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 67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67

    不管怎么说, 彭姐还是跟着苏秀秀, 一起去找许师傅了。

    到了许师傅家大门口,彭姐却忍不住退缩了。

    她拉住苏秀秀的手说道:“秀秀,我们俩真没到那份儿上, 就是一起出去了一趟。然后,他送了我坛子菜, 我给吃了。除此之外, 我两就没什么交集了。再说我下个月就去上学了,也不怕厂子里的疯言疯语了。

    许师傅那样好的人,也可以不用因为担心我的名声, 就娶我当老婆了。他真不是负心汉。当初他也是为了维护我,这么说的?!?br />
    苏秀秀看她这样犹豫不决,被弄得也没别的办法了。最后只得冲着那院子, 大喊了一声。

    “许宏伟许师傅在不在家???”

    彭姐没想到她会叫人出来, 下意识就想要逃跑。

    苏秀秀费了好大力气,才硬生生拉住了她。

    苏秀秀又劝她:“这都到了这一步了,头发也理了,衣服也换了, 妆也化了。你要再退缩,可就太孬了。我认识的彭姐也不是这样扭捏的人。就算要死, 咱们也得死个明白是不?”

    彭姐听她这样说, 只得僵硬着这身子站在那里。

    又过了一会儿, 只听院子里面传来了一阵爽朗的声音?!八??我在家呢, 找我有什么事儿???”

    彭姐吓得脸都白了, 一动都不敢动,也不敢出声。

    苏秀秀只得又说道?!靶硎Ω?,您先开门,咱们再说话吧!”

    只听院子里,脚步声越来越近,很快门就被打开了。

    苏秀秀抬眼一看,这位许师傅生了一双粒睛眼。就是眼瞳中有着很多栗粒状的斑点。这样眼相的人,从小六亲难靠,缺乏自信,遇事难决,做事很难顺心如意,多有困难。

    正所谓一生运蹇,所幸他个性不恶。也不至于有多大的凶险。

    再一细看,这人下巴饱满,这种面相比较平易近人,异性缘较好。虽然有很多异性欣赏追求他,但这类人通常只钟情于一人。

    苏秀秀一看这面相,这位许师傅虽然比较艰难,却没什么大毛病。她也就没后悔,带着彭姐来这一回了。

    这时,许宏伟一看见门外的彭小茹,居然打扮成这样了,不禁也吓了一跳。连忙就拉着彭小茹进了院子,他嘴里还说道,“小彭,你这是去干嘛了?怎么还换装了呢?!?br />
    彭小茹也没想到,他一见面就上前拉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许师傅干脆就把她往院子里拉。

    虽然彭姐头脑晕乎乎的,有点反应不过来??伤降谆辜堑盟招阈阏飧雒妹媚?。

    于是,又推推许师傅的手说道。

    “我朋友还在这儿呢?!?br />
    许师傅这才注意到苏秀秀这个单薄柔弱的小闺女。

    要论起来,苏秀秀才是长得好看的那一个,平时别人初次见面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她的长相。

    可这位许师傅倒好,不仅刚才没注意到她。

    现在是注意到了,也只是淡淡地看了两眼,又打了个招呼。

    “哦,你朋友陪你来的呀?那这么着吧,一块儿进来吧?”他嘴上虽然还算客气,心思却还在彭小茹身上,连苏秀秀的名字都忘了问了。

    好吧,天生丽质的苏秀秀,这一次也变成顺带的客人了。人家许师傅还真没把她当一回事。

    苏秀秀倒也不介意他这种态度。反而更加觉得这次是她赌对了。

    这位许师傅是真心喜欢彭姐的。

    不过以许师傅这面相,这次如果他们不来,这事十有八九也就黄了。

    几人进屋以后,许师傅帮着她们两个倒了茶。他坐在一旁看着彭小茹,却也没说话。彭小茹也晕乎乎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苏秀秀也不是没眼色的人,自然不愿意给他们当电灯泡。就站起身来对他们二人说道。

    “刚好我们家也要装修院子呢,我看这的小院子装修得不错,就想出去转悠转悠。许师傅,没没什么不方便吧?”

    许师傅这时候也明白过来了,苏秀秀是给他和小彭创造机会。心里暗自感叹,苏秀秀这个小妹子实在太会来事了。

    于是,他连忙点头道:“你随便看吧,我家这是老宅子,当初也是找能工巧匠给造的。你要是觉得弄得好,到时候,我把海大爷介绍给你。海大爷也是家传的手艺,祖祖辈辈都是靠造房子吃饭,还懂得看风水呢。造出的房子,住着养人?!?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就忍不住心中一动。

    这些日子,她一直琢磨着,倘若要是找个会看风水的师傅帮忙,他们家龙鱼的买卖,肯定能更上一层楼。

    只可惜苏秀秀上辈子专精看面,并没学风水,只是略懂一些粗浅的。

    这可倒好,困了有人送枕头。

    这许师傅居然认识会看风水的老师傅。倘若他要是把那位海大爷介绍给她,那可实在太好了。

    只可惜,许师傅的心思并不在这事上,他很快就转头对彭小茹说。

    “小彭,我厨房里还坐着锅呢,要不咱们俩去厨房聊聊,你也顺带帮我打个下手吧?”

    “唉?!迸斫阕匀皇堑阃反鹩α?。

    两人很快就一前一后离开了客厅。

    彭姐始终低着头,又有点不知所措。只是,她的耳根子不知什么时候就红了。

    苏秀秀看着他们的背影,忍不住轻轻地摇了摇头。

    看来,就算再怎么直爽洒脱,像汉子的姑娘,在面对爱情的时候,也会变回扭扭捏捏的小姑娘。

    不过,事情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梯子都给送到脚下了,许师傅要是再不有所表示的话,也太不够爷们儿了。

    那样的话,这事要是还不成,也怨不得别人了。

    苏秀秀坐在屋里呆了一会儿,就走到院子里,细细地观看这小院子。

    这一看,就觉得许师傅果然没有吹牛。

    院子虽然不算大,却也风雅别致得很,还带着点儿古香古色的韵味。

    而且在风水方面也是特别设计过的。

    这宅子实在是好,很养人,不然以许师傅那面相,可能还会更倒霉的。

    话说回来,到时候,她可以把他们的私房菜馆,也弄成这种样子。

    也不用非得修得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所谓私房菜,干脆就装修得像晚清民国时期的私宅一样,其实就可以了。只要有这种古香古色的韵味在,又让客人觉得身临其境,就足够了。

    想到这里,苏秀秀就更想见见那位海大爷了。

    因为院子比较小,也不是那么隔音。

    苏秀秀又离厨房比较近,这时,就隐隐听见彭姐说了一句。

    “许师傅,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样的女人。你们甚至都把我当男人看。你放心吧,那件事我不会往心里去的。咱们就这么算了吧?!?br />
    彭小茹说这话的时候,内心实在无法平静下来,以至于她的眼圈都红了。

    为了让自己彻底放弃,她一狠心又继续说道。

    “我知道,男人都喜欢温柔似水的女人,喜欢那些有女人味的。许师傅你值得更好的姑娘。也不是我多管闲事,可我实在觉得刘寡妇好像不太适合你。下次她再找你麻烦,你推到我身上就是了。到时候,我一定帮你收拾她?!?br />
    苏秀秀在院子里听了彭姐这番话,实在有些哭笑不得。彭姐怎么也不想想,她现在是什么打扮?哪里还像男人呀?明明就是个很容易让人心动的姑娘。

    果然,彭姐还没说完,就被许师傅硬生生地给打断了。

    他气呼呼地说道:“女人光漂亮又有什么用,关键时候根本就靠不住。彭小茹,谁跟你说我喜欢柔弱的女人的?那种女人遇见事情,只会哭哭啼啼,只想着依靠男人过活。男人死后,她连自己都喂不饱,更别提照顾孩子了?!?br />
    说到这里,许师傅声音里还带着隐隐的怨气。他想起彭小茹那时候也在仓库里,索性就干脆把自己的私事说出来了。

    “我亲妈当初就是这样一个漂亮的女人,她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我爸去世后,她一天到晚只知道哭?;挂艺飧黾杆甑暮⒆?,想办法找饭给她吃。后来,有人给他介绍一个新男人,她就不打算要我了?;购媚鞘焙?,表叔把我带回来了。不然,我还得流落街头。

    我被表叔带走之后,我妈很快就改嫁了。听说后来,她又生了两个孩子,日子过得也算安稳。只是我这样的一个儿子,却被她彻底遗忘了?!?br />
    彭小茹也没想到许师傅还有这么悲惨的过去,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才好。

    许宏伟却继续说道:“到了新家之后,我妈(表婶)就不一样了,她未必那么好看,可她却很能干。后来,我爸(表叔)在我十三岁的时候也过世了。是我现在的妈妈,努力维持住了我们这个家。她没有嫁人,一个人把我拉扯长大。

    她还一手把我培养出来,我现在这一身的厨艺都是我妈亲手教出来的。她们祖上在成王府里当过厨娘?!?br />
    说到这里,许宏伟又看了彭小茹一眼。

    “反正,打我明白事时起,我就想着将来找媳妇。不能找那些长得漂亮的,要找那些性格坚强的姑娘。彭小茹,你十五岁就开始自己过活了。这些年,你一直过得很好。你就是那样的姑娘。

    我妈病着的时候,本来我也没心思想那些事,只想着伺候我妈让她多活几年。

    直到我妈去世前,叫我无论如何也要找个好媳妇。千万别自己一个人过了。

    当时,我脑子里突然就想起你来了。

    彭小茹,咱们俩也认识好几年了。你什么样我了解。你干活任劳任怨,从来不埋怨,平时虽然不打扮,却很爱干净。你虽然性子急,嘴上也不太好??赡腔共皇且蛭愦蛐∶涣税致?,无依无靠么。你再不好好?;ぷ约?,别人不就都欺负你么?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再三有点办法。一个大姑娘家,谁愿意跟大男人去吵架?”

    彭小茹听了他这番话,眼圈儿都红了。她嘴里还忍不住叨念着。

    “我说怎么每次我吵架,你都帮我说话呢?我那时候还觉得,新来的大师傅实在太善解人意了?!?br />
    许宏伟连忙说道:“你可别哭呀,你一哭我腿都软了。我怕你哭?!?br />
    彭小茹点头道:“好,我不哭了?!?br />
    许宏伟这才叹了口气,又鼓起勇气说道。

    “本来那天,看你好心眼儿帮着刘姐加班。我才故意也留下来加班的。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过去跟你说,彭小茹,要不然咱们俩处处对象吧?合适的话,咱们俩就结婚吧,反正我也是一个人,你也是一个人,咱们俩凑在一起,就是一个家了。到时候,咱们的日子肯定比别人过得都好。

    我都想好了,刚要进去叫你,没想到那刘寡妇也不知道怎么就摸进来了。

    我被她弄得没辙,那女人死不要脸,我一个大老爷们也不好意思真打她。

    不过,关键时刻还是小彭你靠得住,几句话就把她给骂走了。

    你不知道,看见你这么维护我,我心里可高兴了。

    我本来想过去跟你说来的??墒?,也不知道谁把门给锁了,你也急了,又喊又叫又砸门的。那门还怎么都打不开,我又怕你把我当坏人,就没敢动弹。

    还想到,您倒是心大,知道出不去,就想办法收拾个地方躺下睡了?也不张罗理理我,还离我离得八丈远。我看你睡了,哪还好意思跟你说呀?”

    想到那天的事,许宏伟就有些哭笑不得,他心想彭小茹这性子实在太可爱了。

    *

    听到这个真相,彭小茹顿时觉得很无语。

    原来从那么早以前,许师傅就开始打她的注意了么?

    这么说来,一直以来许师傅中意的人都是她喽?不是刘寡妇,也不是马小红,以及厂子里其他那些喜欢他的女人们?

    想到这里,彭小茹的心里突然变得甜滋滋的。

    过了一会儿,她才想起来问。

    “那怎么一过完春节,你就不搭理我了?明明春节时,咱们还见面来着。

    你要真想跟我处对象,干嘛不跟我说清楚了?我还以为你是为了?;の业拿?,不得不跟我处对象呢?”

    说到这里,彭小茹又有些委屈。

    许宏伟却红着脸说道?!拔以趺疵凰登宄??我不是当着厂子里所有人的面,说咱们俩在处对象么?后来又当着刘寡妇的面儿说,我就喜欢你彭小茹,我真心想要娶的人就是你!你不是听得一清二楚么?”

    彭小茹红着脸说:“我以为你那是为了打发刘寡妇呢,让她彻底死了心呢。反正也没有男人会喜欢我,给你当一下挡箭牌也无所谓呀?!?br />
    许宏伟一脸无奈说道?!澳俏也皇腔股厦湃ジ憔司颂崆琢?。倒是你没给我个交代,好像不太愿意跟我处对象似的?!?br />
    彭小茹又红着脸说道:“你在厂里那么受欢迎,恨不得所有姑娘都想嫁给你。我是厂里最不招人待见的女人。我跟你处对象,别人笑话你怎么办?不是给你拖后腿么?”

    许宏伟也有点急了?!霸趺淳屯虾笸攘?,咱们俩谈恋爱管别人什么事呀?又没干坏事,又没犯法。

    再说了要不是真心想跟你处对象,我傻呀,把我花了几年工夫好不容易攒下的食材,花了一天一夜的工夫,做成了一坛子佛跳墙。

    一点都没留下,全都拿过去给你吃了。我也就尝了尝味道。你吃的时候,不觉得特别好吃呀?你捞出鲍鱼的时候,就没感觉到我对你的心意?”

    彭小茹的脸更红了,她甚至不敢抬起头来看许师傅,半响才闷声说道:“我都不认识鲍鱼??晌揖褪蔷醯媚翘匙硬颂乇鸷贸?。我从小到大,就没吃过那么好吃的东西。到了最后,我连坛子都涮了一遍开水,就馒头吃了?!?br />
    许宏伟知道她这么珍惜他给的东西,这才松了一口气,却又忍不住说道:“那你吃了我的菜,也不给我个准话。

    初八那天,我本来打算约你看电影的,电影票都托人买好了。我只是没想到,你突然就居然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了。

    我心里就想着,你以后就要去上大学了,就是大学生了。到时候,你眼界就宽了,见到的青年才俊也多了。我怎么知道,你彭小茹还看得上,看不上我这个粗人啊。

    你要是本来就不喜欢我,我还继续上赶着往前凑,那我许宏伟成什么人了?”

    彭小茹听了这话,激动得两颊绯红?!靶硎Ω?,那时候,我真不知道你送我一坛子菜,那里面还有鲍鱼,就是跟我表白的意思。

    反正,我这辈子都没吃过那么好吃的东西。

    许师傅,这段时间你不理我,我心里一直特别难过。我也知道我条件不太好,可我真想跟你处对象,以后再跟你结婚,然后咱们一起好好的过一辈子?!?br />
    许师傅听了这话,也忍不住激动起来。

    他连忙上前一步,拉住彭小茹的手说道。

    “彭小茹,你怎么不好了?你性格坚强又独立,为人勤奋,干活利落,从不偷懒。

    我说过厨房里要干净,那些师傅总是有点不太在意。只有你总把自己弄得干干净净的,工作服也洗得一尘不染。这些年,你连一根头发丝都没落在过食物上。你跟那些人都不一样。

    再说了,你15岁的时候,就可以独自生活,养活自己了。我想着将来不管遇到什么事,你一定不会抛弃自己的孩子的?!?br />
    许宏伟是真心喜欢着彭小茹这姑娘。真要说起来,他恐怕已经喜欢这姑娘很久了。

    只是他本来就性格就内敛,而且早年被母亲抛弃,也给他留下了很深的Y影,以至于他在感情上有点自卑。再加上,养母常年卧病在床,需要人照顾。

    所以,这些年,他从没把这段感情说出来。

    甚至最早的时候,就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对彭小茹的这份在意就是喜欢。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份感情却一直在慢慢地发酵着,一点一点地酝酿着。就像锅子里那些珍贵的食材,需要很长时间的文火慢炖,才能变成能上桌子的美味。

    彭小茹听了这番表白,忍不住两眼泪汪汪的。

    她连忙也拉着许宏伟的手说道。

    “就算所有的人都不喜欢我也无所谓了。这世上,有你一个人在意我就足够了?!?br />
    许宏伟听了这话,忍不住叹道。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呀。小茹,有些事我必须得跟你说清楚。那些人不是不喜欢你,是不敢喜欢。你还记得去年在咱们食堂里干过的小马吗?”

    彭小茹点头道,“记的呀,后来调到二厂去那个小马?”

    许宏伟点头说道?!懊淮?,就是他。小马当时其实特别喜欢你,想跟你处对象来着。本来是想跟你开个小玩笑,可你听了之后就特别生气,把小马狠狠的骂了一顿。从那以后,别人也不敢再打你的主意了?!?br />
    这事他之所以能记这么久,实在是因为知道小马喜欢彭小茹的时候,许宏伟心里堵得厉害。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他也喜欢彭小茹。

    彭小茹听完这话,差点喷出来。

    “小马那样嬉皮笑脸的跟我说话,是喜欢我,想跟我谈对象?他不是在嘲笑我长得胖吗?”

    许宏伟顿时觉得很无语。也亏得这姑娘这么迟钝,脑子一直没开窍,不然他还真未必有机会了。

    许宏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家彭小茹。其实,食堂里那帮小年青,经常在私底下聊天时,谈到彭小茹。

    他们都说彭小茹身材特别好,人又勤快。她嘴上虽然凶巴巴,可实际上心肠很好。

    特别是大家一起干活,冬□□服厚,什么都看不出来。到了夏天,稍微换上薄点的衣服,所有人的身材基本都能一览无余。

    食堂里的小伙子们又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彭小茹的身段特别好看?;褂腥怂?,将来彭小茹肯定能生好几个。

    大家也没什么恶意,彭小茹那人自强自尊自爱,别人也打心里敬重她,不可能说出什么太难听的话。不然,早就被其它的小伙子围殴了。

    曾经有个小年轻开玩笑似的说,彭小茹是他们的食堂之花。

    结果彭小茹听了这话,还以为他们开玩笑,说反话侮辱她呢。

    当时这姑娘气得不行,把那小伙子追着跑出去老远,还要拿大G子打人家。

    这事几乎都成了食堂里,私底下的笑话了。

    大家都知道,彭小茹同志什么都好,就是性格刁蛮了些。

    食堂里那些爷们都说降不住她。后来也就更没人再敢打她主意了。

    其实大家也挺无奈的,彭小茹长得也不难看,身材又那么好。她怎么偏偏就是个老爷们的性格呢?骂起人来,比老爷们还凶呢。

    也就是因为这个理由,去年春节前,许宏伟说要娶彭小茹之后,同事们暗地里都说他捡了个大便宜。

    今天再一看彭小茹这么打扮,许宏伟的心里更是怦怦乱跳得厉害。这姑娘不打扮还好,这一打扮起来,也太招人了。

    许宏伟想到这里,又叹道?!耙脖鸸芩不赌懔?,我刚才就想问了,今天你这是闹得哪一出呀?怎么弄成这样了?”

    彭小茹这才想起自己这身打扮,她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才开口说道。

    “秀秀就跟我亲妹妹一样,她听说我心里不痛快,就带着我去剪了头发,又买了新衣服。

    刚好那商场里有化妆师,帮着客人免费化妆。秀秀还拉我去化了个妆。

    怎么样,许师傅,我现在这样挺好看的吧?”

    许师傅略带醋意地说?!捌潦瞧?,可你弄得这么漂亮,出去得多招人呀?”

    彭小茹顿时觉得很无语,她居然也成了那种很招人的姑娘了么?

    还是说许师傅审美异于常人,就觉得她这样高头大马,身体结实的姑娘,长得漂亮?

    “那依你的意思呢?”彭小茹忍不住开口问道。

    许宏伟不客气地说?!澳慊币膊皇遣恍?,以后在家化妆给我看;或者我在你身边的时候,你想怎么化妆就怎么化。在外面,可千万别这么打扮了。

    万一有那社会小青年儿对你不怀好意,再把你给堵了可怎么办?你也就是看着横了点儿,实际上,打起架来,你可该吃亏了。有我在的话,至少还能看着你?!?br />
    许师傅是打算以后都要?;に????

    这些年,从来没有人觉得她是需要呵护,需要照顾的。只有眼前这个男人会这么想。

    一时间,彭小茹的心怦怦乱跳。

    不过,话说回来,遥想几个月前,她误以为有人在跟踪她。结果抓到人,才发现是她自作多情了一场,那个赵英俊其实是在跟踪苏秀秀。

    这才过了多久,没想到她也成了需要照顾和?;さ呐?。

    这一切,都要感谢苏秀秀,要不是秀秀带她去打扮,教她怎么有女人味。又把她带到许师傅的面前来。

    说不定,她真的要错过这份缘分了。

    细想想,她其实也没有那么惨,这不是考上大学了;有了关心她,愿意帮着她谋划的好朋友;还有了喜欢她,想要照顾她?;に哪信笥?。

    这其实已经足够了。她比大多数人都要幸运的多。

    想到这里,彭小茹笑得傻乎乎的。她忍不住紧紧地握住了许师傅的手。

    一时间,许宏伟的脸也红了。他沉声问道,“小茹,那你的意思是愿意跟我谈对象了?以后你上了大学,周围都是优秀的青年。我们还能合适么?”

    不仅是彭小茹,许宏伟也会自卑。

    彭小茹却说:“怎么可能呀?跟我一起上补习班的人,除了秀秀以外,年纪都比我还大很多呢。有好多同学都是三四十岁了,孩子都很大了。我们这是成考,又不是高考。再说了,你放心吧,一般念书好的男人,我嫌弃他们身材单薄,四肢无力。比起那些白面书生,我更喜欢你这样身材健壮,孔武有力,颠锅耍勺的爷们?!?br />
    听了这话,许宏伟心里也忍不住高兴起来。

    说实话,就他们家彭小茹这性子。他还是比较放心的。估计就算有男人喜欢她,都能被她误解成开玩笑。这姑娘这么迟钝,能看上别人才算怪呢?

    想到这里,许宏伟转头就去打水了。

    彭小茹问:“许师傅,你这是要干嘛?”

    许宏伟说:“我打盆水,给你洗了脸。等会弄点好菜给你吃呀?你化成这样,吃饭很麻烦吧?”

    “……”看来许师傅还是不喜欢她化妆呀?彭小茹再次忍不住怀疑,许宏伟什么都好,就是审美观好像异于常人。

    不过,他说的好像也对,本来化了妆,吃饭就不方便。

    许宏伟打水回来,又拿了块新毛巾给彭小茹用。

    彭小茹只得开始洗脸,这时就听许师傅又喊她。

    “小茹?!?br />
    “什么事,许师傅?”彭小茹忍不住抬头看向他。

    “以后在家里,别喊我许师傅,叫我宏伟?!?br />
    “???唉,好的,许师傅?!迸硇∪愦舸舻赜Φ?。

    “……”

    *

    另一边儿,苏秀秀一听这两人有戏,也就没继续再听墙角了。

    她回到屋里,一边喝着茶,一边着手画装修草图。

    这事也耽误不得,她得尽快把图先给画出来了。最好,到时候真能和那位海大爷聊聊。

    不然,等到孟叔蔻姨他们都收拾好了,把家里的地也租出去,牲畜也给送去寄养了。

    过来这边一看,她还没怎么弄呢,就实在有些不像话了。

    只是画着画着,苏秀秀的心思却不由自主地飞到厨房那边去了。

    苏秀秀实在觉得彭姐和许师傅这一对,其实也挺有意思的。

    许师傅也是个心思重的人。说白了,他为人老练又世故,也知道怎么跟别人打交道,怎么获得别人的好感。

    他这样的人,会喜欢像彭姐这样单纯直爽的女人,倒也不奇怪。

    两人性格也算互补。既然他能做出那么复杂的佛跳墙给彭姐吃,可见也是真心喜欢彭姐的。

    只是两人又有点好笑,明明互生好感,互相喜欢着,却因为没有说清楚,反而生出了这么多的矛盾来。

    苏秀秀突然觉得,好像个人有个人的缘法。

    那么多缘分从身边经过,一不小心好像就要溜走了似的。

    她突然又想起松哥来了。

    苏秀秀也是那种心思重,防心也很重的人,说她内心Y暗也不为过。得罪她的人通?;岜凰呛芫?。

    她做起事来,向来都下得去狠手,而且从不后悔。

    松哥就不一样了,他是那种开朗大气的人,几乎从来不做违背原则的事。

    上辈子,松哥就让秀秀觉得很温暖很安心。

    所以,她才会一直喜欢他。直到这辈子,这份喜欢也还在。

    说起来,他们俩人好像也是互补型的。

    苏秀秀打算等回家之后,一定要再给松哥写封信。

    把彭姐和许师傅这件事告诉他,顺便告诉松哥,她其实很喜欢他。

    不再做过多的试探,也不再绞尽脑汁的挖坑,诱哄那个人往自己这边走。

    而是简单直白地告诉他,自己那份喜欢他的心情。

    这或许就足够了。

    *

    等到彭姐和许师傅再出来的时候,苏秀秀就发现彭姐脸上的妆卸掉了。

    脂粉未施的彭姐,反倒显得有些娇嫩。

    只是她脸颊红扑扑的,嘴唇好像也有点肿。

    苏秀秀很坏心地猜测着,这对刚刚确定了关系的恋人,到底做了什么大胆的事。

    她忍不住偷偷地冲着彭姐眨了眨眼,彭姐果然如同做了坏事一般,匆匆低下头,脸也变得更红了。

    许宏伟看不惯苏秀秀这小丫头,乘机欺负他家小茹,于是就引开话题说道:

    “小苏呀,今天晚上我打算做顿好的,不如你也留在我家吃饭吧?等吃完饭,我和小茹再送你回家去?!?br />
    苏秀秀婉言拒绝了?!八淙晃乙埠芟氤⒊⑿砀缒愕氖忠?,可我已经跟我爸妈说好了,晚上要回家陪他们吃饭。不如这样吧,下次有机会,我再和彭姐过来品尝您的手艺。今天还是先回去了?!?br />
    许宏伟暗叹,小苏真是个识相的好姑娘,知道不给他们这对当电灯泡。

    他心里暗自高兴的同时,也马上点头道。

    “好呀,等下次我准备好食材,再让小茹请你过来吃饭?!?br />
    说起来苏秀秀还真是个精明剔透的小姑娘。

    小茹之前就曾经提起过苏秀秀。

    许宏伟也知道这小丫头心肠好,不会看不起别人,而且一直帮着小茹补课来着。再加上,今天这事,也是苏秀秀一直帮着小茹谋划。

    不然,他们俩未必能解开心结。

    这么说来,苏秀秀还算是他和小茹的大媒人呢。怎么着,也要好好感谢这小丫头一番。

    再说了,有苏秀秀以后在小茹身边,为她谋算,他也能放心许多。

    苏秀秀点头道:“好,许哥,那我就等着你喊我了。不过有件事我实在想拜托你?!?br />
    “什么事你说?!毙砗晡八档?。

    “帮你们家造房子的那位海大爷,请无论如何介绍给我认识。我家那房子也想装修成你们家这样子?!?br />
    许宏伟马上应道:“好,那等我联系上海大爷,说起来那也是我家远亲。到时候,我再让小茹去找你?!?br />
    “好,那我先回去了,你们做完饭吃吧?!?br />
    说完苏秀秀看着彭姐笑了笑,彭姐又是一阵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