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第 97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97

    当初装修房子的时候, 就已经把二进的院子装修好了。

    虽说现在, 只有正房的三间包间用上了,每天就只开三个席面。

    可是将来做大以后, 正房耳房,加上东西厢房, 甚至可以弄出十多个包间来。

    当然, 到那时,肯定也不单单只有孟叔一位大师傅了。

    事实上,如果有机会的话, 苏秀秀想找更多红白两案的大师傅过来。

    他们的私房菜也不单单只是一家的菜馆,而是可以变成大师傅们切磋交流的地方。

    到那时候,如果十个包间真开起来的话, 最好是每个包间儿都能有个合适的跑堂。

    不要求一定要像牛大爷和牛哥那样的八面玲珑的大跑堂。

    可至少要训练出几分像来, 到时也能接待客人, 让客人觉得舒服。

    这事苏秀秀自然也就忍不住跟容五爷说了。

    她想着就算一时间找不到, 也可以一边找, 一边慢慢培训,不断地增加跑堂的人手。

    容五爷一听他闺女这话,忍不住都给气乐了, 他笑骂道。

    “这小丫头子, 你当你牛大爷和牛哥是天上掉下来的呀?你想要跑堂拿个盆一接就能接下来三五个来?

    你也不想想,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 你爸去哪儿给你找这种专业跑堂呀?就算这时候还有大跑堂, 也都是跟我这么大岁数的, 跑都跑不动了。

    这种好事,你爸我遇见一次都不容易,也算是极好的缘分了??赡愕购?,一开口就想跟我要十个跑堂?还不如你孟叔那样,让我想办法去给他找小学徒呢?”

    说到这里,容五爷忍不住叹了口气?!肮肱?,你这脑子一天到晚都想什么呢?

    苏秀秀听了这话,脸也红了,她又连忙解释道。

    “我那意思也不是非要牛哥这样的大跑堂。比牛哥差点的,咱们也能接受。

    我就是想,咱们先招来一些差不多的,慢慢训练着,难道也不行么?”

    容五爷看了她两眼,又冷笑道?!耙桓雠芴眯枰攀Ω笛先?。大跑堂得一点儿一点儿的带着。过去的规矩是想干勤行要给师傅磕头,正式拜师的。你也不想想,现在的年轻人,谁还愿意正式跪地拜师,学习怎么当饭店招待?”

    “这……”听了父亲的话,苏秀秀顿时就被难住了。国营饭店里那些招待也不用这么麻烦。

    照他父亲这个说法,到了现在,勤行基本上都已经绝了。以现代人的想法,还真没几个人愿意学这个。

    苏秀秀想起马叔的对店员们进行的那些前期培训,又忍不住开口问道。

    “咱们能不能像马叔的杂货铺一样,也把勤行的规矩都写出来,印成小册子。

    到时候,集中用三个月时间,给店员们进行统一培训。然后,再上岗实习,让牛大爷当主管,带着他们。等到差不多了,再正式上岗?!?br />
    容五爷听了这话,眯起眼睛说道?!澳闩4笠媚愕那纺愕?,就把糊口的本事教给你?还印成小册子,任由别人看,亏你说得出来?!?br />
    一时间,苏秀秀也没了言语。因为她父亲说的没错,人家安身立命的本领。

    不是正式磕头拜师,凭什么拿出来,交给你来做培训。

    没办法,这事只能先放下了。

    苏秀秀心里却一直惦记着。没事的时候,她又开始往杂货铺那边跑。

    然后,她就发现杂货铺的店员,按照他们当初定下的那个方法。先是学习小册子,又在老店和分店里培训好几个月。

    这样培训出来的店员,大多数都能独当一面,应付杂货铺的客人。

    而且,他们都是根据性格和特长分组的。等开了新的分店,再一批一批安排继续到新店工作。

    此时,老马杂货铺的第三家分店已经开业。

    容五爷已经把第四家杂货铺的店面给定下了,正在着手进行装修。

    只等两个月以后,再挑个好日子,就可以正式开第四家分店了。

    老马见苏秀秀刚好过来店里,又忍不住,找她商量下半年开分店的事?

    他们现在定下的目标是,到10月份,再开四家分店。年底如果顺利,还可以再开第五家分店。这样两年就有了五家杂货铺,到了明年还可以继续扩张。

    至于铺面问题,基本上也不用担心。

    自从苏秀秀和容五爷商量购买店铺的事情之后,容五爷就放在心上。

    他投资了一笔钱,分批购进了不少这样的小铺面房,面积不大,只有三十平到八十平之间,位置也都挑的是大型居民区附近。

    这样一来,铺面价格也比较低。再统一装修成老马杂货铺的风格,就可以用了。

    再加上,经过一年多的磨合,进货渠道也都没问题。

    由于老马杂货铺这边,买卖越做越大,前景也好,又赶上国有厂的改革。

    很多供货商,生产厂都愿意送货上门,而且还给老马家杂货铺越来越多的优惠。

    这事一直是惠兰再联络,她又比较细心,也会跟人打交道,做得也算不错。

    而且,老马杂货铺几家店离得也近,都在二环里,安排好人选直接蹬三轮车,就可以把货拉过去。

    所以说,只要人员培训好了,他们就可以继续增开新店面。

    老马之所以找苏秀秀谈,实在因为他有了新的困扰。

    这一二年,自从大庄接手了老马那摊子倒票的买卖,就以黄牛党许文强自居,一直在不断作死。

    大庄总想着学着《上海滩》里的许文强那副做派,总想给小弟们当老大??伤疵谎У桨氲憔?。

    这人心胸狭窄,性格也激进,他得势以后,就越发张狂了。

    跟老马那时候为人处世,可完全不一样。老马当初是把他手下那帮小子都当亲儿子看,看不得大家吃亏,而且为人非常公正。

    大庄上位之后,嘴上说什么大家好兄弟讲义气,所有小弟都是他的亲兄弟。

    可实际上,每次都是他吃大头,他亲近的兄弟跟着他吃粥,剩下的那些干活的人连口汤有时候都喝不上。

    大庄自己过得很放纵,吃好的用好的,花钱没有什么节制。特别是在追求他的“冯程程”的时候,尤其大手大脚。

    这样一来,他拿得就更多了。

    那些小子们当着他的面不好说什么,背地里却没少骂娘。

    大家时常说起,大庄又为了他的新姘头买了什么昂贵的衣服,又没了什么金首饰?

    可他们这些人拼命干活,到头来,吃饭都成问题。

    大家就觉得大庄这傻*实在太过分了。根本没把他们当人看,一点都没为他们打算过。

    两相宜一对比,他们越发想念起马爷来。

    恰好这时,马爷这边做杂货铺做得风生水起,已经开了三家分店。

    有些实在忍不下去的小子就干脆离开大庄,投奔马爷。

    马爷也会看着过去情面,把他们留下来。

    不过,这些人都要进行严格的培训。这也比跟着大庄饿肚子,强上太多了。

    而且,这些倒票的小子一般都是一些社会边缘人,当初也是实在没办法,找不到工作,才跟了老马做了倒票的黄牛。

    现在去了老马杂货铺,还能干些正当的活,可比当黄牛强太多了。马爷又不看他们的案底。

    所以,越来越多的小子,想要离开大庄投奔老马。有些人本来也没立马就打定主意?;乖诩岢肿?。

    可大庄最近又在瞎折腾,他居然想买新房,跟他的“冯程程”结婚了。

    那房钱从哪儿出?不用问了,继续在他们身上吸血呗。

    这事以后,很多小子都跟大庄说,不打算继续干黄牛了。

    大庄是大哥做派,讲究兄弟义气,那些不熟悉的人走了,他也很潇洒的不作强留。

    这样一来,老马这边已经有20多个人了,这些人还想继续介绍朋友,熟人过来。现在却只有三个分店,实在安排不开。

    所以,他才跟苏秀秀商量,能不能尽快再多开几家分店。

    苏秀秀听了老马这个说法,自然也就同意了,他们抓紧时间的话,10月趁着国庆节可以同时开两家店。等到元旦再开两家店。

    这样到年底总共就开了七家店。老马这边的人也能派出去了。

    只是分店一多,管起来了也就更麻烦了。

    苏秀秀倒是还有个其他办法。只是自从上次之后,她就决定凡事都不再瞒着容五爷,于是就约了马叔,明天来家里一边吃饭,一边再详谈。

    马叔自然是答应了下来。

    苏秀秀回到家之后,等晚上吃晚饭时,就特意找容五爷商量了一下这事。

    如果他们提供铺面,让愿意单干的人,把杂货铺承包下来。

    到时候,他们可以提供老马家杂货铺招牌,帮助他们店铺装修,进行员工培训,再加上提供商品供货。

    只需收取一笔合理的加盟费和店铺租金等,然后赚取送货的差价。

    不知道这种方法是否可行?

    说来说去,这就是30年后的加盟连锁方式,30年后这种方式广泛地用在各行各业。

    随便打开网页,上面都有这种加盟连锁的招商??上衷诨故前肆隳甏?,还没有人在做这个。

    因此,苏秀秀也不知道,这种加盟招商是否受到时代的限制,或者存在什么弊端?所以,她才想让容五爷帮忙拿个主意。

    容五爷思来想去,这个办法倒是可行。

    只是每年的房租该收多少?加盟费又该怎么收?

    他们要是提供统一送货,送货人员也不能向现在这样了。说起来,这些都得重新建立起一个以管理为主的新体系。

    C作起来比较麻烦,因此容五爷也没办法直接下定论,他就对苏秀秀说。

    “咱们可以尝试一下,我腾出一间铺面房,找个合适的人,让他尝试着加盟倒也无妨。几个月后,基本上就能看出成果来。咱们再根据实际情况,进行相应的调整和改变就是了?!?br />
    父女俩又详细地谈论好了一些细节。

    转过天来,老马来家里吃饭,他们就把这事儿跟老马说了。

    这几年来,苏秀秀不断地给老马提出各种各样的创意。

    到现在,老马基本上已经见怪不怪了,反正苏秀秀脑子跟普通人不一样,总有新的办法??墒?,听说加盟店这个事儿之后,老马仍是被吓了一跳。

    “照你的意思,咱们以后就不管那店了?让他们自己经营,赚的多算是他们的,那咱们又赚什么钱呀?这样做起来会不会很麻烦呢?”

    苏秀秀就笑着说道:“咱们现在就是摸着石头过河,也没说死。只不过,以后咱们的分店越来越多,真要统一管理,还未必管得过来。

    何况咱们现在只做二环里,将来做到五环外,甚至京城外,这就更不容易管了。现在是店长有提成,可提成必定有限,倒不如把经营权彻底放开,让他们自己当老板。

    马叔,咱们不如先开一家加盟店,先试试看。如果成功了,再继续尝试着做这个;不成功的话,咱们再改进就是了?!?br />
    老马觉得苏秀秀说的倒也有理,何况他已经习惯听苏秀秀的安排了。

    于是,老马还是答应下来。

    只是,第一个加盟他们店铺的人选,却不太容易找。

    老马把他手底下那些小子拿出来挨个数。

    苏志平倒是具有加盟的实力。

    只是这人性子安稳,并没有那种野心。他现在干得好好的,并不想动地方。

    而且,苏秀秀也觉得志平哥,以后当总店长或者进行管理都挺合适的。

    另外几人也有各种各样,不尽如人意的地方。

    说到底,现在大家伙跟着老马一起赚钱,可以养家糊口就已经很满意了。并没人想要出钱,自己当老板。

    这事儿商量了好几天,到底也没能定下来。

    没办法他们只能继续先按部就班地开分店。

    只是分店越来越多,苏秀秀曾经试想过,容五爷正式提出的体系,必须建立起来。

    比如进货渠道,送货部门,总会计,总管理,这些必须有专人管起来。

    进货渠道那边有惠兰,现在也是她在联系。总会计可以让康二胖来做,他的会计证已经考下来了。总管理苏志平可以尝试,就是送货这边基本上没有合适人选。暂时用三轮车倒是可以??伤亲芤嘌约旱乃净?,到时候也要买货车,以便不时之需。

    关于司机人选,老马心中却有数了,他说这事交给他来办。

    谈完了这事,容五爷干脆就跟老马喝点酒,聊了聊天。

    容五爷就说他那滩买卖做得挺顺利的,龙鱼买卖是有缘分就卖,没缘分就等着。

    上个月,海德惠私事都处理好了,就正式过来帮忙了。

    由于他精通风水,跟人说起来也比较让人信服。

    很快就正式开张了,卖了两条比较好的龙鱼给大客户。

    那两个客户,又说要介绍朋友过来。海德惠干得还挺顺利的。

    老马就说,不如以后开杂货铺新店,也让海德惠帮着看看风水。

    两人正了得高兴,苏秀秀却接到了惠兰的电话,让他赶紧回家去。

    原来,大庄面色不善地到老马家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