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第 98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98

    大庄也是偶然听见的, 他手底下那帮小子凑在一起抱怨。

    老大越来越苛刻, 根本就不顾他们的死活。

    那些人自然也不想继续跟着大庄混了,正商量着不如一起去投奔马爷。

    大庄越听这话越是生气, 干脆闯进去,把那些小子痛骂了一顿, 自然也不许他们再走了。

    可惜, 平时那些小弟服个软,说几句好话,这事儿也就顺过去了。

    可偏偏这一天, 那些小弟们却都没有吭声。

    这是铁了心,不想跟他干了。

    大庄气的够呛,连骂了几声?!昂煤煤? 你们反了天了。我现在就去找老马说道说道, 我倒是看看, 以后他敢要你们中间的谁?”

    大庄实在气不过, 单枪匹马地就跑到老马家来了。

    他心里暗骂, 老马实在不是东西。

    既然当初把生意交给他来做,就该彻底放手才是。哪有表面上交给他,实际上却暗中挖他墙角的道理?

    只可惜, 大庄来的这个时间不凑巧。马爷刚好不在家。

    那几个在杂货铺干活的小子, 一脸防备地看着大庄。

    大庄却冷吭一声,也就过去了。

    到是那帮小子, 生怕给马爷惹到什么麻烦。一时间也没别的办法, 只得让人赶紧去给苏志平苏哥送信儿。

    另一边, 老马在容家也接到了电话。

    容五爷知道后,也觉得大庄来者不善,就想跟过来帮忙。

    老马却说,“我家那边有的是人,大庄那小子不敢轻举妄动。我还能打发他,五哥你们不用太担心!”

    苏秀秀抬眼一看,马叔过了去年大劫以后,现在正是气运上升期,注定有贵人相助。

    她也就猜到了,这次马叔回去,就算真对上大庄,也是有惊无险。

    自然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老马很快告别容家父女,急忙向家里赶去。

    与此同时,苏世平虽然也接到了信儿,可他正在第三家分店里教新人呢。一听马爷家要出事,也顾不得别的,把这边交给了三店店长。借了辆自行车,就直接往老马家来了??赡且餐砹?。

    也就在这帮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有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人,踩着一双老布鞋,手里提着两条活鱼,慢条斯理地走进了马家的小院子。

    他虽然看上去很轻松,可惜那张脸上却一点表情都没有。

    他的脚步也很轻,几乎让人听不见。

    马家的那条土狗被当成吉祥物的好运,此时已经胖得像头猪一样。就连老马家杂货铺的商标,都是以好运为原型画的。

    原本这狗也算顶用,见到生人就龇起牙,狂叫不止。

    可偏偏这狗一看见这人,不但没有叫,反而一个劲地摇着尾巴。

    “你们这帮人在院子里干嘛呢?杂货店的买卖都不管了?”提着鱼的男人冷不丁说了一句话,把那帮小子吓了一跳。

    他们回头一看,竟然是他来了。

    一时间众人不禁转惊为喜,连忙说道,“权哥,您今天怎么来了?马爷不是说,您要在菜市场做买卖么?!?br />
    赵权没什么表情的说道?!霸趺醋?,我还不能来了?你们这帮小子别竟看着我干爹疼你们,就上蹿下跳的,总有人收拾得了你们?!?br />
    说着,他很随意地看了一眼,那帮小子只觉得脊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他们瞬间就精神起来了。

    赵权这才稍微满意些,他又随口问道:“干爹呢?在屋里呢?”

    小子们这才七嘴八舌地说道。

    “马爷不在家,去容五爷家里吃饭去了。权哥,你快进去看看吧?大庄今天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过来了,兰姨正应付他呢?!?br />
    “是呀,权哥,大庄好像是来找马爷麻烦的。咱们这可怎么办?”

    “马爷可是说了,不许咱们打架闹事,以后咱们都是正经人了?!?br />
    赵权听了他们的话,皱着眉想了想,才说道:“大庄,是不是最早跟着我干爹一起倒票的那胖子?我想起来了,不是说他后来接了干爹的班儿吧?对了,你们都不愿意跟他一块儿干了,又跑来这边跟我干爹一起干杂货铺了?!?br />
    说完,赵权又看了他们一眼,弄得这帮小子够觉得有些心虚。

    没办法,赵劝跟他们可不一样,他们这些人顶多是有贼心没贼胆儿的主,干不了什么大坏事。

    赵权可不是,此人心黑手狠,报复心很重,十几岁就闹出过人命。

    也没办法,其中有个小子说道?!叭ǜ?,你看这事到底怎么办呀?我们兄弟也不想给马爷添麻烦。实在不行,我们也不在杂货铺干了,总可以吧?!?br />
    赵权听了这话冷笑一声,又说道?!按笞愀鍪裁炊??我倒要看看,谁那么大胆子,敢跟我干爹龇牙?”

    说完,赵权几步走到客厅大门口,随后喊了一声。

    “干妈,我今天弄两条鱼带过来了。等回晚上,您做了给小马驹子做了,尝尝鲜吧?!?br />
    惠兰本来正心烦着。

    她对面坐着的大庄穿着打扮得十分滑稽,却一直摆着个老大架子?;堇际翟诓恢?,该怎么应付这玩意。

    此时,一听赵权来了,惠兰顿时也就放下心来,她连忙接口道。

    “权儿,你来啦,赶紧进屋来喝点茶,歇歇脚,你干爹一会儿就到家了?!?br />
    赵权随口应着,一撩门帘儿就进去了。他嘴里还不忘说道。

    “干妈,您可别让干爹再给我们家送东西了。我这儿现在也回来了,也能倒腾些钱出来了。家里不愁吃喝。干爹上次去送东西,又在菜里放了500块钱。这钱我可不能要,给您带回来啦?!?br />
    惠兰连忙说道?!澳阏夂⒆?,老马给你的钱,你就收下吧。不是说要在菜市场摆摊卖菜吗?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再说咱们家现在也富裕了。你非要把钱给送过来,老马回来又该不高兴了?!?br />
    赵权却说?!拔也辉谡庑┠?,干爹帮我照顾我妈我弟,平日里也没少为他们花钱。你们吃什么也没少了他们的。过春节时,还得置办一堆东西。我们家亏□□爹实在太多了。我这儿都出了,现在没什么能力报答,哪还能继续让干爹花钱呀?”

    惠兰连忙说道?!霸勖且患胰瞬凰盗骄浠?,你跟我说这个,反倒弄得生分了?!?br />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谁也没理坐在沙发上的大庄。

    大庄原本还摆着老大的臭架子,一看这皮肤黝黑,剃了个板寸头的赵权,不禁吓得冷汗都出来了。

    虽然赵权看上去,身材还没有大庄高壮,可是他浑身都是?。?。

    由于是夏天,穿得比较少,很容易就能看见赵权胸膛手臂上的?。?。

    不止如此,赵权脸上还带着一条伤疤,那条疤正好穿过了他的右眼,好在没伤到眼珠,倒也不影响他的视力,只是平白又给赵权增添了几分煞气。

    此时的赵权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他身上却带着一种骇人的气场。

    大庄一直跟着老马混,自然早就知道赵权。

    赵权从小就不学好,动不动就打架闹事。十几岁就聚众打架,甚至杀了人,关到现在才放出来。

    大庄虽然一直以老大自居,可他打小就怕赵权这种活煞星。他没想到赵权居然已经放出来了。

    一时间,大庄也不想再跟马爷掰扯什么了,只想赶紧离开马家。

    只是可惜,赵权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动不动就瞟他一眼,似乎不怎么想让他走。

    赵权进监狱之前,就是穷凶极恶之人。

    此时,在监狱呆了几年,他不但没有学会收敛,而气势更盛了。

    大庄正犹豫该怎么不动声色地告辞离开,却没想到老马一掀帘子就进来了。

    他一看见赵权,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又说道?!叭ǘ?,你来的倒是赶巧了。我正好有好事跟你说呢。你先坐那边等我一下?!?br />
    赵权点了点头,随口说道,“正好我也有事要跟干爹说呢?!?br />
    说完,他几步走到了大庄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一时间大庄吓得心怦怦乱跳,他只想赶紧离开。

    可老马却没发现他的紧张,仍是慢条斯理地说道?!按笞?,你今天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儿?”

    大庄在赵权的注视下,冷汗都下来了,连忙说道,“没有,没有,我就是过来看看马爷您?!?br />
    老马看了他两眼,又问道:“是不是为了那帮小子的事儿?”

    大庄连忙说道?!八窃敢飧拍?,就跟着您干。我什么时候说个不字?”

    老马忍不住摇摇头,叹道。

    “大庄,你也该好好想想才是,是不是你做事情的方式,出了有问题?你不给小子们多发点钱,饭都吃不饱,谁还愿意跟着你继续干呀?”

    他这完全就是出于好意。老马也是看着从前的情谊,才忍不住劝大庄几句。

    只可惜,大庄早就不是从前的大庄了,他听到这番话不但不感激,反倒在心里暗骂道,老马这倚老卖老的老东西,不过是狐假虎威,借了赵权的势罢了。总有一天,别说老马了,连赵权他也要一起干掉。

    此时的大庄,是真的忘了他自己是谁了?;蛐?,他是真把自己当许文强看了。

    大庄又说了两句,就起身告辞,低着头离开了老马家。

    很长一段时间,他可能也不会再来看老马了。

    老马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罢庑┠昵岬暮⒆?,也不知道怎么就变成这样了?!?br />
    赵权在一旁,从始至终都没说话,只是微眯着眼睛,看着大庄的背影。

    *

    因为赵权来了,老马虽然在容家吃过饭了,却还是打发惠兰,做些饭菜给赵权吃。也没问赵权吃了没有。

    老马虽然不能喝酒,却拿了一瓶好酒递给赵权喝?;剐γ忻械厮档溃骸罢馐俏腋詹糯尤菸甯缂依锼忱吹拿┨?,正想给你送过去,你自己反倒过来了?!?br />
    赵权这人虽然外表很凶,可实际上,他打小就命不好,基本就是在苦水里泡大的。

    老马本身也是从小苦过来的,又是看着赵权长大的。他只觉得两人同命相连,就一直照顾赵权。

    老马跟惠兰谈对象的时候,惠兰就知道老马有这么个干儿子。她知道老马就是这么个人,自然也就接受了赵权。对赵权也是照顾有加。

    等赵权从监狱里出来,邻居们都怕他,背地里骂他杀人犯。

    不是离他八丈远,对他冷眼相待;就是背地里说他晦气,恨不得他早死。

    唯独老马家这边,还是一如既往把他当儿子照顾。老马和惠兰也都十分疼爱他。

    不管什么时候,赵权来这边儿,都是好吃好喝好招待。

    小马驹还是个孩子,对赵权虽然没什么印象??扇丛诟改傅挠跋煜?,也十分亲近赵权。总是哥哥,哥哥地叫着。

    赵权还有个兄弟叫郭磊,比赵权小了十多岁,今年刚满十五。

    这些年,全靠着老马照顾着,郭磊才能安心念书。

    赵权本以为弟弟会恨他,或者看不起他。也想好了干脆离开家乡,去浪迹天涯算了。

    却没想到,他被放出来那天,老马特意牵着郭磊,去把他接回到家里。

    到家之后,郭磊帮他打水洗脸,老马一大家子准备了一桌子好饭好菜,为他接风。

    郭磊虽然也有点小脾气,却对赵权非常尊重。

    这也都是老马打小教出来的,他跟郭磊说,“你哥的命实在太苦,要是连你都不知道心疼他,那这世界上还有谁能心疼他啊?!?br />
    郭磊就因为听了这话,特别心疼他哥哥。

    就因为这事儿,郭磊和赵权兄弟俩感情非常深。两人也都把老马当亲爹看。

    这次赵权来还钱,老马自然不肯要。

    他说,“你不是打算在菜市场卖菜吗?总得多点本钱才好?!?br />
    赵权垂着眼睛说道:“上次我妈病了,您给钱,我就拿着了??晌业氖氯床荒茉儆媚那??!?br />
    老马听到这话,心里有点不痛快?!澳愀宜凳裁茨阊轿业??合着,你小子是不打算喊我一声干爹了吧?”

    赵权连忙说道:“不,没这么回事,只是我有办法赚钱,也没做违法的事。那就放心了吧?!?br />
    老马一摆手,又说道:“算了,咱们先别说这个了。我还有别的事跟你说呢,你那个摊位恐怕还没定下吧?不然这样,你还是跟我干吧?”

    赵权却说道?!拔铱筛刹涣四阍踊跗汤锏幕?,就冲我这张脸也不行呀。我往那里面一站,估计都把人给吓跑了?!?br />
    老马连忙说道?!安蝗媚阏驹谠踊跗汤?,我不是跟你说过吗。容五哥家里有一个小闺女,特别会做买卖,人也特别厚道。今天我去他们家,秀秀特意提了一下。咱们的杂货铺做大了之后,需要个可靠的人来负责运送货物。就是辛苦了些,恐怕先得去学个驾驶执照。

    那活儿不需要经常跟人打交道,我就想到你了。前两天,你不是还帮着我拿板车把货运送到分店里吗?以后你干脆接着干这个活儿,就完了呗。也不用去菜市场了?!?br />
    赵权想了想,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您这买卖是容家占大头吧。他们知道我的底细么?能接受我这样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