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第 72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72

    苏秀秀的话如同利箭一般,狠狠地戳进了海大爷心窝子里最脆弱的地方。

    海大爷气得两眉倒竖, 双目圆瞪, 他恶狠狠地说道?!拔铱刹皇悄惆职?!你跟我说这些废话干嘛?”

    苏秀秀却眯着眼, 又说道。

    “还好你不是,我爸是我们家的顶梁柱。他虽不是我亲生父亲, 可对于我来说他就是个英雄。他会让我觉得,就算我在外面到处撒野也无所谓。因为我闯的祸,他会给我兜回来。我惹了麻烦, 他帮我解决。我受了委屈, 他帮我讨回公道。虽然,平日里他总是指使我干这干那的。那我心里却还是很高兴, 能有这样一个爹。

    海大爷,您比起我爸实在差得太远了。就好像许哥和彭姐过来求着你去他们家当大爷似的?

    人贵有自知之明, 许哥人好, 想照顾您,是因为他念旧情;彭姐心善, 愿意把你当作家中老人侍奉, 是因为她为人厚道??赡购?,反倒嫌弃他们??赡趺床幌胂胨橇饺擞卸嗉枘涯??这世上, 又不是只有您一个人倒霉?

    彭姐从十五岁开始, 就在社会上挣扎着, 自己赚钱养活自己了;许哥年少时也有过痛苦的经历。他长大后常年侍奉母亲, 尽孝于病床前。

    这样的两个人明明一心为你着想打算, 你还这样对待他们, 实在有些不够仁义!”

    海大爷听了苏秀秀的话,正好又戳在他的肺管子上,他心里顿时又羞又气,最后忍不住破口骂道。

    “这是哪来的小丫头片子?我家的事轮得着你废话么?是我请你来我家了吗?你厚脸皮登了我的门,还敢在我老头子面前大放厥词,又是什么道理?我的好坏跟你何干?你给我滚出去,我不想见到你。你也别想让我帮你修房子看风水了?!?br />
    苏秀秀干脆一甩手说道?!澳强烧昧?。我看您这状态也没办法帮我什么忙,我还是先回去吧。我只是于心不忍,想说句公道话。

    孩子倘若受了委屈,甚至被歹人害了,父亲都不知道想办法帮他(她)讨回公道?终日里,沉醉于酒坛里醉生梦死,那孩子实在太可怜了!”

    说罢,她起身离开了那间屋子。

    海大爷被这死丫头气的,直接就从床上蹦了下来,想追上去骂苏秀秀几句。只可惜他酒喝多了,一时腿软,差点摔着自己,还亏得许宏伟扶了他一把,才能站稳。

    话说回来,许宏伟心里倒是有些佩服苏秀秀这小丫头了。

    这些年来,海大爷就像烂泥一样,半死不活地活着,也不过剩下一口气。

    苏秀秀来了这么一趟,海大爷一下就来精神了。这还想着跟人家小姑娘吵架呢?实在有些好笑,难道人家小姑娘说得不对呀?

    苏秀秀分明就是字字句句都说到点子上了。海大爷心虚,才不管不顾地想要反驳人家呢。

    许宏伟原本只想给海大爷找点正事干,让他打起精神来。却没想到苏秀秀这样一个弱弱的小姑娘,也是个大杀器。

    他只希望海大爷这次能被苏秀秀当头棒喝给敲醒,能够振作起来,重新做人。

    这时,彭小茹也顾不得他们这边了,她连忙追了出去。

    到了院子里,她才对拉着苏秀秀说道。

    “秀秀呀,你跟这老头较什么劲呀?说来说去,还是自己生闷气吧?好了好了,你可别气了。实在觉得不痛快,就骂姐姐两句出出气吧!”

    彭小茹这还是第一次听苏秀秀说起从前的那些事。原本她只知道苏秀秀这小妹子也是孤儿出身,过得也不容易,却没想到她之前的日子,过得竟是这样辛苦。又遇到了那些歹毒的亲人。

    一时间,彭小茹就忍不住有些心疼她。哪里还顾得上许宏伟和海大爷那边的情绪呀,只想好好安慰苏秀秀一番。

    这时,苏秀秀却转过身,对她说道?!敖?,我没跟海大爷生气。我就是忍不住激他一激,看看他以后能不能重新振作起来。

    我觉得,人呐,总喜欢逃避,大家总会找各种借口和理由,躲起来去疗伤。我今天干脆就把海大爷那些借口和理由都给他捅破了,戳穿了。我倒要看看这老头子还怎么逃避下去?”

    彭小茹听了这话,眼睛都瞪圆了。她又忍不住问:“妹子,你真不生气呀?”

    苏秀秀咧嘴笑道?!安簧?,我还等着以后跟海大爷一起合作呢?!?br />
    彭小茹犹豫着说道?!跋衷谀抢弦恿颐哦疾蝗媚憬?,你还怎么合作呀?对了,现在什么事都没谈成,你还打算去哪儿呀?”

    苏秀秀鼓着腮帮子,开玩笑似的说道?!拔掖蛩慊丶胰?,跟我爸撒个娇。他的老朋友把我骂得这么惨。我要去告状!”

    彭小茹看着眼前这个半大的孩子,心软的同时又觉得这孩子的性格还真可爱。

    这还能开玩笑呢,看来,她是真没生海大爷的气。

    再想起苏秀秀之前那些遭遇,彭小茹心里又生出了许多的怜爱。她心里只想着,以后无论如何都要好好?;に招阈阏飧雒妹?。

    彭小茹又开口说道?!澳悄阆衷诰拖胱吡税??姐姐送送你吧,顺便也帮你指指路。这边你好像不怎么熟吧?”

    “好?!彼招阈愕愕阃?。

    姐儿俩一前一后,离开了海家的院子。

    走到院门外,彭姐突然两眼直视远方,嘴里如同喃喃自语一般,喊了苏秀秀的名字。

    “秀秀啊?!?br />
    “唉?”苏秀秀站在自行车旁边,侧头看向她。

    彭姐却一脸认真地说道?!耙院蟛宦勰阌黾裁词?,都可以来找姐姐。我虽然没什么钱,也没有什么大能耐??墒侵灰阈枰?,就可以住到我家里,我也可以做饭给你吃?!?br />
    彭小茹突然许下了一个看似普通,却又情真意切的承诺。

    “恩?!彼招阈闼婵谟α讼吕?,她眼圈微微泛红,心里也因为彭姐的这两句话,变得无比柔软。

    两人看着彼此,站了一会儿。

    苏秀秀想了想,突然上前趴在彭姐耳旁说了几句话。

    彭姐听完,整个人都愣住了。她又连忙说道:“我帮你这事儿倒是没问题??赏蛞缓4笠闭嬲饷聪肓?,可怎么办呀?到时候,他真去找你爸要求合作。这不是给你们家添麻烦吗?”

    苏秀秀却拍着她的手臂,安抚道?!敖?,你放心,这事儿既然我说的出来,肯定能办得到。再说了,我家生意是真的需要海大爷这种人才帮忙,他能过来是再好不过了?!?br />
    彭姐还有些犹豫?!熬湍慵依镄÷舨?,小饭馆儿,小鱼池什么的,有什么需要海大爷帮忙的?就算要重建,也不是他一个人能干的事。秀秀呀,你爸妈现在虽然很疼你,你可别为了帮着海大爷,就胡乱揽事,给家里添不必要的麻烦?!?br />
    苏秀秀只得又开口说道?!罢饽惴判?,指定不麻烦,我现在一句两句话也跟你解释不清楚。倒不如等我们家搬到成府胡同,你过来看看,也就明白了?!?br />
    “这,那好吧,我可按照你说的这个事儿办了。你放心,我会拉上宏伟帮忙。海大爷虽然那样,却也肯听宏伟的话?!迸斫闼?。

    苏秀秀也笑道?!澳呛?,反正,时候到了,你们随便在他面前煽乎几句,海大爷肯定会动心的!”

    彭姐虽然一肚子疑惑,却还是忍不住相信苏秀秀。

    看着眼前这小姑娘笑得像小狐狸似的,既精明,又狡猾,还带着一脸的小得意。这样的孩子实在是可爱至极。让人忍不住心软的同时,只想着顺了她的意。

    彭姐暗下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帮着秀秀把事情办成。她甚至预感到,如果事情办得好了,对他们两家都会很有利。

    就这样,姐俩挥手告别,苏秀秀骑着自行车,就回家去了。

    这一次,她表面上看来虽然是无功而返,还把海大爷讽刺一通,惹得海大爷大为光火。

    可实际上,苏秀秀心里却已经有了七八分的把握。就好像已经放好了最为坚固的钓鱼竿。只等着那条大鱼挣脱水草,从污泥里窜出来,自己飞起来吞鱼饵上钩了。

    苏秀秀到家的时候,家里正在准备午饭。

    刚好许姨今天做烙饼摊J蛋,还把豆芽菜跟韭菜炒在一起,成了一盘“青蛇白蛇”。这也是吃烙饼时,最美味的配菜之一。

    五乃乃难得来了兴致,也到厨房里帮着老许,一起烙饼。

    她很擅长烙荷叶饼,烙出那饼干净利落,除了面和底以外,中间还能分出两层来。

    苏秀秀特别喜欢把这样一张饼,分成四张再卷菜吃。容家老两口也不会嫌她嘴馋,吃菜总是比饼多。

    五乃乃知道闺女喜欢,所以饼也烙得格外尽心。

    *

    苏秀秀进屋的时候,只剩下容五爷,还穿着他那身已经显得有些厚重的棉袄棉裤,正坐在炕上,就着花生米喝小酒呢,看上去优哉游哉的。

    容五爷一见闺女进屋,就随口问道?!敖裉?,去你海大爷家聊得怎么样了?你说服了他没有?”

    苏秀秀不慌不忙的放好东西,又在脸盆里洗了洗手,擦了擦脸,这才开口说道。

    “喔,我倒是去了海大爷家,也见到人了?!彼底潘沧叩娇槐呃?。

    “然后呢?”容五爷又问。

    “然后?我就把他骂了一顿!”苏秀秀没事人似的,轻飘飘说出了这句话,就坐在了炕边。

    “什么?”容五爷听了这话,不禁有些吃惊?!肮肱?,你今天不是上门去请教人家,怎么布置私房菜馆吗?怎么跟个小土匪似的,冲到人家里骂人去了?”

    容五爷嘴里虽然略有责怪之意,手上却拿起了茶壶,给闺女倒了一杯温热的茶水。

    他心里很了解自家小闺女是个什么样的品性;也知道他们家这孩子不会鲁莽地胡乱行事。所以,其实并不怎么担心。

    苏秀秀端起了茶杯,匆匆喝了一大口。这才开口说道:“我在海家说了一上午,口干舌燥的,也没人张罗给我来点水喝,还是我爸知道心疼我?!?br />
    容五爷听了这话,不禁好气又好笑?!澳闵厦湃ヂ钊肆?,人家还给你预备着水喝?这孩子想什么好事呢?”

    说完,他又给苏秀秀倒了一杯茶。

    苏秀秀一连喝了三杯水,这才稍微缓了过来。

    容五爷又问道?!八蛋?,到底怎么回事儿,你怎么就看不惯就把人家给骂了?”

    苏秀秀索性就把在海家看见的情景,发生的事儿,听到的那些话,都一一跟容五爷说了。也包括她说海大爷那些话。只是略减了一些她对容五爷的崇拜之语,其他都没有隐瞒。

    容五爷虽然老早就知道,跟他一起遭逢大难那些老熟人,未必能像他这样迅速接受自己的新身份,从坑底想方设法爬出来。只是他却没想到,海德惠居然沦落到,要靠捡破烂为生,要靠亲戚帮衬才能过得下去。

    一代工匠大师沦落到这种地步,实在让人忍不住有些唏嘘。

    容五爷想着,倘若五乃乃不是那种外柔内刚的性子,挣扎着也要守在家里,等他回来。他要是没了老婆这个牵挂,或许也会一蹶不振,又或者一黑到底,报复周围的一切。

    依容五爷的性子,后者的可能性还比较大些。

    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看向面前这个软软呼呼的小闺女。

    他家这闺女也是遭逢大难,也算是凭着一己之力,逃了出来。

    虽然她做事儿的时候有心机,又略带些凶性??烧夂⒆有某θ床换?,又懂得体谅别人。

    就算命运对她不公,她却从不怨天尤人,只会打起精神来,不断地想着破局之法。

    真要说想起来,这孩子恐怕比他们这些大人还强些。

    容五爷几乎已经猜到了??赡苁怯啄晔惫锰业脑倒?,以至于秀秀这孩子就像小野草似的。

    风一吹她就长起来了。来了暴风雨,她弯下腰躲过去了。哪怕遇见再大的事儿,风雨过后,她依然能让自己过得很好。

    容五爷越想越觉得,自己家这孩子实在是有意思得很。

    这时,就听孩子自己说道?!拔艺獠皇鞘翟诳床幌氯チ嗣?,海大爷躲在垃圾堆里,每天醉生梦死,二两劣酒就能过一天,这也不是个事儿呀。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讨厌这种自暴自弃的活法。倒不是针对海大爷,只是觉得还没到那份上呢,干嘛不拼一把?活得好好的,却偏要寻死腻活的。

    所以我就想着倒不如刺激他一下呢,说不定海大爷一赌气,就能够重新振作起来呢。这不就是激将法么?”

    容五爷也忍不住摸了摸孩子的头,然后又笑道?!罢馐履愕故且裁蛔龃?。要是我赶上了,估计也得骂海德惠一顿?!?br />
    苏秀秀闷声说道?!罢馐露抑挥辛叻值陌盐?。倘若运气不好,海大爷还是那副样子,估计他也就彻底毁了,大概也就不可能过来跟咱们合作了?!?br />
    容五爷夹了一颗花生米放在嘴里,嚼了嚼说道?!霸趺醋?,这小丫头子,你是要认输了么?得,今天爸给你破个例。你要是跟我道个歉,求求情。装修那事,爸就给你想办法解决了。也省得你跟个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了?!?br />
    苏秀秀也拿了一颗花生米丢进嘴里,嚼了嚼,满口香。她这才抬起头来说道。

    “那就不用了,我才不会轻易认输呢,就算跟亲爹打赌也一样,怎么也得等到最后关头定胜负。说不定海大爷不出三天,就来咱们家里找您了。

    到时候,他把我骂一顿倒是小事,让他出出气也无所谓。只是他要是找您谈合作的事,那您就把他谈下来吧?以后咱们家卖龙鱼也有个帮手了?!?br />
    容五爷听了这话,就忍不住笑骂道?!罢庑∷姥就纷?,合着你还是又把你爸也给算计进去了。得,你愿意扛就继续扛着吧。如果三天内海德惠登门了,你爸豁出老脸不要,帮你把这事谈妥。

    可要是他三天内没登门,私房菜馆装修这事也拖不得了。你就直接给你爸道个歉,认个输,爸给你找师傅去。再怎么说,也把私房菜馆先装修起来再说。

    不然,等你孟叔寇婶过来一看,大话你早就说下了,拖了这么多天,还没开始干正事呢。到时,丢人现眼的可就是你了!”

    苏秀秀耸耸鼻子说道:“不带您这样的,就知道等着看自己闺女闹笑话。这也实在太过分了?!?br />
    这时,刚好五乃乃端着一盆子烙饼进屋里来。一看他们父女两又在争竞,就对容五爷说道:

    “闺女一上午跑得这么累,好不容易回到家里,你这老头又招她干嘛?”

    容五爷摆了摆手说道:“哪是我招她呀?是你闺女在外面胡乱拿我做了挡箭牌。最后,还得让我帮她忙,你说我冤枉不冤枉?!?br />
    五乃乃就笑道:“那你是帮还是不帮呀?”

    容五爷说:“等三天再说,如果三天内,人家真的登门了,我就帮你闺女这一回。如果三天过了,人还没来。那你闺女这次就输了。

    唉,我这次真没说清楚,下次再跟她打赌,需得有赌注才好。就比如她每个月的零花钱,反正她也不会花,还不如孝敬给我呢?!?br />
    苏秀秀刚好在吃东西,听了这话差点喷出来。

    “好黑心呀,我爸竟然想扣我粮草?!”她瞪圆了眼睛说道。

    容五爷也不在意,只是咧嘴笑道:“你怎么不想想,你要是赢我一回,你的粮草可就翻倍了。你的零花钱我和你妈向来都不管你,多一倍钱给你花,还不好?”

    苏秀秀一听,好像倒是这么个道理,可她总觉得她爸笑起来,牙齿虽然很白,却带着一抹寒光,怎么看怎么渗人。

    可偏偏她现在又骑虎难下,她爸是铁了心要跟她打赌,骗她那点粮草了???!

    这要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