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第 68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68

    这时, 苏秀秀却开口道:“彭姐,有个礼物是我一早准备好的。现在, 也不知道你还会不会用了,不过还是想拿给你?!?br />
    彭姐却发自内心地说道:“还是别给了吧。你今天给我带来的东西, 比之前十多年别人给我的都多得多。哪能还要你送礼物呀?”

    可苏秀秀却叹道:“可我都买好了,是适合彭姐你的颜色?!?br />
    说完, 她往彭姐手里,塞了一个长方形的小盒子。

    彭姐拿过来一看, 居然是一支口红?

    霎那间,她突然又想起自己坐在化妆台前面,化妆师给她涂口红时的样子,那时候她突然发现自己也可以那么美丽。

    口红,似乎是带着一种魔法,可以让女人变得漂亮自信起来。特别是这支, 苏秀秀给的其实不是一支口红, 而是鼓励和祝福。

    这个礼物, 她实在推脱不得。

    苏秀秀又继续说道:“我妈也有一支口红。我现在年纪还小了点, 等我到了二十岁, 到时候,彭姐你也陪我去买一支口红吧。我觉得每个女人好像都应该有一支。所以,这个礼物你无论如何都要收下!”

    “好,秀秀, 我收下了, 今天实在谢谢你了?!迸斫愀卸乃?。

    “嗯, 那我就先回去了?!?br />
    “好?!?br />
    苏秀秀很快就推着自行车离开了许家,给许师傅和彭姐留下了单独的相处空间。

    许宏伟和彭小茹站在大门口,目送着她离开,一直等到她的自行车消失在巷口。

    许宏伟才忍不住说道:“这小丫头还真是有心了,她对你也是真好?!?br />
    彭小茹却说:“那可不是么,她是我妹妹,以后就是我亲妹妹了?!?br />
    许宏伟马上说:“得嘞,以后,这也是我小姨子了?!?br />
    彭小茹听了这话,脸又红了起来。她垂着头,塞着耳边的头发问道:“以后,我想擦口红,宏伟,你让么?”

    许宏伟连忙说道:“让呀,怎么不让,以后你擦口红,我下班去接你回家?!?br />
    彭小茹脸更红了,又闷声说道:“你这人,还真好意思,不至于像你想的那样?!?br />
    许宏伟见四周没人,悄悄地拉着彭小茹的手说道:“谁让我媳妇长得这么好看呢?!?br />
    “是你审美观太奇怪了吧?!迸硇∪阈β畹?。

    “……”是你心粗的没发现自己很好看吧,媳妇?!

    *

    在回家的路上,苏秀秀一看时间还早,正好又顺路,她干脆又去城府胡同一趟,打开了大门,进了那栋房子,把自行车停在门口。

    很快,她又把所有的房子都看了一遍,虽然看起来比较旧,里面也堆满了垃圾。

    可实际上,这个院子当初修建的时候也是耗费了不少心思的。而且,这也不是两进的院子,而是三进的院子。

    只不过在二进和三进之间,又拉了一道铁门,第一次来的时候,被他们当成后门儿了。

    苏秀秀又翻出钥匙,打开铁门,进去一看。

    虽然草木花草也都没人休整过,可是房子墙壁却不像二进院子里那样,遭人过度使用过。

    所以,整体而言还算齐整。

    这院子里还有棵大树,树冠已经长成了大伞。

    再加上周围青砖碧瓦,精雕细琢的窗子和门,站在房前看去,有种跨越了时光的美感。

    苏秀秀又上前扶着经过了数十年风雨雕琢,却仍然工整好看的窗沿,她不但不觉得这些东西老旧,反而能感觉到一股被历史沉淀过的味道。

    一时间,苏秀秀似乎又对这房子有了更多的了解。在她心里也慢慢有了私房菜馆该有的模样。这些东西,她是不打算改变了。反而要把前两进的院子也修整出来。

    苏秀秀走到墙边儿,又发现那里开了一扇小门儿。

    她又想起母亲曾经说过,将来两家人是要住在一处。有了这个小门,自然也就方便多了。

    不知不觉中,苏秀秀已经在这院子里呆了很久。

    她低头一看手表,时间也差不多了,该赶回家吃晚饭了。

    苏秀秀也就放弃打开门,通过廊道,去看看自己家院子的想法了。

    她很快离开了那栋老宅院,骑上自行车就往家走去。

    路上,她忍不住心潮澎湃。无论是这个宅院,还是未来的私房菜馆,都有着太多的意味。她准备回家后,好好跟父亲商量一下。

    只是,没想到推开家门,就看见院子里停着一辆陌生的女士自行车。

    看来家里是有客人来了,这时许姨正好迎出来接苏秀秀。

    苏秀秀又悄悄问她,“谁来了?”

    许姨小声说道:“好像是在庙会上,咱们救的那孩子他妈,刚刚提着一大堆东西就来了。说是要好好感谢咱们?!?br />
    苏秀秀又看了眼那辆自行车,就觉得应该是王小月。不然如果是小睿睿他们家那边的人,应该不会这么低调。何况他们家已经打发那胖子来过了。应该不会再来了才是。

    苏秀秀停好了车,拿着包就往屋里走去。

    离挺远,她就听见五乃乃对王小月说?!靶⊥跹?,你可千万别这么客气,孩子没丢就好,我们也跟着高兴?!?br />
    王小月连忙说道?!八瞻⒁?,您可千万别这么说,其实我早就想上门道谢了。

    只是初七那天,我听说之前人贩子拐的那孩子被灌了药,也担心我家那孩子也出什么事儿,就和我丈夫急忙也带着孩子去医院做检查了。

    到医院之后,医生一检查,就说我家那孩子挺好的,一点事儿都没有。我们两口子这才放下心来。

    我和我丈夫又找到派出所去,想找你道谢,顺便要个地址,以后再过来拜访。

    可我们赶到的时候,你们已经回去了。派出所又要?;つ忝羌业男畔?,不肯告诉我们你们家住在哪儿?这事,我和我丈夫一直放不下。后悔当初没留下你们的联络方式,一直都没法上门道谢?!?br />
    王小月没有说的是,后来他们还看见有个军官去了那个派出所。

    他丈夫志国就猜测容家人有些特殊背景,只是这事还不确定罢了。

    王小月又继续说道:“事情也赶巧了,我正好在工商局工作,刚好苏秀秀去我们那边办理开私房菜馆的手续。一开始接待她的也不是我。

    只是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想开个餐馆,在那我们那儿,也算是件新鲜事儿。同事都传开了。我一听他们那描述,可不是跟我们家小孩子的救命恩人一样么?再一想孟师傅厨艺那么好,你们打算开餐馆也是理所应当的。

    所以,我赶紧找同事拿了资料一看,果然就是苏秀秀。

    五爷五乃乃,你们可千万别见怪,我记下您家的地址,就过来拜访了。

    本来我丈夫也想跟我一起来道谢,可是单位安排他出差去。所以,只得我自己一个人过来了。等他出差回来,我们两口子再来拜访您家?!?br />
    五乃乃开口说道?!澳忝钦媸翘研牧??!?br />
    王小月却说?!安皇俏颐欠研?,是您家秀秀多费心了。如果不是她死盯住那些人贩子,又找人去叫保安,又呼吁周围的人把人贩子堵在呢,还抢先一步把我儿子抱到了安全的地方。

    那人贩子一着急,指不定干出什么事来呢。万一他们伤着我的孩子,我连死的心都有。秀秀和您兄弟那一家人,可都是我家孩子的救命恩人。

    我们两口子实在无以为报,也就只能过来看看你们?!?br />
    说到这里,王小月一脸的激动。

    这时,苏秀秀掀开帘子进去说道?!巴踅?,你实在太客气了。当初我也是被人救下来,才免于遇难的。我举手之劳,帮别人一把,也是应该?!?br />
    王小月一看见她就更高兴了,她又连忙说道?!靶阈?,你终于回来啦。我们都找了你好久了。如果不是怕给你添麻烦,我们都想登报道谢了。不管怎么说,我今天都要好好谢谢你?!?br />
    说着,王小月就站起身来,上前握住了苏秀秀的手。

    苏秀秀只得笑道?!罢娌恢档?,你还特意跑一趟,还给我们带了礼物?!?br />
    王小月连忙又说?!坝Φ钡?,应当的?!?br />
    然后,她又拉着苏秀秀坐到桌前来,细细告诉她,他们一家三口回家之后的事。

    “我和我丈夫本来是商量好了,跟我婆婆隐瞒下孩子丢了这事儿。孩子也找回来了,没必要跟我婆婆面前再去讨骂。

    可也算赶巧了,我婆家的邻居正好也在庙会看见我们了。于是,等我们到家的时候,我婆婆正坐在沙发上,等着兴师问罪呢。她那口气就恨不得把我当场休回家去,才能善罢甘休。

    没办法,我丈夫只能告诉她事情。其实是他推着婴儿车,我去上厕所的时候,孩子才丢的。

    我婆婆听了真相之后,又气的把我丈夫骂了一顿。这次倒也没说我什么。只是警告我们两口子,如果再看不好孩子,就把孩子送到婆家那边去。

    我和我丈夫自然是不愿意把孩子送到他们那边养。又跟我婆婆争辩一番。反正谁家还不都是一样么?当爸妈总得有一段适应时间呢。

    我丈夫态度坚决,我婆婆也没办法,就安排家中的保姆刘阿姨过来给我们帮忙带孩子。每天顺便帮我们两口子做做饭。

    这样一来,我也能空出手来,上班去了。我婆婆白天里也能去我家看孩子。反正一下班,我就主动带孩子。这样一来,孩子跟我也亲,我们的日子也能轻松些?!?br />
    苏秀秀说道?!澳腔拐婀材懔?,事业生活两如意,和睦婆媳一家亲?!?br />
    王小月又笑着说?!罢舛际前菽闼?,不然我也未必能去上班呢。我这次来一是要感谢你们;二来是为了你开饭馆办手续的事。那件工作我接手了,以后有什么事我亲自过来就行了。你也不用那么麻烦了?!?br />
    苏秀秀这才连忙说道?!澳强杀鸾?,有什么事儿王姐你叫我过去就行。哪能让你这么麻烦呀。再说了你又得顾着工作,又得顾着孩子,两头都忙和呢?!?br />
    两人又客套一番,这才作罢。

    王小月开始只是真心感谢苏秀秀救了她儿子。后来,知道了苏秀秀那些经历之后,她才开始对苏秀秀另眼相看。

    反正,王小月十几岁的时候,还在乡下种地呢。

    苏秀秀却已经从乡下跑到城里来了,一开始只是当小保姆,后来却被容家收养了。她也变成了城里人。

    后来,苏秀秀又用了将近九个月的时间,补习功课,参加成考,并且考上了大学。

    除此之外,她还跟家里人一起在庙会上摆摊做买卖,跟亲戚合作开了老马家杂货铺;现在又要开私房菜馆儿,所有事情都是这小姑娘一个人在跑。

    王小月知道了苏秀秀做的这些事,心里又是震惊又是佩服。

    她本来也是个要强的性子,不然当初也不可能咬着牙,从农村考到城市里来。

    在读大学时,也是一直努力上进,这才草鞋换皮鞋,在这座大城市里扎下根来。

    可她那些引以为傲的奋斗史,放到苏秀秀面前,还真不算什么了。

    再加上苏秀秀曾经救过她的孩子,王小月对苏秀秀感情越来越深厚。

    她也越发想要亲近她,与这个小姑娘继续往来下去,甚至成为朋友。

    苏秀秀也是个开朗,又能说会道的人,聊天过程中,她脸上始终都带着微笑。

    王小月又觉了,和这姑娘聊天儿特别愉快,两人也算投了脾气。自然对她的好感也越来越多。

    两人从在乡下的生活,聊到在城里的生活,越说越尽兴。眼看着就已经亲如姐妹了。

    这时容五爷又开口,邀请王小月留在家里吃饭。

    王小月这才发现时间已经差不多,连忙起身说道:“这恐怕就不行了,我还要回家看孩子呢。我家那孩子最近特别爱撒娇,到点了,我要是不回家,他就玩命闹腾。保姆根本降不住他?!?br />
    “成,那咱们下次再聊吧?”苏秀秀也起身说道。

    “好?!蓖跣≡伦匀灰泊鹩α讼吕?。

    就这样,苏秀秀又把她送了出去。

    两人还相约,以后等王小月休息的时候,再一起吃饭,喝茶,聊天。

    坐在炕上的五乃乃,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家小姑娘这么八面玲珑的一面。

    之前,五乃乃以为她闺女性子像她,虽然心思重,性情却内敛,平时也不太爱说话。却没想到,原来她家小闺女性子其实很像容五爷。那孩子也有这样讨人喜欢的一面。只是……

    五乃乃忍不住问容五爷?!霸勖枪肱庋?,会不会太勉强自己了?”

    容五爷却笑道?!霸趺?,你闺女在你面前突然小露一手,你这个当妈的,就被吓了一大跳吧?我早说了,她天生就是个做买卖的好材料?!?br />
    五乃乃是摇头道?!安还芩鞘裁春貌牧?,也是我闺女儿。我就想着,她以后会不会过得很累???其实咱们老两口留下这身家,怎么也够她吃喝花用了。她就算不做生意,以后也能把日子过得很好吧?何必让她这样辛苦呢?”

    容五爷一脸不赞同地说道?!袄匣八?,富不过三代,就是因为有了你这种妇人之仁的想法。你们总担心孩子受苦,担心孩子在外面会受委屈。什么都不敢放开手,让她自己去干,又一直给她钱花??刹还芙丛勖歉粝露嗌偾?,钱却是有数的。等哪天钱都花完了,你让孩子干嘛去???到那时,她还有谋生的手段么?可不是就从富豪变成乞丐了吗?”

    “我……”五乃乃刚想再说两句,却被容五爷打断了。

    “咱们家秀秀跟常人家的姑娘都不一样。她不可能甘心这辈子嫁人生子,只做个家庭妇女的。与其过那样的生活,她肯定更喜欢像现在这样忙忙碌碌的,能赚钱又有意思的日子。的确,有时候她会很累很辛苦。

    可到那时候,只要她回到家里,咱们准备好了热饭热菜。你这个当妈的,好好招待她。她那一身的疲惫也就都飞走了。

    我前几年也都是这样过来的。每次做完一桩买卖,甚至是最早的时候,在菜市场卖完那些猪R。只要想起你还在家等着我吃饭呢,我就又来精神了。我们这些人总要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br />
    说到这里,容五爷想起过去,也不免有些唏嘘。

    五乃乃这时也想明白过来了?!澳浅?,我以后也不说这些丧气的话,我就每天摆好饭,在家等着我闺女和我老头回家吃饭?!?br />
    容五爷听了老婆的这番话,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下意识地把两只手交C在袖子里。

    此时的容五爷,再加上这身打扮,怎么看怎么像一个乡下老大爷?

    这大概才是他最自在最喜欢的样子。就像他说的那样,苏秀秀现在走的路,何尝不是他当初走过的路呢?唯一不同的就是,现在还有他在一旁看护着女儿呢。所以,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刚好这时,苏秀秀也回来了,她今天说了不少话。只觉得喉咙干渴。

    于是进屋后,她二话不说,就爬到炕上,坐到了五乃乃身边。

    五乃乃很自然地给闺女,倒好了一杯温热的茶。

    苏秀秀喝着温度刚刚好,她索性就一杯饮尽。这才开口说道,“今天,我可是说了一大车的话?!?br />
    说完,她就忍不住靠在五乃乃身上撒娇。

    五乃乃干脆就伸出手,帮她做按摩。

    苏秀秀整个人都懒洋洋的,任由母亲帮她捶着背捏着手。整个人就像猫儿一样舒服。

    容五爷瞪眼看了她一会儿,这才说道。

    “这眼看着就该吃饭了,你可千万别躺下就睡啊?!?br />
    苏秀秀嘟囔道?!拔抑懒?,不睡?!?br />
    嘴里虽然这样说着,可她整个人仍是懒洋洋的。

    容五爷心里想着。这些年他可没有过这么好的待遇。

    他们家闺女什么都好,就这点不好,这死丫头也太爱跟她妈撒娇了。

    看着五乃乃这样照顾小闺女。容五爷都忍不住有点吃醋了。

    他想着,今天晚上睡觉前,无论如何都要跟他老婆抗议。这也太厚此薄彼了。

    *

    到了晚上,容五爷把洗脚盆用力的放在地上,嘴里不满地说道?!罢庑┠?,我一直帮你打洗脚水,你怎么从不张罗着给我也按摩按摩呀?”

    五乃乃心里想着,这都老夫老妻了,今天这老头也不知道抽哪门子风?

    她也没办法,只得好脾气地哄道?!澳浅砂?,我也帮五爷您去打个洗脚水?!?br />
    容五爷连忙拉着她说道?!罢夂谔彀胍沟?,你打什么洗脚水,仔细再摔着了?!?br />
    五乃乃拍了拍她老头的手说道?!霸勖羌夷茄就肥菔菪⌒〉?,她都在外面跑了一天了。我这也是心疼她。得了,如果你也觉得哪儿难受,等会我也帮你揉揉吧?!?br />
    容五爷这才满意地点头道?!叭艘簧狭四昙?,毛病就来了。我这脖子和胳膊也都不太舒服。等会儿你也帮我按按吧?”

    五乃乃心里暗笑,这老头也真是,还跟闺女吃醋呢。

    不过她也没辙,只能哄着他说道?!俺?,你要愿意以后天天给你按?!?br />
    容五爷听了她这话,脸色这才变好了些。

    *

    另一边,苏秀秀回到房中,想起彭姐和许师傅就因为没有好好表达,差一点就错过了这段缘份。

    她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拿出了一打子信纸,开始给孟庭松写第一封真正意义上的情书。

    只可惜,写完之后,她自己一读,只觉得尴尬又羞耻。下意识地就把那封写好的情书揉成一团,丢进了纸篓里。

    扔完之后,她又咬牙切齿地继续写,写完一读,又再次扔掉。

    就这样,苏秀秀写过现代散文版的情书,她自己读着就觉得牙疼……

    写过追忆过去畅想将来的短篇小说版情书,她觉得写得太煽情,不够郑重……

    也写了有节奏有韵律的爱情诗,可她怀疑松哥那样的大男人很可能读不懂内涵,就真以为她在写两棵树……

    最后,甚至还抄了古代情诗,估计松哥看完,只会联想到月饼。

    纸篓里的废纸团越来越多,苏秀秀始终没办法写出让自己满意的情书。

    这可比考试和做功课要难多了。苏秀秀心烦意乱,忍不住走到院子里,站了一会儿,却听见主屋里容五爷吼她。

    “都什么时候了,还不睡觉呀?”

    苏秀秀这才连忙回了屋里,她也顾不得其他了,干脆就在一张信纸上,写下几个大字。

    “我很喜欢你!你知道么?”

    写完,又随手把这张信纸折起来塞进了信封里。

    又收拾了一下,苏秀秀就躺在床上睡了。

    一觉到天亮,醒来后,苏秀秀看着那封仓促写下的情书,虽然有些脸红,却也觉得这样的情书挺好的。简单易懂,能让松哥明白她的心思。

    苏秀秀干脆就把这封信封好了,又贴上邮票。上午出去买菜的时候,随手就投进了邮箱里。

    *

    接下来的几天,苏秀秀一边等着松哥的回信,就开始着手画草图。

    她又去了那栋老宅子几次,反复地查看房间的结构,以及装修风格。期间,她也碰见过彭姐好几次。

    自打跟许师傅正式确定恋爱关系之后,彭姐整个人都容光焕发,带着一种从内而外的自信美。

    再加上,她现在发型也合适,穿衣服也合体,起码比之前年轻了十岁。而且,也不显得胖了。

    彭姐很兴奋地告诉苏秀秀?!白源游液秃晡耙黄鹕舷掳嘀?,我们厂子里的那些同事都傻眼了。再加上,我穿上了你给我挑的衣服,他们都说我变漂亮了。现在的我跟宏伟站在一起很般配。毕竟我也算考上大学了。厂里的很多姑娘还不如我呢。再加上,宏伟在一旁护着我,她们也就没说什么?!?br />
    当然也有那些不长眼的人,比如那个刘寡妇就嫉妒得眼睛都红了。

    她奈何不了彭小茹,就很卑鄙地在背后散播一些流言蜚语,说彭小茹的坏话。

    许宏伟好不容易追上彭小茹,对她好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媳妇吃这种恶亏。

    他也是个有主意的人,表面上没说什么,背地里却直接断了接济给刘寡妇的那些食物。

    因为这事,刘寡妇气得半死,却也奈何不了许宏伟。只得私底下骂两句,彭小茹这女人还没进许家大门,就开始管男人了。

    彭小茹倒是很淡定,却当着众人的面直接骂了回去?!捌臼裁次颐堑亩?,要白给你呀?凭什么我男人非得帮你养孩子呀?这是哪来的道理?难不成你们家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不成?接济你是出于好心,反咬恩人一口就是你的不对了?!?br />
    刘寡妇听了这话脸都白了,与此同时,厂里的人也都议论纷纷。

    他们都说,刘寡妇看上去好像多自强自立似的,实际上,她一直在许师傅那边吸血占便宜。

    人家许师傅开始只是同情她孤儿寡母的,日子过得不容易。刘寡妇却一直在打那种注意,想让人家许师傅照顾她,帮她养孩子。这实在不太像话。

    反正,现在,也没人爱搭理刘寡妇了。

    彭小茹和许宏伟倒是过得挺自在的。

    苏秀秀听了这话,也忍不住替彭姐感到高兴。

    两人又相约,下次还要一起去逛商场,买衣服。

    彭小茹一脸甜蜜地说:“我家宏伟说了,上大学期间让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对自己好点,反正有他呢?!?br />
    苏秀秀问:“那要是我找到了活干,彭姐,你还打算跟我一起去么?”

    彭小茹连忙点头说道:“自然要跟你去了,我也要多攒点钱,以后也要照顾宏伟呢?!?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笑得更加灿烂了。她果然没有看错人。

    “那好,彭姐,等我找好了工作,就叫你?!?br />
    “好?!?br />
    两人现在的关系,反而比以前更好了些。

    *

    因为正月里,还没有过去。容五爷仍是每天都懒洋洋的,在家里休息。

    他嘴里虽然说过,私房菜馆的事他什么也不会管。一切都看苏秀秀的。

    可实际上苏秀秀要是问他一些问题,容五爷也会很有耐心地教给她。

    当苏秀秀拿出基本上画好的草图,跟容五爷说她对私房菜馆的种种构想的时候。

    容五爷听了她的话,叹道?!霸缰?,你有这本事,咱们家老宅子也该交给你负责?!?br />
    苏秀秀只是笑笑,也没说什么。

    容五爷又对苏秀秀想的不周到的地方,说出来给她听。

    容五爷从小就住在最好的工匠修建的大宅里。所以,他对这种既古典又有格调,还带着一种家庭温馨的菜馆,有着更多的理解。

    苏秀秀听了他的意见,全部记在本子上,准备再将草图再加以修改。

    聊着聊着,苏秀秀自然而然就跟父亲提起了,许师傅要帮她介绍海大爷的事。

    容五爷听了忍不住沉吟道?!靶蘸5墓そ呈Ω?,还会看风水的,我倒是也认识一个。只是那人跟我的情况差不太多。早就不再帮别人造房子了,也没人知道他在哪里,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倘若小彭的那个对象要真能帮你找到他,倒也算是件大好事了?!?br />
    苏秀秀忍不住又问:“爸,既然您认识那位海大爷,您知道不知道,他是真的会看风水么?”

    容五爷突然想到苏秀秀那些稀奇古怪的本事,很快就一脸正色地说道:“倘若是我认识海德惠,他的确会看风水,却只会看阳宅,不看Y宅。

    他那边也全靠祖上传下来的口诀和术语,跟房子无关的事情,恐怕他还未必有你知道的多呢?!?br />
    苏秀秀又问道:“那室内外的方位格局,家具摆放,这位海大爷都明白吧?”

    “这他倒是都知道,那也对你没什么用吧?”容五爷皱眉问。

    苏秀秀却说:“爸,我不是为了我自己的事。我是想着如果咱们这边要是找个像样的风水师傅,帮着咱们卖龙鱼的话……”

    说到这里,她就顿住了,然后看向容五爷。

    容五爷也挺惨,他刚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听了闺女这话,茶水差点从鼻孔喷出来。

    他呛了一下,苏秀秀连忙又上前帮他拍背。

    容五爷半天才缓过来,对他闺女说道:“有你爸我亲自出马,跟那些买鱼的说,你还嫌不够?还要找真正的风水大师帮咱们卖鱼?你这孩子的心到底有多大呀?怎么就那么敢想呢?”

    说完,容五爷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实在觉得闺女有点异想天开了。

    真正有本事的玄学大师,怎么都能发迹起来,才不会愿意帮着他们这些商人买龙鱼呢。

    倘若是找那种半吊子神G过来,本来那人也没有多大气量,反而容易被那些有眼力的客人看穿。这样一来,反倒容易破坏他们的声誉。

    容五爷又抬眼瞅了瞅苏秀秀,心里暗道,得,这丫头死心眼,这没放弃想找风水师帮他们卖鱼的想法呢。

    一时半会,他也不知道怎么说服他闺女。

    秀秀一来是太年轻,心气也高,正是想闯得时候。

    倘若在别事情上,容五爷倒是会压一压她的傲气;可在做买卖想点子这上面,容五爷不但不想压。反而还要绞尽脑汁,变着方的引导她,鼓励她。

    过了一会儿,容五爷又开口说道:

    “这样吧,到时候你要是见到了老海,能说服他过来帮咱们家卖龙鱼,倒也是件不错的事。

    若是老海那边都不行的话,你就暂时放下这个想法吧。那些大师高人,未必能看得上咱们家的龙鱼?!?br />
    苏秀秀却笑眯眯地说道:“那如果海大爷要是答应了呢?你到时候也会帮忙么?”

    容五爷越看越觉得他家这丫头笑得像头小狐狸,这还想算计他呢?

    容五爷也笑道:“行,你先试试,到时候,如果你需要什么,再回来跟我商量就是了?!?br />
    两人达成协议,相视一笑,就跟老狐狸冲着小狐狸笑咧嘴乐似的。

    刚好这时,五乃乃做手艺活到了一个段落,她抬眼一看,正好把那父女俩的表情看了个正着。

    五乃乃忍不住说道:“你们爷俩干嘛呢?说话就好好说话,干嘛笑成那样子?看得我J皮疙瘩都要出来了?!?br />
    容五爷连忙冲着他老婆说道:“笑成什么样了?我这不是跟你闺女打赌呢么。她想找风水师傅帮咱们家卖龙鱼。我倒要看看她是不是能找得着?”

    苏秀秀也回头对五乃乃说道:“妈,我前两天遇见彭姐,她还给我带来了一个消息。好像海大爷最近不怎么好,这两年都靠许师傅供养着呢。我这时候找上门去,给海大爷介绍一份合适的工作,对大家都有利,想必海大爷也不会推脱吧?”

    容五爷听了这话,忍不住笑骂道:“好丫头,居然还挖了坑,在这等着你爸呢?行,你就去找你海大爷吧。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请他出来。倘若老海能来,以后咱们家负责供养他终老就是了?!?br />
    苏秀秀又笑道:“这话可是您说的。不管怎么样,我尽力一试?!?br />
    五乃乃又忍不住皱眉说道:“这爷俩还顶上牛对上了是吧?赶紧喝点茶,散散火气吧?”

    偏偏那父女俩异口同声地说:“哪有火气呀?我们明明就有在好好说话?!?br />
    五乃乃闷笑道:“就连说的话都一模一样,就你俩这性子,还闹个什么劲呀?赶紧快消停消停,过一会儿,咱们就要吃饭了?!?br />
    两人又同时闷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这还得看在五乃乃的面子上。

    偏偏,连他们的哼声和看人的样子,都一摸一样。五乃乃更是笑得不行了。

    父女俩也觉得有些尴尬,苏秀秀只得冲着她爸爸鼓了鼓腮帮子,容五爷也忍不住拍了拍他闺女的小脑袋。

    就这样,两人总算是又恢复了平静。只可惜那个赌注却还在继续。

    父女俩还在继续较劲呢。

    *

    只是容五爷却不知道,苏秀秀之所以挖了坑,要跟他打赌,不单单只是为了海大爷。

    也是为了上辈子的恩人,亲人,也是她的师傅——瞎婆婆。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只有到了今年九月,苏秀秀才有唯一一次机缘,能再次遇见瞎婆婆。

    她们相遇时,也是瞎婆婆运气最差的时候,上辈子苏秀秀身上没钱,又是孤身一人,虽然拼尽全力把瞎婆婆救下来了??墒?,瞎婆婆的眼睛却也完全瞎了。

    这辈子,一切得以从头开始,苏绣绣倒想看看,这辈子她有钱,有亲人,也有帮手,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她能不能救回瞎婆婆的一只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