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第 73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73

    自从苏秀秀离开后,也没人再戳他的心窝子了, 海大爷倒也慢慢平静了下来。

    他沉着脸, 坐在破木椅子上, 一手撑在桌上,两眼直愣愣的, 一会儿看向窗外,一会儿又忍不住看向墙上挂的那个画框。

    画框里原本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全家福。

    只是海大爷喝多了的时候,在全家福上面糊了一层纸, 遮住了家人的脸。

    似乎只要不看见他的妻子和孩子, 他也就没那么伤心了。

    可实际上,每每想起家人, 他的心还是一抽一抽的疼。

    他儿子若是还活着,大概比苏秀秀那死丫头大不了几岁, 今年顶多也就20岁吧?

    倘若他儿子还活着, 大概也像苏秀秀那样生得白白净净,一表人才;他的眼睛大概也像苏秀秀那样黑如点墨, 时不时就闪过一道狡诘的光芒。

    他说起话来大概也是有条不紊, 口齿灵便??赡芤不嵯袼招阈隳茄辉诤醯囟プ菜?,只为告诉他一些歪道理。

    苏秀秀刚刚说什么来着?如果她是他的孩子, 是绝对不会原谅他这个当爹的???!

    因为他这个当爹的太怂, 没能替老婆孩子讨回个公道?。?!

    想到这里, 海大爷气得浑身发抖, 他用力地拍了拍桌子。直到手心都拍红了, 他才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这时, 许宏伟热了饭盒里的包子,端过来给他吃。

    每个包子都有羊眼儿大小,整齐地排在盒子里,看上去小巧玲珑,却又白白胖胖的,显得精致又可爱。

    若是以往,海大爷直接就把包子就着酒吃下去了。

    可是听了苏秀秀那番话,再看这些包子,他突然就发现,这些都是许宏伟费尽心思做给他吃的。

    许宏伟这孩子其实并不欠他什么。他之所以对他这糟老头这样好。只是因为他富裕的时候,曾经帮衬过他们孤儿寡母的。

    这孩子仁义,记了他十多年的恩情。

    海德惠想起他一直在浪费许宏伟的情义。突然发现自己很差劲,就像苏秀秀说得那样,他实在有些不仁义。

    海大爷最终只吃了一个包子,就把饭盒又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

    他像一只困兽似的,拖着颤抖的腿。在屋里狠狠的转了两圈。

    一切都不对劲,他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只觉得心中沮丧,又不舒服。

    不大会儿的功夫,彭小茹端着一杯茶走了进来。他本来想理所应当的冲那孩子喊的。我不用你管,你也不要给我端茶。

    可这时耳边又再次响起了苏秀秀的声音,他突然就不想再继续浪费人家孩子的一片心意了。

    想到这里,海大爷深深地叹了口气。接过那碗温热的茶水,缓缓地灌进了肚子里。这次他没再对彭晓茹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

    彭小茹也是一脸惊奇。

    等她回到了厨房里,许宏伟连忙上前问道?!霸趺囱?,海大爷有些奇怪?”

    彭小茹小声说道?!肮桓郧安惶谎?。我进去之前看见海大爷满屋子转悠呢,好像在琢磨事情。我给他倒的茶,他也接过去喝了,并没说那些不招人待见的话?!?br />
    许宏伟点头说道?!翱蠢蠢弦拥娜酚行┍浠?。好像秀秀说的那些话的确是管用了。小茹,你不知道,我妈生前就放不下这老爷子。

    她躺在病床上的时候,还不忘嘱咐我。让我以后多照顾他??晌乙簿椭荒茉谏钌习锍乃懔甘?,其他的话怎么劝他也不肯听。没想到秀秀这次一来,却帮了我的大忙了。倘若海大爷真的有所改变。我真该找个时间,好好谢谢秀秀才是?!?br />
    彭小茹瞥了他一眼,笑眯眯地说道?!案行痪兔饬?。只是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些话你都记下了吧?你配合我说话才是,咱们帮秀秀把事情给办好了。说不定海大爷还真能重新振作起来?!?br />
    许宏伟连忙点头答应下来。

    *

    另一边,许宏伟送过去那些羊眼包子,海大爷怕浪费他的心意,到底是都吃了下去了。

    许宏伟去收拾饭盒的时候,试探着说道?!八招阈阋埠芟不冻晕易龅恼飧霭?。哎,那孩子也不是故意的,她才刚刚十七岁,到底有些年轻气盛。海大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别跟她计较才是?!?br />
    海大爷坐在床边,瞥了他一眼。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闷声问道?!澳闶窃趺慈鲜独先菁夷歉龊⒆拥??”

    许宏伟忍不住笑道?!八党隼?,你可能不信,还是秀秀帮我和小茹牵的红线呢?!?br />
    然后,他就把他和彭晓茹的那些事儿。都跟海大爷原原本本地说了。

    海大爷听了这些,忍不住骂道?!跋氩坏侥阈∽右舱饷此??我还以为你多能呢?!?br />
    许宏伟腼腆地笑道?!耙蛭鞘焙蛭艺娴暮芟不缎∪?。小茹其实很出色,性子也有些强。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当时就不敢跟她直接说出来。后来说开了,我才知道小茹也喜欢我。我们两都愿意,就开始处对象了。只不过明年小茹要去念书了,我们暂时还不能结婚,得等上两年?!?br />
    海大爷皱着眉头听着她说话,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问道?!澳切∪阌质窃趺慈鲜赌茄就返??”

    “喔,上成考补习班的时候,她俩刚好坐在一块听课。小茹的底子差,有不会的题就问秀秀。没想到秀秀也不藏着掖着,全都告诉她了。小姑娘是个热心肠。小茹就发现她们俩脾气很合。后来,就一直在一块。听了几个月的课,两人就成了朋友?!?br />
    海大爷点头道?!袄先菁医坛隼吹墓肱徊畈坏侥亩??只是这苏秀秀的脾气也太大了些?!?br />
    许宏伟忍不住看了海大爷一眼,只觉得他已经不反感苏秀秀了,而且,他的态度也开始慢慢改变了。

    过了一会儿,海大爷又问道?!澳茄就肥窍肴梦腋陕锢醋??”

    许宏伟就说?!八羌掖蛩憧鏊椒坎斯?,把他家祖宅旁边儿的那大宅子也给买了下来了。苏秀秀就想找您帮她看看她自己画的草图。她是想过来请教您,那饭馆到底该装修成什么样子更好些?”

    海大爷冷哼一声?!澳撬姥就芬强隙晕铱推?,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儿。偏偏死丫头非要跟我叫板,还说那么多难听的话。我肯理她才算怪呢!”

    许宏伟点头道?!罢馐露娜肥切阈阕龅霉至?。哪有上门跟主人家吵架的道理?只是你也别跟小姑娘一般见识。反正这事过去了也就完了,别再提起就是了。那姑娘大概也不会登您的门了。哎,只可惜我听小茹说过,秀秀本来想给您介绍一份工作来着,现在也没机会了?!?br />
    海大爷挑眉说道:“给我介绍工作?我这都这一把年纪了,可干不了工匠的活计了。顶多也就是看着工人们干活?;怪荒芪宜邓悄芨??!?br />
    这时,许宏伟又接口道:“好像不是这方面的活,具体我也说不清楚,我没问过?!?br />
    海大爷微微抿了抿嘴,到底没继续追问。许宏伟很快离开了那间房子,就去厨房做饭了。

    彭小茹帮着洗衣服,打扫卫生,偶尔拿个东西,也会在屋里出来进去的??伤招阈愎叵的敲春?,显然很在意上午的事,并没有跟海大爷聊天的打算。

    海大爷本来想从她那里打听点情况,一时间又抹不开面子。只能每次都眼巴巴地看着彭小茹。彭小茹始终都是一副没有察觉的样子。

    海大爷也因此生了不小的闷气。

    直到下午的时候,许宏伟早早就做了饭。眼看着两人吃完饭就要回家去了。明天他们还要上班,肯定不能再来他家了。

    海德惠思来想去,还是咬着牙问彭小茹?!叭菁业哪歉鲂⊙就?,到底想给我介绍什么工作?”

    彭晓茹抬眼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澳闼敌阈阊??她好像说过,容五爷那边很需要您这样的会看风水的人才。秀秀好像说过,她爸爸的买卖做得挺大。如果有个会看风水的老师傅肯过去帮忙,她爸爸的生意也会更顺利。所以,苏秀秀才想找您聊聊?!?br />
    “什么?不是苏秀秀,是容五爷要找我做呀?”海大爷听了这话,不禁有些吃惊。

    彭小茹在他的注视下点了点头。

    海大爷又忍不住问她?!叭菸逡穆蚵糇龅煤艽舐??”

    彭小茹开口说道?!昂孟褡龅猛Υ蟮陌??不然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又买下一个四合院?!?br />
    海大爷这才低下头,如同喃喃自语般说道?!罢庖材压至?,老容家的人天生就会做买卖。容五爷性子坚毅,他栽了跟头,还能爬起来,这也难怪。他跟我们都不一样呢!”

    彭小茹也没再说什么。

    三人一起吃了饭,又收拾好东西。等到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海大爷突然对许宏伟说道?!昂晡?,我想去你家里暂住几天行吗?”

    许宏伟连忙说道?!澳怯惺裁床恍械??我家的房子早就给您准备好了。海大爷,您什么时候想过去都行?!?br />
    最好去了也就别回来了。倘若要是真能跟容五爷合作可就太好了。不求赚多少钱,只求海大爷也能有个事干。

    俩人说好了,海大爷草草收拾了细软之物,又带了几件旧衣服,就准备跟他们一起出发了。

    最后,许宏伟骑着自行车带着彭小茹。海大爷骑着彭小茹的自行车,带着自己行李,就跟他们一起走了。

    别看海大爷之前喝得晕晕乎乎的,可实际上他今年刚刚50出头,年轻时又学过家传的功夫,干了也是一些体力活。所以他身体底子还是挺好的。

    平日里不喝酒的时候,他还骑着三轮车收废品呢。现在骑着自行车自然是完全没问题。

    等他们三人到了许宏伟家安顿下来,许宏伟又把彭小茹送回家里去。

    这事咱且不提,只说海大爷拿着彭小茹不小心留下的苏秀秀家的地址,又在许家的院子里,转了好久。

    因为被苏秀秀狠狠骂了一顿,海德惠突然就开了窍,人也因此清醒了不少。很多被刻意遗忘的记忆,再次涌上心头。

    海德惠也知道,再这么耗费下去也于事无补,还真不如想办法帮老婆孩子讨回公道呢。他也做个不让孩子受委屈的父亲。

    说起来,本来就要怪他眼瞎,年轻时又太过痴傻。自以为救过那人性命,那人定会感激。慢慢相处下来,就帮那人当成过命的朋友了。

    朋友贵在交心,经常往来于家中,海德惠一不小心就败露了家财。

    他哪里想得到那人贪婪如恶狼,仗着成分好,借了亲戚的势陷害他,抢走了他那盒黄金不说,又夺了他们的宅子,把他们一家人打落在尘埃里。

    海德惠本来就是个平稳惯了的人,落难之后,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生活。

    偏偏破房又逢连夜雨,他儿子又病了,他这个当爹的却连治病的钱都没有。

    海德惠到处求人,可是往日里那些朋友不是跟他一样落难,拿不出钱来,就是自顾不暇,避他如蛇蝎。

    许宏伟娘俩孤儿寡母的,平日里还要靠他帮衬。最后,他那位远亲竟然连唯一的嫁妆金镯子都卖了,好不容易凑出点钱来给他送到家里去。

    可他儿子还是活活疼死了,他老婆救不了他们儿子,在他身子身边守了一天一夜。

    儿子总是喊:“妈,我肚子疼!”

    她老婆救不了儿子,自己也急疯了。最后,一头吊死在他家房梁上。

    海德惠深恨自己的无能为力,这些年,他是怎么作践自己怎么来。

    直到今天,苏秀秀当头棒喝,他才发现自己是真做错了。

    家宅金条,他可以不要。反正他的魂早就死了,还要钱又有什么用?

    可他老婆和他儿子的命,他怎么能不要?

    怎么着,他也得为他儿子和他老婆讨回个公道吧?

    海德惠心里越发郁闷,他只想去质问那个狼心狗肺的畜生。我救了你性命,你却反而害了我一家人?。?!

    我一家人的性命,难道比不上那一盒子金条么?踩着我们一家人的尸体,过着富裕的生活,你能安心理得么?

    想到这里,海德惠的眼睛都红了,他的手也一直在发抖。

    今生今世,就算要死,他也要那个畜生来给他陪葬。

    他怂了一辈子,躲了几十年,总要为家人讨回公道才是。

    *

    等到许宏伟送完彭小茹,再赶到家里时,天已经黑下来了。

    许宏伟推着自行车进了院门,就看见一个黑乎乎的影子坐在水井台子上,一动不动。

    他被吓了一跳,开始还以为那是个什么精怪呢。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那根本就是海大爷???!

    海大爷该不会是受了刺激,想不开要投井吧?

    许宏伟吓得扔下自行车,顾不得其他,连忙跑到井边对海大爷说道:

    “海大爷,您可千万别想不开,我妈生前最放不下的就是您。她说您人好,不应该过成这样?!?br />
    海大爷却突然说道:“慌什么?我没想着要跳井。我真要寻死也要吊死在我们家祖宅大门前,何必脏了你家的宅院。宏伟,这些年你一直在照顾我这糟老头子,从来不嫌弃我麻烦。我海德惠又不是那个活畜生,没法报你的恩,怎么也不会让你添堵的?!?br />
    许宏伟只觉得海大爷的声音有些Y森森的,他听得头皮发麻。

    没办法他连忙拉起海大爷说道:“那您坐在井边干嘛?这天都黑了,咱们还是回屋去吧?”

    海大爷任由他扶起来,又开口问道:“我只是在想,我豁出这张老脸不要了,去求那位老朋友,你说他会不会帮我一把?”

    许宏伟连忙说道:“如果是容五爷的话,估计会帮您吧?他们家人都很厚道?!?br />
    海大爷走了两步,却突然停住了脚步。他又含含糊糊地说道:“不对,我要他帮我干嘛?应该还有其他办法吧?”说到这里,他的眼神变得寒冷而又Y沉。

    他说的话,也带着莫名的不祥。

    许宏伟实在觉得海大爷的状况不太对劲。

    苏秀秀当头棒喝,也是为了他好,这海大爷该不会过不去那道坎,变疯魔了吧?

    没办法,许宏伟只得说道:“您就算想做些什么,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咱们还需要做好充分准备,缓缓图之,争取一下打到蛇的三寸才是?!?br />
    海大爷这时才眯着眼说道:“宏伟,你说得对,我要缓缓图之,打蛇三寸。反正都荒废了这么多年,再多等几年,小华和他妈应该也不会怪我才是?!?br />
    “是呀?!毙砗晡耙槐哂ψ?,一边把海大爷放进屋里。

    进屋之后,开了灯一看,海大爷的脸色惨白惨白的,眼神也有些奇怪。

    许宏伟怕他冻坏了,连忙倒了一杯热水给他喝,又打了一盆子热水给他洗脸。

    过了好一会儿,海大爷才慢慢缓了过来。他又开口说道:“都到了这份上,我还有什么颜面可谈?倒不如放下那点臭架子,去找容五爷。这样一来也安稳些,再缓缓图之,定能一击命中?!?br />
    许宏伟也顾不得其他,生怕海大爷真的疯魔了,就连忙接口道:“可不是么,咱们先安稳下来再说,再想其他的事就是了?!?br />
    那天晚上,许宏伟实在不放心,就留在房里,有一句没一句地跟海大爷聊着天。

    偏偏那老头也就只是强打起精神来,有一句没一句地应付他,满口都是胡言乱语。偶尔还夹着两句过去的旧事。

    有些话许宏伟听明白了,有些话却让许宏伟完全摸不着头脑。

    就在许宏伟担心,这老爷子的心结更重的时候,他却倒头躺在床上睡了。

    临睡前,海大爷嘴里还叨念着,“还是去见见容五爷。我去问问他养的两个白眼狼现在怎么样了?也不知这世上还有没有因果报应了?”

    许宏伟只得说道:“您去容家看看也好,要是能跟秀秀聊聊,说不定你还能更好些?!?br />
    海大爷又接口道:“对呀,是该跟那丫头聊聊,也不知道那个把她卖了的大伯母,现在怎么样了?”

    许宏伟一时接不上话,海大爷却很快合上眼睡着了。很快,他呼吸就变得匀称了,还发出了一长一短的呼噜声。

    许宏伟连叹了口气,这才走出去,又小心帮他带上房门。

    站在院子里,许宏伟忍不住想到。这海大爷怎么旧病未愈,又添了新的病状呢?

    只是不管怎么说,海大爷不再酗酒,醉得跟烂泥,也算是个突破吧?

    *

    另一边,苏秀秀虽然和容五爷打了赌,却一点都不着急,还有心思拿出红纸写平安符呢。

    容五爷看着他闺女把符挂在窗框上,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也不再想想办法了?光在家里等着,到时候输了你口别我哭?!?br />
    苏秀秀却说:“我才不会为这点小事哭呢。再说了,这也不见得我会输呀?说不定今天,再等会儿,海大爷就敲咱们门了呢?”

    话音刚落,果然有人敲了他们家大门,爷俩忍不住往外看去。

    老许很快出了厨房,去开大门。门外,果然站的就是穿着一身旧棉袄的海德惠。

    这也未免太巧合了吧?

    伴随着一阵狗叫声,容五爷忍不住抬眼上下打量着苏秀秀,又随口说道:“该不会是你这丫头又在作怪了吧?”说人人就到,这是什么玄学呀?

    苏秀秀不满地说道:“爸,您想的也太多了。我就会点看相,其他事情还真做不到?!?br />
    “……”他可还记得在医院里发生的事呢。

    自从秀秀说了《文氏家书》的事之后,容五爷总是疑心她闺女有点特别的本事。

    别的都不说,这丫头直觉就特别准,再加上会看人。这对他们做买卖来说,可太有优势了。

    也容不得容五爷多想,苏秀秀很快就迎到院子里,开口说道:“海大爷,您来了?”

    这次,她倒也没说什么难听的话,反而显得谦和有礼。

    可海大爷却还记得昨天那事呢,对苏秀秀自然也就没个好脸色。他沉声说道?!拔沂抢凑夷惆值?,可不是来找你的?!?br />
    苏秀秀倒也不生气,又开口说道:“那您屋里请,我去给您沏茶端果子去?!?br />
    海大爷并不买账,冷哼一声,一掀帘子就进了屋里。

    这时,容五爷却笑道:“那就是个不懂事的小毛丫头,总是毛手毛脚的。老海,你的年龄是她三倍大了,跟她计较个什么劲呀?也不怕失了长辈的身份?!?br />
    海德惠却说道:“这么多年没见面了。怎么着,五爷咱们这一见面,就要先给您闺女讨回公道不成?”

    “看你这话说的,你真要教她什么,帮她磨磨性子,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什么公道不公道的?!比菸逡葱γ忻械厮?。

    三言两句间,两位老朋友就打了一个太极。容五爷也算是给足了面子。

    海德惠听了这话,脸色这才稍微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