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第 71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71

    到医院复查之后, 二国的病还是老样子。

    医生虽然也鼓励他们一番,然而却并没有什么实际用处。

    他们只得拿了药,又回家去了。

    一开始,冯叔那张脸上还充满了期盼, 听了他们的描述, 却慢慢地变成了失望。苏秀秀也挺能理解二国的心情的。

    只是这事儿,别人也劝不了。

    说到底陶二国这个儿子, 就是老冯家的唯一希望了。然而他却也变成了这样。

    回家之后,苏秀秀又把这事儿跟父亲详详细细地都说了。

    容五爷也知道冯家对二国的病感到沮丧又难过,小二国身上的压力也非常大。他倒是没怪苏秀秀自作主张,说了他在美国那边找人帮忙的事。再看看, 如果说中医疗法实在不管用的话,还是得想办法尽快安排二国去美|国那边看病。

    容五爷这些年赚了不少钱, 倒也不怕花钱。

    只是这事儿, 他们终究还是得到左先生那边的帮助。在那边传来消息之前, 他们这儿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

    接下来的几天里,苏秀秀终于有机会去见了那位海大爷。

    去之前,容五爷还特意拿出了一包上好的茶叶,让秀秀给海德惠捎带过去。顺便代替他问个好。他和海德惠也算老相识了。

    容五爷虽然口口声声地说, 他不会帮着苏秀秀??墒导噬?,偶尔却会随手推她一把。

    比如这次也如是,容五爷和海德惠算是老相识了。以他对海德惠的了解, 那老头也是个倔性得很。现在那人刚好生活处于低谷, 脾气肯定特别差。

    容五爷把礼给备好了, 就是希望海德惠记得当初的交情,给他几分薄面,不要太过为难他的小闺女。

    苏秀秀多聪明的人,自然也明白父亲的一片心,也没说什么就一口应了下来。

    转过天来,苏秀秀就骑着车去成府胡同找彭姐。

    自从彭姐和许师傅说开之后,俩人就陷入了热恋之中。

    虽然还没有结婚,也不能住在一起,两人却正经百八地谈起了恋爱。许师傅表达感情的方式,就是做各种各样的美食给心上人吃。

    这一大早的,他就给彭姐准备了丰盛的早餐。

    到了现在,苏秀秀心里反而有些迷糊。是不是所有厨师表达爱意的方式,就是给心上人准备美味佳肴?如果这样的话,说不定松哥上辈子就已经很喜欢上她了。

    虽然许宏伟一见苏秀秀来了,也主动邀请她一起吃早饭。

    可是,看着桌上摆的四色烧卖,苏秀秀实在没好意思上去吃。

    没办法做这款面点,做起来还挺麻烦的。许师傅也算是下足了本钱,不止做得好看。而且,每个烧卖里都有一颗虾仁。单从外观看这烧卖就很漂亮,里面指不定又藏了多少好东西呢?

    最后,还是彭姐硬拉着苏秀秀上桌坐了,苏秀秀才拿起了一个烧麦细细地吃了。

    不得不说,许师傅果然也是厨艺世家出身。这面点实在做得很棒。

    上辈子,苏秀秀也算吃过许多美味面点??赡切┟牢对谛硎Ω底龅牡阈拿媲?,却失色太多了。

    苏秀秀如同自语般地说道:“这烧麦做的也太好吃了?!?br />
    许宏伟就笑着说道:“那是因为我母亲祖上曾经在成王府当厨娘。当时王府上下都喜欢我们祖上做的白案面点。我们家虽然也做红案大菜,可要是论起来,还是白案厨艺更胜一筹?!?br />
    彭小茹把苏秀秀当妹子看。一见她喜欢,就又劝她多吃一些。

    苏秀秀看了看,果真又拿起了一只小笼包。这小笼包看上去很小,只有牛眼那么大。单从外皮来说,和普通的包子并没有什么差别。

    秀秀秀却注意到,她拿起包子的一时间,彭姐眼神变了一下,虽然充满了善意,却似乎正准备看她笑话呢。

    苏秀秀顿时就觉得这小包子内里有什么乾坤?

    于是,她只轻轻地咬破了包子皮,顿时就有一股混合着香气的汤汁涌进了嘴里。

    苏秀秀瞪圆了眼睛看着小包子,顿时忍不住叹道?!罢饩尤换故翘腊??”

    她说完这话,彭姐反倒愣住了?!鞍ミ?,妹子,你居然知道汤包?这是你许哥自己想办法做出来的新包子,他把北方小笼包和南方的汤包结合在一起了。要不是他做给我吃,我都不知道汤包到底是什么?!?br />
    苏秀秀忍不住笑道?!芭斫?,你忘了松哥家里也是当厨师的。去年,他回来的时候给我们做过汤包。这烧卖他也做过,只是不像许哥做的这么复杂?!?br />
    彭姐这才忍不住叹道?!澳压帜?,你对象也是个厨师。不过厨师也好,咱们是有口福了。你许哥做什么菜,都喜欢给我尝尝?!彼低晁秤趾炝?。

    苏秀秀也没有说话。

    反倒是许宏伟忍不住看了苏秀秀几眼,又问道?!罢饷此道?,你是要跟公公婆婆一起开私房菜馆?”

    苏秀秀点头说道,“是啊?!?br />
    同为厨师,许宏伟多少能猜到点孟家处境,又忍不住叹道,“你也是个有心人呀,以后指不定多辛苦呢?!?br />
    苏秀秀却笑道?!捌涫狄不购??!?br />
    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小茹又跟他说苏秀秀的不少事。许宏伟在认同苏秀秀的同时,也觉得这小姑娘还真挺了不得。反正,他是不敢下??凸莸?,特别是苏秀秀说的那种。

    可苏秀秀这不大点的姑娘,却已经开始做准备了。

    想到这里,许宏伟就不免有些叹息。不管怎么说,还是想办法请海大爷出面帮忙才是。

    很快,吃完了早饭,许宏伟往自行车车筐里放了一个饭盒,车后座绑了一大袋子米。彭小茹车框里也放着不少菜和R。

    都准备好了,三个人就一起出发了。

    尽管彭姐在来之前,一再地跟苏秀秀说起过,海大爷的情况并不好。

    到了那个京郊小院子门前,苏秀秀还是忍不住有些吃惊。

    没办法,大门口就摆着一些零零碎碎的旧东西,甚至有一辆破车上还绑着一些旧报纸之类的东西。也不怕被人偷了,也没往院子里运。

    彭小茹也了解苏秀秀的为人,知道她不会看不起穷苦之人,却还是忍不住看了那小姑娘一眼。生怕这姑娘被吓到。

    只是她刚想对苏秀秀解释些什么,却没想到那小姑娘已经痛痛快快下了车,把自己的自行车放好了。似乎已经做好准备,要跟他们一起进院里了。她的脸上没有半点嫌弃之色。

    彭小茹提起的心也算放下了一半。她上前几步,对苏秀秀解释道?!昂4笠彩敲话旆?。他要过日子,总要有个谋生的手段?!?br />
    苏秀秀点头道?!胺判呐斫?,我懂的。如果当初我来京城时,没有我爸妈收留我。我也就随便找个糊口的活就干了,总得先有饭吃才行?!?br />
    彭姐见她说的这么明白,终于把心放下了。

    许宏伟在一旁听着她们姐妹俩说话,倒也没有言语。

    小茹的为人,他是很了解的。第一次带着她过来看海大爷,小茹就一点儿都不嫌弃。当时许宏伟就觉得,他实在没有看错人?;购玫笔?,他果断先下手追到了这个老婆。他心里对彭晓茹也更多了几分喜欢。

    现在一看,彭小茹认下的这个妹妹,居然也不嫌弃海大爷是个收破烂儿的。

    一时间他的心情就更好了。果然,这姐俩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就算苏秀秀是个心眼儿多的女孩,也和他家是小茹一样好的。

    许宏伟本想着分几次把东西拿进院子里。彭晓茹心疼他,想帮着他一起搬粮食。

    苏秀秀力气小,却也上前帮着拿蔬菜和R。

    许宏伟看着这姐俩,忍不住笑道?!霸僭趺此?,我也是个厨师,这袋子米我还能扛得动。你们也不用帮忙。不如先在这儿看一下东西。等会儿,我搬完米再来拿别的东西?!?br />
    彭小茹却说?!拔乙彩歉龀?,力气也不小,不如我跟你一起拿东西先进院子。让秀秀在门口看着吧,她没什么力气?!?br />
    许宏伟还想再说什么,彭小茹已经先一步把菜和R提进去了。

    许宏伟看着他女朋友,嘴角忍不住扬起了一抹笑意。好像不管什么时候,他们家小茹都是精气神十足,做起事来也是风风火火的。

    就这样,苏秀秀又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很快,彭姐就出来拿白菜,顺便把她也叫进去了。

    苏秀秀走到院子里一看,地上零散地堆着旧报纸,酒瓶子,金属废品。已经按照品种和用途分开放好。

    那些东西看似胡乱摆放,实际上却排好了顺序。让人看着只觉得有些奇怪。

    许宏伟和彭小茹看不出来院子里有什么异样,苏秀秀却一眼就看出来了,这院子里包括这些废品都在找方位,带着点五行八卦的意思。一时间她就认定这位海大爷是真有本事。

    偏偏她们刚走到房门口,就听见许宏伟在里面大声说道?!霸僭趺醋?,你也不能睡的水泥地上???大冬天的,你也不怕冻出个好歹来?”

    彭小茹连忙走进去劝道?!昂晡?,有什么话你跟大爷好好说,急什么呀?!?br />
    许宏伟却生气的说道?!罢饽亩俏腋毖??完全就是这老头子太过分了。喝了几两酒,就醉的找不着北了。有床好好的放在那边,他偏偏不躺,非要在地上睡觉。这不是自己找病吗?”

    这时那位海大爷似乎才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他含含糊糊地问:“宏伟,你小子怎么又来了?你不得去医院看你妈吗?你小子可是个难得的大孝子,你妈这辈子也算没白受苦。以后可不许你做亏待你妈的事?!?br />
    许宏伟连忙把他扶起来,放在了床上,又才对老头说道?!昂4笠?,您忘了,我妈已经去世好几个月了?!?br />
    海大爷的记忆这才慢慢回笼,他晕乎乎地摆摆手说道?!笆前?,已经去世好几个月了。人总有那么一死,就没有痛快自在的时候,死了反而是一种解脱?!?br />
    许宏伟实在听不下去了,就开口说道?!按笠?,您这是干嘛呀?大早晨的,怎么就喝醉了?”

    彭小茹之前跟他来过这边,也知道他想干什么。于是,空出手来拿了脸盆和毛巾就出去打水了。

    不一会就端着热水,又进屋来,投了一条湿毛巾,递到了许宏伟手里。

    许宏伟接过毛巾,给海大爷也擦个脸,让他稍微清醒些。

    海大爷这时才说道?!岸妓盗?,不用你管我。你怎么又来了?我跟你妈是远亲,跟你又没有什么关系。你这小子可别把你对你妈的感情,胡乱放在我身上。我又不可怜,我就喜欢现在过的日子,我自在着呢。只除了你总是过来让我心烦!”

    老头子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话,许宏伟却充耳不闻。只是专心地帮他擦了脸,又擦了手。

    这时,彭小茹又端了一杯热茶,让许宏伟给海大爷喝下去,好解解酒气。

    海大爷看了彭小茹一眼,又骂许宏伟道?!昂貌蝗菀渍伊苏饷春靡桓鱿备?。你非得把她带来我这院里干嘛?再三有点儿心眼儿的小媳妇,到了这院子里,见了我这样的老斥力,早就跑得远远的了。谁还愿意搭理你呀?许宏伟你可千万别欺负你这媳妇的厚道,心眼好。也别再说什么要把我接到你家去住了。我真不用了!”

    这时,彭小茹再也忍不住了,就开口对海大爷说?!澳虮鹚嫡庵只?,我不嫌弃您,也愿意照顾您。我和宏伟都没什么亲戚了。您就算他最亲的长辈了。将来我们两结了婚,也愿意照顾您。就缺您这么一个长辈到时候给我们做主呢?!?br />
    海大爷听了这话,微微皱着眉头说道?!肮媚锇?,我也知道你心好,可你也别什么事儿都听这傻小子的。哪有还没结婚,就往家带个没用的糟老头子的?许宏伟这小子就是吃饱撑的,非要给自己找个没用的爹。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是他养母的表兄?!?br />
    苏秀秀一听,就知道这海大爷的心结在哪里了。

    这时候,她又再不开口说话,这一家人指不定变成什么样了?

    本来都是好心,千万别再吵起来才是。

    于是,苏秀秀上前两步,开口说道?!跋氲蹦暝诰┏抢镒钣忻诺墓そ?,海师傅您又何必说这种丧气话呢?”

    海德惠这才忍不住抬眼,看向他们身后那个单薄的小姑娘。又问许宏伟。

    “这又是谁家的孩子呀?她来我这边是要干嘛呀?”

    许宏伟连忙说道?!吧洗挝也皇歉盗嗣?,人家是过来找您讨教修房子的事儿的?!?br />
    “哦,好像是有这档子事?!焙4笠肓讼?,又开口说道?!拔以缇屯诵萘?,吃饭的本事已经荒废了。你也看见了,我改行收破烂了。姑娘啊,你也别再找我了,去找别的能工巧匠吧?!?br />
    苏秀秀皱着眉开口说道?!耙膊皇俏诵薹孔拥氖?,是我爸让我过来拜访您的。他还让我给您带来一包茶叶?!?br />
    说完,她就把茶叶递了上去。

    海德惠虽然宿醉刚醒,接过茶叶细细一闻,顿时双目圆瞪。然后叹道。

    “居然是雀舌,是谁这么知道我的秉性喜好?看来这小姑娘,也是来者不善呀。说说吧,你到底是谁家的孩子?”

    苏秀秀沉声说道?!拔腋盖仔杖?,在家行五?!?br />
    海大爷瞪大了眼睛,又细细地端详着苏秀秀的面相。然后又喃喃自语道?!霸词侨菸逡暮⒆友?。这都多少年没见了,还找我干嘛?不对呀,按理说,他也不好了?!?br />
    说完,海大爷又忍不住捻了捻手指头说道:

    “我最后一次听到容五爷的消息,好像是他到乡下劳动改造去了。不对呀,那两口子可没孩子。容五爷精明一世,愣是收养了两只白眼狼,最后还栽在那两小杂种身上了?!?br />
    海大爷说着,又忍不住捂脸大笑起来,可是很快他又哭丧起脸来说道。

    “那他也比我好,我比容五眼睛还瞎呢,他养的是白眼狼,我亲手救了个畜生。是我害了我的老婆孩子?!?br />
    这时,海大爷突然变得疯疯癫癫的,许师傅连忙想要拉住他,可海大爷却站起来指着苏秀秀问,“你才不是老容家的孩子,容五爷不会再养孩子了!”

    苏秀秀却抬起头,用那双清凌凌的眼睛注视着他,她的眼神很平静,还带着一丝寒气。

    就这么被她看着,海大爷心头的焦虑就被安抚了下来,一时间,他也不再闹了。

    只听苏秀秀说道:“我姓苏,名字叫苏秀秀,是个孤儿。按照血缘关系来说,五乃乃是我爷爷的侄女,应该是我姑妈。两年前,我经人介绍到容家当小保姆,一开始只想要个安身之所。慢慢地,我却跟五乃乃投了缘分,容五爷做主要收养我做女儿。结果回到老家找人一问,原来我跟五乃乃也是血亲?!?br />
    海大爷听到这里,喃喃地说道:“这也是难得的缘分,你还真是容家的孩子?!?br />
    苏秀秀又说:“我家跟您这可不一样,我平生最佩服的人就是我爸。我爸回城的时候,家徒四壁,我妈瘫痪在床,需要花钱治病。我爸却没有自暴自弃,他为了养家糊口,就在菜市场卖猪R。我爸说他以前什么都不会做,幸亏学会了杀猪?!?br />
    海大爷听了这话,已经呆住了。他连忙问道:“什么?容五爷好歹也是大家出身,竟然会在菜市场卖猪R?还杀猪?”

    苏秀秀点头道:“我最佩服我爸能屈能伸,不向命运低头。就算最惨的时候,他也能一点一点从人生低谷爬出来。今天出门之前,我爸说您是他的好朋友,要我代他跟您问好??晌胰疵幌氲?,海大爷你怎么就活成这样了呢?”

    她这话已经有些重了,要论起来晚辈可不应该这么说长辈。

    海大爷也忍不住有些生气,随口骂道:“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小破孩,半点苦头都没吃过。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你有什么权利在我面前这么张狂?”

    苏秀秀也不说话,只是上前张开双手给海大爷看。

    海大爷一开始赌气不想看,可是苏秀秀却一直张着手等着他看。

    没办法他低头一看,瞬间就惊呆了。

    苏秀秀这小姑娘长得漂漂亮亮,穿得干干净净,完全就是一个被照顾得很好的姑娘??伤馐中睦锶床悸松撕?,指肚上也有老茧。这些都是陈旧老伤,并不是短时间就能留下来的。

    海大爷忍不住问:“容家就让你这么干活呀?他们是收你做女儿,还是把你当丫鬟使呀?”

    苏秀秀摇头道:“我自小没爹,长到十二岁的时候,母亲也去世了。我大伯母不让我上学,就让我去服装作坊打工,我干了好几年,这些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海大爷,您一定觉得您是世界上最倒霉最不幸的人吧?”

    海大爷虽然没出声,可这些年,他心里就是这样认定的。他喜欢喝酒,酒后又大声地咒骂命运的不公,上天对他的刻薄。

    苏秀秀那双眼睛也奇怪,倒像是把他看穿了似的。

    海大爷忙错开眼睛,随口说道:“你倒是继续说话呀?”

    苏秀秀却说:“我本来没把那些当成一回事,你问了,我说给您听倒也无妨。前年的时候,我刚十五岁,我大伯母说是在广州给我找了个工作,让我跟着一个陌生女人走了。半路上,我发现那女人是个人贩子,要把我卖到大山里,给山民当老婆。

    那时候,我就想着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事成!我逃跑了好几次,又被抓回来,挨了几次打不说,还被灌了药。

    到了火车站的时候,我突然找到了最后一次机会。我觉得我要是再跑不出去,这辈子就彻底完蛋了。然后,那一次,我拼命地往前跑,看见几个穿着绿军装的士兵,就扑过去,死死地抓着其中一个不放,苦苦哀求。我得救了,才能有了现在的生活?!?br />
    她稍微停顿了一下,有继续问道:

    “海大爷,您现在干嘛不跑呢?拼命地往前冲一下,您就跑出来了?您干嘛非要拿院子里那些垃圾,把自己活活地埋起来?这又有什么用?

    信错人又怎么了?救了白眼狼,反被咬一口又怎么了?

    打起精神来,做好充分的准备,等待时机再向他讨回公道就是了。就这么缩在垃圾堆里,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又有什么用?!?br />
    海大爷忍不住吼她?!白】??!?br />
    可苏秀秀却继续说道:“如果我是你的孩子,永远也不会原谅你!你肯定不够在乎我,不然的话,你本该替我好好活着,享受生活,可你却活成了这副怂样?实在太不像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