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第 87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87

    就在苏秀秀还有些迟疑的时候, 二国已经跨坐在车座上, 一脚蹬地, 侧过身子,看向苏秀秀。

    在他的注视下,苏秀秀只得硬着头皮,侧坐在车后座上。

    她身高明明只有一米六, 算不上有多高,可是对于二国这辆“良驹”来说, 她的腿实在是太长了。

    没办法,只得缩着脚坐好。

    这时,二国又开口说道:“抓紧了,要出发了?!?br />
    “嗯?!彼招阈阌Φ?。

    话音刚落,二国就蹬起了自行车, 如同飞一般冲了出去。苏秀秀只得紧紧地抓住后车座。

    陶二国虽然个子小小的,一肚子心眼和鬼主意, 看上去就是个中二期的怪小孩。

    可实际上,他却很能干, 也懂得照顾别人。他对家里人其实很好, 也很温柔。

    这样的一个男孩子,实在不应该被不上不下地卡在这里。

    到了现在,陶二国已经喝了将近半年的中药,中药很苦, 喝多了会让人觉得恶心, 产生一种心里排斥。二国一直坚持着, 身高却并没有增加一厘米。

    如果这是普通的男孩,恐怕早就跟父母大吵大闹了。二国却在一直忍耐着,尽量不让父母担心。

    现在,有了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苏秀秀不希望他因为其他理由而放弃。

    就这样一直骑到容家大院,二国才停下车,气喘嘘嘘地问苏秀秀。

    “如果是你的话,你选择会出国吗?”他并没有回头。

    苏秀秀沉声道,“自然是要去的。如果能让我自己变得更好,将来也可以更好的照顾家人,我愿意暂时离开家,忍耐上几年再回来!”

    “哦?!倍懔说阃?,并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苏秀秀下了车,两人才一前一后回家去了。

    *

    另一边,容五爷已经跟老冯说过了,老冯虽然感激容五爷找到这么好的机会,可他却没法下定最后的决心。

    他也知道容五爷完全是为了他们家二国着想;也知道陶二国只有出国去,这病还有得治。

    可老冯却还是舍不得,二国毕竟才只有十四五岁。

    让他这么个半大的孩子,远渡重洋,独自一人到外国去。那边也没一个亲戚朋友照顾他,也没有熟人,那种生活老冯几乎无法想象。

    所以,老冯没办法一下子就答应容五爷,他狠不下心。在看见二国回来后,他也并没有多说些什么。

    刚好二国也没打算跟父亲说什么。

    两人仍是如同往常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

    吃晚饭的时候,老冯总是忍不住给二国夹菜。

    老陶隐约发现了什么,可家里的气氛实在紧张,她最终什么也没问。

    *

    到了第二天,苏秀秀一大早就来找陶二国了。

    她仍是背着那个大书包,书包里仍是装着一些吃的,老冯又做了两壶汤水,给他们他们带着。

    很快,他们就离开了容家大院,到了公共汽车站,乘坐了一辆车,几站后下车,才又坐上了他们经常乘坐的那辆公共汽车。

    一路无话,两人很快就到了那家医院。挂号之后,很快就进了诊室。

    那医生早就跟二国很熟了,又按照惯例先帮二国号了脉,说了一些无关痛痒的安慰话。

    直到苏秀秀拿出资料给他看,又问他,“大夫,您能不能帮着看看。像二国这种情况,是不是去国外接受治疗,更有把握些?”

    医生一看那些资料,眼睛一下就亮了。

    他也说了自己的看法,他觉得陶二国这个年龄,这种身体状况,接受中医治疗,短期内效果不会太明显。

    换句话来说,二国现在接受中医治疗,基本上等于没什么用。

    不过,倘若要是二国去国外接受生长素治疗,倒是有可能在两三年之内见到成效。

    听了医生的话,苏秀秀和陶二国心事重重地离开了医院。

    这所医院是解放前就修建出来的,就像个堡垒。

    一层在半地下的位置,上面还有三层。设计地比较复杂,就像个小迷宫一样。

    很多人第一次来这家医院都会迷路。

    就在他们通过那条漫长,Y冷而又潮湿的廊道的时候,苏秀秀突然伸手拉住了二国的手,就像牵着小朋友似的,牵着他一路向门口走去。

    有那么一瞬间,陶二国脸上充满了茫然。

    他甚至觉得,医生说的这话也不过是为了安慰他罢了?;褂行┧南右?。

    就算他到了国外,花很多钱去打了生长素。说不定,效果也和现在差不多。

    陶二国突然忍不住想,要不然还是算了吧?

    何必要花那么多钱,费那么大力气出国呢?反正他也不一定能好。

    可他掌心的温暖,却一直提醒着他。哪怕只要稍微有一丁点机会,他也不应该放弃自己。

    因为关心着他,爱着他的人,还在替他努力着。他又有什么理由提前放弃呢?

    想到这里,二国深吸一口气,他心里突然又升起了新的勇气。

    陶二国决定,出国去,不论如何,都要治好这个病。

    很快,也不用苏秀秀就拉着他走了,二国反手拉着苏秀秀,向着洒满阳光的地方走去。

    *

    那一天回家后,二国就把医生的话都原原本本地告诉给老冯了。

    老冯这才知道,中药疗法对他儿子基本没用。

    老冯心中悲愤交加,一时怨上天不公,一时却又替儿子委屈,最后忍不住哭得老泪纵横。

    二国只能在旁边安慰他道,“我这病会好起来的。爸,我决定去国外接受治疗吧?咱们家就让伯伯帮我安排吧。那些费用,我会记在心里,将来一定会还给伯伯的。这您不用担心?!?br />
    “可,你还是个孩子呢,我们怎么可能放得下心?”老冯流着眼泪说。

    二国却说?!坝行┨觳糯笱?,也是十五六岁就出国念书了。他们能照顾自己,让自己过得好,我自然也能做到。

    何况,伯伯想尽办法帮我铺路,我一定能混出个样子再回来。绝对不会浪费他的那番苦心?!?br />
    老冯听了这话,更加激动起来。他心里为儿子感到自豪的同时,却又多了几分苦涩和无奈。

    最终,老冯还是点头答应了。

    他们把这个事儿也跟容五爷说好了。

    容五爷又想办法联络到了左先生。

    左先生那边没什么问题,也答应到了那边,帮着二国安排学校,绝不耽误他的学习。

    然脏,就开始着手办手续了。

    *

    另一边儿,春节过后,陶二国思来想去,还是答应老师参加了市里边的奥数选拔比赛。

    经过短时间的突袭,他在几百人中间脱颖而出。

    由于陶二国在数学上面的出色表现,引起了一位数学教授的注意。

    许教授很看重陶二国的天赋,本来打算好好培养他,到了今年十月份,再送他去参加国际奥数比赛的。

    这段时间,许教授一直带着陶二国学习。

    陶二国虽然沉默害羞,又不爱说话。在数学上却有着惊人的天赋。而且,他非常尊重这位年轻的教授。

    许教授很喜欢陶二国,本来有心培养他做自己的弟子。

    两人相处了两个多月,感情也算不错。

    现在,许教授一听说,陶二国竟然生了这种怪病,并且一直备受折磨。

    现在国内已经没法治疗,亲人想尽办法想送他出国治疗。

    许教授感到惋惜的同时,也同情二国的处境。

    就写了一封信,把陶二国介绍给他在美·国的学长。希望学长能给陶二国提供一些帮助,别荒废了他在数学上面的天赋。

    就这样,不知不觉中,二国又想办法在自己身上多增添了一层?;?。

    他只把这事儿告诉了苏秀秀。

    苏秀秀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他,她十分怀疑二国就是提前打算好的,才这么用功学习数学的。

    面对一个几乎把他看穿的人,二国恼羞成怒地说道?!拔沂钦娴暮芟不妒??!?br />
    苏秀秀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又开口说道。

    “当然,你要是学好数学其实还挺不错的?!?br />
    “……”陶二国没有再言语。心里却忍不住暗骂,苏秀秀真够讨厌的,说话的语气怎么跟调戏小姑娘的小流|氓似的。

    *

    与此同时,在二国准备出国的日子里,私房菜馆也已经装修得差不多了。

    他们打算挑个良辰吉日,就正式开业了。

    孟叔特意给那胖子赵承泽下了正式请帖。请他在开业的时候,务必赏脸过来吃饭。

    胖子也算是个有心人,事实上,他等这机会已经很久了。

    他收到帖子之后,都没有直接回帖,而是亲自来了容家大院一趟,找孟叔和容五爷详谈了一番。

    胖子对孟叔的手艺有种狂热的喜好,他主动提出开业当天,会带一些朋友过来吃饭。

    胖子这种举动也正合了他们的意。孟叔自然是格外感激他,就同他聊起了席面和菜品。

    倒是容五爷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半响也没有说话。

    胖子在他的注视下,只得挺直了腰板,作出一副纯粹为了吃,并无外心的样子。

    胖子突然过来,苏秀秀虽然不能旁听,却也放心不下。干脆就站在院子里等着消息。

    等到胖子聊到一半,要去洗手,走出来一看,刚好就发现苏秀秀那个小姑娘坐在树下读书。

    一想到,在公共汽车站,这姑娘很温柔地照顾那个长得很丑的小男孩。

    胖子就忍不住有些心软。

    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脚,几步走过去,对苏秀秀说道。

    “我听说,容五爷要把陶二国送到外国去治病了?

    到了美国,是要花美金的。陶二国这病至少要花费好几年时间。他的生活费,治病费用,一年加起来可不少呢?!?br />
    容五爷虽然有钱,可这样拖上几年,也是个不小的负担??伤故蔷龆ò烟斩偷酵夤ブ瘟???杉馊擞卸嘀厍橐?。

    也就因为这事儿,胖子反而更加钦佩容家人了。

    只可惜,容五爷就是个老狐狸。虽然面上带笑,对他好像很热情??墒导噬?,却夹杂着几分小心,并不十分相信他。

    胖子也不敢多跟他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