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第 78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78

    原来, 昨天晚上, 许宏伟跟海大爷详谈了一番。

    他就发现海大爷头脑清明了不说,也不再自暴自弃了。反而说要想办法,堂堂正正为他们一家讨回公道。

    许宏伟心中很感谢苏秀秀,又跟海大爷提出他也要帮忙。顺便也说, 他想要完成母亲的遗愿, 想接海大爷来一起过日子, 将来也好照顾他, 帮他养老送终。

    海德惠心中虽然感动, 却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早就忘了当初的事了,可你们母子俩却一直记在心头。

    我儿子出事的时候,最后实在没办法来找你妈。你妈也没钱,可却把她唯一留下来的嫁妆, 也想办法给卖了。第二天一早,就给我送钱去了??芍站客砹艘徊?。

    我要是早点去找你们想办法,说不定我孩儿还有救了。我一直都记得, 在我们海家最危难的时候,你们母子一直在想法设法地帮着我。后来,我自暴自弃,也跟你们母子无关, 可你们却一直不离不弃地照顾我。我倒想问问, 我到底做了什么好事?值得你们这样对我?”

    许宏伟垂着眼睛, 说道:“当年, 我爸重病, 把我们家底子都给掏空了。我妈坚持还要继续治疗下去,,不想眼睁睁地看着我爸躺在床上等死。

    别的亲友都笑话我妈是个死心眼,救也活不了了。不过是白浪费钱罢了。

    只有海大爷您这个远亲,一直不断地借我家钱。明知道我们孤儿寡母可能还不上了,你还是愿意借。

    我妈当时就说,锦上添花天下有,雪中送炭世间无。您却给我们雪中送炭,后来我爸虽然去了,我们娘俩永远都记着海大爷您的这份恩情。我妈去世前,还说让我把您当亲爹照看着?!?br />
    海大爷听了这番话,眼圈通红。他颤声说道:“那时候,我手头富裕,并不拿那几个钱当回事。随便买了一盆炭送给你们家??赡忝悄锪┑购?,给我那间破院子生了十多年的火,送了十多年的粮食。这又何必呢?”

    然而,许宏伟却没有说话,他只是一脸固执地看着海大爷。

    他跟在母亲身边长大,得到的传承不止是那一手厉害的厨艺,还有这种在别人看来或许有些迂腐有些傻的为人态度。

    海德惠虽然很感动,却仍是没有点头答应许宏伟。他只说还要再好好想想。

    可实际上,他是想着等大宅子要回来,再跟许宏伟一起住。

    这些年,他欠许宏伟和他母亲实在太多,这辈子恐怕都还不完了。

    苏秀秀虽然说过,将来他子孙能续上,可他却没有再娶妻生子的念头。就想着把那宅子留给许宏伟就完了。

    直到,看见容家父女的相处方式,海德惠才发现是他想多了。

    许宏伟从来不图他什么,他又瞎胡较什么劲?

    所以,在容家跟苏秀秀说完了草图的事,又答应他们过两天,帮着苏秀秀去找装修师傅谈如何装修院子。他现在住在许家,离成府胡同也近,随时可以过去看看装修进度,指出问题来。

    这些事都说好了,海德惠就告别了容家,回到了许家。

    这时也才下午三四点钟,许宏伟他们通常要六点才下班呢。

    早上的时候,许宏伟知道他去容家,还特意给他留下了一些钱。

    海德惠干脆就拿了钱,去买了一打子信纸回家。然后,就开始写信。

    容五爷刚好知道,他们一个老朋友的孩子,经过了一番波折,那孩子也算争气,在78年的时候考上了大学。

    这几年,那孩子刚好成了报社的记者。他一直坚持客观真实的报道,也赢得了为民发声的好名声。

    海德惠就决定,先给那个孩子写封信。

    他沉下心来,把当年他是怎么救孙有德的,孙有德又是怎么登门来道谢的;又是怎么发现他家有黄金的,后来又是怎么去举报他的。

    直写到他一家人被人赶出门,他儿子病逝,妻子自杀,海德惠仍是心如刀绞,忍不住泪如雨下。

    这些事情,他永远都无法忘怀,可如今,他要做得却不是沉湎于悲伤之中,而是要为家人讨回公道。

    海德惠就这样一边流着泪,一边写着信。

    他相信只要写的信多,看信的人也就多。

    到时候,那些人知道了他家的这些事,总有人不再冷眼旁观,会帮他讨回公道。

    许宏伟回家之后,把自行车停在院子里,一进门就发现海大爷在哭。

    他连忙上前问道:“海大爷,您这是怎么了?”

    海德惠握着他的手说道:“我没事,我在写信呢。我要把我们家这些事,写在信里,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就是要扒了姓孙的那张人皮,看看他是什么变的?!?br />
    许宏伟听了这话,紧紧地握住了海大爷的手。

    他没有钱也没有势力,只是个小小的厨师,帮不了海大爷伸冤做主。只是,他却可以以旁观者的身份也说起这件事。

    许宏伟本来也想一起写信的??珊4笠抡馐掠惺裁瓷潦?,再影响了他的前程,也就没有同意。

    许宏伟也没办法,只得帮他装信封,贴邮票。

    彭小茹也是个嫉恶如仇的性子,知道海大爷家发生的悲剧之后,她也过来帮忙。

    容五爷又让苏秀秀送来了那些人的地址,许家三人就把地址都填好之后。当天夜里,许宏伟和彭小茹就把这些信给发出去了。

    又等了几天,陈记者第一个找到了海大爷。

    他们两家本来就是故交。两家人的遭遇也都差不多,只可惜陈家是老人们都不在了,只剩下陈记者一个人。海家是只剩下海大爷一个孤老头子。

    陈记者本来就是个正直,想要除暴安良的性子,又跟海大爷感同身受,就开始帮他出谋划策。

    刚好,陈记者已经要回了自己家的宅子,就拉着海大爷一起去了房管局。

    在这之前,陈记者还找了证明人,证明那房子就是海家大宅。

    这时候,上方已经明确下达了文件,动乱时期收缴的房子,必须还给本人家。

    何况,房管局局长也提前收到了海大爷的来信。他也觉得海家实在太惨了,某人简直猪狗不如,连救命恩人都要陷害,那可就是人性的问题。

    这局长也是一身正气,他亲自接待了海大爷和陈记者。最后,几人商定,这事不能草率行事,需得暂时先压下几天。再给姓孙的迎头痛击。

    那天,回去的路上,海大爷突然觉得心里的大石头似乎变轻了一些。

    到家后,许宏伟已经准备好了一桌子好菜,苏秀秀也在,陈记者也来了。几人坐在一起,大快朵颐一番。

    陈记者看了看苏秀秀,又看向海大爷问道:“这就是想方设法帮着您重新站起来,又劝下您不要做傻事的那小姑娘?”

    海大爷点头道:“当时,她跟了我一路。我本来有心吊死在老宅大门口,没想到却被这姑娘骂回来了?!彼膊缓盟邓蛩阒淙?,只得换了种说法。

    陈记者点头道:“这么小的年纪,就这样明白事理,还能说服您实在不易。五大爷家的孩子果然很好?!?br />
    说着他又对苏秀秀说:“说来咱们也是世家至交,以后有什么事的话,你可以打电话找我?!?br />
    说完,他又给了苏秀秀留了地址和联系方式。

    苏秀秀随手接了过来,又跟这位陈大哥道了谢。顶多就是多看了他两眼,也没再说什么。

    陈记者眯着眼睛说道:“不必客气,大家总归是一样的。按远了算,我还是你远房表哥呢?”

    苏秀秀听了这话,不禁有些疑惑。陈记者却又指着海大爷说道:“论辈分,海大爷也是我舅公呢?!?br />
    海大爷听了这话,又笑道:“那都是老黄历的事情了,现在都是新时代,就别再提这些了?!?br />
    就这样,几个旧时望族后裔竟以这种方式,再次重新聚在一起,又产生了新的缘分。

    那天晚上,陈记者情绪非常激动,也就没限制自己的酒量,索性就喝了个尽兴。

    等到吃完饭,他醉醺醺地就想往家走。

    苏秀秀却冷不丁说了一句?!凹热欢际抢锨?,陈哥你在这里住上一晚也算不得什么,反而还能让两家更亲近些?!?br />
    陈记者却摆摆手说道:“这人独惯了,呆在这里也会惹人烦。何必再给主人家添麻烦呢?”

    这时,许宏伟上来扶他,一边说道:“不麻烦,不麻烦,你帮了海大爷好多的忙,我们感激你都来不及。陈记者,你就留下来吧,大家也好有个照应?!?br />
    陈记者看着他,眼泪都流下来了。他嘴里含含糊糊地说道:“许师傅,你是个好人,能照顾海大爷那么久。我们家当初怎么没碰见你这样的好人呢?倘若有人帮一把,我爸妈也不至于……”

    说到这里,他实在说不下去了。陈记者实在喝醉了,人也变得激动起来,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许宏伟顿时也僵住了,实在不知如何安慰这个伤心人。

    苏秀秀却轻飘飘地说道:“陈哥醉得这么厉害,回家也是要出事的?!?br />
    许宏伟只得拖着这个醉鬼往屋里走,可惜,这人一醉了,倔性就上来了。他流着眼泪说道:

    “我不留下,我就要回家?!?br />
    这时,苏秀秀投了一个湿手巾,糊在他脸上。

    陈记者才恢复了些许的理智。他又一脸坚决地说道:“我还是要回去?!?br />
    苏秀秀却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你还是留下来的好,亲朋好友不怕你麻烦!”

    一时间,陈记者只觉得心头一振,他实在没办法拒绝她的话。最后,酒劲又上来了,也只得留了下来。

    许宏伟也不得不上前来,照顾他。

    刚好这时,彭小茹在收拾东西,许宏伟又把陈记者架回屋里。

    海大爷忍不住对苏秀秀说道:“你又看出来了吧?”

    苏秀秀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海大爷也忍不住叹了口气?!澳阏庋就氛馍肀臼乱彩翟诼榉?,怨不得你爸不放心,让我盯着你呢?可这哪里是我能看得住的?”

    苏秀秀却很淡定地说道:“这事无妨,我心里有数?!?br />
    海大爷心话说,你个小毛丫头连自己真正的本事都摸不清楚,心里有个P的数。

    只是,他感激苏秀秀曾经救过他,自然也不想在她面前爆粗口??烧馐滤娌还?,又对不起容五爷的一番嘱托。

    海德惠思来想去,一咬牙,就对苏秀秀说道:

    “我小时候,我爷爷总是跟我说,像我家这样,会点偏门本事的,总要行善积福才是。

    慢慢地,我心里就见不得别人受罪了。这毛病改都改不了。我也想着既然能帮的话,何不帮人一把呢?直到我遇见那个姓孙的,才开始后悔。

    我这些年一直在想,倘若当初没多事救他,让他死了那有多好?我老婆孩子也不会出事。

    这些年,我一直想不明白,我到底为什么做了那错事。直到遇见了陈记者,又看到了那位局长,我才想到,凡事有因就有果。总之,你还是小心因果才是。有些话还是不要说出来为好?!?br />
    苏秀秀却冷不丁说了一句,“我倒觉得,您这话有点问题。您行善积福总归是好事。错就错在看错了人,再就是您不够小心,外露了家财。说到底那姓孙的本性恶劣,才是因?!?br />
    苏秀秀要帮别人总会先看那人的相,倘若那人本性有问题,她肯定会冷眼,看着那人去死。

    海大爷顿时又觉得,秀秀这话也有几分道理,一时间他反倒糊涂起来。

    只是,不管怎么说,他也不能有违容五爷所托。

    海德惠思来想去,决定有空再去那条旧胡同里,找那人聊聊才是。

    另一边,苏秀秀只觉得她站在一个十字路口,每每总是面对着不同的选择。

    只不过,从这一次开始,她心有牵挂,反复思量之后,才稍微暗示了一下,也并没有直接C手。

    就算有因果一说,应该不是她的?

    很快,彭小茹就跑出来对苏秀秀说道:“我跟宏伟说了,等会我们先送你回去?!?br />
    苏秀秀忍不住问道:“那陈记者呢?”

    彭小茹就说:“他已经睡死了,何况海大爷也在家呢,多少也能照应着点,我们快去快回?!?br />
    苏秀秀这才点了点头,这时许宏伟也出来了。

    两人骑着车,先把苏秀秀送回家,然后许宏伟又送彭小茹送回家。

    就这样,一切都算顺利。

    *

    等到第二天,陈记者浑浑噩噩地回到家中,才发现他们住宅区遭贼了。

    有一户人家跟贼起了争执,被一个年轻的蟊贼捅了肚子两刀,送去医院急救了。

    关键是那受伤之人,正好是陈记者的邻居,两人平时关系也算不错。

    陈记者心中暗想,他昨天没回来,倒也逃过了一劫。再一细想,他又有些后怕。

    为了这事,他还特意又去了趟许家,感谢他们留宿他一夜。

    许宏伟本来想说,这事也多亏了秀秀劝你,却被海大爷硬生生地转移了话题。

    他对陈记者说:“你本来也是一个人住,以后有空不如常来我们家里。等我要回了老宅之后,你常来住住就更好了,我们海家大宅是养人的?!?br />
    陈记者也知道他们老宅风水好,连忙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两家人关系反而更加紧密了。陈记者也不断地给海大爷出主意。

    只是,他隐隐觉得,苏秀秀好像也帮过他的大忙。

    只可惜,海大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瞒着苏秀秀的事。就算陈记者问了,海大爷也会千方百计地转移开话题。就好像他恨不得把那小闺女给藏起来似的。

    陈记者哪里又知道,海大爷还在纠缠在因果之中呢?

    苏秀秀总归对他有再造之恩,容五爷又肯帮他,海德惠却不知道该怎么帮着那个异于常人的小姑娘。

    就算苏秀秀看起来似乎不错,可海德惠就是没办法放下心来。

    于是,他忍不住去拜访了那位住在旧巷子里的老朋友。

    那神G听了海德惠的唠叨,却老神在在地说,“你纠结那因果干嘛?那小姑娘前生福泽深厚,今生父母双全,一生幸福,荫及子孙。她命好得很,凡事遇难呈祥,总有贵人相助。

    这不是她帮了你在先,你这老头就自不量力,想帮她挡灾祸么?实际上,哪里来得什么灾祸呀?她种下的善缘,总归会有回报的?!?br />
    海大爷都听傻了,却也放下心来。他又问:“你既然知道这些,干嘛不帮那丫头一把,顺便指导她一下?不然,这事我去跟容五爷说?!?br />
    那神G却说道:“你可别开玩笑了,我哪有资格当她老师?她那可是两世修来的师徒缘分。倘若我看她命好,打算横C一手,那才会受到报应呢?!?br />
    海大爷听这人说话,总有种Y森森的感觉。他平日里也挺怕神G这种人的。也没有其他事了,他就连忙起身告辞了。

    临走之前,那老神G又开口说道:“我提前恭喜你了,不但能拿回你家的房子,还有意外之喜?!?br />
    “什么意外之喜?”海大爷忍不住回头问他。

    可那神G却不肯说了,反而拿起海大爷带过去的吃的,咬了两口说道:“你儿子这做饭的手艺简直绝了。你这老头也算好福气了?!?br />
    海大爷顿时就急眼了?!岸妓盗?,宏伟不是我儿子,老许家就这么一根独苗,我要抢了,那才是丧了良心呢?!?br />
    那神G却说:“不能当亲爹,当干爹总可以吧?反正你们有一世父子缘分?!?br />
    海大爷忍不住骂道:“你竟胡说,我也不知道,你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神G却说:“还不是因为你不学无术?!你年轻时要是学点相面术,至于这样么?”

    两老头到底又吵了一架,海大爷气呼呼地离开了。

    那神G看着他的背影,喃喃自语道:“这不是接上了么?”

    后面又补了一句,“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

    不得不说,还真被那神G说中了。在陈记者的帮衬下,海大爷很顺利地要回了自家老宅子。

    与此同时,孙有德做的坏事东窗事发,他也被纪委审查了。

    因为这人贪图权利,掠夺他人财产。十多年来,干过的坏事多得数不清。

    原本大家畏惧他的手段,也不敢说什么。此时见他一出事,立马墙倒众人推。

    很多孙有德违法乱纪的证据,也都被交了上来。

    一时间,不止是孙有德,连带他两个儿子也受到了牵连。

    孙有德本来反应挺快,只是他再想去花钱找人帮忙,已经没人搭理他了。

    像他这样无情无义的人,就连救命恩人都敢害,简直就是吃人不吐骨头。哪还有人敢帮他呀?

    孙有德甚至没来得及回家,就被当场抓了,连带他两个有前途的儿子,也一同进去了。

    孙家也很快就败落了。

    他大儿媳当初跟孙家也算是门当户对,说白了两人就是利益婚姻。

    此时,一看孙家落难,大儿媳妇当机立断,选择跟丈夫离婚,抱着儿子就回娘家去了。婆婆想孙子,却也拦不住她。

    再说,孙有德的女儿,本来已经订下婚事,眼看着就要结婚了。

    因为家中遭此劫难,那姑娘也惨遭未婚夫抛弃了。

    婆家指名道姓地说,你父亲这样冷酷无情,你又能好到哪里去?我们家可要不起你这样的儿媳妇。不然,什么时候被你害了,我们都不知道。

    孙有德的女儿伤心欲绝,回家就喝了农药。又被人救下来,送到医院里。

    命虽然是救回来了,可自那以后,那姑娘却呆呆傻傻的。连正经话都不会说了。

    再加上,事发以后,总有人在背后指着鼻子骂,他们一家子都是狼心狗肺的畜生,就没有一个好人。

    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孙有德那畜生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他们一家可倒好,占着人家祖宅十多年,这得多大脸?

    不止有骂的,也有人蓄意报复,往他家门口扔脏东西的。

    孙有德的妻子实在顶不住压力,就打算跟孙有德离婚。

    只是她也是个有心思的女人,这些年也了解孙有德的为人。生怕这事一闹开,孙有德再胡乱咬她,就一直没敢露面。

    反倒是,孙有德急切地等着他妻子的到来。

    他本来还想跟妻子说,他把一部分家产,藏在了海家大宅的某一处。想让妻子拿了钱,帮女儿治病,顺便再想办法捞他出去。

    只可惜,他最终等到的却只是妻子的离婚协议书。

    孙有德年轻时抛弃发妻,遗弃幼子。临老临老,他也被现任妻子背叛抛弃。

    更可惜的是,他都来不及说一声家产的事,他妻子就已经把宅子腾出来,主动还给海德惠了。

    知道这些事之后,孙有德喉头一热,一口心头热血就喷了出来。

    所以说,到头来,他终究还是落得一场空,他从哪里抢到的东西,终究还要还给人家去。不管是宅子也好,欠下人家的金子也如是,统统都要加倍奉还。

    海德惠搬回祖宅原本很高兴,也用不得别人,就他带着许宏伟、彭小茹一起把宅子里里外外都打扫一遍。

    正好归置到他童年时,种下的小树下面。

    这几十年的时间,这棵树从小树苗,长成了参天大树。

    海德惠感慨的同时,忍不住在那树下歇歇脚。

    偶然一低头,竟发现树D里有东西闪闪发亮。

    他心中略有疑惑,蹲下身想把那东西取出来。又拿铁锹,又找工具,挖了个小坑出来,好不容易把那东西取出来一看,海德惠不禁大吃一惊。

    竟然是他家祖上传下来的沉香木小箱子。

    他抖着手打开箱子一看,曾经满满一箱金元宝,到了今天居然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