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第 100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00章

    容五爷还是那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似乎早就猜到他闺女会这么说了。

    至于老马和赵权这对父子,却完全惊呆了。

    他们本来就是为了送货这事而来, 老马嘴笨, 绞尽脑汁, 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没想苏秀秀不仅猜到了他的心思, 自己还主动提起来了,要让赵权来负责送货。

    老马之前早就知道, 秀秀这小姑娘心思细腻,为人厚道,心肠极好, 也会体贴人。

    却没想到,这姑娘居然这么痛快。

    倘若这事儿真能成的话,无异于给了赵权重塑了一条生路出来。

    一时间, 老马心里感慨万千, 眼圈都红了。他又连忙掩饰着问道。

    “秀秀, 你不是开玩笑的吧?当真要把送货这活,交给你权哥来做?”

    苏秀秀认真地看了他一眼, 很坦然地说道。

    “马叔,咱们上午不就说好了, 这活很重要, 得找信得过的自己人来做。权哥是您干儿子, 您大小看着他长大, 还有谁比他更值得咱们信赖?不过, 这活一开始可能辛苦点, 暂时只得劳烦权哥一个人先干着,还要尽快学驾驶考执照。

    再过个一年半载,咱们的杂货铺越来越多,到时候安排好了,干脆就单弄出一个货运部门来。到时候,权哥来当主管,带着别人来做,也就不用他出去跑了?!?br />
    老马连忙说道:“你权哥现在也没什么正经营生,好在年轻力壮,也不怕辛苦,干这活指定没问题?!?br />
    苏秀秀又笑道?!拔乙舱饷聪?。这还真是困了枕头就送上门来了。上午咱们刚说完货运这事,你就找到合适人选了。这样一来,咱们再开分店,也能放心许多。至少不用担心,没货可卖了?!?br />
    容五爷自然要给她闺女撑场子。于是,又笑道?!昂寐?,这还没怎么地呢,这小丫头就给说中了。得,这事既然定下了。这月的零花钱我跟你翻倍就是?!?br />
    老马心里正高兴,自然也接口说道?!奥硎逡惭鼓惆终庖煌?,再给你翻一倍零花钱?!?br />
    苏秀秀把老马也当亲友看,平日里她花钱也没那么讲究,自然也就笑眯眯地答应了。

    几人也算达成了共识,都打算把这事交给赵权干了,只是忘了问赵权愿意不愿意了。

    赵权看着容家父女和他干爹说说笑笑,就这么轻易决定了他的工作。顿时心里就有些烦躁。

    他突然忍不住站起来,眯着眼,问苏秀秀。

    “你可知道,我的过去么?就这么随便把这么重要的工作交给我来干?”

    一时间,老马的心又忍不住提起来了。他心话说,赵权这孩子还真够死心眼的,非要刨根问底干嘛?

    好在苏秀秀也比较善于应付这种突然情况,她直接就迎上赵权的眼神,毫不畏惧地说道。

    “我自然是知道了,你上个月出来之前,马叔几乎每个月都要过去看你。我还见过郭磊呢,他长得可真好,又高又壮的。每次一见到他,我爸回家第一件事,就要给我加餐呢。权哥,你是马叔的干儿子,刚才也喊了我爸一声,大爷。

    既然大家都是亲友,把这个活交给你干,我们自然是更放心些?!?br />
    赵权心想,这苏秀秀还真跟苏志平说得那样,是个心地纯良,温柔又宽厚的孩子。更难得的是,她不会对别人抱有任何偏见,也愿意给别人重新开始的机会。

    只是容家父女越是这样厚道,他就越是不想拖累这一家人。于是摇摇头,又开口说道。

    “那你可知道,我是因为什么进监狱的?”再怎么说,他手上已经沾染了人命,又怎么可能,重新过上正常的生活?

    苏秀秀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皱眉说道?!拔抑?,你是为父报仇?!?br />
    苏秀秀也没提人命那事,就这么轻描淡写地给顺过去了。

    可赵权却非要提起,他瞪圆了眼睛,看着苏秀秀问道。

    “既然知道我曾经杀过人,那你还要雇我干活?”

    苏秀秀却说?!暗笔本咛迨裁醋纯鑫也恢?,也没办法说出个是非曲直。只是,你既然服过刑了,又被放出来了,就说明你已经为自己那时候的错误,付出代价了。

    到了现在,你也是自由之身,跟别人并没什么两样。我为什么就不能雇你干活?”

    在小姑娘率直的注视下,反倒是赵权先一步别开了眼。

    他又淡淡地说道:“你雇了我,会倒霉的,到时候别人也会你们店铺指指点点的,说这家店里雇了个杀人犯?!?br />
    苏秀秀却忍不住哼笑了一声?!奥蚨骶吐蚨?,谁还管我们这边的送货师傅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又不是什么露脸的活。权哥,你实在是想太多了?!?br />
    “可是,那影响也不好?!闭匀ㄈ允峭绻痰厮档?。越是待他好的人,他却越是会替人家考虑。

    苏秀秀看着赵权一脸颓废,实在忍无可忍,就开口说道:

    “权哥,这些话本不应该我来说??墒?,我实在不喜欢你副自认为低人一等的样子,就忍不住想说两句。

    有些事既然过去了,那就让他过去吧。这些年,马叔对你从来没变过,除了做手术休养那段时间,他每月都去看你。你现在好不容易出来了,马叔就希望你能够振作起来,可以让自己过得好点。

    你家里的人也如是,郭磊一直在等着你这个哥哥回家。我们聊天的时候,他也经常提起你。他说很想你,只要你回来,你们一家就可以团圆了。

    再说了,你看我上蹿下跳的,好像是我在管理杂货铺??墒导噬?,却是我爸拿大主意。他看人很准,做事也很稳。刚刚我说要雇你,我爸要是不同意,当场就说了??伤凰?,就证明他也认可了你这个人,想给你这份工作。

    我们所有人都觉得你没问题,可以胜任这份工作,为什么你还要拒绝呢?

    明明你现在已经被放出来了,你干嘛还把自己关在小黑屋里?你难道不能理直气壮地在阳光灿烂的大马路上走上一圈么?

    还有人在前面拦着你不成?恐怕会拦着你的,只有你自己吧?”

    听了苏秀秀这番肺腑之言,赵权忍不住心头一震,他抬起眼皮看向苏秀秀,只觉得这半大的小姑娘有一双黑黝黝的眸子,她的眸子里好像有一小团火焰。那团火焰虽然有些霸道,却会让人打心底觉得温暖。

    一时间,赵权并没有开口说话。

    苏秀秀又说道?!疤热羰俏业幕?,定要好好抓住每一个机会,先把事业好好做起来。让爱着我的亲人们为我感到骄傲!”说完,她就忍不住看向容五爷。

    刚好这时,容五爷也在看着她。

    容五爷老了,眼角爬满了皱纹。他的眼睛睿智而又锐利??纱耸彼难鄣茁际切σ?。

    看得出来,他真的很爱这个小女儿,也以她为傲。

    苏秀秀在父亲地温柔的注视下,也忍不住笑了。她笑的时候两眼弯弯的,就像两个小月牙。再加上脸还有点圆,看上去稚气又可爱。

    赵权看着这父女俩之间的互动,只觉得这小姑娘这是很不错。他又忍不住看向老马,此时老马眼神里也带着说不出的激动。

    老马一心希望,赵权能够抛开过去的Y影,重新开始新的人生。

    到底这孩子的命实在太苦了。他只是希望他以后的路,可以顺遂着点。

    在这之前,赵权心里充满了矛盾。他虽然说着不用亲人们帮忙。

    可实际上,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未来他该何去何从?

    其实,这些年并不是别人给他打下了杀人犯的烙印,而是他在决定为继父报仇的那一刻起,自己就给自己打下了烙印。

    他并不后悔,自己做的那件事儿。

    只是这些年,他一直无法从那种绝望又痛苦的心情里挣脱出来。

    事情发生之前,马叔已经托容五爷,给他找了个正经的活干。

    赵权买了两瓶酒,打算回到家里,就跟郭叔说这事,也让郭叔以后别再那么辛苦了。

    哪想到,他刚一进家门就听见母亲在哭,他从没见母亲那么伤心绝望过。

    母亲说:“权儿,怎么办?你郭叔他死了,他那么好一个人,到底招谁惹谁了?他们怎么就下了那种狠手?”

    后来,赵权就再也听不见别的声音了。他头脑里变成了一片空白。他甚至都没办法去见郭叔最后一面。

    他曾经跟他约定过,今生要做个好人??上?,他这辈子却注定做不到了。

    后来,他母亲一直在后悔,说是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那天早上,就把他拦下来了,明明他已经开始学好了。他们就该等着民警来处理那帮小子才是。

    可赵权心里却明白,真要报了警,那小子未成年,先送少管所,关上十几二十年就放出来了。这还可能算是误伤。

    他不愿意让郭叔这命变得这么不值钱,大不了赔上他的一条命,他也要让那人血债血偿。

    最后,他虽然算是如愿以偿了??伤缇突匚?,把自己关起来了。

    就如苏秀秀所说,是他自己不想走出来。他背上了人命债。

    直到今天,被苏秀秀一语言中,赵权才突然想明白了。

    过去也就过去了,不管那些人恨他也好,诅咒他也罢。他们想要他还那条命也无所谓。

    只要他还活着,从今天开始,为了关心他的人,他也不能继续沉沦下去了,总该活出个人样儿来才好。

    想到这里,赵权点头道?!靶?,这送货的活,我接下来了。以后就跟着你干了,苏秀秀?!?br />
    说完他就深深地看了苏秀秀一眼,就好像要把自己下半生托给这人一样。

    苏秀秀连忙点头说道:“权哥,以后咱们合作,一起赚大钱?!?br />
    赵权点头说道:“好?!?br />
    俗话说,士为知己者死。他重新捡来的命,暂时就放在这小姑娘手上了。

    老马听了这话,差点没哭出来。他用力地拍着赵权的肩膀,说道:“好好好,你小子的下半辈子,总算有着落了?!?br />
    苏秀秀也放下心来,看着她爸爸,龇牙一笑。

    容五爷也觉得他们家小闺女特别可爱,就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

    苏秀秀却马上跳开了,鼓着脸说道:“您又忘了,咱们不是说好了么?以后不许随便拍未来x城区女首富的脑袋。你都不尊重我!”

    老马本来还在伤感,一听苏秀秀这话,差点笑喷出来。

    容五爷却冷哼一声,又说道:“就算你将来是女首富,还不是你爸我得给你按月发零花钱,你又得意个什么劲呀?着急了,我可不管你管钱了。你这个笨丫头等着被人坑死吧?!?br />
    被他这么一说,苏秀秀哼哼了两声,到底没敢再反抗。

    老马实在忍不住了,笑着问道:“怎么就x城区女首富了,男首富是谁,是你爸么?”

    苏秀秀却说?!拔幢匕?,我将来肯定比我爸还有钱。我跟您合作开了杂货铺,跟孟叔合作开了私房菜馆,以后还兼职帮我爸卖龙鱼。等将来松哥退伍了,我们结了婚,两口子再做个别的买卖。这么算起来,我才是什么赚钱最多的吧?”

    她还没说的是,等将来他们这买卖越做越大,送货运输这块儿肯定也要抓起来。

    到时候,势必会分出来单独成立一个公司,也就是30年后的快递物流公司。

    在十几年以后,互联网的兴起,网店成了一种必然。到时候,各行各业都需要物流运输公司。这也是一笔天大的买卖。

    交给别人来做的话,她也未必能放心。倒不如交给赵权这种重情重义的哥哥来做呢。

    容五爷听到这里,忍无可忍,又找了个机会伸手在苏秀秀的脑袋上,强撸了两把。这才又骂道:“看把你能的,x城区都快容不下你了是吧?”

    这次苏秀秀倒是没躲,只是咧嘴笑笑。又忍不住贫了两句,容五爷和老马都笑得不成了。赵权在一旁看着,虽然没说话,心情似乎也变好了不少。

    一时间,屋里的气氛也变好了。

    这时,老马拍了拍容五爷的手说道?!拔叶踊姑怀灾形绶鼓?,我是不能喝酒了,五哥,倒不如让权儿陪你喝两杯呀?还不快把你藏的那瓶茅台拿出来?”

    容五爷笑骂道,“总共就两瓶茅台,还是洪明特意给我送过来的。这可倒好,第一瓶你上午拿回去了。只剩一瓶,还要让我拿出来招呼你儿子?老马,你可真够能可以的,专门算计老兄弟??勺乓桓鋈诉Q蛎前??”

    话虽然这么说,容五爷还是一转身,就把那瓶茅台拿出来了。

    秀秀连忙帮着拿出杯子,又给俩人倒上了酒。

    这时,老许又端了两盘热菜过来。

    赵权一看,这两盘菜跟桌上摆着的那些菜,完全都不一样。

    单单是盘子就很漂亮,更别说里面的R了,摆在盘里就跟画似的。

    他连菜的名字都叫不出来。

    赵权心里想着,这种好菜可不是他这种小人物能吃的。

    这些东西,就算拿到过去给皇上来吃,也不过如此吧?

    容家怎么还有这种菜呀?