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第 99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99

    老马听了赵权的话, 忍不住笑了一声。

    “这你放心,容五哥不是那样浅薄之人。当初我落魄之时, 还多亏了他救我一命。我们是过命的兄弟。这些年, 他一直照顾我帮衬着我。没有容五哥, 也没有我老马的今天。他既然不嫌弃我, 也必定不会嫌弃你?!?br />
    赵权也知道,这些年容五爷把他干爹当亲兄弟看。容五爷的确是个重情义之人。

    只是越是这样, 赵权越是不想害他们。

    他又垂眼说道,“还是算了吧,不是说杂货铺很多事情都由苏秀秀管么?那小姑娘恐怕接受不了我的背景, 何必再给他们家赠添烦恼呢?干爹,这事儿,你还是另找别人吧?”

    刚好这时, 苏志平骑车也赶到马爷家里来了。他实在是着急, 生怕马爷出了什么事, 气喘吁吁走到门口,就听见赵权在担心苏秀秀会看不上他。

    知道赵权在这, 苏志平的心也就放下了大半。

    其实,说来也挺巧的, 苏志平在监狱里的时候, 就跟赵权就相识。

    两人也算命运相近, 却又完全不同。

    苏志平是少时使人重伤致残, 赵权那是群殴伤人致死。

    苏志平那顶多算是小孩打架, 急了误伤。赵权那是发了疯似的, 单枪匹马一人挑了一帮人。

    那帮人都围殴赵权,他还是下狠手,把为首的那个嚣张的小混混头子给弄死了。

    在监狱里的时候,赵传权也是凶名在外,没人敢惹。只是他曾经顺手帮过苏志平一把,两人勉强也算是朋友。

    苏志平早几年出来后,因缘巧合跟着马爷一起干了。也算赶巧了,马爷又是赵权的干爹。等到赵权放出来的时候,俩人这才再次相见。

    所以,他们不单单只是老相识,也算是有点惺惺相惜的朋友。

    提早放出来的苏志平自然也能明白,赵权所面临的困境,以及他现在种种想法和困惑。

    苏志平到现在,已经算是从过去的Y影中走出来了。

    他自然不忍心看着赵权自己还蹲在坑里爬不出来。

    于是,他掀门帘儿走进屋里,就直接对赵权说道。

    “秀秀不是你想像的那种人,不然,当初她也不会用我了。店里的其他小伙子,过去做了什么,是否有案底,她从来没有过问过。只要好好干活,老实本分,她都不会说什么,也不会看不起人?!?br />
    赵权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嘴里淡淡地说道。

    “我跟你不一样,我手上有人命,而且至今都不后悔?!?br />
    苏志平忍不住又说道?!罢馐澜绮⒉皇欠呛诩窗?。不是所有人出了事儿,都是只能靠正道方法来解决。秀秀那个孩子跟别人不一样,她会理解的?!?br />
    这时,老马也在一旁忍不住劝道。

    “权儿,不然咱们今天就去试试看,你跟着干爹去容家。咱爷儿俩也打个赌,如果苏秀秀肯请你干那个送货的活儿,从今以后就跟着干爹一起干吧!

    倘若,苏秀秀说不用你。那以后干爹再也不提这档子事儿了。你想干什么干什么,你不想让干爹C手,干爹就绝对不再说个不字。你看这样行吗?”

    老马敢打赌,完全是出于他对苏秀秀的了解。那个姑娘心明眼亮,最是体贴的一个人,肯定不会弃赵权于不顾。

    赵权抬头看向干爹,又看了看苏志平,两人都盼着他能答应下来。

    这世上,真正肯关心他的人,也就剩下这么几个了。

    不管怎么说,他也不想让他们感到失望。

    于是,在老马的期盼中,赵权还是点了点头,算是应下来了。

    老马干脆就拉起赵权说道?!暗?,咱们也别再耽误功夫了,现在就先去容家吧?!?br />
    说完,老马拉着她跟儿子兴冲冲地就想走。

    惠兰在厨房里看见了,赶忙就问道?!澳忝钦馐侨ツ亩??我这饭都快好了,鱼都收拾出来了?!?br />
    老马回头说道?!跋鹊萌ト菁乙惶?,你做的饭,等回来再吃饭吧!”

    惠兰忍不住埋怨道?!澳阕约撼员チ艘簿退懔?,权儿还没吃过饭吧?”

    赵权也连忙说道?!案陕?,磊子给我带了几个饼子,我吃了一上午,现在不怎么饿,回来再吃也是一样的?!?br />
    惠兰也没办法,只得任由他们爷俩去了。

    到了院子外面,苏志平这才忍不住说道?!奥硪?,我正带着人在三店实习呢。接到电话就急忙赶过来。现在你这儿也没别的事,我还是再去看看那帮小子吧?”

    老马忍不住叹道?!罢獍镄∽邮翟谔晃韧琢?,还特意把你叫过来了??茨阏庖簧砗?,又白跑一趟?!?br />
    苏志平却说,“不白跑,我总要过来看看才能安心?!?br />
    老马顿时有些感动,连忙又说?!靶?,那你先回去吧。一路上,小心点,过两天等权儿的工作定下来,我再叫你过来吃饭?!?br />
    “好嘞?!?br />
    就这样他们才各自分开了,苏志平蹬上自行车就走了,老马带着他的干儿子赵权又来到了容家。

    此时,容五爷心里正担心老马呢。他生怕大庄的小子,不知轻重,再继续胡闹下去。

    苏秀秀正跟他小声叨念着?!奥硎逶似谏仙?,福神护体,贵人相助,不会出什么岔子?!?br />
    容五爷这才安心些,爷俩有一句没一句吐槽大庄的打扮,和他做得那些事。得出的结论就是,这小子竟作死了。

    他们正聊着,饭菜都还没撤下去。老马就又回来了。

    几人相见之后,老马给双方做了正式介绍。

    容五爷也曾听说过赵权的事。

    知道他年纪虽然轻,凶性颇重,可却是个难得的重情重义之人。

    就像是老马说的那样,这孩子真是被苦水里泡大的。

    他自幼就没了爹,母亲死活要带着他,带了好几年。

    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这才第一次改嫁,又所遇非人,那个混蛋继父二两酒下肚,就会把赵权妈打一顿。

    赵权妈性子太柔,不敢反抗。赵权小小年纪,就开始护着他妈。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事,赵权捅了他继父一刀。

    有老马在一旁想办法帮衬着,赵权妈总算顺利离婚。

    后来,赵权又有了第二任继父老郭,那是个老实本分的男人。

    老郭打了三十多年的光G,一直暗恋赵权妈,自然就把赵权当自己亲生儿子看待。

    虽然后来,他们两口子又生了老二郭磊,老郭还是对赵权疼爱有加。

    可赵权经历第一个混蛋继父之后,性格就变得很叛逆,脾气也不怎么好。

    可就算这样,那个老实本分的男人也一直真心待他。

    后来,又出了一系列的倒霉事儿,老郭的腿坏了。自己弄了个修自行车的摊位,靠着微薄的收益,养活一家子人。

    赵权他母亲也在外面挣钱,赵权本想着初中毕业也就不念了。到时候,找个活干,也让继父能轻松点。

    怎么说,也不能让这个家散了。

    可偏偏破屋又逢连夜雨,什么破事都赶到一块儿去了。一帮小混混吃饱撑的,瞎折腾,玩闹取笑之余,不小心就把赵权的继父老郭给弄死了。

    那些人都不到法定年龄,就算被抓也判不了死刑。

    赵权也还未成年,他性子本来就有些偏激。何况这些年,老郭对他这么好。

    赵权嘴里不说,却早把老郭当亲爹看。

    在长辈们都还没来得及注意的时候,赵权直接就把为首那小混混给弄死了。

    这事说起来,也不完全是赵权的错。

    可世人只知赵权穷凶极恶的那一面,却不问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

    容五爷并不是那样的糊涂人,他对赵权也没什么偏见,干脆拉着他们爷儿俩一起吃饭。

    倒是苏秀秀看着赵权的脸,心中不禁大吃一惊。当然,她面上并没有显示出来。

    只是,她认识眼前这个赵权。名字对上了,样貌也差不多。这个赵权就是上辈子苏秀秀看过的十大通缉犯。

    那时,苏秀秀看着赵权的面相还想呢,这人跟别的凶徒不太一样,命运实在太过坎坷。他一步错步步错,不知不觉已经万劫不复。

    后来,苏秀秀又陆陆续续地听到了一些赵权的新闻。

    她知道赵权毁就毁在为父亲报仇上面了。

    赵权十几岁的时候,为父报仇打死了一个小混混;快到三十岁,好不容易放出来,又赶上有人害死了他干爹。

    赵权出来第三天,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就把那个败类也给弄死了。

    自此,他也踏上了逃亡的不归路。

    等赵权被抓住,判死刑的时候,他兄弟还在想尽办法帮他上诉。

    苏秀秀想着上辈子那些关于赵权的新闻,突然就听见赵权喊了一声?!案傻??!?br />
    她下意识地看过去,好家伙,这人正好是马叔的干儿子???

    一时间,苏秀秀心中一紧,很快又想起,去年的时候她给马叔看相,料定马叔会有大灾祸。就想办法让父亲带着马叔去看病,马叔得了胆结石,这才躲过了逢四的灾祸年。

    当时情况实在紧张,不然马叔要是不退那一步,真跟大庄对上了,估计下场不会太好。

    这么一推算,赵权第二次为父报仇,很可能就是为了马叔报仇吧?而那个被他残忍杀死的人,恐怕就是大庄吧?

    这样前后一串联,也就都说得通了。

    只是这辈子,她C了一手,马叔的灾祸早就被化解过去了。赵权自然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去杀大庄了。

    这么说起来,不止是马叔,就连赵权的命运也被间接改变了?

    想到这些,苏秀秀只觉得命运实在奇妙。一时间,她又忍不住定睛朝着赵权看过去。

    只见赵权的印堂开阔饱满,这样的人其实很懂得体谅他人。

    只是赵权跟旁人不同,他印堂有纹路,代表着一生坎坷。而且还是两条,这就更加证明,他重情义,有担当,朋友亲人有难,他定会鼎力相助。这也难怪,他刚出狱直接就对大庄下了狠手。

    此时,这人的眼神很清明,并不像上辈子她所见的那般凶狠,宛如困兽。

    说到底,这人也不算十恶不赦之人,既然他的命运已经被改变了。那么,倒不如再给他留一线生机。

    苏秀秀心思细腻,又了解老马的为人,此时看着他一脸紧张的样子,自然也就猜到了他带着赵权过来的目的。

    *

    与此同时,老马也正绞尽脑汁想着,该如何让容家父女让赵权接手运货的活。

    他正着急,却发现苏秀秀这小姑娘老毛病又犯了。居然又开始用那种让人脊背发凉的眼神,盯着赵权一个劲地看。

    老马顿时又惊又怕。心话说,秀秀这小丫头怎么得谁看谁呀?她居然不怕赵权那一脸凶相?

    同时,他也担心等会秀秀这小神G说出什么浑话,再伤了赵权的心。也怕赵权受不了秀秀的眼神,会转身离开。

    这样一来,别说工作的事了,两边恐怕会先闹起来。

    不得不说,这却是老马想多了。

    赵权早就习惯别人异样的眼神了,并不十分在意别人的看法。而且,苏秀秀的眼神虽然清凌凌地,却没有带半点嫌弃之意,反倒像是把他看穿似的。

    赵权虽然略有防备,却并不讨厌她这么看他。

    这时,容五爷刚好也打了个圆场,他轻轻地推了闺女的肩膀一下。

    “你权哥答应了么,你就随便给人家看相?你再继续这么闹腾,我以后可不许你学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也不让老海再教你了?!?br />
    容五爷看上去只是在教训他闺女,其实也是跟赵权解释了一下。

    说完,他又笑着对老马和赵权说道:“我家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有点神神叨叨的。你们别跟她计较就是?!?br />
    赵权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小姑娘是在给他看相呀?只是她看得这么认真,又能看出什么来?

    老马却笑眯眯地接口道:“不止是看相,秀秀还给我写了符呢。五哥,你还别说,她那写的那生意兴隆符还挺灵的?!?br />
    容五爷连忙摆手说道:“你可千万别太当真了,她不止给你写,还给我那边的龙鱼写康复符呢,都是小孩家的玩笑罢了。你可别再捧着她,不然这小丫头更找不着北了?!?br />
    这时,苏秀秀却突然开口道:“倘若,我今天要是看准了,爸,你又怎么说?咱们打赌不打?”

    一时间,赵权就更觉得新鲜了,他还没见过这样的父女呢,两人动不动就打赌,偏偏感情却是极好的。

    容五爷瞥了秀秀一眼,又点头道:“行呀,你要赢了,这月零花钱我给你翻倍;倘若你要是输了,我就让你妈把你零花钱都给我,断了你的粮草!”

    苏秀秀鼓着脸说道:“我可未必会输,您可太看不起我了?!?br />
    容五爷笑道:“那我就拭目以待!”

    两人说定之后,苏秀秀果然又向老马说道:

    “马叔,我刚才看了权哥的面相,此人性格沉稳,又有耐性,将来定能成大事。再说了权哥身强体壮,对路面也熟悉。倒不如,就让权哥来接手送货的工作?!?/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