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第 86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86

    学校里, 除了董云慧折腾出这么一场大戏来, 也没别的事了。

    苏秀秀每天按时上学, 按点放学回家,并不多在学校里多作停留。

    她和王香香都是走读生,两人也算性情相投,相处下来也算比较融洽。

    王香香就发现, 苏秀秀这小姑娘学习特别刻苦。

    除了课本的东西,她还经常去图书馆借一些书, 拿回家里再看。过不了两天,挺厚的一本书就看完了。这学习能力实在让人吃惊。

    再说,彭小茹虽然上的是大专,可她却同样刻苦。完全就是把这两年的学习时间,当成四年来念。

    王香香一看这两人, 忍不住直咂舌。

    她本来也挺珍惜这四年的大学时光的,也想着好好学习来着。但是, 真没到苏秀秀和彭小茹这种地步。

    她感叹的同时,也受到了那两人的影响, 也就跟着她们一起努力学习了。

    其实, 苏秀秀倒也不是随便借一堆书,回家看看又换回去,纯粹是唬人玩。

    只是她记性好,特别是文字性的东西。但凡她看过的, 就能记个大概, 印象还挺深。

    下次再需要这些东西的时候, 苏秀秀就知道在哪本书上能找到了?;鼓芩党鲆恍┘虻ソ樯艹隼?。

    再加上,她现在已经算是开始跟着父亲一起做买卖了,自然对经济管理方面的事儿,特别感兴趣。

    其实,她也不只是自己看看就完了。

    回家之后,她还会把从书里看到的东西,单独拿出来跟她爸爸进行一番讨论。

    容五爷那完全就是野路子的买卖人,也不懂什么大道理,他在做买卖方面,全凭眼光和经验。

    苏秀秀却总尝试着把他那些经验,找到相关的理论基础。

    父女两一来一往的,讨论这些事情,也算是比较有意思。

    不只是苏秀秀在学习,在这个过程中,容五爷也能学些以前不知道的东西。

    再加上,苏秀秀经常找到一些时事报道和经济报道,统统都拿来跟容五爷说。也包括国家的经济政策。

    容五爷也乐意教他闺女,基本上秀秀说什么,他都愿意听,也愿意跟她说。

    如果两人谈不出什么结果,那苏秀秀肯定会找老师去问问,甚至再找一些书继续看。

    这样一来,学校里那些老师就都知道了,苏秀秀同学不止学习刻苦,关心民生大事。而且她还非常有眼光,将来说不定就是最有出息的学生了。

    那些老师自然就特别喜欢她。

    有时候,本校有什么讲座,或者有什么经济学家过去上公开课。

    那些老师也会想办法通知苏秀秀过去听,或者干脆带着她一起去听。

    苏秀秀对于这些自然是非常喜欢的,听完有些讲座,她自己也是受益匪浅。

    她过去听一次两次,别人顶多对她有点印象??伤Hゲ涮沧?,还是成教院的,慢慢地别人也就记住她了。

    再加上,这几个月,杂货铺那边儿也没什么事。

    那些小子都很信任马叔,也服管,马叔管理起他们来,一点也不费事。

    可他坚持一定得把小子们培训好了,才能继续开店。在这方面,他一点也不肯放松。这样一来,第三家分店可能要等到六七月份才开了。地方容五爷已经帮着找好了。

    倒是五一的时候,还要办一次促销活动。

    另一边儿,由于私房菜馆是大修,很多地方都要改,按照风水说,院子里还要砌个鱼池。

    所以装修起来,也比较麻烦。

    孟叔和海大爷盯着装修进度,苏秀秀只是偶尔看看,也不需要太麻烦。

    另一边,孟叔也经常找许宏伟切磋,也改良了一些菜式。

    那边,倒也不需要苏秀秀帮忙干什么。

    到了现在,她很习惯每天晚上,临睡前写点东西给松哥。写的长的话,第二天就直接寄出去。

    短的话,就把两三天写的东西合在一起,再寄给松哥。

    松哥也经常写信。

    除此之外,松哥很可能在周日下午,打电话过来。

    苏秀秀总是把那个时间特意留出来,通常是坐在客厅里,一边看书,一边等电话。

    两人似乎形成了一种默契,只要到了点一接起电话,两人就会发自内心地笑出来。

    谈话的时间通常不会很长,也会叫寇姨和孟叔过来听。

    可苏秀秀却很享受,每周日的五分钟通话时间。

    就好像电话线,可以把他们连在一起似的。

    哪怕只是随口问一句,“你好么?”“我在这边挺好的!”

    苏秀秀也会发自内心地开心起来。

    *

    就这样,苏秀秀有了更多时间,放在念书学习上。

    正因为这样,苏秀秀就给别人造成了一种错觉。

    好像她就是个小书呆子,一天到晚,只会死读书,性格也一点儿都不活泼。

    罗纹这人自以为是个情圣。刚入学那会儿,见苏秀秀长得好看,他也曾经动过歪脑筋,想要追求她。

    可是,坐在一起上了一个月课,他愣是没能找到机会,跟苏秀秀单独说上话。

    无论他如何耍帅,或者故作潇洒,一到了苏秀秀那边,马上就如同泥牛入海,并不会激起任何波浪。

    罗纹甚至怀疑,苏秀秀那姑娘就是个木头脑袋。性子也十分无趣。

    到了最后,反倒是罗纹受不了,也就渐渐放弃了勾引苏秀秀的念头。

    反正,他现在混得风生水起,有的是姑娘喜欢他。

    罗纹计划在五一劳动节文艺汇演的时候,登台自弹自唱一首粤语歌曲。

    到时候,他肯定能吸引更多漂亮女生的注目,也就彻底放起了苏秀秀这棵没品位,不开窍的小松树。

    就这样,两人也算井水不犯河水,互不相干。

    到了五一的时候,罗纹的献唱,果然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

    有人说他长得特别像某位港台歌手。罗纹一时间风光无两。

    只可惜,最后一个上台压轴的是一位戴着眼镜的男生,他叫路明。

    单论长相的话,路明并没有罗纹那样帅气时髦。

    可路明却很有才华。他不模仿别人,也不唱别人的歌曲。反而是自弹自唱了一首他自己创作的校园民谣《我的1987》。

    这歌一唱完,马上就把罗纹的模仿秀甩出了几条街。

    这个年代的姑娘都更加单纯,大家不会一心只想着嫁给高富帅,也不会追求帅气的外表。

    她们反而更喜欢那种才华横溢的男生。

    所以,整个八零年代九零年代,很流行校园民谣。

    那时候,校园才子也多。为了引起姑娘们的注目,很多男生一进校门就会学习弹吉他,尝试着创作歌曲。

    文艺汇演之后,路明在学校里一下就火了起来,抢先罗纹一步,成了校园偶像。

    虽然也有不少女生喜欢罗纹,可到底差了点意思。

    路明创作的歌曲,不仅能当歌曲唱出来,这也能当成现代诗,发表成文章。这种才华,罗纹显然并不具备。

    他心里又是嫉妒又是羡慕,却也拿路明没办法。

    好在有一些姑娘在罗纹的花言巧语下,仍是愿意跟他往来。

    只是罗纹心态不好,总觉得喜欢路明的姑娘,比喜欢他的姑娘更多更漂亮。

    罗纹心里不服气,也想找个更漂亮更优秀的女孩当女朋友。

    也不知怎么的,他又再次把主意打到了苏秀秀身上。

    罗纹原想着,苏秀秀那个小书呆,按理说应该很容易上手才对。

    之前,也是因为苏秀秀没机会跟他聊天,才不喜欢他的。

    倘若他要是施展三寸不烂之舌,苏秀秀应该很容易就被他拿下才是。

    只可惜,苏秀秀上学放学总有人陪着,不是彭姐,就是王香香。又不就是跟一大帮姑娘混在一起。

    再加上,彭姐和王香香都有点护着苏秀秀。罗纹凑上去,也会被那俩人瞪走了。一时间,罗纹就有点郁闷了。

    偶然间,好不容易有了一次机会。

    王香香家里有事,提早走了。彭小茹下午没课,中午就回家去了。

    罗纹思来想去,这就是最好的机会了。他干脆就在楼梯间叫住了苏秀秀?;顾姹阏伊烁鼋杩?。

    “苏秀秀同学,能借我看看你的经济学笔记么?”

    本来楼道里就黑,头顶上的灯也是半明半昧,昏昏沉沉的。

    苏秀秀侧过身,看向他,眼神里明明没带任何情绪,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寒意。就像是草丛里躲着的蛇,或者其他冷血动物。

    在那一瞬间,罗纹觉得他所有的龌龊想法,都被这小姑娘看穿了。而且,她绝对不像她外表那样单纯无害。

    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反倒是罗纹这个高大的男人,在气势上被苏秀秀彻底压制住了。

    罗纹也不敢再开口胡说八道了。

    他就是知道苏秀秀已经被惹火了。下一刻,她可能就会变成怪兽,不择手段地攻击他似的。

    一时间,罗纹紧张极了,甚至想叫救命。

    好在,苏秀秀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转身离开了。

    那一瞬间,罗纹看着苏秀秀的背影,甚至怀疑自己看错了。

    只是,他再也没有勇气,直接喊苏秀秀的名字了。谁知道那个女孩会不会突然变成野兽?

    罗纹安慰自己,这算不得什么大事。找不了苏秀秀,还有其他姑娘在等着他呢。

    就这样,罗纹并没有跟着苏秀秀身后继续下楼,反而是折回到教室里,坐在窗边发呆。

    他的脚不由自主地抖了很久,他的脊背也被冷汗打湿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好不容易等到同寝室那个爱学习的胖子,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笔,准备回宿舍去了。

    罗纹这才忍不住跟了上去。

    *

    另一边,苏秀秀可不管罗纹是不是被她吓到了,她心中忍不住暗骂道。就是因为有像罗纹这种不知死活的家伙,有些人才会学咒术吧?

    一直走到校门外面,苏秀秀心中的火气才算降下来。

    与此同时,陶二国正推着自行车站在校门口等着呢。他一看见苏秀秀,就埋怨道:

    “不是说4:05下课吗?你怎么4:25才出来?我都等了你半个多小时了,你到底叫我来,干嘛?”

    苏秀秀只得沉声说道?!氨纠?,4:10就能出来了,可是有个不长眼的家伙,非要拦着我?!?br />
    陶二国一听这话,顿时就怒了?!八饷床怀ぱ?,居然敢找你麻烦?走,咱们进去,你给我指指看到底是谁?”

    陶二国把苏秀秀当姐姐看待。虽然两人也吵,也会闹点矛盾,可他却见不得外人欺负苏秀秀。

    苏秀秀见他急眼了,只得说道?!耙裁皇裁?,一个上不了台面的玩意儿。我什么时候有心情,就把他给收拾了?!?br />
    听了这话,陶二国才稍微放下心来,他又开口说道。

    “你可别逞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儿,直接跟我说。就算孟庭松不在,也有人帮你出头。千万别憋在心里!”

    苏秀秀他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俺?,我知道了,有你帮我呢?”

    陶二国又嘟囔道:“可没跟你开玩笑?!?br />
    苏秀秀点头道:“我说我知道。对了,咱们还是先说点正事吧”

    “什么正事儿?”陶二国开口问。

    苏秀秀这才说道?!白笙壬葱帕?,说你这病在美|国,可以接受新疗法治疗。半个月后,左先生刚好要到京城来谈生意。

    到时候咱们同意的话,他会想办法把你带过去治病。只是这病不是一时半会的事,需要长期注S。你去了那边,暂时就回不来了?!?br />
    二国听了这话,顿时心中一惊?!罢狻饷纯炀屠戳??”

    苏秀秀却忍不住说道?!拔颐腔瓜勇?,你这病拖不得。

    今天下午,我爸已经去跟冯叔谈这事了。我就叫你过来,也是为了跟你说这事。

    明天正好休息日,我陪你去医院,问问大夫,你这病的具体情况。如果那医生,对你这病也没有别的办法,他也建议你去美.国治疗的话,你就去吧?!?br />
    二国却下意识地问?!拔易吡?,我家里人可怎么办?”

    苏秀秀却皱着眉头说道?!安皇怯形野置??现在咱们就住一个院子里,就跟一家人没什么区别。你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二国听了这话,嘴唇微微颤抖了一下,他想说些什么,却终究还是把那话咽回了肚子里。

    两人没再说话,只是安安静静地往家里走去。

    走着走着,二国突然对苏秀秀说?!吧铣?,我带着你回家去!”

    苏秀秀看了看他那辆二零小自行车,再看看自己这双略显修长的腿。

    她沉吟道:“我最近可又长胖了不少。咱们两人坐上去,该把你这车压散架了吧?”

    二国却撇撇嘴说道?!熬湍阏庋?,R都长在脸上了,又能有多重?我还曾经骑着我这宝马良驹,带过我哥呢?!?br />
    大国身高一米八,身材像熊,他缩在这车后座上得成什么样呀?苏秀秀想到那般情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