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第 89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89

    原本容五爷是想让老冯亲自送儿子去机场。

    可老冯却担心, 他控制不好情绪, 临场掉链子,又反悔把孩子给带回来。

    所以,他就不打算去机场送行了。而是决定就把孩子送到大门外就完了。他到底还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儿子离开。

    至于大国, 那就更不能去了。

    大国根本还是个孩子。他万一舍不得兄弟离开,很可能会在机场吵闹, 那可就不好了。

    至于老陶, 她倒是想去送儿子呢,可老冯却不同意她去。生怕她到时候再闹出什么事非来。

    本来,刚一知道二国要去国外治病,老陶就哭闹了一场,还闹了一天绝食。

    她不肯吃饭,只说儿子如果走了, 她倒不如死了算了。

    她其实就是不放心, 不想让年少的二国一个人去国外, 她害怕儿子到时候会被欺负,会受什么委屈。

    老冯本来心里就难过, 她这么不知死活一闹,老冯也急了眼, 直接吼了她一通。

    “你儿子什么毛病,你还不知道?他要是不去国外治病,中医疗法对他根本没有用, 二国永远都这么高了。现在二国只有一米四, 就算到了三十岁, 你儿子仍然一米四,仍是一副小孩子的模样。你让他将来怎么办?耽误了你儿子治病,他会恨你一辈子的!”

    老陶被骂得涕泪横流,可却没再说不让二国出国那种话。

    他们一家子都舍不得二国,却也都不能去送他。

    最后,还是容五爷带着苏秀秀去机场送二国的。

    在机场,容五爷低声嘱咐着二国,到了那边,要好好照顾自己。二国老老实实地答应了下来。

    同时,他也握着左先生的手,拜托他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照顾二国。

    左先生连忙说道,“这事儿您放心。当初我母亲在京城,一直承蒙您照顾,她才能安享最后的晚年。

    到了国外,我自然也会好好照顾二国,帮他做出最好的安排。我那边已经帮他找好了学校,不会让他的学业断掉,您就放心?!?br />
    容五爷感激地握住了左先生的手。两人双手相握,也算是朋友了。

    左先生深深地看了容五爷一眼,既是钦佩他的为人,也感叹于他背后的人脉背景。

    他以后难免会回到京城做买卖,自然愿意多拿出几分诚意,同容五爷交往。

    至于,照顾陶二国当然也不在话下。

    何况所有费用都是容五爷来承担的。他只不过是帮个忙,搭个人情而已。

    两人又说笑了一番,又约好了,以后有机会一起合作做个大买卖。

    他们在一边说话,二国也趁机拉住苏秀秀说道。

    “我家里就拜托你,你帮我多照看着些。唉,你一向对大国很用心,对我父亲也尊重有加。

    干爹虽然也已经对我母亲做了最好的安排??晌夷盖椎降资歉龊咳?,倘若哪一天她又不死心,再搞出什么是非来。到时,我爸肯定会给她做出其他安排。你们不要阻拦就是了,也不用给我留什么面子?!?br />
    二国说完这话,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再翻母亲能清醒点,只希望她别再惹事才好。

    倘若她还不知收敛,那他这当儿子的,也管不了她那么许多了。

    苏秀秀听了这话,忍不住看了二国两眼。

    她没想到他竟然会做出这种决断。想必这些话他在走之前,已经跟冯叔说过了。

    所以,苏秀秀最后还是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不管怎么说,我会帮着陶婶做出最好的安排,绝对不会让她受罪的?!?br />
    二国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他又深深地看了苏秀秀一眼,就转过身,向着左先生走去。

    左先生就是个精明的商人,也不知是为了让容五爷父女放宽了心,还是出于对二国的喜爱。

    他们走的时候,左先生看似随手地拉住了二国的手臂,颇有一些呵护照顾之意。

    不管怎么说,容五爷和秀秀看到他这么做。倒也能稍微放心些。

    就这样,苏秀秀和容五爷站在机场外面,眼睁睁的看着飞机,带着二国飞走了。

    容五爷忍不住感叹道?!暗改切∽右磺心芩乘忱?,平平安安才好?!?br />
    苏秀秀也点了点头,开口说道,“爸,您就放心吧,二国那面相很好,不管到了哪里,只要有了机会,他就能一飞冲天?!?br />
    容五爷听了这话,一时间好气又好笑。他虽然知道闺女的老毛病,却还是手痒痒,忍不住摸了摸苏秀秀的头发。

    秀秀苦着脸说道?!鞍?,以后我可就是大学生了,不再是小孩子了,到了年底就十八了。您在家里跟拍小狗似的拍我的头也就算了。到了外边,千万别动不动就拍我,弄得我跟小狗似的,那多丢人呀?”

    容五爷却说道?!澳惆峙哪阃吩趺戳??别说十八,就算到了八十,你爸想拍拍你的脑袋,也是应当的?!?br />
    五爷说完这话,又拍了她一下,拍完就先一步走了。

    苏秀秀连忙小跑着跟上去,又对他说道。

    “这可是未来知名女企业家的头,说不定还是国内女首富的头呢,您这么拍合适吗?”

    容五爷回头看着她,龇着牙说道?!昂眉一?,这还没到晚上呢,你就开始做这种白日梦了?”

    苏秀秀却很爽朗地说道,“那怎么了?做人就得有梦想,你要是不信,咱们爷俩不如打一个赌?”

    “赌什么?”容五爷转过身,看向她。

    苏秀秀一脸严肃地说道?!疤热艚次疑砑页艘灰?。您可要把我每月的零花钱我翻倍?!?br />
    容五爷听了这话,顿时就有些哭笑不得。

    这丫头身家都超过一亿了,居然还想着跟他要零花钱呢。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忍不住说道,“莫非你都身价一亿了,还想着让你爸帮你管钱呢?!?br />
    苏秀秀一脸坦然地说道,“可不还得您帮着管钱吗?不然,我大手大脚地把家产都败光了,那要怎么办?”

    容五爷被她逗得都不行了,忍不住哈哈大笑。

    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俺?,既然你说了,那咱们就赌了?!?br />
    爷俩一边说说笑笑,一边往外走。又打了一辆出租车,就回家去了。

    *

    另一边儿,陶二国跟着左先生,到了异国他乡。

    看着周围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听着陌生的语言,二国面无表情地跟在左先生身后,走在人群里。

    直到有个十四五岁的少女,从人群里冲出来,跑到左先生身边用中文大声说道:

    “爹地,您可算回来了?!彼亲笙壬呐竽饶?。

    紧接着,左娜娜又满脸好奇地打量着左先生身后的男孩子,只觉得他长得又瘦又小,还很难看,根本就不像是15岁的样子,甚至还比她矮了一头呢。

    于是,左娜娜又换成英文对左先生说道:“这就是您带回来治病的那个可怜的孩子?”

    左先生也用英文对她说道,“对,就是他。娜娜,他就住在家里,半年后,也会跟你一起上学。你不要欺负这孩子,他就是你弟弟了?!?br />
    左娜娜笑道:“爹地,你放心,我才不会呢!”

    二国站在一旁,面无表情地看着地面。托苏秀秀的福,他还真能听得懂他们父女在说什么。

    只是,倘若这些人希望他听不懂,那他就听不懂吧。二国用力地攥着自己的书包。

    就这样,左先生带着他一起回到家里,他对二国还算客气,左娜娜也显得很热情。

    只是那位左夫人,皱着眉看了二国很久,脸上看不出喜怒。

    二国表面上还略有些拘谨,却始终保持着应有的礼貌。说话做事还算得体。

    等到吃饭时,左先生让佣人把二国面前的刀叉换成了筷子。然后,又抬头警告似的看了左夫人一眼。

    左夫人仍是一点表情都没有,只是垂着眼睛继续吃饭。

    于是,二国也就知道了,左夫人并不欢迎他的到来。

    说到底,陶二国也不过十四岁,心里难免有些不安。

    他心里隐隐想着,这人生地不熟的美|国。倘若在左先生家里呆不下去,他又该如何是好?

    反正,他是不会主动讨好左夫人的,还应该另想其他办法才好。

    这才来美国第一天,二国就感到了来自周围的压力。

    以后倘若再遇到什么事情,他恐怕连一点仰仗都没有。

    美·国这边没有会默默守护他的爸爸;真心疼爱着他的干爹;傻气却总是护着他的大哥;动不动就跟他拌嘴,实际上却对他很温柔的苏秀秀了。

    想到这里,二国心里越发沉重起来。

    好不容回房休息,二国打开行李,就发现里面多了一个小小的绒布袋子。

    他打开一看,袋子里面装着一个小巧而精致的首饰盒子。这玩意一看就是年代久远,而且上面的纹路和符号都很吉祥,似乎跟某个家族有关系。

    二国隐隐觉得,这肯定跟干爹和秀秀有关。这玩意多半是苏秀秀放进来的东西。

    他又小心翼翼打开首饰盒一看,里面是一些小巧的金南瓜,小金鱼,金瓜子,小如意,全是纯金打造的小玩意儿。

    看起来十分可爱,可这些东西不管到了哪儿,都能换成钱。

    二国握着这个小巧的首饰盒,忍不住深深地吸了口气。

    没想到干爹他不仅给他掏了生活费,医药费,就连最后的仰仗,也都细心地帮他准备好了。

    说来也巧,二国见那小南瓜十分可爱,拿起来一看,南瓜下面是刻着字的,是个“文字”。

    二国顿时又想起来,苏秀秀曾经说过,她亲姥姥好像就姓文,他们家都会相面。

    二国忍不住在心中暗骂道,“苏秀秀,那死丫头手松。钱也就算了,这是什么都敢往外拿呀?”

    二国怀疑,这些小玩意恐怕是秀秀姥姥留给她最后的东西了??伤锤戳??

    一时间,二国心里又是生气,又是感动。

    不管怎么说,这盒子里的东西,他绝对不能动。

    这肯定就是苏秀秀的嫁妆了。他又怎么能拿去换钱用呢?

    而且,等那傻丫头和孟庭松结婚的时候,他不仅要把这些金南瓜,小金鱼,金瓜子原封不动地还给她,还要给她置办上几大车嫁妆。

    女孩有了嫁妆,有了靠山,也就有底气了。将来,孟庭松也就不敢欺负她了。

    二国看着小南瓜,突然就不再担心了。

    不管他的未来会怎么样,到底要面对什么人,或者遇见什么困难?他一定会让自己活得更好。

    总有一天,他会治好病,长得高高的,再风风光光地回家去。

    *

    好在转过天来,左先生大概是和左夫人谈过了。

    左夫人虽然还是不喜欢二国,在她丈夫面前,却也不敢表现得太过明显。她只是不搭理陶二国,也不跟她说话。

    二国并不在意这种冷暴力,他在左家住着也不算太难受,起码有吃有喝的。

    只是,左先生忙于工作,左夫人却迟迟没有帮他安排去医院治病。

    他这病本来就拖不得,不然也不会来美·国了。一连等了半个圆,左夫人似乎仍是不太上心。二国也没办法直接把这事跟左先生说。

    不然,以后他更没办法在左家呆下去了。

    说来也巧,许教授的师兄刚好也在同一个城市。

    二国在去上语言班的路上,干脆改了道,带着他和许教授的照片和几道他不懂的数学题,去那所知名大学里,找了那位吴教授。

    吴教授也是个数学狂人,收到师弟的来信,就对陶二国这位学生比较上心。

    等到陶二国一来,吴教授亲自出来接人。

    两人在办公室里聊了一下午,吴教授也跟许教授一样欣赏二国的数学天赋。

    二国不经意间,被吴教授套了话,随口说了他的病情,以及在左先生家的困扰。

    吴教授颇为不忿,当天晚上,他就亲自拜访了左先生家。

    左先生虽然买卖做得不错,也算是比较成功的商人??墒导噬?,他在美|国的地位并不怎么高,完全比不上吴教授这种顶尖学者,受人尊重。

    吴教授来美国时间久了,也习惯了国外的交流方式。他开门见山,直接就提出,想让左先生把监护权转给他,他想当陶二国的监护人。他想好好培养陶二国。

    本来,左先生要是放手了,倒也没什么。他们家里人也会更加高兴些。

    可左先生却仍是记得容五爷的嘱托,硬是没有答应下来。

    只说,他们家会好好照顾二国的。

    吴教授话里话外说着,这都到美国半个月,还没正式去治疗,恐怕对二国的病情不利。他还暗示陶二国将来有可能成为数学家,希望左先生不要耽误了这孩子的前途。

    而且,他倒是可以马上安排孩子进医院,接受最好的治疗。

    左先生听了这话,脸都气红了,狠狠地瞪了左夫人一眼。又跟吴教授保证,他会亲自做出最好的安排。

    那吴教授也没放弃,又跟左先生说好了,陶二国的学业还是让他来安排吧。

    不然这个数学天才,恐怕就被糟蹋了。

    左先生自然也就答应了下来,脸上却很不自在。

    与此同时,左夫人也出了一身冷汗。

    她本来就反感丈夫把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孩子带回家。

    如果不是丈夫拿出陶二国的全家福给她看,她甚至怀疑二国是她老公在华国的私生子。

    可就算后来,知道二国不是私生子,左夫人也仍是反感二国这个家庭入侵者。

    而且,就算她讨厌陶二国又能怎么样?这孩子在美|国这边无亲无故,也没人会管他。她想怎么对待他都可以。

    直到吴教授亲自赶来,左夫人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她是不能再亏待这个孩子了,不然吴教授就会把他带走了。到时候,她丈夫一定不会原谅她的。

    从那以后,陶二国就跟着吴教授学习了,他现在算是学徒。吴教授恨不得长期让他住在家里,好好培养。

    这时,左夫人就算想弥补她和二国之间的关系,也来不及了。

    二国呆在家里的时间实在少得可怜,也不太说话。

    为了这事,左先生对左夫人也冷淡了不少,觉得这女人不仅矫情,不识大体,也自私得让人心寒。就连一个可怜的孩子,她都不愿意帮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