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第 96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96

    苏秀秀再看路明的面相已经变了。

    满脸的郁气已经不见了, 除此之外, 路明的印堂也颇为饱满??梢韵爰? 他未来几年的发展应该还算不错。

    刚好, 苏秀秀跟路明被安排坐在一处,她左边的彭姐正跟另一位女同学聊得起劲,路明也忍不住跟苏秀秀多聊了几句他专辑的事。

    苏秀秀自然是随口应了两句。

    这样一来, 就显得两人关系比较亲近了。

    这时,就有个鲁莽的男同学突然开口问道。

    “苏秀秀, 这帅哥是你男朋友么?今天你还特意把他带过来了?”

    听到这话, 周围的人也都愣住了。难不成苏秀秀真的有男朋友了?

    赵美丽的心也忍不住提了起来。虽说她也是知道苏秀秀有个当兵的男朋友,两人属于异地恋??尚矸迦次幢刂勒饧?。

    当初,他们特意把苏秀秀和路明安排在一起坐, 是为了让路明可以有机会跟苏秀秀道谢。

    等到大家入座后, 许峰一直在关注他们那边的情况。

    赵美丽心里又忍不住有点嫉妒。

    明明去年的时候许峰解释过,可到了现在, 赵美丽还是忍不住担心, 许峰会突然喜欢上苏秀秀。

    刚好这时有同学一起哄,赵美丽也想借机试探一下。

    一是看苏秀秀那边能不能松口, 倘若她能跟路明凑成一对, 也算是件好事?也能让许峰彻底断了念头。

    二来, 如果苏秀秀开口承认自己有了男朋友了。以许峰的人品, 也就不会再对苏秀秀有别的想法了。

    赵美丽都想好了, 不管怎么样都对她有好处。

    可她却没想得到, 彭姐虽然外表变得好看了, 心里却是一样的,仍是一如既往地护着苏秀秀。

    那男生刚一说完话,彭姐立马就骂了回去?!肮啬闶裁词露??你起哪门子哄???老老实实的吃饭,还堵不住你的嘴吗?”

    这帮人可都见识过彭姐骂人的功力。她一开口,那男生立马就哑巴了。

    路明虽然欣赏苏秀秀,也感激她??烧夤媚镄宰右恢彼钠桨宋鹊?,而且从一开始对他的态度就很明确,客气有余,热情不足。

    路明又不是罗纹那种见到美女就想追的人,何况他一心放在事业上。

    所以,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路明的想法也很明确。

    他只想跟苏秀秀做朋友。苏秀秀帮了他这么大的忙,倘若将来他的事业真的能做起来。苏秀秀要是遇见什么事,他必定竭尽全力帮忙就是。

    本来这次路明就是为了道谢而来,并不想影响苏秀秀的名誉。

    于是,他又连忙说道:“我跟苏秀秀是大学同学。刚好之前,苏秀秀帮了我一个大忙,我很感谢她,就随便聊了几句。大家别误会了!”

    路明几句话就把事情解释清楚了,彭姐也虎视眈眈地在一旁看着,别人也就没再问什么,把这事给顺过去了。

    苏秀秀根本就不用自己开口,也没必要说她有男朋友的事。

    事情跟她预料的完全不一样。一时间,赵美丽就有些气闷。

    她的情绪也变得有些急躁。

    赵美丽高中就喜欢许峰,加上成考补习班那一年。然后,现在许峰去念大学一年级,她还在继续念补习班。

    他们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可赵美丽心里的那份喜欢仍是不曾变过,几乎就变成了她的执念。

    明明她和许峰都热爱音乐,这也属于兴趣相投。他们又认识了这么多年,也算是很有缘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许峰就是没有喜欢过她?

    许峰看向苏秀秀时,眼神总是很温和。

    每次苏秀秀开口说话时,许峰总会放下其他事情,细细倾听。如果说,这都不算喜欢,那么什么才是喜欢呢?

    一时间,赵美丽心里越发嫉妒起来。

    可赵美丽现在已经长大了,成熟了,懂得克制了。

    她也知道苏秀秀是个很好的姑娘。不止曾经帮助过她,也帮助过许峰,帮助过路明。

    这样一个好姑娘,也没做过什么错事。并不应该受到任何伤害。而且,苏秀秀早就说过她有对象了。就算许峰喜欢也是一厢情愿。

    可这件事,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呢?

    赵美丽忍不住开始喝酒,一杯又一杯。

    周围的人都在说说笑笑,也没有人注意到赵美丽的异样。

    可偏偏那些酒到了她的肚子里,就会变成心酸的眼泪,越喝赵美丽越是难受。

    她知道这次同学会以后,她和许峰很久都不会再见面了。他们也没有任何理由再相见。

    下一次见面,许峰可能成了大歌星。而她仍是那个扶不起来的丑小鸭,仍然一名不文。

    如果这次不能说出心里话,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赵美丽最后实在忍不住,借着酒劲儿摇摇晃晃地起来,拉着许峰的领子,硬是把他扯的站起来,脸对脸,大声说道:

    “我很喜欢你,这种心情从来都没有改变过。你的心情改了么?还像当初那样不喜欢我么?”

    一时间,周围的其他人都忍不住安静下来,小心翼翼地看过去。

    这一瞬间,许峰头脑中一片空白。

    一直以来,他的世界里只有他妹妹,如果他妹妹这辈子不能获得幸福,那么许峰这辈子也都不会幸福。

    今年年底,他妹妹就要跟那个患有小儿麻痹的老男人结婚了。

    他妹妹现在还不到18岁。许峰总是写信寄钱给她,希望妹妹可以鼓起勇气,脱离那种生活。

    所以,其实他的很多歌都是写给妹妹的,包括那首《漂亮姑娘》,只可惜他唱的歌,他妹妹可能这辈子都听不见。

    许峰其实跟路明不一样,路明是真的热爱音乐,喜欢创作。

    许峰会走上音乐的道路,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名利为了赚钱。

    他的目标也很明确,他就是要成名,当歌星,然后赚很多的钱。

    这样,等到妹妹什么时候想从那村子里走出来,他就可以去接她。

    到时候,妹妹想去哪里,他就可以带着她去。

    这就是许峰现在的想法,说白了,他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妹妹。他的世界里根本就容不下爱情。

    可是,这事要如何跟赵美丽说,他心里又不确定。

    许峰下意识地向着苏秀秀那边看过去。

    此时,那姑娘正好也在看着他。

    她的眼神平静却也温暖,似乎在说,把你的真正想法告诉她吧。只是别让她在众人面前受到太大的伤害!

    许峰这才轻轻地拍着赵美丽的肩膀说道。

    “赵美丽,再次见面我发现你好像变了很多,就像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从一个喜欢哭闹的小女孩,长成了漂亮理智的大姑娘。

    我相信在未来的日子里,你也会变得越来越勇敢,越来越坚强。将来总有一天,你会遇见真正属于你的白马王子,只是那个人肯定不是我。

    其实,并不是你哪里不好,只是我实在配不上你。我这样的人注定没办法敞开心扉去谈恋爱。你与其把心思用在我身上,还不如让继续你自己变得越来越好?!?br />
    这番话一说完,顿时就化解了赵美丽的尴尬。

    在场的大多数人,也都知道许峰有个残疾的妹妹,他无法放下那个妹妹。

    许峰并不只是不喜欢赵美丽,而是没心思去恋爱。

    再想起去年的时候,赵美丽曾因为喜欢许峰,在补习班上大闹了一场。

    到现在,过了一年,这件事终于等来了它的结局。

    这时,彭姐想起苏秀秀在她失恋后,曾经带着她去剪头发,买衣服,化妆。

    虽然后来她和许宏伟和好了,可是那种心情把自己打扮得飘飘亮亮的心情,她永远都忘不了。

    彭姐突然忍不住喊了一声?!罢悦览?,你是个好姑娘,加油!”

    周围的人也忍不住跟着彭姐喊道:“是呀,赵美丽,再次见面之后,你变得好极了?!?br />
    曾经跟赵美丽友好相处的朋友也大声说道:“算了,美丽,以后咱们找个比许峰更好更帅的男朋友?!?br />
    还有个男生鼓起勇气说:“赵美丽,其实,在补习班的时候,我就很喜欢你。你以后要是需要别人帮忙,我随叫随到?!?br />
    听了这话,旁边的那些男生不能忍了。有人推着他的头骂道:“这小子,居然趁火打劫,敢跟班花告白?”

    其他男生也连忙说:“不止这小子,我们也都随叫随到?!?br />
    他们没有半点嘲笑的意思,反而是充满了善意的鼓励着赵美丽。

    预料中冷冰冰的拒绝,和周围的嘲笑与不屑,并没有出现。

    整个包间里的人,都在善意地安慰她。

    这时,赵美丽又忍不住向着苏秀秀看去,苏秀秀虽然没有说话,可是她的眼神却很温柔,也带着些许的鼓励。

    这一刻,赵美丽突然就放下了。赵美丽觉得自己好像也没有拿么糟。

    下一刻,赵美丽忍不住又哭了出来。她又问许峰?!澳阏娴拿话旆ㄏ不段衣??”

    许峰很温柔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安?,我就喜欢你勇敢的样子。那时候,你就像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孩。我羡慕你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烧獠皇前?!我愿意当你的朋友?!?br />
    赵美丽流着眼泪,又说道?!澳敲创咏裉炱?,我也要尝试不再喜欢你了!我从这段暗恋里毕业了?!?br />
    许峰笑着说道?!昂?,我祝毕业以后,越来越好?!?br />
    听了这话,赵美丽抹去了眼泪,又对许峰说道:“我肯定会越来越好的?!?br />
    她一说完,就被之前的朋友围了起来,这时大家也算放开了,干脆就闹了起来。

    有人就忍不住说了一句?!暗酵防?,咱们班两个漂亮姑娘,赵美丽和苏秀秀还是单身吧?”

    这时苏秀秀却站起来说道:“赵美丽是单身,我不是,我已经有了感情很好的男朋友。目前已经算是订婚了?!?br />
    她突然扔下了一个地雷,把屋里的人都惊呆了。

    苏秀秀也趁此机会拿着小包去洗手间了。

    走到外面,她还能听见很多同学都在讨论她,有人感叹道:“苏秀秀好像还不到18岁吧?这就订婚了,会不会太早了?”

    也有人怀疑:“该不会是包办婚姻吧?”

    赵美丽却突然说道:“你们乱说什么,人家苏秀秀现在挺好的,过得挺幸福的?!?br />
    有个姑娘很快接口道:“不管怎么说,过得幸福就好了,我们以后也要幸福呀!”

    一时间,屋子里乱糟糟的。这时,彭姐也跟着苏秀秀出来了。

    两人走到楼梯口,彭姐忍不住说道?!罢獍锶耸翟谔苷厶诹?,真够吵的?!?br />
    苏秀秀站在一边笑道?!拔业咕醯谜庋玫?,也算是个圆满的结局吧?”

    彭姐也点点头,笑道,“的确算是圆满的结局,赵美丽终于从初恋中走出来了。估计以后,也不会再这么折腾了?!?br />
    苏秀秀却眯着眼睛说道?!安恢?,感情的事谁又说的准呢?”

    赵美丽那双多情的桃花眼虽然没有变化,可是她的嘴角却开始下垂了。偏偏许峰的嘴角也是自然下垂的。

    这种面相的人,无论男女都注定今生有份情债要还。只是不知道是谁欠了谁的?

    不管怎么说,希望他们两人以后一切安好。

    苏秀秀叹了口气,往前走去,刚好旁边的墙壁上,有一条光亮的镜面,苏秀秀轻轻瞟了一眼,突然就发现她的耳朵到脸颊泛红。

    明明刚才她也没喝酒,伸手一摸,脸上也不热。

    所以说,这不就是“桃花散两颊”的面相么。

    想想也是,苏秀秀恰逢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皮相也好,自然难免会遭遇几朵烂桃花。

    只是,苏秀秀一早就亲手摘下了最心爱的那朵桃花,就会小心翼翼地捧在掌心里呵护。

    至于那些烂桃花,随手打发了也就算了。

    想到这里,苏秀秀微微眯下了双眼,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彭姐见她脸色不好,就以为她累了,就忍不住说道。

    “反正聚会咱们也已经来过了,家里还有别的事情。不如,咱们等会跟他们说一声,就回去吧?”

    苏秀秀点头说道:“好呀?!?br />
    彭姐又说:“都怪我硬拉着你过来,本来你想要休息的?!?br />
    苏秀秀又说:“没什么,出来玩也算休息了?!?br />
    “唉,那等我先上趟洗手间,再去跟他们告别吧?!迸斫阌炙?。

    苏秀秀忍不住笑道?!罢?,我也想去洗手间呢,咱们一起去吧?”

    彭姐连忙点头?!班?,一起去!”

    两人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说来也巧,她们刚一走,才从旁边的楼梯口下来一个胖子。

    其实,有件事苏秀秀并没有记错,这家饭店一层虽然略显平庸,可是楼上二层,三层却仍是贵宾包房。

    只不过招待的人比较特别罢了。

    胖子看着苏秀秀的身影,久久没有挪动脚步。

    苏秀秀平时要上课,根本不会出现在孟氏私房菜馆里。

    虽然只有一墙之隔,可是胖子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见到这姑娘了。

    突然就有种淡淡地想念涌上心头,胖子想要上前去跟小姑娘打个招呼,说几句话也好。

    只是,刚要迈出那一步,却又停了下来,他的皮靴死死地黏在地上,一动不动,就像块儿木头。

    这时,詹二少也追了过来,他也站在胖子身边旁,顺着他注视的方向看去。

    “这个不是老容家那小姑娘么?你们还真是有缘分,随随便便出来吃饭都能遇见。倒不如,我去叫她到楼上,来尝尝这里大师傅烧的菜比他们家做的菜又如何?”

    说完,詹二少作势想追过去,却被胖子一把拦了下来。

    “楼上乌烟瘴气的,你又招惹她干嘛。她可跟把着你那些女人不一样?!彼低?,胖子就警告似的看了詹二少一眼。

    平日里,在容家这胖子又怂又是随和,还是个挺容易说话的吃货。特别是在苏秀秀面前,他也是格外纵容。

    可是,此时他两眼一瞪,马上气势就起来了。

    詹小二也知道他的脾气,只得讪讪地说道:“成,我不打扰那小姑娘总可以了吧?也保证别人不会打扰她。只是,既然来了,你至少也给我点面子吧?到底不是所有厨师都能做宫廷菜的。这么多人在这陪着呢,你就将就着吃一点儿。我过两天再定位子,请你去吃孟家私房菜吃就是了?!?br />
    胖子却冷哼了一声?!昂吐ド夏切┤?,哪里需要讲什么面子?我跟你这些朋友可玩不到一起去,你还是自己先回去吧?”

    詹二少被他弄得实在无语,又想起苏秀秀那小姑娘,就急中生智地开口说道。

    “你没兴致,不如我去找刚刚那小姑娘陪你吃,你就有兴致了?!?br />
    听了这话,胖子刚刚下去的火气又起来了?!澳闵僭谒砩洗蚰切┞移甙嗽愕闹饕?。我早说了,她是我外甥的救命恩人。就算我家不说什么,陆红兵也不会放过你!”

    詹二少心里老大的没意思,最后只得讪讪地说道。

    “既然是救命恩人,你这胖子干脆就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的,以身相许了呗。反正你自己……”

    在胖子的瞪视下,他最终还是把到嘴边的那些话都给吞回去了。

    没办法,詹二少只得厚着脸皮,又说了几句软话。

    “得嘞,胖爷,您说什么是什么,再说了那可是胖爷护着的人,我哪里又敢得罪她?”

    胖子听了这话,顿时就有些心烦意乱。他嘴里骂道:“詹小二,你可越来越贫了,都被那帮人给带坏了?!?br />
    “那你还不看着点我,等呆会我醉了,你还得把我带回去呢,胖爷?!彼底耪捕儆趾褡帕称?,抓住了胖子的胳膊,往楼上拉。

    这次胖子倒是没有甩开他。

    等到了楼上的贵宾包间。打开门,再看见里面一片喧嚣,满屋子红男绿女,时而划拳喝酒,时而纵声谈笑?;褂心切┢恋呐?,不管不顾地坐在了男人的大腿上。搂着男人的脖子,笑得放荡且得意。

    胖子突然就忍不住怀念起,成府胡同那栋古香古色的大宅子。

    每一次只要他走进去,老牛父子就会热情地迎上来,一路把他带进包间里,然后在一旁候着,端茶倒水,递毛巾,嘘寒问暖的,一样不差。

    听着他们说话,就会让人打心底觉得舒坦,就好像回到家里似的。

    再加上,一桌子美味佳肴,每道菜都能给口腔、舌尖、胃里,带来极致的享受。

    那里才是人该待的地方吧?

    这里这些人这些乱七八糟的菜,又有什么好吃的?

    胖子正在发呆,别人自然不敢靠近他,倒是詹小二给他递了一杯酒。

    胖子品着酒,越发觉得无趣得很。

    慢慢地,他好像也醉了,看着整间屋子就像是妖怪的盘丝D。

    这时,他耳边却清清楚楚地响起了,詹小二刚才说的那句话。

    “既然是救命之恩,你倒是以身相许???”

    一时间,胖子是真醉了,只觉得耳朵发烧,心也砰砰乱跳。

    这是他第一次隐隐意识到,他好像真的喜欢上,容家那个精心照顾的,猫一般的少女了。

    只可惜两人不论是外形,还是家世,或是性格,好像都不太合适。

    就算他单方面喜欢,又能怎样?

    他又不是那种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傻小子。

    想到这些,胖子干脆趴在了桌子上,一动不动。

    这时,就听见詹小二咋咋呼呼地说:“怎么回事?胖子你怎么才一杯就倒了?唉,真够麻烦的!到底是谁送谁呀?”

    这人实在太吵,胖子却知道原来他并没有醉。

    *

    那天,苏秀秀和彭姐跟同学打了招呼就打算回去了。

    同学们还想挽留,苏秀秀只得笑眯眯地说,她要回去等男朋友的电话。

    被糊了一脸的狗粮,那些同学也不好再拦她了。

    就这样苏秀秀很快就回到了家。果然又接到了孟庭松的电话。

    孟庭松说他那边挺好的,苏秀秀也说了她去同学会的事情。

    她又忍不住感叹,“没想到,我以后也是有老同学的人了?!?br />
    孟庭松就说:“等你大学毕业,老同学就更多了。你可要好好跟他们相处。除了王香香,也尝试着再结交一些新朋友吧?”

    “嗯,知道了?!彼招阈闳砣淼厮档?。然后又问道:“松哥,你跟那些战友们都相处得很好么?”

    孟庭松道:“那是自然,我们都是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兄弟?!?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又感叹道:“那还真好,你有那么多好朋友呢。不过,松哥你可要好好?;ぷ约?,把我的护身符放在身上?!?br />
    孟庭松应道:“好?!?br />
    因为孟庭松总是在这个时间打电话,容孟两家的大人就默认了,这是他们的固定沟通时间,所以寇姨和孟叔除非有事,也不会过来抢电话。

    五乃乃和许姨她们也会把客厅特意让出来。

    就这样苏秀秀能够舒服地靠在沙发上,跟孟庭松分享生活中一些有意思的事。

    孟庭松一般只是听着她说,偶尔会回应两句。

    他们的聊天时间一般少了就是10分钟,多了也不超过半小时。

    这就是苏秀秀每周末最期盼的时间。

    开始的时候,苏秀秀还想着给孟庭松多寄过去一些电话费。

    可孟庭松却说不用,已经够用了。苏秀秀还是默默地多寄了一些钱给他。

    之后的时间里,苏秀秀又跟孟庭松说了,私房菜馆的事。

    菜馆的生意越来越顺利了。很多人都喜欢孟叔的手艺。

    孟庭松就笑着说:“那还真好,我爸的心愿也算完成了。前些年,他其实一直不太好?!?br />
    说到这里,他又忍不住补充一句?!靶阈?,家里多亏你照顾了?!?br />
    苏秀秀的脸顿时就红了起来,她又连忙说道:“我其实也没帮什么忙?!?br />
    电话那边却又传来了孟庭松的笑声,一时间,苏秀秀听着那爽朗的声音,耳朵都要烧起来了。

    直到他们挂了电话,苏秀秀的心跳还是久久没有平复。

    她好像越来越想见到松哥了??上?,还要等上至少三个月才能再见面。

    松哥每年只有一次探亲假期。

    为了排解这种思念,秀秀只得把精力,放在别的事情上面。

    就像她在电话里说的,私房菜馆的生意越来越好。

    苏秀秀思来想去,也到了要继续添加人手的时候了。

    正好这些日子,孟洪明跟许宏伟不断交流。他也算想明白了,再继续这样父一辈子一辈地传下去。

    指不定什么时候,他们孟家的菜就会消失了。

    与其这样,还不如想办法传承下去。

    所以,孟洪明倒也想开了,愿意收异姓徒弟了。

    只可惜,孟家菜需要学习的东西实在太多,面也很杂,并不是一般人能学的。

    想当初,孟洪明一个人在庙会上端着大铁锅,连着炒八天面,就跟没事人一样。这也是因为他从小练功。

    现在的人,已经不讲究从小带儿徒了。

    很多人都是十几岁考个厨师学校,学两年出来后,就开始工作了。

    这样的厨师就算想要拜到孟洪明门下,他也教不出来。

    所以,这事孟洪明也挺苦恼的。

    容五爷人脉再广,也不能直接抓来别人家的孩子,给他当徒弟。

    这事只能暂时放下来。

    不止灶上缺人,另一边,苏秀秀更担心牛家。慢慢地,牛大爷年岁越来越大。

    虽然他可以继续在后面坐镇,可前面只剩下牛哥一人,肯定忙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