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第 90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90

    地球另一边儿, 住在成府胡同容家大宅里的三口人并不知道陶二国去了美·国以后,还有更多考验在等着他。

    大家虽然也很担心二国在国外的境况, 却也都是抱着祝福的心态,希望他一切都好?。?!

    原本送走二国之后, 苏秀秀只是玩笑似的随口提起, 以后还得让容五爷帮她管钱。

    一开始,容五爷并没太放在心上, 只觉得这丫头还是太小,有些黏父母, 又有些爱撒娇。

    直到当天晚上,临睡前,容五爷才想起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

    他突然又想到, 他们家小丫头一向喜欢把自己当大姐看,总喜欢给周围的孩子们带东西, 小马驹, 大国, 二国, 都是一样的。什么吃的玩儿的用的, 学习相关的都会买给他们。

    在这方面, 苏秀秀从来不手软, 也舍得花钱。

    自从二国得了这病以后, 苏秀秀几乎习惯了给二国带吃的。

    然而, 这次二国出国, 苏秀秀却什么都没给带, 一点表示也没有。这未免也有点太奇怪了?

    容五爷一细想,恐怕不是没给带,是带了一样大的,没当着人面拿出来吧?

    这丫头想来细心,总是能注意到别人没留意的一些细节。而且,她总会下意识地留下后路。

    想到后路,容五爷“腾”地一下子,就从床上坐起来了,他拍着大腿说道。

    “恐怕那小死丫头手里的小金鱼儿和金瓜子儿都给弄没了!”

    五乃乃本来都快睡了,一见他这边有情况,连忙坐起来,开口问道。

    “怎么了?什么小金鱼儿,小瓜子的?”

    容五爷用力地蹭了两把自己的脸,这才叹了口气,又骂道。

    “还不是你闺女,死丫头什么都没跟我说??峙率峭底虐阉呛凶永锏募拮?,给二国带过去了?!?br />
    五乃乃听了这话,也忍不住大吃一惊。

    “什么,五爷,你说的是她姥姥留下来的那盒子里的小南瓜,小金鱼儿和小瓜子儿之类的?”

    容五爷咬牙切齿的说道?!翱峙戮褪橇?,那丫头可能觉得那些东西换钱容易吧?她想着给二国多一重保障,却没跟我说。不然的话,我也就帮着给二国带了。至于动她那点子东西么?”

    五乃乃连忙劝道?!翱峙率撬彩遣畔肫鹄?,又赶上二国要走了,她才临时想到那些的吧?您也别怪她了,现在说什么也没用。早知如此,我还不如替她收起那妆奁才对?!?br />
    容五爷又气呼呼地说道?!澳愎肱镒乓币谕蚋晃?,华国女首富呢,那点金子她恐怕就没放在眼里过?!?br />
    “……”五乃乃也挺无奈的。

    老两口子又值得互相安慰一番。他们又是生气,又是心酸,同时还忍不住有点心疼他们家那小傻丫头。

    第二天,五乃乃还是旁敲侧击地问了那妆奁的事。

    苏秀秀在母亲面前,干脆也不遮掩了,也就点头承认了。

    她倒也没全都把黄金给二国拿去,只送了一小半。而且,也没用她姥姥留下来的妆奁盒子,而是拿了上次容五爷寻到的一个差不多大小的首饰盒子。装了点黄金,偷偷放在二国行李箱里了。

    五乃乃又忍不住埋怨她一通?!澳阆胨投?,倒是跟我说呀?我那还有几个大金戒指呢,平时我也不带,给二国带去岂不是更方便么?”

    苏秀秀却摇头道?!澳切┦资味际俏野痔匾庹易ㄈ?,给您做出来的。他送您的每件首饰都有不同的意义?;共蝗缥艺庑┠瞎辖鹩隳?,根本就是拿来当钱花的,做得好看点,却没有任何意义?!?br />
    五乃乃想了想,最后还是把苏秀秀那妆奁盒子要过来帮她收着了。省的这丫头一冲动,又随便花用。

    苏秀秀二话不说,就把东西上交了,连带着寇婉茹送她的金手镯,也交给五乃乃保存了。

    她那里只留了文氏家书。

    五乃乃心疼她,也就没怎么骂她??上?,容五爷气性大。接连几天,都在气苏秀秀瞒着他。也不跟苏秀秀说话,一看见她,立马就耷拉下脸来。

    苏秀秀也知道这事是她不对。只是耍赖道歉都不管用了。

    没办法,她只得加倍小心奉承着,也说了不少让老爷子高兴的话。又有五乃乃在一旁帮衬着。效果却都不算大,容五爷摆明了就是生气了。

    直到苏秀秀保证,以后再有这种事,绝对先跟容五爷商量,五爷的脸色这才慢慢好起来。

    *

    二国离开后,紧接着私房菜就要开业了。

    苏秀秀倒是也想帮忙来着。

    只是开业之初,店里还没什么名声,也没什么那么多活需要帮忙的。

    基本上孟叔做菜,寇姨帮着端菜,顺便招呼客人也就足够了。

    为此,寇婉茹跟着孟洪明,学了不少餐桌礼仪和吃饭的规矩。

    她是打算以后亲自上阵,负责接待客人了。所以,每天都在家里练习端菜和招待客人。

    容五爷看着说着俏皮话,帮着上菜的寇婉茹,忍不住叹了口气。

    偏偏,他老婆基本上就没出去过,也不知道真正有底蕴的饭店,并不会这么招待客人。

    秀秀虽然也提醒过寇婉茹有点夸张了,还是收敛些比较好??伤晁湫?,也没见识过旧时客栈饭馆儿。

    这娘俩倒好,居然还支持鼓励寇婉茹当招待呢?

    这实在错得太离谱了。容五爷有点不忍直视。

    虽然,他嘴里说着不会管私房菜馆的事,就让她们娘三来经营管理??墒碌饺缃?,他也不能继续坐视不理了。

    于是,当天晚上,容五爷就找孟洪明聊天说明了情况。孟洪明自然愿意听他的安排。

    回房后,孟洪明就把这事跟寇婉茹说了??芡袢闼淙痪醯糜械憧上?,却也觉得容五爷说得很有道理。就高高兴兴的继续当老板娘了。

    另一边,容五爷自然也不会瞒着五乃乃。

    于是,他们就都知道容五爷要找人过来帮忙了,这其实也算是一件大好事。

    只可惜,苏秀秀并不知道这事。大家一忙,就忘了跟她说了。

    两天后,容五爷就带着牛家三口来到了容家大院。

    牛家的日子原本过得挺好的,没想到天降大难。

    年初的时候,老牛的老伴突然在医院检查出心脏病来。

    老牛和儿子一商量,就决定把家里的房子卖了钱,给老伴做心脏搭桥手术。

    因为是老相识,老牛信得过容五爷的为人,就把房子交给容五爷来卖。

    容五爷也知道他们家不容易,生怕他们会吃亏,愣是压着没让提前卖。反而是借了牛家父子一笔钱,先应急用了。

    就这样拖了三个月,容五爷帮着他们把房子卖了个好价钱。不仅还了欠容五爷的钱,他们还能有一大笔钱,可以继续好好生活。

    那爷俩一看,剩下的钱换个小房子还有富余,就又托容五爷帮忙寻房子。

    这样一来一往,牛家三口很感谢,容五爷在患难时,向他们伸出援手。而不是像其他房屋经济,二道贩子那样趁火打劫。

    所以,这才容五爷过去他们家一问,老牛想都不想,就答应过来给容家的私房菜馆帮忙。也没问多少工资,什么待遇。他相信容五爷不会亏待他们的。

    刚好那天,苏秀秀课程比较多,中午就在学校吃饭了。自然也就没赶上接待牛家三口。

    她甚至都不知道,还有这事。

    等到苏秀秀下午放学回家的时候,牛家三口已经搬进一进的院子里住了。

    苏秀秀进门的时候,看见一个慈眉善目的大妈,差点以为走错门了。

    还是那大妈笑眯眯地说道:“你就是容家的小姐吧?容五爷叫我家老头和小子,过来帮忙的。我们一家三口都姓牛?!?br />
    “喔,牛大妈您好?!彼招阈懔ο铝顺?,又帮这位一脸病容的大妈拿下了手里的重物。

    “您还有什么想拿的东西,我帮您拿吧?”苏秀秀又说道。

    牛大妈还以为容五爷跟苏秀秀说了她的病情呢。她只觉得容家这小姑娘心眼好,人也和气,就跟容五爷一样会照顾人。

    她连忙说道:“不用,不用,全院子住的人都帮着我们搬家,已经全弄完了。我也就是随手拿一下,也并不觉得吃力?!?br />
    苏秀秀又笑道:“那我也帮您放过去吧?!?br />
    牛大妈也笑道:“好?!?br />
    屋里,牛家父子看着苏秀秀帮着他们家老太太干活,也觉得容家这小姐,就跟容五爷一样好。

    *

    当天晚上,众人在一起吃饭。众人打了招呼,苏秀秀这才仔细看了看。

    牛大爷跟容五爷岁数差不多,只不过容五爷总是一脸严肃,牛大爷却一脸和气。他说起话来既敞亮又痛快。

    至于牛哥,他那长相虽说不是特别好看,却让人觉得很随和。这人似乎天生一副好脾气,说什么他都不生气似的。

    牛大妈身材微胖,就是那种普普通通的家庭妇女。她虽然大病初愈,可却看得出来,家里人把她照顾得很好。

    苏秀秀也看出来了,牛大妈这是刚过了一劫,后面还有大福气呢。

    这一家子,从面相上看,也都是重情义的人。苏秀秀不得不钦佩容五爷看人的本事。

    容五爷虽然不会看相,却总是能找到合适的人才。

    一时间,苏秀秀也猜不出牛家爷俩,到底是干什么工作的?

    他又细看了一番,只觉得这爷俩都是精明人。不止能说会道,而且还善于倾听。

    这父子俩似乎一见到苏秀秀,就看出来了,她在这个家里倍受宠爱,不止容家老两口,其他的长辈也喜欢她。

    所以,牛大爷不经意间,就会跟容五爷夸苏秀秀两句,却都是点到为止。

    偏偏容五爷五乃乃,再加上孟洪明寇婉茹,老冯他们听了那话,都很高兴。

    不得不说,这父子俩可实在太会来事了。

    用三十年后的话来说,这爷俩恐怕都是社交达人。让他们去做推销,搞业务,肯定会比别人都成功。

    可容五爷却偏偏把他们弄到私房菜馆来了。

    就在苏秀秀胡思乱想的时候,寇婉茹却忍不住开了个玩笑。

    “秀秀,老牛和小牛都是你爸找来给你孟叔帮忙的。怎么样,这两位师傅挺不错吧?”

    她纯粹就是误导苏秀秀,牛家父子都是厨师。

    可苏秀秀却没上当,反而摇头道。

    “牛大爷和牛哥,恐怕都不是厨房里的大师傅。他们身上可没有那么重的烟火气。牛哥的手跟孟叔也不一样,不像是灶上的师傅?!?br />
    寇婉茹听了这话,忍不住笑道:“得,咱们秀秀还真是好眼力,又给她猜出来了?!?br />
    一时间,牛家父子也忍不住看了苏秀秀几眼,心道,容五爷这闺女不止人好,也很聪明。

    这时,容五爷也来了兴致,又笑着问苏秀秀。

    “怎么着,秀秀,那你倒是看看,你牛大爷和牛哥是干嘛的?”

    苏秀秀想了想又说道?!翱峙率枪吹闭乒竦陌??”

    她刚一说完这话,众人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容五爷却摇头笑道?!安欢?,可不是掌柜,他们做得事情比掌柜更加复杂得多,一般人还真干不了?!?br />
    苏秀秀都愣了,又问道:“难道牛大爷也要负责接待客人,端菜上桌?”

    牛大爷看上去可都五十多岁了,让他做招待这活,得多累呀?

    而且,招待这种职业,还是年轻貌美的姑娘来做比较好吧?

    再说了,那牛哥又不是小鲜R,长相实在普通得很。这样的人要怎么负责接待呀?

    容五爷却笑道?!翱窗涯隳艿?,这回想不明白了吧?!?br />
    五乃乃推了他手臂一下,催道:“别卖官司了,赶紧给你闺女说说吧!”

    容五爷这才说道:“说到底,你年龄还小呢,不知道也是应该的。你牛大爷和牛哥,干得就是勤行,也叫跑堂。能干勤行的,学问大着呢。旧时候,一个勤行,得跟着师傅学上三年呢。除此之外,得熬多少年,才能成为独挡一面呢。你牛大爷就是我们那时候最有名的大跑堂?!?/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