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第 94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94

    罗纹只得匆匆上前,先一步夺回那件昂贵的礼物。又对那位女同学说道:

    “不好意思啊, 这是我的东西!”

    一时间, 气氛就变得有些尴尬了。

    那个长着小雀斑的姑娘, 脸都涨红了, 可罗纹显然没什么耐心关心她这边,还在继续检查礼物包装呢?直到看见东西完好无损,他才放下心来。

    没办法, 姑娘只得硬着头皮解释道。

    “我没想拿回去自己用,只是想送到失物招领处去。不然,被打扫的阿姨当垃圾给扔了,多不好呀?!?br />
    她原本也曾偷偷喜欢英俊潇洒的罗纹,却因为这事觉得很失望。罗纹说到底只是看似潇洒,实际上, 这人好像挺没劲的。

    罗纹却没发觉她的变化,其实就算发现了, 他也不在乎面前这个丑姑娘的想法。

    他又装腔作势地说道:“现在还给我就行了, 我谢谢你了!”

    两人又说了两句话,也就草草分开了。

    *

    罗纹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伤疵幌氲?,那位长着小雀斑的姑娘, 也是个能说会道的人。

    当天晚上,她就绘声绘色地把这件事在宿舍里说了。特别是罗纹抢礼物时那副急不可耐的样子,一点绅士风度也没有。

    几个姑娘凑在一起, 这么一聊。

    有人就说:“罗纹吧, 虽然会唱歌, 可他脑子似乎不大好使。平时也不怎么来上课,如果不是期中考试时,旁边的姑娘给他看了试卷,罗纹恐怕及不了格?!?br />
    “你还说呢,我听我男朋友说了,罗纹抢了二年级师兄的女朋友。

    师兄找罗纹单挑,可实际上,罗纹到了那边,马上就怂了。听说是跪地认错了,师兄才没打他。这事在男生宿舍里都已经传开了?!?br />
    又有一个姑娘问道:“那他现在是在追苏秀秀么?可是刘彤彤怎么办?彤彤不是罗纹的女朋友么?”

    几个姑娘以为刘彤彤跟罗纹约会去了,根本不可能听见他们的话,也就大着胆子聊开了。

    她们哪里又想到,因为罗纹心里不痛快,提早就跟刘彤彤分开了。刘彤彤走到门口,刚好听见了舍友们谈到罗纹那些不堪的事。也包括换了好几个女朋友。

    听着听着,刘彤彤就忍不住哭了出来。

    这时,那些姑娘才发现她回来了。

    大家虽然觉得很尴尬,却还是忍不住围过来,安慰刘彤彤。

    她们宿舍是挨着水房的,这一层所有姑娘都要来水房。

    一看见这宿舍的姑娘们这么闹腾,也就留心听了两耳朵。

    很快,罗纹这些事就在女生宿舍里传开了。

    姑娘们都知道了,罗纹在追求苏秀秀,还买了礼物,可人家苏秀秀却没有搭理他。

    听说这事之后,跟罗纹往来比较密切的姑娘,自然心里都不太好受。

    大家原本还有点竞争心理,一直王不见王,谁也不理谁。

    一听见刘彤彤也被甩了,哭得眼睛都肿了。

    罗纹的前前任女朋友,也坐不住了,又过去安慰刘彤彤。

    刘彤彤本来还觉得,是苏秀秀勾搭了罗纹,想脚踩两条船。

    偏偏,前女友过来一聊,很多事情和误会就说开了。

    聊来聊去,她们就突然发现,罗纹对她们都用了同样的手段。

    一直跟他们玩暧昧,时常做一些让人误会的事。

    可实际上,罗纹对她们说的甜言蜜语,爱情誓言都差不多。

    一时间,刘彤彤和前女友越想越生气,合着罗纹就是在耍着她们玩?他到底把女生都当成什么了?

    很快,两人又找了其他总是围着罗纹打转的姑娘们。

    这一问,就更不得了了。

    大家就发现,罗纹对她们每个人都是同一套。

    看似很亲切,看似对感情很真诚,总是让姑娘们觉得,罗纹打算跟她们认真谈恋爱。别的姑娘都是不自重,上赶着追罗纹的。

    可实际上,罗纹本来根本就是个花花公子,他作风有问题。

    基本上就是追到手,就会换下一个,根本就没对那些姑娘认真过。

    更可气的是,有个姑娘把罗纹当成了未来的丈夫,还跟罗纹发生了亲密关系。

    只是这事,也没法当着别人面说出来,可她心里却已经后悔死了。

    虽说改革开放了,提倡自由恋爱了,可说到底这时候大多数人的观念还相对保守。

    如果让别人知道了这事,她这辈子基本上就毁了。不会再有哪个好男孩会认真跟她处对象了。

    可恨这罗纹,原来从一开始就在耍着她玩。完全就是欺骗她的感情。

    这姑娘性格也比较偏激。短时间内,她有苦说不出来,对罗纹无可奈何??墒导噬?,她却又起了其他心思。

    她想让罗纹得到报应。

    *

    另一边,罗纹可不知道女生宿舍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他始终没办法迈过心里那道坎,追求苏秀秀,更是有一点儿进展都没有。

    反倒是经常能看见苏秀秀和路明站在一起聊天。

    路明还送了苏秀秀一本杂志,苏秀秀居然还收下了。这是什么破礼物?!

    罗纹心里又妒又恨,加上他从别人那里听说了。

    路明也被一家娱乐公司看上了,有人要给他录专辑。整张专辑都是路明自己写的歌自己创作,所以进程比较慢。

    这事还是路明的好哥们许峰牵线搭桥,介绍他过去的。

    一时间,罗纹气得肺都要炸了。

    他忍不住也去娱乐公司,毛遂自荐。

    罗纹虽然长相好,他唱功在学校里算好的,可比起那些专业歌手却差得远了。而且,就算是模仿港台明星,罗纹也还是不行,他只会一点花架子,并没学到任何内涵。

    那些娱乐公司根本就不想要他。

    有人婉拒了,说话还算客气,只是让他回家先等着;有人却直接了当地说,他们想签一些更有灵魂的歌手,不要千篇一律的模仿。

    罗纹受了不小打击,他思来想去,要想成为歌手,还是得靠自己创作。

    哪怕能有一首金曲出来,他这辈子恐怕就不愁吃喝了。

    只可惜,他只是个绣花枕头,从小到大,在读书上面根本就不行,更别提写诗歌作词作曲了。

    就算为了卖弄,他曾经特意学过吉他和五线谱,可那他也不会谱曲呀?

    一时间,罗纹怒火中烧,心急火燎的,也就没留意到他身边的女孩慢慢变少了。

    那些前女友们也对他变得冷淡了。

    罗纹本来就不在乎这些人,一心想着等他成名之后,什么金钱美女没有呀?

    不过前提是,能弄到一首金曲。

    也合该罗纹走运,偶然间,他认识了跟路明同一寝室的舍友赵念。

    赵念也是个喜欢追求时髦,爱出风头的小伙子。目前,正在追求一位大三的漂亮学姐。

    罗纹随手帮着赵念的忙,赵念很顺利地赢得了学姐的芳心。

    他自然对罗纹感激不尽,很快他们也就成了好朋友。

    罗纹就借此机会,经常去宿舍找赵念玩。

    *

    另一边,路明虽然经常不在学校里,可他偶尔也会回宿舍里小住。所以,有很多东西都放在床铺的柜子里。

    趁着没人的功夫,罗纹在路明的笔记本里翻出了一首新歌。

    他也没想那么多,下意识地就把那张纸,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然后,又若无其事的离开了那间宿舍。

    回去一看,路明写了一首很棒的校园民谣。

    这首歌唱起来朗朗上口,歌词也很清新,却又带着几分难言的爱情。

    罗纹一下子就被这首歌给迷住了。

    他想着这首歌路明还没唱过,自然也没有人知道这首歌是路明写的。

    罗纹一狠心,就决定把这首歌修改一下,当成他自己的歌,抢先一步发表出来。

    他的金曲这不就有了么?

    罗纹强忍着心中的激动?;丶液?,花了不少的心思把这首歌改好了,练熟了。

    很快,就录了一张简陋的磁带,寄到娱乐公司去了。

    然后,他又抢先一步为自己造声势,说这首歌是他潜心创作半年,写出来的。

    他身边剩下的那些姑娘,自然是信了他的话。

    有人听了这首歌,甚至说罗纹是不逊于路明的音乐才子。

    而这时候,路明还在忙于创作,已经有段时间没回学校去了。

    倒是苏秀秀站在一旁,冷眼看着罗纹弹吉他,听着熟悉的歌词,她忍不住抿了抿嘴唇。

    这时,罗纹也注意到了人群外面的苏秀秀,他心中暗自得意,还以为这小姑娘终于被他的才华打动了。

    只是,罗纹刚想过去跟苏秀秀搭话,那姑娘却先一步转身离开了。

    罗纹身边还有一些姑娘。至于那些已经清醒过来的女生们,自然不会再被罗纹的才华所迷惑。

    她们也忍不住暗自气闷。

    倘若罗纹这混蛋,如果将来当了明星,指不定再骗多少小姑娘呢。

    只可惜,这种恶心吧啦的家伙,怎么就没得到报应呢?

    *

    与此同时,苏秀秀拉着彭姐一起去了趟男生宿舍找路明。

    可同寝室的舍友却说,路明已经好几天没在学校住了。

    苏秀秀又问路明家的地址,室友们只说,路明平时不回家,跟一起玩音乐的人,租了个地方练歌。

    至于那地方在哪里,路明也没跟别人说过。估计他家里人也不知道。

    没办法,离开了男生宿舍,苏秀秀只得问彭姐:“姐,你知道许峰家在哪么?”

    彭姐一头雾水,想了想说道:“不知道,我跟他又没什么联络?!?br />
    苏秀秀想了想,又问道:“姐,那你知道赵美丽住在哪么?”

    彭姐又说道?!罢狻业故侵浪某ё釉谀亩??现在正好是她上班的时间?!?br />
    “成,那你先把地址告诉我吧,我有急事,得先去找赵美丽一趟?!币槐咚底?,苏秀秀一边拉着彭姐往学校外面走去。

    彭姐连忙又问?!澳阏艺悦览龈陕镅??”

    苏秀秀这才告诉彭姐?!奥访餍吹母璞宦尬聘?,我想让赵美丽去跟许峰说一声。许峰肯定知道路明在哪儿?”

    彭姐听了这话,顿时就傻眼了?!笆裁囱?,罗纹想成名想疯了吧?他怎么敢拿人家的歌说成他自己的?”

    苏秀秀却垂下眼皮说道:“可能是因为他自己也知道,他根本就在音乐上没有任何才华吧!”

    出了这么大的事,彭姐也不能让苏秀秀自己去了。

    干脆就带着苏秀秀去找了赵美丽,赵美丽也没想到这两人会突然过来找她,也被吓了一跳。

    等到苏秀秀说明情况以后,赵美丽也觉得很气愤。

    她也是个有音乐梦想的人,她现在一边工作,一边努力学习,就是为了考成考音乐学院。

    也因为这样,她更见不得有这么坏的人,居然抄袭别人的作品。

    赵美丽干脆就请了假,特意去找许峰。

    本来苏秀秀还想说,我们去找许峰也行??墒?,看着赵美丽这么积极,她也就知道了,这人还是喜欢许峰。

    她是巴不得有机会去看看许峰呢。

    所以,苏秀秀什么也没说,把情况说清楚,就跟彭姐一起回家了。

    *

    许峰知道这事,自然就赶紧跟路明说了。

    路明这才知道罗纹干了这种丧心病狂的事。

    好在他身边还有情投意合的音乐伙伴。

    许峰还算冷静,就建议路明把这件事反应到公司里。

    路明自然也是同意了。

    *

    这时候,其实并不太讲究什么版权。

    罗纹把磁带寄到娱乐公司以后。与上次的冷漠拒绝不同,这次他很快就得到了娱乐公司的认可。很快,就有人通知罗纹过来签约。

    双方都达成了协议,甚至经理觉得罗纹外表不错,可以包装一下,成为偶像歌手。

    一时间,罗纹终于达成心愿,他对自己的未来也充满了向往。

    等这些都准备好了,罗纹所在的娱乐公司,却突然接到了其他音乐公司的电话。

    那边点出罗纹的作品《有故事的人》,抄袭了他们公司签约歌手路明的原创作品《有风吹过》。

    这时候,罗纹已经开始录歌了。他们公司自然不承认,不仅如此还耍赖,指出他们没有证据证明罗纹是抄袭的。显然,他们公司将先一步录制单曲。

    他们甚至反过来说,路明是抄袭的呢。

    结果很快那家公司就收到了一本杂志《青春文学》的6月刊,里面内封就是这首歌的歌词,虽然有些细微的改变,可一眼就看出这是同一首诗。

    旁边署名却是路明。

    一时间,经理看着这本杂志,鼻子都气歪了。

    合着人家路明都发布杂志两月了,罗纹这个瞎了狗眼的混蛋,却抄袭了人家的歌?

    他们两家公司本来实力相当,又都打算扶持新人,捧个歌手出来。

    要论长相,自然是罗纹更胜一筹,可金曲既然是人家的,那就没办法了。

    陆明的公司甚至特意打了电话过来申明,如果他们还是一意孤行,要抢先发布罗纹的新曲。那两家公司就得对簿公堂。

    罗纹的经理又急又气,就让他们把罗纹叫过来,臭骂一顿。

    “你根本就是个无耻的小偷,抄袭了别人的歌,当做自己的!”

    开始罗纹还极力辩解,他问:“对方有证据,谁证明这是路明的歌了?他们根本就是诬蔑我!”

    经理一听这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把《青年文学》扔在了罗纹脸上了。

    “你个傻玩意儿,抄人家的歌都不知道先摸清楚人家的底细再抄。两月前,人家就把歌词发表了?!?br />
    罗纹颤抖着手,打开青春文学一看。果然看见了几乎一样的《有风吹过》,署名是路明。

    一时间,他整个人都楞住了。

    就连被唱片公司扫地出门,都傻呆呆的。

    那位经理还在他背后狂骂,“像你这种无耻的贼,以后永远都别想在音乐圈里混下去。你害我们公司丢这么大的人,我倒想看看,以后还有哪家公司敢签你?”

    罗纹的音乐梦就这样结束。

    他虽然有点伤心难过,可又多了几分庆幸。

    说到底,这事儿其实对他没有多大的影响。

    他的主业还是学习,在学校里继续念书,他还可以继续唱歌给同学听。

    等大学毕业,出来再找个好工作。到时候,闲来无事,他还可以去酒吧之类的地方唱歌。

    所以说,就算在专业音乐圈里名声都臭了,罗纹也无所谓。

    只可惜,他还是错估了路明。

    *

    另一边儿,路明暗自庆幸。幸亏当初,他鬼使神差地跟苏秀秀打了个招呼。

    后来又听了苏秀秀的劝,把迄今为止他写的最好的一首歌词,投给了《青春文学》。

    不然的话,他有嘴都说不清了,对方公司还有可能不认账。

    他一旦被认定为抄袭,音乐前途尽毁。以后就再也不会有公司给他录歌出专辑了。

    因为这件事,路明也成长了不少。

    他终于明白了过来,在前行的路上,不只有互相扶持的知己伙伴;也有卑鄙无耻,手段下作的小人。他们很可能无缘无故地就捅他一刀。

    路明没打算让这件事就这么沉寂下去。

    他回到学校,就直接申请了退宿。

    室友们一头雾水,纷纷上前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路明并不隐瞒,干脆就把罗纹抄袭他作品这事儿,当着众人的面说了。

    一时间,舍友们纷纷责骂赵念,当初就是他把罗纹带到他们宿舍的。

    赵念也愧疚难当。

    再说罗纹后来唱的那首歌,大家也都听过,却没想到是路明写的。

    路明又趁机提起了《青年文学》的事,以及两家公司差点打官司的事。

    宿友们义愤填膺,纷纷责骂罗纹实在太缺德了。

    很快,这件事闹得全校皆知。

    再加上,那家唱片公司也给罗纹的学校打了电话。

    系主任觉得罗纹是品质有问题,恬不知耻的抄袭别人的作品想据为己有,虽然最后没能成功??墒?,这事却严重影响了他们学校的形象和声誉。

    很快,校领导们就开始讨论,要严肃处理罗纹。只是到底让他退学,还是给他记大过,并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

    罗纹知道这些事之后,完全傻眼了。

    可惜破房又逢连夜雨,又有女同学爆出,罗纹作风混乱,恶意玩弄女同学。

    他高中时,就曾勾搭女同学,导致人家怀孕,想带着姑娘去堕胎。这才被学校退学的。

    一时间,罗纹就成了Y沟里的Y沟里的老鼠,到处有人唾骂他,几乎所有的人都讨厌着他。

    之前,喜欢他的姑娘们,也躲他远远的。

    就好像罗纹是个病菌,看他一眼,都会得病似的。

    罗纹原本心高气傲,总以为自己高人一等。

    他跟董云慧的情况还不一样。他这完全就是从人生巅峰跌入谷底深渊。

    再加上,男生宿舍跟女生宿舍还不一样,他们整人的手段也层出不穷。

    最后,罗纹实在受不了,学?;姑幌露?,他就先一步退了学。

    *

    办好手续之后,罗纹背着他的吉他,提着行李包,抄小路离开学校。

    可惜,路过林荫小道时,他刚好又遇见了苏秀秀。

    苏秀秀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一眼,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本人也显得很平静。

    可罗纹却像见了罗刹恶鬼似的,提着行李,慌不择路地乱跑。

    彭姐一头雾水地问苏秀秀?!澳愕降锥运鍪裁戳??”

    苏秀秀撇撇嘴说道?!拔沂裁炊济桓?,也没跟他说过话。刚才,你也看见了,我就是随便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回事儿?一看见我,就害怕成这样了!”

    彭姐忍不住捧起苏秀秀的脸看了看,嘴里还喃喃地说道?!懊髅骶突故侨砗鹾醯?,跟以前一样可爱呀?”

    苏秀秀无奈地说道:“你是在说我胖了么,彭姐?”说完就鼓起腮帮子,不满地看着她。

    彭姐只得哄道:“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你很可爱?!?br />
    两人闹了一会儿,彭姐才又说道:“罗纹大概是心虚吧?!?br />
    苏秀秀点头道,“可能吧!”

    她又微微眯起了眼睛,看向远方,心里想着,也不知道罗纹看见的她到底是什么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