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第 79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79

    等到苏秀秀再收到松哥的来信, 已经过了半个月之久。

    一开始, 苏秀秀心里难免会有些不满。

    她这边两辈子好不容易写了第一封情书,寄过去,松哥却没能及时给她回应。

    后来,又猜测松哥那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依他的性子, 不可能不理她的。

    苏秀秀胡思乱想一番, 那封信却始终没有来。

    后来, 海大爷那边实在凶险, 苏秀秀就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他那边, 也就把情书这件事儿暂时放在一边儿了。

    她甚至也赌气没有给孟庭松写信。

    直到半月后,这封厚厚的信寄过来的时候,苏秀秀才松了一口气。

    看着信纸上面,跟她那封情书几乎一模一样的情书。

    “这辈子我只想跟你一起过!秀秀, 你愿意吗?”

    坚定有力的字迹,几乎穿透了信纸纸面,把那份强烈的感情传达到她的心里。

    看到这样一封情书, 苏秀秀的心里狂乱地跳跃着。

    这一刻,她突然就一点不怪松哥了。

    这还是刚刚改革开放的八零年代,人们普遍保守。注定不会像三十年之后那样,两人一见面有了感觉, 就会说“我喜欢你”, “我爱你”。

    松哥这样的本分人, 能说出想跟她一起过一辈子这样的宣言。那等同于求婚或者给了她一个共度一生的许诺。

    所以, 苏秀秀非但气不起来了, 反而格外的开心。

    她也顾不得其他,又拿出笔和信纸来。在纸上写下几个大字。

    “我愿意!等你!”

    还是之前那个风格,既是回答,也是情书。

    等把这封情书写好了,放进信封里,苏秀秀才有心思,继续看松哥的来信。

    在信中,孟庭松写了信来迟的原因。

    原来就在孟庭松收到信的当天,团里来了一位领导,选中了孟庭松,并且直接就把他带走了。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更何况,当时那位领导一直在旁边等着,孟庭松也没有办法写完信再寄出去。

    只得揣着给苏秀秀的半封信,带着行李,跟着领导一起离开了团队。

    孟庭松这也是得到了一次难得的机会,参加了另一个部队的选拔。

    具体什么部队?选拔的内容是什么?

    这些松哥在信里统统都没说,只是跟苏秀秀汇报了一个好消息。

    他被录取了,转到了一个新的部队里,又结识了一帮新的战友。大家相处的很好。

    他在这封信的最后一页,留下了地址。让苏秀秀以后往这边寄信。

    虽然孟庭松写得轻描淡写,似乎很轻松就考上了。

    可苏秀秀却猜到,参加选拔时,松哥肯定无比艰辛?这选拔都是各个连队的尖兵,入选的几率也并不高。

    而且,刚进入到那个新的部队,松哥也并不是一帆风顺,反而还要接受艰苦的训练。如果在训练中掉了队,也会被送回原来的部队。

    松哥几乎每天都很拼命地赶上节奏,训练花费了他全部的经历。他每天都给苏秀秀写信,却没办法寄出来。

    可他的字里行间,却对这样的生活,充满了新的期待。

    他希望自己可以顺利地留下来。

    在信的结尾处,松哥也说了一句,容五爷曾经说过的话。

    “我们还这么年轻,势必要会遇到更多新的机遇、挑战和考验。不管遇到困难,只要迎头面对,不胆怯,不退缩,这样的人生才会变得更加有意思?!?br />
    苏秀秀在这封日记似的长信里,读到了一种很豁达,开朗,积极向上的情绪。

    就连苏秀秀也受到了鼓励。

    她突然就发现,虽然她和松哥两人天各一方??扇炊荚谧鲎抛约合不蹲龅氖虑?,都为了各自的梦想而努力着。

    他们通过书信互相激励着鼓励着,共同进步,同时成长。这样其实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苏秀秀突然觉得,他们的爱情需要长久的等待,忍耐着两地分离的思念。

    可这样的感情却也无比坚韧,无比美好。

    苏秀秀很快也给松哥写了回信。

    在信里,她说了私房菜馆的进度。

    还说起了二国的病,实在让人担心。

    说起了许宏伟照顾了海大爷十多年的事。

    又说起了她和海大爷一见面就吵架的事。以及最后海大爷终于振奋起精神来,下定决心要讨回他们家的祖宅。

    苏秀秀信也写得很长,而且写的都是发生在她身边的,一些零零碎碎的小事。

    正是因为这些不断发生的小事,总能给苏秀秀带来各种各样的感动,和新鲜的与众不同的想法。

    她把这些也都分享给在远方的松哥。

    比如她会希望,年轻的二国能治好奇怪的病。甚至二国将来也不用太高,只要能长高20多厘米就好了。

    至少可以比她高一些吧???!不要还像个小男孩一样。

    又比如,海大爷经历了那些事儿之后,他以为他积善缘,攒功德,是做错了。

    他救错了人,才会害得他们一家人惨死。

    可实际上,正是因为海大爷心地善良,攒下善缘。他早年曾经义无反顾地帮助过许家母子。

    许家母子才会在未来的岁月里,义无反顾地袒护他,照顾他十多年。海大爷也才能赢得新的生机。

    所以说,心怀善意积善缘并没有错。只是要看清楚那些人罢了。

    苏秀秀打算在不会危及自身的情况下,继续做好事。

    她把这些想法,统统都写在了信中,也都告诉了松哥。

    只是,她却没想到这封信寄出去以后,很快就收到了回信。

    在信里,松哥也对她进行了肯定。他说心地善良没有错,做好事是对的。但前提是要?;ず盟约?。

    就这样,两人在信里对一些事情,再次进行了讨论。比如那个孙有德实在很差劲,那样的人就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

    因为回信的速度实在有些快。苏秀秀难免会有些怀疑。松哥到底是转到什么样的部队去了?

    不过不管转到哪儿都好,苏秀秀很警觉,并不会过问那些不相干的事情。她只要还能继续跟松哥通信就好了。

    只是,苏秀秀也隐约预感到,这事儿似乎跟自己有点关系。

    不管怎么样,松哥现在换了部队。就跟上辈子的生活轨迹,发生了一些变化。

    这样一来,松哥的腿大概也不会像上辈子那样了吧?

    想到这里,苏秀秀紧张的同时,却又不免有些担心。

    她干脆又写了一个护身符,折成了锦鲤的形状,夹在信里面给松哥寄过去了。

    孟庭松现在的那些战友,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能人。

    那些人很快就发现了,孟庭松有个很可爱的小女朋友。

    据说两家人已经正式结下亲。那位小女朋友似乎很依赖孟庭松,总是喜欢给他写信。

    偶尔,还会寄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给他。甚至包括一个红色的小鱼儿护身符。

    有位比较有学问的战友,绰号假学究的,就开口说道:

    “你们可别小看这小鱼护身符。这也是按照传统的吉祥纹路折出来的。

    孟庭松家的小女朋友会做这个,已经算是个难得的人才了?!?br />
    孟庭松听了这话,忍不住笑道:“她倒是跟她母亲学过剪窗花。只是她剪的不好,剪的鱼总是胖乎乎的,就变成这样了?!?br />
    听了这话,那些战友也笑作一团,都说假学究这次算又炫耀错地方了。

    只是,笑过之后,孟庭松的战友们不禁对他那个小女朋友更加好奇了。

    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个挺可爱的小妹。

    孟庭松却小心翼翼地把那个吉祥小鱼的护身符,放进靠近胸口位置的口袋里。

    战友们慢慢地就发现,孟庭松虽然身手好,性格开朗,人也很好相处。平时他也喜欢跟战友们说说笑笑。几乎所有人都能跟他合得来。

    孟庭松唯一的爱好,大概就是喜欢偷偷地给他小女朋友写信。他还喜欢攒钱。

    他们这还没结婚呢,孟庭松已经老老实实地把他的工资,上交给十几岁的小女朋友了。

    班长和战友们知道这事之后,都忍不住直咂舌。也有那些精明的人,不忘提醒孟庭松,虽然已经定下了,到底还没有结婚,最好是给自己留下一些余地。

    孟庭松却笑着说道?!岸孕阈?,我不用给自己留余地。她就主动帮我留了?!?br />
    众人有些弄不明白孟庭松的想法,也有人在背后说他天真,说他傻。

    可是,没过多久,苏秀秀就开始给孟庭松寄些钱过来。

    她在信里说,“松哥,俗话说礼尚往来,你怎么也得给战友们买些礼物什么的。你常年在外,身上不多备些钱的话,总归是有些不太方便?!?br />
    战友们这才发现,孟庭松这位小女朋友实在是体贴又善解人意。

    偶尔,大家也听孟庭松说起过,那小姑娘在生活中遇见的一些困惑。也都觉得,这还真是个很好的孩子。

    她温柔善良,有一颗温暖的心。

    后来,大家越来越好奇苏秀秀的长相,有人还试图想翻出孟庭松的未婚妻的照片。

    只可惜,那些东西都被孟庭锋小心翼翼的收起来了,再加上他武力强大。

    就算是冒着被打死的危险。战友们还是没找到那张传说中的照片。

    他们却不知道,此时那张照片儿做了防水处理。正和那条吉祥放在一起。就在孟庭松最靠胸口的位置。

    除了和松哥通信联络以外,苏秀秀仍是很忙。

    虽然有海大爷在一旁帮忙坐镇。

    可苏秀秀还是要反复地跟那些负责装修的师傅确定进度。以便发现装修过程中的一些问题。

    她几乎每天都要去一趟成府胡同,看看工程进度。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套已经荒芜了的大宅院,正在变成苏秀秀想象中的那般模样。

    为此苏秀秀,还偷偷开心了很久。

    除此之外,她还在坚持带着二国去看病。病人总是比较情绪化,苏秀秀每次看见陶二国沮丧的时候,就会出言安慰他。

    另外,她还要定期到老马杂货铺去看看店里的情况。

    他们通过手工记录的方式,把所有的产品数量统计成大表。

    这样的话,就可以根据供求关系来调整进货量了,也可以在产品过期之前,再做一波促销。

    老马和店里的那帮小子,对苏秀秀的这种管理方法,都感到很惊奇。

    苏秀秀让老马在家里,准备了一个大黑板。然后画出一个表格来,随时改变数据,这就使得他们可以更直观的看出来。

    就这样,两家杂货铺都进入了正规,店里的生意也越来越好。

    老马他们对此都觉得很满意,不过,苏秀秀却在怀念30年后的电子表格数据库。

    想当初,她为了方便记录客人的资料,也悄悄弄了个个人数据库,并不联网,也不会暴露客人信息。

    相比那些人的无数种性格,和各种奇葩突发事件。现在这个纯粹的商品表格,实在太容易了。

    何况杂货铺现在卖的东西也并不多。所以,大黑板完全可以应付的过来。

    就在苏秀秀的忙忙碌碌的时候,容五爷的假期终于要结束了。

    眼看着正月里的最后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容五爷恋恋不舍地脱掉了肥棉裤,换下了土花棉袄。又换上了他平时做买卖时,穿得那套行头。

    苏秀秀眼见着,她爸爸跟大变活人似的,穿上了呢子大衣,休闲裤子和锃亮的皮鞋。

    这种从乡下老大爷一秒变城里时尚精英的即视感,让苏秀秀接连好几天都没法适应。

    最后,还是五乃乃告诉她?!澳惆炙等丝恳伦奥砜堪?,他出去谈买卖,人家总要盯着他那身行头看。

    他穿得好,穿得越贵,别人就觉得他有钱有实力。那买卖也会更容易谈些。你爸说,他这也是一种投资。

    在家里他怎么舒服怎么来,一到了外面,他的穿着却必须足够体面?!?br />
    苏秀秀忍不住感叹,她爸爸在做生意方面,实在是比任何人都要通透精明。

    不管怎么样,容五爷又开始成天往外跑,继续他的买卖。

    他总是很规矩地吃完早饭就离开家门;到了晚饭之前,他必然会回家,跟着五乃乃一起吃饭。

    平常生意人总是说要应酬,要聊天,要喝酒吃饭,甚至陪着客人去一些娱乐场所。

    这些事在容五爷这边却都没有发生。

    苏秀秀因为好奇,倒也问过,“爸,你去歌厅接待过客户么?”

    结果容五爷狠狠地敲了她的额头一下?!拔颐亲龅亩际橇较崆樵傅穆蚵?,犯不着讨好谁。你这丫头,以后少跟你妈看点连续剧,不然脑子都看坏了。

    唉,我前两天还看见大庄了,他以前跟着老马干的时候,也是挺利落的小子,现在倒好怎么看怎么别扭。

    谁家黄牛党,抢个票还在大街上穿着白西装,带着个豆包蝴蝶领结呀?这绝对是脑袋里长东西了?!?br />
    听了这话,苏秀秀差点笑死。不得不说,她爸爸有时候实在太幽默了。

    不得不说大庄那哥也实在是太执着了些。

    这都一年了,他还没从上海滩的老大美梦中清醒过来呢?

    也不知道他手下那些小弟,都是怎么看他的?反正据马叔所说,又有小子不想跟大庄瞎混了,想找马叔做点正事。

    苏秀秀实在很怀疑,那些人其实是怕跟着大庄在大街上丢人现眼。

    *

    不管怎么说,容五爷又进入了那种工作状态。也不止卖龙鱼买卖,他偶尔还捣腾一些别的赚钱的买卖。

    反正,龙鱼照样卖,房子有合适的,他也会帮着别人牵线搭桥,赚一笔中间费。

    容五爷可比苏秀秀忙多了。

    苏秀秀想到今后三十年的房价演变,不免心中一动。

    这时候,京城里位置最好的房子,才卖一千七八一平。

    倘若这时候入手,将来必定会有很大的收益。

    只可惜,容五爷本身就是个地主,加上祖传的,也加上这些年他自己购置的房子。所以说,他根本就不缺房。

    他也看不上普通的居民楼,他现在专门冲着四合院下手,赚取中介费。

    苏秀秀好不容易跟他提起,想拿马叔给的红,买房子。却差点儿被容五爷用白眼儿给翻死。

    “咱们家那么多套房子和铺面还不够你一个人造的?你要开什么铺子都是跟我说呀?居然还想买别的房子?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吗?

    再说了,老马分给你的那些钱有够干什么的?贵的地方,你想都别想;便宜的地方又离家太远。你要它干嘛?”

    苏秀秀又不能跟他爸爸说,往北走,北四环像x运村那种地方。以后都会房价都会涨到爆。

    没办法,她只能把买住宅房这个念头,暂时压下来。

    直到看见杂货铺的买卖越做越好,马叔真又拉来了几个小伙子,在两家店里培训;也算为第三家分店做准备。

    苏秀秀这才又跟容五爷,重新提起了买房子的事。而这一次,她已经不说买房了,而是买铺子。

    “我们这也不是胡乱买房子,而是在一些我们觉得有潜力的居民社区周围买铺面房。

    也不用多大面积,只要够开杂货的铺就行?!?br />
    容五爷听了她这话,倒觉得有些意思。

    苏秀秀又再接再厉,继续说道:“爸,等以后咱们的杂货铺恐怕会越拍越多,管又管不过来,到时候,咱们可以把铺子交给别人打理。咱们再反过来跟他们收房子租金?!?br />
    容五爷听了苏秀秀这番话,又忍不住心头一震。他心话说,这丫头总会冒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

    也不是说不对,只是从没别人这么想过,这么干过。

    不得不说,苏秀秀的这个想法最后还是打动了容五爷。

    容五爷也同意投资买铺面和房子了。

    只不过位置他俩却要继续商量。

    容五爷就想着,想要买房子,不管怎么说,先紧着二环里买铺面房子。想开杂货铺,在二环里开一圈,客源都不成问题。

    不得不说,这已经已经很有经济头脑了。

    可苏秀秀却总想往北四环那边买。她动不动就提那块地。

    容五爷却想着,那一代还是一片荒芜呢,只有几个自然村落和种地的农民,去那里开杂货铺没必要吧?

    可苏秀秀却觉得,他们趁着便宜可以买一块大点的地方。先预备这也成。

    到时候,可以开一个大型点儿的综合杂货铺。她口中的大杂货铺,实际上也就是超市。

    不好直接跟容五爷说,未来那边都是各种居民区和高档社区。

    苏秀秀只得说让十里八乡的村民,到时候都来他们这大杂货铺买东西。

    不管怎么说,如果他们真能提前弄到一块地,在x运村中心位置开个大中型超市,只要服务质量足够,将来的收益一定会没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