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第 76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76

    容五爷这辈子都不信鬼神之说, 可这些日子里, 他却始终没法忘了初八那天,在医院里发生的事。

    虽然眼瞧着, 他家小丫头一天到晚活蹦乱跳的也没出什么事, 可他就是没办法安下心来。

    直到今天, 得到这神G的一句准话, 他才不禁松了口气。

    细想想这人说得还真对, 他们家小丫头可不是心善有福报么?

    如果不是她心善,他也不会一早就收养她做女儿。既然成了她的爹, 这不是生怕这孩子又闹事,又眼巴巴地特意跑来看着她么?

    只是没想到, 这丫头居然又大闹一场。

    容五爷想想都有些后怕, 这小死丫头, 胆子也太大了。

    老海那边神经兮兮的,整个人都不正常了,眼看着就要去给仇人下咒了。

    容五爷藏身在墙后,看得心惊R跳。他琢磨着只要海德惠那老家伙敢对他闺女下手, 他就冲过去, 把老神G喊出来。

    他倒要看看,老神G到底会帮谁的忙?

    却没想到,海德惠这糊涂虫, 愣是让秀秀那死丫头几句话就给糊弄过去了。

    容五爷放下心的同时, 却又忍不住有些生气。

    他们家那丫头也是, 满嘴胡言乱语, 背了《文氏家书》上几段儿口诀,就敢这样胡闹?这还真是胆大包天,嫌自己命太长。

    这一次是被她应付过去了,下次指不定怎么着呢?

    想到这些,容五爷忍不住叹了口气。事到如今,他也少不得要帮海德惠一把了。也省得他们家死丫头,再想出什么歪招来?

    眼看着秀秀他们学校就要开学了,出门办事也不方便。

    不然的话,他倒是真想寻个真正的大师,好好教那丫头一段时间,也省得她做事没个尺度。让他这个当爹的也跟着担惊受怕,不得安生。

    所以说,慈父难当。闺女儿再懂事再伶俐,当爹的也总有着C不完的心。

    容五爷叹着气,一边往胡同口走去,一边琢磨着回家后,怎么跟闺女好好谈谈。

    出了胡同,他眼瞅着秀秀跟着海德惠往成府胡同那边去了。

    远远看去,海德惠似乎精神了许多,脊背也直了些。那老头刚才闹得那么凶,现在却对他闺女一副言听计从的样子。

    容五爷感到有些无奈,却也没心思再去追他们了。

    得,他就等着闺女劝服海德惠,再上门求他吧。

    刚才劝他,那老头榆木脑袋死活不肯听。非要经过这么一番周折,他才回心转意。

    容五爷叹了口气,从兜里拿出两个J蛋来?;ハ嘁蛔?,抠了皮,送到嘴边,自己就给吃了。

    不管怎么说,但愿这回老海他们能客气点儿,给他们家那小死丫头弄点吃的喝的。千万别再让她又白忙一场,腹中又饥又渴,带着一肚子憋屈回去了。

    容五爷一边想着,一边往家走。

    到家后,五乃乃又重新热了包子给他吃,还端上来了一大碗热粥。

    容五爷本来中午就随便填了两口,此时肚子还是瘪的。刚好加上这一餐,到了晚上,再喝点儿稀的也就完了。

    五乃乃见他吃饭,就忍不住问他?!靶阈阍趺疵桓阋豢榛乩囱??J蛋你给她吃了么?”

    容五爷拿起包子,眼皮都没抬,嘴里淡淡地说?!澳愎肱喙芟惺?,这不是跟老海去他亲戚家谈事了吗?”

    五乃乃又问?!澳撬形绶箍稍趺窗??那丫头不会饿着吧?!?br />
    容五爷却说?!罢饽憔头判陌?。不是说,老海亲戚是个红案大厨吗?去厨子家里做客,还能饿着你闺女不成?他们划拉划拉,怎么着也能吃一顿好饭菜吧?”

    他这话倒也猜得八九不离十。

    原来,许宏伟放心不下海大爷,原本他是打算请半天假,回家照顾海大爷的。

    彭小茹一想,她都快去上大学了,在厂子里待的时间也有限,也不在乎那些奖金绩效什么的。

    与其让许宏伟请假,倒不如她请假去照顾海大爷呢。

    两人一商量,这么做也的确比较合适。彭小茹干脆就上了半天班,到了中午,她打了饭,带回家去,跟海大爷一起吃。

    只可惜,她到了许宏伟家里一看,门倒是关得好好的,可海大爷却不见了踪影?

    彭小茹也吓了一跳,又满胡同里找了好几圈,却愣是没找到人。

    她又急忙骑车,去了海大爷家里一趟,那边也是空荡荡的,连个人影儿都没有。

    就在彭小茹找不着人,急得不行,准备去厂子里把许宏伟叫回来的时候,没想到苏秀秀居然把海大爷给送回来了。

    彭小茹连忙走上前一看,就发现海大爷就像脱胎换骨一般,跟昨天她看见时,完全判若两人。

    昨天的海大爷,就像是个老疯子说起话来颠三倒四;又像一只暴躁的困兽,动不动就想搞破坏;弄得她和许宏伟也都觉得挺没辙的。许宏伟后来又劝他,就是不管用。老爷子一直在钻牛角尖。

    这才一晚上没见面,今天再一看,这位海大爷好像终于把头脑和理智给找回来了。

    他那双眼睛也变得清明了不少,身上的暴躁情绪也少了一些。

    不用问,彭小茹也知道,这肯定都是秀秀的功劳。

    她又笑着问道,“你们爷俩是怎么遇见的?”

    海德惠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老脸一红,他心中有愧,也不知怎么跟彭小茹解释才好。

    最后只得“嗯哼”了一声,却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还是苏秀秀上前帮他解了围,对彭小茹说道:

    “海大爷是去找我爸商量事情了。姐,有吃的么?我都快饿死了?!?br />
    海大爷抹着额头的冷汗,连忙也说了一句?!笆茄?,我也饿了。咱们先吃饭,再谈事情吧?!?br />
    彭小茹这才说道:“反倒是有,我中午在单位特意打了饭,正好够咱们三个吃的。

    海大爷,我实在忍不住要说您两句。您要出去,怎么也不知会宏伟一声就走了。我这也都找了您一中午了,到现在我也还没吃饭呢?!?br />
    海大爷听了这话,越发感到愧疚起来。只得喃喃地说道:“我下次提前打招呼就是了?!?br />
    彭小茹这才没再说什么,转身往厨房走去。

    还真如苏秀秀所说的那样,他一时冲动去咒了那个姓孙的一大家子,他倒是一时痛快了,可如果报应了来了,那得给宏伟和小茹增添多少麻烦呀?

    两孩子真心待他,他却把两孩子抛在脑后了,这也实在不应该。

    想到这里,他更加感激苏秀秀出面阻止了他。于是又说道:“刚刚是我一时冲动,险些犯下大错?!?br />
    苏秀秀却说:“你现在想明白过来就好?!?br />
    另一边,彭小茹不仅热了饭菜,又做了一锅汤,还拿出了许宏伟做得卤R和小菜,就这样拼拼凑凑,也摆了一桌子。

    苏秀秀早就被五乃乃惯坏了胃口,根本就挨不住饿。

    彭小茹看这小姑娘可怜,就提前给她弄了个馒头夹牛R,可苏秀秀吃了馒头也跟没吃一样。仍是饿得厉害。

    好不容易,等到午饭摆好了,她也没客气,端着碗就吃了起来,吃得仍是很香甜。

    海大爷本来对吃,也没那么多想法。一见苏秀秀这小丫头吃饭,他的好胃口也就跟着来了,他也夹了几筷子菜。

    彭小茹见苏秀秀吃得那么香甜,在一旁帮着她夹菜。见她喜欢牛R,就专挑R夹给她。苏秀秀来者不拒。

    海大爷在一旁看着,他心话说,这样的闺女虽好,却不是所有人都能养得起的。

    幸亏是容五爷家里收养的苏秀秀,这要是放在别人家里,这孩子的口粮都成问题。

    话说回来,她长得干瘦干瘦的,吃下肚的饭都长到哪里去了?

    苏秀秀可不管他怎么想,足足吃了两碗饭,才放下了筷子。

    看着对面海大爷那略显诡异的眼神,她随口解释道:“我这也是饿过头了,按点吃饭的话,不至于吃这么多饭?!?br />
    海大爷显然不信,却也没再说什么。

    好不容易,所有人都吃完了饭。

    彭小茹就去收拾厨房了。

    屋里只剩下海大爷和苏秀秀坐在一起,喝容五爷送的雀舌。

    过了好一会儿,海大爷才闷声问道:“丫头,依你说,那姓孙的这两年就要有报应了。那我想去跟他讨回宅子,还来得及么?”

    苏秀秀随口说道:“那有什么不行的?本来就是您家的产业,您讨要回来也是天经地义的事?!?br />
    海大爷又眯着眼睛,说道:“我那意思是说,倘若我要是把他从我家老宅里赶出来,他还会受到报应么?会不会引起什么变数?”

    “并不会。只要不违背常理,您想怎么整治他都行。您要做了,说不准还能催动报应提前降下来呢?!彼招阈忝嫖薇砬榈厮档?。

    海大爷这才松了口气,他又说道:“那就好,我想好了,无论如何也要拿回我家老宅。到时,就留给宏伟和小茹住。难得宏伟那孩子这些年一直照顾我,我身无长物,只有那张房契了,怎么也要同姓孙的搏上一搏?!?br />
    苏秀秀点了点头,倒也没再多说什么。只要海大爷能改变想法,不走极端就行。

    这时,海大爷突然开口道:“我今天得罪了容五爷,驳了他的面子,也不知道容五爷会不会跟我计较?”

    苏秀秀低声说道:“我爸的事我也说不好,不管怎么样,你们也是老朋友了。不如,你改天再登门去看他?!?br />
    “噢?!焙4笠豢?,苏秀秀在她父亲的事情上,说话格外谨慎,并不会主动给容五爷揽事。他也不好再多问什么了。

    两人就这样坐在一处,闷不做声地继续喝着茶。

    过了好一会儿,彭小茹收拾好厨房,才又进屋里来。

    苏秀秀看海大爷状态不错,估计他应该也不会突然发疯,又跑出去瞎折腾了。

    于是,干脆站起身就准备告辞了。

    彭小茹连忙就对海大爷说道:“这里离她家还挺远呢,不如我骑车去送送她?!?br />
    海大爷点头说道:“是呀,你去送送秀秀吧。今天,我也劳烦这小闺女多费心了?!?br />
    就这样,两人交代清楚了。

    彭小茹和苏秀秀就一前一后,离开了许宏伟家。

    彭小茹身材高挑,四肢修长有力,骑着车带着苏秀秀倒也合适。

    两人共乘一辆车,往容家驶去。

    一路上,彭小茹忍不住问她。

    “秀秀,海大爷在你们家没闯什么大祸吧?”

    不得不说,像彭小茹这样的直肠子的人,有时候第一直觉还挺准的。

    只可惜,苏秀秀并没打算把那些事跟她说。

    她只是笑道:“他在我家里倒是挺激动的,差点跟我爸吵起来。我也没其他法子,只得跟出来劝劝他。好在海大爷肯听我劝,我见他心情好转,就把他送回来了?!?br />
    彭小茹大概也猜到,她不想说下去了,也就没继续问。

    两人很快回到了容家,苏秀秀进了家门,五乃乃特意迎出来,又笑着跟彭小茹聊了几句。

    五乃乃想让彭小茹进屋喝杯茶,可彭小茹还惦记家里的海大爷,生怕那老头再闹出什么事来。

    就连忙推脱着,说是马上就要回去了。

    苏秀秀干脆就任由她们在院子里聊天叙旧,她先一步回到屋里,就见容五爷还是那副老样子,正昏昏沉沉地躺在炕上。

    苏秀秀看向窗外,五乃乃一时间也没有往这边看。

    她这才压低声音说道:“爸,我的眼神可比一般人都好,说来也巧,我回头的时候,看见一个身影可真像您呀?!?br />
    容五爷连眼睛都没睁,随口说道:“你看错人了?!?br />
    苏秀秀却一脸哀怨地说:“我那时饿得够呛,心话说,要是我爸好心过来给我送两J蛋吃,那该有多好呀??上?,我爸狠心,自己独吞了属于我的J蛋?!?br />
    容五爷听了这话,差点笑喷了。他也顾不得其他,起身坐起来,又说道:“这小丫头子,胆肥了吧,敢编排你爸?”

    说着,他也往窗外看了一眼,只见五乃乃已经把彭小茹送出门外去了,两人还在聊天呢。

    他这才质问道:“我倒要问问你呢,你没跟海德惠面前又胡说八道吧?也没有瞎胡应承他什么事吧?”

    苏秀秀皱着眉头说道:“那倒没有,不过我估计海大爷明天还得来找您。这可还没过三天呢,咱们那个赌约您还记着吧?明天,您大概就可以跟海大爷谈条件了。估计到时候,您说什么他都同意?!?br />
    容五爷听了这话,再看看那死丫头一脸精灵古怪的样子,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他又忍不住叹道:“我真不知道该说你心大,还是其他什么?就你今天做的这些事,要是让你妈知道,她能唠叨你整整三个月。你这可倒好,还有心思跟我打赌呢?!?br />
    苏秀秀连忙求饶道:“您不是也说过,咱们爷俩在外面的事,就别让我妈跟着C心了。再说了,我这不也没什么事么?”

    容五爷看了她两眼,又问道:“我只问你,你当时有几分把握,能把海德惠拦下来?”

    苏秀秀低下头,闷声道:“怎么也得有□□分吧?我一早就看出来了,海大爷并不是对许宏伟的多年照顾无动于衷。我专门冲着他软肋下手,他势必会有所顾忌。这样一来,我再一旁劝说,成功的机会也就比较大了?!?br />
    容五爷又问道:“那你说的那些话,是你从《文氏家书》看出来的,还是有什么其他法门?”

    苏秀秀想了想,还是抬头看向容五爷,咬着牙说道:“爸,我是真的能看得出来,也能分清好赖。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家书里提到的异于常人的特殊本领。偏偏我怎么说您也不信,总当我是在胡闹?!?br />
    容五爷听了这话,深深地叹了口气。过了片刻,他才说道:“我说过,我本不信鬼神的,可我却信你。只有一点,你就算再有几分古怪的本领,也该怀有敬畏之心才是。以后,若不是有百分百的把握,你就别再做了?!?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忍不住瞪圆了眼睛看向他。

    容五爷却狠狠地说道:“医院里那事也如是,把孩子送到医院里,你也算尽了心意。就该转身离开才是。正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那孩子死活与我们何干?你何必为他冒险?我和你妈只有你一个,容不得你有半点差错。命只有一条,你若出了什么事,叫你妈怎么办?”

    苏秀秀听了这话,半响无语。

    她原本抱着侥幸心理,希望父亲没有发现那件事。却没想到他发现了,只是没有说。

    一直等到今天,她又做了同样的事,父亲才点明了告诉她。

    一时间,苏秀秀忍不住开始有些后悔。

    她仗着前世的一身本领,有些太过自以为是了?

    细想想,这辈子她有了家,有了父母,也有了爱人,以后做事还需得再三思量才是,切不可鲁莽行事。

    不然的话,她真要出了什么意外,旁人顶多会觉得一个P大点的孩子,自己把自己作死了。说不定还会嘲笑两句,拿她打趣。

    可她的父母和爱人,却会心疼死的。

    俗话说,事不过三,这好像已经是第三次了。想到这里,苏秀秀下意识地用力地攥紧了拳头。

    容五爷见她真心悔过,也就没再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