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第 91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91

    所谓勤行, 不仅要“眼勤、嘴勤、腿勤”,还要眼观六路, 耳听八方,见什么人说什话, 把客人哄得服服帖帖。

    好的勤行说的话, 既含蓄又有礼貌,轻松且幽默。该驳人的地方照驳不误, 可是却不恼人。

    他们那套外交辞令,比起资深的外交官来, 也未遑多让。

    在容五爷那时候,馆子又想经营得好,就要抓好了三种人, 既“堂柜灶”。

    大跑堂要排在最前面。不止发工资,老板还给股份, 大跑堂给7%, 掌柜给5%, 掌灶给4%。

    所以, 在容五爷看来, 他们这私房菜馆到底能不能做得起来, 一方面是要看孟洪明的手艺, 这当然没什么大问题。

    另外一方面, 就得看牛家父子的真本事了。

    如果让寇婉茹当跑堂, 说不定这买卖可就真砸了。

    容五爷虽然有心要培养他闺女, 可却不想看着他们的买卖, 因为这些细节失败。

    所以,他还是豁出老脸去,把牛家父子给请过来了。

    苏秀秀也没想到“勤行”,居然这么了不得,不禁也吓了一跳。

    她心话说,这牛大爷和牛哥原来也是难得的人才。只是不知道是她爸从哪里挖过来的?

    牛家人一看,这个姑娘一开始也挺和善。听完容五爷的话,立马就对他们更加恭敬了。

    这样一来,牛家人反倒有些受宠若惊了。

    在旧时,好的大跑堂虽然很风光,甚至有很多王孙贵族都愿意给他们捧场。老板也比较看重他们。

    可是到了新时代,很多旧规矩都变了,很多就职业也没有了。再也没有饭店酒楼老板特意去找好的跑堂了。他们只会找服务员。

    平常人也不会再高看他们这个职业,反而会觉得勤行,也就是服务员。

    他们这些人除了贫,会拍马P,也没什么其他本事了。再说了,跟人聊天谁还不会呀?端盘子谁还不行呀?任何人都可以当服务员,甚至都不用学。

    这勤行慢慢也就没人干了。

    本来牛家父子已经落魄了,小牛正准备蹬板车呢。

    容五爷突然找上门来,要他们干老本行,还是按照旧时的规矩给他们爷俩开工钱,而且还给了干股?;勾鹩Π镒潘钦展伺D?。这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现在倒好,一下子又被容家父女捧得这么高。

    他们似乎又重新找回了应有的尊重。一时间,牛家父子心里也就更舒坦了。

    父子俩看着彼此,心里却想着,不论如何,也要帮着容家把私房菜馆的买卖做起来。

    只要菜馆真正做起来,他们爷俩才算有了安身立命之所,不再是无依的浮萍了。

    就这样,这顿饭吃得格外热闹,每个人心里都很痛快。

    孟洪明还特意对老牛说:“牛哥,以后咱们的店可就靠您费心了?!?br />
    老牛立马说道:“孟师傅,看您说的,以后咱们好好干就是了?!?br />
    两人都是爽快人,还特意干了几杯酒,喝了个尽兴。

    *

    等到好不容易吃完饭,苏秀秀又忍不住过去找容五爷说了会儿话。

    “我还以为,您会找几个漂亮小姑娘来呢,没想到您却找了牛大爷?!彼招阈愀刑镜?。

    容五爷却嗤笑了一声,又说道:“那些年轻姑娘顶多就是漂亮点,像个花瓶。没经过什么大阵仗,哪能镇得不住场面?到时候,私房菜馆不止招牌立不起来,指不定变成什么样子呢?”

    容五爷可知道,有些场所就是专门靠美色做买卖,那可不是什么正经的地方。那种买卖实在丢人,容五爷是不屑去做的。

    苏秀秀听了这话,半响没有言语。

    不过,这回还是她爸爸高瞻远瞩,想得深远。倘若不是他找来牛家父子,以后也挺麻烦的。

    就这样因为有了好帮手,私房菜馆那边也就顺利开业了。

    开业当天,胖子本以为会再见到苏秀秀,那个不大点的小姑娘。

    只可惜,他进了院子四处看,也没见到那姑娘的身影。

    倒是那个把他们迎进来的年轻招待,虽然长得貌不惊人,却很会聊天。

    胖子带来的基本上,都是懂得吃,也愿意在吃上面花钱的吃货。

    这些人大体跟胖子也算是性情相投。只是他们又因为胖子背后所代表的地位和权势,待他又多了几分尊重。

    所以,这些人在胖子面前也还算收敛。

    可实际上,什么性子的都有,不仅是对食物,对人和事也是极为挑剔的。

    偏偏容家找来的年轻招待,却能应付这些性格迥异的客人,而且还把他们都伺候得服服帖帖的。

    胖子暗中感叹,容五爷还真是找了一个难得的人才过来。

    只可惜,他到底没见到那个猫儿似的小姑娘,心里未免又多了几分无趣。

    胖子自然不可能砸了容家的场,只是他的脸色到底有些不好看。

    他的朋友詹二少却是看出来了,他忍不住推了推胖子的手说道。

    “怎么着,你想见那姑娘了是不是?让他们叫出来跟你说说话,不就完了?!?br />
    胖子听了这话就来气,瞪了詹小二一眼,随口骂道:“你少来这事,容家这边跟你去的那些店可不一样?!?br />
    詹二少见他生气,连忙说道:“是,是,是,我错了行了吧?只是胖爷您到底想怎么样呀?喜欢人家小姑娘你就追呗,总不能一直这样吧?”

    胖子又更生气了,破口骂道:“谁喜欢他们家小姑娘了?那丫头才十六七,还是个小孩子呢。我跟你说,詹小二,你以后少在我面前胡说八道?!?br />
    詹二少听了这话,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是忍不住拿两眼看着那胖子。

    那胖子却难得有些心虚地别开了眼。

    詹二少心说,从小一起长起来的,胖子一翘腚,他就知道他想干嘛?现在居然还在他面前遮掩上了,实在有些不自量力。

    之前,詹二少也知道胖子,对容家小姑娘挺在意,也没太当一回事。现在看来,这胖子未免有些太在意了吧?

    詹二少心里忍不住有些震惊。

    他们这圈子里的人,和什么人谈恋爱都无所谓,说白了也就不过只是玩玩,并不会动几分真心。

    也有那些势力眼的姑娘,自投罗网,想着嫁给他们,提高社会地位。

    只可惜那些脑子没毛病的人,是不会轻易上套的。

    他们通?;岬鹊搅四昙?,玩够了,就会按照家里的要求,找个相同层次的姑娘结婚。

    不过,胖子也算是个例外,他从没跟哪个姑娘玩过,他对那些事不感兴趣,一心扑在吃上面。

    胖子今年也二十多了,好不容易喜欢一个姑娘,居然还是暗恋?

    詹二少忍不住又劝了他两句,喜欢就去追呗,将来的事情谁又说得准呢?

    结果,胖子又发了好大的脾气,让詹二少不许在容家胡来。

    一时间,詹二少就觉得更无语了。

    这还没怎么着呢,胖子就这么护着容家了?

    好在他们很快就上桌了,看着一道道华美的菜品,所有人都把烦恼放在一旁了。

    今天,胖子找来的可都是顶尖吃货老饕。

    不管他们身在何种地位,从事何种工作,任由他们性格再高傲,再挑剔,再古怪,坐在这样一桌子菜面前,看着善心悦目的菜品,他们的脾气不由自主地也就收敛起来了。

    有人忍不住说道:“胖爷,您从哪里认识的大师傅呀?这可是正宗的宫廷菜?!?br />
    也有人接话道:“这清炖肥鸭子和这樱桃R可都是慈禧老佛爷爱吃的菜?!?br />
    还有人一口咬定:“那位灶上的大师傅,肯定会做满汉全席吧?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让咱们见识见识?”

    这时,牛哥又跟他们介绍了孟师傅的来历。

    就连这么一道清炖肥鸭子,也要提前三天就预备好,用小火闷着。

    而且,他们大师傅在厨房实在讲究,接受不了寻常学徒。厨房里,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忙和,他们这菜馆每天也做不了几桌席面。以后客人再想来,就只能预定了。

    众人听了不但不觉得麻烦,反而觉得这家私房菜馆很难得。

    等他们再一品尝孟师傅做的菜,一桌子吃货无不感到佩服。

    一时间,众人也顾不得其他,放开腮帮子大块朵颐。

    第一桌席面的试吃,进行的无比顺利。

    客人们走之前,纷纷又订了席面,表示还要带着其他人过来吃。

    就这样,苏秀秀总算放下心了。

    他们家这私房菜馆也算顺利开张了,以后客人会越来越多的。

    *

    有了牛大爷和牛哥,菜馆也不用苏秀秀太C心了,她干脆就继续把心思放在学业上。

    苏秀秀读了大量的书籍,不断地扩宽着自己的知识。

    到了后来,她甚至想看一些外国的原文书。

    然后就发现她看不太明白,很多词还要一点一点查字典。

    原本,经过成考之后,苏秀秀就没把英语放下,每天都要背下二三十个单词,日常对话也已经没问题了。

    可是,当她想看一些专业资料的时候,就发现词汇量还是太少了。

    于是,苏秀秀又下定心思,打算好好学外语。

    这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在跟孟庭松打电话聊天的时候,苏秀秀说起学英语的事,还是挺苦恼的。

    孟庭松听了之后,也没说什么。

    挂了电话,他也想办法找了英语书和英语词典进行学习。

    在一起的那些战友们,都觉得松哥又疯了,别人是平常训练都能累得半死,就算体力再好,也不该在训练之余,再干这些费脑子的事了。

    可松哥倒好,都开始随身带着英语书了。

    虽说,有通知下来,部队里要组织成考,可这也是年底的事,松哥未免太积极了吧?

    就在战友们也感到很好奇的时候,又发现孟庭松一边翻看英语词典,一边给他家小媳妇写信呢???

    所有人都觉得很震惊,这谈恋爱还有这么谈的?还得学外语,写英文情书,这会不会太高端了点?

    难怪他们一个个的,到现在,还都是单身呢?

    *

    虽说是苏秀秀先说她要学英语的??墒峭蝗皇盏剿筛缧蠢吹挠⑽男?,苏秀秀还是挺开心的。

    一开始只是一些简单的对话,甚至可能还有一些语法错误??墒钦庋男?,反而成了俩人进一步沟通的桥梁。

    至少秀秀知道,松哥愿意一直陪着她。不管她有什么想法,他都会默默支持她。

    后来,苏秀秀实在忍不住,又写了一封英文情书给孟庭松。

    还是上次那样,拿出一张信纸,单独写出,“i love you!”几个大字母。

    只不过,英文字母实在太单薄了,完全就是骨架。

    苏秀秀看着有些不舒服,干脆就给那些字母手动描出高光,画出Y影。

    这样一来,反倒成了胖乎乎的卡通立体字了??瓷先サ故鞘挚砂?。

    孟庭松收到这封情书之后,看着这份胖胖的可爱的告白,忍不住偷偷地笑了很久。

    就连高强度训练之后,他也没觉得身上有多疲惫了,反而亢奋得很。

    就在战友们累得不行的时候,孟庭松却拿出信纸和钢笔,又给苏秀秀写了一封信。

    也是同样的一种风格,他本来就会画画,自然也给字母添高光画Y影,很快就弄成了卡通立体字。

    “i love you too!”

    不止如此,孟庭松想到他的小姑娘那副软乎乎的样子,心里也变得格外柔软。

    他干脆又动笔,在信纸的角落里,画了个她可能会喜欢的,圆脸的卡通士兵,士兵端着枪,正在站岗。

    虽然,孟庭松画的士兵略显严肃,可是却跟这些字一样,都是圆滚滚的立体风格。

    苏秀秀接到这封情书之后,顿时就觉得她的心都要被萌化了。

    她从没想过,松哥居然这么可爱,还会玩这种小浪漫?

    不过,如果将来有一天,松哥画了卡通小人来求婚,秀秀一定会忍不住答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