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第 80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80

    容五爷听了苏秀秀的话, 虽然心中略有所动。也知道这事大有可为。

    只是他却觉得他们家小丫头实在有点C之过急了,这还没有收到任何风声, 小丫头就敢一口咬定x运村那块地能起来。这未免太大胆了,也太冒风险了。

    容五爷做买卖就算要冒风险, 也得有七成以上的把握,因此也就没直接答应苏秀秀。

    可苏秀秀心里却有些着急, 不得不继续想办法找理由说服他。她甚至找来了旧报纸给容五爷看。

    从去年开始, 为了筹办第十一届x运会以及配套设施, 已经占用了大屯乡耕地3900多亩,撤销慧忠寺、鱼池村、药王庙、娘娘坟、干杨树、华严厂、真武庙、苇子坑、双旗杆、小营10个自然村。

    到了今年,这些变化虽然不明显, 可是以后x运村那一代, 就不再是东郊村落了。

    容五爷表面上还是不同意, 似乎也没把这事太放在心上。任由苏秀秀再去找各种理由,他却总有理由反驳回去。

    可另一方面, 他却已经开始着手打听离那边近的地方,有没有合适开大杂货铺的地方。

    父女俩在不经意间,又斗了一场。在苏秀秀没注意的时候, 她其实已经赢了。

    只可惜,这次她忘了跟容五爷打赌了。自然也就没机会把零花钱翻倍了。当然,等苏秀秀知道他们家在x运村那边真的可以开大杂货铺,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另一边, 到了3月份, 天气慢慢变暖了。

    容五爷也做好了全部准备, 他们家很快就要搬到成府胡同去住了。当然,还包括老冯一家和他养的那些龙鱼。

    一时间,容家人开始忙着打包行李。

    孟洪明两口子也提前赶过来帮忙了。

    许宏伟和彭小茹他们小两口子,也趁着休息日过来帮了一把。

    当然,这事也少不了马叔,他带着那帮小伙子来帮忙,还找了一辆货车来。

    于是,借着搬家的机会,亲友们再次聚在一处,热闹闹的。

    老马和孟洪明在前年庙会也算投了缘分,再次见面两位老兄弟也打了个招呼。

    老马一脸真诚地说:“洪明,听说你们终于要开饭馆了,恭喜你了。你那身好本事终于有了用武之地?!?br />
    孟洪明也笑着说道:“我还要恭喜你呢,马哥,你现在怎么也是个老板了?!?br />
    老马就笑道:“我还不是托了秀秀那丫头的福气,要不是有她帮忙的话,我这个大老粗又能懂得什么呀?”

    两个老兄弟聚在一起说笑一番,又帮着容家人,把东西都搬运过去了。

    *

    苏秀秀到了新家之后,就发现这里,比他们之前住的小院子大太多。

    新家也是三进的院子,别说他们一家三口加许姨了。就算将来五代同堂,甚至都能住得下。

    好在也不是他们一家搬过来住,他们住在三进的院子靠西边,那也是容五爷旧时的故居。

    孟叔和寇姨也搬进来,住在三进的院子靠东边。东边直接可以通过角门去隔壁的私房菜馆。

    刚好此时私房菜馆还在抓紧时间整修。

    孟洪明看了之后也十分满意。搬家过来之后,他们就可以随时从角门过去,看菜馆的装修进度了。

    在王小月的帮助下,该办的手续一个都没少。

    等到装修好了之后,再空上一段时间,他们的私房菜馆就可以开业了。以后,孟叔和寇姨每天过去,倒也十分方便。

    因为刚开始营业,也摸不清楚行情。

    孟洪明跟苏秀秀商量,是不是开业后,每天就只做一桌席面。等到他们的私房菜有了名气之后,有客人提前预定,他们再慢慢增加席面。

    这个想法跟苏秀秀也算不谋而合,她甚至就想着,前期可以免费请客人过来尝菜。

    这事,其实只要跟容五爷开口,很快就能拉来不少有钱的客人。

    到了八零年代末,随着改革开放,一部分成了先富起来的那批人。

    那些人富裕起来之后,就开始为所欲为,极尽挥霍之所能。这一时期,那些人也斗得厉害,似乎不花钱就显示不出他们的身份来。

    有些人甚至可以一掷万金,只为让一位酒吧女歌手登台献唱。

    苏秀秀思来想去,开业之初还是暂时不要招那些人过来。不然,他们私房菜的档次就拉低了。

    其实,最好的办法,还是联络那个胖子。赵承泽本来就喜欢孟叔做的菜,他们家又欠了他们的人情。

    等私房菜开业的时候,正式下帖子请赵承泽来捧场,他自然会带来一批顶级食客和老饕。

    孟叔只要拿出看家本事来。

    苏秀秀几乎可以预料的到,一但开席,孟叔的好手艺马上就会大放异彩。这样一来,他们的私房菜自然也能在客人心中占下一席之地。

    苏秀秀把这事跟容五爷一说,容五爷倒也没什么意见。

    他只是忍不住说道:“看来,你还真是不打算用我帮忙了?我还想着开什么条件好呢。比如扣你几个月零花钱什么的?!?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顿时觉得有些心塞。她爸爸随时都想算计她的粮草,这可如何是好?

    容五爷却又继续说道:“只有一事我倒要问你,那帖子到底是以你的名字下,还是以你孟叔的名义下?”

    苏秀秀鼓着脸说道:“自然是以我孟叔的名义下了。我孟叔将来就是名满京城的大厨师,我这个小丫头又算什么呀?”

    容五爷看了她两眼,见他闺女并没有因为救了人家孩子,就打算自抬身份,也就放心多了。

    这件事,算是定了下来。

    可另一边儿,龙鱼的事就比较麻烦了。

    容五爷是打算让冯家人把所有龙鱼,都搬进二进的小跨院里来。

    房子也都为了龙鱼特意改建过的,地方也算僻静,屋内隔音也好,房子也敞亮。又放了足够的架子。本来也算是很好的养殖场所。

    大部分龙鱼也都顺利搬过去了,并也受收到太多影响。

    只是有两缸龙鱼,一对红龙鱼和三条刚刚长大的金龙鱼,在那间地下室里已经长了三年。似乎已经算是比较有灵性了。

    它们脾气也大。搬家的时候,也不知是受到了惊吓,还是怎么着,三条金龙鱼差点跃出水面掉在地上摔死,那对红龙鱼撞了鱼缸,连鳞片都伤到了。

    老冯看见了,差点心疼死,这可都是品相最好的鱼。他也拿这些不想搬家的龙鱼没办法。

    最后,还是大国暂时留下来,又陪那五条龙鱼呆了好几天。

    他干脆吃住都在那里,不断地跟那些龙鱼聊天说话,用这种办法安抚了龙鱼的情绪。

    几天之后,大国亲自搬鱼缸,分两次把那五条龙鱼送到了容家大院。

    那些龙鱼在他的安抚下,一路上倒也没再闹出什么事来。

    到了新地方,那些鱼也没有什么不适应的。

    就这样,虽然费了一些钱,又多费了一些力气??赡切┯愕降酌怀鍪裁匆馔?。

    容五爷反而觉得那几条不肯离开的鱼,特别有灵性。他打算把这几条鱼好好留下来。

    至于,大国在养鱼方面的特殊本领,也第一次在所有人面前显露出来。

    容五爷也正式跟老冯详谈了一番,打算将来就让大国接他的班。

    大国那么个性子,永远都长不大。容五爷这个承诺,基本上就等于答应一辈子都照顾他。

    老冯又想起老陶做过的那些错事,对容五爷感激不已。老陶这时候也彻底反省了。

    没办法,她不反省也不行。搬到容家大院之后,也算彻底跟那些亲戚断了。

    老陶双目失明,自然也没机会走出院子,更别提再惹是生非了。

    说到底,容五爷肯对老冯、大国、二国好,是因为他们父子三人为人本分,有情义,也有良心。

    至于老陶这种头脑糊涂,占便宜还卖乖,贪得无厌的人,容五爷从来就没打算原谅她。

    只是看在冯家父子的面上,他们也不方便直接对她下手。索性就用这种手段,让老陶永远都没办法再背叛他们。

    这事,老陶和老冯一直被蒙在鼓里,根本就不明白容五爷的深意。

    二国倒是一清二楚,可他却觉得容五爷这样做,倒也无可厚非。

    不管怎么说,既照顾了父亲的颜面,也算给母亲留了一条活路。所以,他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苏秀秀还怕二国有什么想法,就过来想找二国好好谈谈心。

    可二国捧着一大碗中药,一脸苦大仇深地瞪着里面的苦汤汁。

    苏秀秀也没办法只得又劝了他一回。

    不得不说,这么治病可太遭罪了。

    *

    另外,当初孟庭松介绍来的战友小路,还有一个战友叫小王,两人整理好之后,也搬到了容家老宅里。

    他们就住在一进的院子里,主要就是防范再有米老板那种人,意图不轨,再来祸害龙鱼。

    容五爷觉得,应该有人帮着他们看家护院。以后等私房菜开起来,也好有个照应。

    搬到新家之后,家里也就有了电话了。

    苏秀秀很快就把电话号码,连带着新地址写在信里,寄给了孟庭松。

    虽然她在心中写的是,如果可能的话。让松哥有空的时候,给家里打个电话,也可以跟孟叔寇姨报个平安。

    结果那个周末,苏秀秀算好了日子,孟庭松应该能接到电话了。就特意在家呆了一天。

    到了下午的时候,她果真接到了孟庭松的电话。

    当时,苏秀秀激动得什么也顾不得了。

    还是五乃乃,让老许帮着去叫了寇婉茹两口子。

    苏秀秀颤声问道:“松哥,这几个月你到底怎么样???参加考试的时候,有没有受伤呀?”

    电话那边,很快也很快传来了孟庭松的声音?!懊皇苌?,我挺好的。你们也挺好的吧?搬了家,大家住着一起,还适应吗?”

    苏秀秀连忙说道:“挺适应的,我和孟叔这两天正在讨论私房菜馆的事儿呢。我们商量着家具的风格,以及第一桌席面上的事。反正,家里一切都挺好的。松哥,你就放心吧?!?br />
    电话那边,很快又传来孟庭松低沉的笑声?!坝心阍?,我自然很放心了?!?br />
    苏秀秀听得耳朵直发痒,她倒是还想说点什么甜言蜜语,撩孟庭松几句呢。只可惜眼见着寇姨和孟叔都来了。

    苏秀秀只得让出电话,让他们跟儿子说几句。

    本来寇婉茹还特意拉着孟洪明走得慢些。就是为了给这对儿小情侣,留下更多说话的时间。只可惜,他们住在一个院里。

    到了这边之后,寇婉茹眼看着苏秀一脸的喜气,小脸都红了。

    她本想说,让秀秀继续打电话吧,替他们问个好就得了。

    可五乃乃却先一步带着秀秀出去了,把整个客厅都让给他们打电话用。

    于是,孟洪明拿过电话,草草对孟庭松说道?!疤的阌纸艘徊?,也挺好的。既然你选择了当兵,就好好干吧?!?br />
    因为得到了苏秀秀的鼓励,他们的私房菜馆就快开业了。

    孟洪明从前的心结也化开了,他也不再强求孟庭松非得回来继承家业,开餐馆,把孟家菜发扬光大了。

    孟洪明现在只想着,靠自己的努力,奋力一搏,尝试着把孟家菜传承下去。

    时隔三年之久,这一刻,父子俩之间的心结终于解开了。

    “嗯?!泵贤ニ芍皇乔崆岬赜α艘簧?。

    电话两头就都没了动静,父子两谁也没有再说话,却又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默契。

    寇婉茹见他们都不说话,干脆就接过了电话??贾龈烂贤ニ梢蝗嗽谕?,要好好照顾自己。

    母子俩又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另一边儿,苏秀秀因为听到了松哥的声音,仍是很兴奋。

    五乃乃抬眼看了看她闺女,又看了看闺女手里的包子,忍不住直叹气。

    没办法,她家小闺女居然能把包子包成糖三角的形状来。说白了,她是想包个桃心出来吧?这也算是个奇葩包子了。

    一时间,五乃乃又忍不住想打发她赶紧离开厨房了。不然的话,这桃心包子给谁吃?总不能给孟庭松寄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