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第 70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70

    事实上, 陶二国因为身患侏儒症,脾气变得越来越古怪。

    在家里,他没办法对父母说出心声,所以大多数时候, 他都沉默躲在房间里。老冯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在学校里, 那些青春期的孩子难免会欺负弱小。

    班里个子最矮,长得又丑的陶二国, 也就成了他们欺负嘲笑的对象。

    从前,陶二国是不在乎这帮小崽子们上蹿下跳,疯言疯语的。他反而能够冷眼旁观,任由他们撒欢折腾, 也不能伤着他分毫。

    那时候,二国是并不会轻易对这些人出手的。

    现在可倒好, 这帮人总是随口就管陶二国叫“小矮子”, “小矬子”。

    这些绰号就像利剑似的, 狠狠地刺在二国的伤口上。二国自然也就无法继续容忍了。

    二国本就心机深沉,性格也比较Y险,他脑子也聪明。

    此时这帮蠢孩子还不知深浅地继续得罪他,拿他来取笑。二国自然也就毫不留情地还了回去。

    一时间, 陶二国他们班那帮同学就都惨了。

    开始时,那些欺负同学的熊孩子,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间就这么倒霉?

    有人甚至被老师叫了家长不说, 又被家长狠狠地打了一顿。

    慢慢的, 聪明点的人也就隐约察觉到了, 自己倒霉或多或少都跟陶二国有点关系。只是,他们又抓不着证据,又不敢说陶二国什么。

    没办法,现在的陶二国一脸Y气沉沉,眼神也是Y冷Y冷的,就像是一条毒蛇。好像得谁都会恨恨地咬上一口。

    后来,那些熊孩子也就不敢再欺负陶二国,或者给他取外号了。

    没办法,有些人平时闷不做声,一疯起来就跟疯狗没什么区别。咬了人也不轻易撒嘴,非要在那人腿上狠狠地撕下来一块儿R,他才会善罢甘休。

    班里的同学实在被吓坏了,都离陶二国远远的。也有人说陶二国会一些很邪门的东西。

    陶二国可不管他们怎么想,他也乐得自己一个人清静。

    去年期末的时候,陶二国考了全班第一。愣是没有一个同学敢说他的不是,也没有人怀疑他是作弊抄袭。

    因为数学老师破天荒出了两道难题加分题,全年纪只有陶二国一个人做对了。

    自那以后,老师们也变得对二国青睐有加。

    特别是数学老师他发现陶二国脑子特别聪明,在数学方面很有天分。

    所以,过完春节再开学之后,老师就找到陶二国,说是方丁丁同学家里有事,不能参加奥数比赛,想让二国代替他去。

    二国只答应,回家再考虑考虑,并没有直接应下老师的这件美差。

    他这都变成矬子了,就不想再出风头。被报纸上报道成,身残志坚的好少年了。

    *

    转过天起来,陶二国起了个大早。

    起床后,他走到墙边儿,小心翼翼的用柜子上的直尺,比着自己的头顶,测量着身高。

    对比的目标是墙上用红粉笔,画出来的一小条红线。这还是二国让大国帮他画上去的。

    二国想用这种方式,来确定自己是不是长高了?他每天都要悄悄测量上一下。

    只可惜直尺的另一边,顶到墙上,每次都和那道红线重合在一起。

    二国一时间有些心烦气躁,放下直尺,狠狠地用拳头砸了墙壁一下,感受到手上的疼痛,他这才多了几分清醒。

    过了好一会儿,二国才穿好了衣服,故作无事地走到外间的客厅里。

    他爸虽然平时很忙,可自从他得了这毛病。老冯几乎每天早上都会给儿子热牛奶,摊J蛋,有时甚至会准备酱牛R,骨头汤或鱼汤。

    前些年,他们一家住在乡下,日子过得格外艰难。老冯早就养成了节俭的好习惯。就算后来到了城里,跟着容五爷一起养龙鱼。他们家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过??衫戏肴允墙诩蟮睦骱?,他自己连个J蛋也舍不得吃。

    自从二国病了之后,老冯整个人就完全变了,他开始日复一日,想办法改善全家的伙食。

    在他的心里,就觉得只要伙食好了,营养跟得上去,二国肯定还能长大个子。

    大国也知道弟弟身体不好,从来不跟二国抢饭吃,反而知道把好吃的东西要留给弟弟吃。

    面对这样的家人,陶二国觉得心酸委屈的同时,却也会感到格外的温暖。

    就算他再怎么发脾气,闹情绪,也还是会把父亲准备的爱心早餐全都吃干净。

    老冯看着儿子吃完早饭,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问道。

    “昨天,秀秀说几点过来接你来着?我要不要也给她弄一些早饭预备着?”

    二国头也不抬地说道:“不用了。秀秀很粘伯母的。每顿饭都必须跟家里吃,她才觉得舒坦呢。

    伯伯家知道她今天一早要出门,肯定提前就把早饭准备好了。爸,您就放心吧,过一会儿,秀秀就来了?!?br />
    老冯只得点头说道?!靶阈阏庋就?,一向稳重,她做事我也很放心?!?br />
    说完,他又劝了二国两句?!澳愕搅艘皆?,就把你的情况好好跟大夫说说??纯创蠓蛴忻挥惺裁幢鸬囊饧??也不用太担心,该怎么治疗,咱们都听大夫的。他让怎么吃药,咱们就怎么吃药。你这毛病肯定会好起来的?!?br />
    二国心中无比苦闷,有心想反驳他父亲两句?!拔艺饷】峙略僖埠貌涣肆??!笨伤а垡豢?,父亲的两鬓白发,和那张布满辛酸的沧桑老脸,二国突然就噎住了,他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治好他的病,这也成了他老父亲的心愿。二国实在没勇气,彻底打破它。

    此时的陶二国就像是被身高束缚着的小兽,就连在家里痛痛快快地嚎叫几声都不行。

    父子二人之间突然笼罩在一片尴尬的安静中,大国仍是无所察觉地继续吃着早饭,母亲仍然坐在里屋念着佛。

    冯家的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很快就听见苏秀秀在门外说道:“冯叔,二国,我过来了?!?br />
    老冯连忙起身去开门,陶二国也放下了餐具,拿起了自己的书包,背在身上。

    老冯又笑着问苏秀秀?!靶阈?,你吃早饭了吗?难为你这么一大早就赶过来了。要不还是在咱们家里吃点儿吧?我今天还特意熬了鱼汤呢,打一碗给你喝吧?”

    苏秀秀连忙说道?!胺胧?,您就别忙了,我吃了早饭才过来的,是许姨帮我准备的。冯叔,您放心,我这儿也带了些吃的。等到十点多钟,要是肚子饿了,我和二国可以分着吃?!?br />
    她说着,就拍了拍身后的书包。那书包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塞了多少东西。

    很快,二国也背着包走了过来,对苏秀秀说道?!拔易急负昧?,咱们快走吧!”

    老冯又连忙从厨房里,拿出了一个军用绿水壶,挂在儿子的身上,嘴里还说道?!笆且鹛?,你们渴了累了的时候,就喝一些吧,也能甜甜嘴?!?br />
    陶二国本想说?!鞍?,您以后就别再打听那些偏方了。我的病指不定怎么样呢?治不好也就治不好了?!?br />
    可是,看着老父亲那双充满期盼的眼睛,他到底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二国垂下头,把水壶带子捋顺了。

    这时候,就听苏秀秀问,“去医院要用的那些东西都准备好了吗?上次做检查的那些东西带了吗?最重要的还是病历本,有医生的记录?!?br />
    陶二国有些不耐烦,垂着头说道:“都准备好了,都带了,咱们赶紧走吧!苏秀秀,你别总跟个小老太婆似的,管东管西的,没劲不没劲呀?”

    说完,他就推开自家大门,先一步冲了出去。关门的时候,还发出了很大的响声。

    屋内,老冯连忙向苏秀秀说道?!岸馐窍蛭曳⑵⑵?,秀秀,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br />
    苏秀秀不以为意地说?!胺胧?,您放心,我不会跟病人计较的?!?br />
    说完,她也出了冯家大门,快步跑了出去。

    老冯透过窗户,刚好看着少女迈着轻盈的步伐,很快追上了前面那个又矮又矬的小男孩。

    她上前就不客气地抓住了男孩儿的背包带,嘴里还埋怨道,“死二国,你想累死我呀?明明知道我身体不好,还跑什么跑?”

    二国仍是一声不吭,却也放慢了脚步,一路配合着苏秀秀。

    没办法,他也知道苏秀秀身体其实弱得很。

    这两年,到了容家之后,虽然灌奶灌的,苏秀秀看上去挺高挺壮的??墒导噬?,这姑娘小时候受了太多的苦,身体底子差,也没什么力气。论口才她厉害着呢,一拼体力她立马就怂。

    这大概也是她喜欢孟庭松的理由。

    *

    两人一路沉默着,走到了车站,二国的脸色还是很难看。

    他干脆就找了一个角落,蹲了下来,低头看着地面。

    很快,苏秀秀也背着书包,蹲在了他的身边。她也不说话,只是在旁边默默地陪着他。

    可就是这种安静地陪伴,却多少还是安抚了二国身上焦躁的情绪。

    过了一会儿,二国如同自言自语一般开口问道。

    “如果我这病治不好,可怎么办?我喝药也这么长时间了,一天也没断过??晌业纳砀呷匆坏愣济怀す?,还是只有一米四二?!?br />
    苏秀秀深深地看了陶二国一眼,然后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应该不至于长不高,你这才刚治了多久,就这么没有耐心了。

    说不定,到了明年,你突然就长高了呢。而且,我觉得你这个病跟心态也有关系。你不要总是想着长高长不高的,尽量多放松一些,平时该干嘛干嘛。说不定药的效果会更好呢。就好像有人总想怀孩子,却一直怀不上。这些其实都是心理原因?!?br />
    陶二国觉得苏秀秀说这话,还真是有几分道理。只是他又忍不住问道?!澳且敲髂甑氖焙?,我还长不高可怎么办?那我是不是永远就这么高了?只有一米四二?!?br />
    苏秀秀不满地说道?!拔腋憧垂嗟?,你能长到一米七,最少一米六九,陶二国你忘了?”

    说完,她就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陶二国。

    此时,他们要乘坐的那辆公共汽车已经拐过弯,向他们这站行驶过来。只是中途还有两个小站,很快就要过来了。

    二国抬头仰视着苏秀秀,嘴里却嘟囔着说道?!拔一拐娌恢?,看面相还能看出人长多高呢?”

    苏秀秀想了想,到底还是决定跟二国说了实话。

    她突然问道:“二国,你还记着跟咱们买龙鱼的那位左先生吗?就是后来把小金龙送到咱们那边治病的那位孝子?”

    二国点头道::“记得呀,从美|国回来的那位左先生,你提他做什么?”

    苏秀秀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氨纠凑馐虏挥Ω孟衷诰透闼?,可你现在这状态实在不行,眼看着都要自暴自弃了。我就跟你说了吧。我爸过春节之前,其实已经求了左先生,在美|国那边帮你打听这个病的消息?万一你的病在国内喝中药治不好,我爸就想把你送到美|国去治病。不管你自己觉得怎么样,我爸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你,陶二国!”

    “什么?”二国听了这话,不禁大吃一惊。这也难怪苏秀秀会送一本英汉词典了。原来他们是这么打算的?

    只是二国实在没想到,在他母亲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伯伯的事之后。伯伯却还这么为他打算?

    一时间,二国眼圈都红了,他喃喃自语道?!安恢档钡?。我不值当伯伯和你们这么照顾?!?br />
    苏秀秀瞥了他一眼,随口说道:“我就是先在你面前透透风声。让你明白咱们并不是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你也能放松下来,继续接受治疗了吧?至于这事,你先别跟别人讲,包括你爸妈,以免节外生枝!”

    二国点了点头。

    为了掩饰他那颗无法平静的内心,二国只得转移话题说道。

    “我放心什么呀?国外都是从死人脑子里抽取生长素,再打进大活人身体里治病。我可接受不了这种治疗方法?!?br />
    苏秀秀忍不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又开口说道?!澳阏舛际鞘裁蠢匣评??现在人家美|国那边可不流行这个治疗办法了。人家自己可以合成生长素。你这么较真儿干嘛?”

    说完,她实在忍不住曲起手指,狠狠地弹了二国脑门一下,还发出了挺大的响声。

    陶二国气呼呼地看着她,也没有说话。

    这时候,刚好公共汽车进站了。

    二国一下蹿到了苏秀秀前面,很孩子气地冲着她喊道,“你再打我的头,我就告诉伯伯去,其实你最坏了,总是欺负人!”

    “嘿,你这臭小子,居然也学会血口喷人了是吧?”苏秀秀站在车下,不满地骂道。

    上车后的陶二国却冲着她做起鬼脸儿,又说道?!拔一共皇歉阊У?,苏秀秀你个死丫头!”

    苏秀秀一时无语,干脆就冲上了公共汽车。为了报复,她冲过去就把二国的头发弄成了杂乱的鸟窝。

    二国倒也没生气,这么一闹,二国的心情反而变好了许多。

    两人就这样说说笑笑的,坐着车,一起去医院里治病了。

    *

    不远处,有个胖子看着远去的公共汽车,两眼有些发直。

    没办法,刚刚那对少年男女实在太显眼了。

    男孩不仅又矮又矬,长得还难看,完全就像发育不良。

    女孩却是天生一副好模样,不说话时,五官秀丽,漂亮又大气。说话时,又带着一种浑人天成的曼妙风华。她的漂亮和男孩的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偏偏那俩人却不顾周围人的目光,一起说说笑笑的,相处得格外自在,就真如亲姐弟一般。

    偶然间走到这条路上的胖子,再次遇见苏秀秀就忍不住看呆了。

    他都不知道,容家这小姑娘居然还有这样活泼开朗的一面。

    因为他们曾经调查过容家的资料,所以胖子知道,那个小男孩名叫陶二国,患有侏儒症。他是帮容五爷养龙鱼的老冯的小儿子。

    容五爷这对父女说起来,还真是厚道。不只是在做买卖上,对待下边的人也很厚道。

    老冯家的儿子病了之后,容家父女俩却忙前跑后地带着陶二国看病。

    容五爷甚至还想办法,特意联系了他认识的美籍商人,从他那边打听外国的治疗方法和手段??囱?,他是想不遗余力地把陶二国送到外国去治病。

    更有意思的是,苏秀秀这丫头天生没有金钱观念,也不贪财。她并不觉得他爸为外人花钱有什么不对的?反而很支持他爸爸的这个做法。

    苏秀秀自己也是,有空的时候,就会带着陶二国去看病。

    现在,这两家人处得跟亲人似的,苏秀秀和陶二国也跟亲姐弟似的。

    胖子自打初八那天,在容家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饭之后,整个人就变得有些奇怪了。

    他回到家里,在看家里那帮人,明明也是血脉相连,却怎么看都觉得不顺眼。似乎少了点亲密,多了几分算计;少了点人情味儿,多了几分功利心。

    如今再看见苏秀秀,她那么尽心地照顾那个丑陋矮小的陶二国。

    胖子心头的失落感,就越发明显起来。

    他突然还想跟容家人进一步来往。只可惜苏秀秀那小姑娘摆明了就是不喜欢他。

    容五爷虽然总是笑眯眯地,对他也算客气,可那却是一个J猾的老狐狸。他就算一直笑得很开心,也并不是出于真心。

    说实在的,胖子心里明白得很,容五爷并真不想攀附他们家的势力,未必看得上他的人品。

    说白了,容五爷对他只是客套和敷衍罢了。

    想到这里,胖子忍不住有些后悔。当初,他真应该真诚地跟容家人来往才是。

    而不是,居高临下地送点礼,走个过场,客套一下就完了。

    只是,现在,他连再登门的借口也没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再跟那家人接触了?

    等等,苏秀秀好像要开私房菜馆了,这也是一个好机会?!

    胖子正想着,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汽车的喇叭声。

    胖子不满地回头一看,嘴里骂道?!罢残《?,你干嘛???烦不烦呀?”

    这人是他的发小,也是他们那个圈子里的人。詹小二也是个不爱吃亏的狠角色,只可惜他从小就喜欢跟胖子混在一处。

    此时,詹小二坐在车里,不满地说道。

    “我还想问你呢,胖子,你到底想干嘛?在大马路上,盯着人家小姑娘一直看,别看在眼里就拔不出来了吧?”

    胖子直接坐上了汽车的副座,又开口骂道。

    “我跟你说,詹小二,你千万别打那姑娘的主意。她救了我的外甥了??梢运闶俏颐钦约液吐郊业拇蠖魅肆?。你要是敢套她,看看红兵哥会不会弄死你?!?br />
    詹小二听了这话,也不免吃了一惊?!笆裁?,就刚才那个瘦了吧唧的小姑娘,她还能救人呢?话说,她是怎么跟人贩子斗智斗法,救出你外甥的?你快跟我好好说说?!?br />
    胖子却不耐烦的推了他一把,又开口说道?!罢庥惺裁春盟档??我又没亲眼看见?!?br />
    詹小二不满地说:“得,胖爷心烦,我不惹你总可以了吧?”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要不咱们找个地方,先去玩玩吧?对了,我发现了一家新馆子,那里的菜做得着实不错。不然。胖哥儿,你也去尝尝吧?”

    胖子却一脸落寞地说,“那有什么好吃的?自从吃了孟师傅亲手做的菜,我对其他大师傅做的菜就失去了兴致?!?br />
    詹小二忍不住笑道?!懊幌氲窖矫幌氲?,咱们胖哥还是个痴情之人呢?!?br />
    胖子强忍着,没再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