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第 92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92

    可惜, 苏秀秀不太会画画,也不擅长画卡通卖萌。

    她干脆就写了自己擅长的平安符,折成锦鲤或者其他吉祥物的形状, 再随着信给孟庭松寄过去。

    俩人就这样一来一往的,继续通信,写着只有对方能看得懂的情书。

    虽然可能这样做略有些稚气, 可说到底这就是这对异地恋小情侣, 在八零年代末的浪漫情怀。

    他们都在倾尽热情,谈一场不分手的恋爱!

    即便孟庭松每星期日, 都会打个电话过来??伤招阈慊故瞧诖? 他寄来的各种信和各种画。

    同样的,孟庭松在训练或者执行任务回来后,也会期待着远方的那个软乎乎的小姑娘,给他寄来那种长达好几页,记载着她生活中点点滴滴,如同日记一般的长信。

    慢慢的, 战友们几乎都知道了, 孟庭松有这样一个挺可爱的小媳妇,会总给他写信, 或者寄来一些小鱼,蝙蝠之类的很有意思的护身符。

    有时候, 也会寄来剪纸贴花之类的小玩意。

    那些没有对象的战士们, 也不免多了一些期待。

    等将来他们的缘分到了, 是不是也不会遇见这样可爱的爱情, 可爱的对象。

    他们将来娶的媳妇,会不会也像松哥那小媳妇儿一样,只要画个卡通小人儿哄哄她,她就特别高兴了,对相隔两地,也一句怨言都没有了。

    陆红兵自然也知道了孟庭松和苏秀秀通信这事。

    时隔半年之久,他仍是能记起那个救了他儿子的小姑娘。

    只是陆红兵却没有想到,那个不大点儿姑娘居然是孟庭松的未婚妻。

    偏偏,这两个年轻的孩子都特别可爱。

    即便是见不着面,他们也会通过各种方式,不断地靠近着彼此的心。

    因为喜欢,所以着迷,才会这样地忍耐和等待。

    两个人平平淡淡的,靠着书信和电话线连接着的小爱情,也会让陆红兵想起他和妻子的青春岁月。

    那时候,他们好像只要凑在一起,就会觉得很开心。

    那时候,他妻子的脾气也很大,偶尔也会无理取闹??伤创蛐睦锞醯媚枪媚镎婵砂?。

    那时候,他爱着她,所以愿意包容她。

    十七岁的陆红兵甚至愿意干等一整个下午,只是为了跟那姑娘见上一面,或者单单只是说上一句话。

    只要她的一句话,或者一个微微一笑,他心里就会觉得很满足。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的爱情就变了味。

    不间断地争吵,互不相让的性格,把他们的生活变得支离破碎,满目苍夷。

    就好像他们是天生的冤家对头,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在一起。

    爱过吗?真的爱过吗?为什么爱过之后,就只剩下星星点点的青春回忆了?

    除此之外,他们的生活里简直糟糕透了。

    春节时,小睿睿被人贩子拐走,后来又送到医院急救,那孩子才慢慢好转。医生说,如果再晚一点送到医院,孩子就可能变成傻子了。

    那段时间里,陆红兵的妻子一心扑在孩子身上,他们总算暂时休战了,陆红兵也曾温柔地安慰她。

    可是,等到儿子好转以后,妻子却又像补偿似的,干脆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孩子身上。而陆红兵却又不得不再次奔赴部队??剂降胤志拥纳?。

    在这段时间里,苏秀秀很可能每天都在给孟庭松写信??陕胶毂钠拮尤疵挥懈蚬淮蔚缁?。似乎他们短暂的和谐相处,只是一场梦罢了。

    开始的时候,陆红兵曾经期盼过妻子能够理解他,能够慢慢改变对他的态度。

    慢慢地,好几个月过去了,陆红兵也就渐渐死心了??赡芩馊司筒皇屎献呷牖橐霭??

    只不过,他们两人谁也没再提过离婚的事情,却像冷战似的,就这样相隔两地,不再见面。

    想到这些,陆红兵就觉得很糟心。

    到现在,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主动提出离婚,放妻子自由?

    还是继续逃避下去,漠视这段儿让人无可奈何的婚姻。

    看着窗外,又跑去寄信的孟庭松,陆红兵突然变得一片茫然。

    他也希望可以有个温柔的妻子,即使不见面,也能稍微体谅他一些。别总说什么,你在部队干没有前途?;共蝗缭绲愕骰乩茨?!

    *

    另一边儿,私房菜馆有了牛大爷和牛哥两个跑堂坐镇,经营得出奇顺利。

    凡是来到私房菜馆的客人,都觉得在这里呆着特别舒坦。

    再加上孟师傅的手艺是真好,做得那些菜都是难得的珍馐美味。

    所以,不止是胖子隔三差五,就带着客人来吃饭。他带来的那些客人,也会电话再预订席面。

    就这样,从一开始的一桌席面,很快变成一天三桌席面都被订满了。再后来又变成,中午晚上各三桌席面??稍ざǖ娜耸翟谔?,已经排到了一周以后。

    容五爷又帮着找来了一位阿姨,负责帮忙洗碗,做一些杂活。总共就六桌席面,她一个人负责收拾也够了。

    因为,灶上只有孟洪明一个人,他又是个追求精益求精的性子,几乎每个菜端出来,都是一盘子艺术品。不止好看,也会给舌头带来那种极致的美味。这就需要厨师更加费心思。

    孟洪明一看客人越来越多,再继续这么拖下去,也不是个事。就找到苏秀秀和容五爷商量,是不是再争取多加上两桌席面?

    苏秀秀那边,却一直想着饥饿营销,把他们这个孟氏私房菜这个招牌彻底打响了。

    自然就不太赞同孟叔这个说法。

    她耐下心思,又跟孟叔解释道?!八谆八?,物以稀为贵,咱们每天六桌,其实已经足够了。真正想吃的客人,自然会提早订下?!?br />
    孟叔又忍不住问?!翱扇绻庋舷氯?,那些急着订席面的客人,都要跑去别家饭馆吃饭了。他们不来咱们这儿了,那可怎么办?”

    苏秀秀却不以为然地说道?!八且坏鼐突话??反正总有其他的客人愿意顶上来。再说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咱们家这一天就三个包间儿,中午下午共六个席面。就这样,孟叔您都要一天到晚的忙活,连个休息时间都没有。再多的话,你得多累呀?”

    孟洪明一听,苏秀秀这也是心疼他,心中就微微一动。他刚想开口说道,我身体好着呢,再开两桌也没问题。

    可却被容五爷给打断了。

    容五爷听了他闺女的话,自然也就明白了她的想法。一时间,就忍不住笑道。

    “秀秀这么说,倒也有几分道理。的确是物以稀为贵。再说了,洪明你的手艺这么好,真正会吃的客人,总会想方设法再过来吃你做的菜的?!?br />
    孟洪明又忍不住问道?!翱墒?,五哥,按照常理,咱们不是应该多请几个小工来帮忙,再慢慢多加几桌席面赚更多的钱么?”

    容五爷还没开口,苏秀秀却笑着说道?!靶」せ故窍人懔税???芤贪锬胁?,您都不愿意。小工们切的菜,恐怕也不能符合您的要求。到时候,再把您急着气着,反倒不美了。

    再说了,咱们当初宣传的时候,也说了整桌席面都是您一人的心血,咱们追求的就是这种极致的美食。所以,咱们一桌席面的价格也比外面高出几倍。

    说白了,咱们现在不需要太快扩大买卖,只要稳稳当当地,把牌子打出去打响了。你的手艺这么好,牛大爷和牛哥招呼的也周到。那些客人肯定会来咱们店里继续吃饭的。

    到时候,人越来越多,六个席面不够用,那自然是手快有手慢无,他们都提前预定,谁抢着是谁的?!?br />
    苏秀秀这么一解释,孟洪明倒也明白多了。

    这时,容五爷又忍不住笑道?!拔铱凑庋就匪档煤苡械览?。不然咱们就按照她说的这个,一步一步地慢慢来吧。说不定,还有什么奇效呢?”

    三人又详细商量了其他需要注意的地方。

    苏秀秀是觉得孟叔最好能多改变席面的菜品。

    现在客人少,还没打开局面,也不用分得太详细。

    等到他们真正在京城打出名气来,最好一周七天菜式都能有一些变化。

    到时候,客人想吃什么都可以定那天席面了。

    孟洪明干脆就把苏秀秀的话都记下来。原本他觉得容五爷是个做生意的好手。

    容五爷不止胆子大,想法也跟平常人都不太一样。

    没想到,到了苏秀秀这边,更有青出于蓝胜于蓝的架势。

    一时间,孟洪明又忍不住在心中暗叹。他们家这儿媳妇,还这么小,就这么厉害。

    等到将来,她长大了,还真是不得了。

    他们三人暂时商定下来。后来,苏秀秀又叫了老牛父子过来商量,问他们有没有其他想法?

    老牛想了想,又说:“订席面的都是富贵人家,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只是有的客人来的多,有的客人来的少。就三两个人坐一大桌子上吃饭,想聊天都不方便。依我看,倒不如改成小桌为好。到时候,我们爷俩多跑几趟就完了?!?br />
    老牛说这话也很有道理。苏秀秀和孟洪明也觉得应该这么来。

    紧接着,他们又问了五乃乃和寇婉茹的意见,她们倒也说不出什么。

    不过,寇婉茹正在加紧练习刀工呢。

    她现在虽然在厨房里,也能负责帮着孟洪明干一些杂活,有时候还负责端菜。

    只是,她的刀工孟洪明一直没能看上眼??芡袢阌质歉鼍笄康男宰?,正在加紧练习。她不止要当孟洪明的老婆,也要当他的左右手。

    就这样,店里的规矩算是正式定下了。

    就连孟洪明却没想到,并没有出现他想象中的那种门庭冷落,客人都跑去别人家吃饭的情况。

    反倒是如同苏秀秀所说,还真是物以稀为贵。

    牛家父子一跟客人解释,孟师傅要求太高,不愿意招小工,在厨房里帮忙。所以,都是他一个人亲力亲为,这样一来,一天只能做六桌席面,不能再多了。

    那些顾客不但不生气,反而像打了J血一样??计疵氚旆?,来他们的私房菜馆里订席面。

    很快就都排到一个月以后了。

    想到这些,孟洪明不禁挺佩服苏秀秀的。

    *

    家里所有买卖都挺顺利,苏秀秀在学校里也算安稳。

    在五一文艺汇演上,因为自弹自唱表演了原创歌曲的路明,在学校里一下就火了起来。很多姑娘都喜欢他,愿意围着他转。

    可路明本质上却是个文艺少年,他把全部心思都用在写诗作曲上面?;旧?,不太愿意出现在众人面前,为人也算低调。

    相反,苏秀秀班里的那位罗纹同学,还巴不得自己也火了,所有姑娘都围着他转呢。

    只可惜罗纹命不好,总是被路明强压一头,就连别的学校也邀请路明去表演。却没有人请这位擅长模仿港台歌手的罗纹。

    后来,有同学就说,路明好像在外面组乐队了,而且已经开始在演出了。

    罗纹听了这话,眼珠子都嫉妒红了,却又无可奈何。他倒是不顾一切地跑去酒吧面试过,可老板根本就看不上他。

    不管他们怎么样,苏秀秀家里那么忙,又要专心念书,也就没怎么关注校园里的两大偶像。

    倒是王香香随口提了几句,苏秀秀才勉强记住了路明的名字。

    直到有一天,苏秀秀在等彭姐放学的时候,路明刚好背着一把吉他,从她身边经过。

    走出了几步,又忍不住回过头来看她。

    苏秀秀一开始也没注意这个略显清俊的男生。

    可路明却突然折回来,走到苏秀秀面前说道:“你是苏秀秀同学吧?”

    苏秀秀微微愣了一下,很快就开口说道:“是呀,我是苏秀秀,请问你是哪位呀?”

    路明随即笑着说道:“喔,我是路明,我跟许峰算是知己好友。我在他家里看过你的画像。刚好咱们又是同一个学校,我们就曾经聊起过你。许峰说,你是他的同学,也是很重要的朋友,曾经帮过他很大的忙?!?br />
    苏秀秀听他提到许峰,也忍不住客气地笑道:“许峰,他还挺好的吧?成考之后,我就没见过他了?!?br />
    路明点头道:“他挺好的,现在也在写歌唱歌呢,他想往专业方面发展,已经有公司想帮他出专辑了?;八祷乩?,有机会的话,你真应该去看看他的现场表演,实在棒极了?!?br />
    说到现在的许峰,路明带着一种近乎狂热的喜爱。

    苏秀秀这才知道许峰原来也成了歌手了。虽然当初就知道他多才多艺,没想到不止会画画,不止能写写诗,许峰居然还会唱歌。

    不过,八零年代末九零年代,正好是校园民谣最火的时候。如果许峰真能在这个时代走出去,说不定几十年后,大家仍是会听他的歌呢。

    苏秀秀想想这些,就觉得十分有趣。

    上辈子,也有演员歌手大腕想来找苏大师看相,那时候,苏大师还未必愿意接待他们呢。

    没想到,这辈子,她曾经的同学也要当歌星了。这种感觉格外奇妙。

    所以,苏秀秀又跟路明聊了几句。

    聊着聊着,苏秀秀又看了看路明的面相。

    这人秉性纯良,只可惜他鼻梁高起,有孤峰,起伏不平,四岳低陷。

    这种面相的人多个性孤傲,自认为满腹才华,无与伦比,对周围人或事不太理睬。也因此容易犯小人,事业上也难有气色。

    特别路明的印堂发黑,恐怕他近日就要倒霉。

    苏秀秀干脆就借着聊天的功夫,点了他几句。

    苏秀秀又问道:“听说你很喜欢写诗?”

    路明就说:“我可比不上许峰,他的诗写得才好。我不过是为了写歌词,学了一些韵脚上面的东西?!?br />
    苏秀秀却又说道:“既然写了,你干嘛不像许峰那样,投稿发表出去试试?万一发表了,也是意外之喜?!?br />
    路明垂着头,犹豫着说道:“这……我恐怕不行吧?”

    苏秀秀却说:“没关系呀,试试又没亏吃?!?/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