心话说,他闺女这又是在做什么妖呢?

    跟在他身后的五乃乃却开口说道:“秀秀,这是怎么了?这姑娘就是你在补习班的好朋友吧?是姓彭对吧,这姑娘可真漂亮?!?br />
    五乃乃发自内心的夸赞道,她之前可没见过彭姐。

    彭姐听到这些话,脸又红了起来。她呐呐地说道:“不漂亮,都是秀秀帮我打扮的?!?br />
    容五爷忍不住看了他闺女一眼,心说这小狐狸又在盘算什么呢?

    不过此时已经12点半了,大家也早就饿了。五爷又连忙让老许搬进摆上饭菜。

    进屋以后,彭小茹就发现五乃乃很和气,待人也温柔。

    彭小茹本来性格就直爽,很快就跟五乃乃搭上了话。五乃乃居然还有鸭蛋粉呢,还说以后有机会,要教彭小茹怎么用。

    两人聊得倒是投机,另一边五爷忍不住问他闺女,“不是要画装修草图么?你这又要折腾什么呀?”

    苏秀秀小声说:“我要当红娘!”

    容五爷听了这话,忍不说道?!罢庋就?,你怎么总是喜欢做这些偏门呀?”

    苏秀秀一脸严肃地说:“我不要钱呀!”

    听了这话,容五爷绷不住,差点笑出来。好在老许端菜上桌了。

    吃饭的时候,彭姐担心破坏了口红,吃起东西来束手束脚的。

    整个人也显得挺别扭。

    可容家人却没有嘲笑她的意思,反而照顾她吃饭速度慢,大家也慢慢地吃。

    后来,他们都吃完饭了?;够嵋槐咚祷?,一边等着彭姐。并不会让她觉得尴尬。

    好不容易吃完饭,彭姐忍不住照着镜子一看。到底没破坏她的妆。她的脸看上去还是那么漂亮。

    一时间,彭姐心里越发迷惑起来。

    难道真的如苏秀秀所说,她也是个漂亮姑娘吗?只是之前都不会打扮?

    这时,就听苏秀秀对她父母说道?!拔蚁挛缁挂斫愠鋈ツ??!?br />
    五乃乃就说:“你去就去,晚上可要早点回来。别让我们担心?!?br />
    苏秀秀又说:“晚上,我会准时回来吃饭的?!?br />
    彭姐忍不住回头问道?!拔颐腔挂鋈ジ陕??头发也剪了,衣服也买好了,妆也画了,不就够了么?”

    秀秀已经证明了,她这样的女人也可以这么漂亮,这么有女人味了。

    这要是被刘寡妇她们看见了,一定会吓到的。想到这里,彭姐心里就忍不住暗爽。

    苏秀秀却说:“咱们得去找许师傅呀?总不能让他继续躲下去吧?咱们要挺直脊背,走到他面前,理直气壮地去问问他。到底是想娶你,还是不娶你?

    他真要是不想娶的话,那也不要紧。反正你现在这样,要学历有学历,有美貌有美貌,有的是青年才俊排着队等着求娶呢?!?br />
    彭姐听了这话,顿时脸就红透了。

    “不用这样吧?咱们就偷偷漂亮着,不行么?干嘛非要去找他?” 彭姐小声问道。

    苏秀秀理直气壮地说:“那他凭什么说想娶你,就去你舅舅家提亲。现在不想娶了,干脆就不理人了。也不知道给你个交代。这样的男人不就是当代负心汉么?”

    彭姐红着脸说道:“许师傅不是那样的人?!?br />
    “那咱们就去问清楚,他到底怎么想的?”

    “这……好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