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第 82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82

    回家的路上, 彭小茹忍不住对苏秀秀说道。

    “这赵美丽身上的变化也够大了,就像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br />
    苏秀秀眯着眼睛,看向远方的路,嘴里淡淡地说道。

    “这大概就是成长吧?”

    其实也不单单是赵美丽,就连她们也在不断地成长。

    每个人在不同的人生阶段,选择走不同的路, 看见不同的风景,遇见不同的人和事,都会得到成长。

    苏秀秀的今生和上辈子也已经截然不同了。

    等到了大学, 他们一定会遇到不同的境遇, 也会更加精彩的一面。

    想到这些,苏秀秀不禁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另一边儿,彭小茹本来是打算在开学之前, 跟许宏伟订婚的。

    许宏伟也攒下了不少食材, 准备做一桌宴席,招待相近的亲友。在正式公布两人订婚的事。

    只是,海大爷要房子那事儿已经有点眉目了。

    他一听说两孩子要订婚, 暂时又不结婚。就建议他们等到要回老宅里,到那里再办订婚酒席。

    因为他家老宅的风水比较好, 也比较养人。

    说来也巧, 海家祖上也嫌少有纳妾的,多是一夫一妻, 白头到老。海大爷就觉得, 反正将来彭小茹和许宏伟也要在那栋老宅里过一辈子呢, 也该有个圆满的开始才好。

    许宏伟和彭小茹听了海大爷的话?;赝芬簧塘?,就准备等到海大爷要回房子,再把两件喜事儿合并在一起办。

    他们倒不是贪图海大爷的老宅子,只是希望他们的婚事更加吉利。再加上,两人上面都没有什么主事的长辈,倒不如全听海大爷的安排。

    海大爷也说,到时候,他去找人给他们算个良辰吉日。

    因此他们订婚的事,也就往后推了。

    不过,容家这边搬家,暖房温居,再加上要为私房菜做准备,孟洪明干脆就露了一手,做了两桌子席面,又叫来亲友,准备大家好好庆祝一下。

    容五爷那边也就叫了老马一家;然后也就把海大爷,许宏伟和彭小茹叫来了。就这样一大帮聚在一起,享受了孟洪明亲手制作的美味佳肴。

    人家孟师傅到底是一身真本事,许宏伟看着那些菜的摆盘当场就愣了一下。

    没办法,这时代追求朴素大方,简洁美;已经很少有这种美轮美奂的菜式了。

    而这一桌上,或切片薄如蝉翼,或精雕细琢,几乎每盘菜都装点得像工艺品一般。

    许宏伟忍不住夹了面前的溜J脯,一下子就被镇住了。

    他也很擅长做这道菜,甚至也能仿着这口味,再来一道溜J脯。

    只是,孟师傅不论是刀工,火候,调味,似乎都经过了几十年的时间沉淀。让人吃在嘴里,回味无穷,倒像是在品味着人生的酸甜苦辣。

    许宏伟从没想到,当厨师居然也能做这样的菜。

    或许,孟师傅烹调的本就不是菜。他其实是在烹调自己的人生,也说不定。

    许宏伟突然想起,母亲去世前,曾说他做的菜虽好,可到底差了几分火候。

    他一向自傲,一直不明白母亲说的火候,到底是指什么?这几个月来,他不断地尝试烹制各种美味佳肴,想要寻求突破。

    直到今天吃了孟师傅的菜,许宏伟才明白他少的是经历,少的是时间的锤炼,以及那种特有的情怀。

    这火候可不是一时半会,他能做到的。

    许宏伟感慨的同时,又忍不住想要感激苏秀秀。

    倘若不是这姑娘说服了孟师傅出山,来京城开私房菜馆。这么好的手艺,可真就糟蹋在乡间了。

    许宏伟心里想着,倘若再有差不多的人家,找他上门做席面。他找到机会,定要帮着孟师傅推荐一下。

    不然这私房菜馆若是打不出名声来,还真是可惜了。

    一老一少两个厨师四目相对,忍不住相视一笑,顿时也就明白了这是同行。

    又经过自报家门,这才发现两家本来就是旧友。

    几代之前就曾往来过,两人顿时更加惺惺相惜。

    孟洪明就笑着说道,“我小的时候,我爸还带着我登门拜访过你外公呢。你们家那手厨艺,实在没得说?!?br />
    许宏伟也笑道?!澳晕依此?,就是从小听到大的,传说级别的大师。我妈从前就说过,要论起做宫廷菜,谁家也抵不过您家的手艺好?!?br />
    两人索性干了一杯,聊得越发痛快了。

    其实,他们经历相同,也有相同的困惑。

    可是许宏伟年轻,脑子灵活,也敢闯。他老早就想着把传统菜进行改革和创新。这一点在某些方面,也跟孟洪明最近的想法有些不谋而合。

    于是,两人谈得越发尽兴了,又相约改天再过来拜会,互相切磋厨艺。

    就这样一次温居,一桌子好菜倒也牵出了这段忘年交情。

    彭小茹看着许宏伟难得这么开心,也忍不住冲着苏秀秀一笑。

    苏秀秀也笑着望向她。眼神交汇之间,缘分也在不断延续。

    与此同时,桌上的其他人也在推杯换盏,聊的十分自在。

    美食美酒,还有浓浓的人情味夹杂在其间。这也算一顿难得的家宴。

    *

    吃完一顿丰盛的饭,转过头天来,苏秀秀就和彭姐一起去学校报道了。

    虽然上成考补习班的时候,年纪大的和年轻的各占生源的一半。年纪大的同学比年轻的同学还要更加努力。

    可实际上,年纪大还来参加成考的考生,一般都有了一定的事业基础,也有了家庭,甚至还有了子女。

    他们的目标很明确,都是为了获得学历,从而得到职位上的晋升。

    所以大多数大龄成考考生,都会选择非全日制的学校。他们宁愿再辛苦些,晚上和周末进行学习。几年后完成学业,获得相应□□。

    也因此,苏秀秀到班里一看,都是清一色的年轻人。

    大多数同学都在20岁左右,班里最大的老大哥也才25岁。像苏秀秀就是这样的,也就算是班里年纪最小的了。

    因为,同学们都比较年轻,整个班级就显得朝气蓬勃的。

    说来也巧,就在苏秀秀暗自观察同学的时候,有个姑娘一见到苏秀秀,就主动坐到她身边的位子上来。

    苏秀秀微微一愣,抬眼看过去,她对这个年轻的姑娘并没有什么印象。

    直到那姑娘笑眯眯地提起:“你肯定是不记得我了,上个月,我还在百货商场当临时工呢,你刚好带着你的朋友,过来买衣服。愣是在我们面前,玩儿了一把大变活人,把那个看上去凶巴巴的姑娘,打扮成时髦女郎。后来你还带她去化了个妆,那姑娘一出来,就变得更漂亮了?!?br />
    “喔,这么说来,我们应该是见过了?!彼招阈愕阃返?。

    那姑娘又笑道:“这事后来在我们商场里就传开了。我同事都说,那个姑娘遇见你这样的朋友,算是走大运了。

    还说,你是因为那姑娘失恋了,才带着她去换装打扮转变心情的。

    我对你印象实在太深刻了。只是也没想到,居然在大学里能跟你当同学了。就想着跟你认识一下,我叫王香香。也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家里就住在锣鼓巷那边?!?br />
    “我叫苏秀秀,很高兴认识你?!彼招阈阌纸馐偷??!安还业酶闼狄幌?,我那朋友并没有失恋,已经跟她男朋友说清楚了,两人现在谈得挺好的,就快订婚了。对了,她也考上这所学校了,你要是想见她,呆会我带着你去?!?br />
    “是吗?那倒是件挺好事。等会咱们开完班会,我跟你去认识一下?!蓖跸阆阋残ψ潘档?。

    两人又聊了一些其他话题,倒也挺投缘分的。

    就这样苏秀秀认识了班里的第一个朋友。

    很快,主任就来了,新生见面会也就开始了。同学们都做了自我介绍。

    那位二十五岁的大哥因为比较可靠,最后当选了班长。

    除此之外,大家也积极发言,展示自己的才能。最后,所有的班干部都是同学投票选出来的。

    通常文艺委员应该是个女生来当,他们班里却有些奇怪。

    一个穿着时髦,戴着墨镜,长相斯文英俊,浑身上下还带着一种明星范的男生,主动站起来唱了一首歌。请大家选他当文艺委员。

    这人的确唱得挺不错,带着点儿港台歌星的味道。这要是再过几年,他绝对能参加模仿秀之类的节目。

    班里的同学听了他的歌,都纷纷给她鼓起了掌。

    后来,这位叫罗纹的同学,理所当然也就如愿当了文艺委员。

    这人唱歌的时候也不老实,借着机会,那两只眼睛把班里所有的女生都看了一遍。

    看到苏秀秀的时候,那两贼眼还多停留了一段时间。

    苏秀秀看了两眼他那面相,左右脸不对称,一双看似真诚实则滥情的桃花眼,再加上两颊无R,扁薄的嘴唇。

    苏秀秀不禁心中冷笑,这不就是个惯会招蜂引蝶的,喜欢说好话勾搭小姑娘,却见一个爱一个的负心汉么?

    这人不招惹她还则罢了,倘若要是把歪主意打在她头上,那就只能重新教他做人了。

    苏秀秀微微抬眼看着他,眼底一片清冷??善尬迫次蠡崃??;挂晕招阈阏飧鲂」媚镆脖凰钠任×?,又故作耍帅地撩了撩头发。

    这人不只是唱歌模仿明星,就连动作也在模仿。

    苏秀秀突然就想起了马叔曾经的帮手大庄。

    那货看《上海滩》迷得不行,中了许文强的毒,穿着打扮都模仿许文强。

    明明就是一个倒票的黄牛头目,非得弄得自己跟帮派老大一样。

    大庄自以为很帅,实际上,看见他的人都会忍不住心生尴尬。嘴上虽然不说什么,心里指不定怎么笑话他呢。

    到底不是所有人,都能衬得起老上海的旧派西装。

    说起来,这罗纹和大庄也没什么两样吧?只不过大庄模仿许文强一个人,罗纹却在模仿所有明星,做出帅气的动作。

    就连唱歌,恐怕也是他吸引别人注意的手段吧?这人是真的喜欢唱歌么?

    反正,这也是成年人了,要怎么样生活都是他的选择,与别人无关。

    苏秀秀也没这人身上,太过留意。

    很快,班会就结束了。苏秀秀自然就带着王香香去找彭姐了。离开教室前,她刚好看见两个女生拦着罗纹说话,罗纹靠着墙站着,撩了两下头发。

    在苏秀秀看来,罗纹这姿势做作又浮夸??善凑婢陀信敢獬运庖惶?。

    苏秀秀轻轻地摇了摇头,很快离开了教室。

    也算巧了,她们刚走出来,正好彭姐也拉了一位女同学走了过来。

    她一见苏秀秀就笑眯眯地介绍道,“这是我同学董云慧,我俩就是班里最大的两个。正好也坐在一起了,又是同一年生的,月份都一样。我觉得挺有缘分,就带着她来给你认识一下。以后你要有什么急事找我,我又不在班里,你也可以找她给我带个话?!?br />
    彭小茹这意思就是,反正同在一个学校,有她在一旁看着,绝对不会让苏秀秀吃亏的。

    苏秀秀看了一眼,这董云慧,微微抿了一下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