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第 74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74

    不一会儿的功夫, 苏秀秀果然沏了一壶上好的茶, 端了上来。

    在容五爷的注视下, 这小姑娘完全不见昨天的棱角, 老老实实地给海大爷端茶认错。

    海大爷的脸色也就变得更好些。

    虽然小辈无礼在先,有失体统, 可真要论起来还是苏秀秀打醒了他。

    凭心而论, 海德惠不但不该怪苏秀秀,反倒要感谢她才是。

    只是他们这些老人都讲究人情面子,就算海德惠再怎么落魄, 他辈分也摆在那里, 自然不能跟小辈弯腰。

    容家父女俩一唱一和,又是倒茶又是认错的, 给了他十足的面子, 海德惠干脆也就借坡下驴,就此揭过此事了。反而开始跟容五爷叙起旧情来。

    苏秀秀本想着不便打扰他们说话, 就准备去厨房里帮着母亲做饭。

    五乃乃自从元宵节那天一展身手之后,就喜欢上了做包子。隔三差五就跟老许两人在厨房里研究美食。

    再加上,将来她是要和寇婉茹他们合开私房菜馆的,五乃乃对做饭的热情也就更高了。

    她乐意自己下厨房, 却不乐意苏秀秀跟着一起下厨房。

    所以每次都说,“厨房里就那么大点的地, 我和老许两人也就够了, 你(昨天)也忙了一天, 又要画图, 还有一堆别的事,等着吃现成的就行了?;拐词裁词盅??”

    不过,今天情况特殊,家里来了客人,苏秀秀就想躲到厨房里去,也就跟着五乃乃一起包包子。

    可没想到,容五爷见她要走,就叫住了她,说道:“你去厨房添什么乱呀?倒不如留下来,听我和你海大爷聊天,也能多长几分见识?!?br />
    有了这话,苏秀秀自然也就不敢走了,她也不好往炕桌这边坐下,就靠墙边坐了下来。

    海德惠听了容五爷这话,心中也是一惊。他忍不住开口问道:

    “怎么着,五爷,你是打定主意要培养这小闺女了?”

    容五爷大大方方地说道:“怎么,不行么?”

    海德惠连忙说道:“能,怎么不能?”

    容五爷又开口道:“我都这么大年纪了,上天好不容易给我们老两口子送来了一个合心意的小闺女,自然把所有好的就交给她了?!?br />
    海德惠摸着手里的杯子,笑道:“看来五爷心还真大,您大概是忘了那些陈年旧事了?!?br />
    他说这话本来有些挑拨人家父女关系的嫌疑。

    可偏偏容五爷根本就没往心里去,反而笑道:“我年轻时眼睛瞎,这我也承认??梢卜覆蛔乓怀簧咭?,十年怕井绳。早年间的冤孽过去也就过去了,如今我擦亮了眼睛,再养个合心又体贴的小闺女,又有什么不好。做人呀,还是尽量放过自己吧!”

    海德惠却冷笑道:“我可没有容五爷您胸怀宽广,很多事我就是想不开,也过不去。上回您闺女去我家,还跟我说呢,她崇拜您这个爹崇拜得厉害,心里把您当英雄看待。她敢在外面那么折腾,也是因为有您给她撑腰。她惹了祸,您给兜着;她受了委屈,有您帮着讨回个公道。听了她的话,我深受感动,也想为我儿子讨回个公道!”

    容五爷听了这话,看了苏秀秀一眼。

    那孩子平日里竟跟他较劲了。真没想到,她心里竟是这样看中他这个父亲。容五爷心里暖呼呼的,孩子聪明就是好,她知道你待她的好。

    心里这么想着,可容五爷转头又对海大爷说道:“就是个不大点的小孩子,平时在家可喜欢跟她母亲撒娇胡闹了。老海你跟一个孩子计较那么多干嘛?她说过的话,你听听也就算了,何必较真呢?”

    海德惠用力地攥着茶杯子,恨不得把杯子攥碎了一般,他冷笑道:

    “您家小姐一言惊醒了我这个梦中人,我谢她都来不及,哪里又会跟她计较什么?五爷,您这话可就严重了?!?br />
    容五爷却摇头道:“她小时候没少遭罪,想法做事难免会有些偏激。我也还在慢慢教她呢?!?br />
    海德惠听了这话,又是一肚子气。他一拍桌子就骂道:“当日里在京城横着走的容五爷,如今倒也开始修身养性了不成?您是打算念佛修仙,等来世投个好人家了??晌液5禄菀桓龈纱只畹牟谌?,可没您这么好的心胸和气度。我就问您一句话,您之前养的那两只小畜生,现如今又是哪般光景?害了养育十多年的父母之后,他们两个又得了好没有?”

    容五爷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垂着眼睛说道:“老大成了惯偷,现如今还在蹲大牢呢。他媳妇也跟他离了婚,带着孩子改嫁了。

    至于老二嫁给了一个乡下人,因为生不出孩子来,经常被丈夫打骂。先时她还经常进城里,从五乃乃这边搜刮些油水带回家。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被她丈夫打断了一条腿,腿坏了就没好,想出来也出不来了,只能在炕上躺着呢?!?br />
    容五爷说这话时,一点表情也没有。

    海德惠听了这话,却忍不住捂脸笑了起来。

    “好好好,老大陷害您,送您去乡下改造,最后他自己也要蹲大牢,品尝一下众叛亲离的滋味;老二嘴甜心狠,害五乃乃瘫痪了好几年;现在她也在床上躺着,还要遭到丈夫的打骂。

    这还真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容五爷,您可别修身养性了,我老??刹幌嘈耪饫锩挥心氖直?。怎么着,您当时做了让自己痛快的事,轮到我家这事,反而倒来劝我放开手?这又是什么道理?”

    海德惠说完这话,满脸都是愤恨和不满。

    苏秀秀见不得这老头这么跟她父亲说话,一时生气,就忍不住站了起来。

    海德惠看了小丫头一眼,又嘲笑道:“您这真是养了个好闺女,这还没怎么样呢?她反倒为了您又要跟我急呢?!?br />
    苏秀秀一肚子气,却仍是皮笑R不笑地接口道:

    “海大爷,您误会了,我是看茶水喝得差不多了,再去烧壶热水过来?!?br />
    海德惠却说:“那有什么可着急的?丫头呀,我且问你,把你卖给人贩子的大伯母,她现在又是如何下???”

    苏秀秀忍不住看向容五爷,容五爷冲着她微微点了下头。

    苏秀秀这才开口说道:“拐卖人口是犯法的,她既然犯了罪,理当要去蹲监狱了。这事与我无关?!?br />
    海德惠却近乎疯狂地大笑起来。

    笑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说道:“合着害了你们的人,都被你们爷俩给收拾了。现在,你们父女俩却一唱一和地来劝我?

    可怜我儿子和我老婆,他们犯了什么错?我儿子错在投身在我海家,我老婆是瞎了眼,才跟了我。

    我儿子那时候才几岁,他哭着喊疼,喊了一整夜。我到处去借钱,却没人肯帮我一把。我老婆也上吊自杀了。

    那个畜生恩将仇报,抢我金条,害我儿性命。此仇不报,我妄为人父人夫!”

    容五爷原本并不知道,海德惠竟然这么惨。一时,也有些后悔刚才劝他那些话了。

    这时,就听海德惠问苏秀秀。

    “丫头,你昨天点醒了我,那我今天倒要问问你。你说,我到底该不该替我妻儿讨回公道?”

    苏秀秀再也顾不得其他,点头说道:“应该!”

    海德惠听了这话,老泪纵横,又开口问她:“那倘若要是你呢,这仇,你打算怎么报?”

    一时间,苏秀秀突然又想起了前后两世的冤仇,想起了心底那股挥之不去的怨恨。很快她就痴了,竟然说出了当日里陶二国对她说的那两句话。

    “定要搅他个天翻地翻,闹他个J犬不宁?!?br />
    海德惠上前拍了拍苏秀秀的手,哭着说道:“我就知道,丫头,你能明白我的心事?!?br />
    容五爷一看,这两人还连成一气了。

    他早就知道,他家闺女什么都好,就是碰到不公之事,难免有些意气用事。

    没办法,这事还得由他来扫尾了。不然任由这两人胡闹下去,事情指不定会变成什么样呢?

    容五爷想到这里,就对海德惠说道:

    “老海,你先坐下来静静心,我倒有事想问你?”

    一边说着,他起身下床把海德惠扶回原位。又倒了一杯茶,给他喝。

    海德惠抹去眼泪,喝了茶,他这才稍微平复下来。

    容五爷却突然问道:“你家房契还在么?”

    海德惠一听这事,眼泪又流下来了。

    他开口说道:“房契是我老婆好不容易藏起来的,我说世道变了,要房契又有什么用?她却说这好歹是个证据。后来她和我儿子都去了,我把那房契收起来,多少也当个念想?!?br />
    容五爷又挑眉问道:“害你一家的人,现在是不是住在你老家的大宅里了?”

    海德惠沉吟片刻,这才说道:“可能会住吧?我祖宗亲自建的宅子,风水极好,也养人。那人知道我家底细,应该会想方设法住进那宅子里才是。五爷,你问这事干嘛?”

    容五爷却眯着眼睛,沉声说道:“前几年,国家就有政策了,要把动乱时期胡乱收缴的房子还给个人。咱们不提报仇的事,总要先把自家宅子要回来才是吧?没得别人抢占你家房子的道理?!?br />
    他一开口,苏秀秀也就听出来了。她爸这是要帮着海大爷支招报仇呢。

    只可惜,海德惠为人左性,又没有这父女俩这般灵巧的心思,他头脑也不怎么开窍。听了容五爷的话,他反而哭丧着脸说道:

    “我现在孤家寡人,要那大宅子又有何用?回到宅子里,我反而愧对祖宗。是我信错了,断了我家的根?!?br />
    容五爷深深地吸了口气,所以说他不喜欢同这些不开窍的人说太多。明明,刚才这人还问他,两个小畜生这么惨,是不是有他的手笔在?容五爷自然也是拐弯抹角地,帮他们进了点心意了。

    这可倒好,他倒是也想帮老海尽点心意,可这老糊涂虫却不明白他的意思。

    一时间,容五爷心里就觉得挺无趣。

    好在苏秀秀这时看不下去了,点了海大爷几句。

    “您的宅子给仇人住着合适么?您说没有亲人了,许哥和彭姐还打算接你回家,伺候您养老呢。你就没想着把房子要回来,给他们住一住,也养养他们的气运?”

    “这……”一时间,海德惠也觉得苏秀秀说的话有几分道理。只可惜,他现在一心想报仇,也没力气运作这事了。

    苏秀秀都拿着这老头的迟钝没办法了,可又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一头撞在死胡同里,就又说了几句。

    “您仇人住在您家祖宅里,谁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别的房子???倘若你讨要住宅这件事办成了,您亲自把他一家老老少少赶出去,岂不痛快?这也算报仇的一种方式吧?”

    海德惠听了,却红着眼说道:“这哪里够呀?他欠我海家两条人命,害得我断子绝孙。这事绝不能就这么轻而易举地了了?”

    容五爷却说:“这事总要徐徐图之。你要放心,我帮你出谋划策,咱们一步一步地来,总能让他把欠你的都还给你?!?br />
    海德惠却苦笑道:“那我倒想问您,把房子要回来,得要多久?”

    “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比菸逡?。

    海德惠却说:“我这些年,早就把身体熬坏了。只怕我也看不见那一天了。到时候,我死了,又如何去见我的妻儿?!?br />
    “老海,你这人实在没道理。你前几年醉生梦死的,也没个谋划,现在突然说要报仇,就恨不得立马让那家人都死绝了。这怎么可能?凡事都要慢慢谋划,设下陷阱,再能达到你要的结果。

    不然报仇不成,你反倒打草惊蛇,还要惹一身臊。你那死对头又开始防着你,下次你再想出手,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比菸逡坏每嗫谄判牡丶绦八?。

    可惜,海德惠却说:“五爷,我也知道您是为了我好,只是到头来,这事就由我自己了结了吧?我今天来也只不过是想会会老友罢了。知道您过得这么好,这么舒心,我心里也跟着自在?!?br />
    正说着,五乃乃端着一盘子包子进来了,本想招待海德惠一起留下吃饭。

    只可惜,海德惠看见五乃乃能走了,而且走得这样稳,就心中一惊。

    再一看老容家,丈夫能干,妻子贤惠,孩子聪明,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此情此情,想到自己的妻儿,只会让他心生悔恨。海德惠狼狈地站起身来,急匆匆地跟容五爷告辞。

    容五爷想留他都留不住,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

    这时,苏秀秀连忙披上外套,背好书包,看了母亲一眼,又把围巾从衣服架子上扯了下来,拿在手里。这才急忙地对容五爷说道:“爸,我看海大爷这是要出事,我实在不放心,先去看看他?!?br />
    容五爷叹道:“行,你去可以,却别做什么危险的事。实在不行,你就去叫人?!?br />
    “您放心,我不会让您和我妈再为我担心了?!彼招阈闼底啪屯磐馀?,去追海大爷了。

    五乃乃忍不住说道:“这孩子,倒是拿两个包子再走呀?中午饭都没吃?!?br />
    她刚要跟容五爷念叨两句,这老海到底怎么回事呀?搅得咱们家也不得安宁。却见容五爷居然下地穿鞋,把自己的帽子大衣都从衣柜里翻出来了,随手放在了炕上。

    五乃乃这才忍不住问道:“怎么着,你也不想吃中午饭了?”

    容五爷却说道:“哪能呀,你蒸的包子这么好,我不吃可就亏了?!?br />
    说着,他就拿了一大包子咬在嘴里,一边吃一边说道:“好吃,你做包子的手艺还真是越来越好了。等明年,都能跟你闺女一起去庙会摆摊卖了?!?br />
    五乃乃闷声说道:“谁跟你说这个呀,我是问你打算干嘛去?”

    容五爷又拿起了一个包子,这回还就着吃了一牙醋蒜。他嚼了两口才说道:“还不是怕你闺女一着急,又做出什么吓人的事么?我可得跟过去瞧瞧,万一她闯了祸,我还得帮她收拾残局呢?!?br />
    五乃乃连忙帮他倒了一杯子茶水,递到他面前,给他喝。

    紧接着又拿出容五爷平日里带水用的瓶子,给他灌了满满一瓶。又从柜子里拿出了新鞋子新袜子,也包括帽子围巾手套。

    都准备好了,她这才对容五爷说道:“既然是要追我闺女,你怎么也不着急呀?就不怕追不上他们呀?”

    容五爷却哼笑一声,“我自然是知道老海要去哪里,直接过去堵人就是,还追他们干嘛?”

    五乃乃顿时就觉得,这老头又在跟闺女斗心计了。他明明什么都猜到了,却还要让秀秀跟着海德惠瞎跑,也不知道又在谋划什么呢?

    不过,他们老两口子早就说好了,容五爷要教闺女的时候,她是不会胡来的。

    五乃乃叹了口气说道:“那行吧,我再给你盛碗粥去?!?br />
    容五爷却说:“哪有那么麻烦,我已经吃饱了,马上就走了?!?br />
    说罢,他一仰头就喝下了那杯茶。紧接着又换了棉袜子,下地穿鞋,穿外套,带上围巾,帽子,全都弄得整齐了。又拿好了东西,容五爷这就打算出发了。

    五乃乃忍不住又往他口袋里塞了两J蛋,嘴里说道:“你闺女可还没吃中午饭呢,等会她饿了,你想着给她吃?!?br />
    容五爷说道:“得了,五乃乃都吩咐了,我一定办到?!?br />
    说完他挥挥手,就出门了。

    五乃乃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直叹气。

    她心话说,这爷俩可都是忙人。

    等过了正月,容五爷开始出门赚钱,秀秀也要开学上课了。到时候,她恐怕在白天里就见不着这爷俩的人影了。

    *

    与此同时,苏秀秀果然看见海大爷独自一人走到了一座修建得很气派的老宅院前面。

    他藏身在胡同的隐蔽处,看了很久。

    后来又看见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抱着一个小孩子,从出租车上下来。那人穿着一身中山装,显得很气派。海大爷一看见他,就气得浑身发抖,似乎他身上的每块?。叶冀舯疗鹄?。

    苏秀秀找个机会看过去,只见那人看上去和气,却生的脸宽且颧骨高。

    脸宽之人大多慷慨大方,仗义乐于助人;但如果颧骨过高,那就属于面善内恶的长相了。

    这种人特别贪恋权势地位,在面对金钱权利的时候,他们随时可能背叛亲人朋友。为了权利,完全可以弃道义于不顾。

    这时候,又有个中年女人从红漆大门里走出来,笑眯眯地问:“你这是带你孙子去哪儿玩了。孩子才三岁,你经常带他出去,也不怕他冻着?!?br />
    那人却说:“你放心,我仔细着呢,又给孩子添衣服。再说打车去打车回,哪里冻得着他呢?”

    两口子一边说话,一边往院子里走去。

    他老婆又问:“咱们家寡女也要结婚了,你说是不是把后院给好好修修呀?到时候,姑爷也好住在咱们家里,反正院子够大?!?br />
    那姓孙的却说,“不能动,我早跟你说过,这宅子里一草一木都动不得。大师看过风水造出来的宅院,养人的。咱们千万不能轻举妄动?!?br />
    海大爷听了这话,脸色都变青了。这人实在可恨至极,他当年道貌岸然,说谎话取信于他,却害得他家破人亡,断子绝孙。

    现在可倒好,姓孙的不但生活安逸,出门可以打车,有妻有子,居然连孙子都有了???

    可见天道不公,正应了那句老话,修桥补路双瞎眼,杀人放火儿女多!

    如今海德惠混成这样,也没有什么指望了。若不为妻儿报仇,他这辈子枉为人。

    他倒要让这姓孙的知道得罪了风水师的下场。

    海德惠不打算搅得他个天翻地翻,闹他个J犬不宁了,他要孙有德的子子孙孙,永远在他们海家的老宅受苦。

    他要咒孙家世世代代,子孙早逝,白发人送黑发人。他要咒他孙家的女儿,未出嫁,先被休,注定过不上好日子。

    事到如今,海德惠心意已决。

    他握紧拳头,向一个很久没见面的老朋友家走去。

    那人欠了他一条命,如今他只要他几件东西来还。这不为过吧?

    苏秀秀一看,海大爷的面相已经完全变了。倒像有凶神恶煞附体一般。

    苏秀秀顿时就觉得不太妙,海大爷这是真打算用自己的方式报仇了。

    她还记得父亲曾经对她说过,海大爷只会看阳宅风水,不会看Y宅风水。

    如今看来,这位海大爷不仅会看Y宅,还懂得一些其他的风水秘术。

    如果他要是真懂得一些风水咒术,这要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