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第 69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69

    孟庭松一下子收到了两封苏秀秀的来信, 心里有些吃惊,却又有些高兴。

    他先把那封比较厚的信打开了。

    第一封来信倒还好, 苏秀秀还在写开饭馆儿的事儿。

    秀秀现在很习惯把家里发生的那些事,统统都写信告诉他。

    所以, 孟庭松自然也就在之前的信里,知道了他们过春节的时候, 又去庙会里摆摊卖炒面了。

    苏秀秀也趁机,邀请他父亲出山, 合作开私房菜馆。

    一开始他父亲并没有答应下来。

    后来因缘巧合,他们抓住了四个人贩子,救了两个小孩子。

    他母亲仍是有颗侠女心肠,父亲老当益壮,身手仍是很好,也亏得这样, 并没有人受伤。

    总之, 经过这么一折腾, 他父亲似乎也有所触动。最后终于答应了让母亲, 跟五乃乃苏秀秀一起私房菜馆。

    母亲也曾经给他写过信, 信中也提到了,其实父亲就是被秀秀这个小姑娘给打动了。

    父亲回家后,跟母亲说,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 都敢于面对自己过去的伤疤, 还想方设法地跟人贩子周旋, 甚至敢冲过去救人。

    他一个身高体壮的老爷们儿,实在不应该继续缩在老家逃避下去,任由孟家菜彻底荒废了。

    母亲还说,父亲现在很看好秀秀。他觉得只要跟那个小姑娘一起做买卖,说不定他们也能创造奇迹呢。

    所以,他们准备把老家的东西都整理好了,就回到城里去开私房菜馆了。

    原本他们两口子是打算把能卖的都卖掉,也好再凑些本钱??尚阈闳此?,留下田地和牲口。说不定,到时候,他们也可以在家乡的地里种些稀有食材呢。

    所以,父母才决定暂时把地先租出去,牲口也寄养在别人家里了。

    孟庭松看了母亲的来信,心里不禁有些感慨。

    虽说,秀秀是他的对象,将来也是要嫁到他们家里的,可这些都不是她这个未来儿媳妇该做的事。

    可是,秀秀却默默地都帮他做了。

    她帮着他这个身在远方,不能尽孝于床前的儿子照顾父母?;构睦母盖?,从过去的Y影中走出来,把孟家菜发扬光大。

    其实,从小到大,孟庭松都知道他父亲抑郁不得志,对孟家菜,他心中始终有些遗憾。

    其实不只是父亲,就连孟庭松也对孟家菜的传承感到很疑惑。

    原本孟庭松已经下定决心,决定退伍后就开家餐馆,想办法把孟家菜再发扬光大。

    没想到,有了秀秀的帮助,现在不用他,父亲也愿意重新振作起来。

    想到这里,孟庭松开心的同时,也忍不住多了几分与有荣焉的庆幸。

    幸好当初他没傻得那么彻底,非要坚持认秀秀当亲妹子。不然,将来他指不定得有多后悔呢。

    再说私家菜馆,不管将来做得成做不成,做好做坏。至少也算给了他父亲一个走出村子的机会。

    孟庭松为此还特意写了一封信,鼓励苏秀秀放开手,大干一场。

    不要担心什么不必要的事,他愿意给秀秀当最坚实的后盾。

    同时,孟庭松也别把自己这几年攒下的积蓄,都给苏秀秀汇了过去。

    希望到了有什么突发事件的时候,这些钱也可以帮上点忙。

    这些都是孟庭松写给苏秀秀的上封信的内容,只可惜由于路途遥远,到现在秀秀可能也没收到信。

    孟庭松叹了口气,继续读这封来信。

    在信里苏秀秀写的都是一些很细碎的事情,孟庭松只觉得信中情真意切。

    他几乎能感觉到,那个身在远方的小姑娘,每天都是忙忙碌碌,过着辛苦却也很充实。

    他心里有些淡淡的不舍,却又为她感到高兴。只希望那姑娘一切都能顺顺当当的。

    在信的末尾,秀秀写着她很想他。

    孟庭松突然也觉得他想秀秀了。

    心中那股思念,突然变成了翻滚的洪水,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整理好情绪,又拆开了第二封信,里面只有薄薄的一页信纸。

    他小心地打开信纸一看,里面只写着几个大字。

    “我很喜欢你!你知道么?”

    孟庭松手指微微一颤,差点把信纸扔掉。

    他没想到小姑娘居然胆子这么大,竟会直接跟他告白。

    到了现在,他和秀秀的感情也算是互相默契,彼此心照不宣。

    因为秀秀的年龄还小了点,以后她还要上大学。孟庭松虽然确定自己想娶秀秀,却仍是克制着,并没有正式表白。没想到,这事却让秀秀抢先一步做了。

    看着占据了整张信纸的这几个大字,笔锋有力又坚定,就好像那份喜欢能够冲出纸外,传达到他这边来似的。

    一时间,孟庭松突然自己实在有些不够爷们儿了?;挂茸判」媚锢锤姘?。早知如此,上次休假时就该跟她说才是。

    孟庭松再也顾不得其他,连忙拿出信纸和笔,也写了一封同样风格的情书。

    “这辈子我只想跟你过!秀秀,你愿意吗?”

    写完之后,孟庭松这个身强体壮的汉子,反而满脸通红,臊得不行。

    他又连忙把这封信小心翼翼地折起来,放进了信封里,又塞进了上衣口袋里。

    然后拍了拍胸口,希望借着这封信,把自己这份心意,也能传达给苏秀秀。

    正在这时,突然听见战友喊他,让孟庭松去一趟团部。

    孟庭松只得收好了信和其他东西,然后向着团部走去。

    一路他就发现,团部似乎聚集了很多人,还有几张没有见过的新面孔,都一脸好奇地看着他。

    走到办公室门口之前,孟庭松好像又听见里面似乎有人发生了争执。

    他们团长很不高兴地说道?!懊贤ニ煽墒俏颐钦舛募庾颖?,全团比武第一名。陆红兵,你上来就要我们的尖子,这不太合适吧?”

    只听另一人淡淡地说道,“他跟我渊源很深,这个兵的资料我看了,更适合我们的部队。张哥,你心里也明白,让我带走孟庭松,才是最好的选择,不是么?”

    也容不得他想太多,孟庭松站在门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底气十足的喊了一声,“报告?!?br />
    过一会儿,就听团长说道?!敖窗??!?br />
    孟庭松推开门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有种预感,自己的人生轨道好像就要改变了。

    他隐隐觉得这事似乎跟家里,或者跟秀秀有点关系。

    只是具体是什么关系,他也说不清楚。

    *

    另一边,苏秀秀收到松哥的来信,自然是开心得不行。

    她细细地读着这封信,然后就看见松哥写着,要把工资汇给她,由她保存,甚至是随便她花???

    苏秀秀心里实在太激动,整张脸都变得红扑扑的。

    这不就是所谓的老公上交工资,给老婆保管么?

    他们这一对可还没结婚呢,松哥就愿意把工资交给她保管,这不就等于,他已经认同她这个老婆了么?

    苏秀秀越想越是激动,脑D也越来越大,拦都拦不住。

    她兴奋的同时,又有点儿不知所措。这个钱她到底该不该拿呀?她手里可不差钱。

    于是,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她就把松哥“上交工资”这事儿跟母亲说了。

    五乃乃听了闺女的话,也忍不住有些感叹。不管怎么说,他们和孟家这桩亲事已经板上钉钉,估计以后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所以,她就很淡定地对苏秀秀说:

    “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小松既然给了你,你就收着吧。咱们家里的钱,你爸也都给我拿着。他需要用钱的时候,才跟我要呢。两口子过日子都是这样。以后等你结婚了,也就明白了。现在先慢慢适应吧?!?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只觉了像母亲这样能管理家中财务大权,实在很不错。她也忍不住有些心生向往。

    反倒是容五爷,被老婆揭了老底,脸面上有点过不去。于是,干脆转开话题,冷不丁又戳了她闺女一句。

    “小松的钱放在你那里保管,也是出于对你的信任,你可要好好给他收着才是。千万别一激动,就大手大脚,胡乱给花了。那可就不像样了?!?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顿时脸上一红,半响才开口道:“爸,您放心,我虽然有些不在意,可松哥的钱我是不会乱花的。顶多也就是钱生钱,想办法帮他赚更多钱?!?br />
    容五爷咧嘴道:“看把你给能的,你也得先有了钱生钱的本事才是。不管怎么说,你自己看着办吧!”

    一家人又聊了几句孟庭松在部队的话题,这才开始热热闹闹地吃起了饭。

    容五爷忍不住又问了一句?!澳愦蛩阍趺辞??”

    苏秀秀说:“多攒点,我们一起买房子?!?br />
    容五爷不满地对五乃乃说:“看看你这闺女,又打算指使他爹了?!?br />
    五乃乃在一旁笑道:“你帮她一把,又能怎么样?”

    一家人很快笑成了一团,一顿饭吃下来也算别有一番滋味。

    *

    因为收到了松哥寄来的工资,苏秀秀一连高兴了好几天。现在只等着松哥看到她的情书,会不会也给她回一封情信了?

    除了每天都会积极翻邮箱以外,苏秀秀的日子还是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倒是彭姐特意来家里告诉苏秀秀,海大爷那边已经松口了,愿意跟苏秀秀见上一面。

    他们就约在这个周末,到时候许师傅和彭姐会带苏秀秀去海大爷家。

    彭姐那边已经跟苏秀秀打好了招呼,说海大爷的情况不太好。

    自打他老婆孩子都去世以后,海大爷就不太好沟通了。别人基本上都跟他说不上话。

    只有许宏伟他们一家,因为是远房亲戚,两家一直走得比较近,许宏伟见海大爷落魄,一直在照料他。

    自从母亲去世后,许宏伟其实很想把海大爷接回家里照顾。

    那老头却一直倔强着,不肯给他们添麻烦。

    许宏伟就想借着苏秀秀这档子事,把海大爷给说动了。

    苏秀秀却觉得,老人之所以不同意,大概也就因为生计没有个着落。

    她这边先请海大爷帮着装修院子,然后再慢慢地跟他谈龙鱼的事,海大爷总会答应下来的。

    不过在此之前,眼看着又到了二国去医院看病的日子了。

    容五爷仍在休他的年假,天天在家里睡觉,仍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看起来暂时是没有出门的打算了。

    苏秀秀体谅他上了年岁,干脆就让她爹继续好好休息了。她又把带二国去看病这事给揽了下来。

    于是,跟爸妈打了个招呼,苏秀秀直接就骑着自行车奔着老冯家去了。

    到了那边,苏秀秀先是看看龙鱼,都养得很不错。这才抽空跟冯叔说好了,

    “冯叔,明天还是我带着二国,去医院看病吧?!?br />
    “这……”老冯很了解苏秀秀的为人,也知道这孩子是个心里有谋算的。而且,她也不是第一次带着二国去看病了,早已算是轻车熟路。

    不止如此,要真说起来的话,苏秀秀陪着二国去看医院看病,反倒比老冯这个当爹的陪着去还要更好一些。

    苏秀秀问得比较详细,对二国的病情了解得也算比较透彻。

    有时候,大夫不想说或者不愿意说的事。苏秀秀也能想方设法问出来。这样一来,她对二国的病情,掌握得就比较好。

    所以,老冯虽然有些抹不开,还是点头答应了。

    “秀秀,那二国这臭小子,明天可就又麻烦你了?!?br />
    “您就放心吧,冯叔。咱们都是一家人,您就别跟我客气了?!彼招阈阈ψ潘档?。

    一直以来,老冯其实还挺感激苏秀秀这姑娘的。

    她一直都在主动照顾二国,每次来都给二国捎上点东西,有时候是吃的,有时候是学习的用的。

    她甚至还给二国买了一本英语字典,说是让二国好好学英语。

    二国脸上不耐烦,嘴上说他不看洋文??墒导噬?,苏秀秀走后,他真的开始学外语了。

    如果不是有秀秀,经常来家里开导二国,跟那孩子谈心,二国指不定变成什么样呢?

    话说回来,二国现在的变化也挺大的。

    从前,二国总是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看别人就跟看笑话似的。他很少跟别人说话,或者指责别人什么。

    顶多也就是别人把他惹急了,二国才会下狠手反击回去。

    现在可好,二国整个人就跟小刺猬似的。似乎随时都可以竖起身上的硬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狠狠地扎谁一下呢。

    这个春节,冯家过得其实比往年还要好些。

    前几年,老陶脑子糊涂,眼瞎心盲,是非不分,把那些穷亲戚也当亲人看。

    老冯那时一是顾不过来,二是没心思跟那些人计较,也就忍耐了下来。

    那帮人每次来都是吃的喝的用的,想拿什么就拿什么。嘴上说是走亲戚,实际上就是来冯家占便宜的。

    那些穷亲戚早就习惯了,今年也如是,他们好像突然就忘了老陶表哥表嫂被抓去坐牢那事了。

    一个个的,就跟没事儿人似的,又来老冯家走亲戚了。

    他们手里提着两斤土J蛋,两斤小米,一小袋子花生之类的,就厚着脸皮,又敢来登门了?;瓜胱挪涑圆浜?,占便宜呢。

    只可惜二国现在脾气大,眼里看不得这些自私又贪心的人,一点便宜也不想给他们占。

    二国干脆就没让进门,带着大国直接把那些人堵在门外,说是先叙旧,实际上却是Y阳怪气地说了一些在村里发生的丑事儿。

    直说得那些大人面红耳赤,简直没脸见人。

    有那粗壮的,又自以为是长辈的汉子,气得就想上前打二国,却被大国一把拦住了。

    几年不见,大国虽然还是小孩心性,身形却已经长成大人了,而且他天生力气大,一心只知道?;さ艿?,上前就要打那位长辈。

    大国可不管对方是不是自家亲戚,敢打他弟弟,他就敢还手。

    那位长辈被大国推了一把,差点撞在墙上,眼看着大国要打人,那人却也知道他打不过大国。

    本想以长辈身份压人,可大国就是个是非不分的傻子。他跟傻子有什么道理可讲?

    最后,闹了一肚子气,那人转身就走了。嘴里还说要断了跟冯家的亲,叫他们兄弟俩以后有什么事也别去找他。

    二国冷笑着说:“这些年我家有什么事,你也没管过。现在说这些不是自找难堪么?”

    就这样,那些稍微有点自尊的人,当场就被大国二国两兄弟气跑了。

    还有那些脸皮厚的,仍是不肯走,就想占冯家点便宜。反倒是嬉皮笑脸的,好像并没把二国的话,当成一回事。

    二国也不生气,正赶上过年,他就开口跟那些亲戚们讨要些压岁钱,十块不多,二十也不嫌少。

    那些亲戚厚颜无耻地说:“我们都是地里刨食的农民,一年到头才挣几个钱,哪有压岁钱给你们兄弟?再说你们俩也不小了,也过了要压岁钱的年龄了?!?br />
    二国冷笑道:“要是之前也就算了,现在我这身染怪病,家里已经周转不开。你们明明知道这些,说是串门子,却一分压岁钱也不肯拿,还想着来占我家便宜,这算哪门子亲戚呀?还要脸不要脸了?”

    那帮亲戚连忙说道:“二国,你这话就不对了。大家血脉相连,有你这么说长辈的么?”

    “是呀,刚才你那话说得也太难听,表叔都被你气走了?!?br />
    二国又说道:“就算是亲戚关系,你们欠了我家的钱,也得还了吧?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今天我就跟你们好好算算这笔钱?!?br />
    “……”那些亲戚一听要钱,简直就像要割他们的R一样。

    偏偏二国还拿出了一个本子,把他们或光明正大借走,或者偷摸拿走的钱都记了下来?;顾嫡馇遣换?,就找民警跟他们要。今天正好拉着他们去派出所。

    这样一来,那些厚脸皮的亲戚也受不了。

    他们白跑了一趟不说,结果脸都被打肿了,最后只得灰溜溜地离开了。

    老陶坐在屋里,听着外面的动静,只觉得心寒得厉害。

    这就是她那帮蝗虫似的亲戚,只知道刮他们家油水。

    她儿子眼看着都病成这样了,那帮人不但没说要帮帮他们,反而还想着来占便宜呢。

    一时间,老陶后悔极了,真恨自己脑子糊涂,没有早点断了这些亲戚关系。

    所以,她始终坐在客厅里,并没有出去为亲戚们说一句话,也不像往年似的帮着他们打圆场。就任由这帮人被儿子打发走。

    老陶现在是铁了心,再也不想跟这些人来往了。

    她现在吃斋念佛的,只希望为给二国多积攒些福气,让那孩子能长高点。

    老陶现在只觉得老冯那天说的话很有道理。

    说不定爱国这病,还真是她这个当妈的造的孽呢,她现在也知道收敛起那些不该有的心思,好好为二国祈福了。

    所以说,这个春节,那些亲戚非但没占到半点便宜,反倒是赔上了来往的车票钱。

    那也是好几块钱呢,在他们看来已经很多了。

    所以,有那么前几家过来,碰壁回去之后,在村里一说,也就没人再来冯家了。

    冯家人总算是过了个安稳的好年。

    过年前容五爷和苏秀秀给他们带来不少的好吃的。二国也带着大国,跟老陶一起包了饺子。

    为了照顾老陶吃素,他们还包了白菜木耳馅儿的。一家人也算挺有意思的。

    今年也像往年一样,大国和二国收到了容五爷给的大红包。不同的是,老冯也给苏秀秀包了个大红包。

    来自长辈的礼物,苏秀秀笑眯眯地收下了。

    老陶也知道这事儿,却也没说什么。一对比就知道,苏秀秀可比那些蝗虫亲戚好太多了。

    少了那些麻烦的亲戚,陶家这个年跟往年也没什么区别。

    除了吃吃喝喝,老冯还是要不间断地照顾那些龙鱼,定时的喂食,换水清理粪便。他根本就闲下来,再加上是真心喜欢,他有空就会去看他的龙鱼。大国跟他一个性子。

    倒是大国和二国两兄弟,曾经出去转悠一圈。

    原本,苏秀秀是想约他们兄弟俩一起去逛庙会的。

    可是考虑到苏秀秀自己还要跟着容五爷一起摆摊做买卖。二国本来也想去帮忙的,考虑到大国是个小孩性子,怕他坚持不住,反倒添了麻烦,只得作罢。

    最后他们兄弟也拒绝了苏秀秀的邀请。

    春节里,容家要在庙会摆摊,再加上杂货铺要开分店。所以过完春节,他们也没怎么见面。

    苏秀秀自然也没时间,总往他们这边跑。

    今天,二国一听苏秀秀要带他去看病,就皱着眉说道,“哪里还用得着你带我去,我自己去就行了。我也这么大人了,又不是没坐过公共汽车?!?br />
    苏秀秀轻轻瞥了他一眼,嘴里淡淡地说道?!澳阌衷谀质裁幢鹋ぐ??我哪儿是带着你去看病啊,我是陪着你一起去。生病的人总要有人照应些才好吧。万一医生要你做检查,也要有人帮你拿化验单吧?”

    苏秀秀根本就不会在嘴上让着二国,二国把她当姐姐看,在她面前,自然也把一脑袋尖刺给收起来了。

    所以,基本上两人说话时,都是苏秀秀占了上风。

    这一次也不例外,过了好一会儿,二国才开口说道。

    “你不是很忙吗?又要开杂货铺分店,又要开私房菜馆的。前两天,你不是还说,要找海大爷聊私房菜馆装修的事儿吗?有跟我去医院这功夫,还不如在家好好休息一下呢?!?br />
    苏秀秀却说,“我跟你去医院一趟,就当是出去玩散散心了。你管我这么多干嘛?再说了,我爸也说了,趁年轻就该多跑跑?!?br />
    二国冷哼一声,他说不过苏秀秀,只得闷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两人又定好了,第二天出发的时间。苏秀秀就骑着自行车回家去了。

    她走后,老陶也忍不住叹道。

    “这闺女还真是挺好的。这么好的心肠,我当初是猪油蒙了心,才编排她的不是?!?br />
    只可惜,老冯根本没接她的话,二国也收拾东西回屋去,准备明天去医院的事了。

    此时的老陶就发现,自从上次做错事之后,家庭虽然保住了,裂痕却仍是留在那里。

    倘若那一天,她心底那些见不得人的想法,再次冒出来。二国和老冯必定不会再饶她了。

    老陶也只得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想办法重新修复和丈夫和儿子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